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三章 狭路相逢,智者胜

2015-12-07 11:57 作者:冯梓珊

  第三章 狭路相逢,智者胜

  “叔叔——”晚好怀里的北北忽然开口,怯怯地举起右手,“医院是你家的,那我能跟您提个意见吗?”

  唐启森看着面前忽然出声的孩子,昨晚他看资料时就留意到了,这应该是钟嘉铭和石晓静的儿子,五岁……

  他看着面前那张小脸,有种怪异的很不舒服的感觉,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说话时的语气便不怎么好:“什么?”

  姜晚好居然抱着孩子退开了一步,那样子就跟他会吃了这小东西一样。唐启森的薄唇抿得更紧,强忍着才没在公共场合发难。

  “您医院的阿姨打针都好疼呢,还喜欢捏我的脸,很不舒服,您就不能告诉她们礼貌点吗?”北北说完又噘了噘嘴,“可是看样子,您更没礼貌呢。”

  “……”这确定是石晓静的儿子不是姜晚好的?怎么说话都这么让人不痛快呢!

  唐启森准确地捕捉到姜晚好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不由得黑了脸,寒声对那烦人的小鬼道:“这么大还怕打针,是男子汉吗?”

  北北震惊地看着他:“当然是,叔叔的眼神不好吗?我是小男子汉,连这都看不出来!”

  唐启森感觉到自己额角的青筋都在突突直跳,可他再怎么样也不能真和一个小不点计较,于是只能狠狠地看了眼姜晚好:“还有五分钟,迟到扣工资!”

  他说完就率先越过三人离开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躁郁气息。

  “哈哈哈。”石晓静出了医院就忍不住大笑,抱着北北的小脑袋狠狠亲了一口,“儿子太棒了,这次替你妈出了口恶气。”

  北北糊涂地眨了眨眼睛:“那个叔叔欺负妈妈了吗?”

  石晓静一怔,脸上的表情僵住,再看姜晚好时又沉默下来。有些事,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她们或许都不知道该如何向孩子解释。

  晚好倒是没什么过多的反应,只贴了贴小家伙嫩嫩的脸颊,说:“北北长大了,都懂得保护妈妈了。”

  虽然北北依旧不懂自己做了什么让妈妈和阿姨这么开心,可对这番夸奖还是很受用的,趁机一手搂着石晓静,一手搂着晚好寻求奖励:“北北这么棒,可以吃肯德基吗?”

  “不可以。”两个大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北北小朋友顿时郁闷地垮下小脸:“大人都是坏蛋,做了好事不给奖励,北北很失望!”

  “你病才刚好,是准备明天接着来医院报到吗?”

  “才不呢,那个叔叔那么讨厌。”

  “嗯,那就乖乖吃饭,不许挑食。”

  “好吧,不然又要被怪阿姨捏脸了……”

  迎着早晨刺眼的太阳,晚好的笑容很温暖,石晓静抽空悄悄观察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还好吗?”

  “我刚才是不是太紧张了?”晚好侧过头来冲她笑了笑,自嘲地说,“应该冷静一点的,不过幸好他没看出什么。”

  他看着北北的眼神淡漠极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居然这么平常。果然现实从来都不是小说和电影。

  石晓静提起那男人就来气,完全没留意到晚好的情绪:“说到底还是对你的事不上心。要是有心,哪有不透风的墙——”

  说完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妥,伸手搭住晚好的肩膀,柔声安抚道:“你别瞎想了,退一万步讲,就算当真被他发现点什么,还有钟家在背后撑着呢。晚好,我们不会再让他有机会伤害你。”

  晚好笑着点点头,冲她微微挑了挑眉:“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我背后的女人。”

  “别引诱我,我有老公的。”

  “……”

  两大一小越走越远,渐渐被路边的树阴给完全掩盖住,唐启森这才收回视线,拿手机拨了个号。那边清俊的男声很快传过来:“有事?”

  “当年那个孩子,真的没了?”

  那边静了片刻:“你亲眼所见,不是吗?”

  唐启森用力捏紧机身,忽然笑了:“周子尧,你知道骗我的下场吧?”

  “……”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病床上的老人瞅了眼坐在一旁沙发里沉默不语的男人,不高兴地摇摇头,拉过被子顺势蒙住脸,“果然是老了啊,连说话都没人愿意听,还是死了干净。”

  唐启森收敛心神,皱了皱眉头:“别乱说话。”

  老太太的声音从被子下闷闷地传过来:“是不是又在想你那个小狐狸精了?想就赶紧滚回美国去,别在这碍我的眼。哎哟,还是仲骁听话啊。”

  唐启森沉默着,最后拿出手机:“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陪你。”

  他很清楚,比起自己,奶奶明显是更喜欢这个弟弟的,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自然要更亲近一些。加之四年前自己执意要离婚,老太太对他就更不待见了。

  果然话音落下,老太太就蓦地掀开被子:“你还真准备扔下我回美国陪那个小狐狸精啊!”

  “奶奶,别这么说她。”

  唐老夫人颇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连说都不准说了。”

  唐启森不想惹老人家不高兴,她血压才刚降下来,毕竟八十多岁的人了,万一再气出个好歹。可他不说话,在老太太看来就算是默认了,于是更加不打算放过他:“兄妹三个,除了我跟前的,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把感情当回事?你说晚好哪里不如你的意?我看就比那个路什么的好,你真是鬼迷心窍了!”

  “我记得以前,你似乎也不大喜欢姜晚好。”

  要是唐启森没记错,每次带姜晚好来看奶奶,老人家都会对她挑三拣四。姜晚好从小没受过太好的礼仪教导,自然很多习惯都登不得大雅之堂,更何况是像奶奶这样书香世家的封建长辈,对她肯定是诸多不满。

  那时候姜晚好是什么反应呢?

  她那人本来就傻乎乎的,每次被奶奶训了也笑眯眯的,不反驳,只会一个劲儿地点头说“记住了”。

  再后来她似乎真的在一点点进步,唐启森有次夜里经过书房,就见她待在里面看书。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推门进去了,那丫头看到他果然就马上缠了上来,抱着他脖子一个劲儿撒娇:“奶奶看的书都好难懂,为什么现在的人一定要去学古文呢?那些字我全认识,可是拼成一句话就不懂了。”

  唐启森其实哪里不明白,那女人不过是想借机让他给她讲解罢了。可他只装没读懂她的眼神,说:“不高兴就别看了,奶奶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

  “可是每次和奶奶聊天,要是接不上话,奶奶也会不高兴。”姜晚好说完冲他眨了眨眼,小声补充,“我会把书放好的,一定不会被奶奶发现。小时候我偷拿我爸的钱,他就从没发现过。”

  “……”

  看吧,他的妻子,从前的姜晚好,就是这么俗不可耐的女人。

  唐老夫人大概也回忆起了太多事,坐在那一时没说话,末了才轻叹一声:“你啊,不知道珍惜。”

  唐启森揉了揉太阳穴,他握着奶奶苍老的手,低头轻笑:“仲骁为了爱情不择手段就值得表扬,怎么到我这就横挑鼻子竖挑眼了?奶奶,你偏心。”

  老太太伸手捶了他肩膀一下:“那能一样吗?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有你后悔的时候!”

  连着几天上班都风平浪静,唐启森也没有再出现找自己的麻烦,晚好总算放下心来。那人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一切总算尘埃落定。

  她看着外面的草坪走神,这段日子以来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一切如昨。这样就好,四年前她就已经明白一个道理,千万别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否则伤筋动骨,疼的也只有自己罢了。

  周子尧也一直没再联系她,晚好不知道对方是觉得尴尬还是生气,只是她并没后悔自己的选择。

  到了快下班的点儿,晚好换了衣服往外走,可还没出售楼大厅就看到好几个同事围在一起窃窃私语,似乎在热烈地讨论什么,还不住朝落地玻璃外指指点点。她诧异地跟着朝外面张望,顿时愣住了。

  周子尧穿着白衣黑裤安静地站在车前,而车前盖上摆着偌大一束百合,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走过去和对方打招呼。

  周子尧从来都不是这么招摇的人。

  她踌躇的瞬间,周子尧已经抬眼看过来,两人隔着玻璃对视几秒钟,晚好还是大方地走了过去。她在他身前站定,个头比他低了不少,只能微微仰着头看他,努力让自己笑得从容淡然:“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追老婆,怎么都得有空。”周子尧把花递过来,顺势俯身就给了她一个拥抱,“晚好,这次,恐怕我不能再尊重你的意愿了。”

  晚好怔在那儿,又听他低声将剩下的话说完:“我想了很久,我和当初的你不一样,你和启森也不同,所以为什么不努力试试?也许一不小心我们就相爱了呢?”

  “终于想明白了?”石晓静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对晚好点头称赞,“早该这么决定了。周子尧多好啊,不试试哪知道合不合适?说不定你会发现他比唐启森好得不止一星半点呢。”

  晚好看着北北在门外跑来跑去收拾自己的衣服和玩具,过了会儿才说:“你走了,钟嘉铭一个人可以吗?”

  石晓静看了眼对面紧闭的房门,眼神变了变,很快又低头继续整理衣服:“应该没问题。”

  她说完才意识到又被对方悄无声息地转移了话题,狠狠瞪大眼:“姜晚好,你又敷衍我!总之你听我的没错,别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好好相处。恋爱不就是这样吗?谁规定一定就得有结果了,不合适再分呗。”

  “我没想什么,倒是你好像比我想得还多。”晚好帮着她把放在一旁的化妆包收拾好,递过去,“我没对谁忠贞不渝,都八百年前的事了。只是一直觉得,这个人不能是周子尧,毕竟他知道我的过去,还知道北北的存在……”

  石晓静也大概明白了,人心太过于现实,爱的时候什么都不介意,不爱的时候就什么都介意起来了。如果等哪天周子尧对晚好不那么上心了,眼下这一切,哪一点都能成为导火索。爱情里一旦有个人从开始就处于弱势,这本身就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她忽然也不确定起来:“那怎么突然又接受他了?”

  面对石晓静的疑惑,晚好只是抿唇微笑:“他口才好,被他说服了啊。”

  “我比你有钱,在一起不用担心我是为了你的钱。我也见过你最落魄的样子,不用担心是为了你的色。我对你知根知底,不用担心我是在玩弄你。怎么想,你都没有拒绝我的理由。”晚好学着对方把话说完,“经历过一段婚姻,你更有责任心,我不用担心你会有别的心思。至于北北,我从你对他的态度看到了你的勇敢和伟大。看起来,对我也没有任何坏处。”

  “还真是一副生意人的口吻。”石晓静嗤之以鼻。

  晚好点了点头:“他说得也没错,换了别的男人未必就能做得比他好。综合前几点,和他试试似乎是最省时有效的,不妨碍我赚钱。”

  “……”

  石晓静已经无话可说,所以说奇葩都是成对出现的,哪有人这样告白,也哪有人这样合计要不要恋爱的?

  可她还是在晚好脸上看到了对未来的担心和不确定,忍不住拍了拍晚好肩膀,说:“不管怎么样,你答应和他在一起就对了,这次还不气死姓唐的。”她一副十分解恨的样子,“呲”一声就将手提包的拉链给拉到底。

  晚好眯了眯眼睛,不由得笑了起来:“老实说,你一直怂恿我和周子尧,其实主要目的是这个吧?”

  石晓静开始装傻:“胡说,他哪有那么重要!”

  晚好没理她,石晓静干脆大方承认了:“对啊,反正他都要结婚了,咱也不能落下风不是?不过好奇怪,当初不是爱得要死要活吗,怎么非得过了四年才结婚?”

  这个问题晚好也想过,但每次一想就跟自虐差不多,于是就拒绝去思考了。石晓静也觉得不该再说这么敏感的话题,顾左右而言他:“哎,不知道那边现在天气怎么样?你说我要不要带几件外套?”

  晚好对她翻了个白眼:“反正到了那里你肯定会忍不住去采购。”

  “我有那么败家吗?”

  “没人在意你败不败家,反正钟嘉铭养得起你。”

  “姜晚好!”

  “我收拾好啦。”北北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跑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熊玩偶,瞧见床上作势闹成一团的两个人,眉心拧了拧,“这么大年纪还打架,羞不羞?”

  石晓静和晚好没形象地大笑起来,晓静撩了撩一头长发,起身准备将行李箱搬下楼:“你直接带他回家吧,我待会儿让司机送我去机场。”

  几个人正说着话,对面紧合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皮肤苍白,模样异常清秀。他看了眼不远处站立的两大一小,径直走了过来,一双漆黑的眸子只盯着石晓静一个人看。

  晚好还是主动和他打招呼:“嘉铭,你好。”

  钟嘉铭却好像没看到她,走到石晓静跟前,伸手拉住她的手腕。他不说话,只是指间的力度非常大,明明三十出头的人了,此刻却像个固执的小孩。

  晚好也习惯钟嘉铭这样了,冲着石晓静不怀好意地笑:“我们先走了。”

  “哎——”石晓静的脸颊有些红,却还冲她一个劲儿使眼色。

  晚好对她挥了挥手,口型示意道:“哄哄就好啦。”

  钟嘉铭的情况有些特殊。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从小就有孤独症,而且症状非常严重。在他的世界几乎只有他自己,晚好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没听他说过话。

  按理说这样的一个男人,结婚于他毫无意义,然而钟家如此庞大的家族,就是为了面子也要给他娶妻生子。

  所以这才有了石晓静和他的婚姻,有了北北……

  这也是一桩毫无感情的婚姻,晚好有时也会想,石晓静一定也很不开心,在她看似没心没肺的外表下,或许有更多不愿对外人道的辛酸,这才一颗心都扑在了事业上。

  北北搬过来一起住,晚好的作息就全变了,早上得比平时早起一个半小时,因为职工宿舍离单位近,可是离孩子的幼儿园有很长一段距离。她等自己洗漱完了才小声把孩子叫醒,本来想帮小家伙穿衣洗脸的,结果惊讶地发现,北北的自理能力很强,已经全都能自己做了。

  看着孩子蹲在地上穿鞋的样子,她心里一阵恍惚,上次北北来和她一起住的时候,都还不能一个人上厕所呢。

  孩子越来越大了,她错过了他成长的太多印记……

  “阿姨?”北北仰着头看她,疑惑地挥了挥手,“我好了,可以走了。”

  晚好快速调整好表情,从旁边柜子里拿出样东西来,神秘兮兮地冲他眨眼睛:“把这个戴好,咱们就可以出发啦。”

  北北看清是什么之后,惊喜地原地蹦了蹦:“好漂亮,阿姨你从哪弄来的?”

  是个卡通头盔,男孩子最喜欢的蜘蛛侠纹路,晚好很早就从淘宝上买来的。她小心翼翼地给孩子扣好,这才摸了摸他白净的小脸:“阿姨会变魔术。”

  北北更加惊讶了:“那你能把蜘蛛侠变出来,和我做好朋友吗?”

  “……”

  晚好带着孩子下楼,北北这一路都表现得开心极了,不时地伸手去摸自己脑袋上的头盔。她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欣慰。

  如今的姜晚好已经不能再和从前相提并论,她每个月的工资都要分成好几份,精打细算着花。所以给得起孩子的也不多,但孩子这么简单的眼神和笑容,就足以让她心满意足。

  两人才刚下楼就见周子尧的车停在那里,这人也不知道来了有多久,都没提前打个电话过来。晚好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玻璃降下,露出男人一张英俊的脸,他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早。”

  “早。”晚好还是有些不习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迎面就接到一大捧花。

  这次是艳丽的红玫瑰,芬芳扑鼻,抱在怀里沉甸甸的很是费力。她不赞同地看了眼周子尧:“不用这么破费的,我——”

  “不喜欢?”周子尧似乎有些失望。

  晚好抿了抿唇,一本正经地回答:“下次直接换成钱,或许我会更喜欢。”

  “钱罐子。”周子尧总算笑了,越过她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小小身影,笑容越发温和,“嗨,小子。”

  北北皱着眉头,像是已经忍耐许久:“你们聊完了吗?我要迟到了。”

  晚好也像是才想起来,急忙把花又塞还给周子尧:“对,北北上学要迟到了,我得赶紧走。”

  周子尧却一把捉住她手腕,哑然失笑道:“姜晚好,不然我大清早在这儿干吗?你要早点适应我这个男朋友的存在。”

  周子尧开着跑车把北北送去幼儿园,之后又坚持要送她回售楼部。昨天下班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晚好几乎可以想见待会儿要面对怎样的“严刑拷问” ,于是和他打商量:“你在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就好,我自己走进去。”

  车是停了,可周子尧居然也跟着下了车。晚好一脸纳闷地看着他,那男人十分自然地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微微俯身靠近她耳边:“想走?我陪你。”

  “……”不是这个意思啊。

  晚好被人十指紧扣地带着往前走,一路几乎抬不起头来。她没有恋爱经验,被人这么宠着也是第一次,居然有些难为情。

  周子尧脸上也带着骄傲的笑,就仿佛他此刻牵着的是他此生珍宝。

  而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就自然是不一样的味道了。唐启森的车缓缓经过两人身边,他的目光长久地落在后视镜上,脸色阴晴难辨。

  这段时间他忙得不得了,奶奶的身体出了状况,而母亲那边的情形也不大好,等回来却发现这两人……似乎进展得非常好,已经开始公然地出双入对了。

  周子尧忽然伸手将晚好耳边散落的碎发别至耳后,那副郎情妾意的样子刺得唐启森黑眸一紧,本来捏在手里的文件忽然就被甩了出去,零零散散地落了一地。

  助理被吓了一跳,沿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好像有些明白了,又好像不太明白。他调查的时候才知道这是唐先生的前妻,可这些年唐先生这样,不是正说明了不在乎吗?

  这眼下又是怎么回事?他忽然也有几分了然,像他们这种有钱人,自然将面子看得很重要。自己的前妻和好朋友好上了,这以后在圈子里不就成了人人说笑的谈资?

  他识趣地闭上嘴巴,却听老板忽然吩咐:“今天的会议全部取消。”

  “是。”这种时候,当然是眼观鼻鼻观心才对,多说多错。

  唐启森收回视线,声线也沉得似水:“通知售楼部,让刘经理带几个员工参加这次的集训。”

  助理会意:“是,我马上交代下去。”

  唐启森没再说话,只是又看了眼越来越远的那两个人,拳头用力攥紧。

  公司的员工集训以前也举办过好几次,晚好还没参加过,所以这次名单里有她的名字所有人都不意外。可她不大想去,一是不方便接送北北,另一方面当然是不想看见那个人。

  谁知她刚和刘芬开了个头就被对方给堵回来了:“这机会多少人争还争不来,更何况已经定了的事,只能听从上边决定。”

  上边?

  晚好往外走的时候仔细琢磨这两个字,难不成是唐启森的意思?但一想又觉得可笑,那男人怎么可能做这种无聊的事情?避她还来不及呢。没商量余地,她也只能乖乖收拾了东西跟其他几个同事一起出发。

  集训地点就在本市,幸好只是白天训练,晚上照样可以回家休息,如果时间太晚北北也只能拜托给周子尧了。想到这儿,晚好觉得应该和对方说一声,哪知道周子尧那边也有突发状况。

  “我要回美国那边处理点事,大概一周。”

  晚好愣了下:“这么突然,事情很严重吗?”

  周子尧却还是一副调笑的口吻,醇厚的男音透过电波带着几分暧昧气息轻轻搔着她的耳蜗:“你在担心我?”

  车上全是人,身边就坐着好事的小曹,晚好压低声音哼了一声:“还有心情开玩笑,说明不要紧。那你一路小心,回来再联系。”

  “哎。”周子尧的笑声已经压不住了,“姜小姐,难道平时就不能偶尔通个电话吗?你的恋爱观还真是……”

  晚好意识到自己又不知不觉将两人的关系恢复到朋友状态,微微有些尴尬:“那、那就通吧。”

  她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想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又更加别扭,果然一个人生活了太久,对于恋爱这档子事还真是完全驾驭不了。

  到了目的地,老远就看到唐启森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站在几个高层中间,因为侧对着她,所以无从知晓他此刻的表情。但想也知道那人大概是一脸严肃、疏离却克制的样子,他鲜少会参加这种人多的活动,大概只是例行讲话而已。

  晚好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跟着同事继续往前走,反正参加的员工这么多,大家也穿同样衣服,对方未必就能留意到她。

  熬过那几分钟就轻松了。

  身边的小曹却忍不住低声感叹:“大老板还是很帅啊,即使是冷冰冰不理人的样子也好看死了。”

  晚好只能送她两个字:“毛、病。”

  对方眼里流露出的毫不掩饰的崇拜,还是让晚好心里微微有些酸涩。曾几何时她也这么傻傻地迷恋过他,将他所有的好所有的坏都一并容纳,原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这样的,在旁人看来滑稽又可怜。

  小曹无所谓地吐了吐舌头:“你当然不觉得啦,有个那么体贴的男朋友,知道你现在眼里只有他,我等屁民也只能对着唐总望梅止渴了。”

  晚好刚想吐槽她乱用成语,可下一秒对方忽然尖叫着用力抓牢她:“哎哎,看过来了!”

  因为小曹反应太大,晚好被她扯得踉跄一下险些摔倒,幸好今天穿的是运动鞋,不然一定丢脸死。她皱眉看过去,唐启森果然抱着胳膊遥遥地望过来,可此刻脸上的表情,居然有几分愉悦?

  是被她刚才差点跌倒的丢脸举动逗笑了吗?想来一定是。这人外表看似漠然,其实内心简直幼稚恶劣到了极点!晚好倒是一点不觉得难堪,反正以前比这糟糕的事也被对方看过了,再多一件也没差。

  她慢慢地整理了下衣服前襟,抬头挺胸,步子迈得尽量优雅,目光也没再投向那人半分。

  上午的太阳很毒,唐启森的讲话终于在大家快要熬不住的时候告一段落。晚好松了口气,心想这下他总该走了吧?可谁知那人忽然又说:“身为盛丰的新决策人,我想应该多和大家建立默契与信任,所以今天的集训我会和大家一起参加。”

  小曹简直欣喜得无以复加,率先带头就鼓起掌来。

  晚好这次是彻底蒙了,唐启森居然肯花时间来做这种事?不是一直声称只负责脑力劳动,不屑于这种流汗的体力活吗?

  “两个人一组,现在进行体能拓展。”教练已经开始厉声指挥。

  这时候晚好的身边也平白多了一个人,那抹白色身影,她几乎马上就猜到了会是谁。可……他疯了吗?她侧目瞧他,一脸看神经病的样子:“唐总,我们这边人刚好齐了。”

  唐启森只眼尾一扫,站在最末的那位男同事忽然就默默地移到了另一排,这下子晚好就是不想和这人一组都不行了。

  这男人居然还厚颜无耻地说:“这里有树阴。”

  怕晒您倒是滚蛋啊,晚好眼角直抽,还是忍耐着没有发作,只笑眯眯地点头:“是啊,唐总毕竟年纪大了,太阳晒久了不好,会长斑。”

  唐启森瞬间就沉了脸。

  说是体力拓展,其实也主要在考验大家的默契与配合上。很老掉牙的训练,两人一组,分别绑住每人一条腿,中间设置了重重关卡,最后看谁先到达终点。

  晚好被迫和唐启森绑在一起的时候,收到了众多女同事羡慕的眼神,她心里鄙夷,要是可以真是求之不得和别人换呢。

  唐启森纡尊给她系好绳子,起身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居然顺势在她腰间扶了一把。晚好斜睨着他,似笑非笑地问:“唐总刚才那样,算不算性骚扰?”

  “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摸过?”唐启森竟然也一本正经地回视她,看见她瞪着眼半天接不上话,眼里的笑意更明显,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知道你还在乎我,刚才假摔那一下很成功。”

  他说完便嘴角微微上扬,低头将袖子轻轻往上捋起,俨然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

  晚好目瞪口呆,简直被他的话给惊吓住,这人莫不是以为她刚才那一下是故意的,只为引起他注意?虽然这种事她以前是没少干,可这次她真的比窦娥还要冤。

  “和周子尧分手。”他忽然又开口,说完顿了顿,“他不适合你。”

  晚好目视前方,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唐启森见她不回答,眉心紧了紧:“姜晚好,你不会蠢到以为你现在这样,能顺利嫁进周家吧?”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特意留下来,不过是想警告她,告诉她别痴心妄想。

  晚好努力调整好呼吸,这才缓缓地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唐启森,咱们俩现在没关系了吧?那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叫什么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唐启森额头上的经脉陡然跳了跳,姜晚好居然骂他是狗?

  事实证明,唐启森和姜晚好这一组是最没有默契的,两人一路磕磕绊绊,简直闹了不少笑话。好几次还因为步伐不整齐,差点害唐启森跌倒。

  那样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可想而知此刻的脸会有多臭。

  “你故意的?”唐启森虽然这么说着,可每次看她往前倾几乎要跌倒时,还是会及时地伸手揽住她的腰。

  晚好惊魂未定,心想她和唐启森果然是命里犯冲,再被对方如此指责就更加动怒了:“是你非要和我一组的!你明知我有多讨厌你!”

  她口气奇差,自相遇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露骨地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情绪。面前的男人竟意外地没有反驳,他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秒钟,却很快地移开视线:“跟着我的口号走。”

  他向来都有临危不乱的本事,很快两人总算能保持一致顺利前行,可即便如此也依旧落下了一大截。

  晚好看身边男人的脸一直阴沉沉的,好几次以为他会发脾气,毕竟是老板,最后拿个倒数第一确实挺丢人。可唐启森竟然诡异地什么都没说,箍在她腰间的那只胳膊坚定而有力。

  后来跃过障碍物的时候也出了不小的问题,两人好几次都配合不好,唐启森却再也没开口讽刺过她,只是一双眼总在若有所思地打量她。双人爬行的时候,他还破天荒地拉了她好几把。

  总算走出了不远的距离,他忽然毫无征兆地转头问她:“来例假了?”

  那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讥讽,晚好尴尬地点了点头。她体力跟不上,身体素质本来就不算好,加之在特殊时期就更不用说了,还真不是故意给唐启森拖后腿的。

  唐启森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真是个麻烦精。”

  晚好知道唐启森从来都看不起她,每次都觉得她只会闯祸惹事,可这次心里多少有些委屈。横在腰间的胳膊忽然用力一收,下一秒她整个人就凌空被人抱了起来,原来他们要经过不小的一个水池,即使阳光照耀下,早晨的水温依旧高不到哪里去。

  他,是怕她沾到水?

  晚好虽然很轻,可是他只能用一只手勒着她往前走,另一边还要保持身体平衡以防两人摔倒,所以速度自然比之前还要慢。这下两人是彻彻底底地掉队了。

  她抬头看他,只能看到他紧绷的下颌,还有额角流下的浅浅几粒汗渍,犹豫几秒钟还是说:“这样太慢了,你放我下来。”

  唐启森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低下头来。

  他的气息清浅地落在她额头上,微风徐徐地吹着,两人对视几秒钟,这才听到他略显不耐烦的声音:“抱着我,难道不知道这样可以省力一些?是有多蠢。”

  晚好的脸不受控制地烧了起来,恨恨地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伸手回抱住他。为了大局,她不和人渣一般见识!

  唐启森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像是真的没有一点歪门邪思,晚好知道他从不是那种会假公济私的人,这个男人纵然太多缺点,做起事来依旧是专业又严谨的。

  掌心下就是他坚硬精瘦的肌肉,这些都是她曾经熟悉的,此刻却好像一块块灼热的烙铁,烫得她神经发麻。

  “唐总简直酷毙了。”

  “对啊对啊,好man好体贴啊。”

  虽然拿了最后一名,可唐启森依旧获得了一片赞许声,晚好往班车走的时候,耳边全是女同事议论他的声音。她这个当事人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果然唐启森向来都很有办法,反败为胜,这才是他的强项。

  小曹也在边上叹气:“晚好你运气实在太好了,要是刚才我站你那位置该有多好哇。”

  “噢,那明天我跟你换。”

  “真的?”小曹眼睛一亮,想到什么又摇头,“万一明天唐总不来了呢。”

  说得也是,要在员工面前得个好名声,他第一天目的就达到了,明天也犯不着再来这耗着。晚好搂住小曹的胳膊,安慰起沮丧的小姑娘:“你也说了,唐总这样的人咱们都可望而不可即,脑子里想想就好了。”

  “我才不信呢,今天他这样,你就一点都没小鹿乱撞?”

  面对小曹的打趣,晚好指天发誓:“我得病得有多严重啊,才会疯了喜欢那种男人。”

  小曹想说什么,可目光落在她身后,顿时一双眼瞪得极大:“唐唐唐唐总好!”

  唐总此刻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好,晚好回头就见他整个人都像是笼罩在一层黑气压里,一双眼冷冰冰地望着自己。

  助理站在他身后,也正一脸同情地看着她,这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也不知道站了有多久……

 

 

5

《原来爱情不说谎》  他知她心有千千结,他知前路布满荆棘,可他还固执地爱她,比以前更甚。只是以前那个总像小尾巴一样黏着他的姜晚好去哪儿了?好在他有一双大长腿,追人这种事儿,应该没什么技术含量吧……

冯梓珊  曾用笔名疯子三三,晋江原创网超人气作者。热爱文字与电影,最大的梦想就是给自己心目中最美好的故事添上温暖的颜色。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原来爱情不说谎   冯梓珊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