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五章 勤学好问

2015-12-09 15:11 作者:雨微醺

  第五章 勤学好问

  到底还是看脸的世界,长得好,怎么折腾自己都那么好看,盖块白毛巾都那么迷人。

  把楚修远留在楼家宅子里,楼歆又赶紧打了车回学校。回到宿舍,楼歆在门外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动静,声音有点大,楼歆以为是闹了贼,特别小心地推开门,发现安如正在收拾行李。

  “这是要干什么?”楼歆不解地询问。

  看楼歆进来,安如停下了手里正收拾衣服的动作,表情显得极不自然,甚至目光有些闪躲。

  “出什么事了?别吓我。”安如很少有这样为难的表情,不禁将楼歆吓住。

  “我的面试通过了,是华森电视台的实习生,明天就要去上岗前培训班,但实习的地方离学校太远,我打算搬出去租房住了。”安如有点支吾不安地解释。

  “好事情呀,要庆祝的大好事情,干吗还苦着脸?”楼歆欣喜地一拍安如的肩,就像是自己得到了面试通过的通知一样。

  “我知道华森电视台之前否决了你的面试,你不会生气?”安如抬起头,有点意外地询问。

  “为什么要生气,我的面试没通过又不是你造成的,你找到了实习工作,要开始步入职场了,我作为好姐妹为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真的?你不介意我搬出去?”

  “当然是真的,一切是个新的开始,我太为你高兴了。其实我今天也回过自己家了,我也要搬离宿舍了。”楼歆欣喜地笑着,伸手就径直拥抱了安如,同时为了让她宽心撒了一个善意的小谎。

  安如终于放下心来,也抬手拥抱了楼歆,两人高兴地在地上又跳又叫。

  楼歆替安如收拾行李,一再地替她安排张罗,收拾得差不多了,将必备用品都收拾好了,然后两人一起去学校外的美食街上吃酸辣粉。

  酸辣粉一直是楼歆的最爱,而作为香港人的安如起初来内地是不习惯吃的,但跟着楼歆吃了四年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并爱上了这道川味小吃。两人吃完,看看时间也近了傍晚,回到宿舍,楼歆帮安如搬行李下楼,又亲自叫了出租车来,替她将行李搬上车。

  “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帮你收拾房子什么的。”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等房子布置好了我再请你过去。”

  送走安如,楼歆回到宿舍,望着空了许多的屋子有点怅然失落,原本这间屋子是住了四个人的,有两个已经在一个月前搬出去,现在安如也搬走了,只有自己还没有找到实习单位,前途未知。

  一直住在学校的宿舍也不是办法,到底还是要搬出去的,楼歆想了一圈,觉得最理智省事的办法其实莫过于搬回家了,但她又在感情上有着许多的放不下,索性不再去想。

  上网看了一圈,自己所投出去的面试资料依旧没有任何回复,她只得再投了一轮,然后去看自己的“挂卖”页面。又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工作,什么买票、送货,还有发传单、钟点服务生等等。

  “工作虽小,但好歹有收入,总比坐吃山空的好。”楼歆这样感叹着安慰自己,一一回复,联系时间和地点,在本子上一一列好。

  等一切忙完,楼歆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左右了,她打算洗漱睡觉,但又忽然想起来好像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

  “完了,忘记还有个人在等我了。”

  楼歆一拍额头,只得拿了包包出门,拦了车就直接朝自己家去。

  半个小时后,楼歆在自己家门前下车,开门进去,发现屋里竟然没有开灯,她不禁皱眉。她进门打开灯,发现屋里还是从前的样子,白色的防尘布将所有的沙发家具全盖得严实,没有半点人影。

  “呆瓜?”楼歆唤了一声,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回应。

  楼歆又唤了两声,心里开始生出不祥的预感,正欲上楼去看,却在绕过沙发时看到沙发后面靠着一个人,倚着沙发的背面竟然睡着了。

  “你怎么在这里?楼上有客房为什么不睡?还有这些沙发也可以呀。”

  楼歆将地上的人摇醒责问,上下瞥着打量了他几眼说:“别告诉我,你连这种基本的生活常识都没有了。”

  楚修远摇摇头,说:“你说这里的东西对你很重要,所以我就不动,在这里等你回来。”

  得到这样的解释,楼歆有点哭笑不得之余意有微微感动,抿了抿唇,拉着他从沙发后面起来.

  “这个地方是对我很重要,我多希望它还是像从前一样。”楼歆环视屋子,不由得有些感叹,顺手掀起沙发上的防尘布让他坐下。

  “这里以前是什么样?”楚修远眨着眼睛问。

  “漂亮、明亮、干净,没有这些讨厌的白布。”楼歆随口回答着,将掀开的防尘布丢到旁边。

  听到楚修远肚子传来一阵咕咕声,显然是饿了一天,她关于那点回忆的感伤就被笑声代替,又有点愧疚,说:“好了,现在我解除对你的禁令,这里的东西你都可以碰。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楼歆出门去买吃的,十几分钟后回来,到了门口想要推门进去,却发现屋子开不了,她试了几次都不行,就叫楚修远的名字,楚修远就在屋里回应让她稍等。

  楼歆百思不得其解地站在门外等了几分钟,就要失去耐心后,门才被拉开,楚修远一身灰尘地站在门口。

  “呆瓜,你这是掉进灰洞里了?”

  楼歆皱眉上下打量一眼楚修远,满腹疑惑地从他旁边侧身进门,随后不由得有点被眼前的一切惊住了。

  明明她刚才出门的时候还全部被防尘布盖着的室内此时全部显露了出来,那些白色的防尘布消失了,露出屋子原来的模样,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将屋子映得通明,一下子像是回到了从前的某个时刻。

  那时候自己还小,一家人一起坐在那处沙发上看电视,一起在那张桌子上吃早餐,在那一处窗前吃生日蛋糕等等,记忆如潮水涌来,一浪浪拍打着楼歆的心门,她看着这一切,竟然不自觉地就红了眼眶。

  “你刚才就在忙这些?”楼歆问。

  “我尽量快了。”楚修远认真地回答,看楼歆的眼睛在屋内环视着,并没有笑,甚至还有眼泪在眼眶里出现,他又有点担心了,说,“你不喜欢?是我又做错了?”

  “你……你别哭,我……我这就去重新盖上。”楚修远去墙边,要重新把那些防尘布拿出来,但楼歆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示意他不用。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是我眼睛里进了灰尘而已,去吃东西吧。”楼歆抬袖拭去眼泪,笑着将手里的食物提高了些。

  看楼歆又笑了,楚修远就安心了,笑着点头。

  楚修远坐在餐桌前吃着东西的时候,楼歆看他吃得认真又急切,果真是饿了一天,不由得笑了。

  “怎么了,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笑?”在感觉自己一直被盯着看之后,楚修远抬头询问。

  “你好看呀。”楼歆随口挤对了他一句,但是没想到的是,楚修远闻言竟然就笑了,一口糯米白牙露出来,好看的星眸亮闪闪的,嘴角眼角都弯弯上扬,那模样直把楼歆迷得移不开眼了。

  “你脸红了。”楚修远说。

  被这么一说,楼歆才从花痴状态中回神,立马一瞪眼,说:“你看错了。”

  楼歆有点心虚地起身,留了楚修远一个人吃,小跑着沿楼梯上了二楼。

  看楼歆红着脸跑上楼,楚修远手里握着筷子扭头看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他才笑着摇了摇头,继续低下头认真吃东西。

  楼歆跑上二楼,靠在墙边捂住自己有点热的脸好一阵儿,一再鄙视自己的花痴后才平稳了气息。

  她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将床上的防尘布拉开,躺到床上去,像是小时候自己怕一个人睡,就会和妈妈一起睡在这张床上。她伸手从柜子里拿出一只小箱子打开,里面放着些许她童年时候的玩具,还有一本记录了童年的相册。她打开相册翻了翻,随手又放了回去,感觉有点困了,就闭上了眼睛,就像是一切还如小时候一样。

  楚修远在一楼吃着楼歆买回来的云吞,吃完后也没等到楼歆下来,就上楼去看,推门进到卧室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就没敢吵她,轻手轻脚地替她盖好了被子后出去。

  第二天一早,楼歆在自己家的卧室醒来,感觉有点像是做梦,眨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做梦, 她的确因为楚修远而重新回到了这所房子。

  楼歆起身下楼,从二楼朝一楼看,就见到有一个人在一楼扫地,她走下去看,果然是没看错,楚修远竟然正拿着扫帚在扫地。

  “这么早就起来打扫,好歹还算是有点感恩之心的。”楼歆双手环胸地说着,看到沙发上有躺过的痕迹,她说,“你昨晚就在这里睡了一晚?”

  楚修远握着扫把点点头,看到楼歆站在那里头发乱乱的,就走过来,伸手将她翘起的头发给理了理,露出迷人的灿烂笑容。

  “天啊,又是这种笑容,完了完了,心跳停不下来了。”楼歆感觉胸口受到一击,不自觉就想要避开这种魅力炸弹,但又迈不开脚。

  “怎么了?”楚修远一脸天真不解地询问。

  “真是够笨的。”楼歆白了他一眼,转身去洗漱。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满口泡沫地又跑出来。

  “喂,你这么听我的话,这么努力做事情,是不是怕我赶走你?”

  楚修远点点头。

  “真是个笨蛋呆瓜。”楼歆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盥洗室,两秒后重新伸出头来。

  “喂,呆瓜,放心吧,在你恢复记忆之前我不会赶你走的,谁让我是好人,是你的女神呢。”

  楼歆重新去洗漱,听着盥洗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客厅里的楚修远握着扫把露出了好看的笑容,盥洗室里对着镜子刷牙的楚歆也不自觉地将眼睛笑弯了。

  “喂,呆瓜,既然住在我这里,你就要工作,要赚钱,要养自己,从今天起,我会给你分派任务,和我一起打工赚钱。明白吗?”楼歆在里面大声问。

  “嗯,明白。”楚修远在外面回应。

  “好,那今天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你要把这里打扫干净。”

  楚修远听着这项任务,四下环顾这数百平方米的房子,不由得有点呆了,洗着脸的楼歆感受到了这样的停顿的顾虑,就笑得更开了,从门口伸出满是泡沫的脸来看他,说:“我会帮你的,笨蛋呆瓜。”

  “好。”楚修远笑着露出一口糯白的牙。

  打扫卫生时,楼歆找了不用的旧毛巾搭在头上防尘,穿了旧的衬衫将袖子挽起来,楚修远拿着扫把在旁边看着,虽然不太懂,但也有样学样地找了毛巾搭在头上防尘。

  “你看起来真像陕北高原人民。”楼歆笑话在头上围着毛巾的楚修远。

  楚修远现在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是陕北高原人民,看楼歆笑,他就陪她一起露出了笑容,扶了扶头上用毛巾制成的帽子,问:“好看吗?”

  “好看,呆呆的。”楼歆笑眯起一双眼睛,心中不由得感叹,到底还是看脸的世界,长得好,怎么折腾自己都那么好看,盖块白毛巾都那么迷人。

  楼歆将所有窗户的窗帘取下来,再将所有的防尘布收起,还有一应的床单被套等用品,洗衣机因为太久没用而失修了,楼歆就找了大盆出来摆到天台上,再让楚修远接了水管过来洗,挽起裤脚去踩盆里的物件。

  楚修远在屋里认真地擦窗户,隔着落地窗看楼歆仰着头、叉着腰踩洗,她踩得久了就觉得累,弯下了腰,他便敲了敲窗户,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然后蘸着水在窗户上画了个笑脸,又写了“加油”两个字,并冲她笑弯了眼角,露出一口糯白的细牙。

  “嗯,我会加油的。”楼歆挥挥手作为回应。

  等楚修远擦完所有的玻璃,楼歆的物件也洗得差不多了,她吃力地拧着水,却还是感觉力量不足,正感觉没劲了的时候,一双大手就适时地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

  楼歆握着一端,楚修远解决其他的所有工作,别看他不是特别壮,力气却极大,不一会儿就将所有被单床套解决完,再按着楼歆的指挥将一切都晾晒起来。

  阳台上挂满了东西,白色的床单飞飞扬扬的,楼歆感觉松了一大口气,盘膝就在阳台上坐下,看楚修远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就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让他也过来坐。

  “这个阳台,从前很漂亮的,妈妈种了各种花,很香很香。我喜欢看星星,可是并不是每天都有星星可以看,爸爸就在这边搭起架子,装上小彩灯,只要晚上一打开电源,整个顶楼都亮着小彩灯,漂亮极了,就像星星一样,我躺在卧室的床上也能透过窗户看到整片的闪闪亮光,这样就不害怕一个人睡了……”

  楼歆回忆着往事,介绍到一半的时候,又渐渐变得有些忧伤起来,便换过话题,闭起眼睛,张开胳膊伸了个懒腰,停了几秒后放下胳膊,指着城市最繁华地区那里耸立的地标建筑,说:“你看,那栋楼就是电视台,我呢将来就是要在那栋楼里当女主播,从上面看整座城市,特别得意的那种。不过,那栋楼真可怜。”

  “为什么说它可怜?”

  “别的楼都比它矮那么多,它孤零零的,那么高。”

  楼歆伸出一根手指比画,挡住那栋高耸的大楼,楚修远在旁边看着,隔了两秒钟,自己就拭了拭沾水的手,也竖起一根手指比到了楼歆的旁边,说:“这样就不会了。”

  “真是笨,我说的是那栋楼,又不是我的手,懂不懂比喻!”

  “哦。”楚修远有点失望地收回手。

  在天台上坐着休息了一阵儿,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想起今天有一单生意要在一点半的时候去办,楼歆就有点急地跳了起来,并拍了拍楚修远的肩膀,示意他跟上自己。

  楼歆进屋去换了衣服和鞋子,带着楚修远出门。来不及坐公交了,楼歆就拦了出租车,让司机直接去城东的步行街。

  半个小时后赶到步行街,楼歆看到搭建的展台前已经围了不少人,她看见一个拿着手机来回打转的胖大叔就赶紧堆着笑脸过去招呼。

  “你总算来了,还想不想要工钱了,知不知道你迟到了五分钟。”胖大叔连珠炮似的开口抱怨,楼歆只能赔着笑脸说好听的。

  “废话少说,赶紧准备一下,上台去主持。”

  楼歆应了胖大叔的话,去了展台后面,一看到主办方替她准备的衣服,她就不由得皱眉,露腰又露背,跟泳装差不多了。

  楼歆联系了主办方,询问有没有别的衣服,主办方却非常不屑,表示没有,他们就是要用这种手段来吸引路人的目光达到广告效应。

  “如果不喜欢,就算了吧。”楚修远说道。

  “不能算了,如果就这样放别人鸽子,以后没人敢再请我做活动主持了。为了赚钱,也为了信誉,我没的挑。”楼歆无奈地抿唇,把自己的包交给楚修远让他保管,她自己就去更衣室换上那件俗气的裙子。

  换好裙子出来楼歆看到楚修远不在了,对镜子一照,发现远比想象的更短,楼歆既尴尬又无奈。更衣室外的展台上又传来了催促声,就在楼歆想着今天是要死上一回的时候,有人从后面的一个角落闪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只以衣架撑着的服装袋,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支冰激凌。

  “你跑哪里去了,这个时候还去买吃的!”楼歆有小小的责怪。

  “不是,我没有贪吃。”楚修远眨着亮闪闪的眼睛微笑,将冰激凌伸过去递给楼歆,楼歆疑惑地接到手上,刚想说自己现在没心情吃东西,然后就看到楚修远伸手蘸了冰激凌涂到她裙子的肩膀和下摆的位置上。

  “好了,现在裙子脏了,你就不能再穿了,你得换一条。”楚修远笑着,伸手把自己提着的那只黑色衣袋递给楼歆。

  楼歆把冰激凌还给楚修远,接过那黑色的衣袋,将信将疑地拉开套罩拉链,随后不由得微微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小声的惊叹。

  里面是一条白色的镶钻礼裙,奢华的水晶缀满了胸口位置,再顺着腰线一路向下,越来越细,越来越浅,下摆是长长的纱尾,光是挂在衣架上就美不胜收。

  “天啊,好美,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借的,我保证是经过主人同意的。”楚修远一脸认真地说明。

  楼歆去更衣室,以最快的速度换上这条裙子,当她再出现在楚修远面前时,楚修远正低头吃冰激凌的嘴都停了下来,以惊艳的眼神看着她。

  “太漂亮了,你觉得漂亮吗?”楼歆对着镜子打量自己,高兴得止不住笑,又问楚修远。

  “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

  “那是因为你不记得从前见过的了。”

  楼歆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依旧高兴,听到外面展台上又在催促,她再不耽搁,冲坐在那儿吃冰激凌的楚修远一眨眼,比了个OK的手势,提起裙摆出了后台。

  楼歆一亮相,台下立即传来一阵惊艳的赞叹声,楚修远坐在后台吃着冰激凌,笑得也开心。

  楼歆在台上主持着,活动针对一种新推出的洗发水,配合着现场请来的一些并不出名的小艺人的演出,和一些现场互动抽奖环节,全场大概持续了四个小时,待到傍晚天色变暗的时候,主办方宣布才结束活动。

  到了后台,主办方追问楼歆为什么没有穿他们提供的衣服上台,楼歆一指弄脏的裙子,表示没有备用的裙子,反将了他们一军,而自己身上这一套名牌礼服,也完全拉高了整场活动的主持档次,倒也让主办方哑口无言。

  换好衣服和鞋,从主办方手里结算完薪酬,楼歆一直没看到楚修远。提着那条裙子离开后台,楼歆在街上走着找了一阵儿,看到前面许多人围在一处排队,她走过去看,发现竟然是楚修远站在那里,他系着印有小熊图案的围裙,头上戴着可爱的小熊帽子,站在冰激凌车的后面微笑着将冰激凌递给排队的人。

  “欢迎下次光临。”楚修远用那种招牌式的笑容招待每一个人,虽然都是一样的话,但是抵不住那笑容的魅力,每一个接过冰激凌的人都一脸满足,特别是那些女性顾客,更是一个个都要把眼睛给看直了。

  “帅哥,你好帅!”

  “帅哥,能给电话吗?”

  “帅哥,以后我每一天都来吃你们家的冰激凌。”

  ……

  楼歆对这种情况有些哭笑不得,她将装着裙子的袋子勾在手指间,搭在肩膀上,站在旁边咳了咳,以引起柜台后面人的注意。

  楚修远果然立即发现了楼歆,冲她露出好看的笑容,将一支冰激凌递出去后请了旁边的人接手,自己从冰激凌车后面出来,小跑着来到楼歆的面前。

  “你在做什么呢?”楼歆问。

  “在工作,像你一样赚钱,你教我的,要住在你的家里,就要养自己。”楚修远笑着认真回答。

  “学得倒是挺快,孺子可教。”

  楚修远听出这是在夸他,笑得更开心了些。他让楼歆等等他,取了身上的东西下来,回到冰激凌车前还回去,不一会儿又小跑着回来,将一支冰激凌递给楼歆:“我吃过了,味道很好。”

  楼歆今天忙了一天,在台上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是又饿又渴,这时候有支冰激凌吃,倒是再合适不过。楼歆接过冰激凌,吃了一点,又甜又凉,就满意地笑了。

  “这条裙子是怎么回事,你是从哪里借来的?” 楼歆边走边问。

  “就是那家店,我现在还回去。”

  楚修远所指的是一家高档洗衣店,专门替人洗那种名牌晚装或是名牌套装的洗衣店,他提着裙子进店,不一会儿就空着手回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楼歆问。

  “今天,我在店门口遇到一位太太来送要干洗的晚礼服,我告诉她今天填表办理会员卡可以享受这家店八折优惠,将礼服交给我,由我替她送洗可以享受免费试洗,还有送还到她家的特别待遇。”

  “然后她就相信你了?”

  “嗯。”

  “你这不是骗人吗,你又忘记我说的了吗?”楼歆有点急了。

  “不不,我没有骗人,这家洗衣店在街尾发传单,免费办会员卡就能享受八折优惠,我取了一张表格给她填了信息,的确替她办好了会员卡,今天在冰激凌店打工的钱也足够支付这套礼服的清洗费用了,这套礼服你用完后,我送去店里请工作人员加急处理,再给那位太太送去,半点没有欺骗她。”

  楼歆有一秒钟的停顿,才将事情理顺,原来如此,借花献佛,尽管显得投机取巧,但他没有半点对不起谁。

  两人坐在街边的台阶上,吃着冰激凌,等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干洗店里有人出来,冲楚修远招手,他就起身过去,不一会儿就提着衣服袋子回来。

  两人一起乘车,按着那位太太留下的地址去送裙子,到了一处高档住宅区,按响门铃,然后那位太太出来收了衣服和办好的会员卡,满意地笑着夸奖洗衣店真是又细心又负责,以后一定常去。

  楚修远客气地微笑点头,作别那位太太,楼歆站在台阶下面看着,心里忍不住多少有些佩服楚修远的机智,尽管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脑子却是异常地灵活。

  “我们快点走,不然她会把其他衣服也交给我的。”楚修远小声提醒楼歆。

  “呆瓜,你倒也不是特别呆。”楼歆点点头,两人赶紧一路小跑着离开这片住宅区。

 

 

6

《唯爱暖时光》  楼歆也不知自己是幸还是不幸——替人跑个腿把自己跑进了警察局,吃个饭把自己吃上了餐厅的黑名单,就连参加个Party,家里都能凭空多出一个不速之客……

雨微醺  以笔为针、字为线织就的故事,或素净雅致,或花团锦簇,留与读者自行品味。其作品以华丽细腻著称,从故事框架到行文都透着一股清丽与婉约。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唯爱暖时光   雨微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