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别后经年

2015-12-07 11:57 作者:冯梓珊

  第一章 别后经年

  有人说,这世间两人相遇的几率只有0.00487,那么曾经分道扬镳且天各一方的两个人,要重逢的几率又是否一样呢?

  姜晚好以前不止一次研究过这个问题,她数学不好,但也知道这概率微乎其微。所以她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到唐启森。一别四年,他们居然会在这样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重逢。

  她包里的东西全都散了一地,电动车已经往外滑出了好几米,胳膊似乎也蹭破了皮,隐隐有些疼,好像牵动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激得五脏六腑都错了位。

  她呆坐在原地,盯着那熟悉的车牌动弹不得。马路上车水马龙,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交通中断,周遭全是焦躁不安的喇叭声,可她恍若未闻。

  天实在太热了,戴着白手套的中年司机脸上也写满了不耐烦。他简单查看了车身确认没有任何剐痕,这才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淡漠地望着她开口:“小姐,红灯不能左转,这是基本的交通常识。”

  晚好当然知道责任都在自己,可看了眼那车牌,脑子还是有些短路,额角突突直跳,半晌才从喉间吐出两个字:“抱歉。”

  司机又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大概见她脸色苍白,出于人道主义还是低声问了句:“你没事吧?”

  像是才意识到自己的窘态,晚好迅速站了起来,全身到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已经不得而知,最难受的地方仿佛已经快要窒息得几近麻木。

  “我没事。”她微垂着眼眸不敢往车后座那里瞧一眼,生怕看到那里坐着谁,可又怕那里空荡荡的谁也没有。心里免不了自嘲,时至今日,面对唐启森她竟然依旧不能维持基本的冷静自持。

  晚好飞快地收拾东西,她的包里什么都有,雨伞、钱包、纸巾、简单的医用包,这是这些年养成的习惯了。她不能依靠谁,所以什么都得自己准备,要应对任何时候可能发生的突然状况。

  可她此刻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眼下的情形,太突然了,突然到她还没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司机一直皱眉打量着这奇怪的女人,刚才他还以为是遇上故意碰瓷的,现在看起来似乎又不像。她脚踝和手肘的地方都在流血,可却一声不吭,那样子分明是着急要离开。

  路边早就围了不少群众窃窃私语,晚好却什么都不敢多想,她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就是迅速逃离这是非之地!她讷讷地看了司机一眼,说:“不好意思,如果确定车子没事,那我走了。”

  司机点了点头,他还想再说什么,可那女人就跟见鬼似的,速度极快地扶起自己的电动车就想撤离现场。虽然车子没有大的损失,在碰撞前早就紧急停了下来,可她这副样子未免也太让人心生疑窦。

  “喂,你——”

  “姜晚好。”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司机和姜晚好俱是一怔。

  姜晚好闭了闭眼,该来的还是来了,那人不知道在车里看了多久的好戏。

  司机也有些意外,回头就见自家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扶着车门安静地站在那里,向来没有任何起伏的脸上似乎有些怪异的情绪。他还来不及琢磨,就见那女人缓慢地转过身来。

  她此刻的笑容绝对算不上好看,司机甚至觉得她下一秒钟就会哭出来,可她始终如常地维持着那抹笑意,故作轻松地冲Boss大人摆了摆手。

  她说:“嗨,唐启森,这么巧。”

  是真的很巧,对于这个常年居住在国外的男人来说,大概难得回国一次。所以晚好心里暗暗懊恼,今天出门前真的该看一看黄历才对。

  唐启森依旧是那副一丝不苟的成功男人模样,身上的黑色西服衬得他身材越发颀长挺拔,衬衫永远扣到最后一颗纽扣,浑身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淡气息。他从来都不喜人亲近,以前姜晚好以为这是他性格使然,后来摔了无数次跟头之后才知道,他不是不近女色,只是近的永远只有那一个人罢了。

  回忆铺天盖地地涌来,她急忙收住神思,这会儿安静下来才发现全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她的神经似乎总是比别人迟钝太多,每次磕了碰了,好像要很久才意识到疼。

  十分钟以前,她受唐启森的邀请,走进了这间路边的咖啡厅,两人对坐良久,却谁也不知该主动说点什么。其实他们的情况实在不适合久别重逢,本来就是没什么共同话题的两个人,坐在一起反而给彼此增加心理负担。

  咖啡厅的环境很好,安静清幽,里面播着未知名的歌曲,音质纯净的女声一次次唱着:“从未想过还能遇见你,本以为此生再也不见,带着我糟糕又狼狈的过去……”

  真的是很狼狈啊,晚好借着落地窗打量自己模糊的影子,似乎她在唐启森面前,永远都是这副糟糕的样子。

  唐启森坐在对面的工艺沙发上,修长的手指轻轻覆在一旁的扶手上,良久才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话:“这几年过得好吗?”

  低沉的男声,一如既往地悦耳动听。她慢慢地抬头看向他,扯着嘴角露出大大的微笑:“挺好的,工作不错,同事很好相处,收入也可观,马上就可以在陵城买房了……”

  迎着那双黢黑的眼眸,她说到一半又停住,喉咙一阵阵发紧。唐启森早已安静地收回视线,他不说话,气氛便再度冷了下来。

  晚好咬了咬嘴唇,她似乎老毛病又犯了,唐启森最讨厌她叽叽喳喳说太多,人家只是礼貌询问而已,哪会当真想知道细节。她控制不住地在脑海中开始组织措辞想离开,孰料下一秒钟面前的男人忽然又开口道:“身上的伤,不用去医院?”

  她明显愣了下,这副关心的语气居然出自唐启森之口?

  见她迟迟不说话,对方顿了顿又说:“虽然责任在你,但车是我的,我不想再有后续的麻烦。”

  这才是唐启森会说的话啊,急于撇清,断绝一切后顾之忧。晚好勾起唇,让自己笑得毫无破绽:“嗯,没事,我身体素质很好。”

  唐启森又不说话了,只是视线意有所指地对上她胳膊上的伤口。

  晚好会意,无所谓地笑了笑:“只是皮肉伤而已,回头消消毒贴个创可贴就行,没那么娇贵。”

  这话说完,对面的男人忽然深深看了她一眼。

  晚好知道自己此刻想必是挺可笑的,以前追他的时候哪会轻易放过这种缠着对方撒娇耍赖的好机会,眼下却同他多坐一分钟都觉得煎熬。

  她轻咳一声,不让自己再失态,喝了口咖啡才说:“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有点事要处理。”

  答非所问,可唐启森却一点不觉得尴尬,云淡风轻地又补充道:“大概要待段时间。”

  “哦——”晚好点点头,暗自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每天出门都要看黄历!

  包里的手机开始剧烈振动,她拿出来看了眼上面的号码,脸色白了白,急忙掐断。抬起头时见对面的男人坐在那儿,正漫不经心地转头看向窗外,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大抵他也觉得无趣,晚好自己都觉得闷得难受。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出去正好将对街的景致一览无余。唐启森的车就停在路边,永远的黑色。晚好不是记性太好的人,可唐启森太长情,他的车牌和所有密码都以“60”结尾,所以她刚刚才会一眼就认出对方来。

  想到其中典故,晚好是再也坐不住了,似乎每个细节都在提醒她继续坐下去该有多傻,她看了眼腕表,然后兀自站起身来。

  唐启森的视线顺着她略微发皱的套装往上,落在那张素净而寡淡的脸庞上。

  “我还有事先走了。”她已经拿起包,想了想还是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纸币放在桌上,“算我为你接风,欢迎回国,唐启森。”

  男人的表情始终平静,只在看到那几张纸币时黝黑的瞳仁微微瑟缩了下,完美的唇形抿得更紧。

  晚好知道这是他不高兴的表现,她却无暇再多想,略略抬高下颌迈出步子,然而才走出没几步,手腕就被捉住了。

  他的手指骨节分明非常好看,依旧是记忆里有些冰凉的温度,此刻却攥得她手腕生疼。晚好有一瞬的晃神,侧目瞧过去,撞进他沉而内敛的眼底。

  “如果需要帮忙,你可以联系——”他话锋一转,将剩下的话说完,“周子尧。”

  周子尧是他的朋友也是合作伙伴,以前每次晚好出事或者闯祸,全都是对方代为处理。唐启森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避她如蛇蝎,都不愿直接和她有联系……

  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晚好觉得讽刺,心底第一次萌生出羞耻感,当初她怎么就看不懂这男人有多厌恶她?对方表现得这般明显,她还真是后知后觉。

  晚好嘘了口气,伸手将他的手指拨开,唐启森这才发现她的手早已不似当初那般光滑细腻,甚至有些粗糙,那是长年干家务才会生出的薄茧。

  姜晚好转身面对他,站得笔直,那一瞬间唐启森才在她脸上依稀看到了过去那个小丫头的影子,傲慢而自负。她说话时的语气平静极了,像是说出的每个字都再寻常不过:“唐启森,你在补偿我吗?可你好像忘了,四年前我们就离婚了。”

  “……”

  晚好看着男人沉郁下来的眼神,又笑着补充道:“哦,就在我们家破产的时候。”

  空气在一瞬间沉寂,伪装的美好气氛终于被无情地撕裂开来。

  唐启森缄默不语,可他从来都是不动声色的男人,很快就恢复如常,依旧端正泰然地坐在那里,只眼角微微一抬道:“所以夫妻一场,我不希望你过得太辛苦。何必为争口气和自己过不去?姜晚好,你总做亏本买卖。”

  谁说不是呢,她这辈子做得最赔本的一件事就是和他结婚吧?财色兼失,再也找不出比她更凄凉的豪门弃妇了。

  晚好点了点头,情绪依旧没什么波动:“劳唐先生挂心了,我现在好得不得了,日子过得比以前还开心。”

  唐启森皱起眉头打量她,这身廉价装扮、脂粉未施的脸,姜晚好居然说过得比从前开心?

  “你没必要逞强。”

  晚好忍不住笑了,微微俯下身,侧过脸对上他一双深而熠黑的眸子:“你难道不知道,离开你对我而言就是最开心的事?”

  唐启森沉默地看着她。

  两人挨得实在太近了,他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却隐隐有些熟悉的气息,那味道一路爬进他心底,勾起了太多回忆。这还是那个成天追着他烦死人的姜晚好吗?如今简直,太过于牙尖嘴利。

  他率先移开视线,眼底晦暗不明,但语气明显淡了几分:“姜晚好,别不识抬举。”

  “呵……”女人极轻的笑声传进耳底,刺耳至极。

  他皱眉看过去,却见她已经直起身耸了耸肩膀,一脸轻松的口吻:“话不投机半句多,唐先生慢用。”

  她笑得明媚,好像压根没听到他之前那句讽刺一般,唐启森眉间的褶皱更深了些:“姜晚好——”

  “拜,赶时间。”晚好已经转身往门口走,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真是一次不愉快的重逢,唐启森透过落地玻璃目送那身影离开。明明当初是她对自己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如今这又是玩什么花样,欲擒故纵?他不过是看她如今这样忽然生出几分怜悯,此刻却被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搅得心烦意乱。

  也罢,这么多年都没想起过的人,今天是有些失控了。

  他端起面前的咖啡,余光又瞄到那几张刺眼的纸币,还真是姜晚好一如既往的暴发户作风。唐启森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那几张纸币,想也不想就用力揉成了团。

  晚好这一路紧赶慢赶,到了医院却只看到石晓静一个人坐那削水果,看了眼空荡荡的病房,她不由得蹙了蹙眉:“人呢?”

  石晓静鄙视地瞥了她一眼:“肠胃炎,肯定是去卫生间了啊。”

  晚好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床上整个人就跟虚脱了似的。她望着对面洁白的墙壁叹了口气:“医生怎么说,严重吗?”

  “不要紧,输完液就可以回家了。”石晓静侧目看她,忽然就见她手上还没来得及处理的擦伤,“摔跤了?”

  晚好不甚在意地点点头,目光有些发直。

  石晓静直觉这人今天有些不对劲,担心地多看了眼:“你没事吧?”

  晚好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过了许久才幽幽地说:“我遇到唐启森了。”

  “哦。”石晓静专心盯着手里逞亮的刀锋,过了片刻才猛然抬起头来,“你说谁?”

  晚好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同样递回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你遇到那人渣了?!”石晓静喊出这一句的时候,手里正握着的水果刀差点割到自己的手指。

  晚好看着都替她捏把冷汗,顺势接过已经被她削好的苹果啃了一口:“嗯,不过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她一边吃东西,一边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石晓静一脸震惊的样子,半晌才憋出一句:“你居然还能和他心平气和地喝咖啡?没把咖啡泼他脸上?”

  “不是你一直教育我,要有格调吗?”晚好想起自己离开时唐启森那阴沉的脸色,其实没比泼咖啡好多少。

  “姜晚好,你简直没救了,果然是胸大无脑。”

  “谢谢啊。”晚好含混不清地回应,接着抿了抿唇,忽然欲言又止地小声说,“他会在陵城待一段时间……”

  石晓静多聪明啊,马上就明白她的意思了:“放心,我心里有数,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晚好这才露出释然的笑,很快又皱眉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苹果:“你是不是又去超市里买进口水果了?我说,超市里比市场上贵好几块呢,其实也未必就好——”

  话题转得太快,石晓静还是忍无可忍地把苹果塞她嘴里,狠狠磨牙道:“又没花你的钱!”

  晚好无辜地眨了眨眼:“那也是钱啊。”

  “……”视钱如命的钱罐子!

  即使过去了四年之久,石晓静依旧无法适应姜晚好的改变。晚好的家世其实谈不上太光彩,她不是真正的上流社会富家女,父亲姜远山是半路发家,说得通俗点,就是暴发户。

  也正因为如此,她在圈子里有个不怎么好听的外号:暴发户的女儿。

  可不管那些人如何看不上姜家的名声,却个个都羡慕姜家直线上升的身家数字。所以可想而知,晚好打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头,几乎是被姜远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当四年前那场变故发生的时候,作为目击者的石晓静一度觉得这丫头会撑不下去,没想到她反而笑着安慰她:“我还这么年轻,有什么好怕的?”

  这就是姜晚好,看似傻乎乎没什么主见,其实心里活得比谁都明白。要说这辈子唯一糊涂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追求唐启森了。

  想到这里,石晓静捻了捻眉心,沉吟片刻忽然说:“阿好,咱们找个男人吧?”

  这话成功地把姜晚好给呛住了。就在这时候,病房里的卫生间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大一小的身影。身着黑色西服的高大男人,清俊的脸上浮过一丝异样,目光淡淡地看向姜晚好。

  她顿时咳得更加上气不接下气,捂着嘴问石晓静:“周子尧为什么在这儿?!”

  “哦。”石晓静眯着眼笑得不怀好意,“当然是来看我儿子了。”

  被提名的小家伙穿着不合身的病号服,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却瞪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向石晓静,非常严肃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不同意你给我找后爸。”

  晚好也拼命点头:“石晓静,我也不同意。虽然钟嘉铭那样,可你不能抛弃他。”

  看这两人一唱一和,石晓静都快被他们给打败了:“我还不想犯重婚罪。我是说给你,姜晚好。都四年了,再不找个男人你准备发霉吗?”

  这话也太让人难堪了,简直是质疑她的女性魅力!

  周子尧已经镇定自如地牵着孩子走过来,晚好清楚地瞥见他似笑非笑向上勾起的嘴角。她的脸色越发涨红,狠狠瞪了眼石晓静:“你最近生意差,都开始打我的主意了?”

  石晓静是做交友网站的,现在各大卫视正火的那几档相亲节目都在大肆帮她打广告,所以晚好知道对方其实是关心自己,可现在……她实在没那个心情。

  目光落在一旁依旧皱巴巴的小脸上,晚好俯身看着面前的小家伙,心疼地摸了摸他的额发:“北北,疼吗?”

  北北小朋友眼里分明噙着几分湿意,却执拗地摇了摇头:“我已经五岁了,才不会疼。”

  看着他张开的五个肉乎乎的手指头,晚好的眼圈忽然有些酸,只得加深笑意道:“宝贝真勇敢,比阿姨勇敢。”

  北北顿时眉开眼笑,全然不顾另一只手还在打吊瓶,张开胳膊就要抱她。晚好急忙俯身拥着他,又怕碰到他的针头,只得松了一只胳膊。却听小家伙软软糯糯的声音传进她耳底:“阿姨不怕,北北抱抱给你力量,你也会变得很勇敢的。”

  晚好埋在他软软香香的肩膀里很久,轻轻颔首:“嗯,好像是变得有力量了。”

  “是吧?我从来不骗人的。”

  石晓静看着一言不发却抱着孩子不松手的姜晚好,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遇到启森了?”两人离开的时候,周子尧果不其然说起了这个。

  这几年其实对方一直同她有联系,四年前决定回国,如果不是周子尧她大概过得比现在还要糟。晚好低头看着脚下自己的影子,点了点头。

  周子尧沉默片刻:“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不用。”晚好侧过头冲他笑,“不相关的人了,不会再有交集。”

  今天完全是场意外,晚好太清楚自己在唐启森心里有几斤几两重了,那个男人怎么可能再来纠缠她?光凭他四年都不曾出现在她生活里,更是对她的近况一无所知这两点就看得出来了。

  所以,何必庸人自扰?

  周子尧知道她不想提过去,聪明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沉默几秒钟反而说:“石晓静的话,你其实可以考虑。”

  “啊?”晚好愣了下才想明白他说的什么,顿时气结,“谈恋爱什么的,劳民伤财,很不划算啊。”

  周子尧近乎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如果那男人本身就很有钱呢?”

  此刻天色渐渐暗了,两人往外走时迎面就有凉风吹过来,周子尧不等她回答已经快走一步挡在她身前,头也不回地说:“在这等着,我开车过来。”

  “哎——”晚好想说自己骑了车的,可周子尧走得实在太快了,他个子高腿长,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她站在原地思考了一番对方那句话,最后得出结论,有钱人就更要不得了,唐启森不就是有钱人中的有钱人吗?

  所以珍爱生命,远离有钱人才是正经的。

  晚好隔天去上班时精神头很足,工装更是熨烫得一丝不苟,妆容也化得格外精致。连向来以苛刻闻名的经理刘芬都破天荒夸了她两句:“这就对了。你的年纪虽然比其他同事大了点,可脸蛋和身材不错,要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明白吗?每天保持这样的势头,业绩早上去了。”

  “是。”晚好笑眯眯地答道。

  “这哪是夸人啊,大清早的不是给人添堵嘛。”等刘经理走远了,同事小曹就凑过来小声嘟囔开了。

  晚好倒是一点也没多想的样子,冲对方调皮地眨了眨眼:“这不是夸我漂亮吗?”

  她还变相说你没脑子呢,小曹心里这么想着可还是忍了忍没说出来,反而挤眉弄眼地示意让她看:“瞧见没,今天裙子比平时都短,香水也换了新的。”

  晚好也注意到了,刘芬看起来心情似乎特别好,对她说话时居然还笑了下。她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

  小曹撇了撇嘴,可眼底分明闪烁着八卦又耀眼的光:“昨天你早退不知道,盛丰易主了,听说是被一家上市公司给合并了……不懂,总之就是今天大Boss来视察,据说帅得天怒人怨。看见没,连老妖婆都跃跃欲试了。”

  “噢——”晚好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本来也和自己没关系,见小曹透过落地玻璃四处观望,还是默默地说了句,“售楼部这种地方,大老板不会来吧?听经理做个汇报就好了。”

  小曹眼底冒出的粉红泡泡瞬间就被无情地戳破了,抓狂地望着她:“你是不是反射弧太长,刚才被老妖婆刺激了现在才想起来回击啊?弄错对象了好吗!”

  “……”

  她们待的是盛丰国际不久前开发的一个新楼盘售楼部,销售小姐全都很年轻,最小的才刚刚中专毕业,但都胜在够漂亮够甜美。所以晚好有时候常常想,这算不算是一种安慰,至少证明她这个失婚少妇并没有人老珠黄。

  小曹年纪小,平时又总爱看言情小说,这会儿显然是被晚好给打击到了,站那一副蔫蔫的样子,就连来了客户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晚好这月还没顺利签单过,所以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您好先生。”

  “唐总,这是开业以来的所有销售情况汇总。”刘芬把文件递给助理时,眼睛却没离开过办公桌后的男人。

  真的是极品啊。

  即使只是这么看着,依旧是个赏心悦目的男人,只是疏离感太强,从她进办公室开始就没见对方笑过。不过严谨的男人别有一番魅力,对于刘芬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当然更欣赏这样成熟稳重的成功男人。

  唐启森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微垂了眼眸随手翻看那文件。

  刘芬偷偷打量他的手指,好漂亮的手!这位大老板看起来简直太完美。

  大龄剩女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而唐启森在销售业绩表上看到“姜晚好”三个字时,思绪也停顿了一秒钟。要是他没记错,这女人是上过大学的,而且学校在国外非常有名,可现在……再看了眼销售成绩,不高不低始终保持平庸。

  呵,这就是她所谓的过得好?

  他盯着那名字走神了,直到一旁的助理轻声提醒:“待会儿还约了周总。”

  唐启森将报表推开,脸色冷峻,下一刻却忽然做出了一个自己都全然没想到的决定:“去售楼部。”

  “啊?”刘芬吃了一惊。

  唐启森皱了皱眉头,可他向来很会为自己找借口,于是这么说道:“销售业绩连着几个月没突破,我很想知道我的员工平时都在做什么。刘经理我是看到了,嗯,应该精力都花在打扮和发呆上了。”

  刘芬面露尴尬,额角顿时蹦出了几粒豆大的汗珠,她微微垂了头,还是主动在前面引路:“唐总请。

  唐启森这一路脑海中浮现过无数古怪的画面,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比如姜晚好此刻正没精打采地打瞌睡,或者正卖力向人推销房子又被拒,更或者望着门口发呆……总之这女人一向没什么能力。

  不知为何,他反而隐隐有些期待那女人看到自己时的样子,口口声声过得比从前开心,他倒要看看她被自己识破窘状时的样子。

  一定非常有趣。

  唐启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恶趣味,他只知道,昨天见完姜晚好之后自己居然失眠了,这种情况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从未发生过。

  心情忽然变得好了起来,唐启森嘴角微微上扬。

  刘芬瞥见大老板诡异地微笑,心脏抖了抖,新官上任三把火,唐先生不会一来就先拿她们这个部门开刀吧?看来这个男人远比他外表还要难以亲近。

  “这个户型只剩两套了,我们这个价格其实也非常公道。你看这边,政府正在集中开发,周边资源也非常丰富。”晚好说完基本说辞,发现那位先生还在考虑,于是话锋一转道,“您是买了准备结婚用的吗?”

  对方年纪并不算很大,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打扮得中规中矩看起来像是普通上班族。听晚好这么问,他顿时腼腆地点了点头:“我女朋友暂时还不知道,准备挑到合适的定下来之后向她求婚,给她个惊喜。”

  “你女朋友很幸福。”晚好微笑着说。

  男子只是笑,看起来不太爱说话。

  晚好又说:“那你不妨看看这套,我觉得这个户型会更适合你,而且每平的价格还比刚才那套要便宜不少,省下的钱你可以将阳台改造个温馨的小花园,你女朋友一定很喜欢,这个阳台的面积也正合适,又向阳……”

  “你看这边,这里还可以直接看到三维的巨型LED屏幕,这个可以用来求婚。”晚好冲他神秘地笑了笑,“你这么爱她,肯定也想给她个浪漫又美好的回忆,以后她每次站在那里都会记起这一幕的。”

  那男子的眼神明显有了变化,晚好笑容更深了:“现在预付定金,将来婚礼还有纪念品奉送的。”

  晚好顺利带男子上楼签合同,有人难以置信地问小曹:“这就,成了?”

  小曹闷闷地点点头。

  “不科学啊。”

  小曹瞥了眼还在质疑的同事:“你没看出来吗?那男人很明显最在意自己女朋友啊,为了求婚来买房,说明很爱对方。而且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他一定非常期待婚后生活,给他描述得越温馨越好。所以阿好这是对症下药,明白不?”

  同事震惊了:“阿好能悟到这么百转千回的心思?”

  小曹呵呵笑了一声:“你太不了解阿好了。”

  晚好再下楼时脸上的笑越发迷人,那男子临走前又折回来十分不好意思地问她:“请问,你可以给我个联系方式吗?”

  “啊?”晚好愣住了。

  那男子急忙摆手:“你别误会,我想,以后可能还需要你帮忙,就是求婚仪式……”

  晚好会意,非常爽快地接过对方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如果能帮上忙我非常荣幸。”

  “谢谢。”男子感激地红了脸。

  唐启森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姜晚好冲一个男人笑得极其刺眼,那个大男人脸颊上居然还有可疑的红晕?而且还在交换手机号码?

  这是卖房子还是卖笑呢!

  唐启森的脸色瞬间晴转多云,刘芬察言观色,心里更加郁闷了,看来情况不太妙啊。

  “这是唐总,全都给我安静,站好了。”

  刘芬向大家介绍的时候,晚好明显听到底下一群窃窃私语、蠢蠢欲动的少女心声。她看了眼前方的男人,默默地站在了离他最远的角落处,诚然唐启森有副蛊惑众生的皮相,可这人的冷情她是亲眼见识过的,离得越远越好。

  唐启森寒着脸,扫视一圈,目光似乎根本没往她的位置瞟。男人冷淡的声音异常清晰:“我记得公司的着装规定,裙子不得短于膝盖以上两公分,那么,你们身上穿的是什么?”

  这话一出底下顿时鸦雀无声。

  都是年轻女孩,之前盛丰的老总又明显偏好美色销售,于是改工装几乎变成了一种趋势。老板哪里会在乎你怎么将房子卖出去,只要有钱赚就行,而年轻女孩,有美貌不用才是浪费。

  晚好的裙子也改过,只是改了才没几天。刚来的时候她也老老实实走保守路线,后来发现根本行不通。她要生活就得赚钱,要赚钱就必须把房子卖出去,于是,越来越随大流。

  反正提成也越来越多了。

  她站在那保持沉默,直到唐启森的眼神忽然落到她身上。

  晚好的心一阵猛跳,有不好的预感,果然就见唐启森对她抬了抬下巴示意:“你,出来。”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前排的小曹也不安地转过头来看她,晚好握了握拳头,倒是不急不缓地走了出去。

  她站在唐启森左侧,微微挺起腰杆:“唐总,有何赐教?”

  唐启森沉默片刻,然后徐徐地看了她一眼:“女孩子身材好是好事,可你难道不觉得……你的衬衫有些过小,不太合身?”

  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地落在她胸前傲人的部位,晚好意识到之后,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这个老流氓!

 

 

5

《原来爱情不说谎》  他知她心有千千结,他知前路布满荆棘,可他还固执地爱她,比以前更甚。只是以前那个总像小尾巴一样黏着他的姜晚好去哪儿了?好在他有一双大长腿,追人这种事儿,应该没什么技术含量吧……

冯梓珊  曾用笔名疯子三三,晋江原创网超人气作者。热爱文字与电影,最大的梦想就是给自己心目中最美好的故事添上温暖的颜色。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原来爱情不说谎   冯梓珊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