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显眼

2016-01-08 15:52 作者:睡懒觉的喵

晨曦抬头就见一张满是雀斑的脸朝自己露齿笑着,这容貌特征太过于显眼,晨曦想要忘记都难,这不正是那天在心理研究中心面试的男生吗?

  这一等就是五天。这周三天气晴朗,晨曦睡了个懒觉,如往常般去食堂打饭,正排着队一个穿牛仔衣的男人就窜到了自己跟前。晨曦以为是插队的,正欲张口开骂就听对方喊了声:“童鞋,宗于又见到泥啦!(同学,终于又见到你啦!)”

  晨曦抬头就见一张满是雀斑的脸朝自己露齿笑着,这容貌特征太过于显眼,晨曦想要忘记都难,这不正是那天在心理研究中心面试的男生吗?

  晨曦笑:“是你啊,哈哈,好巧。”

  “泥还索呢!(你还说呢!)”男生瘪嘴道,“辣天泥走得太急,连个名字电发都没给窝,窝今天要不系粗来次饭索不定还遇不上泥嘞!索嘞这么久,连泥名字都不自道,窝先介绍,窝叫噢耶!(那天你走得太急,连个名字电话都没给我,我今天要不是出来吃饭说不定还遇不上你了!说了这么久,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我先介绍,我叫噢耶!)”

  “什么什么?”晨曦结舌,“噢耶?!”

  “系啊!噢是‘区别’的‘区’的多音字,耶就系火华‘烨’嘛!(是啊!噢是‘区别’的‘区’的多音字,耶就是火华‘烨’嘛!)”

  晨曦讪笑:“哦,原来是区烨,你好你好。我叫晨曦,中文系的。”

  “原来你系中文系的啊?窝还以为泥系心理系的呢!(原来你是中文系的啊?我还以为你是心理系的呢!)”区烨拍腿道,“对了,泥收到通知了吧?(对了,你收到通知了吧?)”

  晨曦原本顺着队伍往前移,听了这话脚步一顿,惊道:“什么通知?”

  “就系心腻研究中心的通知啊!他们木有告诉泥下周正式去上班吗?(就是心理研究中心的通知啊!他们没有告诉你下周正式去上班吗?)”

  晨曦闻言不由得瞪大眼睛,正想说什么后面队伍就有人不耐烦道:“你倒是往前挪啊!”

  晨曦干脆从队伍里退出来,拉着区烨往旁边走了两步,道:“你收到通知了?我……我还没消息。”

  “肿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区烨拧眉道,“窝前天就收到短信了,再慢泥也该收到了啊!(我前天就收到短信了,再慢你也该收到了啊!)”

  晨曦扯了扯面皮,自嘲道:“可能……是我没通过面试吧……”

  “不可能!木通过也会打电话通知结果的!(不可能!没通过也会打电话通知结果的!)”区烨斩钉截铁地说完就摸出手机一阵捣鼓,末了举到晨曦面前道,“泥看!(你看!)”

  晨曦接过手机才知原来区烨进了心理研究中心的官方微博,其最新发布的一条微博赫然显示着——

  历经两天时间,终于通知完所有的面试者结果啦!虽然很辛苦,但小编一想到下周就能看到闪亮亮的新人就兴奋得睡不着有没有?另外没有通过面试的同学也请不要气馁,下次再接再厉。

  见状,晨曦感觉自己一点点坠入深渊。所有面试结果都通知完了?那自己呢?自己怎么没收到半点消息?是资料有误还是有人故意搞鬼?

  深呼口气,晨曦只觉眼前黑乎乎一片,只剩下一张无比肃穆的俊颜。谁说他心地好的?谁说他不会公报私仇的?言洺根本就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晚上,晨曦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闭上眼,脑子就如过山车般地出现一帧又一帧的画面:一会儿是自己为考心理咨询师熬更守夜苦读的样子;一会儿又是自己拿到心理研究中心复试通知单时喜极而泣的样子;花花和红翡鼓励自己的样子;被人冷嘲热讽的样子……汇集种种,最后,所有画面拼凑到一块,变成一张面无表情的清隽脸庞。

  面庞的主人静静凝视着她,黑眸似海,像是看穿了她似的轻轻启齿:“你连心理问题和精神病都无法区别,居然还想当心理咨询师?”

  晨曦猛地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足足发了十秒呆才缓缓坐起来,舒出口气。看来今晚是彻底不用睡了。

  百无聊赖地打开手机,点进微博,晨曦就见页面还停留在蔺安市心理研究中心的官方微博主页。今天下午她私信问过官博君面试结果的事情,可惜对方一直没有回复。

  反正失眠,晨曦无可无不可地浏览着,正用手指划拉着往下翻,某个词就突然跳入眼帘,晨曦手指一顿,定眼一看——没错……自己果然没有眼花,那条微博里写着的正是“言洺言医生”五个大字。

  微博是转发的。原博蔺安市第四人民医院发出的,上面写着:

  长久以来,精神卫生行业都是一项高危险的特殊工作,医护人员每天都可能遭到患者的攻击。但由于精神病患者的特殊性,医院无法向患者本人及家属追究刑事责任,只能对医护人员设立“委屈奖”进行安抚。我院神经科医生言洺今年已领取过七次“委屈奖”,图为院长为言医生颁发“委屈奖”奖金。

  下面配着颁奖现场的照片,照片里院长笑得一脸褶子,奈何旁边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扑克脸。不过,比之平时,穿上白大褂面色沉静的言洺自带三分气场.安静而内敛,沉着而俊秀。晨曦想了想,才顿悟这就是花花说的“制服魅力”。

  相较第四人民医院的正经语调,心理研究中心官方微博的转发语就颇为调侃了——

  发现好多妹子都在问言医生的个人情况,我说,妹子你们的关注点错了好吗?不过,看在大家这么热情的份上,官博君就悄悄透露一点点:言医生现在还单身哟~有车有房只缺女主人拎包入住哟~还有还有,言医生现在每周二、四都在咱们研究中心坐班,欢迎大家来翻言医生的牌子哟~(捂嘴被拖走)。最后抄送@言洺。

  晨曦看得囧囧有神,点进原博地址一看,果然见下面评论一片鬼号:

  @剩者为王:怪不得老娘嫁不出去,原来高帅富都躲在精神病院里!

  @大祭司本命:言医生好帅,求交往求治疗!

  @来自猩猩的你:啊啊啊啊,这男人是我喜欢的类型,肿么办?为什么我没得蛇精病?

  @酱小佳:四医院在哪儿?求地址求电话!

  @白梨秋水夜:官博君,花痴症算精神病吗?我可以去你们那里点名求言医生治疗吗?

  ……看到这儿,晨曦刚才的疲惫已经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据她所知,虽然从少年时期开始,言洺就备受身边女性的关注,但这样出人意料地在网络上火了,被那么多女粉丝包围调戏,应该很困扰吧?

  眨了眨眼,晨曦点开言洺的微博,却只见主页寥寥十来条微博全是转发的,不是和新闻事实有关就是股票证券之类的。晨曦悄声嘀咕句“无聊”就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窗外繁星点点,晨曦却依旧毫无睡意。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怎么都会发表两句,说自己受宠若惊,或者请求大家不要围观自己,不然自己会很苦恼云云吧?可言洺这货却我行我素,任由评论里吵翻了天依旧不理不睬。你喊你的“言医生嫁我”,我关注我的政事要闻。真是……镇静得让人哭笑不得啊。

  “管他呢,他本来就是这样冷面冷情的人。”自言自语地说完,晨曦下意识地又咬住下唇,可就是这么一个宠辱不惊、做什么事都稳若泰山的人真的会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甚至下黑手害她无法被心理研究中心录取吗?

  默了默,晨曦翻了个身又打开手机,点进言洺微博首页,打开私信就开始录入:

  言医生你好,我曾是你的一名患者。自出院后,我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但最近有件事让我非常困扰,斟酌良久还是决定用这种方式向你求助。许多年前,我与A曾有一些恩怨,时隔多年,我与A再次重逢,并成为了他的领导。我现在经常利用职务之便为难他,并准备下个月停掉他已开发两年的项目。虽然这样公报私仇的确让我享受到了报复的快感,但另一方面我却又备受良心的谴责。我想请问您,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如果换作是您,您会怎么做?

  一气呵成写完,晨曦检查了下错别字,确定无误后这才发送出去。虽然这么假冒精神病患者套言洺的话是不对,可她真的很想知道真相,真的很想了解言洺有没有因为当年的事报复自己。

  念及往事,晨曦深呼口气,正准备翻身,叮的一声,新浪提示有新私信进来了。见状,晨曦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不过眨眼工夫,脑子里已转过千百个念头。咬了咬牙,晨曦点开私信,短短的一句话读了十来遍仍旧不太敢相信其中的含义。私信内容是——

  晨曦,你敢不敢再无聊点?

  晨曦:“……”

  妈妈,吾命休矣。

  “说你笨你还不信!”翌日清晨,花花一边啃苹果一边怒其不争地骂着晨曦,“你们俩都关注了心理研究中心的官方微博,你又在个人资料里写明了自己是M大的学生,对方就是再蠢也会怀疑的好不好?”

  “是的。”红翡点头,“还有稍稍去你微博主页浏览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三月二十日,今天拿到心理研究中心的应聘报名表了,好开心,加油!三月二十六日,去笔试的路上,有点小紧张。四月一日,啊啊啊,姐接到复试通知了,你们快告诉我!这不会是愚人节活动吧?四月四日……”

  “不要再念了,让我死了吧。”晨曦痛苦撞墙,长发也乱糟糟地披着,犹如鬼魅。她这次真是丢脸丢大了,自己昨晚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会想到跟言洺发私信来着?为什么每次遇到他,自己的智商就自动清零了呢?

  这头,红翡见晨曦纠结不已,叹息道:“俗话说得好啊,不作就不会死。其实这件事你完完全全可以大大方方地问对方,你又不是干坏事,心虚什么?”

  “就是。”花花啃完最后一口苹果附和道,“直接给他打个电话,问清楚不就得了。”

  “你说得轻巧,”晨曦抽抽,“事情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这么讲,再说了,我哪儿去找言洺的电话。”

  “我有啊。”

  花花此话一出,晨曦和红翡当即震惊,异口同声道:“什么?”

  晨曦道:“你哪儿来的他的电话?”

  花花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那天送辛宜姐走的时候顺便要来的呗。”

  花花话说了一半,就见晨曦和红翡朝自己投来意味不明的眼神,撇了撇嘴,花花咳嗽道:“先声明哈,我可没动什么歪脑经。我要言医生的电话是为了防止疯曦哪天犯病用的,我私下从没想过联系他。”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就是典型了。晨曦哼哼:“你不是不想,是有贼心没贼胆,有胆打听手机号码可没胆发短信。”

  “那也比某些人磨磨唧唧的好,”花花瞪大眼睛反驳,“连为什么没通知你面试结果都不敢问!”

  “好啦!”眼见着两人又要掐起来,红翡转移话题道,“疯曦,其实你不想找言洺对峙也简单,我们直接去心理研究中心。”

  晨曦眨眼:“去心理研究中心?”

  “嗯,”红翡笃定点头,“面试结果漏掉了咱们,咱们去问问怎么回事不为过吧?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安心不是吗?”

  “赞同!”花花拍桌而起,“你纠结了这么一个多星期,姐姐我早看不下去了,所谓舍命陪君子,一句话,去不去?”

  闻言,晨曦看看花花,又瞅瞅红翡,终于咬牙道:“去就去!”

  蔺安市心理研究中心自独立以后,就一直强调服务对象为“求助者”而非“病患”,以此帮助咨询者正确面对自己的心理问题。可虽然服务对象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但研究中心还是保留了医院那套问诊流程。

  咨询处、收费处、诊断室一样不少,偏偏就是没人知道晨曦这种情况该找谁。晨曦和红翡、花花在大厅晃悠了好一会儿,一个叫刘姗姗的妹子才从外边进来,将三人直接带到了旁边小楼的接待室里。

  替三人泡好茶,刘姗姗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刚刚出去办事了,所以没来得及赶过来。你们哪位叫晨曦?”

  晨曦听见自己的名字忙乖乖举手道:“我。”

  闻言,刘姗姗意味不明地看了看晨曦,这才笑道:“刚才在电话里,我们同事已经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你看这样好不好?因为咱们行政处负责招聘这块的同事现在还在外面办事,你们稍坐一会儿,她大概再过一刻钟就回来了,到时候请她帮你查查看是通知漏了还是怎么回事,可以吗?”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被怠慢了,奈何对方笑眯眯的样子怎么都让人讨厌不起来,晨曦只得点头称谢。

  刘姗姗走后,三人在屋里百无聊赖地坐了小会儿,花花就出去上洗手间。

  没多久,就听一声巨响,门被花花大力撞开了。

  正在翻杂志的红翡吓得手一颤,杂志直接掉在了地上。她气不打一处出,老气横秋道:“花花不是我说你,你都二十来岁的人了,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

  花花就好像听不见大红说话似的,撅着屁股往外看了看,确定没被敌军发现后,又回头对着两人挤眉弄眼。

  晨曦不明所以:“干吗?抽风啊?”

  花花急得直跺脚,干脆拽着两人就往外走,走到对面一办公室门口才停了下来,示意两人往里瞧。晨曦顺着花花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脑袋嗡的一响,办公室内赫然坐着的,不正是刘珊珊和言洺吗?

  此时此刻,刘珊珊正眯着眼,笑嘻嘻地说着什么。奈何言洺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张扑克脸。

  “……我说什么来着,现在可好了,别人自己找上门了。言医生,你说怎么办?”

  言洺默了默,托腮道:“你去说。”

  “好吧,”刘珊珊转了转眼珠,道,“我就跟她说我同事耽搁在路上回不来了,这事交由我全权处理。唔,名单我也已经查过了,通知短信我们是发了的,可能是移动出了问题,所以她没收到。”

  “嗯。”

  “可是还有一点……”

  “什么?”

  “言医生,说好的一百块钱呢?嘻嘻!”

  见言洺真的掏钱给刘珊珊,晨曦只觉有盆冰水直接从头顶灌了下来,饶是正处春暖花开的四月,她依旧觉得彻骨的冷。这个刘珊珊居然因为一百块钱就把她给卖了!自己这么廉价,居然只值一百块!

  这头,花花也啐道:“什么负责招聘的同事在外面,我看啊,这个刘珊珊根本就是HR,刚才是在玩我们呢!”

  相较之下,红翡还属三人之中最冷静的,沉吟一番,红翡道:“疯曦,我们先回接待室再商量,站在这儿谨防他们发——”

  不等红翡说完,晨曦就大步流星地跨进了办公室内,红翡见状嘴张得老大,沉默半晌,扶额道:“完了。”

  这边,本在说话的刘珊珊和言洺见有人突然闯进来也是诧异非常,刘珊珊还没来得及说话,手上的一百块钱钞票就被人抽走了。

  花花捏着粉红色的“毛爷爷”朝刘珊珊瞪眼:“罪证!哼哼,现在看你们要怎么解释!”

  刘珊珊茫然:“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晨曦不理会刘珊珊,只定定地盯着言洺,言洺亦凝着她,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变过,就好像做贼心虚的人是她似的。

  这货到底有没有半点罪魁祸首的觉悟?

  晨曦气得抓狂,咬牙道:“言洺,我从没想过你是这么的……王八蛋!”

  刘姗姗讶然,奇道:“哎,小姑娘你怎么骂人?”

  面瘫言摇了摇头:“让她说下去。”

  晨曦深呼口气,道:“那天你说我连心理问题和精神病都无法区分,根本就没资格做心理咨询师。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做得不够好,因为和辛晓接触了四年时间,所以主观意识主导了客观意识,想当然地认为辛晓只是普通的心理问题。可是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我据理力争说不定你来的时候辛晓早从楼上跳下去了!你凭什么批评我?再说了,我是第一次进行心理诊断,有些小差错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第一次进行诊断时就十全十美吗?你前几天不还被病人打了吗?”

  话毕,周围寂静无声。言洺如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渐渐变得深邃,神情凌厉,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迫人的低气压。

  晨曦见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语气也软了下来。

  “呃……反正就是你不对。就算我真的专业不过关,能力不足,也该得到公平公正公开地审核。你这样、这样徇私舞弊,因个人恩怨故意屏蔽我的行为简直……”

  晨曦本来想说“可耻”,可一抬头对上言洺的黑脸,瞬间就蔫成了小白菜,只有气无力地说:“简直……不应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错的是他,她怕什么?

  刘姗姗皱眉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你还装?”花花拿出泼妇的架势,叉腰喝道,“你敢说不是你们俩串通好,故意漏掉疯曦的名字,不通知她面试结果的吗?”

  “这——”刘姗姗本能地想要解释,可话刚到嘴边又蓦地顿住,默了默,再默了默,终于一下笑出了声。

  这一笑,便不可收拾。刘姗姗捧腹直笑出泪来仍旧停不下来,一边呻吟一边指着言洺狂笑:“言……言医生……哈哈哈,哈哈哈……”

  晨曦和花花面面相觑,正不知所措,言洺开口道:“在要求别人对你公平公开公正之前,麻烦你先看看自己的手机。”留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言洺就离开了。

  晨曦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想要追上去问个清楚又害怕言洺给她臭脸。正踌躇,这头刘姗姗终于笑完了,擦着眼泪道:“你们误会言医生啦!”

  花花扭头哼哼:“你们当然这么说。”

  刘姗姗眨了眨眼,对晨曦道:“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自己手机。”

  刘姗姗和言洺两人都提及手机,晨曦纳闷,摸出手机一看只见有条未读短信。短信上赫然写着:服务商155××××××××已为您充值100元,现余额94.6元,详情请拨打10086查询……

  晨曦傻眼,呃……这是什么情况?

  刘姗姗摊手:“晨曦同学,你停机了自己都不知道吗?”

  “停机?”闻言,晨曦霎时怪叫出声。

  “是啊。”刘姗姗叹了口气,三分戏谑七分好笑地说,“你停机了要我们怎么通知你面试结果呢?我原本以为你停机了再怎么第二天就会充话费的,毕竟你还在等面试结果嘛。可没想到过了三天你还是停机状态,后来言医生知道了,说帮你充话费,所以,我刚才才出去给你买充值卡的嘛!”

  “……”事情急转直下,真相来得太过于突然、太过于令人汗颜,晨曦顿时只觉脊背僵硬,就差当场石化了。

  “不过说曹操曹操就到,嘻嘻,我刚充完话费回来就听说本尊来了。本来是想让言医生自己来跟你说的,可没想到他居然害羞不准我告诉你充话费的事情,所以刚才我才和他商量着骗你,说是短信被移动吞了。”

  花花插嘴道:“那疯曦的面试结果到底是……”

  刘姗姗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见晨曦紧张的模样又笑出来:“我们那么急着通知你结果,你说呢?”

  “这么说,就是通过了?”花花眼前一亮,拍晨曦肩膀道,“疯曦疯曦,请吃饭。”

  刘姗姗莞尔:“记得下周一八点半准时来报到,还有记得带你的身份证、心理咨询师资格证和学校的证明,我好帮你办入职手续。”

  一时间,晨曦百感交集,除了说“谢谢”什么话都不会讲了。

  “不用谢我,要谢言医生才是真的。”刘姗姗捂嘴笑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些工作。”话毕,又弯身拾起茶几上的毛爷爷,晃了晃道,“这铁一般的罪证我也带走了啊,拜拜。”

  刘姗姗走后,屋内再次恢复安静。晨曦抓了抓头,几次欲言又止。什么叫丢脸丢到家了,看她现在这样就知道了。以后她和言洺同在研究中心,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她情何以堪?

  晨曦正纠结不已就听花花道:“呃,大红,你怎么不骂我们俩二了呢?”

  站在门口一直沉默不语的红翡瞥了眼两人,淡定自若地摇头:“不要和我说话,我不认识你们。”

  晨曦&花花:TVT

 

 

4

《不要放弃治疗》  晨曦万万没想到,与昔日的噩梦重逢会发生在此时此刻。她昔日的噩梦姓言名洺,身上的标签如下:“弟控”、“被自己甩掉的前男友的哥哥”、“心理诊所备受瞩目的男神”以及“决定她命运的面试官”……

睡懒觉的喵  成都人,爱吃爱睡爱生活。文风搞怪,为人疯癫,喜欢天马行空的故事。多部作品已出版繁体中文版和越南版。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不要放弃治疗   睡懒觉的喵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