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队长,写张欠条吧

2016-01-08 15:50 作者:五更大雨

受了枪伤之后,本来吕男男想让安一正来照顾自己,可偏偏事情就是这么巧,他出国公干了。

  第二章 队长,写张欠条吧

  【吕男男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总之你得写欠条!不写的话就现在给我一百万,还得在上面注明,在把钱还清之前你要不辞劳苦、毫无怨言地随叫随到。”】

  受了枪伤之后,本来吕男男想让安一正来照顾自己,可偏偏事情就是这么巧,他出国公干了。

  毕业之后,安一正并没有从事为人民服务的行业,而是选择了自主创业,有事没事还总飞去英国看望吕男男。看他总穿得人模狗样,连买奢侈品都不眨一下眼睛,吕男男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他,他可能是个有本事、有能耐的,可是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他能创业创得这么成功了,原来他根本就是一“富二代”!

  而且最让吕男男咬牙切齿的是,某天她好奇心起来去想要去查看一下自己的股票账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开过账户!什么小股神,这家伙估计连股票有几支都搞不清楚!

  换句话说,吕男男在不知不觉中欠下了巨债。

  幸好发现的时候她还在上大二,后来的学费都是自己努力打工挣回来的。不然想一想,安一正可真歹毒,假如她每年欠他三十多万,四年那就是一百多万,如此巨债,到时候她除了嫁给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想想就恶寒。

  不过即便如此,吕男男还是欠了安一正将近五十万。所以吕男男暗暗决定,不赔偿她一百万,这事儿绝对不能了。她也知道警队肯定不会给她这么多钱,她这是明明白白赖上陆弘了,要不是他,今天她也不能欠下如此巨债啊,所以对此吕男男很是心安理得。

  这之后,江文就待在吕男男的病房里再也没出去过,端茶递水别提有多殷勤了,恨不得连厕所都帮她上了,一脸期期艾艾地看着她:“姐,咱能便宜点不?”

  吕男男斜他一眼:“你以为这是菜市场买白菜呢?还能讨价还价?”

  江文苦着脸:“可是我没这么多钱啊。”

  吕男男懒得搭理他,他的唠叨能力和安一正简直有的一拼:“你没有没事儿,陆弘有就行了。”

  江文一脸正义:“你这是讹上我们队长了啊!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不?”

  吕男男朝他嘿嘿一笑:“我可不就是讹上他了,他要不是陆弘说不定我还不屑讹他呢,谁让你运气这么好,摊上这么个好领导。”

  江文愣住了:“你是为了我们队长才要这么多钱的?而我只是‘炮灰’?”

  吕男男点点头,赞赏地看了他一眼:“难得你今天出门带了脑子,还怪不容易的。”

  “为什么啊?我们队长可是大好人!连犯人都说他是好人!”

  吕男男嘴角抽了抽,霸气道:“不为什么,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江文忽然贱兮兮地笑了:“其实你是看我们队长长得帅,想勾搭我们队长,让他多来见你几次吧?可惜我们队长有女朋友了。”

  吕男男嘴角抽得都要僵硬了:“果然跟了陆弘之后自信心全部都爆棚了吗?”

  江文对吕男男的讽刺视而不见:“我看你就是看上我们队长了。”

  吕男男用自己那只完好无损的手指着桌上的杂志:“来来来,你把杂志拿起来看看封面。”

  江文将杂志拿起来随手翻了两页,是那种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妇科杂志,上面乱七八糟写着“无痛人流,三分钟做完即走,包干价228”,这还不是最耀眼的,最耀眼的是“包皮手术:一刀在手,天下我有”几个大字,吕男男颇有些得意地对江文说:“看见这封面人物了吗?我男朋友。”

  江文看了半天,说:“看来你们还真是缺钱缺到一定程度了,竟然连这种广告都接。”

  “滚,这家医院是我男朋友开的!”

  江文眼中立刻浮现出羡慕的神色来,正要说什么,便看到了墙上的影子,还有衣服的一角,下一刻陆弘便往前走了一步,对江文说:“江文,你先回去。”

  然后江文就像兔子一样跑走了。看着他的背影,吕男男嘴角抖了抖,自己又不吃人,怕什么啊!

  “麻雀”走了,病房里瞬间便安静下来,吕男男看到陆弘的目光在杂志封面上扫了扫,便猜到他刚才听到自己和江文说度话了,一时间脸上泛起潮红,不知道他听到她说自己就是讹上他之后是什么感想。不过管他呢,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想到此,吕男男故意恶狠狠地凶他:“一百万准备好了?”

  陆弘收回自己的目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倒了杯水才问她:“今天还疼不疼?”

  看着他那淡定的目光,吕男男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地用她那只完好无损的手拿起手机就艰难地拨了出去:“喂,张记,我……”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陆弘抽走了,吕男男抬头看他,挑挑眉不说话,暗自决定用气势压倒一切。果不其然,陆弘很快就提起话茬了:“先给你五十万,剩下的分期付款。”

  瞧这笃定的语气,仿佛料定了吕男男会答应似的,还分期付款,真拿她是发放贷款的了?

  吕男男暗自压下心中的悸动,这果然是要自己掏腰包的节奏了?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竟然也有她吕男男占陆弘便宜的一天,真想出去放鞭炮庆祝一下。无论心里有多么高兴,吕男男嘴上却很淡定:“分期怎么个分法?”

  “以后每个月还五千,当面给或者打卡由你决定。”

  吕男男有些纠结,她实在不想再见陆弘,可是这么大一个便宜她又不能不占,想来想去她不放心地问:“那你以后赖账了怎么办?毕竟你人品这么不好,我可不敢相信你。”

  吕男男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网上那句话的——男人的嘴,母猪的腿,没有可信的。而且她也实在不大相信陆弘的人品。

  陆弘也不反驳她:“是没你人品好,朝天开枪都能被打中。”

  吕男男愣了一下,终于明白陆弘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了,虽然他依旧是沉默寡言,但是说话明显犀利毒舌了许多,按说“高岭之花”不该是这种画风啊?不过此刻吕男男没空和他计较这些:“那还不是因为你射击手法太好,教出来的徒弟无人能比!”

  “一般一般,你们师兄妹的,没事多切磋切磋也不是坏事。”

  吕男男愣了一下,陆弘不说她几乎都要忘记自己还跟着他学过一段时间射击呢,她这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懒得和陆弘辩驳:“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就说假如你不还钱怎么办吧?”

  又扯上这个问题,陆弘的耐心用完,径自坐在沙发上开始看手里的文件了,漫不经心地说着:“你这么不放心的话,我就每天来医院让你看到我怎么样?”

  吕男男打了个哆嗦:“可别,天天看到你我怕折寿,你还是给我打个欠条,顺便在欠条上写上你要是不还钱就猪狗不如。”一边说着,吕男男一边跳下床用完好的那只手把他手里的东西夺走:“还得把你所有的银行卡号还有密码都告诉我,还有支付宝密码、微信支付密码、手机锁屏密码等各种密码都告诉我,还得给我配一把你家里的钥匙,方便我随时找到你。”

  陆弘抬眼看她:“江文难不成说的是真的,你看上我了?我那些密码可是只给未来老婆知道,不过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

  吕男男往后退了一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陆弘说:“而且你也别搞得跟我欠了你五百万似的,就算欠你五千万,我也不会跑。”

  吕男男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大哥,你这么盲目自信你领导知道吗?”

  陆弘上下打量了吕男男一眼,还没开口,吕男男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总之你得写欠条!不写的话就现在给我一百万。”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得在上面注明,如果我有任何后遗症你都要负全责,而且在把钱还清之前你要不辞劳苦、毫无怨言地随叫随到。”没办法,谁让她是债主,她想到此后就可以一雪前耻,就忍不住血液沸腾起来。

  虽然陆弘说话很刻薄,但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他最终还是拿出纸笔写下了欠条。除了没有那句猪狗不如之外,所有吕男男说过的话他都按照原话写上了。抱着欠条,吕男男嘴都笑歪了:哈哈,姐现在也是百万富翁了啊!

  美滋滋地把欠条看了一遍又一遍,又小心翼翼地收进口袋里,一抬头,看到陆弘竟然还在,愣了愣,吕男男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陆弘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吕男男:“你没事吧?”

  吕男男假咳一声:“怎么能没事?没看我这胳膊还绑着绷带呢?”

  陆弘毫不客气道:“我是指你的精神。”

  吕男男气歪了嘴:“你才神经病,你全家都神经病!”

  “精神头这么好,还有力气骂人,要不要再去鉴定一下伤口?”陆弘永远都知道怎么能够拿捏得住吕男男。

  吕男男变脸如翻书,倒在床上呻吟了两声:“哎哟,头疼,你们的子弹是带了生化细菌吧?我怎么浑身都不舒服?陆弘,你可得负责到底啊!”

  陆弘挑挑眉不说话,坐在那里拿起文件再次看起来。

  吕男男思来想去觉得不放心,便把欠条拿出来艰难地用手机拍了照,然后又拍了陆弘的照片,拍完之后便自顾自地翻弄着手机。看到照片上的陆弘紧绷着脸,好似谁欠他一百万似的,对此吕男男非常不满意,单手艰难地用美图秀秀把照片修了修,还不忘给他加上一对猫耳朵,PS一个大红唇,别提有多妩媚了,最重要的当然是要把他和欠条的照片PS在一起,然后发到朋友圈,还不忘提醒陆弘:“你去给我点个赞。”

  陆弘只见到吕男男自己在那里捣鼓了半天,加上她的微信之后才知道她在捣鼓什么。看到照片之后陆弘变了脸色,伸手就要去抢她的手机,幸好吕男男早有准备,把手机放进了被窝里,他抿着唇道:“把照片删了。”

  吕男男得意地朝他笑笑:“我偏不!你也不用怕,我微信没加高墨琪,我和她比咱们之间还互相看不顺眼。”想到当年陆弘是怎么对自己的,吕男男就各种不舒服,必须趁机报复啊。

  他二话不说就伸手进被窝去抢,两个人拉扯一番,吕男男一个不稳往后倒去,陆弘伸出胳膊去搂她的腰,然后两个人便莫名其妙地抱在了一起。这样也就算了,吕男男瞪大眼睛看着陆弘,怎么就亲上了!哎哟!

  接下来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开口说话,吕男男心里不耐,大叫一声,怒气冲冲朝他道:“你弄疼我了!我胳膊疼!”

  陆弘一愣,迅速退开身体,转身就往外走,吕男男大骂,这是什么反应?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这是什么反应了,还没过去一分钟呢,竟然进来了五位医生……

  折腾到最后,吕男男因为精力不济就睡了过去,连陆弘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本来吕男男只是想着除了要钱之外,让陆弘偶尔来给自己端茶倒水为难他一番便罢了,可谁知第二天正主便找上门了。高墨琪一身警服,笑容如沐春风,因为她个子高,穿在别人身上略显邋遢的衣服在她身上便看起来有一种特别飒爽的感觉。

  高墨琪对吕男男也并不陌生,本身也是个爽快人,便直接道:“我是今天才知道受伤的人竟然是你,听说之后就跟局长申请了一下过来照顾你,毕竟大家都是女生,照顾起来也比较方便。以后我每天都会过来,至于那些男的,来了也没用。”

  哟,听听,这才是说话的艺术,拐弯抹角地在告诉吕男男让她离陆弘远一些呢,可吕男男偏偏不如她的意:“你还是女生啊?”

  高墨琪愣了愣,吕男男又道:“你跟陆弘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是女生呢?”

  高墨琪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这种事就不拿出来讲了,你这几年都在忙些什么?我们都好久没见你了。”

  吕男男对这些试探性的问话表现得蔫蔫的:“只是你没见我而已,过年的时候陆弘还来我家呢,我妈特喜欢他,亲自给他做了饭呢,要不是碍于我爸,都想养他当小白脸了。”

  高墨琪明显很意外,后面那句话又让她嘴角抽了抽,但是她很快便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怎么不见伯父伯母来?”

  吕男男终于没忍住,白了她一眼:“你调查户口啊?”

  高墨琪抿着嘴笑了:“你和陆弘还挺像的,他也特讨厌外人问他家的事情。”

  三句话不离陆弘,没意思,吕男男不想搭理她了。

  可高墨琪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说来也奇怪,陆弘明明是很好相处的人,可你们两个就是处不好。他倒是和你爸关系挺好的,上次我去德国学习还特意给伯父带了一把军刀让陆弘带过去呢,听说……”

  吕男男对于这个丝毫没有眼力见儿的人已经彻底无语,干脆打断她:“什么军刀,在我家没见过呢。”

  “可能是伯父收藏起来了。”

  吕男男嘴角抽了又抽,真当是古董呢,还收藏?她拿起放在小桌子上的电话对高墨琪道:“你等下,我打个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便拨通了,吕男男毫不客气道:“你在哪里?”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吕男男直接道:“我胳膊疼,你快来,现在就来,记得给我买德林街上粉色猫盒子装的奶昔。”

  说完也不等那边说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高墨琪给她倒了一杯水,揶揄道:“是男朋友吧?”

  吕男男简单地回答:“仇人。”

  “你还和安一正在一起呢?”高墨琪仿佛丝毫感觉不到吕男男的冷淡,继续问道。

  吕男男这才终于露出了见到她以后的第一个笑容,回答的却是上一个问题:“我刚给陆弘打电话呢。”说完她毫不意外地在高墨琪脸上看到了惊愕。

  高墨琪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男男,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就行了,陆弘他忙,不用让他来。”

  “你买的我喝着不习惯,我就喜欢陆弘买的。”吕男男才不管高墨琪是什么表情,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恶毒女配”,可谁让对方是陆弘和高墨琪呢,她偏偏就看这一对璧人不顺眼。

  不出十五分钟,陆弘便到了,如果说高墨琪穿警服是英姿飒爽的话,那么陆弘穿的警服就像是贴身设计了,把他衬得更加俊逸,他手里还提着粉红色罐子装的奶昔,跟他整个人完全不搭调,却又莫名其妙地和谐。在他看到高墨琪的时候,眉头微蹙:“你怎么在这里?”

  “张局说以后让我来照顾男男。”

  陆弘愣了一下,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吕男男趁机火上浇油:“不是你自己申请要来照顾我的吗?”

  高墨琪脸色不变:“女生照顾女生方便一些。”

  陆弘没有说话,把奶昔递给吕男男,还不忘帮她插上吸管,吕男男吸了一口,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味道。以前陆弘给她当家教的时候,她最喜欢在还没上课之前给他打电话让他带奶昔到家里,陆弘每次都很不耐烦,最后却都带来了。喝着奶昔,吕男男故意恶心两个人道:“陆弘,你昨天还说要每天来照顾我呢,这就不算话了吗?”

  “算话。”陆弘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可是……”高墨琪还想阻止。

  陆弘道:“没事,我一个人忙得过来,你们科室不是要做档案归类吗?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

  看高墨琪还想开口,吕男男趁机继续恶心她道:“对对对,你不用来,让陆弘来就行了,我最喜欢吃他做的菜了,晚上还得让他回家给我做菜吃呢。”天地良心,陆弘做的菜绝对是天下最最最难吃的,吕男男永远都搞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把泡面放几棵青菜都做得那么难吃。

  高墨琪看着陆弘,陆弘却没有看她,而是对吕男男道:“别闹了。”

  吕男男一阵恶寒,这声音咋还隐隐透露着温柔呢?难道说陆弘根本不喜欢高墨琪,而且想趁此机会甩开她?想到此,吕男男一个鲤鱼打挺,身子调转一百八十度对高墨琪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墨琪姐,你可别生气,刚才我和陆弘说着玩呢,昨天我拍照他都不让,就怕让你看见,还说他想向你求婚来着。你们俩男的帅女的美,还是同事,别提有多相配了。”

  哼,陆弘想占她的便宜?没门!

  倒是陆弘,在听到吕男男的话之后抿着唇看了她半晌,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她手里的奶昔迅速抽走了,语气颇有些不高兴:“胡说什么呢。”

  吕男男恶狠狠地瞪着他,小人!她两只手都完好的时候还打不过他呢,这会儿趁着她只有一只手能动就欺负她!她伸出手在陆弘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然后笑着对高墨琪道:“你看,他还害羞呢。”

  陆弘做了一个要把奶昔丢垃圾篓的动作,成功地阻止了吕男男继续说下去,吕男男在心中大骂:小人,小人,小人!

  高墨琪看着两个人之间的小动作笑了一声,倒也大方,直接说回局里有事便走了。

  待到高墨琪一走,吕男男的恶女本质就露了出来,半跪在病床上张牙舞爪地朝陆弘而去:“把我的奶昔给我!”

  陆弘长得高,上身微微往后靠着,半是威胁道:“以后不准在高墨琪面前乱说话。”

  吕男男没想到自己还真猜对了,陆弘这厮和高墨琪之间果然有猫腻,她好奇地问道:“你俩都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对人家表示表示?她长得那么美,你再不抓紧人家可就跑了。”

  陆弘抿着唇看她:“不喝我真的扔了。”

  吕男男丝毫不受他的威胁,而是停止张牙舞爪,身子往后一靠,把自己丢进了软绵绵的靠枕里,半笑着对陆弘说:“陆弘,说真的,待我日后寻得良人,定要谢你当年不娶之恩啊!看高墨琪跟你在一起过得如此悲催,唉……”说罢她摇摇头,果然长得帅都是靠不住的。高墨琪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连承认她是他女朋友都不愿意,更别说结婚了,要是当年他答应了自己,那现在那个整日以泪洗面的人可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里,她看陆弘的目光又带了一层嫌弃。

  陆弘听了这话果然又变成了“黑面神”,不过他似乎永远都知道怎么拿捏吕男男的软肋,只见他不咸不淡地开口:“昨天我算了一下,每个月还给你五千,要八年才能还完,而且……”

  吕男男迅速打断他:“我不说了不说了,您长这么帅,还这么孔武有力,高墨琪哪儿能配得上您不是,您的择偶标准就应该是范冰冰那个级别的……”

  啪,她的奶昔终于如愿以偿被扔进了垃圾篓。

  让你嘴欠,自打嘴巴吧!

  陆弘看着一脸无语的吕男男笑了笑,然后说:“晚上想吃什么?给你煮泡面?”

  吕男男吓得就差掉下床去:“可别,我是病人,我得吃肉!有营养!”

  陆弘点点头:“那我给你炒肉。”

  这下吕男男真的掉下去了:“医院食堂就挺好吃,护士天天在楼道喊‘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我都想吃好久了。”

  陆弘揉了揉吕男男的脑袋:“难得有你想吃的东西,我和护士说这几天都让你吃食堂的小炒肉。”

  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吕男男被迫吃了小炒肉之后便看陆弘越来越不顺眼了,又不敢开口撵走他,她现在可是他的债主,把他撵走了,自己的“大金库”就没了!

  而陆弘就像是没意识到某人不时射过来的带着小箭头的眼神,自顾自地在翻看着桌子上的档案。终于,吕男男累了,决定出去转转,可明明是自己的病房,陆弘却像是主人一般,就连吕男男说自己要出去走走,这家伙都头也不抬的让她早去早回。吕男男无语,难道他听不出她语气中浓浓的“你走吧,你走吧”的意思吗?

  管他呢,她现在可是再也不想看他一眼了,等她回来的时候,他总该走了吧?

  下楼在医院的小广场坐了一会儿,翻了一会儿微博看笑话,正好看到某个女生在微博上说“哭晕在厕所”,男朋友劈腿,还是跟自己闺蜜在一起了,真是有够悲惨的!在吕男男还没感慨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碰到了比这个女生更悲惨的事情,而现实里哭晕在厕所的那个人竟然变成了自己。

  本来吕男男在呼吸了新鲜空气之后是准备回病房的,可是好死不死的,她半路想去个厕所,于是就听到了两个小护士之间的对话。

  “你听主任说了吗?那个枪伤送医院的女病人情况好像不太好。”

  “怎么会不太好,我今天还见到她了呢。”

  小护士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说:“现在医院的记者都盯着这件事呢,听说就算是好了以后也会变成残废。”

  另一个人惊呼一声:“不会吧,那女人看起来还很年轻呢。”

  “那谁知道,总之就是运气不好呗。”

  “走走走,生命这么美好,不要再说这些了。我觉得我可能熬不过实习期了,每天看这么多病人我自己都要吓死了。”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飘远,吕男男坐在马桶盖上看着自己受伤的手完全不能思考了,那个护士的声音她记得,上午的时候她还来查过房呢。

  残废?她吕男男会变成残废?她受伤醒来第一时间便问过医生,医生明明说过没事的,等伤口长好就可以出院的,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不可能,说的肯定不是她,可是还有其他人也和她一样是枪伤吗?又不是感冒,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两个人都中枪?

  叩叩叩。

  “小姐你没事吧?”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扣了扣厕所门关心地问道。

  吕男男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可是听了这种问话吕男男却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要她怎么说?有事,她要变成残废了?还是没事?可她明明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啊。

  外面呼喊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吕男男却自顾自地把自己蜷缩在马桶上,仿佛只有这里才是安全的,直到一道男声传入耳朵:“吕男男?”

  是陆弘,他不出现还好,听到他的声音吕男男就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大学开除,为什么会受伤,干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门外有急切的推门声,还有陆弘略带焦急的声音:“你先开门,有事可以和我说。”

  吕男男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越哭声音越大,简直像死了全家似的,直到陆弘“砰”的一声踹开了厕所隔间的门,便看到吕男男竟然……哭晕在了厕所。

  众人纷纷拿出手机准备录下这颇有纪念性的一刻,还有人小声说着:“快看快看,这可是真实版的哭晕在厕所,赶紧拍赶紧拍。”

  吕男男本来是怕这么多人看着太丢人才装晕,谁知道大家竟然这么没有爱心,就在她在心里画小圈圈的时候,陆弘开口了:“抱歉,大家让一下,我爱人得了绝症,如果有人侵犯她的名誉的话,我一定会追根到底的。”

  “绝症”二字可真是戳心,一口气没提上来,这下吕男男真的晕了,是被气晕的。

 

 

5

《良辰美警》  见到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警察抓贼朝天开枪都能不幸正好被击中,作为一个电视台工作人员,她决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可是偏偏开枪小警察的上司陆弘竟然是自己的旧识……这是一个警察与媒体人员不得不说的故事。

五更大雨  一个三思而不行的屌丝,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作者兼杂志图书编辑,长期在《飞言情》《桃之夭夭》上稿。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良辰美警   五更大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