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枕戈待旦等敌至

2016-01-08 15:51 作者:韩八荒

突然,一阵风被迅速带起。空气里散发出淡淡的青莲香气。

  段公子脑子里一片空白,却记得把墨绿蛇用力往后扔了出去。

  突然,一阵风被迅速带起。空气里散发出淡淡的青莲香气。

  什么时候被护在怀里的段公子不知道,只知道当那股青莲香味在自己鼻尖扩散的时候,浓重的血腥味和一声惨叫扑面而来,然后段公子就看到一个白衣人飞快地隔开杀手,并开始了屠杀。

  是的,屠杀。

  来的人似乎武功分外好,对付一群黑衣刺客绰绰有余,就算是段公子这样不懂武功的人,也觉得他身法华丽如鹏翔的凤凰,剑光四射,将他紧紧护住。

  刺客的武功并不低,第一招被偷袭失去一个伙伴之后,剩下的几个刺客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开始迅速动了起来,明显是在结阵。

  白衣人谨慎地退后了几步,横剑在胸前,另一只手原本是扣在段公子手腕上的,此时突然就放开,然后低声对他说:“你快走!”

  对方的手冰冷,段苑卿却感觉这手从自己手腕上一离开,自己却感觉更森冷了。

  段公子呜咽着打了个哆嗦:“我不走!”

  白衣人怒,一剑指向重新缠绕在段公子手上的墨绿蛇:“你不走,它就死!”

  段公子转身就跑。

  风从耳边呼呼刮过,远处偶尔传来一声声可怕的惨叫,不断地刺激着段公子的神经。他拼命地奔跑,却觉得这个林子格外的大,秋日的风将落叶刮得唰唰作响,喉咙干渴得要冒烟了,却不敢做丝毫的停留。

  可惜……

  段公子忘记了自己是个路痴。

  当他跑得感觉自己都要看不清前方东西的时候,他绝望且惊恐地发现,他又看到了浴血的白衣人和另外一个蒙面人,还有一地的尸体。

  段公子又惊又怕,直挺挺地就要晕过去。

  昏倒之前,段公子用最后的力气大喊了一声:“小心身后!”然后软软地倒了下去。

  一个被砍倒的蒙面人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朝着两人撒出一把毒粉。白衣人听了段公子的呐喊回头,顿时被撒了一脸,咬牙切齿地骂倒在地上的人:“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段公子昏迷在地,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从小体弱多病差点活不下来, 死马当活马医泡过各种药,甚至于巫蛊毒虫,自然不畏惧这样的毒粉。但是那白衣人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一阵头晕眼花后他强打精神,应付黑衣蒙面人,不过原本那剩下的两人已经油尽灯枯。他们见杀敌不成,对方也不见很强烈的中毒迹象,顿时咬破牙齿内的毒药自尽。

  白衣人见状松了口气。

  他抓着段公子的手坐了下去,靠着树喘了口气,再从怀里摸出个药瓶,倒了几颗丸子囫囵吞了下去,然后勉强撑起身子来,用剑尖挑开了杀手们的面纱和衣服。

  蒙面人武功并不算高,动手的时候看起来也十分不专业,可偏生挑开面纱衣物之后,身上无任何标识,就连脸也是顶顶普通的。

  是什么人要来追杀段公子?如果是追杀,为何要如此草率?派一群草包过来,他们当是草台班子暗杀队吗?这简直就是对大齐未来驸马的绝顶藐视!

  白衣人兀自生了一会儿闷气,然后看着段公子苍白的脸色发起呆来。而大兔子似的段公子,在青莲香气的怀里,人事不知。

  段公子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掌灯时分。他迷迷糊糊的,只觉得似乎是躺在床上,身下的被子十分香软,连空气都显得暖呼呼的,不由得十分舒坦地伸了个懒腰。

  懒腰伸完,意识慢慢回笼之后,段公子瞬间就惊恐了。他不是在去林纾家的路上,遇到蒙面刺客被刺杀了吗?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揉揉眼睛, 他发现身下的被单上绣着鹏翔的凤凰,绣工精致,栩栩如生,再一抬头, 发现床幔帘子,无一不绣着龙凤,绣工精致,温暖生香。

  绣龙团凤,这,必须是皇宫。

  这一惊非同小可。段公子一骨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这厢刚发出点声响,外面的侍女立马就挑帘子进来了,立在床幔外小心地问:“段公子醒来了吗?可要奴婢伺候更衣洗漱?”

  虽然这么问,但是对方似乎吃准了他一定会起床一样,拍了拍手,立马窸窸窣窣地进来了一群宫女。

  隔着帘子都能听到捧着盆的、衣服的、帕子杯盘的,十来个人迅速稳妥地在外间站着等候。

  段公子一掀床幔,看了一眼伺候的大侍女:“我自己来……”

  他因为从小养蛇为宠,故而少有侍女敢近身,穿衣束发素来都是他自己打点。

  对方微笑了一下,从外间的屏风上拿来段公子的衣物,含笑递给段公子。段公子背过身去,一件件穿戴着。突然脚背一凉,就看见一条墨绿蛇懒洋洋地滑过来,打算顺着他的脚往上爬。

  段公子正穿着衣服呢,看着它进退两难:拨开吧,怕吓到别人;拿着吧,又不能穿衣服。他犹豫了一会儿,打算低头把宝宝给捡起来。

  “公子,让奴婢来吧。”那个捧着衣服的大侍女似乎看出了他的为难,微微停一下,扬声唤道,“蝶栾,快把段公子的鞋袜拿来。”

  说完这句话,她低下身子,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原本透着几丝戾气的墨绿蛇一下就僵在了那里。然后她轻轻松松地捡起那墨绿蛇,盘成一团, 用一块缎子包好,递给身后的一个侍女:“送这小宝贝下去好好休息吧。”

  她语气温柔,而接过去的侍女脸上也并无半点惊恐,轻轻松松就把吓怕一京城的墨绿色长蛇给送了下去。

  段公子顿时有点呆。

  大侍女微笑着递给段公子鞋袜:“公子,晚膳备在暖风阁,等您洗漱好了,奴婢就去请公主殿下。”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笑容和煦,但是看着她毫不费力地抓走宝宝, 段公子突然感受到了对方暗含的不善。于是想要问出口的“为何我会在这里”硬生生被堵在了嗓子眼里。他只能勉强点了个头,开始穿衣洗漱。

  他身子不好,还养了条蛇,太傅府又素来清廉,从来都是段廉包办他所有的日常起居琐事,如今在这么多眼光的打量下,他不由得手忙脚乱, 甚至还碰翻了漱口的茶盏。

  他的脸上尴尬得仿佛要烧起来。可是一群侍女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柔婉的表情不曾僵硬,亦没有半个轻笑出声的,体现出极好的职业素养。可是越这样,段公子越是紧张,差点左脚踩右脚把自己绊倒。

  等收拾好随侍女去暖风阁,一路上段公子的脸皮都跟烧起来一样红。明明没有做错事情,却忐忑不安,且手足无措,一时间甚至忘记了上午那惊险的被刺杀事件。

  暖风阁临水,开着窗子就可以听到秋风划过水面的声音,秋日的天气入了夜略凉,房间里便早早地备了地龙。

  原本跟着段公子的一排侍女在到达房间的时候,一致上前,整齐地行了个礼:“公主千岁!”然后迅速排开,在外间候着,唯有一个面皮白净气质清雅的大太监,安静地站在公主身后。

  公主……

  是的,在段公子之前,那个据说长了三头六臂又克夫的长公主就已经到了,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前,明黄色绣着鸾凤的衣裙,清淡尊贵,黑色的长发放了下来,只用龙凤的簪子斜斜地盘了个堕马髻。越发显得整个人清冷如月。

  淡淡地做了个让大侍女退下的手势,对方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向站在门口的段苑卿。

  从段公子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半边戴着面具的侧脸和一个光洁的下颌。对方看见段公子来了,只轻声吩咐了一句:“坐吧。”便低头喝了口茶。

  饭前喝茶……这不利于身体健康啊!

  想着想着就说了出来,然后段公子很自然地走上前去,拿走了对方手里的茶盏。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段苑卿拿起旁边晶莹的小碗,舀了小半碗汤放在对方面前,然后在对面坐了下来,双腿并拢,下巴微微抬起,一副一家之主的模样:“先喝汤暖暖胃才是对的呀,空腹喝茶会直接刺激五脏。古方有云,空腹喝茶,会影响消化,造成宿疾,尤其是对女儿家尤为不好。何况,茶与很多佳肴不宜一同食用,比如这桌上的八宝鸭头、水晶牛肉、四喜丸子等肉食,呃……公主,我只是……”

  颇为严肃地指着桌上的各种菜肴,段公子直直地看向对方,在接触到对方疑惑的眼神时讷讷地闭上了嘴。

  他怎么能忘记对方可是李齐钰啊!不是家里的仆人和亲戚啊!这一提到养生就根本停不下来的说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懊恼地垂下头,段公子陷入了无限的自我厌恶中。

  正紧张地纠结着,却忽然听到一声惊呼:“公主!让奴婢先试试。”

  咦?

  段公子惊讶地抬头,正巧看见对方扬手阻止了那出声的大太监之后, 素白的手执起一个小巧的银汤匙,轻轻吹冷了,然后淡色的唇微动,便喝了下去。

  其间动作优雅,半点声息也无。随着她的动作,那剩下半边原本隐藏在阴影里的容貌也显现了出来。从段公子的角度看过去,对方的皮肤非常好,晶莹剔透的下颌微微扬起,狭长的眼睛漆黑澄澈,带着点尊贵的凌厉,斜斜扫向段公子的时候,却带着点柔和。不过瞬间对方就清清冷冷地转过头不再看他。

  段公子手中的勺子“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半边戴上银制面具、半边美艳无比的容颜,是何其熟悉!在那个凌乱的夜晚,就算段公子竭尽全力亲吻抚摸了整夜,对方也不曾脱下那面具,只让另一边脸颊艳红如花。

  “林……林林林……林纾!”

  冰冷尊贵的气质,半边银白的面具,晶莹尖削的下颌,乌黑如墨的长发,可不是那晚把她压在身下肆意侵占的女子吗?

  可是……不对啊,如果对面的人是公主,那么那晚的人到底是公主还是……林纾?

  如果是林纾,那么是他误了林纾,不过对方不想见他他也是被逼无奈。

  可……如果是眼前的——长公主,那……

  段公子脑袋有点蒙,太多的疑问让他有点缓不过来。

  忍不住干咳了一声,他小心翼翼地问:“公主,臣有一个问题,想请公主明示……”

  对方喝了口汤:“你想问,那晚是不是本宫?”

  段公子感觉自己的手有点哆嗦。

  那晚……

  段公子脸色有点发白,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忐忑着勉强露出个笑来:“臣……”

  对方抬起脸,眉眼弯弯,端的是柔情似水:“嗯,如果你是说那晚你给本宫下药,又强迫于本宫以下犯上这件事情的话,本宫告诉你,那晚……”

  顿了顿,她朝着段公子直直地看去,声音清清冷冷,却十分清晰,掷地有声。

  “就!是!本!宫!”

  段公子顿时面无血色。

 

 

6

《萌驸当“嫁”》  段公子有三宝:长得美、会卖萌、家世好,却偏偏问津之人寥寥,好不容易老爹豁出老脸给他讨了一房媳妇,新娘子却在洞房花烛夜被他的“萌宠”吓得落荒而逃。谁说娘子和萌宠不可得兼?

韩八荒  又名玛门,《桃之夭夭》杂志写手、编辑。作品风格轻松有趣,喜欢写历经重重困难然后在一起的暖爱言情,因为觉得如果最后能在一起,晚点无所谓。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萌驸当“嫁”   韩八荒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