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队长,亲一下吧

2016-01-08 15:51 作者:五更大雨

半夜,吕男男无论多么努力,都睡不着。

  第三章 队长,亲一下吧

  【吕男男心情愉快地道:“你要换内裤就早说啊,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开门让你拿……”她的话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仿佛被人生生切断了,为什么门外站了那么多人!】

  半夜,吕男男无论多么努力,都睡不着。

  第一是吓的,白天触摸尸骨的战栗她到现在还记得;另外一个关键因素是,她有睡前强迫症,一定要去厕所,可是这家宾馆的厕所不在房间里,而在楼道里,最最最重要的是,楼道没有灯。

  不出门不知道,吕男男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毛病真多,没有干净的床单、被罩睡不着,没有小熊睡不着,还偏偏怕黑!力气大也挡不住她怕黑啊!她连厕所都不敢去,如果让安一正知道了,会笑死她吧!

  可是,不去厕所似乎也很难受。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心理建设,她终于忍不住要去厕所了。

  开门,一步一步不知道是吓别人还是吓自己,总之吕男男汗毛都耸起来了,特别是从卫生间出来在走廊上迎面便碰上了什么东西!吕男男忘了自己学过的各种武术和搏击动作,下意识地就要尖叫,然后嘴巴便被人捂住了。

  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连环杀人凶手!

  连环!白天才接触到,晚上就要来杀人了吗?她要死了吗?

  “是我!”黑暗中有人低声开口,“手从我的脸上挪开!”

  吕男男愣了半晌,僵硬的身体慢慢缓和,小声问:“陆弘,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只有你能半夜来厕所?”

  吕男男有些恼怒:“你快把我吓死了你知道不!”

  “哦。”陆弘不以为然,“那我不吓你了,我走了。”

  吕男男拉住他的胳膊:“等下等下,既然大家这么有缘在这里碰到了,就要惜缘,我们一起走。”

  嘴里这么说着,吕男男却在不死心地想着陆弘房间里干净的床单、被罩和小熊,她故意和他搭话:“陆弘,你额头没事吧?”

  陆弘在黑暗中沉默着,似乎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就在吕男男耐不住准备再开口的时候,他发出了一种类似于冷哼的声音:“缝了七针。”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真不用您提醒了。

  吕男男假笑两声:“人们不都说伤疤是军人的荣誉嘛,你也和那个差不多意思吧。再说你这么帅,别说摔了额头,就是被泼了硫酸,照样有姑娘喜欢你。哎,我说,你走那么快干吗啊!”

  再然后吕男男撞到了陆弘的背上,吕男男捂着鼻子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绝对不会选择认识陆弘!

  而陆弘已经转过身子,黑暗中他的眸子微微泛着光亮,声音冷清:“吕男男,你……”

  吕男男抓住这个机会踮起脚往他唇上吻了一下,果不其然陆弘愣在了那里。吕男男二话不说绕过他就往前跑,毫不犹豫地跑进他的房间一口气完成锁门、关灯、把自己丢到床上的动作。

  心惊胆战地等了许久也没等到陆弘来敲门,吕男男琢磨着陆弘不知道又在想什么诡计,不知不觉间睡意来袭,一觉睡到了天明,然后在还没有睡醒的时候便听到有人敲门:“开门。”

  是陆弘的声音。

  吕男男对他的声音向来免疫,也不急着开门,只是翻了个身:“什么事?”

  “拿东西。”

  “什么东西?”

  外面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强硬了一些:“开门。”

  吕男男终于有些清醒了,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让陆弘这么不要脸的人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东西?跳下床,她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把他的箱子翻了一遍,很简单的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具,撇撇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陆弘在外面压低声音语带威胁地喊她的名字:“吕男男,快开门!”

  吕男男不耐烦地走到门口,然后一不小心瞥见了某人的内裤搭在椅子靠背上,她贱笑两声,对着门外说:“你要换内裤啊?”

  门外沉默了。

  吕男男心情愉快地道:“你要换内裤就早说啊,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开门让你拿,你应该早点……”她的话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仿佛被人生生切断了——啊啊啊啊啊!为什么门外站了那么多人!而且你们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陆弘黑面神似的站在那里,整就是恐怖狰狞的代名词,只听他咬牙切齿地道:“我来拿文件!”

  吕男男一把将内裤丢到他脸上:“你要的内裤!”说完迅速后退一步,把门啪的一声重重地锁住了。

  哎哟,陆弘,你可真是我的大大的扫把星,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为什么!

  片刻后,吕男男将陆弘所有的东西都丢进箱子里直接扔到门外,恨恨瞪着他道:“你的东西!”

  就是他,每次都害自己丢人!

  门外传来江文的声音:“陆队,你们俩没事儿吧?”

  这事儿是什么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

  陆弘瞥了他一眼,将内裤慢条斯理地塞进箱子里,仿佛放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东西:“你说呢?”

  江文吓得后退一步:“我什么都没说。”

  众人皆是一哄而散。

  吕男男觉得丢人,连早饭都没有吃,可是有些人却并没有忘记她。临着大家都去坐车的时候,小曼就站在楼道里大喊:“吕男男,来帮白姐搬东西!”

  她是白婷的女佣吗,为什么每次脏活累活都让她做?对此小曼的解释是:“你力气大,多干点,不然多浪费啊。”

  吕男男给她的逻辑点了个赞,二话不说,提着箱子就下楼。可是,这箱子里是装了石头吗?这重量可绝对不止五六十斤:“做女人就是麻烦,出个门都像是要搬家。”

  陆弘那扫把星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汉子吗?”

  吕男男扭头瞪他:“也没人总像你一样扫把星似的!”

  陆弘的目光从箱子上挪开,不咸不淡地道:“本来想帮你搬的,既然你不领情,那就算了。”说完便加快脚步轻快地下楼了。

  别啊,壮士!都是我错了还不行吗?

  一步一步将东西挪下去,吕男男觉得自己已经累瘫了,结果又听到小曼说:“别忘了还有我的行李哦。”

  吕男男望天,这可真不是一个愉快的上午啊!

  上午队伍很快便开到了丁卯村,现场比起图片有过而无不及,从走进院落开始便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

  刚开始现场勘查自然是不能让电视台这边的人进去的,即便他们可以跟随拍摄,但是案情进度除非等到案情明朗,否则是不会透露的,更不允许破坏现场。

  吕男男钻到最前排探着头往里面看了看,然后便对上了陆弘没有情绪的眼睛,吓得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嘴里嘟囔着“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有空盯着我,他对我绝对是真爱”。

  另一面,她也没闲着,偷偷又打量了几下现场指挥,便去了村口。村口坐着三三两两的老人,年轻人一个都看不到,吕男男走过去和他们唠嗑:“大爷大娘,怎么天这么热还坐在外面?”

  其中一个牙都掉光了的大爷说:“坐在家里也整天不见个人,还不如出来和这些老货们说说话。”

  吕男男听着这漏风的声音抖了抖:“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吗?”

  “年轻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们这些老货了。”

  又有个老奶奶接话道:“那可不是,小时候老师总让我们写作文,以后梦想当什么家什么家,现在可好了,终于当上老人家了。”

  众人哄然大笑,吕男男也笑起来,这些老头子老太太说话可真好玩。她蹲在地上拔了一棵狗尾巴草,貌似随意地问他们:“平时你们有什么趣事儿不?”其实脑子高速旋转着,琢磨该怎么开口问那间废弃的宅子里面的事情。

  “趣事儿那都是外头人带来的,我们哪里有什么趣事。”其中一个摆了摆手说。

  吕男男咬了下狗尾巴草:“外人?什么趣事啊?”

  “前一段时间有人来收牛,花了钱买了之后自己在村里租了个屋子直接就杀了,也不运走卖,把牛砍成一块一块的,后来再去找他,人就找不到了。”

  吕男男听了这话就琢磨着这事儿还是要和陆弘说一下,忍不住又问:“是屠户吧?过年的时候不是总有宰猪杀羊的人上门来杀么?”

  “这可不一样,这人买了牛羊杀了之后只剔骨,肉埋在地里也不吃,就让生虫!”

  吕男男恶寒了一把,这可不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吗?

  “那这人有什么特征?你们认识吗?”

  大爷不说话了,问吕男男:“你是警察吗?”

  吕男男摇摇头:“为什么这么问?”

  “昨天警察刚来问过一遍这个问题。”

  吕男男好奇地问:“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也没什么样,这人有点傻,每年都来收牛,不过今年最奇怪,竟然杀了不带走。”

  果然是认识的?看来不可能是连环杀人凶手,这种人一般都很注意个人行为,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们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吗?”

  “每年都来,只知道叫志强,大家都喊他傻子强,听说是凤村的,你们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昨天已经和警察说过一遍了。”

  吕男男默默记下了地名,便听到有人问:“姑娘,你们来这么多人做什么呢?”

  吕男男指了指自己的工作证:“我们是电视台的,来拍一些风土人情。”

  其实她的本意是不想吓他们,想他们都一把年纪了,知道连环杀手在自己家门口呆过,万一有个心脏病什么的可就麻烦了。结果她这话音才落,眼前的一群老头子老太太就争相开始斗嘴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上电视了?”

  “我要第一个上电视。”

  “你放屁,我才是村长,你让开。”

  “你这么丑别吓到人家城里人。”

  吕男男无语地看着这群人,因为这么个小事也能全员参加“战斗”,要是把精力用在别的地方,说不定早就发财致富了。

  其结果就是其中两个人竟然推搡了起来,虽然开玩笑的性质大一些,但是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特别是白婷,在听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当场就对吕男男怒道:“吕男男你在这里胡说什么?谁让你散布谣言的?”

  吕男男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于白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当面为难,她也恼了,想干脆撂挑子不干了。可她还没说话呢,陆弘那扫把星又开始打圆场了:“行了,再闹你们以后都别跟着了。”

  白婷恨恨地看了吕男男一眼转身就走,吕男男又恨恨地看了陆弘一眼,扫把星!大扫把星!

  就在她要走的时候,陆弘握住她的手腕,沉着脸问:“怎么,我给你解围也错了?”

  “要不是你,他们能看我这么不顺眼吗?!说白了还是你的错!”

  “哦,你吃饭被噎到是我的错,喝水被呛到是我的错,现在跟同事关系不好也是我的错了?可别忘了当初是你求着我,非要跟着来拍的!爱拍不拍,不拍赶紧走!”陆弘看着吕男男一脸厌弃的表情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吕男男想打人,非常想打人。原本陆弘已经走了,但是吕男男还是跟了上去把打听到的事情和陆弘说了一遍,工作和私怨她还是能分开的,说完之后她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这肯定不是凶手,而且他埋下去的肉也要全部检验一遍DNA,说不定哪块就是……”那两个字她说不出口。

  就在她以为会被陆弘鄙视一番的时候,陆弘竟然破天荒地开口了:“这个消息你可以分给你们台里去拍一下。”

  吕男男懂了,也就是说这些外在因素和案子的关系并不很大。

  白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对吕男男不阴不阳地说了几句话,然后便笑眯眯地去采访那些老人了。吕男男无语,这女人还真是……比陆弘还难伺候!

  一整天的时间,车队走访了三个村子,看了三个现场,每一个现场都和第一个一样,不同的是后面两个现场并没有把动物身上的肉埋入地下。每到一个地方,吕男男腿脚比陆弘队里的人都勤快,几乎是每家每户都去做调查了,等到最后一户的时候,陆弘将她拎了出来,黑着脸警告她:“你再干扰我们破案我就让他们把你送走。”

  吕男男无语,不耻下问:“我怎么干扰你们了?”

  “第一,这里你人生地不熟就,随意跑到别人家里,如果其中某一个真的是凶手你怎么办?第二,你跑得比我们这边的人还快,没有人有耐心回答同一个问题三遍。所以,要不你离开,要不你和别人组队一起,你选?”

  “其实你是爱我爱到无法自拔,怕我出事,所以才一定要我和你们队里的人一起的吧?”吕男男故意恶心陆弘,不过她确实跑得太野了一些。

  陆弘的表情就如吃了苍蝇一般,他后退了一大步,说了一句话:“你想得太多了。”

  吕男男干笑两声:“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这三个命案现场都有一条蓝丝带?”

  “这不叫命案现场,叫屠宰现场。”陆弘纠正。

  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难道神探都是这样不按常理出牌,完美地避开所有重要线索的吗?

  在吕男男正无语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时候,陆弘又开口了:“说丝带的事情。”

  吕男男点点头:“一般来说屠户在宰杀动物之前都会绑红丝带,这几乎是这个行业不成文的规定。因为传说有一个屠户因杀戮太多动物身上聚集了一些动物怨气,最后祸及家人,最后来了一个道士给了他一条带有符文的红丝带,让他每次宰杀动物之前都绑在刀上,后来果然有好转,红丝带就这么流传了下来,蓝丝带是绝对没有的。找到这个屠户一定要问他为什么要用蓝丝带,我觉得这是关键,因为说不定他就是上一起案子的凶手。”

  陆弘的眼神就像是机关枪一般把吕男男上下扫视了一番,嘴里依旧没什么好话:“看不出脑子竟然还有好用的时候。”

  吕男男恨不得瞪出眼珠子给他看,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是在帮你!”

  “倒忙就不用帮了,因为这个屠户只是在模仿。”

  模仿?吕男男怀疑这话的真实性,他都还没见到对方呢就这么肯定,这话虚头太多。正在她要发问的时候,陆弘又开口了:“不过你说的蓝丝带确实有用,虽然我已经知道了。”

  ……能不要这么打击人吗?

  “知道这个屠户为什么不是凶手吗?”

  吕男男愣了一下,没想到陆弘竟然愿意和自己讨论案情,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为什么?”

  陆弘点点头:“不知道就对了。”

  然后……竟然抬脚走了!这都什么人啊!

  当晚他们赶到小镇的公安局的时候,众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摄制组只去了两个人,连白婷都不愿意再跑了,于是只有摄像大哥和吕男男勇猛地冲去了前线。

  屠户傻子强早就被带来调查了,连摄像大哥都在打哈欠,吕男男却没有丝毫困意,只透过玻璃听审讯室里面的对话。

  “为什么宰杀牛之后不带走肉?”

  傻子强的笑都显得很傻:“因为要学习。”

  “学习什么?”

  “怎么把骨头剔得更干净。”

  吕男男听到这里差点没吐出来,陆弘之前问她想不想知道怎么把有血肉的身体变成骨头,现在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为什么要学习?”

  “手法好,技术好,老师好。”

  “哪个老师?”

  傻子强摇摇头:“不认识。”

  “你从哪里认识的?”

  “视频里。”

  “什么视频?哪里来的视频?”

  傻子强摇头:“不知道,就有了,手机里。”

  “自己下载的?”

  “什么是下载?”

  “有用你的手机时间较长的陌生人没有?”

  傻子强不说话了,只低着头玩自己的手。

  吕男男看不出傻子强是不是真的傻,但是从他的举止来看,也能看出他和正常人绝对不一样,他的表现更像个小孩子,却又不是心志不健全之人,应该是小时候头部受过创伤。

  “喜欢宰杀动物吗?”

  傻子强弱弱地抬头看了一眼陆弘:“喜欢。”

  陆弘点点头:“你所在的屠宰场没有办理检疫证,你们现在的行为属于私宰牛羊,无证肉品是不允许在市场上流通的,你们现在的行为已经违法。”

  傻子强果然紧张了。

  陆弘重复之前的问题:“你的手机被谁拿走过?”

  “城东,爱梯电脑,下片。”

  ……竟然是去下片的时候下的这个东西,也是神奇,这是无意间破获了一宗淫秽传播案吗?可真有够幸运的。

  陆弘问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信什么教?”

  傻子强反问:“什么教?”

  吕男男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现场留下的香灰,而且这个傻子强衣着干净,明显是刚刚收拾过,又不可能是提前知道要来警察局才收拾得这么妥当,可见平时便是如此,可是这和他的职业还有本人性格太不匹配。她倒是听说过有些屠户在宰杀牛羊之前会焚香沐浴祷告,但是这显然不是傻子强会做出来的事情。陆弘之前说过他只是在模仿,当时她还不信,现在再看,对陆弘生出了一种陌生的情绪,简单地来说就是一直被她看不入眼的人竟然真的有两把刷子,这可真是一件伤心事。

  陆弘走出来简单的交代:“他不是凶手,去查一下那个爱梯电脑。”末了又隔着窗户点了点傻子强,加上一句:“这个人,也要重点关注。”

  吕男男倒是理解陆弘的这种做法,对于傻子强这种心理不健全的人,如果被人引导的话,很有可能会走上不归路。

  陆弘还在一旁和几个人讨论,吕男男跟着傻子强走出走廊拐个弯下了一楼,她歪着头看傻乎乎的傻子强:“你是傻子吗?”

  “我不是。”傻子强朝着她憨憨地笑了一下。

  “你不是吗?”

  “别人都说我是。”

  “那你就是了。”

  “我不是。”

  “那你到底是还是不是?”

  “我不知道。”

  吕男男走回去碰到陆弘,便拉着他吐槽:“你是神算,这个人绝对不是凶手,他就是个傻的。”

  陆弘嫌弃地用手拍开吕男男拉着他胳膊的手:“这叫正常推理,你不懂。”

  ……还能愉快地聊天吗?

  陆弘拿了一次性杯子去接水:“我让江文送你回去。”说着递给她一杯水皱着眉头道:“本来就不好看,嘴巴还这么干,回去好好洗个脸。”

  吕男男对陆弘的讽刺早已习惯成自然:“我不走,我要看看那个爱梯电脑的人搞什么花样。”

  陆弘不耐,喊了人来,直接甩过来两个字:“清场。”

  于是吕男男和摄像大哥直接被丢了出去,吕男男站在大门口看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气得翻白眼,说好的人民警察为人民呢?!

  回到宾馆,吕男男洗漱一番,一身轻松躺在床上再也不愿意动一下。这个宾馆比之前住得好,最起码有独立卫生间。她和赵璐一个房间,赵璐询问了她去警局的事情,吕男男便把事情讲了一遍,赵璐在那里开玩笑道:“这人还玩高科技、高智商犯罪?简直跟演美剧似的。”

  吕男男叹口气:“凶手这么大费周章,我感觉就算是抓到放视频的人也不是真凶。”

  赵璐换了个台,正好演到《非诚勿扰》,和吕男男说了几句便没有兴趣,专心去看节目了。吕男男用手机搜了一下蓝丝带和屠户等关键字,什么都没找到,脑子里胡乱想着今天拜访的人家细节,最后什么也没想出来便陷入了沉睡,跑了一天确实累了。

  梦里吕男男不断地梦到这两天的现场,最后看到一副骷髅架子坐了起来,吓得她也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一看窗外,竟然已经天明,想到爱梯电脑的时候,吕男男再也睡不着,干脆起床洗漱了一番去吃饭。

  谁知竟然这么巧,正好在食堂碰到了陆弘一群人,江文招呼着她坐下:“姐,来坐这里。”

  吕男男拿了自助餐在江文拉好的椅子上坐下来,开口便问:“爱梯电脑那个怎么说了?”

  江文正要说,便见陆弘看了他一眼,生生把话咽了下去:“没查出什么。”

  吕男男当然看到了陆弘和江文之间的“眉目传情”,恨恨地用筷子捣着碗,就像是捣着陆弘似的,正怨愤地看着他呢,便见陆弘看了过来,吕男男撇开眼,用动作告诉他,她很不想搭理他!

  不过为了工作需要,最后吕男男还是小尾巴似的跟在陆弘身后:“你为什么就是不想让我知道?”

  “机密。”陆弘想要让她退出这个行动,但是看着吕男男一脸坚定的表情又开不了口,于是他说,“你们可以跟拍,可以猜测,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案情。”

  吕男男略微思考一下便答应了,陆弘这个要求很合理,事实上他们也是没有资格过问案情的,不过吕男男不是很相信陆弘的人品:“你不会在背后搞破坏吧?”

  换来的是陆弘的白眼,显然陆弘觉得她是白痴,不过吕男男还是很高兴:“等我转正了让我男朋友请你吃大餐。”

  陆弘黑了脸,轻嗤一声,直接抬脚走人,吕男男跟上去:“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陆弘依旧不理人,吕男男还在叽叽喳喳,便见陆弘忽然停下来,吕男男不防备肩膀撞了他一下,便见陆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们车上没位置了。”

  ……她有说她要坐他们队里的车吗?虽然她是这么打算的。

  看着离开的车队,吕男男龇了龇牙,稀罕!

 

 

5

《良辰美警》  见到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警察抓贼朝天开枪都能不幸正好被击中,作为一个电视台工作人员,她决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可是偏偏开枪小警察的上司陆弘竟然是自己的旧识……这是一个警察与媒体人员不得不说的故事。

五更大雨  一个三思而不行的屌丝,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作者兼杂志图书编辑,长期在《飞言情》《桃之夭夭》上稿。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良辰美警   五更大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