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失态

2016-01-08 15:50 作者:五更大雨

最后的最后,吕男男左手打了右手,右手又打了左手,给他赔礼道歉:“小正正,不要哭了,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第二天安一正到吕男男宿舍楼下对她说了一篓子好话,然后说:“昨天是我太失态了,主要是你掉下去的动作实在太好玩了,要不你再去演示一遍,我保证不笑。”

  吕男男怒火攻心,毫不犹豫地一脚把他踹出去好远。就在吕男男以为安一正会奋起跑过来跟她打一架的时候,她呆了,因为这家伙竟然眼泪汪汪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哭了!

  呃……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最后的最后,吕男男左手打了右手,右手又打了左手,给他赔礼道歉:“小正正,不要哭了,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安一正委屈地看着她:“那你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打我。”

  吕男男觉得自己是做不到的,但是看着安一正的帅脸,她一狠心,道:“我发誓,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打你了!”

  “假如你再打我你就是什么?”

  “再打你我就是猪。”

  安一正说:“那我原谅你了。”

  吕男男抖了抖嘴角:“您还真是宽宏大量。”

  没一个小时的工夫,全班人都知道安一正被自己女朋友打了,至此,吕男男觉得自己要是离开安一正的话就再也别想在学校找个如意郎君了。想来想去,她决定在没有找到“备胎”之前不能和安一正分手,况且看安一正的态度,也没有要和她分手的意思,吕男男便干脆默认两人和好了,虽然安一正一无是处,但是最起码他帅啊,这么一想,好歹心理平衡了些。

  日子一天天过去,陆弘依旧是那个离她们这些大一学妹很遥远的风云人物。吕男男远远看到他就扭过脸去,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给他,让他明白自己有多讨厌他,当然陆弘也从未主动和吕男男说过一句话,两个人就像是谁也不认识谁似的,这正好合了吕男男的意。

  反倒是安一正和她的关系越发密切起来,吕男男觉得现在他们完全就像是调换了身份——每天送爱心餐包,站在操场围观她打篮球,在射击比赛时候鼓掌加油的那个人是安一正;而吕男男则负责各种近身搏击、远程射击第一名,甚至连她去网吧玩LOL(《英雄联盟》),他都要陪在她身边。简而言之,安一正比她更像女朋友,而他却像是从来没发现这一点似的,乐此不疲、风雨无阻地扮演着女朋友这个角色。

  这种日子过得久了,连吕男男自己都麻木了,觉得男人大约都是这样子的。想到当初陆弘拒绝她,吕男男心里觉得无比庆幸,她可不想看到陆弘变成安一正这样,想想就一阵恶寒。

  而她和陆弘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更恶劣了呢?大约就是在操场事件之后。

  没错,每次丢人都和操场离不了关系。

  这天吃过晚饭之后,趁着天还大亮,吕男男便领着安一正去操场上转悠,然后一不小心就遇到了一群持刀歹徒。

  不要怀疑,吕男男看得真真的,还是开了锋的刀,绝对货真价实。联想到最近新闻报道的几次事件,吕男男下意识地就要把安一正挡在身后,可是安一正的反应比她想象的激烈了许多倍,在看到那些蒙面人的时候他撕心裂肺地尖叫了一声,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平时操练的时候只见他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谁知道这会儿跑得比兔子还快,怎么说呢,当时她就震惊了!

  然后吕男男和安一正就再次出名了,虽说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会有下意识的反应,但是反应过来之后总是能意识到这里是警察学校,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随便瞪大眼一看就知道是演习了吧?可是安一正逃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一个逃跑的男友,和一个一口气打趴五个大男人的女友,怎么说呢,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极品情侣。

  好吧,吕男男承认自己不是很喜欢这几个字。

  更让吕男男没想到的是,陆弘竟然因为这件事情来找她了。吕男男不乐意让人知道他们认识,便把他约到了偏僻的小树林里。陆弘一如往常地惜字如金,直奔正题:“你和安一正不合适。”

  吕男男打了个哈欠,以为他有什么要事呢,原来是这个:“我和他合不合适跟你什么关系?”

  陆弘好似听不到她的冷嘲热讽:“他不能保护你。”

  吕男男一愣,想起来参加演习的蒙面歹徒中的其中一个就是陆弘,最后还是他把自己擒获的,对,当时吕男男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暴力因子,无比勇猛地打趴了五个人之后最后败在了陆弘手里,当时的姿势有多难看她已经不想回忆了。咬咬牙,吕男男道:“我以一敌五,能保护他就行了。”

  陆弘永远都是一副冰冷冷的表情:“你不能自暴自弃,他配不上你。”

  吕男男最烦的就是陆弘这副说教的样子,不耐烦地看着他道:“陆弘,咱们认识多少年了?只要我认识一个男人你就说对方配不上我,在你眼里到底是别人配不上我还是我配不上别人?敢情得我打一辈子光棍你才能如意?我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是不是你不要我,我也得给自己立一个贞节牌坊你才觉得倍有面子?我告诉你,你不但长得美,想得也太美。”

  好吧,事实就是这样子,其实她和陆弘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他年少有为,不但长得帅还学习好,永远的第一名。至于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呢?关键还在于吕大鹏。吕大鹏堂堂一个市领导,最大的爱好吕男男说出来都觉得特傻,他最喜欢的竟然是去路边或者公园里摆摊下棋。而他和陆弘便是这么认识的,一个几十岁的人就这样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成了莫逆之交,吕大鹏还把人带到家介绍给吕男男认识。吕男男第一次见到陆弘就特别不喜欢,原因是吕男男是个话唠,而陆弘是个闷葫芦,无论吕男男说什么,陆弘的回答总结起来可以分为三类——“嗯”、“差不多”、“是这样”。

  再后来陆弘来她家,吕男男就不怎么待见他了,直到后来他高考考了全市第一名,几年后他就变成了吕男男的家庭教师。

  真是一段孽缘。

  吕男男这会儿正陷在回忆中不能自拔呢,便听到陆弘道:“我答应你。”

  吕男男愣了一下:“答应什么?”

  “和你在一起。”

  吕男男觉得陆弘就像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论你多么明确地说了自己的意思,多么努力把话题引到月球上去——来吧来吧,你看月球多漂亮,你倒是来看啊,对方都能无视,成功地把你拉回地球。吕男男气极反笑:“你还真是自信心爆棚,我追你那都多久的前尘往事了,别人都说你智商一百三,你别总搞得让人以为这说的是你的身高,少年,不要放弃治疗啊!”

  吕男男的一席话成功地让陆弘的脸黑了下来,他上前一步就想抓她的手,吕男男毫不犹豫地抬脚往他膝盖上踢了一脚:“对不住了,我可不是高墨琪,你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以后你要是再来找我,我也就不打你了,我去打高墨琪,你找我一次我打她一次,看最后谁心疼!”

  高墨琪是陆弘当初为了拒绝她找的临时女友,也是他们学校的校花,不但长得美,还比吕男男厉害,各种比赛的名次都在她前面,只除了一项,近身格斗,只这一点就够吕男男嘚瑟的了。

  明明吕男男的力气很大,可是陆弘却像是被猫抓了一下似的,大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他还想开口,吕男男估摸着不是什么好话,就对他说:“我现在还挺喜欢安一正的,你要是实在想和我在一起,就先当着‘备胎’吧,等我什么时候和安一正分手了,我就跟你在一起。”

  说完吕男男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和他说:“你各项成绩都那么优秀,想要进分局不是什么难事吧?不用为了这种小事把自己也赔进去。更何况,你讨好我也没用,我爸是不会给你‘走后门’的。”

  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黑下去,吕男男的心情越发舒畅,哼着歌越走越远。她才不想知道陆弘听了自己的话会不会气爆炸,她只知道昨天看到吕大鹏给他发的短信让他追自己的时候,她气爆炸了,吕大鹏能不能不要闲着没事乱点鸳鸯谱,就算要点,好歹看看对方是不是陆弘再说吧?要知道在她最讨厌的人里,陆弘绝对是第一名!

  回家之后吕男男把吕大鹏臭骂了一顿,结果吕大鹏笑呵呵地说:“我看人家陆弘哪儿哪儿都好,就是不喜欢你这点不好。”

  吕男男第一百零一次宣布和吕大鹏断绝父女关系。

  就在吕男男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想多了。

  第二天校园网的帖子上她就上了“精华版”,题目是这样的:《吕男男二次求爱不成,再打陆弘》。

  除此之外,吕男男高中时候打陆弘的视频不知道被人从哪里翻了出来,只见她一边对陆弘拳打脚踢一边逼问他:“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张琳琳翻来覆去把视频看了十几遍:“你看你这身衣服还是我送你的,这发型可真好看,就是嘴巴张得太大,不好。”

  吕男男捂着眼无语,这视频到底是谁拍的?里面那个女疯子真的是她吗?据她所知,自己真的没有这么丑啊!

  越想越气,加上张琳琳眉飞色舞的配音,吕男男一拍桌子怒气冲冲道:“别让我找到拍的人,我一定打死他!”

  又过去了两天,吕男男本来还寄希望于陆弘能够出来澄清一下那天她真的不是因为追不到他才踢他的,结果她竟然得到消息,说陆弘和高墨琪在一起了。校草和校花在一起好像天经地义,没有任何人觉得诧异,仿佛都乐见其成,而吕男男则变成了一个大笑话。

  陆弘绝对是上天派来的专门在她伤口上撒盐的坏蛋。

  吕男男气得足足骂了陆弘三天“伪君子”。前两天还说要她做他女朋友呢,今天就换了对象,真是不要脸,不就是戳穿他想靠吕大鹏进个好单位吗?不就是恼羞成怒了吗?哎,在这个虚浮的世界里做个诚实的人可真不容易!

  没多久陆弘便毕业了,一直到他毕业两个人都没有再见过面,不过陆弘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毕业的时候他还被邀请上主席台发言。大家都很开心,除了吕男男,恨不得冲上主席台撕烂他那张虚伪的脸。

  原本以为他毕业了,两个人之间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他上着班还能考取研究生,竟然还因为工作能力太突出被邀请回学校给他们讲课,而且最倒霉的是,竟然还被分到了吕男男的班?

  知道这件事依旧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而且依旧是在操场,不过是在操场外面,吕男男正猫着腰准备跳上操场围墙翻进去,她已经在心里无数次后悔为什么要考警校,管得比高中还严格,连出去上网都要偷偷摸摸的。

  可她才刚有了动作,就被十几个人冲出来从墙上将人拉下来死死摁在了地上。

  对此吕男男只能说一句:运气可真好。

  她还没想完呢,就听到抓住自己的人粗声粗气地问:“连警校你都敢闯?”

  吕男男有些无语:“有什么不敢的?”

  那人冷哼一声:“连国家队的车子都敢偷,也的确没什么不敢的。”

  吕男男听着这个声音眼熟,一扭头便看到了陆弘的脸,黑夜把他的黑脸衬得越发黑了,陆弘愣了一下:“怎么是你?”

  再然后吕男男听到另外有个人说:“老大,抓错人了啊?”

  吕男男立刻便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敢情这一群警察把她当贼抓了啊!她有些愤怒道:“还不松开手铐?我要报警!”

  结果远远不如人意,陆弘还没来得及松开手铐呢,就听到一个气如洪钟的声音:“都站住别动,大半夜的不回宿舍想被操练是吧!去,绕操场跑二十圈!”

  其他人都不是学生,只有吕男男双手背在身后戴着手铐,她刚想上前呢,就被校领导喝止:“戴手铐的,跑完之后站在升旗台上不准动。”

  我……这么好的运气到底是怎么来的?!

  陆弘上前和校领导搭讪:“张主任,怎么半夜还不休息?”

  那个张主任明显是认识陆弘的,见到他便眉开眼笑道:“陆弘啊,你怎么回学校了?大半夜的也不早说给你安排一下。”

  吕男男见这情形,立刻觉得自己有救了,用求救的眼神去看陆弘,再看陆弘,还看陆弘,你眼瞎啊!你倒是看我一眼啊!

  陆弘直接无视了某人的目光:“我们在抓一个犯人,结果追到这里就看到有人想翻墙。”

  吕男男白眼一翻,就差倒地吐血了。

  张主任听了这话立刻对吕男男横眉冷眼:“这么晚干什么去了?无视校规,该好好罚!”说完又对着陆弘笑道:“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娇气,可不像你们那个时候好管理了。”

  陆弘终于转头看了吕男男一眼:“是啊,学校没网,现在的年轻人大多耐不住寂寞,课业不好,觉得家里条件好就放松自己,这个可要不得。”

  吕男男想把陆弘咬死,有这么落井下石的人吗?有这么锱铢必报的人吗?她不就是踢了他一脚,讽刺了他两句吗?

  张主任仿佛找到了知己一般,拍着陆弘的肩膀:“对对对,我看还是你们那一届学生好,没事多回学校来,给大家做做榜样!”

  陆弘点头:“那是当然。”

  张主任再拍陆弘的肩膀:“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去安排。”说完便去看吕男男:“明天升旗你就站主席台上,小姑娘啊,以后可要多多努力,不管家里有没有钱,自身优秀才是最重要的啊!”

  然后在某个星期一,吕男男便像是犯人似的站在升旗台上被全校师生“瞻仰”了一番。吕男男暗自在心里发誓:陆弘,我同你势不两立!

  你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吗?升旗结束之后班主任便通知他们班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现实案件侦查分析课程。这门课表现突出的话,对未来的去向是很有帮助的,比如上一届的一个男生,平时一声不吭的,但是在某个重大案件分析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比别人多分析出了十几种情况,而真相也恰恰就在这十几种中的一个,于是他便“土鸡变凤凰”,考上公务员之后面试部分出奇顺利,直接被某分局录取了。

  吕男男觉得以自己的推理能力,定然能超过这个师兄,所以去上这堂课的时候也是信心满满的,可是谁也没和她说过教他们的人是陆弘啊!

  两个相看两厌的人到了一起别提有多热闹了!吕男男除了自己捣乱之外,还强迫安一正陪着自己一起捣乱,不肯的话就威胁要打他,以至于后来陆弘上课最喜欢的说的话便是:“吕男男,你来分析一下。”然后就是:“你的推理太过偏颇,不过连犯人都想不到的事情你都想到了,分析得不错。”

  吕男男咬咬牙,这到底是夸人呢,还是夸人呢!

  安一正每次都在桌子下握住她的手:“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是故意给你难堪呢。”

  吕男男有些无语,安一正在知道她和陆弘的那些破事之后,便抓住一切发生的或者可能发生的机会挑拨她和陆弘的关系。当然,其实她和陆弘早已水火不容了,他只是让他们更加不容而已。

  陆弘除了在课堂上为难吕男男之外,私下里和她没有任何接触,不过即便是如此,吕男男也没能逃得过陆弘带来的厄运。

  关于那个黑色的星期天,还有吊在门口的女尸,吕男男觉得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再也不想回忆起来了,而她和陆弘也因为这个案子变得彻底水火不容。那天在雨里吕男男再次把陆弘给打了,发泄一般狠狠地打他,自始至终陆弘都没有动一下,任由她打,而吕男男一边打他,一边骂道:“要不是你,她也不会死!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血,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认识你。陆弘你真让我恶心,以后都不要让我看到你!”

  陆弘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而吕男男打他的结果就是:被学校开除了。

  真是冷笑三声。

  自此吕男男再也不相信什么正义了,她小时候的梦想就是长大之后当警察为人民服务,可是就在这么一个雨后的清晨,吕男男被警察队伍抛弃了。对此吕男男深呼吸一口气,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雨后的空气可真清新啊!

  安一正则对这件事表现得相当无所谓:“你做事这么冲动,即便以后当了警察迟早也是要被开除的,让这一天早些到来也好。”

  于是吕男男又把安一正打了一顿,这是她平生第二次打他。

  安一正难得地男子汉了一回:“这次看你心情不好,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下次你再打我你就真的变成猪。”

  吕男男心情平复之后有些苦恼地问他:“我被开除了,以后出去我就是高中毕业,我该怎么办?”

  安一正一拍大腿,难得地像个男人一样豪爽了一把:“这还不简单!出国啊!你英语那么好,去美国,去英国,去澳大利亚!”

  吕男男觉得和安一正说话随时都有脑供血不足的危险,先不说她高考英语只考了二十分,出国难道可以不花钱吗!

  安一正拍着吕男男的肩膀,眉飞色舞道:“我跟你说,虽然你认识我这么久,但其实你不了解我,我从小就有小股神的称号,别看我文不行、武不能,但是我数学一等一的好,你只管开个账号就行了。”

  于是安一正给她垫了本金,没一年时间,吕男男就出国了,念的是播音主持,晃晃荡荡四年才回国。然后才刚工作不到三个月,就碰到了这么狗血的事情。

  怎么说呢,真是撒狗血的缘分。

 

 

5

《良辰美警》  见到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警察抓贼朝天开枪都能不幸正好被击中,作为一个电视台工作人员,她决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可是偏偏开枪小警察的上司陆弘竟然是自己的旧识……这是一个警察与媒体人员不得不说的故事。

五更大雨  一个三思而不行的屌丝,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作者兼杂志图书编辑,长期在《飞言情》《桃之夭夭》上稿。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良辰美警   五更大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