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威逼利诱

2016-01-08 15:52 作者:睡懒觉的喵

嗯……很好很完美,这记录册言洺每天都要翻看,她又把它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这样一来,待会儿言洺一回来就可以看到这一百块钱啦。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编辑短信跟言洺道歉……

  在两位闺密的威逼利诱下,晨曦周二终于主动出击。趁着言洺开会的机会,晨曦悄悄溜进他的办公室,将钱夹在了记录册里,再把记录册端端正正地摆在桌子正中间,晨曦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很好很完美,这记录册言洺每天都要翻看,她又把它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这样一来,待会儿言洺一回来就可以看到这一百块钱啦。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编辑短信跟言洺道歉……

  晨曦一边看手机一边往外走,人正要出房间就听前边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晨曦抬头看清前面景象当即脊背僵硬,冷汗直往外冒。朝她迎面而来的,不是言洺和心理咨询师古逸又是谁?

  晨曦发呆之际,古逸已先看到她:“咦?这不是张大夫的徒弟小……小晨嘛!哈哈,你到这来干什么?找言医生?”

  闻言,旁边本垂首不语的言洺也抬起头来,黑眸灼灼,盯得晨曦心慌意乱。

  “不……不是,”晨曦结舌摆手,“是我家亲戚从法国给我带了些巧克力回来,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所以拿来发给大家。刚才言医生不在,所……所以我已经把东西放在他桌上了。”

  古逸闻言就往屋里走,见桌上果真摆着花花绿绿的巧克力,调侃道:“还真是!小晨,你可不能因为言医生长得帅就偏心,送他多少颗就得送我多少颗。”

  “一定一定!”晨曦面上赔笑,心里却着着实实松了口气。呼……还好她事先有准备,要不然现在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这头,古逸一边说一边就去拿糖吃,谁料手刚挨到糖纸就被言洺拍了回来。摆着张扑克脸,言洺道:“拿了资料快走,我待会儿还有个预约。”

  “小气劲儿的。”古逸知道言洺的脾气,听了这话也不恼,笑嘻嘻又道,“记录册在哪儿?”

  “你睁眼瞎吗?这不是?拿了赶紧走。”

  晨曦本已往外退,听了两人的话脚步一滞,回头就见记录册已握在古逸手上,她不禁怪叫道:“古老师,记录册你要拿走?”

  古逸莫名其妙:“是啊。有个求助者的案例我要看看。没事我就先走了,小晨记得你欠我的巧克力。”

  “等等等等,”晨曦拽住古逸不让走,转头又对言洺道,“言医生,你把记录册给别人之前不翻翻吗?万一……万一里面夹着什么东西……”

  言洺果断答曰:“没夹任何东西,你拿走吧。”

  “好的,那我——”

  “站住!”不等古逸说完,晨曦就厉喝出声,据理力争道,“言医生,你要不真的再看看。或许……有什么东西夹在里面你自己也忘了……”

  古逸就是再傻,这时候也听出点门道来了。捂嘴偷笑,揶揄道:“哎呀,我好像出现得不是时候啊!要不我待会儿再来取记录册,言医生你先好好检查检查,说不定能翻出情书什么的。”

  “嗯嗯是的。”晨曦亮眼颔首,末了才觉不对,摇头又道,“不……不……不是情书。我我……我的意思只是提醒言医生要谨慎,里面有没有夹什么东西我真的不知道!我……我……”

  话未毕,言洺就大步流星地走到古逸跟前,将记录册往下一抖,那张夹在里面的钞票就轻飘飘地荡出来了。

  霎时,四周寂静无声。

  晨曦掩面,只觉刚刚还布满后背的冷汗在一瞬间又干了。当着古逸的面,这要她怎么解释啊!

  古逸怔忪半秒钟,捡起地上的钞票茫然道:“这……言洺你的?”

  言洺摇头:“不是。”

  古逸又将钱在晨曦面前晃了晃:“那是你的?”

  “不是!”晨曦瞪大杏眼斩钉截铁道,“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拿钱给言医生,呵呵呵呵。”

  “那这一百块钱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都无所谓,”言洺重新坐回去,垂下眼帘道,“我要准备预约客人的资料了。”

  逐客令已下,两人也不好久留。古逸笑嗔:“我知道了,一定是哪个爱慕你的客人给你留的小费。啧啧!长得帅就是好啊。见者有份,走走,小晨,哥哥给你买糖吃。”说罢,揽着晨曦就出了门。

  这头,言洺仍旧低头整理资料,直至门外彻底没了脚步声,他才微微抬头,盯着一桌的花花绿绿的糖轻扬嘴角。

  这时候,刘珊珊也刚好敲门进来,见到一桌的巧克力不禁奇道:“言医生什么时候改口味了,你不是不吃甜食的吗?”

  言洺“嗯”了一声,半晌才幽幽道:“这是充话费送的。”

  “还有这么好的事?充话费还送这个?”

  言洺漂亮的眉眼堆满笑意:“是啊。”

  一计不成生二计。

  在白白贡献了张一百元后,晨曦终于痛下决心:要和言洺来个Face to face——当面讲清楚。

  晚上下班,晨曦故意在办公室磨蹭小会儿才出门。一到言洺办公室门口就见门虚掩着,晨曦敲了敲门没人应,干脆探了个脑袋往里瞧。这一瞧不打紧,待晨曦看清里面光景,下巴险些砸在了地上,除了汗颜还是汗颜。

  屋内,微透的隔帘后面,一个身影正背对晨曦站着。看对方的样子应该是在换衣服,因为晨曦的忽然进入对方亦是一震,挺直脊背,看向晨曦这边。晨曦从没遇到过这种事,一时间慌得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了,埋头连说了三声“对不起”,就拉着门退了出来。

  一出门,晨曦才发觉自己脸烫得吓人,小心肝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最窘的是,刚才看到的画面在脑子里飘过来荡过去,根本就……停不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晨曦一再提醒自己冷静冷静,其实……也没什么。且不说隔帘那么厚自己什么都没看清,就算看清了言洺也不在乎吧?要不然他怎么会换衣服都不锁门呢?

  “对,就是这样!”晨曦鼓励自己,转眼珠思忖片刻,握着门把一压,重又回到办公室内。

  隔帘后的人显然没料到晨曦会去而复返,慌乱地用双手抱住胸口,正不知所措,这头晨曦已朗声道:“你不用紧张,我什么都看不到。”

  “……”

  晨曦将拳头抵在嘴边咳嗽声,道:“我只是……有些话很早就想跟你说了,可是这些话当着面我又老说不出口,所以……咳咳,你现在别动!也别说话!就这样听我把话说完。就算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知道,我这个人一直冒冒失失的,做事说话也疯疯颠颠的。上次面试的事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其实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对你一直都——”

  “神马都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不等晨曦说完,隔帘后面就突然传来雄浑的男声。晨曦骇得差点跳起来,还来不及回神就听“哗”的一声,隔帘被人拉开了,露出一张满是雀斑的脸来。

  晨曦见状倒抽了口凉气,嘴还来不及变成O形双手就被对方握住了。晨曦瞪着区烨涨红的面颊就差眼珠子掉出来了:“你干什么?!”

  像是听不见晨曦说什么似的,区烨只握着晨曦的双手不断喃喃:“神马都不用说了神马都不用……呜,偶就知道泥系喜欢偶的!偶就知道……(什么都不用说了什么都不用……呜,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就知道……)”

  “等等等,”晨曦一边挣扎着摆脱区烨的双手一边道,“区烨同学我想你是误会了,不是,是我误会了。我以为这个房间里的人——”

  “这个房间里的人就是偶啊!(这个房间里的人就是我啊!)”区烨亢奋地张开双臂,“哎呀,泥故意趁着偶换衣服的寺候跑进来告白,啊……这撕在系太浪漫了!(哎呀,你故意趁着我换衣服的时候跑进来告白,啊……这实在是太浪漫了!)”

  浪漫什么啊!晨曦清了清嗓子,正想开口解释,又是嘎吱一声,办公室门被打开了——

  刹那间,地转星移。门外门内陡时都如被点穴般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墙上的时钟还在嘀嗒嘀嗒地走着,偏偏三人都僵站着,谁也没有开口。晨曦吞了口口水,先瞅了瞅握着门把俊颜沉静的言洺,又回头看了眼赤裸上身一脸娇羞的区烨,以及……他们两人还纠缠在一块的双手。

  我去!这状况就是包大人在世也会误会的啊!

  念及此,晨曦迅速甩开区烨的手,“你听我解释”几个字还来不及发音这头言洺已道:“抱歉,我走错门了,你们继续。”

  闻言,晨曦蓦地犹如掉入了深渊。周遭一切都变成了无边无尽的黑色漩涡,只剩下一句波澜不惊的话不断循环着:

  你们继续……

  你们继续……

  你们继续……

  晨曦咬牙道:“不是,言医生你误……”

  不等晨曦说完,门再次被扣上了。

  晨曦一顿,后半句话又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人间悲剧,这是何等的要人命!

  晨曦追着言洺一路跑出来,直至到露天停车场对方才止住脚步。

  晨曦一边看言洺取车一边气喘吁吁道:“言……言医生……你听我……听我解释,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言洺打开车锁:“晨小姐好像找错解释对象了,事实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话毕,打开车门话陡地一转又道,“不过,晨小姐的审美观真是越来越奇葩了。看来过了这么多年,不仅你的智商在走下坡路,连眼光也开始往负数趋势发展了。”

  晨曦头摇得如拨浪鼓,这时候也顾不上言洺奚落自己了,只拽住对方死活不让他上车:“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刚才是去找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区烨会在你办公室。”

  “哦,找我?”言洺微眯凤眼,满脸的不信任,“那么请问晨小姐,找我有何贵干?”

  晨曦一噎,这样和言洺面对面,那些认错道歉的话要她怎么说得出口:“我……我是……”

  言洺揉了揉太阳穴,打断其道:“够了。我要走了,麻烦晨小姐放手。”

  与此同时,花园那头区烨也忽然出现,一边朝两人招手一边欢喜雀跃道:“小曦曦,泥跑辣么快干啥?(小曦曦,你跑那么快干啥?)”

  晨曦闻言浑身一激灵,嘴角已开始下意识地抽搐。这人……怎么也跟过来了?刚才她不是已经跟他解释过了吗?

  正踌躇,那头区烨将双手当作扩音器,大喊着继续说:“泥刚才的告白偶答应啦,泥表害羞,偶们去约会吧!(你刚才的告白我答应啦,你不要含羞,我们去约会吧!)”

  晨曦扶额,快晕厥了,她真是服了区烨。这头,言洺也抱胸好整以暇地盯着晨曦,大有“我看你怎么解释”的意思。

  前有狼,后有虎。晨曦脑子一抽,本能地选择了面前的大灰狼。跺了跺脚,晨曦坚定道:“言医生,我找你是想请你吃饭!”

  “哦?”言洺眼角微弯,正想再调侃晨曦两句,她已绕到轿车另一侧,一头钻进了车里。

  言洺怔忪,也跟着钻进轿车,只见晨曦已拴好安全带,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你——”

  晨曦打断言洺的话,道:“言洺我老实告诉你吧!其实我今天找你就是为之前的事跟你道歉!之前我误会你以为你暗箱操作害我落选是我不对加上你还帮我充话费,所以我是一定要请你吃饭感谢你的。好了多的不说了,地方你定,吃什么你定,辣的酸的甜的咸的都你定!姐今天带了钱揣了卡你不用替我节约!好!就这样了立即出发!”

  省略标点无数地讲完一大段话,晨曦才深深地呼出口气。看来,和言洺Face to face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嘛。至少,她把该讲的都讲了。只是……为什么对方没反应?难道是因为自己语速太快他根本就没听懂?

  念及此,晨曦侧头看向驾驶座,就见言洺一脸琢磨不透地凝着她。

  “请我吃饭?今天?”

  晨曦颔首:“对,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

  “可我已经有约了。”

  “啊?有约了?”这点她倒是没想过,她正思索着,车外忽又传来区烨的声音:“小曦曦——”

  晨曦毅然决然道:“言医生,没关系的!有约就一块吃了!你请客我买单!我就当多认识几个朋友,现在就开车!!”

  言洺噙笑:“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

  “好,这可是你说的。”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黑色轿车终于在某位仁兄到达停车场之前,绝尘而去。

  轿车驶进“满庭芳”时,言洺的手机也恰好响起。晨曦听他对那头说“马上进来”时愣了愣,道:“你今晚真的有约?”

  言洺白了晨曦一眼:“不然晨小姐以为呢?”

  晨曦一哽,说不出话来。她一直以为,像言洺这种毒舌又面瘫的人肯定是“帅到没朋友”,而且哪会那么巧,刚好她今天请吃饭,言洺就有约了。可没想到啊没想到……

  大概是看出了晨曦的犹豫,泊好车后,言洺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晨曦闻言眼前一亮,忙不迭点头道:“好啊好啊,我猜我在的话你和你朋友也没办法好好聊天,那我就下——”

  “次”字还没说出口,言洺就截住话头道:“没有下次了。”

  “啊?”

  言洺黑眸深邃,一字一句道:“我最讨厌别人出尔反尔,你要走我不拦着,但绝对没有下次了。”说完,便下了车,独留晨曦在车里抓狂。

  迫于无奈,晨曦还是跟着言洺进了酒楼。言洺带着晨曦东拐西绕就到了“微云阁”。包厢门一开,晨曦定眼一看,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屋内通通都是熟面孔:陈婉华、古逸、刘珊珊、张景止,还有一个和陈婉华眉目极像的女孩子。这怎么看,怎么都像老同事们私下聚会啊!偏偏一路上言洺半个字都没透露,害得晨曦就这么不明真相地跟来围观了。

  如果说言洺是无心的,她这就去把桌腿啃了!不请自来……这绝对是最尴尬最让人难堪的事情啊!

  晨曦正汗颜,古逸已看见进门的言洺,晃了晃手上的酒杯,他故作夸张道:“哎哟!言大医生可终于来了,你再不到咱们就——”话说到一半就自动噤了声,略微诧异地看向言洺身后的晨曦。

  晨曦偏偏还得硬着头皮跟古逸打招呼:“嗨,古老师好……”

  古逸见状还有些摸不着状况,看看晨曦,又再瞅瞅言洺,这才笑着道:“小晨也来了?”

  话虽是问晨曦的,可古逸却面朝着言洺。晨曦原以为,言洺再怎么腹黑恶趣味也会替自己说上两句,谁料对方却古井无波地道:“不知道。”

  刹那间,晨曦当机的脑子里满屏都是“不知道”三个字。这三个字衍生出来的意思大抵可以翻译为: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着我来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跟着来

  ——她就是死乞白赖地要跟着我来

  面对绝情绝意的家伙,晨曦流下两行伤心的宽面条泪,这时候包厢内的其他人也都已经看见她了,晨曦正纠结着找什么借口脱身,就见张景止正扶着老花眼镜往她这边看。

  晨曦灵机一动,瞬间就觉得找到了救星,大喊一声“师父”就跑过去找张景止。

  张景止反射弧本来就长,这会儿见晨曦突然扑过来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愣才慢吞吞道:“……小晨?你也是来吃饭的?”

  晨曦握住张景止的手,泪眼汪汪:“师父,我是来找你的。”

  “嗯,找我干什么?”

  晨曦偷瞥了眼神色各异的众人,开始睁着眼说瞎话:“巩斯汉刚刚打电话到办公室,说单位下周临时要出差,所以他想把下周的预约提前到这周。”

  “就这事啊!”张景止抬了抬老花眼镜,话锋一转又道,“你怎么不打电话说,非跟着跑过来?”

  晨曦闻言脑子一空:是啊,她怎么不打电话?所幸自己还没想出理由,这头张景止已皱眉问:“哪个巩斯汉?”

  “就是大学英语教师那个。”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师父忘了?他都已经进入第三个心理疗程阶段了。”

  “没印象没印象……”

  晨曦耐心耗尽,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道:“就是早泄那个!”

  话毕,包厢内忽然没了声响。晨曦脸一绷,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奈何为时已晚,只听张景止慢吞吞补充又道:“噢……就是那个被老婆压榨了十来年,然后产生心理阴影的那个巩老师啊。我知道了,那你让他这周四来。”

  晨曦提醒:“师父你忘了,周四你已经有预约了。”

  “不打紧,”张景止摆了摆手,“周四那个李然是因为在女友面前压力太大,其实心理问题不大。把他的预约往后挪一挪,先看这个巩斯汉。”

  “好。”晨曦嘴角抽搐,觉得面子节操之类的早已掉没了。她这是吃饱了撑的才大老远跑来和张景止确认病人预约啊!

  终于,这边陈婉华也看不下去了,说道:“好了,不是说好下班就不讨论工作了嘛。小晨,今天是我生日,我请了几位老同事出来聚聚,既然你来了就坐下一块吃个便饭。哦对了,言医生、小晨,给你们介绍介绍,这是我妹妹陈思月。”

  这时,一直坐在角落的小姑娘这才站起来,对着两人婉约一笑,点头道:“你们好。”

  一顿饭吃得波澜不惊。张景止和言洺话本来就不多,晨曦是不速之客也只敢埋头扒饭。除了古逸和刘珊珊偶尔活跃活跃气氛,话最多的反倒是陈婉华。不过陈婉华说来说去都是在说她妹妹陈思月。

  根据陈婉华所言,晨曦才知道陈思月刚留学归国没一个月,现在正盘算着找工作。刘珊珊和古逸听了忍不住揶揄某位同样留学归来的言医生,偏偏言洺自始至终都不接招,任凭两人怎么说只管埋头吃菜。

  饭后,刘珊珊借口家里有事先走了,张景止也以搭刘珊珊顺风车为由跟着走了。古逸见队伍顿失两员大将,摊手道:“雀神女王和淑芬大爷都走了,今晚怎么着?这饭后娱乐活动怕是没办法进行了啊。”

  晨曦一听“雀神”“淑芬”就猜到古逸口里的娱乐活动是指麻将了。心里正腹诽这伙人竟然还喜欢凑堆打麻将,就听古逸道:“小晨,会打麻将不?”

  晨曦连忙摆手:“不会不会——”

  谁料旁边一个男声同时响起:“她会。”

  如此言简意赅,如此斩钉截铁,反倒让晨曦吓一跳,抬头,就见言洺正看着她。

  就这么一个牲畜无害的眼神,晨曦终于明白了:言洺今天带她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接受她的道歉,而是戏弄——彻彻底底地戏弄她!!

  心里虽这么想,晨曦面上却赔着笑:“言医生说笑呢,我哪儿会这个。”

  “你会的。”言洺星眸闪亮,“初中的时候你就会打麻将了。”

  话音落下,晨曦当即愕然。

  说来惭愧,还是初二在言洺家补课的那个暑假。某日跟晨曦和言澈讲完重力公式,言洺就说有事要出门,让两人先自己做着题。言洺前脚刚走,言澈后脚就打开了电脑,教晨曦上网。

  那时不比现在,还不流行什么动作类剧情类游戏。除了风靡一时的《传奇》,大多数也就玩玩QQ游戏。晨曦从小就看奶奶打麻将,耳濡目染也会那么一丁点,在游戏大厅逛了两圈就进了虚拟的麻将室。正玩得不亦乐乎就听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道:“别出万字,打三筒。”

  彼时晨曦听出是言洺的声音,手一抖鼠标就滑到了一边,言洺眼疾手快地弯下腰,从后半揽着晨曦出了张三筒,这才摇头道:“你没看到两家都在要万字吗?你要真打那张八万就点炮了。哎,果然不论做什么都毫无逻辑可言。”

  ……

  原本以为这些羞辱只有自己历历在目,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言洺还记得。

  收回思绪,晨曦咬住下唇正纠结该怎么向众人解释言洺知道自己初中的事,就听古逸道:“初中就会?那就是高手了?来来,陈姐,茶房走起,麻将摆起。小晨好好打,看能不能把姗姗的‘雀神女王’称号也拿下。”

  见古逸热情似火的样子,晨曦的第六感越发觉得不好,一个劲儿推辞道:“我真的不会,我一不会算牌二不会看叫……”

  “哎呀怕什么,就是同事间玩玩。你看成不成,陈姐?”

  闻言,晨曦也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看向陈婉华。陈婉华本和妹妹站在角落,听了这话勾了勾唇,道:“咱们这研究中心啊,就属小古和言医生牌瘾最大,我这个寿星倒受累陪着你们了。三缺一,小晨就陪他们玩玩好了,只打两个钟头,一到点咱们就撤。”

  老大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晨曦这个小啰啰哪儿还有拒绝的道理。咬了咬牙,道:“好……”

  伴随着稀里哗啦的洗牌声,战斗正式拉开帷幕。

  一上麻将桌,晨曦就搞得手忙脚乱,不是撞翻牌就是碰错了对。反观其他三人,砌牌、理牌、出牌,一系列动作都做得行云流水。所幸三人牌品都不错,晨曦动作慢也不急着催她,只闲聊着等她发牌。

  这局晨曦又在“开万字还是开筒子”的问题上卡住了,正被选择障碍症折磨得死去活来就听对面陈婉华在教妹妹打牌。

  晨曦选牌之余又下意识地瞥了眼旁边的陈思月,只见其似懂非懂地盯着姐姐的牌,应付地“嗯”了声又埋头继续玩手机。

  晨曦见状微微腹诽,按理说,他们四个人打麻将,陈思月又不喜欢这个,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找借口溜掉了吧?偏偏陈思月还乖乖在这儿陪着……唔,说起来,陈思月今天出现在这不都很奇怪吗?就算姐妹关系再亲近,一般同事聚会也不会带着妹妹来参加吧?

  总觉得……有些古怪。

  晨曦稍稍思忖,脑子里没由来地响起刚才古逸调侃言洺的话:“原来言医生和思月妹妹都是F大毕业的啊?哎呀,师兄师妹,刚好一对,哈哈哈。”

  念及此,晨曦瞪大眼珠子,这难道是——

  慌乱之下晨曦手一抖,最靠边上的四条倒了下来。与此同时,古逸夸张的笑声也随即爆发:“碰!哎呀小晨你实在太好了,我就在等这张四条。”

  “不对不对!”晨曦着急摆手,“不是这张,我打错了打错了。”

  古逸拦住晨曦不让她拿那张四条,笑嘻嘻又道:“落地沾灰,掉在桌子上就不能拿回去了!”

  “不是,”晨曦急得直跳脚,“你碰这张牌也没用啊,我手上有一对四条,你碰了也找不到根儿。”

  两人正争执,一直沉默不语的言洺忽然启齿道:“古逸,把那张四条放下。”

  晨曦闻言微讶,正感动言洺居然转性子肯帮自己了,这头言洺就一把推翻了手上的牌:“我胡了。”

  晨曦吐血身亡。

  第一回合,晨曦完败。

  两三圈下来,菜鸟晨曦一直没赢过。不过风水轮流转,这一局晨曦终于翻身了,那个牌好得不像话!想什么牌就来什么牌!

  晨曦望着自己的牌对心花怒放,这把必须自摸!不然都对不起这么好的牌!哎呀!这把真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想输都难!

  可直到最后,晨曦还是没有看到她想要的牌,她不禁怪叫道:“不可能啊,牌都打完了,八万呢?最后一张八万在哪儿?”

  这时候一直玩手机的陈思月这才颤巍巍举起手来:“好像……在我这儿。”手一摊开,掌心上果然躺着个八万,她不好意思地道,“抱歉害你输了,是古逸哥说要教我玩,让我随便挑一张的……”

  古逸“嗯嗯”两声,道:“是啊,你手气不错。”

  这头,晨曦已撞墙辞世。

  第二回合,晨曦再次完败。

  兴许是得罪了幸运女神,接下来的十来把晨曦不是牌烂到要死就是好得要死可就是没法赢,再加上晨曦本来技术就差,没一个小时晨曦忍不住讪笑:“要不然……今天就到这儿吧?”

  旁边传来轻飘飘的叹息:“是啊,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到这吧。”是言洺。

  晨曦呆了呆,转头的同时言洺也正好将自己的牌推向桌子中央,连带的,晨曦的牌也被他划倒了一半。

  “不打了。”言简意赅地说完,言洺也不管其他几人的惊讶,起身就道,“累得慌,我先走了。”

  走出两步,回身又道:“晨曦,你家还在南门梓潼路那里吧?走,我送你。”说罢,也不等晨曦回应,转身潇洒就走。晨曦愣了两秒钟,这才应了声,向在座三位匆匆道了别,也跟着追了出去,临走还不忘把茶钱结了。

  一时间屋内只剩下陈婉华、陈思月和古逸三人。

  古逸不明真相,嘴巴张了老半天,这才说道:“什么情况?言医生这个……算是摔牌走人了吧?他什么时候牌品变得这么差了?”

  陈思月托腮,喃喃道:“可能……是嫌弃那个小晨出牌太慢?”

  古逸蹙眉,如果真是嫌弃对方出牌太慢,那怎么转脸又主动要送别人回家呢?念及此,古逸忽然想起什么,不解道:“对了,言医生是怎么知道小晨家住哪儿的?”

  陈婉华笑着摇头:“言医生怎么知道小晨家地址的我不清楚,但我清楚,今晚有人英雄救了美,连多年的牌品都顾不上了呢!”话毕,陈婉华转念又觉有些对不起妹妹,转身捏了捏陈思月的手,温言道,“思月,今天……算了,不说了,今天是姐姐自作主张非让你出来吃饭,下次我一定先问清楚你的时间和意思再做决定,别生姐姐的气,好吗?”

  陈思月和姐姐默契非常,哪儿有听不懂话中意思的,朝姐姐莞尔一笑,陈思月又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眼古逸,欲言又止地埋下头去。

  这边,浑然不知的古逸还在纠结中:“英雄救美?言医生?陈姐你到底打的是什么哑谜啊?”

  “你都说是哑谜了,怎么可能告诉你?”陈婉华拍手。

  第三回合, 晨曦继续完败,但人品爆发获得言医生幸运光环的照耀。

  咦,这是不是就是别人说的“赌场失意,情场得意?”

 

 

4

《不要放弃治疗》  晨曦万万没想到,与昔日的噩梦重逢会发生在此时此刻。她昔日的噩梦姓言名洺,身上的标签如下:“弟控”、“被自己甩掉的前男友的哥哥”、“心理诊所备受瞩目的男神”以及“决定她命运的面试官”……

睡懒觉的喵  成都人,爱吃爱睡爱生活。文风搞怪,为人疯癫,喜欢天马行空的故事。多部作品已出版繁体中文版和越南版。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不要放弃治疗   睡懒觉的喵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