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忍受一切

2015-12-09 15:11 作者:墨子都

  02

  当我对世事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美国往事》

  厉子茜交报告那天,顾轻舟办公室的气压极低。

  最近搞了一个新项目。麦瑶和张立帆一组,实验的时候因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出了纰漏,导致整个实验白做,将近半个月的心血和成本全部化为乌有。

  厉子茜来得不是时候,可已经无路可退。

  顾轻舟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你先等会儿。”

  她点头。

  顾轻舟继续指出麦瑶和张立帆在实验过程中的错误,其间张立帆一言不发,始终低着头,麦瑶眼圈红了又红,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实验出问题谁都不想,更何况这个项目还牵扯到资金问题,一有差错投资方随时可以撤资。

  顾轻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完全是就事论事。厉子茜因为最近实验报告的问题,多次被这个男人打击,久而久之,反倒练就了超强的心理素质。她明白,眼前这个人自我要求甚高,连带着恨不得身边的人也尽善尽美。他本没有恶意,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尽力做到最好。

  麦瑶最终承受不住,哭了。

  顾轻舟这时明显一怔,沉默了下来。

  无声的凝重与压抑,在空气中逐渐蔓延。

  作为四个人当中唯一的旁观者,厉子茜只好担起安慰麦瑶的责任。她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给麦瑶,小声说:“别哭了,只是一次小小的失败而已,哪有人做实验都不失败的呀?”

  麦瑶接过纸巾擦擦眼泪,由抽泣变成哽咽。

  “顾Sir,实验失败是我的问题,当初麦瑶提醒过我一次,我没听,所以主要责任也应该由我来承担。” 张立帆站出来打破沉默,难得正经一回。

  顾轻舟的目光慢慢转向他,定格两秒钟。

  这两秒钟,如同遭受凌迟一样。厉子茜深知顾轻舟在对待科学研究上有多么耿直,所以多少能猜到他下面准备说什么。她正担心麦瑶会不会再次被顾轻舟给弄哭,却听他低低浅浅的声音响起:“这个实验对于你们来说还是等级高了一些,如果说谁的责任,应该是我监管不到位。”

  闻言,忙着抹眼泪的麦瑶都惊讶地抬起头,厉子茜也很错愕,顾轻舟竟将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不像他的风格呀!

  “这几天你们尽快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由我逐步监管你们的实验过程。至于投资方那里,我来负责。目前你们要做的就是专心分析失败的原因,不要将同样的错误带到下一次实验当中。”

  张立帆和麦瑶离开的时候,神情极为复杂,应该是被顾轻舟的网开一面给感动了。

  过了会儿,顾轻舟拿过厉子茜递上来的第四份报告,眉头紧锁。

  看他这副表情,厉子茜就已经做好再次被退回来的准备。反正她都被他骂习惯了,现在也就听天由命喽。

  顾轻舟的目光半天都还停留在第一页上,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不过厉子茜也知道现在她还是少开口为妙。

  “我刚刚是不是太不留情面了?”他的声音又轻又低。

  过了几秒钟,厉子茜才意识到他是在问她。抬眸望去,顾轻舟并没有看向她,依旧半低眉目,这个角度看,他的睫毛浓长却不卷翘,在眼睑处洒下深深的暗影。

  “呃……”她斟酌用词,“你上次不是对我说过,做科学最重要的就是严谨吗?你是负责人,不是心理咨询师,在专业问题上纠正错误是你的职责,至于同学们的情绪如何,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内。当然,如果你能用再婉转一点的方式,他们应该会更容易接受。”

  厉子茜提心吊胆地说完这番话,生怕顾轻舟会不高兴,恼羞成怒地将怒气发泄到她的报告上。

  但她似乎想太多了。

  “我知道了。”他抬起头,注视她的目光俨然已经趋于平静,“没事的话你先回去吧,你的报告我迟一些再看。”

  他既然这么说,厉子茜也不会那么不开眼继续留在这里,享受低气压。

  她点点头,转身走出他的办公室。关上门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他的反应。

  窗外是一片橘红色的晚霞,顾轻舟闭目将自己陷在椅子里,温暖柔和的光芒与他相逆,他的周身散发着清冷寂寞的气息,似乎在诠释着孤独的定义。

  厉子茜明白做他们这一行压力有多大,麦瑶都会因一次实验失败而哭泣,可想而知,顾轻舟肩上的担子该有多重。他不过大他们两三岁,但无论能力、知识,还是专业成就,都是他们怎么追赶都望尘莫及的。而这个中艰辛和付出,也一定是他们再怎么想象都想象不到的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许久没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顾轻舟睁开眼睛。

  他的视线与来不及躲避的她相遇,他眸中的倦意还未能极好地掩饰,就那么直直地撞入她的眼睛。

  厉子茜手一颤,手忙脚乱地带上了门。

  因为顾轻舟的加入,麦瑶和张立帆的实验比预想中顺利。

  不到两周,他们得到了不错的成果。两人总算能松口气,还决定掏钱请大家出去撮一顿。

  这几天,厉子茜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天顾轻舟疲惫的样子。作为学生,就算麦瑶和张立帆因为操作失误而造成重大实验事故,可背后还有顾轻舟顶着。上面要尽快安抚,下面要及时纠正,半点马虎不得。而顾轻舟呢,谁又能做他的后盾,帮他分担?这次Paper(报告)能交上去,可想而知,谁的功劳最大。

  于是,她想也不想地提议道:“我们要不要把顾Sir也请来?”

  谭芊芊不是东家,自然而然地看向麦瑶。

  麦瑶有些迟疑,为难地说:“我也想请顾Sir,这一次他付出的精力比我们还多。还有投资商那里,要是没有他替我们摆平,我和张立帆还不知道又得忙活多久。可是……私下里我们和顾Sir也没什么接触,贸然地去请他,怕他不想来。”

  厉子茜说:“他来不来是他的事,可我们的礼数总不能少。”

  谭芊芊赞同:“没错,你们这些日子折磨顾Sir折磨得够本,请人家吃一顿作为答谢不过分。”

  “我明白是明白,就是……不太敢去顾Sir的办公室,我有阴影。”张立帆一个大男人,露出胆怯的表情,让谭芊芊和麦瑶忍不住出声嘲笑。

  厉子茜也没忍住,笑过后,她主动提出:“你们在这里等我,我知道顾Sir现在在哪儿。反正我被他虐习惯了,对他那张冻脸免疫。”

  麦瑶和张立帆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子茜,大恩不言谢!”

  厉子茜来到实验楼,果然看到他们那间实验室的灯还亮着。

  当时,顾轻舟穿着便装,在做最后的检查。

  她从门口探出个小脑袋,黑色的发如同垂幕荡在半空。她笑嘻嘻地问:“顾同学,你忙完没?”

  这个时候还能在这里见到她,顾轻舟也惊讶。每每下课,就数她跑得最快。

  “有事?”

  “我们几个在外面订了包厢。你还没吃晚饭吧?一起,怎么样?”

  她没说这顿饭是专门庆祝麦瑶他们实验成功,也没说自己是特意来请他的,让他以为这只是同学之间普通的聚餐而已。

  顾轻舟先是奇怪地看她一眼,应是没料到她会邀请自己,然后又瞧一眼手表,恍然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是啊,我知道你肯定一直待在实验室,没来得及吃饭。他们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们了,顾同学,你不会让我一个人下去吧,那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说完,厉子茜双手合十,抵住下唇。此时,她的双眼眨啊眨,可怜巴巴的,似乎在说“拜托拜托”。

  顾轻舟注视她良久,忽而笑了笑:“好。”

  见厉子茜把顾轻舟请下了楼,张立帆和麦瑶悄悄地在背后给她竖起大拇指。

  厉子茜正准备上车,被谭芊芊一把拉住:“没瞧出来啊,竟然能把顾Sir搞定。”

  “你以为我像你们?一个个怕得跟什么似的,顾轻舟又不会吃人。”

  “得了吧,你那是没见过顾Sir发飙,不管你是男是女照样把你骂得认不得妈。不过,我现在明白了,你不怕顾Sir的根本原因,”谭芊芊顿了一顿,卖关子道,“是因为你的脸皮比我们厚。”

  “……”

  他们订的酒店距离学校不远,张立帆开车,顾轻舟坐在副驾驶,剩下的三位女士挤在后座。

  两厢型小轿车令谭芊芊坐得极为不舒服,她忍不住抱怨:“张立帆同学,你什么时候换辆车啊,坐你一回车都能把我给挤瘦了。”

  谭芊芊这一开腔,倒是把因顾轻舟出现而紧张的气氛打散了。

  “你谭大小姐是坐路虎的命,我就算换一辆车,也比不上方少的车啊。”

  提起方简,作为车里唯一一个有对象的人,谭芊芊那副娇羞的小表情让人想打她。

  厉子茜还记着方才上车前的仇,此时又新仇旧恨的,借机打击她:“喂,谭大小姐,你别过来好不好,你胖,挤到我了。”

  “我哪里胖了?”谭芊芊别提多无辜,想她一米六七,九十八斤的标准身材,可是一点赘肉都没有的。

  “你的胸胖,挤到我了。”

  “……”

  “噗!”前排的张立帆没憋住。

  谭芊芊黑线,不甘示弱地说:“那你的胸还硌到我了呢。”

  厉子茜:“……”

  “哈哈哈!”张立帆实在忍不住了,笑得超级大声。

  麦瑶的目光来来回回扫过两人的敏感部位,捂着嘴巴偷笑。

  此时,坐在前排副驾的男人也忍俊不禁,他渐渐柔和的面部线条透过后视镜,悄悄映入厉子茜的眼。

  厉子茜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瞧向车窗外,嘴角却一点一点得意地翘了起来。

  这就对了嘛,成天板着个脸活活像个老头子,白白浪费了一副让女人垂涎狂热的长相。

  到达酒店,张立帆张罗着点菜,问到顾轻舟口味时,他表示什么都可以。

  东家大方地点了十个菜,又叫了瓶红酒。

  拜有收藏红酒癖好的大哥所赐,厉子茜对红酒略懂一二。虽然张立帆点的酒没有家里的品级高,但相比起碳酸饮料,厉子茜还是更喜欢这种酸中带着一丝甘甜的饮品。

  菜端上来后,厉子茜吃得最随意。想当年她和完全不认识的顾轻舟约会,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今天这种场面对她来说更不在话下。

  可另一边,顾轻舟不动筷子,除厉子茜外其他三人谁也不敢吃。

  谭芊芊在桌下踹了厉子茜一脚,厉子茜吃得正在兴头上,脚下突然吃痛,一张脸皱成一团。她无辜地看向谭芊芊,后者忙向她往顾轻舟那里使眼色。厉子茜总算会意过来,用筷子夹了菜放到顾轻舟的碟子里。

  “顾Sir,这次是张立帆和麦瑶请客,看在他们这些日子总是麻烦你的分上,一定要一次性吃个够本。”厉子茜又招呼张立帆,“还愣着干什么,给顾Sir倒酒啊!”

  “哦对对对。”张立帆后知后觉,拿着红酒绕到桌子另一端,“顾Sir,就像子茜说的,这一次是我们欠你的,我先干为敬。”

  张立帆豪爽地一饮而尽,顾轻舟看着杯中的红酒,迟疑半晌,也拿起酒杯,很慢很慢地喝了起来。他仰头时,下颌的线条极其鲜明,喉结有些凸出,随着液体的流入而轻轻上下滚动着。

  谭芊芊凑到厉子茜耳边,小声说:“怪不得隔壁的妹子几次过来送死,其实,顾Sir也是蛮……嗯,性感的。”

  厉子茜当然也在瞧他,听到谭芊芊的形容,抿唇偷偷一笑。

  酒过三巡,饭桌上的气氛更为融洽。麦瑶和张立帆不再那么紧张,甚至还会主动和顾轻舟攀谈。

  “顾Sir,你在国外进修那几年,听说拿过三项专利,一定赚了很多钱吧?”

  顾轻舟声音舒缓:“也不是所有的专利都赚钱,购买公司会专门找人评估价值,我们要做的,只是在卖出时,将利益谈到最大化。而且,专利并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团队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

  “那你们会把赚来的钱平均分配给大家喽?”麦瑶问。

  “差不多,按劳分配。”

  麦瑶还想问,被张立帆打断:“好了好了,最讨厌你们在吃饭的时候还聊这些事。我最关心的,是国外的女学霸们长得漂不漂亮。”

  顾轻舟被问得微愣,认真回忆后,不太好意思地摇头:“抱歉,没注意过。”

  “不会吧!”张立帆惊愕地张大嘴,觉得不可思议。

  顾轻舟见他这表情,微微笑了一声:“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对象是外国人,我不知道你眼中的美是什么样子的。”

  “那顾Sir眼中的美女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谈到八卦,谭芊芊精神立马抖擞起来。

  顾轻舟望了望一脸好奇的谭芊芊,随后,目光不急不缓地绕过众人,最终落在厉子茜的身上。

  当时厉子茜正在和鸡翅膀奋战,嘴角沾了一圈油,左腮塞了满满的食物,却还在不停地把肉往嘴里送,那状态真叫一个浑然忘我。顾轻舟这一个眼神飘过来,连带着谭芊芊等人的目光也一齐落在她身上。她被众人看得发毛,险些被鸡骨头给噎到。

  “嘿嘿。”谭芊芊眼睛一眯,敏感地嗅到不同寻常的诡异。

  她这一坏笑,顾轻舟回过神,轻咳一声,迅速移开视线,耳根染上几抹淡红。

  03

  听说,要想一个人爱上你,先填饱她的胃才是王道。某人的胃很好满足,只是不知道,如果我用未来五十年的美食和她交换,她会不会把她的爱情送给我。

  吃到一半,顾轻舟的手机响了。他说了句抱歉,走到外面接电话。

  片刻,他返回包厢,对众人说:“我有个朋友就在附近,你们介意他过来凑个热闹吗?”

  张立帆说:“当然不介意,我们点了这么多菜,正好吃不了。”

  谭芊芊坏心地打趣:“顾Sir的朋友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

  面对谭芊芊那双犀利的眼睛,顾轻舟顿了顿,才轻轻说:“男的。”

  众人大失所望。

  席间,厉子茜极少说话,专攻眼前那盘麻辣鸡翅,根本没工夫注意其他,只是知道顾轻舟的朋友一会儿要来。

  没多久,包厢的门被人推开,带路的服务生身后跟着一位客人。

  “大家好啊,来打扰你们了,先说声抱歉。”

  听到那洪亮粗犷的声音,一瞬间,厉子茜愣在那里,隐约觉得这大嗓门似曾相识。

  她下意识抬起头,见到那人时——

  “噗!”

  厉子茜把刚喝的一口红酒喷了出来。

  “哎呀哎呀,脏死了。”距离她最近的谭芊芊受到波及,惊叫一声。

  厉子茜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拿纸巾擦擦嘴巴,一边又不禁看向门口那人。

  顾轻舟不着痕迹地敛住一抹笑意,视线从她滑稽的表情上移开,为大家介绍:“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你们的学长,薛家扬。家扬,他们是我最近在带的学生。”

  “哈哈,学弟学妹们好啊,我来凑个热闹。”薛家扬的笑声差不多十里八乡都能听得到。

  这人还是老样子,加上冬天穿得厚实,整个人像大熊一样,和三年前相比发福了不少。

  厉子茜怎么都没想到,顾轻舟叫来的朋友竟然是这位——三年前本应收到她的情书的学生会主席,薛家扬。

  薛家扬毕业后进入一家广告公司,三年的时间,从小职员做到总监的位置。厉子茜早就觉得这人是笑面虎,表面什么都可以,其实心里有自己的一杆秤,圆滑聪明着呢。

  久经酒场的薛家扬一来,气氛更活跃,因为他曾是本部的学长,又是当年的风云人物,和张立帆他们有很多话题聊。

  “学长,当年我还竞争过学生会主席这个位置来着。”张立帆一回想当初,只觉得惨不忍睹。

  “那你成功了吗?”薛家扬感兴趣地问。

  “必须没有啊,所以我很佩服你的,学长。在我心里,学生会主席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尤其自他来到这所学校,听说过太多那届学生会的丰功伟绩。

  薛家扬摇头笑笑:“那你就更得崇拜你们顾老大啦。”

  “咦,怎么说?”

  “当初我是有几个好哥们撑腰,才凑巧选上了主席。那时候觉得好玩,名头又响,说不定还能因此骗到几个小姑娘,哈哈!不过后来我发现学生会的事情太多了,三天两头要搞活动,还得总往校长教委那儿跑,还不如打篮球开心呢。幸好,我有你们顾老大啊,你们顾老大这人,干什么都像模像样的,我就都扔给他去做了,乐得当个甩手掌柜。”

  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张立帆听得津津有味。

  “我这人呢,不拘小节,可学生会的事情特别烦琐,烦都能把人烦死。我说把位置直接让给你们顾老大算了,可你们顾老大又不肯。所以,后来就变成外人看着是我负责,实则是你们顾老大当家。”

  听完,所有人看向顾轻舟的眼神更加崇拜,原来传说中的那些大事件根本没薛家扬什么事,追根溯源都是顾轻舟做出的成绩。

  而厉子茜也若有所悟,怪不得,那年她的情书会被送到顾轻舟的手上。

  薛家扬拍拍顾轻舟的肩膀:“当初学生会那帮新来的小崽子,对你们顾老大可是心服口服,一见他就跟见了爸爸一样,服服帖帖的,哈哈。”

  顾轻舟被这比喻弄得眼尾直抽,语气倒是波澜不惊:“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上你这张嘴?”

  看来薛家扬对顾轻舟的冷脸早就习以为常,他哈哈大笑,对众人无奈摊手:“看,你们顾老大就怕人家夸他,当初他不做主席的主要原因就是怕粉丝太多。我呢,皮厚,功劳都给我,我还求之不得呢。对了,我教你们一招,以后他要是跟你们发脾气,你们就往死里夸他,一夸他就六神无主了。”

  薛家扬说完,他们都跟着乐起来。顾轻舟颇为无语,眼神却染上些惬意与随性。

  晚餐结束后,谭芊芊要回市里找方简,张立帆和麦瑶计划去逛夜市。厉子茜吃完饭就不想动,所以和顾轻舟一路。

  薛家扬开车来的,等送走谭芊芊他们后,将车停在顾轻舟面前,降下车窗。

  “真的不用我送你们?”

  顾轻舟摇头:“难得今天没有风,我想走一走。”

  “那好吧。”薛家扬又看向顾轻舟身后的厉子茜,不知怎么忽然就笑了,别有深意地说,“小姑娘很勇敢啊。”

  厉子茜被他这话搞得一头雾水,想问的时候,薛家扬已经开车扬长而去。

  她奇怪地回头问顾轻舟:“学长那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顾轻舟迈开脚步,留给她一个背影。

  厉子茜绞尽脑汁也不懂薛家扬最后那一句到底指什么,等她放弃猜谜的时候,顾轻舟已经自顾自地走出好几米远,她撇嘴,就不知道等等她吗!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天上的星星清晰可见,没有雾,也没有风。

  其实,顾轻舟走得并不快。他身上黑色的大衣几乎和夜晚融合成一体,只能透过街灯隐约见到他的身体轮廓,颀长挺拔。他的肩膀是宽厚的,厉子茜的几个哥哥也都是这样的身材,所以她一直认为,肩膀宽厚的男人责任心强,顾轻舟也的确再一次帮她证实了这个想法。

  厉子茜跑到他身边后,有点气喘吁吁。她扭过头看身边的男人,五官立体清俊。今晚的他,破天荒没有了往常的距离感,散步的时候,显得格外悠然自得。

  厉子茜很少有机会这样悠闲地散步,走在他的身侧,竟也开始享受起这般静谧的时光。

  就这么两两沉默地走着,她听到顾轻舟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我没有过。”

  “啊?”厉子茜茫然,不知他这句话是何意。

  顾轻舟转过头,那样认真地面向她,好像在说一件很了不得的大事。

  “那天你和麦瑶说,没有人实验没失败过。我就没有。”

  厉子茜消化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这人真是……

  她那么久之前说的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他现在却想起来要纠正她,还这么严肃……

  厉子茜扑哧笑出来,挑眉回望他的时候,眼里光芒灿灿。

  “顾同学,我发现你有时候真的……好可爱。”

  应该没有人用这个词形容过他,顾轻舟有点傻掉了。

  他的眼皮是内双,瞳孔乌黑不掺杂任何异色,直视别人时,他的眼神内敛专注,有种能轻易将周遭一切喧哗与吵闹隔绝的奇异功能。

  这一刻她觉得,他的眼睛里,似乎藏着一个安静纯粹的世界。

  不知想到什么,只见厉子茜讨好地弯起那双圆眼。

  “顾同学,待会儿请我吃消夜怎么样?”

  顾轻舟的宿舍没有上一次那么冷,应该是把空调修好了。

  他将黑色的大衣挂在玄关墙壁的衣钩上,转身顺手接过她刚脱掉的外套挂在旁边的位置,动作随意而自然。

  厉子茜举着空无一物的手呆过一秒钟之后,想说声谢谢,但见他不以为意的样子,又把话吞了回去。

  进厨房前,男人怀疑地瞥向她:“你真的确定你还能吃得下?”

  厉子茜豪迈地拍拍肚皮,说出豪言壮语:“就算你再做一桌满汉全席出来,我都能吃光光!”

  于是,顾轻舟看着她的眼神带了点惊恐。

  汗。

  厨房里,顾轻舟卷起衬衣袖口,露出修长的手臂,他身上是深棕色V领的毛衣,将他的皮肤衬出干净的颜色。不过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此时,他耳郭周围染着丝丝红润。

  说实话,厉子茜对他那碗海鲜粥念念不忘很久了,自己也尝试做过,可都做不出他的那种味道来。

  “顾同学,能不能做海鲜粥啊?”她靠在厨房门口的墙壁上,厚着脸皮提出要求。

  顾轻舟边把食材从冰箱里拿出来,边摇头:“冰箱里的海鲜不多,而且鸡汤要提前两个小时用砂锅煨上,这个时间应该来不及了。”

  “提前两个小时?”厉子茜怎么都不会想到诀窍竟然是这个,她瞪着眼睛问,“那你那天岂不是很早就起来煲汤了?”

  顾轻舟不以为意地回道:“四点多就起来开始准备了。”

  厉子茜暗暗吃惊。怪不得海鲜粥那么好喝,原来光是煲汤就花去了几个小时。

  “那天真是麻烦你了,我喝醉的时候不太好……应付。”他不仅要照顾她这个醉鬼,还要那么早起来准备早餐,当时他一定手忙脚乱。

  顾轻舟许是想起了她那晚的丑态,嘴角翘起:“是不太好应付。”

  香气很快便从灶台上飘了出来,厉子茜忍不住食指大动。她主动摆好碗筷,早早守在餐桌前坐好,像幼儿园里等待开饭的乖宝宝。

  因为时间关系,顾轻舟只做了一道秋葵烩虾仁和一道美味酱汤。

  顾轻舟将菜和汤端上来,坐下后,先将卷到肘部的袖口放下来,很注重仪态。

  厉子茜夹一块虾仁放在嘴里,鲜香的口感,还带了点丝滑和清香,火候和味道刚刚好。

  她自诩为美食家和烹饪大师,可在顾轻舟面前,也甘拜下风:“顾同学,你是怎么做到的?真是太美味了!”

  对于她毫不吝啬的赞美,顾轻舟浅笑:“多吃秋葵可以帮助消化,而且还可以健胃整肠。你的肠胃炎虽然已经痊愈,但近阶段最好再调理一段时间。多吃秋葵,对你有好处。”

  没想到她得肠胃炎的事情,他都记得那么清楚。厉子茜咬着筷子,呆呆地看着他。

  有的时候,能让女孩子感动的不是甜言蜜语,不是又得到什么昂贵的礼物。她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细腻贴心的举动,一声无微不至的问候,一种下意识的关心,如此简单而已。

  这个人啊,有着和外表截然相反的温暖的内心。

  “你也多吃啊,光看我一个人吃,我会不好意思的。”厉子茜狗腿地夹给他一筷子虾仁。

  顾轻舟显然不相信她还会知道“不好意思”为何物,但没有戳穿她,只说:“这里面我加了椰奶,我不太能吃。”

  “为什么?”

  “乳糖不耐受,听说过吗?”

  “咦?那不是婴儿才会有的症状吗?而且,那年我记得我还给过你一大杯的酸奶喝呢!”

  “是啊,所以后果就是我腹泻了两天,在医院打了三天的吊瓶才痊愈。”

  他说得无意,厉子茜听在耳里却足够震惊,没想到那时候的一杯酸奶竟然把他害得那么惨。

  “那……那你干吗还要喝啊!”直接拒绝她不就得了,笨死了!

  顾轻舟抬起眼睛正视她,黢黑的瞳仁映出厉子茜充满疑惑的小脸。酒精使他有些迷醉,脖子以下的皮肤微微泛着不正常的艳色。

  “可那是你倒给我的。”

  她亲手倒给他的,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时间似乎停止了,在这一刻,厉子茜的心因为他的这一句话有了异动。

  “笨笨笨!”她一连说了三个“笨”,“要是我给你砒霜你也吃吗?”

  他反问:“你会吗?”

  平时的顾轻舟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漂亮的嘴角向上扬起,散发着慵懒和轻松,眼尾轻挑着,挑出不该属于男人的灵气和隽秀。

  还有,她从未见过的魅惑。

  谭芊芊说得对,顾同学偶尔间不经意的小动作,还是蛮……性感的。

  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厉子茜烧红了脸,她连忙移开视线,嘟囔:“我和你又没有仇,干吗拿砒霜给你吃?”

  闻言,顾轻舟低低地笑了,笑声隐含春意,出乎意料地动听悦耳。

  接下来的时间,即便美食当前,厉子茜已经心不在焉,屡屡偷看顾轻舟,像一个觊觎对方美色又不敢明目张胆阐明心意的变态。

  毕竟,喝酒后的顾轻舟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和以往全然不同的魅力。

  而且是,很致命的那一种。

 

 

5

《甜甜的小永远》  傻白甜吃货妹子厉子茜怎么也没想到,导师千辛万苦从国外请来的精英,竟是她曾经的约会对象!三年前,他拿着她那封送错的情书问:“上面写你暗恋我,要不要约会?”

墨子都  坚信世界上有美好浪漫的爱情,如果那个人还没出现,那他一定是个路痴。梦想是做一个高产的作家,因为人在懒天在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甜甜的小永远   墨子都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