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心动+手工饼干+大明星=又失恋了

2015-12-11 11:59 作者:狐小妹

  Chapter 5 心动+手工饼干+大明星=又失恋了

  其实,在那场离开未遂的闹剧后,我曾有过巨大的改变。因为,所有东西的价值会在死亡的背景下被清晰地衬托出来,会让人一下子明白什么是可以割舍的,什么又是真正想要的。

  1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

  我的脑中一直回放着和薛林溪在一起的画面,后知后觉地捂住了通红的面颊。虽然我也谈过几场恋爱,但在这方面的智商基本上为负数,我压根儿不明白他是不是喜欢我。更何况,他曾经拒绝过我一次,难道我要再次动心,卑微地去吃回头草吗?

  我脑中有一个小人儿摇着我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顾盼盼你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另一个小人儿则踹她的屁股,大吼“可是薛林溪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对她也很好啊”。这两个小人儿就这样厮打,我的脑子也乱成了一团。

  我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蹑手蹑脚地去了唐蕊的卧室,她果然睡得正熟。我不好意思叫醒她,就在她床头默默看着她,希望她自然醒来,可以和我谈些闺密间的私房话。唐蕊翻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我的瞬间愣了几秒,然后尖叫了起来。我被她吓了一跳,也大声尖叫,在她拿起床头的花瓶往我脑袋上砸前,我大吼:“唐蕊你干吗啊,是我!”

  “顾、顾盼盼?你深更半夜到我房间来吓死人啊!”

  “我睡不着。”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出门左转,去客厅的大理石墙那儿撞几下,我保证你睡着。”

  她的起床气实在太厉害,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滚了出去,真的开始撞大理石。卧室门突然又开了,唐蕊风风火火地走了出来,怒气冲天:“今天是什么日子,一个两个的都不让我睡觉!这该死的潘云,需要现在给我发微信确认我去不去参加校庆吗!这个神经病!”

  现在是清晨四点半。我看着唐蕊奓毛的样子,停止了撞墙,小心翼翼地问:“她……她找你了?”

  说话间,新的微信提示音响起,唐蕊干脆把手机丢到了地上。她烦躁地说:“就校庆这件事,她都说了八百遍了,生怕我不去参加,看不到她众星捧月的出场!我不接她电话都躲不掉,她现在发微信给我,四点半!早上四点半!我打电话骂她,你猜怎么着,她娇滴滴地说‘哎呀,我知道你忙,所以早点发信息给你,希望我的信息你能第一个看到’。是不是我不理她,她要二十四小时对我狂轰滥炸啊!”

  唐蕊学潘云学得很像,以至于我好像身临其境一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我是那么庆幸,我在她心里只是个Loser,还不到假想敌的地步,幸灾乐祸地说:“哦,既然人家那么热情,那就去呗。”

  “哼,我当然要去,我要让陈老太看看当初那个被她骂成‘只能去做小姐’的女孩现在是什么样!顾盼盼,你说潘云这样恶毒的女人怎么还活得好好的,这世界还有没有公平啊!她不被老公打得遍体鳞伤后流落街头简直对不起全人类!”唐蕊愤愤不平。

  我语重心长地说:“唐蕊,你不要这么恶毒,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哟。我觉得让她嫁给穷光蛋,帮男人还完房贷后男人找了小三,然后她净身出户就可以了。”

  “你真善良。”唐蕊看着我,感慨地说。

  我矜持一笑,我们都讨厌潘云。

  上高中的时候大家都还比较单纯,是一味傻玩、傻乐的年纪,而潘云小小年纪就奸诈万分。她主动给我们抄作业,害得我们考试时傻眼;她假装自己回家只看漫画,害得我们也照做,第二天背不出书被骂,而她突然文曲星附身;她假装肚子疼,让我们帮忙打扫卫生,然后被我们发现她上体育课的时候那叫一个生龙活虎……

  好吧,我在自欺欺人,以上的“我们”,都只有我一个人罢了。她和我做过一年同桌,专门骗我、欺负我,所以我到现在还恨她。要我去看她的个人秀,还不如把我的脖子扭断。

  “对了,你大清早的找我干吗?”

  唐蕊看着我,终于愿意听我的诉说,而我突然丧失了勇气。我把对薛林溪的好感当成一个小秘密藏在心底,含混地说:“没什么,就是突然睡不着,想和你聊天。”

  “反正也被你们吵醒了,那就聊吧。校庆你真的不去吗?”唐蕊问我。

  “当然不去了。她就是来炫耀的,我为什么配合,为什么要让她如意?”

  “可我们现在也不差啊。我真想看到她憋屈的样子。”

  “把‘们’字去了,谢谢。你可以让她难受,但我绝对比不过她。”我轻声说。

  “亲爱的,你这么说我可不高兴。不过说实话,你以前穿得真是……我发誓,绝对没有人能认出你现在的样子。你都不知道你比上学的时候变美了多少倍。难道你不想让大家大吃一惊,记住你现在的样子吗?说不定还有不错的单身男人呢。”

  唐蕊拼命怂恿我,我可耻地动摇了。

  “再说吧。”我说。

  而我控制不住地开始幻想和薛林溪一起出席同学聚会的场景。

  坐上拥挤的地铁时,我想的是薛林溪的微笑;走在大街上时,我想的是薛林溪皱眉的样子;经过花坛时,我想的是薛林溪手指的温度;走到公司门口时,我想的是薛林溪伏在我身上的场景……我摇摇头,不敢再去想,但我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

  这真不是一个好现象。

  到公司后,越靠近办公室,我的呼吸越困难——我是那么害怕公司里贴满了关于我和薛林溪的大字报。公司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墙壁上干干净净,没有薛林溪趴在我身上的照片,也没有“顾盼盼不要脸和薛林溪车震”的红色油漆字,甚至同事的表现都很正常。他们有的在吃早饭,有的在上网,我经过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向我打招呼——和以前真是该死的一模一样!

  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我依旧高度紧张,因为我觉得这里肯定藏着阴谋。我总是担心,在下一秒他们会齐刷刷地站起来,拿着相机对我猛拍,逼问我和薛林溪之间的关系,如果我否认就把我从这高楼里丢下去。不过,与这相比,我更担心的是薛林溪的想法。

  如果薛林溪真的喜欢我,我该怎么办?我在感情的道路上已经头破血流了,还有勇气承担一场恋爱吗?而且,据说追求他的女人都是白富美,他也不一定没有女朋友……好吧,就算他没女朋友,我已经准备好恋爱了吗?

  真的……准备好了吗?

  “顾盼盼,准备好了没?”

  韩子衿捧着菊花茶幽灵一般站在我面前,把我吓了一跳。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可只能装傻:“什么准备好没?”

  “薛总……”

  “我最讨厌的就是薛林溪了,偏偏昨晚加班的时候看到他,还被锁在他的破车里,真够倒霉的。以后看到他,我肯定要离得远远的,省得沾上霉运。”

  我抢先说道,弹弹衣服,好像这样就能把衣服上薛林溪带来的霉运扫掉一样。韩子衿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然后挪开身子,说:“薛总问你什么时候能出发。”

  不远处,薛林溪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神情和韩子衿一模一样。我只觉得舌头瞬间打了结,脸也涨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薛林溪冷淡地瞥了我一眼,转过身:“走吧。”

  他和昨天晚上比起来简直是两个人。我轻轻咬住嘴唇,忐忑不安到极点,因为我是那么担心被他讨厌。我和他一起去汪总办公室,心里默默发誓要好好表现,绝不再犯错误。我打开笔记本,声音清亮地阐述方案,不敢和薛林溪有任何眼神交流——这会让我紧张、惶恐。我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十七岁,回到了那个与男生对看一眼,就会脸红心跳的年纪。我会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而猜测许久,也会因为他的一个微笑而失神。

  我到底是怎么了……

  “还不错。”

  结尾放音乐的时候,汪总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她转转手上的大钻戒,娇嗔着看着我们:“这样会不会太高调?”

  “不高调,一点都不高调!”我忙说,“说实话,您这样的真算是含蓄内敛的贵族做派,有些暴发户还让我们在他出场的时候撒钞票,那才叫高调呢!”

  “真是暴发户!没素质!”汪总鄙视地说,“要我的话只会撒彩票,撒钱算怎么回事呢!真没水准!”

  “是啊,您说得太对了!”

  在一片其乐融融中,我试探地问:“汪总,那咱就这样定了?”

  “定了!”汪总爽快地说。

  “谢谢!我们会努力的!”我急忙鞠躬。

  这一次,我的道谢是真心实意的。我想,我终于挽回了一个错误——薛林溪他再也没理由说我只会逃避了!他会不会改变对我的一贯印象,觉得我是一个还不错的女人?

  我突然害怕知道答案。

  出了汪总的公司后,大家齐刷刷表示各有安排。王希说要去客户那儿,韩子衿说要去书店买点东西,最后要直接回公司的人只有我和薛林溪——我怎么觉得她们是故意给我们创造机会呢,真是……干得好!

  我和薛林溪一起站在马路边。我装作漫不经心看着车流的样子,其实紧张得都不敢看他。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大家都走了,他肯定要和我一起回公司,到时候不又是二人世界?

  呃,二人世界啊……我的脸开始泛红。

  我想象着和他坐在一起,脑袋依偎在他肩膀上画面,觉得脸烫得都能煎荷包蛋了。薛林溪接了个电话,然后看着我:“你有什么要去的地方吗?”

  “没有。”我羞涩摇头,玩着衣角。

  “要不要送你去地铁站?”

  “不用了。”

  我轻声说着,为他的贴心而感动。我没想到他还记得我怕坐汽车,这样能不能算是他把我放在了心上?

  “好,再见。”

  就在我脑海中的小剧场演到我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和薛林溪拥抱在一起的场景时,薛林溪突然对我点点头,然后往外走。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几乎是下意识地,我一把抓住薛林溪的衣袖,愤怒又惶恐地看着他。

  “我还有事,要先走。你有什么事吗?”

  薛林溪看着我抓住他衣袖的手臂,满脸疑惑,而我也在愣了两秒后尴尬地松了手,简直恨不得抽死自己。我装模作样地给薛林溪弹弹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说:“你的衣服脏了,我帮你拍拍。”

  “谢谢。”

  他淡淡地说完,开车走了,我的微笑维持到他的车远离我的视线,只觉得心从来没这么乱过。

  他是怎么想的?他喜欢我吗?要是喜欢我,为什么不趁机送我回去;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对我那么温柔?

  “唉……”我轻轻一叹。

  我觉得自己好像疯了,抑郁程度到达了历史新高。

  2

  心事重重地回家后,我发现自己对什么都不再有兴趣,连晚饭都没吃就上床了,甚至唐蕊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她笑嘻嘻地钻到我被子里,熟门熟路地把脚跷在我身上,开始审问我:“说吧,你有什么心事?”

  “哪有什么心事啊。”我厌倦地说。

  我觉得我一切正常,除了抑郁症又犯了,不过这一次还挺严重的。我讨厌对什么事情都无能为力的感觉,想了想问唐蕊:“唐蕊,你有时候也会有抑郁症吗?”

  “什么症?”她很没文化地问我。

  “抑郁症。网上都说二十一世纪是抑郁的时代,社会频现的跳楼事件,其主角绝大多数是抑郁症患者。患了抑郁症,无欲、无望、无助,活着很痛苦,在走向死亡时尤其平静。研究证实,在自杀死亡者中,有50%到70%是死于抑郁症,也有统计表示有15%的抑郁症病人最终走向了自杀死亡。”

  我背出了当时在网上搜出来的资料,唐蕊吃惊地看着我:“哇,这样的资料你都背得出来,要是上学的时候你这么用功,都能考上北大清华了。”

  我火了:“别闹,我认真问你呢。”

  唐蕊考虑了一下,说:“你说的是你当时……想要离开时的那种病吧。有时候,我也会心情不好,但我不会有那么偏激的想法。如果是事业不顺,我就想尽办法让它顺利;如果是别人让我不开心,我就让他更不开心。”

  她说着,露出了凶残的神色,我真是觉得问她简直是白问,她一向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不会让自己吃亏,更不会让自己压抑,和我完全不一样。遇到问题,她会第一时间去想怎么解决,而我每次想的都是逃避……

  我突然有了一种找不到战友的颓唐:“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好困,你让我歇歇吧。”

  唐蕊不信:“我不管你有什么抑郁症,但我肯定你有心事,没心事的话你会连最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头都不吃了?我记忆中你只有五六次不想吃饭,不是因为恋爱了就是因为失恋了。说吧,你现在是哪种状况?”

  “哪种都不是。”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过了好久才探出来,心中涌现的满是粉红色的少女情怀。当我娇羞地看着唐蕊的时候,却发现她在查看我的手机。我急忙去抢,但为时已晚。唐蕊笑得非常阴险:“说,那个叫薛林溪的是谁?为什么你就留着他的短信不删?”

  “那是公事,我怕我忘记好不好!”

  “你有那么认真对待工作的话早做总经理了,骗谁啊!说,那人是不是那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就是你晚回来那天!”

  在唐蕊炯炯有神的目光中,我只好点头,唐蕊显得非常兴奋。我隐去他的身份不说,把我和他之前的事情通通告诉了唐蕊,希望她帮我判断一下薛林溪对我到底有没有意思。唐蕊用力拍我的肩膀:“肯定有戏啊,不然为什么你睡着了都不喊你?不就是觉得你可爱,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吗!我觉得吧,这男人就是比较害羞,不会主动追人。”

  “是有挺多女人喜欢他的,但他从来没主动追过谁。”我犹豫地说。

  唐蕊拍了一下她修长的大腿:“这就是了啊!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只要你认真追,没有拿不下的山头!”

  “我是女人,主动多不好意思啊。”我捂着脸说。

  “这些都是我的经验之谈,顾盼盼你别三十多岁了装成十三岁好吗!我的初恋男友就是这样被我追到的,你忘啦!”

  她的成功案例让我心中一动,不由自主问:“那……那怎么主动法?”

  “去酒吧,玩暧昧,大家都喝醉。”

  我目瞪口呆道:“这样进展太快了吧!万一他只想和我上床不想负责怎么办?而且,谁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万一我做了第三者怎么办?”

  “不会吧,你连他有没有女友都不知道?”唐蕊惊讶地问。

  “我是没见过他的女朋友,但大家都说他和有些客户走得很近。”

  “你亲眼见过?”

  我仔细回想:“我有一次看到他和一个长发女人坐在一辆车上。”

  “然后呢?”

  “没了。”

  唐蕊无语:“顾盼盼,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不会觉得男人和女人在同一辆车上就有什么关系吧,那公交车司机要娶多少老婆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中的想法:“我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不然,他身边为什么一直没女人?”

  唐蕊叹气,握住我的手说:“我理解你。我们这样的年纪,能遇到一个动心的男人,实在是太难得了。所以,你会百转千回,患得患失,这样都很正常。”

  “喂,什么叫我们这样的年纪……其实,我也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只是想知道他的心意。”我扭捏地说。

  “要知道他的心意还不如表现出自己的心意,他接不接受就是他的事情了。更何况,我认为他接受的概率非常大。这样吧,我做个三明治给你带到单位,试探下他的反应怎么样?”

  我觉得脸开始泛红:“要怎么做?”

  “你打扮得漂亮点,态度要羞涩,头微微低着,就说‘薛总,这是我亲手做的三明治,希望你喜欢’,然后转身就走,千万不要恋战。他只要不是傻子,肯定明白你的心意的。他要是吃了最好,不吃的话,你也可以抽身。反正你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关心下领导罢了,是他自作多情误会你。亲爱的,觉得这招怎么样?”

  唐蕊尖着嗓子努力扮演娇羞少女,而我有点犹豫:“送午餐这样的招数是不是太老土了?”

  “你懂什么,所有男人都是喜欢温柔贤惠类型的,这招可是经过了历史长河的考验,保证老少通吃。我这就帮你做去。”

  我深知唐蕊的手艺,生怕薛林溪就这样被毒死了,我再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急忙拉住她:“不用了,我觉得还是亲自动手比较有诚心。而且,做三明治实在是太没技术含量了,不如做曲奇饼干。这样的话,没那么明显,被人发现了我能说是买的零食。”

  “哟,你还真是变聪明了!”

  “都是老师教得好。”我谦虚地说。

  上网找到食谱后,我和唐蕊一起去超市买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动手做起饼干来。唐蕊几次三番要指导,被我坚决拒绝,只让她做自己那份,而我的动作也慢慢从生疏到熟练。当烤箱叮的一响,我做的饼干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唐蕊都呆了。她说:“还挺好看的……我记得你高中烹饪课学得还挺不错的,没想到现在还有点底子啊。嗯,还很好吃!”

  “是吗?”

  我尝了一块,发现这饼干的味道真的不错。这时,唐蕊的饼干也烤好了,她兴致勃勃地打开烤箱,脸色一下子变了。我看着那几团黑乎乎的东西,强忍住笑意,严肃地说:“你的追求者一定喜欢。”

  “嗯,我舍不得吃,全都便宜他吧。”她也严肃地说。

  第二天,我怀抱着一袋手工饼干上班,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大家的视线能透过包装盒看到我的饼干,也看出我对薛林溪那么一点点不可言喻的心似的。我原想趁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把装着卡片的饼干悄悄放在薛林溪的办公室里,但薛林溪办公室的大门始终紧锁着。

  真倒霉!

  我好像被关在动物园里的困兽一样烦躁又心慌,不断借着喝水的名义从薛林溪办公室门口走过,第五次经过的时候,李媛媛很紧张地问我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我只好笑呵呵地说今天的水特别好喝,然后尴尬回到座位上。我感觉到大家看我的眼神分外怪异,知道他们又开始脑补什么了,真是非常无力。

  后来,这件事的结局是我一上午就忙着上厕所了,以至于薛林溪到办公室我都来不及第一时间冲进去。我看着他办公室里始终人来人往,丧失了开始的勇气,就在我的纠结中,午饭时间快到了。我深吸一口气,咬牙把饼干藏在文件夹下,进了薛林溪的办公室,闪烁其词地说:“薛总,有些文件请您签字。”

  “放那儿吧。”

  薛林溪正在忙,头都没抬起来,真是白瞎了我精心化的妆容和精致的发型,他甚至连我换了新香水都不知道!我一咬牙,走近了一些,低下头说:“薛总,这些是急件。”

  他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看文件。他看得很认真,签了名后把文件递给我,而我还是不走。他问:“还有什么事吗?”

  “薛总,你……你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

  “那你还没吃午饭吧。”

  “到底有什么事?”薛林溪皱起了眉。

  “这是我做的饼干你可以拿来吃呵呵喜欢的话我下次还带给你吃。”

  我不加停顿地说完一句话,把饼干放在他桌上然后拔腿就跑,因为不这样的话我就会丧失勇气。我就好像等待审判的囚犯一样期待着他的反应,但等待许久手机和QQ都是静悄悄的,一点都没有薛林溪大彻大悟后来热情表白的迹象。就在我怀疑手机是不是出了问题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倒是把我吓了一跳。我看到来电人是陈怡,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失望,接通以后轻声问:“找我干吗,我上班呢。”

  “你是不是丢了一只猫?”

  “嗯,你怎么知道!”

  “我在你公司楼下看到一只差不多的。这猫已经被我捉住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现在就来!”

  我说着,挂断电话,急忙下楼去。陈怡在大堂等我,手里果然抱着一只花色和跳跳极为相似的猫。我兴奋地冲了过去,然后郁闷地说:“不是跳跳。”

  “啊,你确定吗?”陈怡失望地问。

  “嗯。跳跳的眼睛是灰色的,这只猫的眼睛是黄色,不是它。”

  “真可惜,那我放了它吧。”

  “等等。”

  我说着,拿出了一袋饼干,放一个在手心。小猫怯怯看了我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小舌头舔得我的手又酥又痒,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放了它吧。”

  陈怡失望地把它放了,样子看起来很沮丧,实际上我比他更沮丧。我问:“你是在哪里看到我的寻猫启事的?”

  “网上啊。我看那电话号码很熟悉,一查还真是你。我一直留心帮你找猫,今天以为能找到,唉。”他一脸郁闷。

  我倒是没想到陈怡还有这样细心的一面,客气地说:“不管怎么样,真是谢谢你了。对了,上次你是怎么知道我得了……”

  我说得含混,而陈怡一下子就懂了:“上次给你检查的医生是我朋友的表妹的同学的表哥,有一次我们一起参加‘小姬同好会’,他提起最近有个病人确诊是……那名字和你一样……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去找你的时候还是迟了。”

  他的懊恼不像是伪装的,而我想到那个道貌岸然的医生居然也是沉迷于二次元的宅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我的心一软,把饼干递给陈怡:“对了,这是我做的,你尝尝。”

  他惊讶地看着我:“盼盼,你还会做饼干?”

  “是啊,我会的可多呢。”

  我没好意思告诉他,这饼干是我昨天做的半成功品,品相不如给薛林溪的好,原本打算带来自己吃。陈怡收到礼物很高兴,一把抓住我的手:“盼盼,你实在太贤惠、太善解人意了。小姬的爱好也是烹饪,想不到我还能吃到真正的爱心饼干,呜呜……”

  “喂,只是饼干罢了,你反应要不要这么大啊!”

  我不想和他再待下去,装模作样地看看时间:“不和你说了,我还要上班,有空打电话约你出来吃饭啊。”

  “嗯!盼盼再见!”陈怡笑容满面地对我挥手,好像我真的会找他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好像看到了薛林溪的身影。我心里一紧,再看过去的时候,他又不见了。所以说,我想他都想到有幻觉了吗?

  我心事重重地回到公司,拿着盒饭去前台热了以后就往座位上走。路过李媛媛那儿的时候,我发现她又在吃什么,顺便瞥了一眼,然后僵住了。我问:“李媛媛,你吃的是什么啊?”

  “饼干啊。”

  “你买的吗?”

  “不,是薛总刚才给我的,让我和大家分。你要不要来一块?”

  李媛媛说着,递了一块饼干给我,我觉得那饼干的嘴角正露出一丝微笑,嘲讽我的无知与奢望。我看着四周,发现大家的嘴巴都在动,不知道我的饼干进了多少人的肚子,在他们胃里消化,在大肠里滞留……我恨恨地看着他们,大步离去,离开的时候听到有人问我是不是又犯了神经病。

  对,我就是神经病。

  我真的是一个大傻瓜!

 

 

4

《若我不曾离开》  若我不曾离开:当被恋物癖男友“退货”与拿到癌症报告同时发生的时候,顾盼盼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离开这个她存在与否都并不重要的世界。

狐小妹  曾是穿着制服飞来飞去的“空中飞人”,现在某省级媒体负责旅游专刊,并开设个人专栏。会把途中所遇到的奇人奇事和别样风景写进小说,和读者一起来场“纸上旅行”。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若我不曾离开   狐小妹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