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死人脸

2016-01-08 15:50 作者:五更大雨

痛快地骂完之后,吕男男才懒得看他的大黑脸,刚想要请他出去呢,就看到病床另一侧的几个医生。众人皆是一脸错愕地看着她,吕男男也惊讶,这群人是鬼啊,明明在屋里怎么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待到吕男男再醒来的时候,果然看到陆弘正皱着眉头摆着一张“死人脸”坐在病床旁边看着她呢,吕男男怒从心中来,直接把陆弘那关爱的话给堵了回去,凶巴巴地对他道:“陆弘,你可真是我的扫把星,我自从认识你之后就没见过好事发生。要不是你,我说不定就考上清华北大了,说不定已经当上了白富美,出任上了CEO,走上人生巅峰了。可我现在大学毕业证都拿不到,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受伤,你能不能行行好,以后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痛快地骂完之后,吕男男才懒得看他的大黑脸,刚想要请他出去呢,就看到病床另一侧的几个医生。众人皆是一脸错愕地看着她,吕男男也惊讶,这群人是鬼啊,明明在屋里怎么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空气中一阵沉默,其中一个医生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吕小姐,你的绷带可以拆除了,今天就能出院,十天后来拆线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吕男男愣了愣,完全康复?说好的变残废呢?

  接连确认了好几遍,每个医生都肯定地说十天后能完全康复,吕男男懵了。

  待到众人都走了出去,吕男男看着陆弘一张颇有杀气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地问:“听说医院里又来了一个受枪伤的患者?”

  陆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知道得还挺多的。”

  “那当然,昨天我在厕所……”说到这里,吕男男住了口,这不明显是不打自招嘛,她干笑两声,“是怎么回事儿?”

  陆弘手插在口袋里:“既然某人不想再看到我,那我就走了。”

  ……亲,你走了谁还我钱啊!吕男男拉住陆弘的胳膊:“大哥,都是我太年轻、太冲动,你可得原谅我,我……”

  陆弘依旧是一副“我要气死你”的脸:“放心,你变不了残废,一会儿自己回家吧。”

  说完便摆着他的大臭脸走了,吕男男撇撇嘴,在他身后喊道:“说好的每个月一号别忘了啊!”

  陆弘原本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话便又转身走回来淡定地看了吕男男一眼,然后将桌上放着的几张百元大钞拿起来放进了口袋里:“既然说好了,那就下个月一号见吧。”

  结果就是下午吕男男要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连坐公交车的一块钱都没有,想到陆弘离开时那揶揄的眼神,吕男男就恨不得一拳把他给打扁了。

  陆弘这一消失,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连还款日都没有出现,如果不是银行发来的汇款短信,吕男男几乎都要以为陆弘已经把自己给忘了。

  不过有钱万事不愁,吕男男才不关心陆弘在干什么呢,倒是高墨琪,神经病似的把她的微信加上之后就一直发关于陆弘的信息,内容总结一下可以分为两大类:陆帅抓犯人好帅啊;陆帅吃饭也好帅啊!让吕男男想看不到都不行,而且每次看到都要忍不住恶寒一把,找这样一个女朋友真的好吗?

  在吕男男把这个事情和安一正说了之后,隔着越洋电话,他语气淡淡地说:“她比你漂亮那么多,胸还比你大,有什么不好的?”

  吕男男沉默了半天之后终于认可了他的话,觉得陆弘竟然也是个有福气的人。

  如果不是两个月后吕男男的主任找她谈话,她都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世界上还有陆弘这个人了。主任一见到她就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和陆弘认识。”

  假如他用的是疑问句,或许吕男男还会否认一下,可是他直接说:“听说你们还是校友,早就认识了,这次的任务你要去做。”

  吕男男摆出一副“你要杀了我”的表情,让她去找陆弘做公关?还要让她去讨好陆弘,跟拍这次的连环杀人案?还不如让她去死比较直接。于是吕男男摆出一副义正严词的嘴脸:“主任,我和陆弘只是认识,他手下可是不小心开枪伤了我,当初为了赔偿金我们两个已经撕破脸了,我去求他肯定只会适得其反。”

  主任点点头,然后笑眯眯地说:“只要你能做通陆弘的工作,让他同意我们跟拍,就给你五千块奖金。”

  吕男男瞪大眼睛,五千?!要知道她一个月工资才三千!几乎是一瞬间,吕男男便回答:“主任您放心,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圆满完成任务!不就是区区一个陆弘嘛,虽然他是破案界的小神童,但是凭着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一定能将他拿下!”说完唯恐主任后悔似的,吕男男直接站起身:“那主任我先出去了,您等我好消息吧!”

  看着兔子一样溜走的吕男男,主任脸色黑了黑,现在的年轻人哦,哪里还有稳重又不爱钱的?让她当自己儿媳妇的话,还不如要了他这条老命来得痛快。

  另一方面,吕男男连片刻工夫都不肯耽误,直接找到了陆弘单位门口,可惜看大门的大爷一看到吕男男便说:“姑娘,多的是比你好看许多倍的女孩子来找陆队长,你趁早回去吧,别瞎耽搁工夫了。”

  吕男男再三保证:“我真的和陆弘认识,你看我这胳膊……”说着就要去撸袖子,老大爷瞪大眼睛,就差拿扫帚赶人:“走走走,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越来越不知道廉耻了!”

  ……

  说到口干舌燥之后,吕男男终于说道:“大爷,我手机没电了,要不你电话借我用一下?”

  大爷怀疑地看着她:“我看你不是手机没电了,是根本没有陆队长的电话号码吧?”

  ……大爷,你听我说!我真有!

  在大太阳下面站了半个小时之后,吕男男终于有些气馁了,她怎么就只让陆弘加了自己微信却没问他要电话呢?真是脑子有病啊!就在吕男男准备离开的时候,离大门最近的一个窗户里传来一个声音:“吕男男,上来。”

  吕男男心里一喜,这么巧陆弘就正好看到她了啊!她兴奋地朝大爷道:“大爷,你看到没,我真认识他!”

  大爷嘴角抽了抽:“陆队长这眼光可不怎么好啊!”

  吕男男气得嘴角都歪了:“大爷,我和他只是朋友!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要那么好看干吗!”

  大爷抬头看了看二楼已经紧闭的窗户,然后小声说:“你不知道,陆队长可挑人了,他们队里能力不好的不要,长得不好的也不要。”

  吕男男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大爷,其实我是他妹妹,同父异母的,我妈没他妈好看!”说完之后她便一脸神秘地走了进去,留下一脸抽风的大爷怎么也想不明白同一个爹怎么生出一个金刚葫芦娃、一个豌豆姑娘,他更想不明白的是,陆大队长都在玻璃后面站了半天了,怎么偏偏小姑娘要走的时候才出声呢?看来是家庭关系不太和睦,有待提高啊!

  进到陆弘办公室的时候他依旧是在看材料,似乎比上次在医院里的材料还高了一倍,吕男男啧啧两声,人民公仆不好当啊!

  陆弘头也不抬地道:“什么事?”

  吕男男“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没事,就是来看看你。”

  “哦?”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从来没有哪次像这次一样这么想见你呢!最近我对你是日思夜想,总觉得咱们之间的关系得提高改善一下,就算做不成最好的朋友,也得是第二好啊,所以今天终于忍不住来找你了。”

  陆弘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深得要将她看穿似的,看得吕男男浑身不自在,只听陆弘道:“说人话。”

  “听说你接了个新案子?”

  陆弘挑眉:“消息还挺快。”

  “那是。”吕男男得意道。

  结果她还没得意完呢,便听陆弘道:“别想。”

  吕男男怒目一瞪,咬牙切齿:“我要加利息。”

  “再加本金也没有了。”陆弘放下手中的笔,靠在椅子上悠闲地看着她。

  吕男男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对他抡上几拳头,结果她只是想想,便听陆弘说:“打我一下扣十万。”

  ……还能再要脸一点不?

  深呼吸,深呼吸,然后吕男男露出一个便秘般的笑容:“商量一下嘛。”

  “没得商量。”

  吕男男一咬牙:“少你五百!减掉你还给我的一万块,你只用给我四十八万九千五百就可以了!”

  五百块钱在她面前飞走了,一顿大餐,一件好看衣服,吕男男的心都在滴血。

  陆弘挑眉:“你们主任给你多少?”

  吕男男想都没想:“五千。”说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种事怎么能让陆弘知道呢!

  “要不平分,要不免谈。”陆弘的大拇指轻轻敲着桌子,嘴角噙着一抹笑,似乎笃定了某人会答应,还毫不客气地加上一句,“你还得请我吃饭。”

  吕男男拍案而起:“凭什么!”

  陆弘用手指了指门口:“门在那里。”

  作为一个有骨气的人,吕男男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想她一个正义人士,怎么可能会被陆弘吓到。出了门,她毫不犹豫地拨通了主任的电话,不等对方开口便开始抱怨:“主任啊,陆弘说了奖金让我和他平分,还得让我请他吃饭,他简直就是警察里的败类、公仆里的吸血鬼啊!你快带上摄像机来曝光他啊!”

  主任在那一头气定神闲地说:“最多再给你加五百。”

  “要不我就让我们主播来好了,她最喜欢这种爆料了,我还认识《楚南日报》的总编辑……什么?饭钱也报销?主任啊,怎么说奖金也得再加一千,而且不能告诉陆弘,成交不?”

  主任在那一边吼着:“赶紧滚去做事!”

  “遵命!”吕男男笑嘻嘻地挂了电话,心里想着就算给陆弘两千五,自己还有三千五呢,还能蹭顿饭,也还不错。

  结果一转身,便看到陆弘正站在那里看着她呢,她脸上的惊惧还没退下去,便听陆弘道:“涨了一千?”

  吕男男捂着胸口倒退一大步:“刚才我们已经说好了!”再加她的小心脏会受不了的!

  出乎意料地,陆弘竟然没有反驳:“既然这样,就等着吧,晚上一起吃饭。”

  吕男男不放心地重复了一遍:“两千五?”

  陆弘彻底懒得搭理她了,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吕男男在他背后恨不得对他大吼一声“少侠,请接我三百个白眼”,紧接着又摇摇头,陆弘以前就难伺候,现在是更难伺候了。

  陆弘让吕男男等着,她便像是植物人一般坐在那里死死地瞪着陆弘工作,等她终于明白陆弘连一个眼神都不想分给自己的时候,她放弃了在陆弘身上瞪出三百个窟窿的打算,干脆出去转转,然后便转到了案侦区的大办公室。江文一扭头看到她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跑到她身边:“亲姐,我的亲大姐,咱们的事不是已经结了吗?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吕男男无语,她来就一定是来要钱的吗?她明明是来送钱的好吗!而且为什么江文就是记不住不要喊她姐这件事呢!看着江文,吕男男幽幽地开口:“你再喊我一句姐,我就给陆弘加一万块钱赔偿金。”

  “别啊,姐,不不不,妹子,你饶了我吧,我现在天天都加班,你看我深陷的眼窝,再看看我瘦削的身材,我现在比黑煤窑的工人都还辛苦啊!”江文一边说一边扒拉着眼窝给吕男男看。不知道为什么,吕男男在江文身上看到了安一正的影子,同样爱耍嘴皮子,同样不要脸。

  “那我去跟陆弘说他这里连黑煤窑都不如,让他去开黑煤窑得了。”对于打伤自己的江文,吕男男从来没想过给他好脸色看。

  两人正抬杠呢,便听到有人插话进来,语气颇有些激动的意味,目光更是炯炯有神:“女侠!你就是诈骗了我们陆队的那个女侠是吧!”

  吕男男抖了抖,真想去问问陆弘,他这里真的是警队而不是马戏团吗?不过在某件事上她还是要据理力争的:“小哥,说诈骗可不大合适,咱们这叫合理赔偿。”

  “对对对!总之您现在就是我们全队的英雄!我叫孙库,您叫我小孙就行。”那小哥点点头,亲热地同吕男男握了握手,“英雄,请允许小的跟您合张影。”

  吕男男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孙库,正要拒绝,便听到孙库说:“英雄,晚上还请您赏脸一起吃个饭,如何?”

  话音才落,吕男男便蛮横地拉了一把他的胳膊:“来来来,先合影!”说着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你把相机举高点,你往前一点,不然显得我脸大,对对对,来,换个姿势。”

  其结果就是他们全队人马挨个过来和她合影了,一时间吕男男有些飘飘然,仿佛自己真的是英雄了,直到陆弘把她的美梦打碎:“吕男男,再耽搁别人工作你就去大门外等着。”

  几乎是一瞬间,刚才争相合照的她的“粉丝们”消失得无影无踪。说好的最崇拜自己呢,说好的要为她英勇就义呢,最后怎么变成了她小尾巴似的委委屈屈地跟在陆弘身后回了他的办公室?

  陆弘可真是作孽啊!这个不要脸的,简直妨碍她向警队一枝花方向发展啊!

  “一枝花?”走在前面的陆弘忽然停了下来,看向身后的吕男男。

  吕男男微愣,自己说出来了吗?脸上瞬间红了起来,紧接着便听到陆弘说:“其实你说的是一奇葩吧?”

  明明是疑问句,陆弘愣是说出了陈述句的感觉。

  吕男男一口银牙咬碎,如果不是有求于他,如果不是自己是他的债主,真想噼里啪啦把他打扁啊!可她现在能做的只有默默跟着他。

  最后,吕男男到底是在陆弘办公室干瞪眼了一下午,人都要蔫了,一直到了晚上要去吃饭的时候才满血复活。

  不过陆弘看着眼前全队人马一个个都已经换装整齐就待出发,挑眉道:“你们事情都做完了?”

  吕男男很快便发现形势不对,陆弘这明显是不想让他们去的意思啊,那怎么能行,孙库不去谁付钱啊?“做完没做完都要吃饭不是,而且看你这样子也好久没带他们聚餐了吧?权当大家一起热闹一下增进感情了。科学家说过……”

  陆弘打断她:“既然你这么热情好客要请客,那就都去吧。”

  吕男男愣住了,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目光一转,她很快看向孙库,正想开口便听孙库一脸兴奋地打断了她:“原来你要请客啊,下午怎么不说呢?既然这样我下次再请。”

  吕男男一脸焦急道:“其实……”

  陆弘再次打断她:“那走吧。”说着便伸手推了一下吕男男,生生让吕男男变成了领头人。

  吕男男哭丧着脸,我们说好的明明不是这样啊。

  因为人多,到了分车的时候就出现了大难题,车少人多,需要有人去打车。孙库一把揽住了吕男男的肩头:“英雄,走,咱们一起去打车。”

  吕男男有些嫌弃地想要拍开他的手臂,便见陆弘已经将孙库的手臂从她肩头打掉,淡淡地说道:“她坐我的车。”

  吕男男有些气愤刚才他设计她让她白花冤枉钱的事情,当下便道:“我和孙库还挺投缘的,正好我有事和他说,我们去打车好了。”

  陆弘看着吕男男:“你确定?”

  吕男男点点头:“非常确定。”

  陆弘点点头:“有件事本来想待会儿在车上和你说的,刚才有个地方台给我打电话……”

  吕男男迅速截断他的话:“我刚才又想了想,觉得出租车毕竟没有私家车舒服。孙库,咱们还是饭店见吧!”说着不待两人说话,便钻进了陆弘的车里 。

  陆弘的车体现了他的性格,沉默且稳重,是黑色的SUV,内饰也很简洁,座椅是真皮的,坐起来确实要舒服许多。不过一路上吕男男和坐在后排的人说说笑笑,偏偏陆弘开口的时候她便不说话了,明显是针对他。

  她必须得让他知道,她不开心了!

  到了吃饭的地方,吕男男也故意坐得离陆弘很远,不过陆弘就像是没发现似的,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吕男男。

  饭桌上众人七嘴八舌地问吕男男:“听说你和我们陆队很早就认识了,我们陆队以前也这么酷吗?”

  酷?吕男男不觉得:“反正和现在这样差不多……就是话挺多的。”其实她想说的是他嘴毒挺会压迫人的,可是考虑到种种,她换了一种表达方式。

  众人炸开了锅:“开什么玩笑,我们陆队是最沉默是金的那个人,恨不得整个人都变成金。”

  “你认识的陆队和我们认识的肯定不是一个人。”

  陆弘打断众人的七嘴八舌:“嫌我话少?以后我多给你们布置点任务。”

  众人齐齐沉默了一下,有人插科打诨说起了别的话题,众人不约而同地竟然都有了共同语言,吕男男终于明白原来陆弘在他们心中真的是“黑煤窑窑主”。

  孙库和人换了座位,坐到了吕男男身边,偷偷问她:“英雄,你和我们陆队在一起这么久,有……”

  吕男男客观地打断他:“是认识这么久。”

  孙库点点头:“对,认识这么久,他有没有什么特别丢人的事情,你快给我讲讲。”

  吕男男认真地看着他:“你真想知道?”

  孙库重重点头。

  吕男男看了眼陆弘,不巧正和他看了个对眼,可能是因为他太严肃,平时和下属关系也一般,这会儿正自己在那里喝闷酒呢。吕男男有些得意,看来不止自己和他相处不下去,是所有人都觉得他难相处啊。

  吕男男收回眼神:“你还记得你下午说过什么不?”

  孙库一愣:“哪一句啊?”

  “最重要的那句。”

  “英雄,我要拜你为师?”

  吕男男翻了个白眼,虽然也觉得不好意思,但是为了钱包,她豁出去了:“你说要请吃饭的,还算数不?”

  孙库恍然大悟:“算,当然算。”说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吕男男,大型犬摇着尾巴一样,好像在说:“快来曝光我们陆队的隐私,快来快来!”

  不知道为啥,吕男男恶寒了一把,不过人家已经答应请客了,她也不好藏着掖着:“你知道陆弘学习很好的吧?”

  “知道,全市第一。”

  “学霸,长得又帅,多的是女生喜欢他,但是人家是‘高岭之花’啊,没人敢去表白。有个女生估计是特别喜欢他,正好两个人是前后桌,那个女生每天无论上课还是下课都要扭头看着他,然后他就告诉老师这个女生脑子有问题,让老师劝退那个女生。你说他多恶毒啊,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喜欢。”

  孙库估计是第一次发现竟然有不喜欢陆弘的姑娘,惊奇地问道:“你不喜欢我们陆队?”

  对此,吕男男只回了他两个字:“呵呵。”

  孙库一下子就兴奋了,握住吕男男的手:“英雄!偶像!我要封你当偶像。你不知道,我们周围的姑娘全部都喜欢陆队,害得我们一直打光棍。你找男朋友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一定让你满意!”

  吕男男抽回自己的手:“别,我有男朋友了。”而且她可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和陆弘有什么关系。

  孙库拿出手机存好吕男男的号码:“以后任何我们队长的糗事都可以卖给我,一个消息一顿饭,怎样?”

  吕男男大喜,伸出手和他击掌:“一言为定?”

  孙库点点头:“一言为定!”

  两人相谈甚欢,不知道谁提议玩游戏,因为是包间,喧哗声再大也不会打扰到别人,吕男男和孙库也加入其中。

  说是玩万里挑一,但其实性质和真心话大冒险差不多。这种游戏吕男男最在行,可是某些时候,她在行没用,有人不在行啊!

  这话还要从陆弘输了说起,本来事情也不会发展到后来那个样子的,结果偏偏陆弘输了之后,高墨琪来了,一番调笑之后她便坐在了陆弘身边。高墨琪是警队之花,众人早已把她和陆弘看作一对,两人也都没有否认过。逢此机会,便有人揶揄陆弘:“陆队,你输了,就得去亲在场最丑的姑娘!”

  就在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高墨琪,而且高墨琪丝毫不介意被众人调侃成最丑的姑娘,甚至还一脸娇羞的时候,只见陆弘站起身笔直地站在那里,高墨琪也在众人的怂恿下站了起来,陆弘却没有去看高墨琪,而是转身了。在场明明有三四个姑娘,而且吕男男虽然不算顶级漂亮,但是也是和漂亮有亲戚关系的,总之一句话,她绝对不认识“丑”这个字。

  可是陆弘走到她面前,二话不说捧住她的脸就吻下来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是高墨琪,和陆弘传了许久绯闻的那个人,或许她不会多想什么,可她不是啊,在这种情况下陆弘亲她就有点别的意思了,好像她真的长得有多丑似的。

  于是,最后,她把陆弘给打了。

  也不算打,只是推了他一下,奈何她天生力气大,加上陆弘喝了点酒,一个没站稳,便被推倒了,正巧碰到了额头。

  悲剧就是撒狗血的动力啊。

  吕男男最近过得很不好。自从发生陆弘被她推倒额头缝针的事件之后,虽然陆弘依旧说话算数让他们来录制节目,但俨然是把她打入冷宫了,就像是不认识她似的,加上一起出来录制节目的同事都知道她得罪了陆弘,有些牵扯案情的东西他们问不到就把原因归结到了吕男男身上,特别是主播白婷,每次看到吕男男都恨不得杀了她似的。

  顶着大太阳买了盒饭回来,再把盒饭分发给每个人,吕男男已经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了,白婷身边的得力助手小曼却开始发难了:“吕男男,你怎么没买水?”

  吕男男无语,刚才你们也没说买水啊!而且他们来着荒郊野外查案,只去去买饭她就走了足足半个小时,他们又不肯让她开车去,原因是他们要在车里乘凉。如果再跑半个小时去买水的话,她怀疑自己会中暑。

  纠结来纠结去,吕男男又去威胁江文了:“江文,你还记得我这条胳膊吧?”

  江文他们也正在吃盒饭,听到吕男男的话他赶紧道:“姐,有事你说。”

  吕男男往车里看了看,虽然陆弘不待见她,但是他队里这些人和自己关系还是很不错的。看到陆弘没在,她才压低声音开口:“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你们往车里搬了好几箱水,给我一箱成不成?”

  “那得跟陆队申请……”

  吕男男抬抬自己的胳膊,江文立刻道:“来,我给你搬过去。”

  事实证明,他们果然不是想要水,只是看她这个新人不顺眼而已,因为五分钟后吕男男又出发去给白婷买卫生巾了。

  她绝对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

  吕男男用手搭在额头上,一边走一边抱怨,三千五百块钱,可真是不值得啊!太阳这么大,晒黑了要白回来,三千五可不太够。

  要知道,她平生最厌恨的就是:陆弘和晒黑。

  现在两样她占全了。

  荒郊野外,车子都很少见,吕男男一边恨恨地提着卫生巾走着,一边咒骂陆弘是扫把星,突然她看到一辆车子停在了自己身边。吕男男眼睛一亮,这么巧也有人出来买东西?

  然后她便看到了陆弘的脸。

  心沉了下来,她幽幽地看着陆弘不说话,倒是陆弘,像是忘记了过去的恩怨似的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吕男男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来买东西。”

  陆弘点点头,就在吕男男下了好大决心准备抛弃前恩旧怨原谅陆弘一回,去坐他的车的时候,却听陆弘道:“那你赶紧回去吧。”

  然后,竟然,开着车走了?

  说好的风度呢?说好的男人就是为照顾女人而生的呢?

  好一个陆弘!吕男男只觉得自己的牙都要被咬碎了,要是安一正敢这么对她,早把他打死了!

  说起安一正,他明天就要回来了,这算是她在这一段时间里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

  幻想着有一天她能像奴役安一正一样奴役陆弘,吕男男在这种自我催眠中回到了车队里,然后便看到白婷站在陆弘的车外跟他说着什么,那嘴就差笑歪了。虽然看不清陆弘的表情,但是陆弘似乎不是很愿意和白婷聊天,因为他很快升起了车窗。吕男男忍不住给陆弘点了个赞,完全把他刚才怎么对待自己的给忘了。

  特意控制了情绪,等着白婷走近了,她才将手里的东西递出去:“白姐,买回来了。”

  谁知道白婷刚才还一脸笑,看到东西却皱了皱眉,有些嫌恶甚至是粗鲁地将东西扯了过去,什么都没说就回车里去了。

  吕男男无语,这也太差别对待了吧?

  结果一抬眼便看到陆弘的车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降了下来,她刚才的窘样完全被他看去。

  吕男男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没风度,就知道看她笑话!

  上了后面一辆车,平时待人比较温和的几个同事悄声告诉她:“这已经是白婷第三次吃闭门羹了,明明去问其他队员也是一样的,结果她非要去问陆队长,你说她是什么意思。”

  能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看上陆弘那头猪了吗,真是瞎了眼!

  吕男男不想听和陆弘有关的事情,便问身边的同事赵璐:“咱们都来了两个小时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动静?不是来破案的吗?”

  赵璐朝不远处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的地方努了努嘴:“因为陆队长说了要照顾我们的情绪,怕一会儿挖了之后我们吃不下。”

  刚捧起饭盒的吕男男瞬间便失去了胃口,陆弘绝对是故意的吧!虽然胃口不是很好,吕男男还是强迫自己把饭盒里面的饭吃完了,最起码要保证下午的体力。

  中午略微休息一会儿天气没那么热之后,陆弘队里的人便开始了挖掘工作。他们很认真,似乎是害怕破坏什么,而挖掘这个现场之前曾发现了一只断手还有一根肋骨,此刻摄像大哥正在拍那些已经装进透明带的残肢。

  现场还有另外的警力协助挖掘,还带了狗来,每一寸土地都挖得很细致。吕男男正看得入神,陆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你们留下一个摄像的就可以,其他人可以去车里等。”

  众人好奇心正旺盛,纷纷拒绝,陆弘单独问吕男男:“你也不去?”

  吕男男斜着眼看他:“我为什么要去?”

  陆弘轻讽道:“怕你看了晚上睡不着。”

  “你才睡不着!”吕男男反驳,“我是阴差阳错没能当上警察,不然我现在可是破案小能手,这种场景对我来说就是小case,我……”

  陆弘打断她:“那你站远点。”说完就去忙了。吕男男气歪了嘴,觉得陆弘就是故意来气自己才这么问的,要是她的心再脆弱一点,可不就要被他虐惨了?真是讨人嫌。

  不过很快吕男男便明白陆弘可能真的对自己存了一些善意的,因为整个现场很快便挖掘好了,这场景就像是拍美剧似的,浅坑里埋了足足一排尸骨。

  这完全超出了心理健康的人的承受极限,当下便有几个人直接回了车里。

  吕男男站在烈日下,都觉得脊背发凉——这还只是一处抛尸点,这连环杀人凶手到底杀了多少人?

  不远处正在现场播报的白婷面色就像她的姓氏一般,如果不是她的手微微在抖的话,吕男男会觉得她还是挺胆大的,事实上吕男男的腿也在抖。

  待到最后,白婷也白着脸走了,只剩下吕男男还站在现场仔细观看。陆弘正在检查尸骨,扭头看到吕男男便皱着眉头对身边的人说道:“把电视台的人都清出去。”

  吕男男听到了却没有反驳他,反而上前一步:“这不是人骨!”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耐人寻味地看了过来,吕男男紧紧盯着排列整齐的骨头开口道:“这具尸体除了其中一根大腿骨,其他的都不是人骨,肋骨应该是牛羊之类的动物的肋骨,比正常人的肋骨长太多,腿骨也和整个身体不成比例。而且这些尸体里面只有两个有趾骨和掌骨,其中一具还缺失指骨,正是之前被人发现的那些。所以这里应该只有一个人的尸骨,因为拼上动物的骨头,才成了多具尸体。”

  说完吕男男发现看自己的人还挺多,她有些不好意思道:“以前上学的时候摸过好几个月的人造骨,就熟悉了。”

  一个大叔笑呵呵地看着吕男男:“作为一个外行,小姑娘分析得还不错。”

  陆弘闲闲地拿着一个带角的牛头骨开口:“作为一个外行,能看出这不是人的头骨,还挺不容易的。”

  吕男男差点被气翻过去,虽然她刚刚看的时候已经发现很多头骨都对不上号,但是大家都看到了她便没有开口,她只是说自己分析出是一具人的尸骨而已,这样陆弘都不放过她,果然是积怨已深啊!她不退反进:“我是说,这里统共只有一具尸体。”

  本来吕男男没在意,说完这句话才深入分析了一下,凶手要把人的每一块骨头拆开,还拆得这么完美,完全没有断裂或者破碎痕迹,可见是个老手。吕男男已经不想去想象,凶手是怎么在短时间内让一具有血有肉的尸体变成一堆完美无缺的骨头的。

  “小姑娘你来指一指哪些是人骨。”大叔的话拉回了吕男男的思绪。

  陆弘先一步拒绝了:“我们是在破案,无关人员还是先出去。”

  吕男男本来还有些害怕,但是听了陆弘的话,不服输的性子又上来了,走上前接过别人递过来的手套戴上,弯腰拿起了两根人的肋骨放在了一旁的空地上,不,不是放,几乎是扔。手里拿着这么个东西她差点儿就哭了,但是为了不让陆弘贬低自己,她硬是咬着牙又去捡了其他的人骨,没一会儿竟然真的拼好了一副人体骨骼结构图。吕男男正要洋洋自得一番,便见陆弘走上前调动了几根骨头的位置,然后又把脊椎骨的位置打乱重新排序,末了还对吕男男说:“上学时候就让你好好学,不懂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吕男男一口气差点没憋死过去,还是那大叔出来解围:“外行人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小陆你也别要求太严了,这可不是你手下。”

  陆弘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指挥着众人把现场收拾了送去给法医鉴定,吕男男本着不服输的精神愣是从头参与到尾,再苦再累再害怕也没有多吭一声。不过,你以为这样陆弘就会放过她吗?

  如果会的话,那就不是陆弘了。

  工作结束之后吕男男正要回电视台的队伍里,便见陆弘追上自己的脚步,若无事地问:“你说凶手是怎么用最短的时间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堆骨头的?”

  吕男男感觉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她故意忽略不想去想的事情就这么被陆弘提起来,如果有人告诉她陆弘不是故意的,打死她也不信:“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说完又加一句:“你也不准告诉我!”

  陆弘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既然害怕,明天就不要跑那么靠前,你只是个助理,胆子也只比蚂蚁大一点,老老实实待在大后方就行。”

  吕男男懒得搭理他,既然他们电视台来了人,参与破案没有资格,但是录制现场还是有资格的,总不能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吧?陆弘这帮人是绝对不会主动告诉他们案情的,只能他们自己来摸索。

  原本吕男男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谁知陆弘也不是好对付的:“听到没有?”

  吕男男没好气地道:“没有。”

  “你要是不听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爸,让他来把你领走。”陆弘语出威胁。

  吕男男像青蛙似的瞪大眼睛看着陆弘,咬牙切齿道:“知道了!”

  随便他说,反正她都是要去的,吕男男才不怕陆弘。

  挖掘结束之后众人并没有回市里,因为下午案情有了新发现。连着三个村子里出现行为异常行为的人——购买动物,然后剖尸刮骨。对于寻常专供人们食用的猪牛羊来说本来没什么,屠户多得是,可问题就出在对方传来的解剖照片,每一根骨头上都看不到血丝,可见对方刀法有多好。在这样紧张的时期,陆弘肯定是要亲自去看看的。

  众人开车去那僻远的矛丁村,天色渐黑的时候,车队在一个宾馆外停了下来。电视台这边的人出门的时候也都带有行李,知道随时有可能不回台里,这是常有的事情。可偏偏吕男男不知道这件事,她除了带个包,什么都没带。

  看着破得就快要塌下来的宾馆,吕男男有些无语问苍天。更让她无语的是,临着下车的时候,就是这么不巧,陆弘的车子和他们的车子停在了一起,然后陆弘一下车,便对他们车上的人说:“你们有空闲的人帮我拿一下东西吗?”

  除了吕男男,所有人都觉得可以,于是这件事就落在了吕男男身上。

  陆弘提着一个大箱子,吕男男抱着一堆看似很重的东西跟在他身后,恨不得用目光给他戳出个大窟窿来。陆弘步子很快,等到吕男男把东西抱到他房间的时候,便看到陆弘正在换床单、被罩!

  这厮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要讲究的人是她好吗?住宾馆不换自己的床单、被罩就睡不着的人明明是她啊!

  而且,她眼睁睁看着陆弘在把床单、被罩换完之后,竟然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只小熊!小熊!吕男男讽刺道:“看不出来其实你心里住着一个少女啊。”

  陆弘抬眼看了她一眼:“是住着一个女人。”说完又补上一句:“好看的女人。”

  吕男男气得七窍生烟,这厮分明就是故意的!真不要脸!“好看女人才不会喜欢你。”

  陆弘丝毫不觉得自己被挑衅了,道:“喜不喜欢我知道。”

  ……还能更不要脸一些吗?

  眼看着陆弘把一次性牙具也拿出来摆好,吕男男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坐在椅子上和陆弘说闲话:“陆弘,咱们认识有十年了吧?”

  陆弘像是永远都停不下来,这会儿竟然又去烧水了:“不记得了,想要套交情你找错人了。”

  吕男男咬咬牙,这厮绝对不知道口德为何物!

  “你记不记得你以前对我有多坏,我一个英语单词没背出来,你就让我举着椅子在雪地里站了两个小时,到现在,我的手在冬天还出冻疮呢。”

  某人却丝毫没有悔过之心,只是问吕男男:“然后呢?”

  吕男男愣住了,然后他不是应该一脸歉意,继而让她提出要求吗?这人怎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吕男男默默地站起身,耷拉着嘴角:“然后我就回我自己屋子了。”

  一直走到门口,吕男男彻底绝望了。想也知道这厮绝对不会把有干净床褥的房间换给她,而且还有她睡觉必须抱着的娃娃,还有干净的牙具,这厮绝对是故意的。很快她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因为陆弘喊住了她,吕男男心中一阵狂喜,这家伙终于良心发现了吗?

  结果就听到陆弘说:“根据床单、被罩的颜色和磨损痕迹来看,这家宾馆的东西绝对用了超过三年。一年假如三百天待客,一个房间住两个人,那就是说有一千八百个人用过他们的床单,想想还挺不舒服的。”

  吕男男瞪着他:“那又怎样?”

  “不怎样,就怕某人睡不着。”

  “睡不着你就和我换房间了吗?”

  陆弘抬抬眼:“做梦。”说完还火上浇油:“对了,那个小熊是我侄女给我的,让我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放在床头。她跟你一样,看不到熊就睡不着。”

  吕男男觉得自己要气爆炸了,真是大大的贱人啊!就在吕男男爆发之前,陆弘的目光又移到了一次性牙具和一次性杯子上,这绝对是为她准备的啊!

  砰!

  吕男男重重地把陆弘房间的门关上了。陆弘看着门,挑了挑眉,手背在脑后躺下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5

《良辰美警》  见到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警察抓贼朝天开枪都能不幸正好被击中,作为一个电视台工作人员,她决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可是偏偏开枪小警察的上司陆弘竟然是自己的旧识……这是一个警察与媒体人员不得不说的故事。

五更大雨  一个三思而不行的屌丝,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作者兼杂志图书编辑,长期在《飞言情》《桃之夭夭》上稿。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良辰美警   五更大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