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他是我相公

2015-12-09 15:11 作者:九鹭非香

  尔笙从来没有出过村子,更不知道村子外的世界竟会是这样的……死寂。一如她今早起来后所见到的村子的模样。

  辰渚看见她有些恍神的表情,心想她一定是被今天所见的吓到了,不由得安慰道:“不用奇怪,听说尸毒蔓延到这里来了,家家户户都紧张得很,日夜闭门不出。但有我和霁灵师叔护着你们,绝对不会出事的。”

  尔笙问:“尸毒是什么?”

  “像是一种病,染上之后会变成僵尸……”辰渚脚步一顿,表情倏地变得严肃,“就像他一样。”前方的道路上缓缓走过来一个皮肤溃烂的人,就如尔笙今早起来看见的那些人一样,她不由得向长渊身边躲了躲。尽管长渊现在虚弱得让人扶着才能走,但这并不妨碍尔笙相信他有保护她的能力。

  霁灵手中挥去一道白光,那僵尸身子一顿,随即便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一行人又接着往前走,路过那具僵尸身边时,尔笙不由得回头望了望,她想,这人之前也应当和她一样吧,都是普普通通的人而已。辰渚扫了一眼尔笙,心中嗤笑她妇人之仁,解释道:“这病蔓延得太快,被咬了的人都染上了病,无一幸免。没的治,只有全部杀掉,如今已经屠了不少村庄了。”

  谁屠了不少村庄,尔笙没敢问,只是觉得自己脸上沾着僵尸脑浆的地方变得无比灼热起来。

  她会变成僵尸吗,也会被杀掉吗……

  四人行至客栈,霁灵道:“镇中已有少许人染上了病,我先四处去看看。辰渚,你在这里将他们两人安置一下。”

  辰渚不满道:“师叔我也要去!客栈里还有其他师兄弟,有他们在就行了。”

  霁灵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辰渚伸出去的脖子又默默地缩了回去:“好吧。”

  辰渚将尔笙安排与其他女弟子同住,本来也是要将长渊安排与其他男弟子同住的,奈何他扶着长渊一进屋,其他人死活不再住那屋,辰渚心知他们说不出口的难处,便理解地给长渊单独开了个小房间,让他一个人住着。

  与尔笙同住的几个姑娘心善,见尔笙一身狼狈,便提了水来让她洗了澡,又把自己的衣服借给尔笙穿。

  从没有过这么好的待遇,尔笙心里着实感动了几番。

  待尔笙梳洗完毕后,便坐下来问她们的来历。她们对尔笙说,客栈里住的都是无方仙山的弟子,此次尸毒蔓延,无方掌门让门人下山控制疫情,她们都是跟自己师父出山历练的。

  “历练?”尔笙奇怪道,“为什么在客栈住着?”

  几个姑娘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圆脸姑娘似有些苦恼道:“说是历练……可是一旦有比较危险的情况,师父们都害怕我们出事,多半是将我们留在比较安全的地方。”

  “像今天早上,听说北边的村子出事了,霁灵师叔便让我们在镇子里好好待着,然后她领着师父他们去除尸了。”

  姑娘们提到这话题有些闷闷不乐,尔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们,而一想到自己村子的那副惨景,尔笙心情变得更是沉重。

  中午吃饭,尔笙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一碗糯糯的白米饭愣怔了好久,旁边的姑娘给她夹菜:“你好瘦,多吃点。”

  尔笙的脸突然红了,她吞吞吐吐了好半晌才道:“我……我没钱。”

  送去无方仙山修炼的孩子多半是有些家底的,自小没过过什么苦日子,此时听得尔笙这样说,都笑开了:“不过一顿饭菜,哪用得着让你给钱?你随便吃就好。”

  尔笙这才端起碗吃了一小口,香软的米饭在嘴里散开,尔笙忍不住饥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吃了两碗,又添了一碗,尔笙的目光在席间一扫,没看见长渊,米饭在喉间一噎,她心道:完了,自己过上舒坦日子,忘了有个瘫痪在床的相公了。

  “我吃饱了。”尔笙将筷子往桌上一放,看向桌子对面的辰渚,他似乎在这帮小弟子里面是最有威信的,尔笙自然去询问他的意见,“我可以把这碗饭带上去吗?”

  “带给那个不能走路的人吗?他的饭菜已经有人送上去了。”

  尔笙感激地冲辰渚点了点头:“谢谢小仙长了,不过以后这种事还是我来吧,毕竟他是我相公,老是劳烦别人也不好。”

  宛如一道晴空霹雳划过,这群半大的孩子霎时没了声音。

  “相……相公?”辰渚不敢置信道,“你多大?”

  “过了七月就十四岁了。那我就先上去照顾他了。”说完,她急急忙忙地跑上楼去,徒留一堂的孩子无限感慨。

  尔笙唤了声长渊便推门进去,是时,长渊刚调整完内息。见尔笙进来,他第一句话问的竟是:“可吃下饭了?”

  尔笙呆了呆,这才想起自己曾跟他说过没了门牙会饿死的话,她挠了挠脑袋,有些苦恼道:“吃……是吃下了,仙人们也说少了颗门牙不会饿死人,只要以后找个像骨头的硬东西补上就好了。”可是她去哪里找像骨头的硬东西,拿石头塞吗?

  长渊点了点头,把她这话记下了。

  尔笙进屋,看见桌上还放着饭菜,心道那送菜来的人不细心,长渊走不得路,桌子离床那么远,要他怎么吃?她殊不知,进这个屋已经费了店小二不少的力气……

  “我来喂你吃饭。”

  长渊摇了摇头:“不饿。”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道,“这里的人似乎都甚为惧我,我确实并非人类,你若也怕……”

  话没说完,尔笙忽然娇羞地将他望了一望:“相公,其实你不用这样试探我的,我……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说着将自己的屁股摸了一摸。

  长渊果断闭了嘴,闭目养神。

  尔笙凑近他的枕边,左看看,右看看,等着长渊给她回应,可半天也不见他神色波动,尔笙有些失望地垂了脑袋,却不料此时忽听他淡淡地道:“你若想跟着,我便不会赶你走。”

  几乎是那一瞬间,尔笙亮了眼眸,脑袋凑近长渊的脸颊,吧唧一口便亲了上去,还转着脑袋放肆地在他脸上蹭了蹭:“相公相公!”

  尔笙此番动作,长渊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在她还是司命的时候,在万天之墟里,她也曾来回地在他的龙身上滚过去滚过来地撒娇撒泼,蹬鼻子上脸地在他的龙角上蹭过去蹭过来,还嚷嚷着:“大黑龙大黑龙。”

  现在的尔笙与那时的司命所做的动作性质没什么不同。

  他是这样想的。

  尔笙一下午都窝在长渊房间里照顾他,快至黄昏时她忽然感觉整个房间颤了颤,她往窗户外面一望,只见半空中不知什么时候生出了一张蓝色的巨大的膜,像网一般把整个镇子罩住。

  尔笙回头望长渊,眼中透着些许对未知的不安。

  长渊摇了摇头道:“无妨,不过是圈禁之术。”

  尔笙虽不懂什么叫圈禁之术,但是她大概懂“无妨”这两个字的意思,于是便又坐回长渊身边,埋着头看自己的手心,那里有一块在慢慢变黑。

  不一会儿外面嘈杂起来。

  尔笙出门探了探,方知霁灵带领着无方的仙长们都回来了。仙长们都穿着白底青花的道服,他们一脸疲惫,全然不似尔笙今早上见到的那般杀气凛凛,一进客栈便各自找地方坐下,脸色微有些凝重。

  小弟子们见师父们面色不好,都不敢开口。左右看了看,最终还是辰渚站了出来:“师叔,你不是说在镇上走走吗?怎么和大家一起回来了?”

  霁灵冷着脸,皱着眉头没有答话。弟子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心中的惊疑更甚。忽然,一个壮硕的男子拍了下桌子,怒冲冲地道:“就该和那些失了人性的怪物拼上一拼!说不定能杀出条血路。”

  “师兄不可莽撞。”另一位清秀的仙子道,“这次的僵尸与我们之前遇见的似乎有些不同,他们……他们比之前更为聪明……”

  “并非聪明。”霁灵开口道,“是有目的。”

  众人怔了怔,忽然有人恍然大悟道:“对,像是有什么目的。之前都是零零散散地出现,现在都如军队一般集结起来,在向什么地方前进。”

  仙长们讨论得热闹,弄得小弟子们更是满头雾水。与尔笙住在一起的那个圆脸姑娘拉了拉她师父的袖子:“师父,你们在说什么,我们听不懂。”

  那位仙长叹了口气道:“北方村子的僵尸已经全部被焚烧了。我们本来在午时之后便能回来。”尔笙听罢这话,身子一僵,又往角落里躲了躲。那人接着道:“可是在我们回来的路上,发现南方突然涌来了大量的僵尸,都在往北面进发。此镇乃是通往北方的必经之地,若是让那些僵尸通过,此镇必定再无活口。而我们在那冲天尸毒的侵扰之下,也无法御剑南下返回无方。”

  大家倏地白了脸,也就是说,必战无疑,且只能胜,不能败。

  辰渚心中虽然有些害怕,但毕竟还是初生牛犊,想证明自己的心情比害怕的心情更多些,他问:“大概有多少僵尸?”

  “谁知道。”那身材强壮的仙人冷哼,“我手都杀软了,还有黑压压的一片,难不成我还一个个去数吗?”

  辰渚嘟了嘟嘴,没敢再搭腔。

  霁灵摆了摆手道:“罢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已经合力做了个结界,暂时能保镇子平安,大家都好生休息,明日再上战场。”言罢,她又点了几个弟子的名字,让他们明天跟着一道去。

  辰渚也在其中,他自是兴奋得摩拳擦掌。

  是夜,镇中比白日更安静了些。

  尔笙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老是觉得背上有股寒气往脑袋里面冲,白日里长出黑斑的手心在晚上变得又痒又疼。她强忍着不去挠它,闭着眼睛想让自己入睡。

  可是眼一闭上,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闪过许多画面,有在她脚下骨碌碌滚过的夫子的头、有被她炸开了脑袋的僵尸、有被霁灵一挥手便杀死的那个满身溃烂的人……

  寒意浸骨,她翻身起床,抱着被子跑到了长渊屋里。她也不敲门,径直闯了进去,将自己的枕头被子往长渊旁边一放,便利索地爬上了长渊的床。

  “尔笙?”

  “嗯,我怕冷。”

  “……男女有别。”乱蹭是一回事,睡觉是另一回事,司命曾经与他讲过很多次,这是会出人命的事……

  “你别把我当女人就好,而且你不已经是我相公了吗?娘亲小时候跟我说过,只有和是相公的男子才能睡在一起。咱们俩睡,没问题。”

  对于相公这个称呼,他已经习惯了。长渊想,他注定不会娶妻了,尔笙若叫着欢喜,便让她叫就是。

  因着“相公”这个前提,长渊听着尔笙这话说得也有理,左右自己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当下便由着尔笙从她自己的被窝蹭到了他的被窝里。两人将眼睛闭上,没过一会儿,长渊又把眼睛睁开了,他忽然问道:“尔笙,今日你被僵尸咬了?”

  尔笙默了默,答道:“没有,但是被他的脑浆溅了一脸。”

  长渊“嗯”了一声,又闭上了眼。

  “长渊?”

  “嗯。”

  她犹豫了很久,又唤了声:“长渊……”

  “嗯。”

  “我……如果我变成僵尸,怎么办?”这是尔笙今天头一次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说话,泄露了她心中死命压抑着的害怕与恐慌。长渊手指一动,本想去摸摸她的头,但是却被尔笙紧紧地抓住,“别扔下我!我会压制住的,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咬人的!我不会变成那样……我会很乖,不要嫌弃我!”

  “尔笙,我不嫌弃你。”长渊道,“别怕,我不嫌弃你,不扔下你。”

  尔笙眼眶一红,又快速地眨了眨,把泪意挥散,但仍旧紧紧抓住长渊的手,不肯放开。

  尔笙和司命一样,一个在不羁的背后压抑着发脓溃烂的情伤,一个在叛逆的背后压抑着歇斯底里的惶恐,对孤独的惶恐。

  长渊并不知道尔笙有没有染上尸毒,她说的那番话,与其理解为害怕变成僵尸,不如理解为害怕被他丢下。他听那几个人说,被咬了才会变成僵尸,尔笙只是被僵尸的脑浆溅到了,这样也会变吗?

  他合眼养神,等尔笙的呼吸渐渐沉稳下去,心知她睡着了才拿出她的手。借着窗外结界散出来的蓝光一看,长渊发现她的掌心有一团黑色的东西蠢蠢欲动,像是有条虫在皮肤之下蠕动一般。

  看这个样子,很像是司命给他讲的某些故事中提到的“蛊”。

  他轻轻按了按那微微鼓起的地方,那黑色的东西一阵猛烈地颤动,随即尔笙一声闷哼,似是很不舒服。

  果然是蛊。

  长渊皱眉,尔笙说她炸掉了一个僵尸的脑袋,但她要染也只会染上尸毒,怎么会染上蛊呢?

  除非……根本就没有尸毒,那些僵尸就是这些蛊虫制造出来的。

  若是蛊虫,那么定有一个控制蛊虫的人。这场疫病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长渊正想得入神,忽听尔笙一声大喝—

  “谁!”

  长渊一怔,尔笙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来四处张望:“谁在说话?”

  “尔笙。”长渊探手想将尔笙拉住,却不料此时的尔笙力道大得出奇,她一把推开他,翻身滚下了床。

  尔笙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窗外结界的蓝光映得她一张脸诡异的发青,她眼神有些涣散,在房间里四处张望,忽然又破口骂道:“出来!别以为姑奶奶缺了颗牙就是好欺负的!姑奶奶说话漏风但拳头可是紧实的!出来!”

  长渊忽然想到,等尔笙清醒之后,他第一个要跟她说的便是好姑娘是不能随便以姑奶奶自称的,这样会把自己叫老,若非要如此叫,应当叫别人龟孙子。

  当然,这话是以前司命告诉他的。

  没等长渊想多久,门口便响起了大力的敲门声。长渊还没说话,尔笙便道:“你终于出现了!给老子滚进来!”她冲过去将门拉开,外面站着几个被惊得瞪圆了眼的仙长。

  “不是!”尔笙狠狠将门一摔,“浑蛋!出来!别吵了!不准吵了!”

  门口堵了不少仙长,大家皆噤若寒蝉。尔笙暴躁地走来走去,就差掀桌子了。

  “怎么回事?”

  一道清冷的声音落下,霁灵披着一件外衣走了过来。她看见尔笙的模样,皱了皱眉,接着身形一闪,下手快狠准地在她脖子上一砍。尔笙转过身来,对她示威般地张了张鼻孔:“平胸!我不怕你!”随即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夜风似乎也静默了一瞬。

  霁灵面无表情地盯了地上的尔笙一眼,又冷淡地扫了一圈脸憋得通红的众人:“干什么?都不想睡了?”

  此话一出,门外堵的人顿时走了个干净。

  霁灵又转头问长渊:“她这是怎么了?”

  长渊摇头:“明日起来再问问她吧,她像是听到了什么。”

  霁灵点了点头,抓住尔笙的衣领便将她提了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道:“你看不住她,今晚便由我看着。”

  长渊想了想,也没有反对,只是在霁灵将要关上门的那一刻轻轻说了一句:“童言无忌。尔笙说话就是老实了些。”

  老实了些……掩上门扉,霁灵手上的青筋跳了两跳。

  老实了些……

  你们两个……实在是配极了。

  一路拎着尔笙回了屋,霁灵将她绑在床上,用捆妖锁缠了整整三圈。她躺在尔笙旁边,想了想又侧过身子,一下捏上尔笙的胸,捏了几下,随即一声极是不屑的冷哼:“还不是和我一样。”

  她忘了,尔笙此时还未满十四岁……

  第二天早上清醒时,尔笙显然对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完全没了印象。当她看见自己身边睡的是霁灵,而自己身上还绑了三圈绳子时,面色刷地一白:“长渊呢?长渊呢?仙子姑娘,为什么绑着我?长渊走了吗?”

  霁灵揉了揉眼,也醒了过来,淡淡地望了她一眼:“清醒了?”言罢,在绳子上轻轻一弹,捆妖锁便解开了。

  尔笙忙不迭地往外跑,一路直奔长渊的房间。推开门,看见床上还有个鼓鼓的人影,尔笙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蹭着被子不放手。

  长渊一看见尔笙,张口便将自己昨天就琢磨着要说的话对尔笙说了一遍。尔笙听罢,严肃地点了点头,表示以后绝对不会再自称姑奶奶了。长渊拍了拍尔笙的头,表情很是欣慰。

  霁灵领着三个仙长一进来,便瞅见了这么温馨的一幅画面。

  打扰人家温存,让清心寡欲的道士们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好几次,才进屋坐定,谈起正事。

  当尔笙听到自己昨天的所作所为时愣怔了许久。她道:“我确实听到有人在叫我,一直叫我做事,但是我以为我在做梦。我记得我看见的明明就是一片荒郊野岭……”

  霁灵眼中精光一闪:“何人叫你?叫你做何事?”

  “我不知道是谁。”尔笙表情很困惑,“是个男子的声音,有点沙哑。他一直叫我往北走,到村子后的树林里去。”

  “什么村子?”

  “就是我的村子,去树林里找一个叫回龙谷的地方。”

  长渊一怔:“回龙谷?”

  尔笙点了点头:“他一直叫我去。”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霁灵忽然道:“上古传言,回龙谷乃神龙龙冢,遍野长满了不死草,食之能长生不死。”

  长渊淡淡地望了霁灵一眼:“那里没有这种东西。”

  旁边一个仙长奇怪道:“上古传说皆不可考,你如何确信那里没有?”

  长渊不再说话,霁灵接着问:“你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没与我们说的?”

  尔笙回头望了长渊一眼,见他轻轻点了点头,尔笙才把右手伸出去给霁灵看:“昨天你们来之前,我炸掉了一个僵尸的脑袋,本来也没事,就是下午的时候突然长出了这些黑色的东西。”

  四人围了上来,将尔笙的手仔细看了一番。其中一个问:“你炸掉了一个僵尸的脑袋?”那语气似是很不可置信。

  其实不怪人家惊异。僵尸的力气比普通的成年男子还要大上三倍,没有修过仙的女娃娃又如何打得过那些怪物?

  他的语气让尔笙微恼,于是抢着道:“长渊教过我法术!如果不是有两只同时找上我,我会很厉害!”

  那人瞟了长渊一眼,他知道长渊一定是个不好惹的角色,当下便不再质疑什么。

  霁灵仔细地看了许久,终是皱眉道:“我修炼这么多年,确实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另外两人也直称奇怪。

  最后,却是从床上传来一个声音道:“是蛊虫。”

  几个仙长都是一愣,随即又围着尔笙的手一阵细细打量:“这便是古仙书里面提到的蛊虫吗?是有点相像,可是现今蛊虫已经甚少在世间出现了,唯有南疆越王手中似还养了几条。”

  霁灵看了一阵,问长渊:“如何确认?”

  “蛊,能乱人神志,控人躯体。以外物触摸之,能察觉其在皮肉之下微微蠕动,给宿主带来疼痛不适之感。”

  一个仙长将信将疑地轻摸了摸尔笙手中那块黑色的地方,尔笙果然立即颤了颤。

  长渊道:“不可多碰。蛊虫为避免被轻易挑出,多半会往体内深处跑,让人难以察觉。尔笙说她没被僵尸咬过,只是炸了一个僵尸的脑袋,或许此蛊曾栖息于那僵尸的脑中,而后钻入了尔笙的手心。我猜测,这次所谓的疫病,根本就不是天灾,而是有人刻意为之,将蛊种在人身上,控制他们,令其为之效力。”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还是霁灵最先反应过来:“你确定事实如此?”

  “只是猜测。”长渊道,“捉只僵尸来,破开头颅一看便知。”

  霁灵对一个仙长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立即走了出去。霁灵接着问道:“依你所说,蛊虫应当在进入宿主身体的那一刻便往宿主身体内处爬,那她这个为何还停留在表皮之下?”

  长渊摇了摇头,说不知。尔笙却忽然道:“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因为姑奶……我是吃虫子长大的!这蛊虫不也是虫吗,它肯定是怕在爬去我脑子里的时候被我一吸,嚼来吃了!哈哈!”

  霁灵与其他两位仙长皆微微抽动了下嘴角,长渊却严肃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另外三人顿时觉得更加无力了。

  尔笙欢欣鼓舞地跳了起来:“那也就是说,这个虫子一直停留在我的手心,被挑出来后我就不会变成僵尸喽?不会变成僵尸就不会被杀掉喽!那我还可以一直跟着长渊,哈哈!”笑了一会儿,尔笙又顿住,“不对啊,如果我没变成僵尸,那我听见的那声音是怎么回事?”

  长渊道:“蛊虫入体,幕后者定是向蛊虫下达命令以此来控制‘僵尸’的行动。能听见他的声音许是因为蛊虫在你体内,而你没被控制大概是因为这蛊虫没有爬到你身体内处。”

  尔笙了然,心中又冒出一阵怒火:“这混账虫,害我郁闷了一整天,看我不把你挑出来捏碎了吃掉。”

  “且慢。”霁灵伸手拦住尔笙,表情凝肃,“若此僵尸之难真如这位……长渊公子所说的话,那么这幕后之人必定有更骇人的野心。此时你听见的话,其他僵尸必定也听得见。我们正好可以从他的命令中推断出那人身份是什么,他到底又想要做什么,由此来做出对策。”

  尔笙眨巴着眼呆了一会儿:“什么意思?”

  霁灵也看着尔笙眨巴了一会儿眼,那声一直憋在胸口的气终于长叹而出,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头一次对自己的表达能力产生了怀疑:“也就是说……也就是说……”

  “他们想让你帮忙。”长渊翻译道,“把放蛊虫出来的人捉住,斩草除根。”

  尔笙再度了然,兴奋地睁大了眼:“让我帮忙吗?我可以帮仙人们一起杀掉大坏蛋吗?怎么帮,你们说。”

  霁灵立即道:“乖乖坐在房间里,把你听到的所有话都说出来。”

  “好,没问题。还有呢?”

  “没了。”霁灵转头吩咐另一个仙长,“将仙尊给我们求助用的符纸拿出来烧了,告知仙尊我们这里的情况。”

  那人为难地皱了皱眉:“这样不好吧,毕竟我们下山历练……”

  “若是不知道此次僵尸之难有幕后的人在操控,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求助的。但是……若我想的没错,这些僵尸要去传说中的回龙谷定是为了寻那里的不死仙草。若是让僵尸吃了那种东西,不死不灭,你认为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他们的对手?而操纵这些僵尸的幕后之人,手中无疑是有了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你再想想,要这么庞大强悍的军队,他的野心是什么?”

  那仙长听出了一身冷汗:“我这就去告知仙尊。”

  等那人出去之后,霁灵转过身来对长渊作了个揖,道:“多谢长渊公子告知我们此间线索。可是蛊虫此物已有数百年不曾现世,公子又是如何知晓此物?”

  “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看了看尔笙,此时尔笙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司命,司万物命格,自然通晓万物特性。她曾笑着与长渊说,每个被安排的人的命格里面总要出现一两件稀奇的东西,这样才会拥有刺激的人生。以至于现在的长渊普通的常识不知道几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倒是明白不少。

  霁灵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她吩咐另一个仙长好生陪着尔笙,将她所说的话都好好记下,如果她体内的蛊虫作怪,就挑出来封印住。

  言罢,她也出了门去。

  白日,一切皆无异常,镇外的僵尸似乎也安静了许多。

  尔笙在椅子上坐了许久没听见动静,渐渐地有些躁动起来。她在那个仙长的眼皮底下磨磨蹭蹭地挨到了长渊身边,转过去转过来就想蹭上长渊的床。

  长渊见她眼珠子转了两转,心中便明了她的想法了。他掀开被子的一角,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尔笙若想睡,便来这里躺下。”

  “好!”只见尔笙身形一闪,眨眼间便在长渊身边躺好。她将被子一捂,蹭着长渊的手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长渊想,左右昨夜已经睡过一次了,多睡几次也没多大关系,尔笙既然喜欢由着她便好。

  尔笙却想的是,阿娘说过,和相公一起睡过就会有孩子,她现在应当趁着长渊不能反抗的时候将他“睡”了,日后怀上了长渊的孩子,他就是她的人了。

  一旁的仙长瞪大了眼,尔笙立即振振有词地解释道:“我没什么其他想法的!只是昨天我是躺在这里听见的那个声音,或许今天我也要躺在这里才能听见。”

  仙长撇了撇嘴,无奈道:“我一个修道之人,难道还能扰了你们小夫妻的兴趣不成……”他脸微微一红,“你们……你们想做什么都与我无干,我只是负责记录你听到的话,只是……别太过分了,那样……我会很为难。”

  尔笙想了半天,着实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令这个仙长为难的事情,她顶多能让长渊为难为难。

  想不通她便不再想,抱着长渊慢慢闭上了眼。

  尔笙是在一声长叹中被惊醒的。此时已近黄昏,她睁开眼立即大叫道:“他说话了!他说话了!”

  吓得在一旁微有些瞌睡的仙长浑身一震,立即凌空捉出一支笔,准备在手上记录:“说了什么?”

  一旁闭目养神的长渊也缓缓睁开了眼,望向尔笙。

  尔笙凝神,仔细听着那人言语,不一会儿便学着那人的腔调一字一句地说:“无方竟敢乱我大事,今日子时,我将破开无方结界,你们入镇后将其剥皮拆骨,吞食入腹,不留一个活口。”

  仙长脸色一变,立即奔出门外。

  尔笙脑海中的声音又响了几次,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她转头看长渊:“长渊,今天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我脑袋不疼了,也不难受了。”

  “嗯。”长渊淡淡应了一声,默默地将自己搭在她手腕上的指尖收了回去。

  “那人说要吃掉我们?哼,烂虫子才会被吃掉,有仙人们护着我们,才不怕大妖怪呢。”

  长渊皱了皱眉:“此次这些人或许都自身难保。僵尸受操控,但并不会法术,若要破开这圈禁之术,唯有依靠比无方仙人更厉害的法力。若是此结界被破开,只能是那幕后之人亲自动手,且那人不好应付。”

  尔笙愣了一番,终是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突然问:“长渊,那大妖怪打过来的时候你能跑吗?要是不能跑,尔笙就下去多吃两碗饭,到时候背你。”

  听罢这话,长渊本有些沉凝的黑眸微微一软。他摸了摸尔笙额前的细发:“你不用担心这些,人世争端奈何不住我,也奈何不住你。只是要救这里的人有些困难。”

  “仙长们要和大妖怪打架,打得赢吗?”

  长渊摇头:“难。”

  “那就抓紧时间跑啊!”尔笙急道,“打不赢还拼什么拼?难不成都学了村里夫子的那一套傻学问,成了榆木脑袋?”

  长渊倏地眸色一亮:“尔笙聪明。且去帮我将霁灵叫来,说我已有了退敌之法。”

  尔笙找到霁灵的时候,她正忙着指挥仙人们在结界上施加灵力,以求令结界更加坚固。尔笙将长渊的话告诉她之后,霁灵神色为之一振,立即赶回了客栈。

  尔笙站在大街上看着天空中映着黄昏光晕的蓝色结界发呆。村子里的夫子、鼻涕刘兄弟,还有隔壁朱家老二和朱家嫂子,都莫名其妙地死掉了,村子也被仙人们一把火烧了,没有人跑出来。如果仙人们能来早一点多好啊。

  这镇子里,她一个人也不认识,家家屋门紧闭,窗户都关得死死的,没一个人出来帮仙人们的忙。她想,如果在她的村子,村民们一定不会这样。

  她突然可耻地觉得,她好像有点怀念夫子唠唠叨叨讲忠信礼义的声音了。

  “小脏孩儿!干吗呢你?天上掉钱了?”略带戏弄的声音伴随着一道大力拍在尔笙的肩上。尔笙回头一看,却是那日驮着长渊回来的无方弟子辰渚。

  尔笙挠了挠头,那一掌拍得她肩疼,依着她往日的作风早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了,但是人家是救过她的仙人,尔笙便硬生生将自己唾弃他的冲动忍了下去,琢磨着是不是该行个礼什么的。

  但没等她想清楚,对方又一拳砸在了她肩头上,哈哈笑道:“看不出来你胆子还挺大的嘛!昨天晚上的事我都听说了。”辰渚凑过头,挨近尔笙的耳边说,“其实我早就觉得霁灵师叔没长胸了!不看她的脸,说她是个男人谁不信啊!哈哈!”

  他退开的时候,又拍了拍尔笙的肩:“小脏孩儿,真有你的!多可惜昨天我没亲眼看见她的脸色啊!”

  这三番两次的拍打惹怒了尔笙,她揪住辰渚的头发,不多,也就十来根,紧紧拽住用力一扯,连着人家的头皮一起给揭下来。

  辰渚痛极大怒,捂住头皮喝骂道:“你疯了!”

  尔笙也捂着肩叫:“你才疯了!你捶得我骨头都要碎了!”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不经打!两拳就叫疼!”

  “我也不知道你这么不经拔呀,这才几根毛,拔得你这么疼?”

  辰渚说不过她,只是气呼呼地瞪了她半晌。尔笙高傲地一仰头,面带挑衅。辰渚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对方又是个小孩,他怎能被她唬住,当下抡了拳头便要揍尔笙。

  尔笙经过多年的“沙场”历练,此时瞬间便明了辰渚的意图,她大声道:“你敢揍我,我就把你刚才说的话讲给霁灵姑娘听!”

  辰渚一愣神,尔笙对他吐了个舌头,转身就跑。留辰渚在原地气得面色发青。

  回到客栈,霁灵已经与长渊谈妥。尔笙推门进去时恰好撞见霁灵出门。

  霁灵道:“尔笙你将东西收收,我们现在便走。”

  不等尔笙问清楚,霁灵已经走远了。

  “长渊,霁灵姑娘让我们走哪儿去?”

  “去你长大的那个村子后面的树林。”长渊的神色一如往常的宁静,“尔笙,到时候帮我捉点虫子来吃。”

  那片树林位于镇子的北方,僵尸们却是从镇子南方来的。之前虽已经有僵尸到过尔笙的村子,但是已经被消灭干净了。现在往北方撤退虽是逃避之举,但不失为一个保命的好办法。

  今夜子时无方仙尊定是赶不来的,但是若能将时间拖到一天以后,待无方的仙尊与长老到了,这些僵尸与那法力高强的幕后之人便没什么可怕的了。

  毕竟无方的尊者已经快五百岁了,法力高深,当今世上鲜有敌手,若是连他也对付不了这幕后之人……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镇上的结界留着,以便为他们逃走争取更多的时间。

  尔笙虽然不知道霁灵做出的这个决定背后有多少仔细的考量,但是在她看来,打不赢就跑无疑是万分正确的。所以她乖乖地将包袱收拾了,等着霁灵派个人来将长渊背走。

  但是当尔笙看见来背长渊的人时,黑了脸。

  对方也很是不情愿:“我不背。”

  “不要他背。”

  两人互瞪了对方一眼,又都哼了一声别开了头。霁灵冷冷地“嗯”了一声之后,两人都垂下头没了意见。

 

 

2

《司命》  三界外,上有万天之墟,下有无极荒城。皆是无日月、无生灵的死寂之地。有进无出。而这万天之墟乃是囚龙之地。囚了这世间最后一条龙。九重天上的司命星君表白被拒,酒后入梦,无意中入了万天之墟……

九鹭非香  懒癌晚期患者,体型微圆,性直,喜宅,养小狗,偶尔文艺青年范儿,时常卖蠢呆萌范儿。立志于成为吃货界的大师,号称史上最能吃的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司命   九鹭非香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