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季氏庄园

2015-12-09 15:11 作者:雨微醺

  第二章 季氏庄园

  人生,有时候就像是黑夜行船,蒙眼行路,你不会知道下一片天地、下一个路口将会遇见什么、发生什么,比如爱上一个人!

  再一次回到季氏庄园,楼歆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一进门就直接倒进沙发里打了个滚,季柏寒微笑着在旁边坐下,叫了用人苏姨给她拿些喝的来。

  “还是这里好,苏姨的手艺还是这么棒。”楼歆喝着苏姨拿来的银耳糖水感叹。

  “既然好,那搬回来吧。”有人在楼上接话,随后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子从二楼的白色环形楼梯下来,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有一种棱角分明、十分英气的俊朗。

  “大哥。”

  “哥。”

  季柏寒和楼歆都冲来人打招呼,此人正是季柏寒大伯父的儿子季邦城,也是季氏传媒目前的运营总经理。

  “我长大了嘛,总要多在外面锻炼锻炼。”楼歆起身,挽上季邦城的胳膊坐下。

  “回来了就一起吃晚饭吧,正好柏寒也回来了,我请婶婶早点回来,一家人好聚聚。”

  “哥,我还有事情,就不留了吧……”

  季柏寒想推辞,但季邦城却是有帮手的,他冲楼歆打眼色,楼歆就又挽上季柏寒的胳膊,一口一个二哥地叫起来,直到把他的心叫软了,笑着点了头答应留下与家人一起用餐。

  三人聊些琐碎的事情,正在兴头上的时候,门铃被人按响,用人去开了门,随后签了个快递拿来给季邦城。季邦城边陪众人聊着天,边打开了快递,但在看到里面的东西后脸色有了变化,说自己要离开一下,就去了楼上书房。

  楼歆看季邦城脸色有些怪怪的,就有点担心,因他好一阵儿都没下楼,就在季柏寒去洗手间的时候决定去看看,拿了碗糖水上楼。

  “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处理……”

  “不行,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我们与华森电视台一直是合作方,它们的广告投放全经我们在中间接洽处理安排,现在楚新国际竞标,那也是电视台那里的安排,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能就确定是对方不正当竞争。”

  “不许报警,我会处理,要是我处理不好,我就辞职。总之这件事情不能让外面的媒体知道,就算真的是楚新国际那边使这么下作的手段,我们也要有自己的立场。不能拿公司的利益冒险,公司的利益要保证……”

  站在书房门外,楼歆听到了里面季邦城的声音,他似乎在与人讲电话,语气是她从未见过的愤怒和严厉。

  “好了,明天到公司再说。”屋里的人挂断了电话,朝门口而来,拉开门直接就撞上了端着糖水的楼歆,糖水全洒在了季邦城的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楼歆赶紧道歉。

  “没关系,我去洗洗就好。”季邦城笑了笑。

  “邦城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工作上的小麻烦而已,你先下楼去吧,我换身衣服就下来。”季邦城笑着拍拍楼歆的头,转身进了隔壁卧室。

  楼歆拿着碗打算离开,可又在转身后回过头来,看向书房桌上放着的快递盒,猜想就是刚才季邦城收到了这件东西才发怒的,似乎是说什么威胁之类的,一时好奇心上来,就轻步走了进去,顺手翻过来。

  楼歆翻开信封,看到上面用红色的墨打印着几句话,非常刺目,意在警告季邦城他们有U盘作为证据在手上,如果他不现在收手,就要让他身败名裂。

  这是威胁信,楼歆瞬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小歆……”季邦城换了衣服来关书房的门,看到楼歆站在桌前,不由得有些愣住。

  “邦城哥,这是威胁信,你应该报警的。”楼歆说。

  季邦城伸手,从楼歆手里取过纸张放下,笑着安慰她,说:“没事,我会处理的,快下去吧。”

  楼下季太太回来了,唤楼上的两人下来用餐,季邦城就拉了楼歆的胳膊示意她下楼,并要她不要将事情讲出去,以免楼下两人担心,楼歆只得点点头。

  季太太回了家,见到自己儿子和楼歆都在,颇为高兴。但是,不出意料,在餐桌之上,才聊了没几句,季柏寒与季太太的矛盾就出来了,季太太不喜欢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在外面居住,而且总跑着写生风餐露宿,但季柏寒有自己的理想,虽不至于说在餐桌上来场唇舌之战,但最后气氛也有些僵硬。

  楼歆看季邦城的眼色行事,寻了个忽然犯困的借口,想回去休息,季柏寒也顺势接口,与楼歆一起离开了季氏庄园。

  “二哥,谢谢你今天去保释我,也谢谢你替我保守秘密。”挽着季柏寒的胳膊走在路上时楼歆向季柏寒致谢。

  “客气什么,我是你二哥,再说,我从小到大不都是一直替你收拾闯下的祸,再替你保密的吗?!”

  “那是,还是二哥你最好。”

  两人聊着的时候,后面有辆黑色奔驰跟上来,开车的是季邦城。季邦城要送两人, 季柏寒表示了婉拒,让他送楼歆就好,三人聊了几句,楼歆上了季邦城的车,季柏寒则自己拦了出租车离开。

  “柏寒难得回趟家,还是托你的福了,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今天本来也是我有事请二哥帮忙,又想到哥你说他好久没回过家,就拉着他回来了。”

  “你快毕业了,如果想到电视台,或者想拍电视剧,只要跟我讲一声就好。”

  “不用不用,这些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我想凭自己的实力去努力工作,当上记者,然后当主播。”

  “嗯,好。还有就是,今天那个威胁信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婶婶和柏寒替我担心。”

  “可是大哥,那你岂不是很辛苦,你就是太好心了,对付这种人就应该报警让警察处理。”楼歆不忍地说。

  “没事的,傻丫头。”季邦城笑着一语带过,拍拍楼歆的肩,又换了个话题,说,“明天晚上如果没事的话随我一起去赴晚宴吧,是传媒界的一个活动,你既然想当女主播,也要多见见世面。”

  “好。”

  楼歆与季邦城闲聊着一些事情,车子经过学院附近的湖边时,季邦城的手机忽然就响了,似乎是公司临时有急事,楼歆表示自己可以在这里下车走回学校。

  送走季邦城,楼歆沿着路走,走着走着,就见到前面有个背影竟然朝着学校旁边的湖岸边去了,她就感觉有点怪怪的,难道是想不开要跳湖?现在是毕业季,找不到实习工作是很悲剧,但也总不至于想不开吧。

  眼看那个背影就到了湖岸边了,楼歆顾不得其他,麻利地冲上去,一把扯住对方的袖子,大叫:“别,别想不开呀。”

  “放手。”是个男声在低吼。

  “毕业找不到工作而已,不至于要自杀的吧,真是没用……”

  “你放手。”

  楼歆嚷嚷着拉扯,而被拉的人也摇晃着想要扯开她,一来二去的结果就是,两人重心不稳,一齐掉进了湖里。

  水泡咕咕响不停,楼歆不会游泳就朝下沉,在感觉要昏过去的时候,自己的胳膊被人扯住,腰身被人环抱住拉出水面。

  灯亮了,岸上有几个人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钓具,旁边放着小水桶,随后岸上有车灯接连亮起来,停了几辆吉普和跑车,车灯一下子将这一片湖面全部照亮,也把水里两个泡得狼狈不堪的人照清楚。

  “我们这是钓鱼呢,有人一来就钓了条美人鱼。”有人在岸上笑着调侃。

  楚修远伸手将湿掉的头发全部抹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和英俊的面容,瞥一眼旁边自己环抱着的人,随后不禁皱眉。

  “怎么又是你!”

  楼歆怕沉下去,不停地在水里扑腾,吐了口水,抬眼看旁边的人,觉得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确认自己没看错。

  “修理工!”

  两人面面相觑,渐渐地,楼歆感觉出对方的眼神有变化了,环着自己腰的手开始松下来,她在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后开始感觉害怕。

  下一秒,楼歆先发制人,一把抓住了楚修远的胳膊,说:“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虽然我很抱歉今天牵连了你,但是你不能把我淹死的。”

  “别……别松开呀,我不会游泳……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我道歉呀……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看我这真诚的双眼,我知道错了……”

  楼歆感觉对方的手渐渐抽离,越来越怕,最后直接放下架子求饶,但楚修远最终还是看着她的眼睛,无视她的乞求,将手臂完全抽离了出去。

  “啊,我要淹死了。”

  离开楚修远的胳膊,楼歆开始在水里扑腾起来,大叫着自己要淹死了,楚修远就那么立在水里淡淡地看着她,任由她叫着,直到半分钟后,她才慢慢平静下来,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经在刚才被楚修远拉到了浅处,其实只要她自己站直身子,水才只到她的腰部。

  岸上的人大笑,楚修远立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旁边的楼歆,确认她立在那里安静下来,没有危险后,自己踩着水一步步上岸。

  丢人呀,真是丢死人了!楼歆自己此时无比想化成一滴水融在这湖里,但显然这也只能是想想,她还是得上岸,就把头埋得低低的,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迎着灯光蹚水过去。

  上岸的时候,楼歆扶着木质板台要上去,本来还想高抬着下巴装出姿态,却不想脚一滑,摔倒在岸上男子的脚下。

  旁边钓鱼的人们又一阵笑声,楼歆却是又委屈又羞愤,一噘嘴,抬手撑地想要爬起来,发现面前多了一只手,她顺着手看上去,是刚才把自己丢在水里的人,就气不过,没打算理。

  不过,也没多由楼歆闹脾气,楚修远伸手将她的肩膀抓住,像拎小鸡一样将她从水里拉上了岸。

  冲旁边的几人挥了下手算是作别,男子径直拿起旁边椅背上搭着的一件西装外套打算离开,看旁边的楼歆全身湿透,曲线毕现,实在有些尴尬,就又顺手把西装外套丢给了楼歆。

  这个时节,晚上本来就冷,经水一泡更是冷,楼歆麻利地将西装外套包在自己身上,看那人朝后面去上了车,就又小跑着跟上去。

  “喂,那个谁,等等我。”

  “什么事?”楚修远回头。

  “那个……我住学校宿舍,我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就这样回去,好丢人的……要不你好人做到底,帮我……”

  楼歆还在说着自己的想法,男子已经没兴趣听了,拉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你……”楼歆又跟到车前,刚想要说话,却在看到车里的人正在脱衣服的时候呀地叫了一声,麻利地捂住眼睛背过身子去。

  “流氓。”

  楚修远看了一眼车外的人,似笑非笑地勾了下唇,没理会,继续脱掉湿外套,取了一件干净的T恤套上,然后驱车离开。

  “哎……”楼歆听到背后车子离开的声音赶紧转过身,发现已经晚了。

  全身湿透的她被夜风一吹,更是冷了,心知对方是真不打算帮自己了,只得讪讪地拉紧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朝前一路走过去,身上的水滴滴答答滴了一路。

  楚修远驱车离开,心里觉得楼歆真是自己的灾星,先是早上害得自己进警局,现在又害自己掉进湖里,对这种只有张漂亮脸蛋的女生他向来不喜欢,不过从车子后视镜看着她就那么一路瑟瑟发抖地走着,经过的一群男人冲她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他到底还是有点心软了,觉得不妥当。

  楚修远的车子去而复返,在楼歆面前停下,楚修远推开车门勾了勾手指,楼歆立马一脸笑容,麻利地上车。

  “外面冷死了。”

  楚修远看了楼歆一眼,没说话,见她全身上下在滴水,就将暖气调高了些。

  “你住哪儿?”楚修远问。

  “学校宿舍,不过我这个样子回去好像很丢人,你把我送到附近的酒店吧。”

  听到提及酒店,楚修远的眉头微动,楼歆也立马想到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不由得尴尬地嘿嘿一笑,说:“你看你长得这么帅,肯定不是小气的人,一定不会因为早上的小误会记仇的吧。”

  “我送你去酒店,你把嘴闭上。”楚修远开口。

  楼歆把嘴噘起闭上,左右打量车子,又感叹说:“想不到,你一个修理工,竟然能开这么好的车,看来现在果然是劳动人民的天下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大晚上的干吗要来钓鱼?

  “你真的是个修理工吗?”

  “下去。”楼歆问个不停,楚修远就在路边把车一停,说了两个字。

  “好吧,我再也不问了。”楼歆把嘴捂住,垂下眉毛扮可怜,楚修远这才重新开车。

  车子向前行驶,楼歆忍着不说话,车内安静到极点,直到有来电声,楼歆立马像是找到了可以干的事情,主动去帮楚修远按了接听键,然后换来楚修远一记眼刀。

  “和对方谈得怎么样了?”是个女声从车载电话里传来,温柔动听。

  “差不多了,他基本已经接受我的合作条件,就余下些细节问题。”

  “嗯,那需要我叫人去接你吗?”

  “不用,我已经开车在回去的路上了。”

  “这是你太太?”楼歆好奇地小声询问。

  楚修远侧眸又是一记眼刀赏了楼歆,同时电话里的人也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说:“是有朋友在车上吗,那就明天再谈。”

  “好的。”楚修远也没多解释,挂断了电话。

  “是不是你女朋友?你怎么不解释一下我只是你搭救的路人,万一她误会怎么办?”楼歆问。

  “你不是才当过小三吗,这么害怕再来一次?”

  “谁是小三了?早上的事情全是误会,我可是伸张正义,结果还被无辜牵连。”

  “无辜牵连?你也真好意思用这个词。”

  “呃,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牵连了你,但……但那也不能全怪我,我也是受害者。”

  楼歆还在为自己解释着,不过楚修远却没多少兴趣听,车子停在一家酒店外,楚修远伸手推开车门,将楼歆推了下去。

  刚一下车,楼歆立马打了个冷战,外加一个喷嚏。楚修远看着她摇了摇头,一脸嫌弃地伸手从后排座上拿了条毯子丢给她,然后倒车后退,打算掉转车头离开。

  但是,才退回马路上开出一小段距离,楚修远就从后视镜里看到,楼歆披着毯子在后面追自己的车。

  楚修远停车,楼歆跑上来,拍着示意他摇下车窗,苦着张脸趴在窗户上,说:“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你怎么这么麻烦,说!”

  “我……我的钱包好像丢了,没钱。”

  楚修远已经极度不耐烦了,不想理她就要走,但楼歆死死拽着车窗不放,那意思是不帮到底就不松手。

  “松开。”

  “不松。”

  楚修远拿过钱包发现现金只有一些零钱,就全抽出给她,楼歆看了看数目又苦着脸摇头,说:“不够。”

  两分钟后,楚修远带着楼歆去酒店开房间,刷卡的时候,前台小姐看一对像是落汤鸡一样的男女,都露出暧昧的笑意。

  “我们不是情侣,我们也不是因为好玩才下水的,那是意外……”楼歆冲着前台解释,楚修远感觉自己的脸都要掉在地上了,不由得抬腕扶额,又麻利地一伸手捂住楼歆的嘴,拎小鸡崽一样把她带走,拿着房卡就去了电梯处。

  “她们应该能明白的,肯定是意外落水的,这个季节水这么冷,谁会自己下去呀,你说是不是……”

  楼歆在电梯口还念叨着询问楚修远,又忽然想起些什么,跑去旁边的桌上取了纸笔,写下自己的手机号,将便笺塞进他的外套口袋。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拿着,我会还你钱的。”

  楚修远只是兀自抬头望着电梯楼层数的减少始终不语,心里只是觉得今天一定是个大大的坏日子。

  电梯在一楼停下,楚修远将房卡塞进楼歆手里,再伸手将她推进电梯,如把一只爱吱吱叫个不停的老鼠推进了笼子,终于完成了任务,然后迅速转身离开。

  “除了长得帅,怎么看都讨厌,哼!”对着离开的人,电梯里的楼歆愤愤撇嘴。

  这是楼歆遇到楚修远的第一天,那么具有戏剧性、让人哭笑不得的开场,当时的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她讨厌的男子在她今后的生活里将再度扮演什么角色,而楚修远也不会想到,这个他都懒得拿正眼看的女生,又会给他带来怎么样的喜悲起伏。

  人生,有时候就像是黑夜行船,蒙眼行路,你不会知道下一片天地、下一个路口将会遇见什么、发生什么,比如爱上一个人!

 

 

6

《唯爱暖时光》  楼歆也不知自己是幸还是不幸——替人跑个腿把自己跑进了警察局,吃个饭把自己吃上了餐厅的黑名单,就连参加个Party,家里都能凭空多出一个不速之客……

雨微醺  以笔为针、字为线织就的故事,或素净雅致,或花团锦簇,留与读者自行品味。其作品以华丽细腻著称,从故事框架到行文都透着一股清丽与婉约。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唯爱暖时光   雨微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