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四章 宴会风波

2015-12-09 15:11 作者:雨微醺

  第四章 宴会风波

  楼歆抬手,在额际一拍,虽然她觉得这一切真的非常可笑滑稽,但事实真的就是这么的可笑滑稽,她真的失忆了。

  楚修远今天有点累,因为关于楚新国际对市场的一个目标招商遇到点麻烦,这几天阮佳琪反反复复地就此事和公司的高层开会,可最终都得不出想要的结果,反而还引起了公司运营部和广告部的矛盾冲突,无奈之下有一些高层甚至跳过阮佳琪联系了他,建议他亲自出面,走向公众,以调节这些问题。

  楚修远思考事情的时候喜欢黑暗,所以他没有开灯,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依稀可以看到隔壁别墅内正笙歌一片,推杯换盏的商业酒会,他向来不喜欢凑这个热闹,但因为邀请的人是自己的隔壁邻居,曾一起打过几次球,他不好多拒绝,所以今夜就麻烦了阮佳琪来帮自己出席,也算没有拂了对方面子。

  桌上的手机响了,是个越洋电话,算算时差现在是纽约的早晨,他接起来说了声“Morning”。

  是纽约那边的律师打来的,告诉他将那一位的骨灰迁回国内的事情有进展了,因为楚修远并非他的亲生子嗣,所以他们花费了好些时间走手续流程,这次等他到美国亲自签字就可以正式办完手续了。

  楚修远表示已经订好了明天一早的机票,会尽快到纽约与他会合,又与律师交谈了一些细节问题,却在谈及一半时,他听到了屋子里警报器的声音。楚修远微微皱眉,走到墙边调取了别墅外墙的监控视频,发现南面的围墙上正有一人爬上墙头,向自己家的花园这边挪动身体,结果从墙上掉下来,直接压到自己种的那些郁金香上。

  而同时,另一边,在别墅花园大门的位置,还有另一个身影正在靠近,也正偷偷摸摸地开门进来。

  楚修远看着屏幕皱眉,对律师说晚些联系,随后挂断了电话,转身在办公桌后坐下,看着监控上的人爬起来,提着自己的高跟鞋一点点向房子走来。

  楚修远微侧着身子靠在椅背上,手指来回轻轻抚摸着唇,思考了两秒后在键盘上轻轻敲击几下,打开了锁着别墅大门的电子锁,他就坐在那里,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小偷想要干什么,他就等着那个人自己送到他面前。

  但就在他调近视频想要看清一些,忽然整个屋子全都黑了,别墅的通电断掉,唯有他的电脑还有备用电池可以亮着屏幕,他眉头微皱,一种奇怪的感觉生出。

  楼歆到了别墅大门的位置,摸着找到门柄,发现门竟然没锁,她就直接推门进去了。提着高跟鞋,赤着脚走进别墅,楼歆四下打量这所屋子,不禁感觉有点被惊艳了,外面看着没什么独特之处,可这里面竟颇有文章,像是民国时的建筑风格,二楼与一楼共用一个拱起的楼顶,以雕刻的粗柱子支撑起二楼的环形回廊,再由Y字形的雕汉白玉石阶通往二楼的两个方向,别具一格的复古风味,又有着创新设计,非常有想法。

  楼歆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昏了,胆子也越来越大,寻思着就朝二楼去,走上台阶后手里的高跟鞋有一只掉下去沿台阶滚回了一楼,她回头看了一眼,也懒得回去捡,继续上楼。

  到了二楼,楼歆一间间推开门朝里探望,想要寻找可能藏着重要东西的屋子,看到一间门口摆了兰花,她觉得这里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

  “找到了!”楼歆欣然一笑,顺手将高跟鞋丢开,推门进去,摸索着按了灯的开关,结果却发现没有电,借着外面的月光失望地发现这竟然是间卧室,她就又退出门去继续找。

  找了一圈后最终定位了看起来像是书房的屋子,她推门进去,摸索着开灯,按灯的开关也不管用。

  “灯都坏了……要叫修理工了……”楼歆打了个隔喃喃念叨一句,从包里摸出手机,打开灯照着看路。

  楼歆摇晃着进了书房,摸到办公桌前面,在桌上摸了摸,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就开始低头在桌子下翻看,想着U盘这种东西会放在哪儿,桌上没有就又翻一个个的抽屉,翻了几个都一无所获,直到拉到最下面一格抽屉发现上了锁。

  人都有一种潜意识,一般重要的东西都会放在上锁的地方,楼歆四下摸着找钥匙,看到桌上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串钥匙,就笑着拿过来,一一试着钥匙过去,真的将抽屉打开了。

  抽屉里有一只黑色的巴掌大小的盒子,楼歆觉得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摇晃着站起身拿到灯下仔细看看,却在打开丝绒盒子后发现里面没有U盘,而是一枚闪亮的钻石戒指。

  “满意你的收获吗?”一个没有情绪的冰冷声音自前面的黑暗中传来,楼歆吓得尖叫了一声,把手里的盒子连同里面的戒指翻落到桌上,手机也掉到了地上。

  楼歆有点发抖地抬起头,发现前面的沙发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黑色的影,又或者说,那个黑色影子一直在那儿,是她刚才没有留意。

  “鬼……鬼吗?”楼歆声音颤抖,人也抖。

  黑影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她所在的位置而来,楼歆就一步步后退,直到退到墙根无处可退。

  当那黑影渐渐走进手机的光线之内,楼歆发现,原来不是鬼,是人。她依稀可以看到,那人长得很高,着一件白色衬衣未打领带,灰色长裤,脚上是拖鞋,双手插在裤子的兜里悠闲走来,颇有风度气质,只是因为停留的位置,光只照到了他的胸口位置,五官被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又是她?楚修远看着办公桌后面背靠着墙、一脸醉意的人,心中不由得一声嘀咕,随后便问:“你是谁,想要找什么?”

  “那你呢,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深更半夜在一个单身女性家里?”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楼歆看着对面的男子缓了一秒,还未等楚修远说话,就又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一样,一边因为醉意摇晃着身子,一边笑了起来。

  看楼歆笑得并不单纯,楚修远微微蹙眉,问:“你知道了什么?”

  “看你身材不错,原来竟然是那种人……”楼歆上下扫视对面的人,一阵啧啧。

  “哪种人?”

  “就是那种人呀,不过放心吧,我不会笑话你的,我刚才看到了那个阮小姐,那么年轻漂亮又有气质,你一点都不吃亏的。”楼歆嘿嘿地笑着摆摆手,装作一脸大方的样子。

  楚修远起初是有些不解她在说什么的,但看着她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忽然就懂了,原来她是将自己当成了小白脸,是被阮佳琪包养的男人。

  “哼,自己行为不检点,还将别人也都想得那么不堪。”楚修远冷笑,绕过桌子,拉开墙边的柜子取出一只手电筒,转身去了楼道。

  楼歆听自己被骂,就不死心了,摇摇晃晃着跟到门口,说:“我怎么不检点了?”

  “深更半夜,翻墙爬进别人的家里,这算是检点吗?”楚修远找到楼道尽头的机电箱打开,边检查线路问题边反问。

  “我是有原因的,楚新国际用龌龊手段对付我大哥,我是为伸张正义而来,你一个小白脸不要管那么多闲事。”楼歆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挺起了胸,抬起了下巴,大大咧咧地回到书房继续开始翻找。

  “你大哥是谁?”

  “我大哥就是季氏传媒的季邦城,就是那个特别厉害的季氏传媒,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别想着欺负我。”

  楼歆报出季邦城的大名,想着以季氏的地位和名声,任是谁也不敢欺负自己。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对面的人在听到季邦城这个名字时,于她看不见的黑暗中眼睛微眯,隐隐透出了几丝冷光。

  楚修远的手指在电箱内的线路上拨弄了一下,确认这线路是被人刚刚以利器割断的后,他起身大步回到书房,一伸手就抓住了楼歆的手腕,沉声问:“还有谁和你一起来的?”

  “我是自己来的,没有别人……你放开……”

  楼歆挣扎着,情急之中咬了楚修远的手脱身,楚修远手里的手电筒摔到地上熄灭,她转身就推开门朝楼下跑。

  “想跑?没那么容易!”楚修远冷哼一声,翻开笔记本,敲过几个键,轻易就将一楼大门锁住。

  楼歆跑下楼,发现一楼的大门打不开,就朝后门去,推开通往别墅后面沙滩的门朝沙滩上跑,黑暗中有人随后追出来,轻易地将她的胳膊拉住。

  “既然你们敢来,就没那么简单了结,让警察来解决这些事。”那人一手拉住楼歆,一手取过手机打算拨号,楼歆想着如果报警自己麻烦就大了,便抢他的手机,两人就开始拉扯。一来二去,在挣扎中两人不小心撞到了回廊下边放置花盆的架子,楼歆的手胡乱地想要抓对方的肩膀,却不小心将花盆带翻,只听得一个花盆翻倒碎裂的声音,对方发出了一声闷哼,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扯着自己的人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倒向了自己,楼歆想要避让已经来不及,直接被对方压了个正着,倒在了地上。楼歆使劲推开压着自己的人,把自己的裙摆扯出来,从地上摇晃着爬起来,朝沙滩上小跑离开……

  屋里归于安静,一切都变得无声无息后,书房的门被人悄然推开,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门口,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但却因为黑暗,无法辨认面孔,他走到办公桌前一阵翻找,但却和楼歆一样,一无所获。

  男人在二楼没有收获,就穿过一楼的客厅来到了别墅后面的回廊上,将目光落于地上的楚修远身上,走过去将他翻过来,在他身上摸找。

  “你是谁?”忽然间,楚修远竟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了来人的手腕,原来他竟然并不曾真的昏迷。

  “哼,抓住你了,我倒要看看你是谁!”楚修远冷笑着,伸手就要去拿落在旁边的手机,但那个人死死抓住了楚修远的手,自衣服中取出一支针剂,狠狠扎入他的脖子,欲将针剂注入他的身体。

  楚修远的反应也极快,仅在注射了少许药物后就挣脱那人的手,并拉扯着对方不让其逃走,两人于黑暗中相互拉扯,重新回到屋子的客厅内,楚修远抄起了一柄平时挂在墙上用以装饰的佩剑,而在黑暗中的另一人也迅速拿起了墙上的另一柄剑。

  黑暗中,两个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脸,但却可以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肃杀之气,盘桓几步后相继出手攻击对方。

  楚修远平时有练习剑术的爱好,当他遇到需要思考的事情时,就会去找一个对手,他的剑术被他的导师非常推崇,曾评价他是动静皆宜,有勇有谋,甚少有敌手,但与这个人交手时,他知道自己遇到了敌手。

  在与对方交手近十个回合后,楚修远渐渐感觉到了一股侵袭而来的疲倦,头晕起来,身体也越来越不能凭思维控制,最终不得不扶剑弯下身去,单膝跪地才能稳住身子,他知道是刚才的那些药物起了作用。

  对面黑暗中的人见此,变得有些得意,收起剑,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冷冷地开口:“你就不应该抢你不该抢的东西,既然我找不到U盘,那就给你一个彻底的教训。”

  楚修远执剑低着头,没有说话,在那人走近之际,他忽然拼尽所有力量,奋力朝对面的人手背上一划,在听到对方一声闷哼吃痛,剑落到地板上后,终于筋疲力尽地倒下。

  看着楚修远昏睡过去,那人将地上的楚修远扛起,自后门出去,到海岸边,将他朝着涨了潮的海面丢下去,然后返回二楼,黑暗中的人拿起了桌上放着的机票,和墙边打理好一切的小行李袋,再连同地上的手机一起,全部丢进潮水里,望着潮水带走一切,最后捡起地上的针管,拭尽剑上的血渍,把剑重新挂回墙上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楼歆依稀听到了自己手机来电的声音,她摸索着拿过来接起,听到了季邦城的声音,询问她在哪儿。

  “我在睡觉……”楼歆迷迷糊糊地回应。

  “睡觉?你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嗯,我要睡觉了,我睡了,别烦我……”楼歆根本不过脑子地应了一句,然后按断了手机通话,扶着发昏的额头,翻了一个身,继续熟睡。

  另一边,季邦城收起手机看了看,皱眉思索着些什么,在被人打招呼后才回过神,冲从别墅出来的商界朋友说再见,见到一个身着金色礼服的曼妙女子正步履纤纤地出来,笑着与人作别,他也准备好了笑容与之打招呼。

  “阮小姐,今晚很漂亮。”

  “宴会结束了才夸人漂亮,季先生倒也真是好风度。”阮佳琪笑着回应。

  “阮小姐的美貌,不论什么时候都从来没有过瑕疵,又怎么会有前后之分?”

  “季先生好口才,看来这次华森电视台的竞标,我们楚新想要获胜可不太轻松呀。”

  “如果觉得困难,现在退出也不就是阮小姐一句话的事情。”

  “哦,这倒不必,虽然不轻松,不过我们楚新向来是以善战闻名,有难度才有成就感,你说是不是,季先生?”

  “阮小姐好利的嘴!”季邦城笑着称赞。

  “季先生客气了。”阮佳琪也笑着回了句客套话,然后从旁边离开。

  “对了阮小姐,有机会的话,赏脸一起吃个便饭吧。”季邦城回头补充。

  “我会让秘书查看我的行程的,如果有时间就可以。”阮佳琪随口应着,头也不回地上了司机拉开车门的车。

  两分钟后,司机将车子开到了旁边别墅内,阮佳琪在礼服外面穿了外套后下车,进了别墅后他唤楚修远的名字,却没人应她。

  “修远,我刚才遇到吴台长,他想约你一起去钓鱼……”

  阮佳琪在一楼自己倒了些水喝,以为楚修远就在二楼听着她的话,便大概地讲了几句话,但一直未听到楚修远的回答,她就有点疑惑,拿着杯子朝二楼去,却见到了楼梯口位置的女式高跟鞋,便停下步子微微皱眉。

  阮佳琪上二楼,越走越闻到一股酒气,一直到了卧室门口,看到那里掉着另外一只女式高跟鞋,她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抬手放到门上,想要去敲,但最后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收回手,转身悄然下楼离开。

  清早,楼歆还做着一个美梦,梦里她躺在开满小花的草地上打着滚,一个绿色的铅笔娃娃就蹦蹦跳跳地来到了自己面前。

  “铅笔娃娃,你长得好逗呀,全身上下一样粗,没有腰,来让我捏捏小脸。”楼歆笑眯起了一双眼睛,伸出手去抓住铅笔娃娃身上的布料捏来捏去。

  正捏得欢乐的时候,楼歆感觉有点不对了,面前的铅笔娃娃变成了人,是那个永远冷着脸的修理工,她吓得朝后一退,结果就摔倒了,自梦中惊醒。

  “啊,噩梦啊!”楼歆一声轻呼着醒来,猛地坐起身子,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太阳已经升起来,朝阳映着朝霞,灿烂到有些刺目,面前的沙滩上来回走动着一些人,也有些人在沙滩上晨跑。

  醉酒之后的后遗症上来,头痛欲裂,楼歆拍着额角,左右四下打量,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礼服,鞋子不知道哪儿去了,脑子里一片混乱模糊,只记得是陪着季邦城出席活动的,然后喝了些酒。心里不由得念叨着自己的酒量后退了,才几杯红酒香槟自己就喝醉了,还忘记了喝醉后发生什么。

  一侧头,她看到有许多人围在沙滩边,有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员正在靠近。

  她起身,有点好奇地走过去,隔着人群的腿,依稀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但围观的人太多,她看不清,而且现在实在太难受,她也没心情看热闹,就扶着额头沿沙滩离开。

  与此同时,沙滩另一边的别墅楼内,穿着白色衣裳、围着围裙的菲佣进入屋内,拾起地上的高跟鞋,将落在楼下和卧室门口的鞋摆好放到鞋架上,收拾完室内,再将廊下打翻的花盆收拾好。

  门铃响起,是司机来了,车内坐着阮佳琪,表示是顺路过来接楚修远去机场的,菲佣阿姨却摇头说先生的行李和机票都不见了,应该是一早就去机场了,阮佳琪有点意外,但想想楚修远的个性,他并不是个诸事都会报备的人,也就释然了,示意司机直接去公司。

  楼歆乘车回学校,刚回到宿舍,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声称是警局人员,有件事情需要她前去。

  楼歆想不到自己能和警局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自己丢失在湖里的钱包找回来了?那倒也是不错,于是打起精神欣然去了警局。

  但是,当楼歆到达警局,被警员安排坐到桌子前,听着叙述完叫她来的目的后,她惊得张着嘴,久久闭不上。

  “是海边晨练的人报的警,发现的时候他昏在沙滩上,醒来后也记不得任何事情,我们暂时查不到他的身份资料,不过从他的衣服里找到一张写了手机号的纸,通过辨认,联系上了你。请问这是你的号码吗?”警员将一张被水泡烂了,但还勉强能辨认数字的便签纸递到她面前。

  楼歆点头,然后又摇头,说:“这是我写的,是我的号码,但是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如果你不知道,他又怎么会有你亲自手写的电话,好了,如果是私下矛盾,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在这里签名,然后就把人带走,今天我们还要去扫黄,很忙的。”

  警员赶时间,留下一纸文件后被另一个警员叫走,屋里就留下楼歆和坐在旁边的修理工先生。修理工先生在旁边看着楼歆,来回地打量,楼歆内心就一遍遍地发毛。

  楼歆站起来,尽量隔开与楚修远的距离,后退着要离开,却不想绊到了椅子的脚,就自己把自己绊得后摔,坐到了地上。

  楚修远朝她走过来,依旧打量她,越来越近,楼歆的脑子里也渐渐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明白了这个永远都一张冰山脸的人现在想要干什么。

  “我警告你,姐姐我可是会武功的。”楼歆学着电视里的女侠在胸前比画了两下手势,但又发现这样的动作恐吓似乎没有丝毫作用,就又瞬间换脸哭着求饶,说,“你再过来,我……我就哭给你看……”

  “姐姐,你是我姐姐?”楚修远终于开口说话,却半点没有之前那种“我就是天王老子”的气势,声音虽然依旧有点清冷,却又带点糯糯的口音,语气也没有了冷傲,取而代之的是茫然和疑惑。

  “什么意思?”楼歆皱眉。

  “你是我姐姐吗?”楚修远看着地上的人询问,渐渐蹲下身来,又凑近了一些看她,继续说,“你是我姐姐,那我叫什么?”

  楚修远问得一脸认真,但楼歆像是见了鬼一样睁圆了眼睛不说话,半晌后她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再用牙齿咬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疼,疼死了,这不是在做梦。”楼歆自疼痛中得出结论,一边甩着被自己咬疼的手腕,一边打量同样也在打量自己的楚修远。

  “你真不认识我是谁,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认得。”楚修远点头回答,楼歆刚要松下一口气,可他又接着说,“你刚才说了,你是我姐姐。”

  楼歆听到这话,那一口刚要呼出去的气就呛到了自己,连连咳嗽起来,楚修远就赶紧去倒了水给她喝,又忙伸手去扶了她起来。

  楼歆的嘴张着闭不上了,眼睛也睁大着,看着面前这个英俊的年轻男子这样的举动,只觉得一定是自己疯了,或者对方疯了。

  “让我自己待会儿,理理问题,你自己先去旁边站着。”楼歆有点小颤抖,由他扶着坐下,喝着水,低下头开始思考,并冲旁边的楚修远挥挥手。

  楚修远半点没有从前的傲慢,竟然真的就非常听话地站到了旁边不吱声,只是眨动着一双好看的星眸盯着楼歆静静等待。

  “你还记得什么吗,任何事情?”楼歆半晌后试探地问。

  楚修远摇头。楼歆抬手,在额际一拍,虽然她觉得这一切真的非常可笑滑稽,但事实真的就是这么的可笑滑稽,他真的失忆了。

  “姐姐,我叫什么?”

  “你……你别叫我姐姐,我比你还小呢。”楼歆龇牙瞟了一眼楚修远,见他盯着自己不放,就讷讷地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

  “那我是做什么的?”

  “你……你是个修理工吧。”楼歆也不确定地给了个回答。

  看着现在脑袋空空、一脸天真的楚修远,楼歆头都大了,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好了,我要走了。”

  楼歆收拾自己的包包要离开,楚修远就眼巴巴地望着她,说:“你去哪儿?”

  “回家。”

  “那我跟你一起。”

  楼歆觉得自己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脸惊吓过度的表情,麻利地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就走,而楚修远则随后也一路小跑地跟上来。

  “你干吗要跟着我?”

  “我不认识别人。”

  “你听我说,我真不是你姐姐,我也不认识你。”

  楼歆笑着打马虎眼,背起包后快步走人,走到电梯口,回过头去看站在楼道另一头的人,还一脸茫然地站在那儿看着自己,又一看那漂亮迷人的眼睛里面全是无助,她就有点心软了。

  “好吧,你赢了!不管了,反正先离开这里吧。”楼歆一咬牙,服了输,折回去抓起楚修远的胳膊,让他跟自己走。

  一个小时后,市人民医院内楼歆站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面前,旁边坐着楚修远,老医生指着屏幕上的X光片比画着,向两人解释情况。

  “没有内伤,也没有明显的神经损伤,片子显示人是健康的。”

  “可他就是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楼歆皱眉。

  “真是一觉醒来?”老医生挑起眼皮瞟了楼歆一眼,示意楚修远转过头来,指了指他头上的包。

  “头部受到重击,有可能造成脑部神经的临时性损伤,造成失忆,或是记忆缺失,在医学界都是有先例的。”

  “那怎么治?治多久能好?”楼歆赶紧询问,这才是她关心的重中之重的问题。

  “这个不确定,他的片子显示没有明显伤,这种医学暂时还没有明确定论的间歇损伤恢复,只能看个人情况了,也许一个小时就恢复了,也许一周,也许一年,都不一定的。”

  “啊,一年,这么久!”楼歆一脸不情愿地咋舌。

  “现在知道久了,早些时候干吗去了,就算小情侣打打闹闹,也不至于要砸头,是什么砸的?”医生一副教训后辈的姿态看楼歆。

  “不,我们不是情侣,我只是……”

  楼歆想解释自己和楚修远的关系,但显然医生并没多少心思听她解释,抽过单子开了些药,签了名字后递给楼歆,让她带人去药房缴费取药就好了。

  楼歆是一脸悔不当初,不想接药单,楚修远却是礼貌地微笑着接过了药单。

  “好的,谢谢医生。”

  “多好的男朋友,你呀,以后温柔点,没有男人喜欢粗鲁的女人的。”老医生看了一眼楚修远后教训楼歆。

  “我……”

  “她知道了。”

  楼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想要说话辩驳,楚修远又摆着一张迷死人的笑脸说了“谢谢”,拿着药单推着楼歆离开。

  半个小时后从医院出来,楼歆手里提着一包药在前面有气无力地走着,双眼无神,眉头下耷,一脸的丧气样,楚修远跟在后面,眼神盯着前面的人,一步不落。

  “你别跟着我了,跟着我也没用。”楼歆回头冲楚修远抱怨摊手,看到手上提着的药,就塞进了楚修远的手里。

  “药给你,药费我也不要了,你别跟着我了,别跟着了。”楼歆指着楚修远威胁,然后后退几步,看楚修远拿着药一脸呆萌地真站在那儿不动了,她转身撒腿就跑。

  一口气从医院门口跑到隔壁街,再回头去看,发现楚修远没有跟来,楼歆才松下一口气,扶着路灯的栏杆喘息着顺了一阵儿气,然后随人群去地铁站。

  因为正值上下班高峰期,地铁人流量大,楼歆进了站,买了票,随着众人一起排队等车,但是站在那儿的时候,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她又感觉越来越不安起来。

  毕竟这个人帮过自己,就那么把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丢在街上会怎么样?会不会被人拐卖掉?会不会被人骗到没人的地方把肾给拿走了?会不会……会不会因为不懂交通规则出了车祸?

  楼歆在心里想着各种可能,一幕幕可怕的场面在脑海里上演,不论哪一种可能性,最后都以楚修远惨死结束,她越想越觉得可怕,等到地铁在面前停下,前面的人排队上车后,她忽然反悔了,不顾身后排队者的责骂声,她逆行拨开人群朝回走。

  “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呀。”

  楼歆一路从地铁里跑上去,再沿着刚才的路朝回跑,可到了医院门口,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半点都没有了楚修远的影子。

  天啊,这怎么办?难道是那些坏的可能性已经发生了?楼歆心里开始各种后悔担心,随手抓住了一个路边的人询问有没看到一个很帅的男子刚才站在这里。

  可是,问了一个两个,不仅没问到结果,还被人当作是医院精神病科的患者没吃药跑了出来。

  “你才没吃药跑出来呢,你才花痴癌晚期呢。”楼歆嘟囔着冲两个嘲笑过她的人的背影嘲笑回去。

  “你是在找我吗?”有个声音从背后传来,熟悉的清亮音色。

  楼歆听到这个声音感觉额头瞬间亮了一盏小灯,迅速地转过身去,却不想就猛地一下子撞到了人身上,为了稳住自己因为惊讶而摇晃的身子,她的双手在空手挥动,好在对方及时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她才没摔倒。

  面前的人比自己高了整整一个头,她需要微仰着头才能看清,而在她微仰着头看面前的人时,她瞬间感觉世界定格静止了,阳光正从他背后照过来,将他的脸打上一层薄薄的光晕,明亮的星眸,高挺的鼻,微微有些浅但弧度恰好的唇形,一切的一切显得那么迷人完美,看着这样的一张脸,她忘记了移动,然后不由得渐渐地红了耳根,不可救药地犯起了花痴。

  “你怎么了,太阳太大吗?”楚修远看着脸红起来的楼歆,抬起手来将直射在她脸上的阳光挡住。

  楼歆回过神,有点恼羞成怒地一推楚修远,自己也迅速后退两步,侧过头去避开他那双亮闪闪的眼睛。

  “你跑哪儿去了?”

  “有人请我帮忙。”楚修远指向旁边。

  楚修远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见到一个孩子正拿着气球站在路边,而旁边是一辆拴了大束彩色气球的小车,车边却没有站人,显然是卖气球的老板暂时不在。

  “你帮人看管气球?挺漂亮的。”楼歆朝气球走过去,抬头望着那些在空中左右飘动的五彩气球。

  “不是,是帮他拿了一只气球。”楚修远指着那个小朋友这样说,然后又看楼歆微仰的脸,微笑说,“你喜欢吗,那我也拿一只给你。”

  “拿一只?听着怎么这么怪呢?”楼歆微微皱眉,看着楚修远将车后面的气球全解开,从里面挑了一只粉红的出来递给她。

  楼歆接过气球的线绳拿在手上,还在思考着的时候,孩子的妈妈回来,拉着孩子离开,询问气球哪里来的,小孩一指楚修远说:“这位大哥哥送的。”

  孩子的妈妈冲楚修远道谢后离开,楚修远就冲那孩子挥手作别,眼神真和孩子有的一比。就在楼歆心中暗叹于这个楚修远变得有了人情味时,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偷气球?”

  楼歆循声回头,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胖子正快步过来,显然就是这车气球的主人,而看他那凶悍的气势,楼歆看了看旁边的楚修远和手里的气球,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你拿这里的气球给小朋友,给钱了吗?”

  “他喜欢,想要,我就拿给他了,你喜欢,我也拿给你了。钱?钱是什么?”楚修远一脸认真地微笑着反问,露出一口整齐的糯米白牙。

  那笑容,可真得用迷人来形容,看着就让人心跳加速,同时楼歆的心情,也是被气得心跳加速,想要去死。

  “什么?给的?拿的?人家的东西哪里由得你随便拿的,我要被你害死了。”

  眼看着那卖气球的老板就到了面前,一伸手就推了楚修远一把,说:“你们想干什么,连气球都偷!”

  “我们没偷,我给你钱。”楼歆忙解释。

  “给钱,给钱就能完事吗?你们就是偷了我的气球,我要报警。”

  那老板不饶人,说着就要冲马路对面正在办事的警察叫嚷抓小偷,楼歆感觉完蛋了,事情又闹大了,难道隔了一天不到,要再进一次警局,二进宫了吗?

  “你很怕那些人?”楚修远指指对面的警察问楼歆,还是一脸天真不解。

  “当然怕,我们会被抓的,我前几天才和你进的警局,可不想再进一次。”

  “完了完了,我要被你害死了。”楼歆是又想笑又想哭,瞪了楚修远一眼,

  楚修远似乎有点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看到楼歆如此担心,他忽然伸手,拿过楼歆手里的钱塞给老板,然后就抓住了楼歆的手腕,扯着她就开始跑。

  “喂,别跑,别跑……”气球老板从后面大叫着追了过去。

  “快跑。”楚修远一手还握着那一大把五彩的气球,一手拉着楼歆的手腕,沿街一路向前,引来路人纷纷侧目,有的路人甚至拿出了手机拍摄。

  “要追上来了。”楼歆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那胖老板追近了。

  楚修远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气球,侧头冲楼歆微笑,说:“别怕,我有办法。”

  下一刻,楚修远握着那一把气球线绳的手松了,只见那几百只颜色各异的氢气球就全部向后上方飞出去,在身后的空中形成五颜六色的彩色花团,连行走的路人也都不由得纷纷抬头去看,发出惊艳的声音。

  追着他们的老板被气球挡住视线,渐渐丢掉了所追的目标,而楚修远没了气球的负累,拉着楼歆很快将胖老板甩掉,又跑过了一个街角,确定胖老板没有追上来后,两人才在路边树下的长椅上扶着椅背坐下大喘气。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险,我差点就要又进一次警局。我可是将来要当八点黄金档新闻女主播的人,万一有了黑历史怎么办?”楼歆一边喘着气一边责怪。

  “你在生气?”

  “当然生气,我快被你气死了。”

  “你说你和我一起进过警局,为什么?”

  “因为你把别人的头打破了,害得我受牵连。”

  楼歆没有说实话,甚至撒了谎,语气也不好,但现在的楚修远可真是可爱得紧,尽管并不太理解造成了多大的麻烦,但楼歆说什么,他竟然就信什么,还真就是一脸愧疚地道歉了:“哦,对不起。”

  楼歆被楚修远现在这种天真的样子逗笑,看他脑后有肿起的包,楼歆又有些心软了,放软了语气,示意他侧过头来。她伸手在那后脑的包上轻轻碰了一下,就听得楚修远暗自龇牙,却又忍着没有叫出疼来。

  “算了,不骂你了,以后记住,这个世界呢,什么事情都是有来有往的,一分钱一分货,你给人什么东西,别人就给你什么回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世上没有平白无故得来的好。”

  “记住了。”

  “嗯……你不记得名字,又这么呆,就叫你呆瓜好了。”

  楼歆的手机响了,是安如打来的,询问她昨晚没回去,现在在哪儿。

  “我在外面临时办点事情,晚点回去。”楼歆与安如简单地说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看着旁边的人又陷入了为难。

  现在他什么都不记得,自己又不能带着他回学校,怎么安置他呢?左右思考过后,她想到了一个并不十分情愿的选择。

  “走吧呆瓜,先把你安顿下来,总不能真把你丢在街上不管吧。”

  “好,我听你安排。”

  “现在到你了,之前不是叫姐姐吗,既然叫我姐姐,那就得给我一个极度尊重的称谓,嗯……以后就叫我女神吧,女神,知道了吗?你要听女神的话,否则我就像刚才一样,把你丢在街上不管你。”楼歆威胁警告。

  “知道了,女神。”

  楼歆竟然毫不害臊地就这么坦然接受了被楚修远称作女神,她得意地抬起头来,起身领着楚修远去坐车。

  两人坐公交巴士穿越小半座城市,车子最终停在一处高档别墅区外,进入别墅区的时候大门口的保安认出了楼歆,笑着招呼她:“好久没回来了。”

  “是呀,好久没回来了。”楼歆笑着回应。

  “这是你男朋友吧,好帅的,带男朋友回家来看看啊。”

  “他就是暂时会住在这边,叔叔你多多照顾呀。”

  楼歆嘴甜地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后带着楚修远进了小区,走过小区的花园,最终停在一处复式小楼的门口外,门外三重台阶,欧式的建筑风格,大理石拱门以天使托起回廊,廊外旁边的墙上爬着些开着紫色花朵的牵牛。

  楼歆站在这栋房子前有好一阵儿的走神,静静地仰头望着这房子,脑中全是段段回忆。这里是她的家,但自从十岁那一年这所房子就空了,爸爸去了国外,妈妈去了疗养院,自己去了季家,这所曾经承载了她一家幸福回忆的房子,就成了尘封的记忆,除非偶尔必要的察看,她几乎从不来这里,而如今她不得不再一次回来。

  看楼歆站在那里不动,楚修远也就在旁边站着,侧着头打量她的侧脸,过了很久之后他先开了口:“什么是男朋友?那是不好的东西吗?”

  “男朋友,就是……就是女生的爱人,是好的东西。”

  楼歆被楚修远打岔后回过神,向他解释着男朋友的含义,并从包里摸出一串钥匙走上台阶开门。

  “那我为什么不是你的男朋友?”

  “因为你本来就不是呀,我现在只是收留你,就像是收留流浪猫一样,等你的记忆恢复了,就会知道的。”

  楼歆将门打开,握着门柄却又像是没有勇气推开一样,渐渐将手又松开垂下,侧头冲旁边的楚修远说:“你来开门。”

  楚修远认真地点头,握上门柄开门进去,然后立马就有一团灰尘从他头顶落下,从他的额头撒下去,落了满面的灰。

  “哈哈……”楼歆的奸计得逞,在门口拍着手笑得前俯后仰。

  楚修远还站在门内一脸的茫然无措,抬手摸了摸脸上的灰,知道自己是被楼歆算计了,但看楼歆笑得这样开心,刚才在门外时的那些迟疑悲伤都消失了,也就随着她一起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这房子空了很久,你暂时先住在这里,但是这里的东西你不要随便乱动,这里的东西对我很重要,知道吗?”楼歆站在遮满白色防尘布的屋子里对楚修远这样说。

  楚修远点头。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晚点再来看你。”

 

 

6

《唯爱暖时光》  楼歆也不知自己是幸还是不幸——替人跑个腿把自己跑进了警察局,吃个饭把自己吃上了餐厅的黑名单,就连参加个Party,家里都能凭空多出一个不速之客……

雨微醺  以笔为针、字为线织就的故事,或素净雅致,或花团锦簇,留与读者自行品味。其作品以华丽细腻著称,从故事框架到行文都透着一股清丽与婉约。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唯爱暖时光   雨微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