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重逢

2015-12-09 15:11 作者:墨子都

  Part1 三年·重逢

  他转过身,熟悉的面庞映入她的眼,褪去少年的青涩,增添的是令女人为之心动的成熟与稳重。

  01

  时隔三年又见到她,她还是一副调皮捣蛋不让人安生的样子。她看上去很吃惊,也许还有点生气。其实我想和她说说话,可不知该说什么;想握手,但又怕自己手心里的汗会轻易泄露心底最卑微的小秘密。到最后,却是连一个笑容都没给她。希望她不要介意。

  经过三年蒙混度日,现在的厉子茜已经是一名光荣的硕士研究生。

  不过,厉子茜读硕第一年的期末成绩,门门低空掠过,放假回家受尽了三位哥哥无情的嘲笑。

  这就是一个学渣在众多学霸中,于夹缝中求生存的悲凉啊!

  可她厉子茜是谁?从小在几位优秀哥哥的阴影下成长,不还是长成了一棵茁壮的小草?不,是娇花。虽然备受打击,但这只会给她增添不少的勇气和决心。

  厉子茜在心里暗暗做了决定,读硕的最后一年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她也要让哥哥们看看,学渣真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但是呢,此时的情境真应了那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学期刚开学,厉子茜因为度假时吃了不干净的海鲜,在病床上折腾了整整一个月。

  以至于她的学渣崛起计划,就这么……夭折在摇篮里了。

  这期间厉子茜和同样读硕的谭芊芊联系,得知前不久导师专程从国外请了一位“学术大师”回来,协助他们研究新项目。

  那几天厉子茜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位高人如何如何厉害,带来的技术如何如何前沿,实验想法如何如何创新……总而言之都是极高的赞美,听到最后,连厉子茜也对这位高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一,厉子茜康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导师那里报到。

  她的导师年过六旬,在专业领域里十分有威望。许是在学校里接触的都是年轻人,他思想开明,与学生关系搞得很铁。

  来到办公室,厉子茜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而入。

  进去后她率先看到的是导师对面坐着的年轻男人,此人背对自己,穿着黑色的外套,肩膀宽阔。

  这人背影有些眼生,厉子茜还来不及多作打量,就听到张老头打趣她的声音:“怎么样,身体好些没有?你怎么又瘦了?本来就没几两肉,这下真是风一吹就飞了。不过,你这一休可落下了不少学业,得好好努力赶上来啊。”

  “您怎么一见面就提学习上面的事,就不能先让我喘口气?”她一噘嘴,佯怒。

  “您这口气都喘了一个多月,还没喘过来啊?”张老头精神矍铄,此时学着她的语气,做惊奇状。

  不知怎么回事,厉子茜在长辈那里总是格外讨喜。否则这位耿直了几十年的小老头,也不会唯独对她破例,给她关照。

  “行了,这几天你就给我进实验室,有什么跟不上的,我给你介绍个厉害的人物带带你。”张老头挥手,招呼眼前那个男人,“小顾啊,这就是我之前向你提起的,我手上的唯一一个不安分子。下周我出国开研讨会,她我可就交给你了。”

  厉子茜没想到这一来,张老头还把自己托付出去了。尤其是张老头对待他们两人的态度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对她是严冬般冷酷无情,对那人却是春风般温暖,于是忙对这位男人报以侧目,越发好奇他的身份。

  “没问题,副院长。”一秒后,男人开口,声音低沉。

  说罢,他不慌不忙地向后推了一下椅子。随着他站起,厉子茜第一反应是仰起头,这人怎么这么高?

  他转过身,熟悉的面庞映入她的眼,褪去少年的青涩,增添的是令女人为之心动的成熟与稳重。少了眼镜遮挡,那双眸是意想不到的黢黑明亮,目光坚定,而唇……还是如同那年一般,是清雅的浅粉色。

  厉子茜瞪圆眼睛,张大嘴巴,指着他:“你你你你……”

  顾、顾轻舟?!

  厉子茜真的被顾轻舟的突然出现shock(震惊)到了,指着他的手抖得跟筛糠似的,一时半会儿多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就会说一个“你”。

  “你什么啊你,不是说是肠胃炎,难道医生诊断错了,其实是帕金森?”张老头调侃的声音在一旁不甘寂寞地响起。

  她的导师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开不合时宜的玩笑。

  厉子茜懒得理会,她的目光牢牢地定在顾轻舟的脸上。三年而已,这个人的变化太大了。不只是外貌上,还有从内心散发出来的气场,都带着点……不近人情的冷漠。

  他回望,沉默,薄唇挑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狭长的眸不掺杂任何情绪。

  厉子茜几乎能从那双沉静的眼眸里,看到此时形象全无的自己。

  顿时,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和这个人的交集仅限于三年前那一次不清不楚的晚餐约会,但两人终究也算是认识了吧,他至于表现得像现在这样,如同陌生人一样疏离、高高在上吗?

  敌不动,我不动。厉子茜索性也赌气装作不认识,扯出假笑:“以后就请顾同学多多关照了。”

  她没察觉自己对他的称呼仍停留在三年前,而顾轻舟看她的眼神似乎在这一刻产生了细微的变化,但这变化也很快湮没于深邃的瞳孔中。

  他轻抿嘴唇,没有出声。

  “好了好了,我和小顾还有事情要说,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还有,别忘记尽快交实验报告上来,你可落下好多。”

  “知道了。”听到“报告”两个字,厉子茜答得分外哀怨。

  等她离开,顾轻舟仍站在原地。

  张老头叹气:“这孩子成天插科打诨,专业技能乱七八糟。其实她是个挺聪明的小姑娘,就是不肯踏实地学,我不知操了多少心。啊,快坐快坐,对着大门口发什么呆呢?”

  顾轻舟不动声色地敛眸,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听张老头说:“把她交给你,我是放心又不放心。论院里学术技能,你是顶尖的,带十个她都手到擒来。可那孩子太古灵精怪,处的时间长了,我真怕你被她带坏了。”

  接着,是长时间的安静,张老头早已习惯他的沉默寡言,也鲜少见顾轻舟的情绪被何事牵动过。

  良久,顾轻舟才低低地应声道:“我有分寸。”

  读研究生后,厉子茜和谭芊芊一直共处一个宿舍。前段时间宿舍资源紧张,他们这一批研究生被安排在教职工的宿舍楼。和老师们做邻居自然别扭,但也有好处,这里的宿管阿姨除了负责换灯泡之类的琐事,其余的一概不管,没有查宿,更没有宵禁。

  也因此,谭芊芊经常和男友外宿。得知厉子茜今天回来,谭芊芊难得没有外出,还从超市买了好多蔬菜回来。

  厉子茜一进门,便得到谭芊芊热情的熊抱:“乖乖,我好想你!”

  厉子茜好不容易从谭芊芊“波涛汹涌”的胸口挣脱出来,险些被闷死。见她脸色没有往常红润,谭芊芊紧张兮兮地问:“我说乖乖,你这一病掉了多少斤啊?虚弱得可以啊。”

  厉子茜还没回答,谭芊芊又凑过来:“快跟我说说,是哪家海鲜减肥效果这么显著?”

  “你要干吗?”

  “减肥啊,来学校这一个月我被摧残得又长了三斤肉。”谭芊芊捏捏小肚子,沮丧得不得了。

  “你没听说过吗?女人掉肉先掉胸上的肉。你确定要减?”

  “真的?”谭芊芊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她胸前徘徊,坏笑,“怪不得你这上部分更一马平川了。”

  “……”厉子茜竟无言以对。

  谭芊芊肯主动放下大小姐身段去市场买菜,不为别的,只因为馋厉子茜烧的一手好菜。

  两人在厨房择菜,厉子茜想到刚刚的事,脱口问:“之前打电话时,你怎么不说新来的那位高人是顾轻舟?”

  害得她猛然间和他面对面,没有半点别后重逢的喜悦,倒是差点被吓死。

  “谁?谁是顾轻舟?”谭芊芊瞠目,看起来比厉子茜还惊讶。

  “最近你念叨最多的顾Sir啊,是顾轻舟,你不知道?”

  “我的娘,真的假的?”闻言,谭芊芊的下巴险些掉在地上。

  顾轻舟是他们学校里的传奇人物,在他大一的时候,手里的几个项目为学校赚了好几桶金,还获得过国家级的大奖,这在他们学校可是史无前例的。当时学校老师间最流行一句话——“你们要是有你们顾师兄百分之一的天分和努力,我得省多少心啊。”

  久而久之,顾轻舟成了学生们的标榜,成了令他们望而生畏的偶像。

  但也由于顾轻舟将大把的时间贡献给实验室,见过他的同学少之又少,反而将他衬托得更神秘莫测。

  谭芊芊消化了一会儿,才略有所悟:“怪不得,他来那天,其他科目的几位院士加校领导,特意在酒店订了个包厢为他接风,连轻易不参加公开活动的校长那天都出动了。当时我们还奇怪他究竟是什么来头,这么兴师动众。”

  “你们就没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厉子茜无语。

  “谁敢问?”谭芊芊翻个白眼,“他都来一个多月了,和我们的交流仅限于学术上面。每次我们鼓起勇气和他唠一句,他不是不理就是嗯一声,那冷脸几乎要把人给冻死,我们都怀疑他是待在实验室太久了,被福尔马林给泡成这样的。”

  闻言,厉子茜扑哧笑了一声,没忍住。

  “笑个屁啊!等你在他手底下受虐两天,看你还幸灾乐祸不!”谭芊芊似乎想起什么,诡异地一笑,“还有件事。他刚来的头两天,隔壁几个妹子的魂都被他给勾走了,你也知道那些搞研究的,遇到一个在专业领域牛烘烘的学霸,甭提多激动了。再加上顾Sir长得一看就是小鲜肉,唇红齿白,易被扑倒,于是那几个就跑来作死了。”

  对于八卦,厉子茜还是很有兴趣的,忙问:“然后呢?”

  “妹子们成天往我们实验室跑,带着一堆专业问题,我估计一开始他还没看出来,傻乎乎地给人家写公式做解答,尽职尽责得可以。不过时间一久谁还看不明白?那天当着好多人的面,他直接摆出冷脸问人家:‘你们没有导师吗,还是导师不肯教你们?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写投诉信举报他。’说得那叫一个正经,当场把妹子们吓跑了,乐惨我们了,哈哈!”

  那个场景,厉子茜可以想象得到。这个人,说好听点,就是太不解风情了。三年前就是这样,没想到,三年后他还是一点都没变。

  都已经三年了啊……

  厉子茜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飘远。

  她想起时隔久远的那次约会,没想到至今还记忆犹新。

  02

  你的世界,不敢轻扰,这是我的温柔。

  虽说是顾轻舟先提出约会,可得到厉子茜首肯后,他再没有理过她,似乎也不太懂得怜香惜玉,一个人快步走在前面。他人高马大,腿又长,一个步子的距离等于她两步,加上他步履飞快,她只差跟着他跑起来了。

  厉子茜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约会,如果算,那天底下一定没有比她更悲催的女主角了。

  “这究竟是约会,还是逃命啊?”她叨咕着。

  像是有感应一般,原本走在前面的顾轻舟刹那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深沉的眸光徘徊在她的脸上。他的唇比一般男孩子要薄,颜色竟比女孩子还粉嫩,此时紧紧地抿着,倏然掀动一下,又合上。

  该不会是听到她刚才的抱怨了吧?厉子茜心虚,不敢再贸然出声,在她心里,小命可是比尊严更重要的东西。

  过了将近一分钟,他才面色略僵硬地问她:“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如果厉子茜现在正在喝水,一定会准确无误地喷在他脸上。

  大哥,您都走这么远了,才想起来问要做什么?

  不过她怎么敢和他正面交锋?

  厉子茜的眼珠一转,随即眉眼甜甜地一弯:“我知道前面有一家不错的川菜馆,去那里吃怎么样?”

  他思索两秒,很轻地嗯了一声,回身又要走。她认命地准备继续小跑跟上,却见顾轻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迅速将东西强塞到她的手里。不经意间指尖轻触,她发现他的温度异常高。

  厉子茜拿着纸巾有些莫名其妙,不经意地用手拨弄一下还不太适应的新刘海,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早已经被汗水浸湿。她抬头望向前方那道明显将步调慢下来的身影,这背影挺拔,虽然不及其他运动型男生那么精壮,但也十分颀长。

  那时,她站在原地,忽然很想笑。

  这个人的内心,应该没表面看上去那么凶狠。反而,还有一点点的可爱,可爱的小别扭。

  距离用餐时间还早,饭馆里客人不多。

  服务生将菜单递给顾轻舟,顾轻舟则将它轻轻推到厉子茜的面前,不发一言。

  厉子茜对食物很挑,食堂吃不惯,总和朋友们来这里开小灶。这里有什么特色,她早就烂熟于心。于是,她假意看着菜单,实则偷觑对面的男生。

  当时他未看向她,径自垂着眼睛,细框眼镜遮挡了眼睛部分。鼻子和唇形成姣好的线条,只是偏冷硬了一些,这一点倒是和传说中的差不多。

  真是搞不懂啊……

  虽然是她先递出的情书,但他如果无意,大可将情书随手一扔。可他跑来约她是怎么回事?既然约了她出来,又没有男孩子应有的热切和主动,难道说,混黑道的太子爷都这么与众不同?

  “同学,你看好了没有?”一旁的服务生等得不耐烦了。

  听到声音,一直低头的顾轻舟这时也朝她看来,他的瞳仁极黑,带了几分深邃,目光望入她的眼睛。厉子茜好似做亏心事被人发现,忙尴尬地用菜单挡住自己的脸,匆匆点了几道特色菜。

  从点好菜到上菜,两人没有交流过一句话,气氛简直可以用“沉闷”两个字来形容。

  不过厉子茜一见到火辣辣的菜,马上胃口大开,管他什么黑道绿道,通通都抛到脑后。待她吃得正酣畅时,却发现对面那位连筷子都没动过:“怎么不吃?你尝尝这个辣子鸡,肉质很嫩的。”

  厉子茜对食物有一种特殊的偏执,她始终认为美食不应该被浪费,而是该和人分享。

  因为小餐馆没准备公用筷子,她觉得自己的筷子也没沾到嘴巴,就用自己的筷子夹了几块鸡肉到顾轻舟的碗里。

  谁知他还是没有吃,怔怔地看着碗里多出来的东西,耳根转瞬就红了。

  厉子茜没发现他的异样,一副十分满足的模样,向他介绍这道菜的精髓:“我最喜欢他家这道菜,鸡块炸得鲜嫩,还有一点酥。咬下去的时候,麻辣的味道和鸡肉的鲜美掺杂到一起,简直是美味。”

  顾轻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小巧的鼻尖因为吃辣冒出薄汗,仔细看会看到细密的小水珠,被窗外的阳光照得闪亮,但比那更耀眼的,是那一双因餍足而眯起的眼。

  “看来,你是个美食家。”他专注且柔和地凝望她,忽地莞尔一笑。

  这还是见面以来,他第一次笑,眉目中的生硬霎时像是渗入了初春的暖意,融化冰冷。

  厉子茜咬着筷子,一时间没有移开视线,看着他执筷将炸得橙黄的鸡块送入口中,眼尾似乎扯动了一下,接着一块一块,将她夹给他的全部吃光。

  她意识到盯着人家用餐很不礼貌,又埋首吃了起来,只是那目光总是不受控制地飘啊飘,最终悄悄落回他面上。

  渐渐地,厉子茜也发觉不对劲。此时,顾轻舟原本薄薄的嘴唇红彤彤的一片,唇线颜色更深几分,尤为明显,加上有些微肿,竟比盘子里的辣椒看上去还……呃,可口一些。

  厉子茜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问题,瞪圆了眼睛:“你是不是不能吃辣?”

  顾轻舟迟疑地点头:“不太经常吃。”

  厉子茜心想,这下完蛋了,万一把太子爷吃出过敏,小命还要不要了?

  她立刻招呼服务员过来:“快给我们来一瓶酸奶,最好冰一些。”

  服务员把酸奶送上来,厉子茜拧开,倒入顾轻舟的杯子:“喝点奶制品,很解辣的。”

  “怎么了?”见他迟迟不动,厉子茜奇怪。

  “没事。”他摇头,这次倒是爽快地将酸奶喝光了。

  一顿饭吃得有惊无险,回去的时候,两人的目的地都是学校,自然是一路。

  快到终点,顾轻舟并没有继续沉默,忽然开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我的?”

  而厉子茜觉得,他出声还不如不出声。

  她搜刮了一下最近听来的流言蜚语,目光躲闪:“我很早就听说过顾同学的大名了,听说了您在学生会的丰功伟绩,还经常在各大名榜上看到您的名字,久而久之,就开始关注您了,呵呵。”

  说完,厉子茜也觉得自己太狗腿。不过那么肉麻的情书他都看得下去,这应该也不算什么了。

  顾轻舟没有搭腔。不知是不是错觉,厉子茜感觉他在听到她的答案后,情绪似乎低落下来。

  在女生宿舍楼门口,他停下脚步。

  两两沉默间,有风从他的方向吹来。很寡淡很绿色的气息,轻轻地蹿进她的鼻尖。也不知是他身上的味道,还是树叶的味道。

  顾轻舟好似在心里斟酌了一番,格外认真地对她说:“谢谢你答应我的约会。”

  他的语气诚恳,厉子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其实除了陪他吃饭,她连话都没同他说过几句。

  “也谢谢你,改天换我请你。”

  刚说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不是变相约他下一次一起吃饭吗?

  厉子茜的表情藏不住,似懊悔又胆怯。

  “我看着你进去再走。”幸好,顾轻舟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

  她点点头,走到楼道门口时忍不住回过头。他没动,空旷的地带将他衬得清瘦高挑。眼睛隐在逆光的镜片后,看不到情绪。似是见她视线飘来,他缓慢地向她挥了挥手。

  像是在诀别,地上映出一道寂寞的影子。

  厉子茜僵硬一下,转身跑上了楼。

  后来,她将自己和顾轻舟约会的事情和朋友们说起,谁知没一个人相信。

  “得了吧,顾轻舟是什么人物?学术杠杠地好,泡实验室比睡觉时间还多,人家有时间理你这个学渣?你们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

  的确,她和顾轻舟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从她来到这所学校,经常听到有学姐爱慕他,却从未听过他和哪位女生传过绯闻,也许对他来说,试管都比异性重要。

  不过,他又为什么跑来和她约会?

  朋友的怀疑其实情有可原,因为,自从那天约会之后,顾轻舟便从她的生活里谜一样地消失了。

  再得知他的消息,已经是来年开学。听人说,国外好几所名校给他寄来Admission notice(录取通知书),不仅提供全额奖学金,甚至还有生活补助,馋死一票欲出国留学的毕业生。

  还听说,校长亲自把关帮他甄选学校、平衡利弊,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他深造几年之后,能回国为母校做贡献。

  有一段时间,她也好奇过那次晚餐后他为什么没有下文了,但很快又忘之脑后。

  后来听说他出国深造,她才多少明白一些。毕竟国外有大好前程在等着他,他哪里还会记得她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不过,如今再见硬要装作不认识,是不是也有些太过分了?

 

 

5

《甜甜的小永远》  傻白甜吃货妹子厉子茜怎么也没想到,导师千辛万苦从国外请来的精英,竟是她曾经的约会对象!三年前,他拿着她那封送错的情书问:“上面写你暗恋我,要不要约会?”

墨子都  坚信世界上有美好浪漫的爱情,如果那个人还没出现,那他一定是个路痴。梦想是做一个高产的作家,因为人在懒天在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甜甜的小永远   墨子都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