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心理研究中心的日常

2016-01-08 15:52 作者:睡懒觉的喵

研究中心安排新人们每两人为一组,由师父带着熟悉心理咨询的相关事宜及案例。可郁闷的是,因为七是单数,晨曦又是最后入职的,自然而然地落了单——

  第二章 心理研究中心的日常

  就这样,晨曦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蔺安市心理研究中心。

  这次心理研究中心总共招进来七个人,四个C大的,两个M大的以及一个有工作经验特聘的。研究中心安排新人们每两人为一组,由师父带着熟悉心理咨询的相关事宜及案例。可郁闷的是,因为七是单数,晨曦又是最后入职的,自然而然地落了单——

  一个人一组,孤单寂寞还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晨曦跟的这位师父姓张名景止,曾是第四人民医院的大夫,其退休后又被研究中心返聘了回来,只单看有关男性性心理方面的问题。

  晨曦最开始还纳闷张景止都这么大岁数了,研究中心怎么还让他带徒弟,也不怕把老人家累着。上班一周后,她总算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了。自研究中心独立以来,主任陈婉华就要求咨询师们把每一次咨询过程都记录在案,存入电脑以备日后查询和学习。

  可张景止都快七十岁的人了哪里会电脑,是以每次都是找其他人帮他把咨询记录录入电脑,偏偏张大夫的字龙飞凤舞,让录入者颇为头疼。现在好了,张大夫有了晨曦这个徒(Za)弟(Gong),录入的活儿理所当然地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于是,囧囧有神的一幕一再发生——

  晨曦问:“师父,这个字是什么?不什么症来着?”

  张景止答:“啊是不射症。这种病症呢主要是指男性在……”

  晨曦扶额:“……知道了。”

  “师父,这个……又是什么?”

  “这是‘瘙’,‘瘙痒’的‘瘙’。咳咳,这个求助者呢是典型的青少年性心理好奇……”

  晨曦嘴角抽搐:“……知道了。”

  “啊还有这个案例,那段时间我生病写得不太清楚,你帮我再把这段话补充一下。这个求助者啊性冷淡,吃了好多药看了好多医生都不见好,后来怎么办呢?我们利用催眠的方法才知道,这个求助者幼时曾被继母猥亵。哎呀真是作孽,从此之后他就对性事产生了厌恶感……对,就在这儿添一笔,后来在我们的鼓励下,他去派出所报了案,将继母当年的所作所为揭发了出来。小晨,关于这一点对于你们新人很重要啊,要谨记!虽然咱们这行有替求助者保密的义务,但一旦其隐私牵扯到法律问题,那么就必须报案。现在这个求助者过得很好,上个月还来回访,年轻气盛得很,哈哈!”

  晨曦彻底抓狂:“知道了,知道了!”

  不得不承认,张景止是位不错的师父,循循善诱,谆谆教导。晨曦自己也明白男性性心理学是门非常严肃的学科,她不该戴有色眼镜看待这门学科。可是,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以后和张景止一样,对着十六七岁的少年语重心长地讲解生理卫生知识……那样和怪阿姨有什么区别?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痛苦还远不止这些。

  兴许是上了年纪,张景止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下午有预约还好,如果没有咨询预约,这一觉往往要从下午两点睡到五点。待他老人家再磨磨蹭蹭地起来,就差不多快要下班了。而每到这种时候,张大夫就会找到晨曦,让她帮自己整理资料、录入咨询记录抑或别的什么,所以她就毫无悬念地需要加班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晨曦以为是偶然;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晨曦安慰自己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多;第三次、第四次……晨曦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她的命比黄连还苦。

  这周四晨曦又被留下来加班。看张景止的鬼画符看得实在心烦,她将本子一扔,起身准备去泡杯咖啡,可行至窗边,脚步却一滞。

  正值春雨时节,外边细雨霏霏,罩得花影柳绰。而一人就站在这烟烟雨雾中,正出神地凝着脚边的一枝山茶花,其雕刻般的侧脸在雨雾笼罩中显得异常淡然宁静,就好像这世间种种都与他无关。没由来地,晨曦脑里突然就蹦出句“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能与这水墨烟雨融为一景而美不胜收的,只怕也就只有这个人了吧?

  “言洺。”

  晨曦轻轻念了句对方的名字这才惊觉自己居然看呆了,正慌乱地替自己找理由,花园深处又款款走来一人:长发、长裙、油纸伞。女子婉约美好得犹如刚从画中走下来,可令晨曦惊讶的却不是女子姣好的容颜,而是这人分明就是——

  “辛宜?”晨曦讶然地叫出声。纳闷之际,辛宜已走到言洺身边,两人肩并着肩谁都没言语,辛宜极其自然地对言洺笑了笑,言洺便接过她手中的伞,撑在两人头顶上缓缓地往外走去。

  面对此情此景,晨曦已不受控制地脑补出无数剧情。可不论是哪种版本的剧情,主题都是一样的:言洺和辛宜好上了。

  晨曦转了转眼珠,正回忆那天辛宜提到言洺时的神情就听身后有人道:“阿弥陀佛,还好你没走!”

  晨曦一回头就见刘姗姗站在自己身后大喘气,嘴角的弧度还来不及弯起,刘姗姗就拽着她道:“昨天是不是你和夏菡玉值咨询班?”

  自晨曦他们这批新人进来后,就一直轮流着值咨询班。顾名思义,咨询班主要就是帮着接一下前来咨询的电话以及回复官网上网友留言。昨天轮到晨曦和C大的夏菡玉值咨询班,两人就一个负责官网问题一个负责接电话,有说有笑的,日子倒是比平时坐在办公室里好混。

  此刻晨曦见刘姗姗慌张张的样子也不敢怠慢,急忙道:“是呀,怎么了?”

  刘姗姗深呼口气,沉下脸道:“出事了。”

  晨曦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正欲细问,刘姗姗就拉着她回了办公室,打开心理咨询中心的官网道:“你看——”

  晨曦一目十行地浏览完界面,大致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昨天是她负责留言回复,下午三点左右有人在官网留言求助,说女友的强迫症已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反复怀疑门窗有没有关好,一个问题可以循环问上十次,起床时间必须是整数,住的楼层必须是偶数……这些他都忍了,可前天两人出门买东西,他停好车就准备进商场,女友却因为他的车停歪了一点死活不让他走,一定要他重新把车停正才肯下车。咨询者当时因为肚子疼没有听女友的,扔下包就先去上洗手间了。可让他没料到的是,不会开车的女友居然趁着他上洗手间的空当拿了他的汽车钥匙自己停车,然后,车就直接撞树上了……

  因为案例新奇,晨曦还和夏菡玉细细讨论了一番才回复对方。大意是说其女友的强迫症已属于比较严重的阶段,如果方便可以让其女友来心理咨询中心看看。另外晨曦又劝咨询者不要生气,解释说其女友是因心理问题才导致了汽车被撞,相信她本身也很痛苦云云。

  可现在,官网上晨曦的回复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这样一句话:

  这么奇葩的女友楼主还要留着过清明节吗?真想不通现在包子怎么这么多,不过别说我没提醒楼主哦,小心哪天你女友看你长得不整齐,强迫症发作把你砍得对称,而且……

  晨曦往下翻了翻,没有找到“而且”后面的内容,皱眉道:“这不是我回复的。”

  “嗯,我也相信以你的专业素养不会这么回复咨询者。”刘姗姗抹了把额头的汗,话锋一转道,“可是,这是谁回复的呢?”

  晨曦眨了眨眼,将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不管怎么样,那天是我值的班,官网回复出现了问题就是我的责任。我先把这条回复删了吧。”

  “来不及了。”谁料晨曦话刚出口,刘姗姗就摇头道。

  “什么?”

  刘姗姗叹了口气,朝外面努了努嘴:“‘奇葩女友’已经来了,现在就在接待室。”

  接待室外,晨曦透过门缝悄悄往里望了眼。

  一个干练的短发女子端坐在沙发正中央,手臂轻垂置于膝间,双脚则规规矩矩地摆在两块瓷砖内。神情木然,倒看不出啥怒意。

  “就是这个人。”刘珊珊压低嗓子道,“待会儿咱们进去,你看我眼色行事,千万别说错了知道吗?”

  晨曦点头。刘珊珊轻敲了两下门便和晨曦一前一后进去。女子一见两人眉头立马皱起,但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刘珊珊笑眯眯地给两人介绍:“张小姐你好,这是我们研究中心的咨询师晨曦晨老师,晨曦,这位是张一方张小姐。”

  晨曦公事公办地笑:“张小姐你好。”

  张一方没有起身,只斜斜看了眼晨曦:“你就是那个回复我男朋友留言的咨询师?”

  “当然不是。”刘珊珊笑嘻嘻地接过话茬,一边替张一方添茶水一边解释道,“我们已经查清楚了。那条留言回复啊,是咱们这边一个实习生写的,他因为实习没被留用对研究中心有些怨言,所以才故意发了那条回复泄愤。当然了,这次是我们的疏忽没有管理好官网账号才导致了这样的误会,在这里也跟张小姐说声对不起。为表我们的歉意,我专门把晨老师叫了过来,如果张小姐还有什么心理上的困扰,可以现场咨询我们晨老师。”

  一席话,讲得晨曦五体投地。什么叫四两拨千斤,什么叫撒谎不打草稿,看刘珊珊就成了!而且看她这赔笑瞎掰的熟练度,这技能点开启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奈何张一方不吃这套:“你说对不起就行了吗?”张一方怒气冲冲地站起来,瞪大眼睛道,“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也不想见什么咨询师,你去把你们领导叫来!把那个写这个回复的人叫来!我管他什么实习生不实习生,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套!一出事就是临时工、实习生干的,你们还要脸不要脸?”

  “是,是,都是我们的错,”刘珊珊莞尔,“张小姐您先别生气,咱们慢慢说。我是这样想的。其实呢,不论网上留言也好,现场咨询也罢,咱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不都是为了能解决心理上的一些困扰吗!您为了咱们生气就不值得了不是?而且,这领导也真不是我不给您请,这个点儿,大家都下班了。晨老师也是听说了您在这儿才特意过来的……”

  刘珊珊一边说,一边就朝身后的晨曦招手:“要不您看这样好不好?咱们先和晨老师聊,至于这件事,我等明天领导来了,一定向他们汇报!”

  张一方闻言气得头顶直冒烟,正欲说什么就听旁边传来一个轻柔软糯的声音道:“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回复留言的人是谁吗?”说话之人正是柔弱娇小的咨询师——晨曦。

  因为之前晨曦一直沉默不语,现下她突然开口张一方还有点不知所措,愣了愣道:“什么?”

  倒是这头刘珊珊吓出一身冷汗,拽着晨曦使劲眨眼道:“晨老师你——”

  不等刘珊珊说完,晨曦就朝她摇了摇头,又拍拍其手背以示放心。做完这一切,晨曦才看向张一方,目光灼灼:“那个回复留言的人就是我。”

  听了这话,刘珊珊倒吸一口凉气,就差一头厥过去了。张一方亦是怒气冲冲,低喝声“好哇”,就朝晨曦这边挪了步。

  晨曦不慌不忙地看了眼张一方的脚,勾唇:很好,果然不出她所料,虽然移动了地方,但张一方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地砖的边界。典型的强迫症表现。

  赶在张一方开口之前,晨曦道:“你猜得没错,我就是故意那么回复的。”

  “晨曦!”这下,刘珊珊是真的急了。

  晨曦不理她,接着对张一方道:“这样回复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引你来心理研究中心。”

  张一方越听越糊涂,皱眉道:“引我到心理研究中心来?你有神经病啊!”

  晨曦只当听不见张一方的斥责,一边踱步一边道:“让我来猜猜,张小姐这么急冲冲地赶到心理研究中心来,生气还只是小部分原因吧?最重要的是,你想知道回复里那个‘而且’后面的内容,我说对了吗?”

  张一方微怔,僵在原地不说话了。

  晨曦见状心里微微舒出口气,明白第一关算是勉强过了。强迫症患者归根结底就是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张一方的“反复怀疑门窗没有关好”“一个问题可以循环问上十次”都属于强迫思维范畴,偏偏回复者故意把话说一半就没影了,这是要逼死强迫症的节奏啊。所以张一方会跑来研究中心闹事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微微拉回思绪,晨曦清透的眸子对上张一方,继续道:“再则……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条留言也是你发的吧?”

  “什么?”话一出口,刘珊珊就叫出了声,张一方也一脸惊讶愕然,算是默认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晨曦摊手:“最开始也只是猜测,不过刚才我看了后台数据就彻底证实了。”

  对方初发留言求助时,晨曦清楚地记得,求助者把“整数”错写成了“证书”,因为语句不通,她和夏菡玉研究好一阵才弄明白。可当两人商议定,晨曦回复后再刷新时,错别字却不翼而飞,显然是留言者自己重新修改更新过了。

  晨曦道:“当时我没注意,不过刚才我查看了后台数据,第一次留言时的字数是四百九十九个字,第二次修改过后的留言字数却变成了五百字。留言者在修改错别字的同时还专门调整了语句,就是为了让字数能凑够整数,加上留言里说‘女友’喜欢整数和偶数,我就大致明白了。你撞坏了男朋友的车,对方生气,你意识到自己的强迫症已严重影响到你的生活和家庭。可另一方面,你内心深处又不愿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所以你才假扮成男朋友跑来留言咨询,对吧?”

  一时间,张一方哑然。

  晨曦面上平静,内心澎湃:第二关,顺利通过!

  “你的强迫症已属于严重程度,必须进行现场心理咨询。可如果照实跟你说你未必听,所以我才用了这种极端的方式让你来。我为我的行为向你道歉,不过——”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晨曦话刚说到一半,手机铃声就大响。晨曦假装看了眼手机,笑道:“哦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接我了,我就先走了。”一边说一边就真的往外走。

  张一方见了,三步并两步地上前拽住晨曦的胳膊就开喊:“不过什么?什么!你说清楚再走啊!”

  晨曦回头,嘴角还挂着丝极浅的笑:“张小姐你看,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啊?”

  晨曦意有所指地指了指脚下,张一方这才发现自己的脚踩在了两块石砖之间的缝隙上。她正欲收脚,晨曦将其一拉,张一方重心下移,脚再次稳稳地踩在了那条线上。

  晨曦拍其肩道:“你看,踩上去也不会有事的。既不会因为这样脚就真的被砍成两半,也不会因此而遭遇任何灾难,你只要不去想它就没事了。”

  “可是……”

  截住她的话,晨曦举起依旧唱个不停的手机闹钟:“我现在就教你一个最简单的治疗法——定、闹、钟。”

  张一方喃喃:“定闹钟?”

  “是的。”晨曦颔首,“强迫症最佳治疗法就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要逼迫自己反复去想一件事。你定好闹钟,以后一旦五分钟的闹钟响了你就放下正在想的事情去干别的。”

  张一方还有些犹豫:“真的……可以?”

  晨曦莞尔:“你现在不就正在这么做吗?可不可以你自己最有发言权。”

  闻言,张一方顿悟。因为晨曦的话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她的脚已经踩在地砖边界上很久了!见张一方咧嘴笑开,晨曦转了转眼珠,沉吟又道:“当然,这只是治疗强迫症最初步最简单的一个小办法,要想彻底治愈强迫症还需要你来咱们研究中心进行完整的疗程。姗姗姐——”

  听见晨曦唤自己,刘珊珊心领神会,款款走到张一方跟前,道:“张小姐,我们研究中心的陈主任最擅长治疗的就是强迫症,如果您有需要的话可以提前预约她。”

  张一方:“她什么时候有空?”

  听了这话,晨曦心中大石终于彻底落地——哦!全局顺利通关!

  接待室外,辛宜看了看室内的光景,又瞥了瞥静立不语的言洺,终于莞尔笑嗔道:“言医生不进去英雄救美了?”

  言洺回眸淡淡看了眼辛宜,语气清冷:“不要误会,我只是回来拿雨伞的。”说罢,转身就往外边走去。

  辛宜在后缓缓跟着,倒也不拆穿他,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长廊,辛宜才又说:“言医生和小曦好像是旧识。”

  言洺撑开伞,近乎不可闻地“嗯”了声:“她是我弟弟的女朋友。”话毕思忖片刻,才又加了句,“前女友。”

  辛宜故意忽略掉言洺的最后一句话,挑眉做恍然状:“原来是弟妹啊。”

  言洺低垂着眼皮,轻飘飘道:“是不是弟妹,还未可知。”话毕,这才撑伞走进雨里。

  这头辛宜怔忪,瞧着雨里那人,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丝苦笑:“言医生,你这话是在一语双关吗?”

  送走张一方这尊大神后,晨曦和刘珊珊总算松下口气来。刘珊珊坐在沙发上,一边捶着小腿一边抱怨张一方难缠,末了话锋一转,又道:“对了,那个回复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你不是说不是你回复的吗?”

  晨曦颔首:“的确不是我回复的。”抹了把额头上的细汗,舒出一口气道,“刚才……算是即兴发挥吧。”

  昨天回复留言之时,晨曦真没想过那留言是“奇葩女友”自己发的。今天张一方来这么一闹,她查阅了后台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刚才眼见着刘珊珊压不住张一方,晨曦才将计就计,说回复是自己故意发了引张一方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刘珊珊托腮,“可就算这样你也该事先跟我通通气啊,刚才差点被你吓死。”

  “对不起对不起,”晨曦作揖,满脸愧疚道,“事出突然,我也是临时起意想到这个法子的。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连累了姗姗姐,真是抱歉。”

  刘珊珊一听这话心就软下三分,捏着晨曦的手幽幽道:“我倒是没什么,反正都是工作,按部就班地做就成了。倒是你——算你今天运气好,这奇葩女友来得晚,没撞上陈主任他们,不然……”

  刘珊珊故意没把后面的话说完,只朝晨曦眨了眨眼,一副“你懂的”的表情。晨曦感激涕零,连连点头道:“是,是,今天真的太感谢姗姗姐了!”

  见晨曦还是不开窍,刘珊珊叹气道:“晨曦,有句话就算当姐姐的提醒你。”

  “什么?”

  刘珊珊垂眸笑了笑,悄声道:“这次试用的七个人里,研究中心只打算留四个。”

  “只留四个?”熊喵窝窝咖啡馆里,花花瞪大眼睛嚷嚷,“也就是说,试用期结束,还有三个人要被炒鱿鱼?”

  “嗯。”晨曦咬着吸管纠结点头,“听说,有工作经验的何梓屏基本已经内定了,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六个应届毕业生争剩下来的三个名额。”

  红翡托腮喃喃道:“六比三,合格率只有一半啊。咳,疯曦,你觉得刘珊珊告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花花撇嘴,“这不明摆着提醒你吗?六个人里只能留三个,这么凑巧是在她值班期间出了差错,这就是赤裸裸的陷害啊!”

  “可我总觉得吧……”晨曦踌躇着抓头,“为了个工作名额应该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花花激动地提高音量,“你就是蠢,被人害了还不肯接受现实!”

  红翡亦赞同道:“对!这份工作对于你或许不至于,咱们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做教师、编辑、记者、秘书、策划都算对口。但疯曦你要弄明白,心理学专业毕业的,除了继续考研进修,工作并不好找。能找到像蔺安市心理研究中心这样事业单位工作的,更是少之又少。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给大红点32个赞!”花花举起大拇指道,“疯曦,事情闹成这样你就没想过去问问那个夏菡玉?”

  晨曦丧气摇头:“虽然你们说得都对,可我还是……再说没凭没据的,我怎么去问?难不成大咧咧地问别人‘是你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故意修改了回复吗’,就算傻子也不会承认吧?”

  红翡拍晨曦肩膀:“这点疯曦做得对,捉贼栽赃,做奸在床,没有证据只会打草惊蛇。只是你以后啊,要谨慎点,别对谁都掏心掏肺的。单位和学校不一样。”

  晨曦忙不迭点头:“嗯,我都记住了,室长大人!”

  “好了。”花花用食指轻叩桌子,“这件事算了了,还有呢?”

  晨曦茫然:“还有什么?”

  “你说呢?”花花反问,“大姐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不会真忘了自己还欠别人言医生一百块钱吧?”

  一听这话,晨曦立马歇菜了,半趴在桌上,嘴里哼哼唧唧的。花花见她这模样,朝红翡递了个眼色,摊手道:“得,一看她这模样就知道半点进展都没有。”

  晨曦又哼哼了两声,以示抗议。

  其实,关于言洺帮她充话费的一百块钱她是十分、非常、特别想还给对方的。可是,一来言洺只有周二和周四在研究中心,又和她的办公区隔了十万八千里,两人根本碰不到面。二来是因为言洺当年对晨曦造成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严重,直至今日晨曦见到对方都还有点小紧张。

  晨曦辩驳:“真不是我拖延症,我……我看见他就发憷,之前准备好的台词就全忘光了。”

  花花怒其不争地拍桌:“他又不是猫你也不是老鼠,你怕他干什么呀!”

  “站着说话不腰疼,”晨曦悄声嘀咕,“你试试遇到以前的数学老师你哆不哆嗦。”

  “姐为啥要哆嗦?要是再见到那老头子,姐就上去拽住他,感谢他当年坚定了我选文科的信念。”

  红翡清咳声,将话题拉回来:“疯曦,你这样想不对。言医生不是你的老师而是你的贵人。且不说他从辛晓手里救了你,光是工作这事,要不是他,说不定你就连进心理研究中心的机会都没有了。而且从这件事上足以证明,言医生对你根本没有偏见,一切都是你自己多心了。哪,你换一个人想,如果当初,是那个刘珊珊帮你垫付了一百块钱话费,你该不该感谢别人?该不该把这钱还给别人?”

  “应该是应该……”

  “那就对了嘛!”不等晨曦说完,花花就抢白道,“上次你还因为面试的事情误会了言医生,想想如果换成你,该有多寒心!你就借着这次还钱的机会,好好跟言医生道个歉,化干戈为玉帛,以后你在研究中心多个靠山也多条路嘛。”

  晨曦继续道:“可是……”

  花花:“好了别再‘可是’了,就这么说定了!限你下周内还钱加道歉,不然拍死没商量。”

  红翡:“拍死没商量加一。”

 

 

4

《不要放弃治疗》  晨曦万万没想到,与昔日的噩梦重逢会发生在此时此刻。她昔日的噩梦姓言名洺,身上的标签如下:“弟控”、“被自己甩掉的前男友的哥哥”、“心理诊所备受瞩目的男神”以及“决定她命运的面试官”……

睡懒觉的喵  成都人,爱吃爱睡爱生活。文风搞怪,为人疯癫,喜欢天马行空的故事。多部作品已出版繁体中文版和越南版。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不要放弃治疗   睡懒觉的喵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