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勉强交差

2015-12-09 15:11 作者:墨子都

  03

  她的实验报告,有减寿十年的功效。

  交报告的事,张老头下了死命令。厉子茜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实验室,好不容易在第四天赶出了一份报告,算是能勉强交差。

  下午,厉子茜从张老头的办公室出来,欲哭无泪。

  她这么着急把报告做出来,就是因为不想和顾轻舟正面接触,谁知,张老头竟然提前三天出国了!

  报告又不能不交,为了多点底气,厉子茜硬拉上谭芊芊陪自己一起去。

  她们俩刚来到顾轻舟办公室那一层,就见麦瑶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守在门口。

  “找顾Sir?”麦瑶看到厉子茜手上的文件,便知道她的目的。

  厉子茜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她神秘兮兮地道:“你可要有点心理准备,我看顾Sir今天好像心情不大好。张立帆现在正在里面挨骂呢。”

  谭芊芊闻言像是受了惊,一张脸煞白:“真的?那我不进去了,免得成炮灰,太惨了!”

  厉子茜恨铁不成钢地瞪两人一眼。惨?他和前约会对象变成自己顶头大Boss的我比起来,我才比较惨好吗!

  厉子茜懒得理会两人,轻叩门板,昂首挺胸地进入顾轻舟的办公室。

  一进去,她便立刻察觉到室内气氛阴冷,温度恐怕比室外降低个十摄氏度不止。

  张立帆是他们这几人中最调皮捣蛋的那一个,饶是张老头这么好脾气的人,都几次被他气到说胡话。可此时,张立帆就跟受虐的小媳妇一样站在顾轻舟旁边,满脸凝重。

  听到她的脚步声,顾轻舟从面前的纸张中抬起头。他一身肃穆的黑色,清冽的目光朝她一扫:“有事?”

  厉子茜先看一眼张立帆,后者大气不敢喘一下,可以想见被顾轻舟批得不轻。

  她犹豫着,要不报告这事再缓缓?她写得这么敷衍潦草,顾轻舟一眼就能看得出……

  “交报告?拿过来我看看。”顾轻舟放下手中那份,直接向她摊开手掌,根本不给她临阵退缩的机会。

  厉子茜只能像被赶上架的鸭子,硬着头皮将报告交给他。同时,革命战友张立帆同学借机抛给她同情的眼神,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命苦啊!

  等待审判的过程中,厉子茜还有心情打量顾轻舟工作的地方。除学校给每间办公室标配的桌椅、衣架、微波炉之外,放眼望去整间屋子竟然没有一件私人物品,就连个笔筒都没有,真不可思议。他办公桌上的东西不是一般的多,左首边整齐堆叠着学生们的报告,右首边是各种书籍,每一本的夹页中都贴着颜色各异的便笺纸,纸上都是同一个人的字体,笔触遒劲有力,收尾反而潇洒隽秀。听人说通过字能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可她只从中看到矛盾的结合。

  不过,男人如果能写得一手好字,可以加不少分。

  顾轻舟一目十行,很快将她近十页的报告成果看完。

  他眉目间的褶痕每紧一分,厉子茜的心就咯噔一下,沉得更深。

  须臾,他合上报告,薄唇抿出严厉的直线:“张立帆,你先出去。”

  张立帆如获特赦,以被鬼追的速度冲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发出砰的一声之后,室内的寂静更为凸显,压抑得她几乎窒息。

  良久,顾轻舟将她的报告摔在办公桌上,声音比眼神更冷:“你平时都是这么写报告的?”

  顾轻舟虽然没说什么太过分的话,但那语气足可以令湖水结冰。厉子茜本身就心虚,闻声立即打了个寒战。

  “我不管你是由于什么选择继续读研,但做科学最重要的就是严谨,你如果一直用这种敷衍了事的态度对待实验,就不只是对你个人不负责任了。”

  他每说一个字,都如同寒风过境。

  厉子茜不服气,只是一个不太重要的小实验而已,至于升华到责任、态度上去吗?

  如果说三年前的顾轻舟让人很有距离感,那么此时的他,根本是恨不得把人冻死在千里之外。

  “我之前就是这么写报告的,副院长从来没说我什么。”

  言外之意,大有“副院长都不管我,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意思。

  厉子茜赌气地说完这句话,就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三年前她和顾轻舟的地位是平等的,现如今他成了自己的领导,身份悬殊,等级分明,她该是还没从心底接受这种转变。再者两人年纪差不多,她自然不会多么虚心地接受他的批评教诲。

  顾轻舟仿佛没料到她会这么直接地顶撞他,反而愣了一下。下一秒,他没有眼镜遮挡的那一双黑眸里温度骤然下降,像是能射出冰刀似的:“那我待会儿就帮你把它传给副院长,以后你也不用交给我了。”

  这人!

  厉子茜快被他气死了,也心急。如果张老头知道她刚回来没几天就把最得他宠的人才给得罪了,估计得犯心脏病。

  “我……我再写一份还不行吗?”见情势不妙,她的口气明显软化。

  顾轻舟不发一言,明明坐在那里矮了她一头,可那气势凌厉逼人。

  “我发誓,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做,再做不好的话,我亲自去副院长那里负荆请罪,还不成吗?”

  顾轻舟表情未变,淡定得让人抓狂。

  “你就看在我刚刚大病初愈的分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好好完成!”说完这些,厉子茜嘴巴一扁,心想:如果你再不点头,我立刻哭给你看。

  不知顾轻舟是否听到她内心的声音,他叹口气,严厉的表情总算和缓几分:“一周之内,我要看到你的成果。”

  “没问题!”

  “行了,回去吧。”他下令。

  这句话让厉子茜浑身舒畅,终于体会到方才张立帆火烧屁股似的劲是何种滋味。她走出顾轻舟的办公室,觉得走廊中的空气都清爽许多。

  谭芊芊还算有良心,一直没走,见她完好无损,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谢天谢地,你总算出来了,我还以为顾Sir把你怎么样了呢,差点跑进去救美来着。”

  “你真敢进去?”厉子茜充满鄙视地瞥她一眼。

  “当然不敢!我谭芊芊天不怕地不怕,有生之年还真遇到一个让我害怕的了。”

  厉子茜也想说,她活了二十几年还没讨厌过谁,顾轻舟倒是头一个!

  接连几天,厉子茜成了实验室里的常客。第二份报告交上去,不合格,第三份也被打了回来,她都要怀疑顾轻舟是不是故意找她麻烦,不过她也没得罪过他啊。

  这些日子,厉子茜连购物、保养的时间都没有。难得周末回家和家人吃饭,三哥厉清北还问她是不是中邪了,怎么憔悴得跟个女鬼似的。

  好不容易有个能诉苦的人,厉子茜抓住机会,添油加醋地将顾轻舟虐待自己的事说给北北听,谁知他却乐开了花:“世上竟然还有这等高人,能把你这个小霸王给摧残了?改天一定要结识一下,和他交个朋友。”

  “……”厉子茜想打他。

  聚完餐已经十点多,厉清北送她回学校,下车的时候她才记起晚上要用的笔记本落在实验室,只得折回去拿。

  在实验楼的楼道里,厉子茜撞见张老头的助手郑媛:“郑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郑媛也看到她:“副院长让我找份资料给顾Sir,正好从这边路过,顺便拿给他。”

  “顾Sir还在?”一听到提起顾轻舟,厉子茜的牙齿开始打战,被虐的后遗症啊后遗症。

  “是啊,他几乎每天都待到这么晚。你也了解现在这个项目院里多重视,副院长只是顶着个名号,实则一切大事小事都是由顾Sir经手,每天除了带你们几个研究生,还要顾他自己的事,忙得很。”

  厉子茜对这个项目有所耳闻。顾轻舟虽说名头很响,还是国外拿过专利大奖的高才生,但毕竟年轻,许多守旧派的投资人都不敢轻易投钱给他。张老头为了留住顾轻舟,亲自出马拉了几位赞助商,给他争取资金做项目,可想而知他的压力有多大。

  “你的报告还没过?”郑媛想起最近听到的事,问她。

  顿时,厉子茜秒变怨妇脸,点头:“你说顾Sir是不是成心找我麻烦啊,都写了三遍还不过!”

  郑媛捂住嘴笑,同情地说:“好了好了,副院长郑重其事地将你交给他,他自然得严格要求。而且顾Sir从小到大专业成绩不是一般的好,遇到你这么个令人头疼的学生,恐怕也开了眼界。”

  厉子茜被郑媛这话深深地打击到了,作为学霸手下苦苦挣扎的学渣,她也很不容易的好吗?

  这周六谭芊芊男友方简过生日,厉子茜并不打算去。实验报告一天没交,她就多一天提心吊胆,这几天连听到顾轻舟的名字她都躲着走。

  可谭芊芊不肯,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说:“天啊,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厉子茜吗?”

  “我怎么了?”厉子茜略显茫然。

  “你说说你,有多久没去做Spa(水疗美容)?又有多久没去保养头发?前天我去逛专柜,店员都问我厉小姐怎么有日子没来了。你算算,上一次买新衣服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谭芊芊掰着手指头一一细数。

  厉子茜回忆了一下,然后脸色突变。

  谭芊芊端详她的表情,心下了然:“看吧,我就说,顾轻舟都把你折磨得不成人样了。你身上这件衣服,这一周我就看你穿了不下两次,你可是堂堂厉家大小姐啊,是厉家三位男神的掌上明珠,让外人见到你这副死相还不得笑死!”

  厉子茜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近她的确是泡实验室泡太多了,作为厉家最出名的败家女,她竟然都不会花钱了!

  于是,她用力一合笔记本,豪放地道:“走!我们今天一定要玩个痛快!”

  为庆祝男友生日,谭芊芊准备了一系列娱乐活动。

  包括厉子茜在内的十来个人,先在酒店吃过晚饭,又来到酒吧续摊。这家酒吧是谭芊芊的表哥开的,因为有自己人在,所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他们之前也经常来这里玩。

  厉子茜原本是打算好好放松放松,可脑子里浮现的不是实验报告,就是顾轻舟那冷峻的眼神。连喝酒的时候她想的都不是别的,而是公式!

  这下闹大了,她果然被顾轻舟虐得不轻。

  到最后,几个人喝得都有点多。

  厉子茜号称千杯不醉,不过因为烦心事太多,一边骂着顾轻舟,一边糊里糊涂地把自己给灌醉了。

  谭芊芊虽然喝得也不少,但还知道要男友先把厉子茜送回宿舍。

  夜色极深,一辆黑色路虎缓缓停在宿舍楼前。方简让谭芊芊在车里等他,自己则带着有些醉意的厉子茜上楼。

  来到她宿舍的门前,方简问:“子茜,你的钥匙呢?”

  “什么钥匙?”厉子茜已经不太清醒。

  “你宿舍钥匙啊!”方简着急,谭芊芊也醉着,一个人在楼下,他都要担心死了。

  厉子茜眨眨眼,琢磨一会儿,黑睫毛扑闪扑闪的,她无辜地摇头:“我没带钥匙。”

  方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谭芊芊大大咧咧,平常就不拘小节,和厉子茜一起出来玩,一向都是把钥匙放在厉子茜这边。

  现在连厉子茜也没带钥匙,怎么办?他应付谭芊芊一个就够呛了,两个醉鬼凑一起可是很可怕的。

  方简想哭,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倒霉的寿星吗?

  正为难要不要把厉子茜再带回去,这时,方简背后传来一道毫无温度的男声:“你找谁?”

  方简不知为何哆嗦了一下,这声音简直冷得像鬼。他慢动作似的回过头,只见一个黑色人影出现在楼梯间。

  由于逆光,那人半边轮廓隐藏在黑暗中,只露出一半的脸,眼睛不带任何感情地注视着他。须臾,男人的目光悄然滑落在厉子茜的脸上,眸光微动,眉间轻轻拧出一抹痕迹。

  方简身高一米八一,可自觉在这人面前也仿佛矮了一头。

  “我……我是谭芊芊的男朋友,子茜喝大了,钥匙又没带。”在对方不容忽视的气势压迫下,方简不禁和盘托出,平时公子哥的嚣张气焰在顾轻舟面前完全显露不出来。

  说完,他才想起问对方:“您是……”

  “顾轻舟。”言简意赅的三个字。

  方简恍然大悟,原来是谭芊芊口中那位终极大Boss,怪不得听他说起他的名字,都没掺杂半点情绪。

  “那顾老师,您有子茜她们宿舍的钥匙吗?”方简自动给自己降了一个辈分,毕恭毕敬。

  顾轻舟注意到厉子茜的醉态,下颌线条紧绷得几乎要断掉,过了几秒,才回:“没有。”

  方简重新燃起的希望就又熄灭了:“啊,那可怎么办?芊芊也醉了,子茜这边我怕我……”

  没让他说完,顾轻舟便打断他:“把她交给我吧。”

  方简错愕,怎么看顾轻舟都像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没想到他竟会主动要求照顾一个醉鬼!

  方简其实是有些犹豫的,他对顾轻舟不算了解,把喝醉的厉子茜交给一个男人着实不妥当。可他想到顾轻舟的身份,又考虑到厉子茜鬼精灵的性子,哪个男人都不敢轻易沾上。

  他还没纠结出个所以然,顾轻舟已经走到他面前。顾轻舟周身散发着强烈的冷气,不知是外面太冷,还是这男人本身就这温度。

  顾轻舟不着痕迹地凑近,巧妙地架开方简搂在厉子茜腰上的手,方简还没反应过来,厉子茜就已经挂在顾轻舟的身上,和自己毫无瓜葛了。

  “那就麻烦顾老师您了。”眼看木已成舟,方简也就顺其自然了。

  方简惦记楼下的女友,片刻不敢耽误,跑着下了楼。

  声控灯因为他的脚步声,灭了又骤然亮起。

  顾轻舟垂眸看着趴在他胸口,正无辜地眨着眼睛看他,却浑然不知发生什么的厉子茜,重重地叹了口气。

 

 

5

《甜甜的小永远》  傻白甜吃货妹子厉子茜怎么也没想到,导师千辛万苦从国外请来的精英,竟是她曾经的约会对象!三年前,他拿着她那封送错的情书问:“上面写你暗恋我,要不要约会?”

墨子都  坚信世界上有美好浪漫的爱情,如果那个人还没出现,那他一定是个路痴。梦想是做一个高产的作家,因为人在懒天在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甜甜的小永远   墨子都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