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五章 命运齿轮

2015-12-07 11:57 作者:冯梓珊

  第五章 命运齿轮

  姜晚好很快就发现自己最近的运气好得有些夸张,即便不是节假日,带北北去超市也能碰上抽奖活动。抽到生活用品和代金券都很平常,可抽到房子是怎么回事?哪有买三百块钱的东西就抽到几十万奖品的道理?

  她震惊得无以复加,站在那向工作人员仔细核对了好几次:“真的是房子?”

  “是的小姐,恭喜你。”那位超市的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脸上始终带着职业又真诚的微笑,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

  可这未免太诡异了,晚好看着那张奖券直皱眉头。

  北北手里举着一个偌大的彩虹棒棒糖,小嘴周围吃得花里胡哨,踮着脚看她手里的奖券:“阿姨,我们中大奖了吗?”

  “超级大奖。”晚好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小家伙自然不懂这个超级大奖到底有多超级,只瞪大眼向晚好投去赞扬的目光:“阿姨真棒,我妈妈每次抽奖都只有鼓励奖。”

  晚好此刻可一点也笑不出来,幸好超市经理很快就过来了,认真地向她解释说:“是这样的,小姐。今天是我们总公司十周年庆典,加上之前老夫人久病得愈,于是老总才决定拿出三套房子来回馈顾客,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宣传手段……”

  难怪这几次来都发现超市里人满为患,晚好虽然依旧满腹疑问,还是没有再坚持。

  经理带她办了几样简单手续,之后就约了个日子去公证。

  晚好回去的时候依旧觉得好像做梦一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她已经在手机上百度过,这家超市和沐水东郡的老板都是同一个人,而且那个名字——陆绍衡,她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所以也不大可能是唐启森为了补偿她而干的,更何况这么大费周章的,实在不像对方的风格。

  晚好想清楚这些,心里才渐渐有了些高兴的感觉。

  回家后小曹知道这事简直惊讶得不行,立马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不行,我也得去碰碰运气,万一也中了呢!”

  北北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里,听了这话对她摇了摇头:“小曹阿姨,我觉得你不用去了。”

  “为什么!”小曹气鼓鼓地瞪大眼。

  北北不慌不忙地吐出一句:“因为超市马上就要下班了呀,活动只有这一天,所以大奖早就飞走啦。”

  “小鬼,你实在太不讨人喜欢了!”小曹欲哭无泪地指控,这毛病到底像谁啊!

  晚好坐在餐桌边,又仔细看了眼那些合同,的确没有任何纰漏。原本要辛苦很久的事,忽然就毫无预兆地被解决了……

  小曹往她身边一坐,一副被打击过度的样子:“以前也见过有些商家用这种宣传手段,可不都只是做做样子吗?都会有内定人选去拿了这头奖的啊。阿好,是不是系统出bug了,你一不小心就被狗屎砸到了?”

  “……那会不会,商家忽然又决定收回去?”晚好觉得这可能性实在太大了。

  小曹被她逗笑了:“得了,我开玩笑呢。应该不会,手续都办了不是吗?而且那个陆绍衡,我记得他妈妈很信佛的,也参加了不少公益活动,这次大概也是他妈妈的意思。”

  晚好飘飘忽忽地过了几天,直到去办手续时,遇到一同中奖的另外两个人。那两人看起来都是很普通的上班族,言谈间也没什么奇怪的,这才让晚好心里的不安完全落了地。

  看样子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啊,谁说商人全是奸诈狡猾的?晚好对那个陆绍衡顿时生出几分敬佩来。

  而此刻被她夸作好人的陆绍衡,正在楼上无情地取笑某人。

  “没想到唐大少也会干这种事,我得马上把这消息分享到朋友圈里。”陆绍衡笑着,作势已经开始拿手机。

  唐启森忍耐地看了他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陆绍衡的人品果然还真不怎么样。”

  “啧。”陆绍衡笑得越发开心了,“有机会看某人吃瘪,我乐意之至,更何况还能落得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唐启森不说话了,低头抿了口咖啡,目光透过落地玻璃看向楼下渐渐走远的身影。

  陆绍衡支着下巴也在目送姜晚好离开,等人骑着车离开,这才不解地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说真的,你说自己不喜欢她,可又花这么大代价送人房子,还千方百计不让对方发现……唐启森,除了说你脑子坏了,我真想不出别的理由。”

  唐启森沉默了很久,陆绍衡都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了,却听他幽幽地吐出一句:“那就当我脑子坏掉好了。”

  陆绍衡惊讶地看过去,可唐启森已经起身往外走了。

  “喂,别这么扫兴,再聊聊嘛。”陆绍衡斜倚着楼梯扶手,笑眯眯地对正在下楼的人说。

  唐启森背对着他竖了竖中指:“不走继续等你看我笑话?陆绍衡你敢去乱说我一定灭你的口。”

  “哎,承认对姜晚好上心了有那么难吗?”陆绍衡说完果然没得到任何回应,于是又不死心地喊道,“另外两套房子怎么办?那两个临时演员的工钱呢?拿房子抵了啊。”

  唐启森依旧没理他。

  陆绍衡撇了撇嘴,靠着扶手将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呵,他怎么这么期待唐启森爱上姜晚好呢?到时候死要面子的某人会不会饮恨自尽?!

  即使不慎交了一位损友,可唐启森此刻的心情依旧很好。从那天回去之后他就在盘算怎么顺利把房子送到姜晚好手里。或许是那天的事给了他很大刺激,总之他心里非常不舒服,觉得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他开着车,车窗外有微风徐徐地吹过,连带着以往燥热的空气似乎都清爽了不少。前方红灯,他居然意外地看见了姜晚好。

  她依旧骑着那辆小破车,一脸专注地在等红绿灯,他的车刚好停在她旁边,那女人竟然完全没发现他?!

  唐启森咳了一声。

  姜晚好应声看了过来,见到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反而又一脸平静地继续直视前方。就好似他只是个陌生人一般。

  唐启森沉默几秒钟:“姜晚好,见了老板不知道打招呼?”

  “噢,唐总好。”晚好从善如流地回答,说完就一副不准备再同他交谈的样子,将头盔又往下压了压。

  唐启森刚才的好心情瞬间一扫而空,这死丫头,还真懂得怎么给人添堵。

  终于到了绿灯,姜晚好一拧电源就冲了出去,唐启森看着那小破车一路风驰电掣地穿行在车流中,眉头几乎打成结。

  要么再送她辆车?

  这念头也只在唐启森脑海中一闪而过罢了,一方面是他知道实施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送完房子再送车,姜晚好还没那么好骗。另一方面,他发现那小破车也有好处……比方说现在。

  他刚开出去没多久就看到姜晚好停靠在了路边,猜想要么是车出了故障,要么就是没电了。

  “要帮忙吗?”唐启森挨着她停下,极力压抑着想要上扬的嘴角。

  晚好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地回了他两个字:“不用。”

  预料中的拒绝,唐启森的心情又覆上一层阴霾,却还是推开门下了车,直接走过去查看。可三分钟以后,他略微尴尬地站起身,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让助理过来等拖车,要去哪儿,我送你。”

  唐启森这辈子还没骑过电动车呢,看也看不出什么毛病,所以只能按自己的车抛锚时的情况来处理。

  晚好知道对方也是一番好意,总是刺猬似的未免太矫情,于是尽量平静道:“反正我有时间,可以自己处理,不耽误你了。”

  唐启森以前也没发现姜晚好这么固执,站在那一时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明明在商场上他可以巧舌如簧,谈判时也能轻易就令对方节节败退,可如今对着这个女人,居然越来越词穷。

  幸好晚好的手机响了,这才让僵持的气氛稍稍好了一些。她微微侧过身接听,电话是周子尧打来的。

  “你回来了?”

  唐启森清楚地看到那女人脸上放松的表情,漆黑的眼底有隐隐灿亮的光,猜也知道电话那头的会是谁,他垂在身侧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攥了起来。

  晚好余光也瞄到唐启森一直盯着自己打量,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呃,我……不在家,被堵在半道上了。”

  “不用来接,你刚下飞机太累了,早点回家休息。嗯,好。”

  姜晚好专注地讲电话,刻意不去看旁边的人,等挂断电话时那人早不在了,她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反正已经不会再失望。

  路边到处都是匆匆而过的汽车和行人,她之前就给电动车维修部的人打了电话,可一晃半个多小时都过去了依旧不见人影。晚好只得又打了一次过去,这次那边直接没人接听,连续打了几次都如此。

  看了眼时间,原来就快到下班的点儿了,那些人大概就不想过来。晚好在犹豫要不要给小曹打个电话救急,可就在迟疑的时候,唐启森的车忽然又回来了。

  晚好看着那车越来越近,接着缓缓停在自己身前,可随后下车的却不是唐启森本人,而是一个穿着印有电动车标识的维修工。他看起来颇不情愿,可似乎又碍于某些原因不得不来,所以表情矛盾又难看。

  他径直走向姜晚好:“是这车?”

  “嗯。”晚好偷偷瞄了眼,主驾上有人,可因为车窗玻璃反光所以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维修工戴了手套就俯身开始忙活,噼里啪啦的动静有些大。晚好看他带着气,想说几句也忍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点弄完回家给北北做饭才是要紧的。

  谁知那维修工修车的时候也不老实,折腾了一阵嘴里就开始抱怨:“这车一看就有些年头了,直接买个新的不完了!有那么有钱的男朋友,还省这点干吗?”

  晚好张嘴想答他,可身后却率先传来一道凌厉男声:“买不买是我们的自由,买之前你就有义务把它修好。”

  蹲在地上的维修工表情一讪,扯了扯嘴角:“我这不是替她的安全考虑吗?提个建议而已。”

  “你的职责是替顾客解决问题,而不是提问题。”唐启森说完又加重语气,“还有,跟她说话客气点。”

  那维修工大概是被他的气势镇住了,更何况这番话字字句句都不容反驳,于是闷声不吭只加紧赶活。

  晚好能感觉到那男人就站在她身后,咬了咬嘴唇,还是回身对他说了句:“谢谢你帮忙。”

  唐启森却微蹙眉着眉心,似乎有些不高兴:“在我面前挺能耐的,怎么一到别人面前就蔫了?姜晚好,你以前替同学打抱不平的气势哪去了?”

  从前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烂好人,不知天高地厚地给他闯了多少祸,只要是在她眼里看似不公的就一定会想办法纠正。可刚才呢?他坐在车里看了那么半晌,她居然就一直低眉顺目地站着,看得他一肚子火。

  怎么谁都能给她脸色看了?更何况姜晚好不该是这样的!

  晚好心底也生出几分恍惚。是啊,以前她怕过什么?可那时候的姜晚好什么都有,而现在……

  讨生活久了,再多的棱棱角角都会被磨平,可这些话说了他也不会懂。以前的姜晚好和唐启森顶多只是精神层面的门不当户不对,而如今,两人是彻彻底底的两个世界的人了,没有一样能达成共识的。

  晚好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解释,只说:“耽误你很久了,剩下的我一个人就——”

  “帮了你那么多,一句谢谢就想打发我?”唐启森毫无风度地打断他,看起来居然比刚才还要生气。

  看他说得这般理所当然,晚好最终还是没能忍住问出口:“你还帮我什么了?”

  “……”房子的事,可偏偏不能说。

  唐启森站在那几乎憋成内伤,最后狠狠瞪了她一眼:“请我吃饭!”

  他说完就气势汹汹地上车了,晚好站在原地简直无语至极。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的维修工,这时候趁机火上浇油:“小姐,你男朋友脾气不大好啊,这种有钱人,你可要当心了。”

  “当心什么?”晚好皱眉望着他。

  “当心他耍你啊!灰姑娘的故事你以为现实里真有啊?这种有钱人我见多了,顶多就是和你玩玩。”维修工一边拧螺丝,一边咬牙切齿地说,“跟逗小猫小狗似的,偶尔给你点甜头尝尝,被爪子挠了也觉得挺有意思。”

  他见晚好不说话,又补充道:“说白了,就是把你当生活调剂品罢了。”

  晚好彻底沉默了,唐启森最近的表现是有些反常,可这么恶劣的事他应该还不至于……

  唐启森还真就一路跟着姜晚好到了她家,他自己也认识路,她想拦都拦不了。于是到了楼下,晚好只得妥协:“去吃可以,吃完马上走。”

  被嫌弃惯了,眼下唐启森居然也能忍受这不公平条款,淡然点头:“可以。”

  晚好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人最近的确太怪了,难道真被那维修工说中了?唐启森见她站着不动,还眼神诡异地盯着自己看,皱了皱眉头:“去吃饭而已,又不是吃你,犹豫这么久。”

  晚好被他揶揄的话说得脸上一阵难堪:“敢有乱七八糟的想法试试。”

  唐启森马上就乐了:“什么想法才叫乱七八糟?说来听听,我好克制。”

  知道他是故意的,晚好才不会上当,拿着东西就率先上楼了。唐启森一路跟在她身后,偏偏这女人就再也不开腔了,他自觉无聊,于是上前接过她提着的购物袋。

  两人指尖相触的一瞬,她却马上收回手,袋子里的东西险些掉落在地上。

  像是之前粉饰太平的一切都被撕开,镜花水月后两人的关系终归还是原形毕露。唐启森站在光线渐暗的楼道间,沉默地看着她:“就这么讨厌我?”

  晚好同样站在阴影里:“你想多了,讨厌不至于,但肯定不喜欢。”

  唐启森看着她快步上楼的背影,眼神复杂难辨。

  小曹今天轮休,北北早就被她接回来了,两人正在为看什么电视而争论,见晚好开门进来就一起向她求助。

  “好阿姨,小曹阿姨她欺负我。”北北噘着嘴巴告状,“我是小孩子,她居然让我看韩剧。”

  小曹不甘示弱地反驳:“可这是大结局了呀,谁刚才在路上吃了我的蛋糕,然后答应得好好的又反悔了?”

  “可我已经让你看一集了,一块蛋糕当然只能看一集啊。”

  “你——”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可晚好的心思明显不在这里,她上楼之后才记起忘记拿自己的包了,那人一气之下不会把它扔了吧?以他那个脾气应该不可能再跟上来,可里边还有那份合同……

  那一大一小争执了许久也才发现她不对劲,小曹放下遥控器走过来,上上下下地打量她:“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她话音落下,原本合住的门板就从外面被人推开了。小曹看清来人彻彻底底被吓呆了,迅速站得笔直:“唐唐唐总!”

  北北也意外地看着门口的唐启森,这个坏叔叔怎么又来了?!

  “姜晚好,这次你必须给我说实话!”小曹挤在厨房里,凶狠地举着一根苦瓜逼问道,“你和唐总到底怎么回事?这都找上门了,再骗我我就和你绝交!”

  晚好叹了口气,拿了颗洋葱和她交换:“帮我剥了。”

  小曹瞪着眼,晚好又笑嘻嘻地说:“我没想骗你,他是我前夫,不过四年没联系了。毫无关联的两个人,说了也没意思。”

  这信息量实在太大,小曹站在那半天消化不了:“天哪,现实果然比小说还要狗血,你有个那么有钱的前夫居然还和我挤员工宿舍?”

  见晚好还在淡定地洗菜,她马上又凑上前小声问:“他是不是想和你破镜重圆啊?”

  “没。”晚好直接打破她的幻想,“他要再婚了,你忘啦?”

  小曹顿时被噎住了:“那他现在在干吗?坐享齐人之福吗?”

  晚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曹,但齐人之福这种事,唐启森是不屑于干的。当初婚内那几年他也极少会主动碰她,这个男人明明有足够的资本,可他身边的异性屈指可数。

  要说他的感情阅历,大概只有她和路琳而已。不对,她应该只是他生活里的甲乙丙丁,连阅历都算不上。

  小曹见她久久不说话,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离婚……是因为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毕竟是长期浸淫在言情小说里的人,她的脑海中早就脑补了一场豪门虐恋。

  晚好却不再满足她的求知欲,把洋葱接了过来:“你去帮忙看着北北。”

  “不去。”小曹磨了磨后槽牙,“就算他长得帅还是我的老板,我也没法和个渣男共处一室。”

  “……”

  “姜晚好,那你干吗还和他牵扯不清?别说他帮你修个车,就是给你买套房也是应该的。”小曹看起来很替她打抱不平。

  晚好想了想,如实回答:“如果那样,不是说明我还特别在意吗?他不是会很开心?”

  小曹目瞪口呆之后,对晚好竖了竖大拇指。

  而这边客厅里,北北哀怨地坐在沙发一角,正在对着唐启森散发怨念:“叔叔——”

  唐启森不怎么愿意搭理这小东西,他还记得自己每次见他可都没好事,可这会儿还是不情愿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北北指了指他旁边的遥控器,又控诉地看了看正在播放财经节目的电视屏幕:“你应该迁就小孩子,身边有小孩,怎么可以看这么难懂的节目!”

  “哦。”唐启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你玩玩具。”

  “……”北北气愤地鼓了鼓小脸蛋。

  唐启森余光一扫就看到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小脸都憋红了,那模样就像只小番茄似的。他忍不住就想笑,干脆对那孩子招了招手:“过来。”

  北北翻了个白眼无视他。

  “如果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它给你。”他得意地晃了晃遥控器,丝毫没有威胁一个五岁小孩的羞耻感。

  北北皱眉想了会儿,还是慢吞吞地挪到他身边:“问什么?”

  唐启森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压低嗓音:“你经常和姜阿姨一起住?你妈妈在家也会过来?”

  北北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盯着唐启森看,全然没注意到对方的问题已经不止一个,无辜地点点头:“对啊,妈妈说姜阿姨一个人很孤单,而且她要照顾爸爸,所以没空。可叔叔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唐启森没有马上说话,离得这么近,他几乎不受控制地想伸手摸摸那孩子漆黑的头发。可他很快就控制住这莫名其妙的念头,又说:“姜晚好,她真的只是你阿姨?”

  北北更奇怪了,歪着头和他对视:“叔叔,你好笨啊,我叫她姜阿姨当然就是我阿姨了。这么简单还要问,你妈妈都不送你上学吗?”

  唐启森就知道不能和这小东西聊天!

  “你没上学,就不要看这么复杂的电视啦——”北北顺势就从他手中接走了遥控器,顺利换到少儿频道,“和我一起看《智慧树》吧。”

  唐启森还真是第一次被个孩子给气成这样,就连侄子球球都比这个小东西要可爱得多。这一定不可能是那个孩子,姜晚好没胆子骗他,钟家也不会接受个来历不明的孙子。

  晚好端着盘子出来就看到唐启森正盯着北北的背影走神,心脏狠狠一颤,却极力镇定道:“可以开饭了。”

  唐启森眯眼看过来,两人目光相撞,姜晚好率先别开了眼。

  一顿饭自然吃得不怎么舒心,各怀心思,就连平时话多的小曹也难得沉默。可唐启森尝着姜晚好做的菜,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刚结婚的时候,姜晚好每天早上都会准时起床给他做早餐,一周七天,几乎不重样。这个女人虽然诸多缺点,可厨艺却意外地好,这大概是她身上唯一可取之处了。

  那时候他虽然意外,可却没有太多特别的感受,总觉得那个女人坚持不了多久。她从小也是被姜远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能吃多少苦呢?

  记得那会儿正是春天,早晚还有些凉,可姜晚好总是起得很早。有次他起床见她站在料理台前看火,当时微垂着脑袋露出一截白皙的颈项,乌黑的头发柔顺地散在胸前,模样竟有些可怜。

  他走过去一看,居然发现那丫头在打盹,脑袋不住往下磕,好几次都疑心她要栽倒在地上。

  唐启森就抱着胳膊,倚着一旁的壁橱仔细瞧她。姜晚好那会儿还带着几分婴儿肥,身上有些肉,可五官已经出落得很漂亮。不得不承认,她在女人堆里属于长相上乘的,身材也……

  他似乎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打量她,看着看着,居然有些走神。

  后来还是炉子上的汤往外溢,两人才同时惊醒。姜晚好手忙脚乱地把汤端到一边,这才发现站在身旁的他,一张小脸马上就红了起来:“你起来啦?”

  唐启森也很快收回目光,走到一旁冲咖啡:“要是困,就再去睡会儿,这些事不用你做。”

  家里反正有下人,而且他也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这个女人完全是在做无用功。

  “不要紧,我中午可以睡午觉。”她总是笑眯眯的,好像每天都精力充沛的样子,这会儿更是大着胆子过来抢走了他手中的杯子,“我妈说早餐很重要,你经常加班更要好好调理,不然时间久了,胃肯定要出毛病。还有这个——”

  她晃了晃手里的杯子,冲他眨眼睛:“在家少喝咖啡,我做的东西很好吃,你以后肯定会上瘾的。”

  唐启森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指,马上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别人干涉自己的生活,更不喜欢这个女人如此自信。

  上瘾?这辈子还没什么事能控制他唐启森的。

  可后来这女人居然雷打不动地坚持了很久,不管他有没有在家吃,第二天还是会继续做。后来他的胃当真没出过毛病,连管家都说是姜晚好的功劳。

  他也渐渐喜欢上在家吃东西的感觉,唐家虽然人不少,可很少有机会能坐在一起正经吃顿饭。平时逢年过节更是有数不清的饭局等着他,所以偶尔尝尝她做的那些清淡小菜,居然有种不一样的滋味。

  后来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做这件事了?记得好像是,那个孩子没了之后……

  那一阵他也很不习惯,后来干脆就不回家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从那之后,他们的婚姻开始有了裂痕,脆弱得一触即碎。

  “叔叔,你怎么不吃东西?”小家伙脆生生的音调打断他的思绪,唐启森侧过脸去,一眼就看到孩子黝黑的眼眸,亮汪汪地映着他的倒影。

  北北奇怪地看着他,给他夹了一块排骨:“阿姨做饭很好吃,可不是谁都能吃到的哦。”

  唐启森当然也知道,明明桌上的都是些家常菜,可他吃到口中那一刻,还是有些说不清的滋味缭绕在心头。原来这个味道,他竟然一直都记得。

  这算是上瘾了吗?

  吃完饭他准备离开,姜晚好也完全没有要送的意思,站在门口朝他挥挥手:“慢走。”

  唐启森不大高兴地站在阴影里:“好歹也算客人,不送送我?”

  晚好忍不住笑了:“唐总,你是不是忘了这是公司宿舍,您是老板,也不算客人吧。”

  她说完就要关门,唐启森居然伸手就把她拖了出来。身后的门板应声合上了,漆黑的走道上,晚好简直怒不可遏:“说好的吃完饭就走!唐启森,别让我看不起你。”

  唐启森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身后的房门,语气淡然:“噢,可是已经出来了,顺路而已。”

  姜晚好直接无视他,转身准备敲门。此刻包里的手机也正好响了,周遭都是一片漆黑,手机屏幕就格外扎眼。唐启森一眼就看到了上面跳动的“周子尧”三个大字。

  晚好刚刚“喂”了一声,握在手心里的电话就被人拿走了。她愤怒地回过身,正好看到那男人直接按了挂断。她再也忍不住了:“你疯了吗?”

  果然不该对这人抱一点点侥幸心理,他帮了她一次就轻信他了,恶劣的本质根本不会有所改变。

  唐启森没说话,那铃声很快又响了起来,晚好伸手想去夺,却被他捉住手腕直接压在了墙壁上。

  这画面似曾相识,晚好意识到危险,扬手就要给他一耳光,却被他眼疾手快地拦下了。她以为他又要说什么讽刺人的话,却听他极力压抑着粗重的气息:“周子尧没你想的那么好,姜晚好,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晚好也不甘示弱地抬起头:“是吗?可连你我都爱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扣住她手腕的指尖收得越紧,那力道就跟要把她捏碎似的。晚好用力挣了挣,说出的话也同样不客气:“唐启森,你最近怎么了?路琳不在觉得寂寞了?”

  “闭嘴。”唐启森觉得自己胸腔处某个地方就要爆炸了,她为了接那个男人的电话跟他歇斯底里,甚至还要跟他动手?如今更是觉得那人比他好?

  姜晚好真的变了,她原本的温柔和顺从全都给别人了。对他……只剩下无尽的厌恶、厌恶、还是厌恶。

  晚好感觉到自己手腕疼得厉害,真的快被他捏断了。是这时候提起路琳让他难堪了?此刻提起他那么爱的人,无疑就像狠狠扇了他一耳光,难怪他会那么生气。

  两人谁也没再说话,可都在无声较量着,晚好的手机早就安静下来,周围顿时静得只剩彼此的呼吸。

  “姜晚好,你爱他吗?”唐启森自己都奇怪自己干吗要问这种白痴问题,他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姜晚好狠狠嘲笑自己。可他就是想知道,想听她亲口说说……

  晚好也愣了下,随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我和他在一起是认真的,我从不拿感情开玩笑。”

  她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又重了几分,可他却没再说话,过了许久,居然把手机重新还给了她。

  晚好接过来,戒备地盯着他。

  唐启森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声怎么听都让人怵得慌:“你看男人的眼光,还真是一次比一次差劲。”

  应该回击几句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晚好觉得他这话更像是自嘲?他退开一步,居然许久都没再开口。

  “你——”她的话只说到一半,手机嗡嗡振动的声音又再次传过来,只是这次不是晚好的电话,而是唐启森新换的手机。他拿出来时她也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名字,是路琳。

  晚好抿了抿唇,彻底沉默了。

  有些东西,即使在黑暗里也无法假装。

  唐启森已经越过她快步下楼,晚好站在那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融进黑暗里,接着依稀听到了他讲电话的声音。不太清晰,可声音压得很低,远不像同她说话那般傲慢嘲讽。

  晚好抬头看着窗外蓝色丝绒般的天空,忽然笑了笑,原来连维修工都能看清楚的道理,她居然没看明白。唐启森是真把她当生活调剂品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把话说开了,唐启森没再出现在晚好面前。日子忽然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直到某天听刘芬她们说起,原来那人回美国了。

  算了算,离他结婚的日子也没几天了,大概有很多事要忙,晚好想到这些也没什么特别难过的感觉。有些东西她早就看开了,就算当初还剩那么点回忆,也早被时光给碾碎了。

  周子尧对她倒是越来越体贴,同事们都笑称他是二十四孝男朋友,只是听说她那套房子时,有些奇怪的反应:“那里虽然位置不错,但是离你上班的地方太远,而且当初你说想攒钱把祖宅买回来。我算了下,沐水东郡这房子现在出手,你的钱差不多够了。”

  晚好之前没想过这茬,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可是那房子是中奖得来的,会不会有什么法律上的程序——”

  “不会。”周子尧斩钉截铁地告诉她,“现在所属权归你,怎么使用都在你。”

  晚好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他极少会有这么冷淡的时候,这会儿侧脸线条坚毅,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她敏锐地觉得周子尧不太乐意她去住那房子,当初说起来时他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但她没往别处想,周子尧和她认识这么多年,自然不可能害她。

  可她也暂时没考虑过卖房子的事,不知道为什么,这房子总让她觉得,有些古怪的情绪无法表达。

  “我在北郊那边有套房,也一直没住过。”周子尧忽然又开口,“不如你搬过去?”

  晚好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行,那是你的房子。”

  “我的不是你的吗?”

  晚好一阵语塞,还是摆了摆手:“不一样,我们只是在交往。”感情的事一旦掺杂物质就变味了,她不想两人的关系变得太复杂。

  周子尧沉默很久,忽然看了她一眼:“可我早晚都会娶你,只要你愿意。晚好,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从你答应我那一刻开始,早就不打算放手了。”

 

 

5

《原来爱情不说谎》  他知她心有千千结,他知前路布满荆棘,可他还固执地爱她,比以前更甚。只是以前那个总像小尾巴一样黏着他的姜晚好去哪儿了?好在他有一双大长腿,追人这种事儿,应该没什么技术含量吧……

冯梓珊  曾用笔名疯子三三,晋江原创网超人气作者。热爱文字与电影,最大的梦想就是给自己心目中最美好的故事添上温暖的颜色。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原来爱情不说谎   冯梓珊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