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身死他乡

2015-12-09 15:11 作者:九鹭非香

  回到村子,看见村中景象的那一刻,尔笙突然觉得腿一软,差点摔倒。知道村子被毁了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以前有人告诉她,她父母因一场意外身死他乡,她笑着说知道了,然后继续漫山遍野地乱跑,无拘无束地玩。等有一天,她和村头的小胖娃打架,他家大人来将他带回家吃饭。尔笙回头一望,自己的父母没来,她这才意识到,父母再也不会来找她了。

  她才懂得,死就是永远也见不到了的意思。

  原来村子毁了,就是真的毁了。带着她的过去,死掉了。

  忽然有只手在后背轻轻拍了她一下,尔笙回头一望,辰渚别扭地转过头:“现在保命要紧,回头我们可以帮你给这村里的人立块碑,把他们的名字都刻上去。”

  尔笙点了点头,继续跟着往树林里走。额头上微微一暖,尔笙听见长渊沉稳的嗓音:“勿需执着,这人世,总是有生有死。”

  尔笙鼻尖微微酸涩:“那尔笙身边的人都会走吗?大家到最后都是一个人活着吗?长渊也要走吗?”尔笙呆了呆,忽然又道,“长渊不能走!你不能扔下我!”

  “好。”

  进得树林,天色已暗,尔笙举着火把忙着四处给长渊捉虫子。长渊来者不拒,吃得不亦乐乎。

  辰渚一手扶着长渊,一手握着火把,将长渊在他身边一口吞掉一只虫子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他恶心得直泛胃酸,心道这两人言词无礼行为古怪,定是脑子出了毛病,他不应当和他们再多打交道,省得以后也变成了这样,多么恐怖!

  大队人马已经进入了树林深处,有的仙人送镇上的镇民继续往北走,而有的则留下来在树林中再设了一个结界,以防止僵尸进入树林,找到传说中的回龙谷。

  尔笙因为一路上东跑西跑地帮长渊捉虫,耽误了行程,三人走走停停,掉在队伍的最后面,这才行至小潭边。

  辰渚心急,但不想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咬着牙没有催。尔笙全副心神都放在怎么让长渊吃饱肚子上,也不去管前面的人去了哪里。长渊更是不急,神色泰然。

  “长渊要喝水吗?”尔笙指着那汪映着星光的潭水道,“这里的水十分甘甜,比村子里的井水好喝多了。你吃了那么多肉,得解解腻。”

  辰渚望了望前面渐行渐远的大队火光,终是忍不住开口了:“待会儿喝吧,这野外的水喝了拉肚子可怎么办。”

  “才不会!”尔笙一听辰渚说话心中就反感,脖子一伸便要与他争论,长渊的眸色却落在那汪深潭中久久不曾挪开。沉默半晌,长渊忽然道:“尔笙,将那潭中之水取些来我看看。”

  尔笙对辰渚吐了个舌头,小声骂了句胆小鬼,便乖乖地跑去取水了。

  辰渚遥遥地望了眼远处几乎快消失的火光,心中焦急更甚。是时后脊忽觉一股阴风吹来,他扭过脖子往后一望,只听树叶沙沙的响声,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偏偏就是这样的未知,让他觉得随时有东西会突然蹿出来一样。

  “小脏孩儿!你快点!”

  “知道了。”

  尔笙用竹筒盛了水,跑回来递给长渊。

  长渊将水盯着看了半晌,却不喝,只是眸中的神色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越发明亮:“竟真的在这儿,难怪此处灵气氤氲。”他细声呢喃,“人世多变,也不知此处几变沧海几变桑田……”

  他这话说得小声,连离他这么近的辰渚都听不清,只有声声催促:“快喝啊,要来了水,光看着作甚!能长出花来?”

  “不许对长渊凶!”尔笙撸了袖子要打辰渚。

  忽然林间的凉风一断,三人只闻一股腥臭之气弥漫开来,令人恶心欲呕。

  辰渚立时警惕起来,眼神迅速往林间一扫。长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东南方向。”

  辰渚的目光才转过去,只觉手肘被人猛地一击,火把脱手而出,掉入那方潭水之中,熄灭了光芒,接着他腹部被狠狠揍了一拳,打得他径直飞出去三丈,撞断了一棵树,狼狈地落入草丛之中。长渊自然也没有幸免,与辰渚一同掉入那处灌木丛中,没了声息。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尔笙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辰渚和长渊为何会突然飞出去。她握着火把,呆怔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惊骇地转过头,慢慢将袭击两人的人看清楚了。

  一个巨大的僵尸。

  这个僵尸与别的僵尸不同,他的皮肤不曾溃烂,看上去如常人一般,只是在胸腹处被破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在火光的照耀下,尔笙能清楚地看见他的胸腹里面爬满了黏腻的黑色虫子,不停地蠕动翻滚。

  尔笙手心里的虫子开始躁动起来,似要冲破她的肌肤跳出来。

  “天啊……”尔笙失神呢喃,“这种虫吃了能长这么大个儿,幸亏霁灵姑娘拦住了没让我吃,否则以后我与长渊睡一起,非压死他不可。”

  “哦?”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自巨大的僵尸背后传出来,“这倒是奇事,你身中带蛊,却还能神志清明。”

  尔笙探头一看,自那巨大的僵尸身后缓缓走出一个华服男子,看年岁有四十上下,气度雍容,像是王公贵族,但那双眼却显得过于阴鸷。

  “你是谁?”

  “本王乃是南疆之主,越王。”他盯着尔笙笑了笑,“你这小丫头想必是有什么地方天赋异禀,待本王尝尝便知。”

  尝尝……

  “是要……吃了我的意思吗?”

  对方好笑地点头,尔笙了然,心中默念长渊之前教她的防身法术口诀。

  越王见尔笙不动,以为她被吓呆了,他拍了拍那巨型僵尸的背,示意其上前将尔笙捉住。

  还有两步、一步……

  尔笙抬头道:“我喜欢吃虫子,但是不喜欢被虫子吃。”她对着僵尸的胸腔抬起手,一阵金光径直穿透他的胸口,一如那天爆掉那僵尸的脑袋一样。巨型僵尸嘶声厉吼,震得尔笙头疼,他胸腔中的虫子蠕动的速度变得极快,尔笙只觉掌心微疼,收回手一看,竟是将那藏在手心里的虫生生吸了出去。

  她趁着僵尸还在混乱之际扔了火把,转身便向着辰渚摔入的那处灌木丛中跑去。

  “呵,小丫头有点胆识。”越王一声冷笑,他身形一闪便跃至尔笙身前,抱着手打量她。

  火把的橙色火焰在身后跳跃,尔笙脑子里闪过许多主意,最后她果断地将头一埋,跪在地上乖乖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抱头痛哭:“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尔笙自幼孤苦身上没长几斤肉,不好吃的!而且……而且我几日都没洗澡了,最近又便秘,肚子里全是脏东西,不好吃!”

  越王依旧意味不明地笑着:“不碍事,我有怪癖,就爱脏东西。”

  尔笙浑身一颤,糊了满脸鼻涕眼泪地将越王望着。他伸出手,放在尔笙的头顶:“这样的眼神倒叫本王看得舒心。”他掌心慢慢变得灼热,似要烧掉尔笙的头发,“本王最喜见着别人绝望的眼神。”

  他收紧手指,那一瞬间的疼痛让尔笙以为她会就此死掉。

  等到空中一道凌厉的白光划过,头顶的疼痛骤然离去,尔笙仍在恍神。

  “呵,无方小徒,竟如此不自量力,敢坏本王大事。”越王避过远处射来的这一记杀招,冷眼望着远处急速奔来的霁灵等人。

  原来是霁灵他们发现了后面的异常,转身返回,这才将尔笙在生死关头救下。一位仙长将尔笙扶至旁边,霁灵大喝一声“列阵”,那仙长又忙加入了战局。

  “哈哈!有趣有趣,想来无方仙山定是门内无人,竟想靠着你们这几个黄口小儿对付本王。”越王拍了拍手,眸中的光倏地变得血腥而嗜杀,“那本王便拿着你们的尸体让那高高在上的无方仙尊哭一场好了。”

  “放肆!”霁灵一声厉喝,她生了怒意,一剑便向他刺去。越王轻而易举地避过,随手一挥,指尖弹在霁灵的剑刃之上,剑身顿时巨震,霁灵险些把握不住。越王一声高喝,唤醒了被尔笙攻击后便一直呆在旁边的巨型僵尸。他趁仙人不备,举拳乱挥,有两人被那僵尸击中,破了阵形。

  越王狂妄一笑,浑身邪气荡出,震得在场的仙人皆不能起身,他低头看向脚下的霁灵,劈手砍下。霁灵后背受击,一口鲜血吐出,几近昏迷。

  尔笙此时终是缓过神来,见此变故,她捡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冲越王狠狠砸去:“龟孙子!叫你欺负人!你去死!”

  区区石块又如何能对他造成伤害,不过尔笙的话倒是让他眼中的血色又重了一层。

  “本王将入得回龙谷,食不死仙草,将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同光!黄毛丫头休得胡言!”

  “你将会像乌龟一样活得长长久久!像粪坑里被屎磨得发光的石头一样遗臭万年!”

  此话惹怒了越王,他伸手一探,尔笙只觉脖子一紧,接着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向越王飘去,任她如何挣扎脚也落不了地。没一会儿,她眼前便因为窒息而阵阵发黑。

  恍惚之间,她感觉深潭上清澈的风阵阵袭来,吹醒了她混沌的大脑。

  辰渚与长渊掉入的那处灌木丛中隐隐泛出一丝银白的光,在黑夜之中显得有点刺目,但却令人感到安全而温暖。

  当然,这只是尔笙的感觉,对于被邪气镇压在地的众人来说,现在忽然溢出的这股气息更令他们感到压抑而痛苦,如同在庄严的神殿之上,被高高在上的神明冷漠地注视着……

  “欲扰龙族长眠之地者,杀无赦。”

  龙族长眠之地……

  越王手一松,那股无形的力量刹那便消失了。尔笙瘫软在地,捂着脖子狠狠地咳嗽。

  “龙?”越王盯住自那灌木丛中走来的男子,笑道,“本王便是扰了又如何?不过是一群已作古的生物。”

  长渊踏着细碎的草叶缓步走出,周身光芒尽敛,他神色冷漠,黑眸中金光闪过,转瞬间又全无一丝情绪。

  越王虽不知长渊是何身份,但心知此人不好对付。他脸上的玩笑之色也渐渐收起,挥手招来那巨型僵尸,手一舞,僵尸便似木偶一般飘荡出去,身形灵活得与刚才那个笨重的大汉完全不像。

  长渊右手探出,生生接住僵尸挥来的巨拳,如此大力的皮肉相接竟没有发出半分声响。

  尔笙缓和了呼吸,略有些担忧地抬头一望,只见长渊指尖光芒凝聚,转瞬间,那僵尸的整只胳膊便轻易地被卸了下来,宛若玩具一般被长渊弃于一边。僵尸仰天长嚎,其声令人听之发怵。

  长渊神色不变,手一挥,拍于那僵尸的喉间,惨叫声戛然而止。他收回手,僵尸颓然软倒在地,长渊冷着眸色接着向前,他走得不徐不疾,但偏偏每一步都有令敌人胆寒的气势。

  越王被慑得微微往后一退,又咬牙恨着长渊:“本王计划已行至今日这步,决不能断送在你这莫名其妙的人手上。”

  长渊哪听他废话,若是他有往常十分之一的力量,早就将其毙于掌下,奈何现在他重伤在身,依靠尔笙捉给他的虫子才能暂时恢复一点力量,但最多能支撑他一刻,若这一刻内不将其解决,在场之人活不了不说,连回龙谷也会被这肮脏之人践踏。

  他怎能容许……

  长渊探手为爪,直取越王喉间。越王闪身躲过,长渊步步紧逼,招招皆是致命的杀招,越王提气与之抗衡,渐渐不敌。

  越王瞳色渐化为血,心道自己绝不能在这里败了,一边挡一边往那软倒在地的僵尸那里靠。

  此时灌木丛中的辰渚才从打击中醒过来,睁开眼便看见自己师门众师叔皆倒在地上,而与敌人缠斗的竟然是路都走不得的长渊,他顿时傻眼了,然而当他看见下一幕时,此后的三个月里愣是没有吃进半点带腥味的东西。

  那越王竟然逃至僵尸旁边,翻过僵尸的胸膛,掏出里面的黑虫,全吃进嘴里。

  “神啊!神啊!天啊!他也吃虫子!他也吃虫子!呕……这世界怎么了……呕……怎么了!”

  长渊眸色微微一深,杀意更重,正欲奋力一搏,越王忽然从僵尸的体内挖出一个比寻常蛊虫大了三倍的黑虫,欣喜地吞进了嘴里。他将僵尸往长渊身上一扔,挡住了长渊的视野,等长渊将那僵尸炼化成粉末,越王头顶上竟然生出了一条条黑色的经脉,看起来十分骇人。

  他狂妄地仰天长啸:“无人能碍本王大事!本王要寿与天齐!”声色中的邪气竟比方才更为浓重。

  长渊心道不妙,身形一跃,那越王竟像疯了一般,半点不守,径直向长渊冲去,也探出手,做的竟是要取长渊心脉的打算!

  辰渚大叫:“小心!”

  尔笙惊骇:“长渊!”

  长渊眉头一皱,终是闪身避开,越王换了一副不要命的打法,不管不顾地往长渊身上招呼。长渊往后一退,恰好踩住趴在地上的霁灵的手。长渊心知,若是他再退,以此时这人拼命的打法,后面众人和尔笙定会被殃及。

  黑眸一凛,瞳孔深处的金光再起,长渊定住身形,接了越王两招,化守为攻,击得越王又往后退了三步。

  长渊正欲追击,却猛然觉得腹内一空,身上的伤口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糟糕,长渊暗道,那虫子炼化出的神力没了……

  不等他想出应对之策,对方的杀招已逼至身前,避无可避,长渊唯有稍稍侧过身子,躲开了越王直逼心房的攻击。

  对方的指尖穿透他的肩胛骨,越王扬声大笑,然后狠狠地将长渊甩了出去。长渊的背划过深潭边上的尖石,终是在即将滑入潭水之中时停了下来。

  长渊瘫软在地,身上的筋骨犹如被扯断了一般疼痛,他越想撑起身便越是疼。

  越王迈着胜利者的步伐,漫步走到长渊面前,似炫耀自己战果一般舔了舔指尖上长渊的血:“你身体里的力量也甚好,干脆也让我尝尝吧。”

  辰渚在后面听得这话,浑身发抖,他半是生气,半是害怕,气愤地捶了捶自己的双腿。爬不起来,在如此强大的邪气之下,他爬不起来!半分忙也帮不上!抬头一看,众仙长也皆是一副愤恨的表情。

  愤恨着自己的无力。

  适时,一道人影冲了过去,娇小的女孩用瘦弱的肩膀挡在了长渊身前。她怒瞪着越王,红了一双眼。

  “我让你吃!随便尝!但你不准欺负长渊!”

  尔笙的举动无疑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众仙人尚且无法抵御的邪气,她为何不受影响?

  越王血红的眼眸盯住尔笙:“呵,这世上竟还有蠢得自己来送死的。”尔笙狠狠地瞪着他,眼眸中全是厌恶与仇视,越王心中怒火大盛,“既然你存心求死,本王便遂了你的心愿。”

  他慢慢走近。

  长渊动了动指尖,想把尔笙拉到自己身后,奈何身体已疼得麻木,全然不听他使唤。

  何曾狼狈至此?长渊心里苦笑,竟连一个凡人也敌不过。他从未觉得上古神龙的力量有何稀罕之处,但现在,当他失去了那股力量,他才知道为何世人皆对强大的力量趋之若鹜。

  只有足够强大,才能护着想护着的……

  “小丫头,”越王已行至尔笙面前,他一手挑起了她的下巴,“你说,从哪里开始吃呢?”

  话音未落,空中突然砸下一道惊雷,径直劈在越王的背上,灼烧了他华贵的衣袍。越王一声痛呼,甩开尔笙,连忙往后跃开。

  “谁!”越王怒喝,“何人胆敢扰本王大事!”

  夜空之中幽蓝的光芒划过,尔笙失神地抬头一望,只见白芒如箭一般纷纷落下,皆直直扎向越王所在之处,在那些耀眼的光芒之后,踏着凉夜清风而来的是一个穿着蓝色立领大袍的男子。

  那男子神色肃穆胜似天人,只是眉心印着浅色的火焰,显得过于妖异,在这样一张沉静的脸上显得十分不协调。

  “长渊,”尔笙低声呢喃,“又有神仙来救我们了。”

  长渊吃力地看了那人一眼,随即无奈的神色更甚。他虽在万天之墟待了千万年,这人世已有许多是他所陌生的,但是他还是知道那人眉间的印记代表着什么,毕竟天罚的印永生也不会变。

  长渊道:“尔笙,此人乃堕仙,世人皆称其为魔。”

  魔?什么是魔?尔笙茫然地盯着那人。

  他全然无视周遭的一切,只盯着越王道:“你犯下的重罪已足以让我送你去荒城。”其声清冷,仿佛他已是在对一个死人说话。

  “是你!”越王突然有些惊慌,“你到底是谁!”

  “长安,乃是我的名。”

  长安……尔笙想,听起来如此平和安稳的名字,为何却是这个样子?

  地上的霁灵等人听得此名却是浑身一震,他们极力地抬头想去看那人的相貌,但是终是败于强大的邪气之下,唯有辰渚直勾勾地盯着那人的面容看得呆了,他轻声呢喃:“堕仙长安……古仙门流波的最后一名弟子……”

  越王听得此名,惊得往后退了两步:“你既已告诉本王不死草的传说,为何此刻还要阻挠我?”

  长安浅浅一笑:“不过是想快些送你去荒城罢了。”

  三界外,上有万天之墟,下有无极荒城,皆是无日月、无生灵的死寂之地。无极荒城中囚禁的是罪大恶极永世不得超生之徒。与永世封印的万天之墟不同,无极荒城在送罪犯入城之时,会开启城门,待罪犯入内,城门合上,不管是天庭、人间抑或冥府,皆看不见其入口。

  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

  世人皆知,堕仙长安最喜送罪犯入荒城。

  越王惊慌起来:“本王就要拿到不死仙草,马上就能习得长生之术了!什么无极荒城,本王才不去那种鬼地方!”

  “由不得你。”

  光芒闪过,众人只听越王一声惨叫,接着空气中的邪气尽退。越王眨眼间便被长安斩首,他将越王的魂魄束缚入一个小瓶子里,贴身收好,刚欲离去忽然瞧见深潭边上的尔笙长渊两人。

  “哦,”他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上古神龙。”接着他目光一转,落在尔笙身上,打量了许久,“司命……”

  突然,空气中杀气暴涨,长安眉间浅色的堕仙印记倏地变得如血般艳红,黑眸之中杀气毕现。他挥手间一记光刃便直射尔笙而去。

  众人皆不料他此时会突然动手,欲救已来不及。

  尔笙只见眼前一花,有个身影挡在了她身前,温热的鲜血溅在她脸上,接着“扑通”一声水响,周遭顿时没了声音。等她稍稍回过神来,转头一看,长渊已经不在自己身后,而深潭之中一袭黑色的衣裳沉浮了两番终于沉了下去。

  “长渊……”尔笙声音颤抖,在众人都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她已一头扎了进去。

  她下水下得毫不犹豫,没人知道此时的尔笙尚不会水。

  霁灵等人没了邪气的压制纷纷站起身来,有几位会水的仙人欲下去将两人带起来。

  长安伸手一挥,在地上画出一道深深的痕迹,他道:“谁敢救我想杀的人?”

  众人皆默,无人敢上前。霁灵重伤在身,被人扶起来后咬牙切齿地望着长安,她还没说话,忽然眼角金光一闪,竟是从那潭中泛出来的。

  长安向身后一望,见潭中投出龙游动的影子,金光映入他的眼眸,带着几许光芒流转,片刻后又慢慢熄了下去。

  众仙人惊疑不定,长安独自呢喃道:“龙冢果真在此……运气倒好,此次未杀得了你。”他想,定是龙的血液打开了龙冢的封印,让两人得以自深潭下逃入回龙谷之中。

  不过既然得知司命已投生为人,那么他定是要在世间将她杀一道才行的,尽管长安自己也清楚,死,对于司命来说无非就是回天归位,没什么大不了。但她若不死在自己手上一次,长安想,此生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安心的。

  他此生的宿命,所遭遇的一切,全都凭着司命星君所写的那一纸命格……这样的命,要他如何不恨。

  长安望了一眼身边面带怒色,却又碍于他的力量不敢贸然攻上来的众仙人,道:“无方弟子道术不精,此次僵尸之难算是给你们敲个警钟。”默了默他又道,“让你们仙尊别睡得太安稳,世道安稳不了多久了。”

  司命星君主天下命格,若她下界,这人世必会受其影响。

  自然,这些话他是断然不会与无方的小辈们说的。他摸了摸怀中的小瓶子,腾云而去。

  翌日,所有中了蛊虫的人皆不治而愈,自此僵尸之祸算是彻底结束,只是那些死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无方的仙长在天亮之后曾下得深潭去寻尔笙与长渊,但是遍寻无果,只得作罢,众人齐齐随赶来的仙尊回了无方。

  尔笙醒来的时候耳边是潺潺的流水声。

  她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看见日光倾斜而下,刺得她眼睛微疼。尔笙坐起身来,觉得自己浑身酸痛不已。她捂着脑袋静静坐了一会儿,倏地蹦了起来大声唤道:“长渊!长渊!”

  此时尔笙方才瞧全了自己所在的环境—

  一汪清泉自脚下流过,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草原之上点缀着零星的野花。蔚蓝的天,洁白的云,但却奇怪的是没有鸟儿或是蝴蝶,甚至没有虫鸣,全世界只剩下这叮咚泉水的声音。

  “呼……”

  正在尔笙疑惑之际,一声粗大的呼吸使她惊了惊。

  不对,还有别的生物。尔笙想,听这个声音应当是个大家伙。

  她壮着胆子爬上了身后的一个小坡,看见坡下的物体时,尔笙浑身一震,又吓得从草坡上滚了下去。

  是蛇妖!是那只巨大的黑色蛇妖!

  要趁它睡着之时赶快逃,尔笙想,不然这次真的会被吃得连骨头也不剩!

  等等,长渊呢……

  尔笙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浑身逐渐变得冰凉。她抖着手抖着脚再次爬上草坡,小心地探出脑袋往下望,仔仔细细地将那蛇妖打量了一遍。

  它好似受了很重的伤,浑身皆是鲜血,呼吸粗重,双眼紧闭,染了一地的血,尾巴还浸在小河当中,有丝丝猩红的血液顺着水流慢慢远去。

  它这个样子就像是尔笙第一次见到长渊那样,虚弱且戒备。

  尔笙没有看见长渊的身影,脑海里面的那个念头慢慢地扩大,她的脸色迅速苍白了下去。但她仍抱着一丝希望,敛声屏气小心翼翼地走到蛇妖身边,一路找上去,就怕长渊被压在了蛇妖的身下,最后终是走到了蛇妖巨大的嘴边。

  它的嘴咬得死紧,仍带着腥气的呼吸喷到尔笙手上,尔笙吓得抖了好久,最后双眼一闭,近乎不要命地将手放到蛇妖的嘴上,将它的嘴掰开,看见他森白的牙齿上缠绕着鲜红的血丝。

  长渊……尔笙快哭了,她没看见大蛇的牙齿上有残留任何长渊的信息,哪怕连一块破碎的衣物也不曾留下,就一些血,也不知是长渊的还是蛇妖自己的。

  是时,蛇妖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杀气弥漫,嘴里粗重的呼吸喷了尔笙满脸。尔笙骇得摔坐于地,呆呆地看着清醒过来的大蛇。

  看清尔笙的身影,它金色的眼眸中凝聚的杀气又慢慢散开。蛇妖探过头来,像是安慰一般,用鼻子蹭了蹭她的脸。

  而尔笙只闻到了满腔的血腥气,她极力地忍耐害怕与颤抖,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号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嘟囔着:“浑蛋蛇妖!你吃了长渊!整个儿吞了……你连块渣也不给我留下,你还要吃了我……”

  大蛇的金眸中闪过一丝茫然,见尔笙哭得厉害,它又凑了过来想去安慰她。

  尔笙却怒了,她一把推开它的脸,红着一双眼冲着它吼:“嗅什么嗅!我又不臭!你要吃就吃,不许把我嚼碎了!我要和长渊待一块儿!”

  蛇妖不动了,耷拉着脑袋乖乖趴在地上,盯着尔笙的眼中带着三分好笑七分无奈。

  尔笙又哭了一会儿,将心里的恐惧害怕都发泄得差不多了,终于慢慢安静下来。她哽咽着转过头去看大蛇,它依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尔笙愣了愣:“你不吃我吗?”

  大蛇哼哧着吐了一口气。

  尔笙自顾自地点了点头:“我懂了,你定是方才吃了长渊饱了肚子,所以打算把我留着下一顿吃。”

  对于尔笙这么理解它的意思,大蛇表示反对地哼哧了一声,尔笙却突然蹦起来,冲过去抱着大蛇就把自己的脑袋往蛇嘴里塞:“不行不行,待会儿长渊在你肚子里就不见了!变成便便出来该怎么办!你现在就吃了我吧。”

  见尔笙这般动作,蛇妖忙转了头,怕锋利的牙齿一个不小心真把她弄伤了。它的尾巴绕过来轻轻卷住尔笙的腰,将她拉开。

  尔笙拼命地挣扎,但是她那点力气哪里敌得过蛇妖?她越是挣扎就越是觉得无力,到最后只有认命地耷拉着脑袋,一遍一遍唤着长渊的名字,十分可怜。

  大蛇似乎叹了一口气,它转过头去,用鼻子在尔笙脸上碰了碰,轻得温柔。就像长渊在说:“尔笙,不怕。”

 

 

2

《司命》  三界外,上有万天之墟,下有无极荒城。皆是无日月、无生灵的死寂之地。有进无出。而这万天之墟乃是囚龙之地。囚了这世间最后一条龙。九重天上的司命星君表白被拒,酒后入梦,无意中入了万天之墟……

九鹭非香  懒癌晚期患者,体型微圆,性直,喜宅,养小狗,偶尔文艺青年范儿,时常卖蠢呆萌范儿。立志于成为吃货界的大师,号称史上最能吃的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司命   九鹭非香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