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聪明伶俐

2015-12-09 15:11 作者:九鹭非香

  长渊开始教尔笙修习法术。

  他只能言传,无法身教。但尔笙本身就聪明伶俐,长渊讲的东西她很快就能理解了。一个教得用心,一个学得用功,加之体内有长年累积下来的灵力,使得尔笙成长得相当快。

  长渊是上古神龙,自身的修为极高,在他看来他教尔笙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防御之术,殊不知他所教的这些法术已足以让当今修仙门派的人望其项背。

  尔笙却并不知道自己能学到这些东西需要多大的机缘,她只是觉得现在捉起虫来更容易了,隔壁家的朱老二要欺负她的时候她能绕过他山一样的身体溜走了,更能把村里的一伙孩子压得死死的了……

  她每天一边和长渊学法术,一边把自己做的所有事都告诉长渊。例如今天捉了几只虫,打哭了几个孩子,事无巨细,一一禀报。长渊也不嫌烦,从来都是尔笙说着,他仔细地听着。他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因为之前与司命在万天之墟时也是这样,司命说着,他听着。不同的是,司命说的多数是自己写的故事,而尔笙说的是自己经历的故事。

  等尔笙说完了,长渊偶尔会提两句,什么做得太过分了,什么做得太缺德了。尔笙也都一一记在心里,以后不再犯。

  两人相处自是十分融洽,尔笙告诉长渊世事,长渊教会尔笙人情。尽管这些人情也是从司命那里听来的。

  总之尔笙的生活就这样喧闹而平静地过着。

  她成日成夜地盘算,现在是五月初几,过了七月廿三她满了十四岁就能嫁人生孩子了,彼时长渊的伤应当也好了,那就在八月份的时候定个日子让长渊把自己娶了吧。她要为自己置办一套嫁妆,也要为长渊置一身新衣。

  可是钱从哪里来呢?新衣裳总不能向人家去赊要吧?

  没让她愁多久,村子却出事了。这样的变故,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那日清晨尔笙自床上醒来,木屋的窗户外没有像往日一样透进来明媚的阳光,而是雾蒙蒙的一片,仿佛村后树林里的雾气蔓延过来了一般。她将身上的被子往旁边一推,就着屋里的冷水洗漱了一番,便像往日那样要出去找长渊。但是,当她推开门后,却被眼前的场景吓得呆住。

  村子里出现了很多……人?他们衣着陈旧而破烂,裸露在外的肌肤已经全部溃烂化脓,双眼空洞无神,漫无目的地在村子里四处游走。

  更令人骇然的是,他们的手上握着鲜血淋漓的残肢断骸,或是一只手、一块肉,又或是一个头颅。当尔笙看见老夫子的头颅不知被谁扔了过来从她面前骨碌碌地滚过时,她不由得一个战栗,“哇”地吐出一口清水。

  村子里死寂一片,她这声呕吐显得无比突兀,那些僵尸一般的人闻声,僵硬地转过头来,青白浑浊的眼珠齐齐盯向尔笙。

  尔笙平日再是胆大,此时也不由得软了腿脚。见那些人缓缓地向她走来,尔笙心底发寒,一个纵身就从自家的窗户跳了出去,向着树林的方向一路狂奔。路上看见的场景更是令她胆寒,在地上躺着的这些人,所有的人她都认识,昨日她还与他们在一起,一起活着……

  她不敢停下,脑海里尽是长渊的身影,仿佛跑到他身边自己就能得到救赎,尽管她清楚地知道长渊重伤在身,但是她就是觉得在他身边一定是安全的。

  去树林的路从来没有这么漫长过,尔笙似乎要将肺都跑出来了,可是长渊还是那么遥远。

  眼瞅着就要跨进树林中,忽然一只夹带着黏腻液体的手掐住了她的后颈,将她往前一按,尔笙狠狠扑倒在地,那人张口便向她的脖子咬去。尔笙反应极快地转过身,手掌对准那人的脸,下意识地捻了个诀,只见金光一闪,那人的头颅径直爆开,炸了尔笙一脸腥臭的脑浆。

  尔笙顾不得恶心,抹了两把脸,爬起身来接着往树林里跑。

  然而她还没有跑出两步,脚下就被人狠狠一拽,又摔了下去,撞到地上裸露的石块,被生生磕掉了一个门牙,鲜血顿时涌出,染了她一嘴的猩红。

  尔笙捂着嘴回头一望,只见方才被自己爆掉脑袋的家伙居然还用手握着她的脚腕,拽得死紧。

  在他的后面陆陆续续有僵尸走了过来,尔笙几乎快吓哭了,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死命地去掰那只溃烂的手,可是还没等她挣脱这只手,一股腥臭之气便喷洒在她耳边,她惊惶地转头一看,另一只僵尸的血盆大口已近在眼前,她能清楚地看见那烂肉一般的舌头和尖利的黄牙。

  “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惊恐,尔笙尖叫出声。

  银白耀眼的光华在下一瞬间擦过尔笙的耳边没入僵尸的额头,时间似乎在此时静止,那僵尸的嘴就那样大大地张着,没了动作。

  尔笙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僵尸已经被刚才那道白光杀死了。她怔然望向方才那光华射来的地方—一袭白底青花的长袍在半空中随风飘扬,那女子清冷的面容仿佛神仙一般,她淡淡地扫了尔笙一眼,随即目光遥遥望向死气弥漫的村庄。

  手中银色长剑轻舞,她一声无情地低喝:“杀!”

  四周青光闪烁而过,尔笙这才看见女子身后还有一排同样穿着白底青花袍子的人。他们听得女子的命令,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仙……仙人?”尔笙呆呆地呢喃出声。

  忽然脚腕上又是一紧,她汗毛微立,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僵尸正拉着自己。她两只脚拼命地踢踹,终于把那手给踢了下去。尔笙站起身来,心中气不过,又狠狠踩了那僵尸两脚,这两天长渊让她不要说脏话的嘱咐也抛在了脑后:“大爷的!害姑奶奶差点被吃掉!”

  发泄了一会儿心中的恐惧,尔笙看了一眼已落到地上的女子,不伦不类地行了个礼道:“谢谢仙子救命。”言罢转身就往树林里走。

  “等等。”女子唤住她,“僵尸未除,不可乱走。”

  “我要去树林里找人。”

  “林中还有人?”女子想了会儿道,“我与你一道去。”

  有人护着自己自然是好事,尔笙点了点头。

  看见长渊的那一刻,饶是清冷如那女子,也不由得愣了愣。一是愕然于那人的面容,二是愕然于那人周遭的残败环境—巨树十米开外一片荒芜,僵尸的残肢断骸散了一地,俨然一个修罗场,但是在靠近男子身边的位置,白色绒花依旧开得可爱。

  他似察觉到了两人的靠近,缓缓睁开了眼。长渊面色尚有些苍白,但黑眸之中未歇的杀气看得那女子一阵胆寒,她不由得顿了脚步,呆怔在原地。

  尔笙被这些腐烂的恶臭熏得一阵恶心,联想到现在自己的脸上还挂着那僵尸脑浆的残留物,她“哇”地吐出一口酸水,呕吐声在寂静之中显得十分突兀。

  长渊眸中杀气渐渐散去,而眉头却蹙了起来:“尔笙,过来。”

  拍了拍胸口,尔笙吐完之后反而好受了一些,她轻轻唤了声长渊,门牙磕掉了一个,说话有些漏风,她面带着些许委屈,拔腿向他的那方跑去。

  “等等。”白袍女子拦住尔笙,“他并非人类。”

  初听这话尔笙愣了一愣,她带着些愕然望向长渊,长渊面色不变,如往常一般静静地望着她。默了一会儿,尔笙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手。

  “有什么关系。”

  这话答得如此自然,倒弄得那女子有点呆怔。

  待跑近长渊身旁,尔笙看见长渊的面色苍白得吓人,一摸他的手,发现比往日冰凉了许多。尔笙的眼眶立即就红了:“长渊你怎么了?”

  “无妨。”他压住喉头翻动的腥气,“牙齿……”

  一提到这个,尔笙的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张着缺了门牙的嘴呜呜地哭个不停。千万年以来,长渊从没见过谁在他面前这么哭过,他顿时有点慌:“呃……可是痛极?很痛吗?”

  尔笙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半天才含糊不清地说:“门牙……换过了……不会长了,吃不了……吃不了东西了……我会饿死……会饿死……”

  长渊一听脸色也有些变了,但又马上冷静下来,他肃容问尔笙:“如此严重?”

  尔笙点头。

  “可有补救之法?我帮你去找。”

  那副认真的表情,俨然已经认同了尔笙缺了门牙会饿死人的理论。

  白衣女子在后面听了这番对话无语了一阵,终是忍不住开口道:“不过缺了颗牙,犯不着哭成这副德行。当务之急应先从此地出去,僵尸残骸散出来的尸毒于人有害。”

  尔笙听了忙将泪一抹:“长渊能走吗?”

  长渊又看了一眼她的牙齿,然后摇了摇头:“伤势未愈,走不了。”

  女子听罢,心中暗惊。这人之前身受重伤,不挪一步还能杀掉如此多的僵尸……她不知,正是因为杀了这些僵尸,才将长渊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神力又给挥霍没了。

  尔笙却没有想那么多,听见长渊说走不动,她只有无助地望向白衣女子。

  女子稍一思索,蜷起食指放在唇边一吹,清灵的哨音破空而去。片刻之后,空中飞速闪过来一道银光,款款落于白衣女子跟前。光华散去,尔笙定睛一看,是一个清俊的蓝袍少年,他咧嘴笑着,不伦不类地对白衣女子行了个礼:“霁灵师叔,我总算等到你吩咐我做事情了!你说吧,不管什么事,辰渚拼了命都会做好!”

  霁灵指了指长渊:“且去将那人扶上,速速离开此地。”

  少年一转身,先看见了满地残骸,吓了一跳,随后目光扫过一身狼狈的尔笙,最后落在长渊身上。他苦了脸:“师叔,你就是叫我来驮人的啊……又是出傻力气的体力活,我什么时候才能为无方山立大功啊!”

  “扶不扶?”

  “扶扶扶。”少年见霁灵冷了脸,立即向长渊那方跑去。

  尔笙殷勤地将长渊扶着半坐了起来:“多谢小仙长,来这里扶吧。”

  然而辰渚跑到离长渊还有丈远时,忽然止住了脚步。尔笙奇怪道:“小仙长?”

  辰渚听得这声唤,又往后退了两步。

  霁灵皱眉:“辰渚?”

  “哎……”他低低应了声,又迟疑地向长渊走了几步,当他接住长渊投来的眼神之时,两腿忽然微微一软,不知为何竟生了想要逃跑的念头。这人……这人浑身的气势好慑人。

  辰渚听见霁灵询问的声音,他只有把心一横,硬着头皮走了上去。接触到长渊身体之时,他更是不由得有些颤抖,像是触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一般。

  尔笙却不知辰渚心里的苦。见有人帮忙了,她心里欣喜不已:“仙子姑姑,咱们走吧。”

  霁灵点了点头:“我先送你们去镇上。”

 

 

2

《司命》  三界外,上有万天之墟,下有无极荒城。皆是无日月、无生灵的死寂之地。有进无出。而这万天之墟乃是囚龙之地。囚了这世间最后一条龙。九重天上的司命星君表白被拒,酒后入梦,无意中入了万天之墟……

九鹭非香  懒癌晚期患者,体型微圆,性直,喜宅,养小狗,偶尔文艺青年范儿,时常卖蠢呆萌范儿。立志于成为吃货界的大师,号称史上最能吃的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司命   九鹭非香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