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可懂郎亦坏人心

2016-01-08 15:51 作者:韩八荒

段苑卿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表示明白。

  “这是最好的机会!”

  韩彻告诉段苑卿,让林纾成为自己的女人,摆脱光棍的命运就在此一举。

  段苑卿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表示明白。

  不过他好歹知道兵部尚书家的小姐不是省油的灯。送洞房那天,她掀飞了他们的龙凤床,把宝宝扔得七荤八素,这些都明确地显示出这个女人不好惹,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准备了足够的道具。

  就在今天晚上!

  一定要将生米煮成熟饭!!

  具体行动如下:

  先在林小姐吃的斋饭里面放上点小秘药,然后对着林小姐的房间吹迷魂烟。韩彻表示林小姐力大无穷,不用迷烟可不行。

  ……

  一个损友能害死人。

  当然,当时的段苑卿是不知道的,他只看到了春天的希望。

  一切准备都做好的段苑卿捂着脸得意扬扬。

  娘子你等着为夫!

  为夫一定要叫你终生难忘这场浪漫!

  夕阳渐渐下沉,夜幕渐渐地降临。

  段苑卿从藏身的佛像后面悄悄地溜了出来。一整天对着礼佛的声音, 他差点崩溃。忍了又忍,终于等到禅房的师太尼姑都用膳去了,段苑卿才火速地溜出大殿,悄悄地躲在了青云庵最大的那间厢房里。

  猜得果然没错,丰盛的斋饭已经准备好。段苑卿迅速将准备好的道具用上,然后悄悄地躲在了屏风后面。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段苑卿在空气里闻到女子身上清淡的青莲香气,他陶醉得双手紧握在胸前望天。新婚那天,场面太过于混乱他没有看清楚他家娘子的面容,但是那天他娘子看到蛇惊慌的模样让他觉得,这个女子想必还是有胆小需要保护的一面的。现在闻到脂粉香味,更加让他肯定了自己娶回家的娘子脱去将门虎女的外衣之后想必是温婉可人。

  段苑卿虽然个性绵软,身体病弱,但是骨子里却和一般的传统男子一样,喜欢温婉可人的女子,对方若是娇滴滴一句“段郎”,他能幸福得上天去。

  隔着屏风能够看到坐在桌前的女子那纤细的身段。托佛门清净的福, 礼佛的人不管身份多高,都不会携带很多仆人。段苑卿看到几个丫鬟婆子用银针试过饭菜,然后每样亲自尝过之后,才换了一双牙筷,给林纾布菜。

  段苑卿没想到林纾阵势如此之大,竟然谨慎到了需要丫鬟亲尝的地步。不过想了想他又抿起唇软软地笑了,谁会想到他是把药物下在了熏香里呢?

  端坐在桌前的人等菜布好了,挥了挥手,于是丫鬟婆子们恭谨地退了出去,然后她开始用膳。

  段苑卿在屏风后面深深地陶醉着。林纾吃饭的样子非常文雅动人,尊贵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纵使他隔着屏风看不清人的长相,但是那天生的良好教养还是从她的动作里展露无遗。

  慢慢地,似乎觉得房间有些闷热,对方脱了一件衣服,里面的衣服依旧裹得严严实实的,完全不是小姐们轻薄的罗裳。可是段苑卿却有种口干舌燥的急迫。

  对方继续不紧不慢地动筷子,宝宝在他怀里不安分地蹭。

  娘子……

  段苑卿抱着屏风的身子开始抽风似的轻轻地抖。他竟然忘记了——熏香这玩意儿既然是满室扩散的,那么他身在这屋子里,自然也会闻到这香味,自然也……

  段苑卿弓着身子,难耐地扭了扭,眼睛望着屏风外面娘子的身影几乎要喷出火来。

  对方似乎察觉出了某些异样,端坐在桌子前的身子开始动了。她站起来走到离屏风不远处的银盆旁边,打算撩水净净脸降温。

  段苑卿从屏风的缝隙里只能看到对方纤长的睫毛,满是红晕的脸颊和紧紧抿起的唇,划出美好的弧度。

  对方像是有些烦恼似的,甩了甩头,黑色的发丝带着银色的水珠,飞散开来。

  是时候了!

  好紧张……

  段苑卿伸出手去,又缩了回来……韩彻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不要客气地上前去,抱住她然后给她一个火辣辣的吻!然后把你家传给媳妇的珍贵的传家宝霸道地套她身上……然后……邪魅狂狷地来一句:‘娘子你是我的人了!’”

  可惜,这些都还没有说出口,他沉重的呼吸声就已经引起了猎物的注意。

  “谁?”一声冰冷的低喝声响起,接着一道银光闪电般袭来。屏风应声而破,段苑卿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影。

  昏黄的烛火下,戴着半边面具的女子冰冷的面孔带着强烈的肃杀之气,不带感情地看着他。没有时间去想为啥他娘子要戴着面具这个问题, 段苑卿脑子里“轰”的一声……

  完了!被发现了!

  呃……要继续吗?

  不继续——老婆没有了!二十年单身,终于在今天晚上……要变成二十一年。

  干!

  拼了!!

  段苑卿咬咬牙,闪电般地出手,绕过那把银色的软剑,一只手毫不客气地袭上了对方的……胸。

  呃……

  好软哪。那种电流划过指尖直达心脏的软,让段苑卿的脑袋出现了瞬间的失神。

  韩彻说什么来着?这个时候要温柔,然后上前抱住,说些体己的话,然后……然后该怎么来着?好紧张……对方提着剑,他一只手摸在对方……胸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身子飞出去两米,在地上滑行半米摔得七荤八素的时候,段苑卿还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做。摔出去之后,段苑卿委屈了,好疼!他抬起头试图说服他家娘子:“林纾你太过分了啊!为夫都过来接你回家了……你竟然还这么大力摔为夫!”

  对方闻言似乎很惊讶,皱眉想了想,挑眉冷冷地问:“你是段太傅独子段苑卿?”

  段苑卿揉着腰从地上爬起来试图再次靠近,一个猛子扑抱住人家的腰:“正是为夫……啊……”

  再次被惨兮兮地摔出去。

  段苑卿这次是真的怒了,手一挥,宝宝从腰间急速射出,从空中直扑林纾。对方似乎早有准备,一转身,一掌劈向了宝宝的头。墨绿色的宝宝连挣扎都来不及,从空中直直地落下。

  呜呜……可怜的宝宝……

  段苑卿的心在滴血,可是却没有丝毫犹豫地一扬手,一包粉末趁机撒出。“林纾”一抖衣袍,粉末被扇飞。说时迟那时快,段苑卿一击不成, 飞身扑出,终于……

  正中红心地将人扑倒。

  如愿以偿地抱住了娘子的纤腰,段苑卿委屈地趴在娘子的胸口:“娘子,咱们能不这样吗?都成亲了,你还要躲我到几时?”

  对方不耐烦地开口,段苑卿及时吻住了对方的唇,带着一种决绝的勇气。

  说实话,他的技术真的……烂得可以,牙齿碰到牙齿生疼。对方痛苦地闷哼一声,段苑卿怯怯地放开对方,眨巴着眼睛关心地看着她:“娘子?你没事吧?”

  对方似乎很平静,冰冷的眼神里带着淡淡的狠戾:“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

  如果她没有猜错,刚刚眼前的男人乘着那一吻给她喂下了一颗圆圆的药丸。

  段苑卿深情款款地握住了对方的手,不好意思地低头解释:“娘子你太勇猛了,为夫实在不禁摔……我……给你服了软筋散……”

  对方漆黑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段苑卿,段苑卿被看得颇不好意思, 羞涩地低了低头,然后跪坐起来,把人心满意足地抱在了怀里,然后软言好语地劝:“娘子,为夫也是逼不得已,你将门出身,打定主意不见为夫,为夫也没有办法,只能靠着今晚……”

  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似的,段苑卿脸红了,局促地别开眼睛, 不敢看咬牙躺在他怀里的女子,只默默地手上发力抱起女子,往内室的榻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亲吻对方未戴面具的半边脸:“娘子,明日起来, 为夫定然去府上赔罪。咱们不闹了成吗?为夫以后保证,夜里……定多伴在你身边,而不陪着宝宝好吗?”

  他咬咬牙,不忍地看了瘫软在地上还没有醒来的墨绿蛇一眼,再看看他家娘子的脸决定,以后有娘子了,睡可不能和宝宝一起了……

  “你确定给我吃的是软筋散吗?”对方原本半闭着眼睛,表情淡漠, 可是在身子被轻轻放在榻上的时候,突然睁开眼睛开了口。

  啊?段苑卿不解地看着她。

  对方有点不耐烦地重复:“看看你是不是给我吃错了药!”女子原本只是有点红晕的脸现在开始变得充血,眼神也突然凌厉了起来,火热的娇躯散发着肃杀之气。段苑卿在那样的气势下打了个冷战,不敢违抗娘子的命令,赶紧翻翻随身携带的药囊。

  软筋散、迷魂香、夜烟、金刚丸……咦……金刚丸呢?

  段苑卿抖了抖药囊,没有;扒开袖子,没有;不死心地扯开衣襟翻找起来,还是没有!偏偏那颗软筋散还在……那么……

  段苑卿的眼珠子慢慢转过来。

  他哭丧着脸,惊慌失措地看着他家娘子:“娘子……”

  对方闭上了眼睛,忍耐地喘了口气,只觉得浑身酥软脑子发昏,却分外亢奋,心里气愤得恨不得宰了眼前的男人。凝聚内力于掌上,正打算将冒犯自己的人一掌毙命,却发现对方眼角晶莹,正委屈且担忧地看着她。

  对方慢慢地从怀里摸出一个玉佩,轻轻地给她戴上:“娘子,这是我段家只给媳妇的传家宝。娘死了之后,我保管着,以后它就归你了。”

  段公子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子甜蜜,红着脸羞答答地将女子揽住。这是他第一次抱住女子火热的身子,整个人轻飘飘的,都不敢直视身下的人,全然不知道身下那人看着玉佩脸色大变。

  莹白的美玉上,是一匹鬃毛飘飞的雄狼。

  身下的人深吸了口气,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似的,抬头看向上方的段公子。

  段公子生得很好看,倾国倾城更胜女子。就是个性二了点,然后养着剧毒的宠物,女子见了才避着走,但是他的长相却是无数小姐的春闺梦里人,所谓可远观不可亵玩。

  如今他这羞涩的模样在身下人看来,分外诱惑。

  “你今晚想做我相公?”对方直奔主题,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紧紧地锁住了段公子。段公子愣愣点头,他就是奔着这个生米煮成熟饭的目的来的呀。

  药性似乎已经极力发挥,两个人紧贴在一起的部位变得分外火热,段公子尴尬地挪了挪身子,他……似乎有了惊人的身体反应。

  对心爱的人动情,是一种礼貌。

  显然对方感受到了他的礼貌。

  挑了挑眉,那人轻笑一声:“本宫已经七年不曾有过相公,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本宫?

  段公子迷迷糊糊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恍惚中,只好轻轻应了一声:“嗯!”

  对方勾了勾嘴角。

  一夜被翻红浪。

 

 

6

《萌驸当“嫁”》  段公子有三宝:长得美、会卖萌、家世好,却偏偏问津之人寥寥,好不容易老爹豁出老脸给他讨了一房媳妇,新娘子却在洞房花烛夜被他的“萌宠”吓得落荒而逃。谁说娘子和萌宠不可得兼?

韩八荒  又名玛门,《桃之夭夭》杂志写手、编辑。作品风格轻松有趣,喜欢写历经重重困难然后在一起的暖爱言情,因为觉得如果最后能在一起,晚点无所谓。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萌驸当“嫁”   韩八荒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