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01一见鸡飞狗跳

2016-01-18 13:52 作者:提拉诺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Chapter 01一见鸡飞狗跳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何淼手里捏着就业合同,眼睛一片血红。

  半个小时之前,她终于从实习人员转正了。这历时三个月的艰苦奋斗,领导说往东她不敢往西,领导说要喝茶她绝对不敢冲咖啡,领导说比萨好吃她就立马把意大利面贬低得一文不值。

  太监的日子过久了,自己的膝盖都疼。

  可是到了今天,一切终于有了回报。

  何淼在心里幻想着自己正举着合同站在一块海滩礁石边上,背景一片惊涛骇浪涌起来,衬得她就跟抗日英雄那般气势磅礴。

  然后她跷着二郎腿在会议室里等待着她转正后的第一份工作,看看时间还算充裕,她便打电话给好友杜一星报喜讯,开口就是:“来来来,给小爷道个喜,晚上小爷好好犒赏你。”

  杜一星脑门淌下三条黑线:“你出门被车撞然后重生成男人了?”

  “这种俗套的剧情小爷我才不会用呢。”何淼再次忍不住大笑三声,“三十四分二十一秒前,我正式成了这里的职员,制作部的一名编辑!掌声响起来。”

  “电视购物的策划……可不是编辑。”杜一星毫不留情地打破她的幻想。

  “少来,这是我接近梦想的第一步,你懂个屁。”多亏了杜一星这盆冷水,意识到现实其实依旧如此艰难,她收敛了一点,“不和你说了,等会儿我还要去面试别人呢,五个月前我的东奔西走四处面试,总算是捡到回票了。”

  “祝你好运。”杜一星好心劝告,“不过你想想看,面试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说明了什么问题。你最好别嚣张,现在种的因,说不定会成为影响你一生的果。”

  听杜一星说得神乎其神,像是巫师抱着水晶球说的诅咒一样,何淼相当不屑。

  何淼当然不知道杜一星的这句话一语成谶,所以她继续用狂妄的语气道了再见,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人。

  在这就业形势一片黑暗的年代,何淼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怀揣着自己年轻而珍贵的梦想,奔波在各家事业单位。

  好不容易靠以前发表过的几篇小说,算是有点文字功底进了这家电视购物公司,为了一个制作部职员而忍气吞声了那么久,其实只是为了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点。

  只是想当个节目制作人。

  何淼从小就喜欢看电视节目,有时候会有自己的想法,觉得如果节目这样安排的话,说不定会更加搞笑。

  能够做出一档具有本土特色受欢迎的节目,是她的梦想,而为了这个目标,她选择了电视购物。

  这家公司在本地的电视台承包了其中一个频道的时段,虽然公司不大,但是效益还是不错的。毕竟在这个电子化的年代,大家对于快捷方便的购物方式都会感兴趣。

  尤其是闲在家里面的主妇们,整天除了照顾完老公孩子,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之外,不怎么会上网,那就只能看电视了。

  虽然不如电视购物节目里说的那么神乎其神,刚刚广告了十分钟就已经卖出几十组准备断货,可是订购电话还真的络绎不绝。

  近来公司为了加强宣传力度,所以制作部打算找几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来撑个场面,提升提升档次,就联系了几个刚从电影学院戏剧专业毕业,或者只是跑过龙套的九流来面试。

  而现在,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何淼肩上。

  为了不让面试者来公司看到那可怜兮兮的几个部门损了自家的威严,公司在电视台暂时借了一个会议室来面试。这里对于那些过来录节目的也方便,说不定哪个明星看到门外的牌子感兴趣临时报名,他们当然也是欢迎的。

  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个任务其实是个烫手山芋,制作部人人避而远之,于是最后落在她这个新人身上。反倒乐呵呵地摆起了面试官的架子,打算过过面试别人的瘾。

  正想着等会儿应该怎么才能让自己的气势强起来,人就来了。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娃娃脸,还带着酒窝,黝黑的头发不染不烫,乖乖女的模样,看起来还有些怯场,声音轻柔:“您好,我是来面试的。”

  看看,这多懂礼貌的孩子,就是招人喜欢,连脾气都一下子没了。何淼看着她根本就摆不起架子,也冲着她笑:“你好,请坐吧。”

  女孩子坐在何淼面前,双手乖巧地放在了膝盖上。

  “那你就开始做个介绍吧,自己有过什么演出经验,或者是上过什么节目都行。”

  女孩子点点头:“我叫黎喻,刚刚从C大的表演专业毕业,演出经验就是在最新的抗日神剧中出演了一个……被日军……蹂……蹂躏过,然后就……自杀的角色。”

  多悲情的角色!何淼为她掬一把同情泪,然后在名单上钩了下她的名字,抬起头微笑着等待她继续说。

  可是黎喻唯唯诺诺地看着她,没说话。

  “完了?”

  黎喻害羞点头:“完了。”

  “那平时了解电视购物是什么概念的节目吗?”

  “就是打电话进去买东西?”

  “也就差不多。”

  一来二去问了几个问题,何淼看得出黎喻其实对电视购物要做什么并不那么了解,也就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

  “那你先回去等我们的通知,三天之内就会联系你的。”

  何淼伸出手想要跟她握手再见,结果没想到黎喻双手抓住她,对着她羞涩一笑:“那就等姐姐的通知了。”

  说罢又是一个梨涡浅笑,慢慢走出去了。

  虽说是要找些三教九流的小演员,但是这跟群众演员没有分别的经历,怎么能说服大家记住这相当于是路人甲的存在?

  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后面的人身上了。

  因为事先看了相关的资料,所以何淼对于个别人还是抱有期待的。

  比如有个小帅哥演过一个太监,出场几分钟就被妃子乱棍打死那种。

  还有一位稍微年长的阿姨,净演一些狠心继母、青楼老鸨、贪财老婆等丧心病狂的角色。

  剩下的那些……

  整整一个下午,她抱有期待的人都没出现,来面试的人那叫一个群魔乱舞,简直比电视上直播的真人秀还精彩。

  之后,何淼平复了一下心情,打了个电话给主管说明了一下大致情况。

  主管完全不给情面:“这件事交给你去做,你就应该做好不是吗?遇到问题不要先问别人怎么办、能不能、可不可以,而是应该考虑我该怎么去解决,知道了吗!”

  何淼隔着电话对主管点头哈腰:“是是是,我知道了。”

  “实在不行就用你说的黎喻或者大爷。”主管也体谅这个任务的难度,“能不能想办法提高黎喻的认识度?”

  “在节目中弄个小窗口反复播放黎喻被……蹂躏的那段?”

  “……”

  何淼在主管没发怒之前转换话题:“要不大爷也行,这次企划主要是卖什么产品啊?”

  “主打女性化妆品和内衣。”

  何淼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看到差不多快要到时间了,何淼打算收拾收拾东西走人。不想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被谁打开,有一个黑色的人影飞快进来,然后就把门给反锁了。

  何淼看着来人的背影不禁皱眉,这迟到就算了还背对着面试官是怎么回事。

  想她今天一天受到的折磨和气,自己好不容易当了面试官,结果面的还都是那么些奇葩,她决定抓紧最后的机会,把气都撒在他身上!于是装模作样右手捏拳放在嘴边:“咳咳。”

  果然,听到有人发出声音,那人才转过身来。

  何淼本以为有机会看看是多狂妄的人,连面试都迟到这么久,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狂妄到来面试还戴着墨镜和口罩,白色的T恤外面穿了一件剪裁合适的休闲黑色西装,深色牛仔裤下一双匡威的高帮帆布鞋。

  看这装扮应该是个年轻男子。

  脸上没被遮住的部位,还有手臂和脖子露出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体形修长,T恤下面可以隐约看到腹部的优美线条。

  凭何淼的花痴直觉,他应该是个身体颀长且长得还不错的年轻男子。

  现在就差看他的脸来证实一下了。

  可是那人丝毫没有打算摘掉墨镜和口罩的打算。

  何淼为了不在气势上输给他,所以说话之前先挺直了腰板,为了面试正式一些,她还脚踏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却还是比他矮一大截。

  “我说,你是来面试的吗?”

  哪料到男子完全不搭理,只是这样站着,透过他黑色的墨镜打量着自己。

  意识到他在盯着自己,何淼浑身不舒服,可是这个时候乱了阵脚可不行,她摆出脸色:“喂,你来面试还好意思迟到?你知道这里有多少人等着这份工作?可别小瞧了电视购物,我跟你说,这今天只是个地方台,吹吹牛卖卖东西而已,等到做大做强之后,要上我们节目可是得拿过一两个影后影帝才行的。”

  无奈这招依旧没唬住对方。

  何淼有些心虚了,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双手抱在胸前,仰起她高贵的头颅,用眼角看人,说道:“你演过什么电视?拍过什么电影?MV客串过一些没有?这家电视台里的节目你上过吗?至少……电视上露过脸吧,我是说不是那种记者随意的街头采访哦。”

  问完何淼真后悔,最后一句彻底出卖了自己的底气不足。

  那人没说话,寂静狭小的空间里,传来了一声不屑的冷笑。

  “嘿!我跟你说你还真别笑,我们这节目说不定就是日后打造巨星的工厂,先是被家庭妇女们熟知,她们嘴最碎,喜欢闲聊,指不定觉得看你顺眼了成了你的粉丝还给你建后援会,投资商一看你那么高人气,人家就指定你拍戏,然后你就大红大紫了。你说,你是不是想想还有一点小激动?”

  但是这人的态度完全没有丝毫激动的样子,而且还一言不发,转身准备走出去。

  何淼的气也上来了,苦口婆心的劝阻都不听,关键是他实在太没有礼貌,居然还玩高傲打算走人。

  今天说什么也得看看他到底有多了不起!起码知道自己厌恶的对象长什么样子。

  于是她也不顾自己是踩着高跟鞋就这么跑过去。

  从来没有穿过那么细的鞋跟,何淼才跑出去几步就发现自己不是在跑了,而是在扑。

  她一个猛冲,直接扎到了听到声音转过身的那人的怀里!

  男子一把接住她,似乎也慌了神,稍微发怔了片刻。但是目的性明确的何淼才不会有发愣的时间,两只手分工合作,手疾眼快地一把将那个人的墨镜和口罩给扯了下来。

  然后,世界静止了。

  古人说犹抱琵琶半遮面具有一种美感,但是真正的美,应该是在展现出来的那一瞬间,仿佛让周围的一切都失去色彩的震慑人心。

  此刻,何淼好像稍微感受到了一点。

  因为这墨镜和口罩之下,隐藏着一张相当精致的面庞。

  何淼不喜欢用精致来形容一个男生,可是他的五官除了用精致真的找不出别的形容词。尤其是那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如同包含了宇宙洪荒般深邃和迷离,拧在一起的浓眉加上微抿的薄唇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威慑力。

  这次她是真的看呆了!那人眉间的褶皱更深,本来扶着她的双臂将她推远了一些,向后一步,松开了自己的手。

  “哎呀。”穿着小短裙的何淼就这样一个狗吃屎摔倒在他面前。

  这一摔彻底把她从美好的幻觉中拉回了现实世界,就算这个人长了一张多么邪肆魅惑又夺目的脸,也无法阻止何淼讨厌他。

  因为在他离开之前,说了跟她遇见之后的第一句话——

  “红色的。”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作为何淼的人生座右铭,她一直坚信着苦难终将过去,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所以即使面试进行得一塌糊涂,她还是顺利地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找后门——当然这也是让何淼最不齿的方法。小的时候她曾经对那些凭后门找关系抢走本该属于她的奖学金的人非常鄙视,但是现实让她不得不低头,年幼时的血性没能挨过世事的刀刃。

  至少她用这样的方法是为了自救,并不是为了夺取别人的利益。

  何淼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星二代,自然跟土豪扯不上边,于是她得努力啊,努力和土豪做朋友。

  初中开始到大学十年下来,她成功地跟杜一星这个土豪做了朋友,而且还是好闺密的那种。其实一开始杜一星完全没展现出自己土豪的一面,只以为是家境不错的白富美,结果直到大学毕业,人人自危四处奔走着找工作的时候,她忽然跟何淼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不错的岗位。

  对,她用的是岗位一词。

  再见到她的时候,杜一星已经是白昇旗下的产品经理。

  她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哦,妈妈帮忙安排的。

  后来何淼才知道,原来白昇就是杜家的。

  在向杜一星“倾诉”完烦恼之后,杜一星二话没说就帮她解决了这个烦恼,特别是当她知道杜一星家里的企业就是娱乐公司的时候,整个世界都灿烂了。

  “让我们冲破世俗的枷锁!”

  杜一星一把推开她黏黏糊糊的脸,嫌恶地说道:“再不放开我马上喊沈奕的经纪人取消掉这个行程。”

  何淼迅速松开了手,俏皮地冲她眨眼:“放心,早晚有一天我会去泰国做手术的,我怎么能让我心爱的美人被人评头论足津津乐道呢,牺牲小我,完成我们大大的爱情。”

  “喂?让沈奕的行程……”杜一星掏出手机打电话。

  “乖,别闹。”何淼依旧不死心地对她放电。

  “取消……”

  “我错了。”何淼就差没跪在地上。

  杜一星满意地点头:“嗯,其实电话没拨出去。”

  这次的面试任务完成得相当成功,成功到不管是同事还是领导都弄不清楚何淼是用什么办法,让沈奕以这种跑龙套的价格答应的。

  这个二线明星,就是前一段时间因为家庭肥皂剧大热的沈奕,在中年家庭妇女们之间还算是有点人气,正好符合公司的主要消费人群。

  领导一开心,决定把这一次的活动做得更加盛大。

  靠着对外宣传里面沈奕的名气,公司拉到了一笔非常大的赞助和生意,这势如破竹的气氛让整个公司喜气洋洋,就只等着录完节目播出后,大获成功。

  何淼心里面已经开始盘算着刚转正就升职加薪,说不定还能当个副主管,让大家瞧瞧什么是“进击的应届毕业生”。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只是一段倒霉的开始而已。

  这已经是第五次电话打过来了……

  何淼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并不打算接电话,确切来说,是不敢接。

  整个电视台都快被她跑遍了,一间间演播厅该去的不该去的也都找过了,还是没有看到沈奕的影子。

  “到底去哪儿了啊?”何淼哭丧着脸,随意揉着自己的头发。

  是的,她怎么都没想到,这本应该是她表现的机会,结果却捅出了那么大的娄子。

  公司里的职员不多,作为制作部的一员,平时除了参与节目企划,联系厂商,跟演播厅协商拍摄时间等事务,像她这样的新人,还要帮别的部门整理清点商品,必要的时候还要帮忙订快餐打扫卫生之类的。但是这次沈奕是她拉到的,自然就由她来联系行程通知时间。本来应该在早上十点就到演播厅的沈奕,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

  这是她第一次联系演播厅又要联系艺人,连续筹备忙碌了半个月,那天晚上真的太累了,给沈奕的经纪人打电话的时候,看错了一个数字,而这个错误是何淼今早才发现的。

  她本来想打电话去通知沈奕的经纪人地点改了,可是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杜一星这个败家子又飞到巴黎去购物了,走之前说要给她带一条巴宝莉的围巾回来,让她看看。

  嗯,让她看看而已。好朋友就是用来互相伤害的,当然何淼受的伤害比较多。所以她现在也联系不上杜一星,只能直接跑到之前报错的演播厅去找,不过因为数字错了,才发现根本就没有那间演播厅的存在。

  现在离录制节目只有十分钟。

  最关键的是——这次节目是直播。

  第一次,公司决定直播了。

  然后,感觉要砸了……

  不要相信平常看电视购物的时候,主持人说现在有多少观众打进来了,货又被订走了多少件,这些统统是假的。

  电视购物节目只是公司在电视台买下来一个时段,因为公司太小没有自己的演播厅,所以租用了电视台的演播厅录制的,根本就没有钱每天都去直播节目,所以大多是录好了然后到时间就播出。

  而这一次,为了节目效果,特地设置了让观众打电话进来和沈奕互动的环节,因此才又花重金让节目现场直播。

  结果现在出了问题。

  何淼满头大汗地站在楼梯口,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所以说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线了,要直播啊。

  最后她绝望地按断了主管打过来的电话,朝楼梯间走过去。为了避免等会儿坐电梯的时候碰到公司的领导发现自己还没有找到沈奕,所以她决定先暂时躲着。

  忙碌了那么久,脑袋里面一片糨糊的何淼,慢慢推开了楼梯间的门。

  在神经紧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会下意识地自暴自弃。就跟大学时考四级,因为没有复习,就干脆没去考试,安心地睡了一个懒觉一样的道理。

  她不敢去外面人来人往的地方休息,只好来到这里,一般不会有什么人过来,她便脱下那将近十厘米的高跟鞋,坐到了楼梯拐角的一个板凳上面。

  看起来应该是已经坏掉的凳子,有些不稳,但是总比坐在地上要好得多。

  她穿了一套毕业时老妈送的高级职业装,本以为今天会是值得纪念的日子,毕竟这是工作以后,第一次顺利完成的如此重大的任务。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还是出了乱子。

  还是为自己的原因……

  犯了这样一个低级错误,给公司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升职加薪是彻底没戏了。

  干脆现在就去找主任直接承认自己的错误,告知实际情况好了!虽然害怕,可是做错事就承认的勇气还是有的。

  何淼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咬咬牙,把脚伸进了鞋子里。

  天知道这双鞋有多磨脚,两个水泡是肯定逃不过了,只是她刚向前踏了一步,然后就听到嘶的一声——

  何淼绝望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腿,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凳子,才发现那上面有很多翘起来的木刺,导致丝袜从大腿一直被撕扯到了小腿上面。

  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丝袜上面的丝线还连接在板凳上,生怕动一下就会撕扯更多。

  今天还可以更倒霉一点吗!

  何淼无语凝噎。她弯腰用手想要把丝线给扯断,结果这时候楼梯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吓得她立刻转过身,动作太大撞到了身后的凳子,凳子被撞得晃动了几下,只听见一下又一下丝袜被撕扯的声音,凳子每晃动一下,她的绝望就更深一点。

  于是她悲愤地抬起脸,想要看清楚面前这个人是谁。

  那人显然也愣怔住了。

  这是一个穿着黑色T恤加深蓝色牛仔裤的高个子男生,戴着棒球帽,鼻梁上架着一副茶色墨镜,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

  怎么那么眼熟?何淼皱着眉头仔细思考着。

  显然那个人对于何淼的悲剧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淡淡扫了一眼就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走下楼离开了。

  何淼本来还觉得尴尬,心里面也巴不得他走快点,但是看着他的鼻子还有外形,她脑子里慢慢浮现一个人。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看到过沈奕的资料!

  那个人的身形和眉目都跟沈奕很相似!

  找到了!

  内心被突如其来的喜悦灌满,何淼根本就顾不上其他,甚至没考虑到自己被划破的袜子,想也不多想就追了上去,因为太激动,下楼梯的时候用力过猛,到那人面前的时候刹不住车直接推了他的背后一下。

  好在那人只是稍微踉跄了一下并没有摔倒,只是眼镜掉在了地上。他看上去很恼火,转过身瞪了何淼一眼,又去捡墨镜,但这凶神恶煞的目光瞬间让某人感到冰冻三尺,他简直是一个活脱脱的大冰箱!

  当然,这个时候的何淼已经没空顾及他的目光了,拉着他的胳膊就往楼下走,怕他疑惑,便边走边解释道:“我打你经纪人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总算找到你了!我跟你说,那个演播厅我给你报错了,但是后来又联系不上你们了,真的把我急死了,还以为你都不来了,还好我找到你了……”

  那人并不想走,甚至想要甩开何淼的手。

  “我都说了我和你的经纪人联系过了!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就可以录了!”何淼也急了,再次去拉他的手腕。

  他依旧想要挣脱,正巧,这时有人也跟着推门进来。

  “刚才明明看到他往这边跑,怎么不见了?”有人疑惑地说道。

  “该死。”那人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拉着何淼开始跑起来。

  本来抓着他的手,现在反被他抓住,何淼的手被包裹在一个指尖冰凉,但是掌心温热的手里,虽然实在突兀,可是她并不讨厌。

  不过她猜想他并不知道录影棚在哪儿,于是再一次反客为主,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这边走!”然后牵着他,在走廊上飞奔起来。

  这画面真是太美好了!尤其是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沈奕的照片,好歹自己跟那么帅的男生牵着手一起尽情奔跑过,就算不是个Top star,她也值得了。

  这豆腐真好吃,又不花钱。

  她还意犹未尽,两人已经到了录影棚门口,而总监早就站在这里等着,表情愤怒得跟吃了炸药一样。

  何淼赶紧堆起讨好的笑意,献宝似的把身后的人朝前一扯,对总监说道:“放心吧!人我找到了!我们这就进去!”

  总监望着何淼手上拉着的人,眼睛里露出疑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何淼来不及多解释就推开门,把人推了进去。

  录影棚里面的人看到何淼出现之后都长吁一口气,尤其是导演,立刻指挥着众人,准备开始录制。

  何淼总算是卸下了心头的重石,想到刚才那令人春心荡漾的牵手奔跑,她不禁感叹原来自己也有穿着细高跟健步如飞的这一天,真是小宇宙爆发。

  继续笑嘻嘻地回头看了一眼,她发现那人还是戴着口罩用手捂着脸,眯着双眼瞪着她,她不禁奇怪,催促道:“快点把口罩摘下来啊,都已经开始了。”

  那个人将视线移开,打量着录影棚里面的场景。

  现在可不是让他慢慢思考的时候,何淼不由得伸手在他的背后推着他:“快点去啦,已经开始了。”

  正在这个时候,主持人已经开始说着:“现在让我们欢迎今天的特约嘉宾,他就是……”

  何淼一路把他推到了演播台上。

  此刻镜头快要对准他的脸了。

  于是他在众人的目光中,带着讽刺的眼神望着何淼,放下了捂着嘴巴的手。

  现在他的脸露出了大半,沉睡在何淼脑子里的记忆醒了过来,加上之前就一直让她觉得熟悉的目光,总算是拼凑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伴随着何淼因为震惊而逐渐张大的嘴,他慢慢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那个瞬间,全场倒吸了一口凉气。

  甚至连摄影师都已经愣住了。

  何淼看到他的脸之后脑袋里只闪现了两个字:完了。

  直到主持人难以置信而颤抖着说出了三个字:“陆翌晨。”

  整个录影棚沉寂了大约二十秒。

  紧接着变成小声的议论,大家都盯着陆翌晨看,就连主持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不过最担惊受怕的还是何淼,因为此刻在何淼脑子里来回游荡的都是——她居然找错人了!

  天知道他是哪儿冒出来的牛鬼蛇神,叫什么陆翌晨的!那天面试来的都是一群三教九流的奇葩异形,沈奕这么大的名头都打出去了,结果最后出场的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跑龙套,厂家会不会告他们诈欺?

  何淼简直不敢往下想。

  自己离节目制作人的梦想似乎越来越远了。

  她的梦想零落成泥碾作尘,化作春泥也护不了花了。

  导演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拿着板子在上面唰唰写下:继续录制。

  主持人呆呆地点点头,尴尬地说着:“大家有没有觉得很惊喜啊!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陆翌晨来到了我们的节目中!”

  “等……等会儿……大名鼎鼎?”何淼瞠目结舌地望着陆翌晨的脸喃喃自语,“这个‘大名鼎鼎’是我理解的那个大名鼎鼎?”

  喂喂,就算是没有什么形容词了也不能那么夸张,这又不是平时自己私下里录录糊弄家庭妇女们,这次可是有大厂商合作啊。

  人家上头有人盯着啊。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主管旁边低声问了一句:“姚姐,你说要不要现在去查下这个叫陆翌晨的演过什么电视,我们弄个小窗口在旁边反复播放?”

  主管姚姐鼻孔朝天,横了她一眼:“陆翌晨需要这种方法来提高认知度?”

  “姚姐你知道他?”何淼震惊。

  可是比她还震惊的是姚姐:“你居然不知道他?”

  怎么她应该知道吗?

  何淼虽然做电视节目,但是这种小公司承包的节目根本就接触不到明星,最关键的是,她对于不认识的人真的很少关注。别提追星了,她连自己都养不活呢!算起来,她唯一认识的明星大概就是杜一星的青梅竹马邻家大哥哥,长相英俊气质不凡现代影坛的一把手,路泽勋了。

  听说路泽勋本无意当演员,更喜欢创作,结果被杜一星的老妈给挖到了,一炮而红。

  有一次去杜一星家玩,正好在看路泽勋的电影,小小的她第一次知道了明星演员是怎么回事。电影里面放荡不羁的少年时而霸道时而温柔,一言一语至今都历历在目。

  当时仍是少年,但也已经十分英挺的路泽勋刮刮她的鼻尖,温柔地对她说:“何淼,以后你要只看我一个人的电影,永远支持我才行啊。”

  虽说只是一句玩笑话,她却当真了。

  那之后,她就真的只看他演的电影,忠心不二再没了解过任何明星,即使是跟路泽勋合作、有关系的明星,那些人的消息她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压根没在意。

  哦,让她相当骄傲的是,她还是路泽勋全国后援会的分会长呢。

  陆翌晨大概在摘下口罩之前,没想过这个是现场直播。场务举了牌子给他提示之后,何淼分明看到了他脸上那如同吃了只苍蝇般的神色。

  但是已经无法挽回了。

  主持人报了自己的名字,又已经被摄影机拍下来的陆翌晨即便是满心恼火,始终面不改色,看向主持人,还有主持人面前桌子上堆着的那些东西。

  “下面让我们有请陆翌晨来到我们中间!”另外一个主持人接着说道。

  此刻就像是一场好戏拉开了帷幕,灯光都照射在他身上,所有人都屏息地等待着主角的登场。何淼还是觉得云里雾里的,眼前这个男子确实帅得人神共愤,但是……他真的是那么有名的大明星吗?某人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确实很眼熟。

  岂料,主持人的话说了大概有两分钟,陆翌晨始终站着根本就没有上前的迹象,摄影师和姚姐都看不下去了,此刻两个主持人的脸色像是吃了只蟑螂……

  “陆翌晨先生,你还等什么呢!”其中一个妹子又故作镇定地说了一句。

  好吧,这下陆翌晨才稍微有了点反应,缓缓朝着演播台中间走过去。

  让何淼奇怪的是,人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如同是从眼睛里发射出了十万支冷箭,一齐射向她的胸口。

  就这一眼,看得何淼胆战心惊背后发凉。

  这个眼神里面,包含着讥笑愤怒和鄙夷,或者更多更多。

  何淼心里清楚陆翌晨会这样看自己的原因。不管他是谁,都是自己的错,才让他蹚了这浑水,而且更关键的是,自己负责的沈奕没来,出了那么大的差错,就算是现在能够救场成功,这份工作也不一定可以保住。

  想到这里,她默默低下了头,非常哀伤。这转正才刚刚半个月呢……

  当她再抬头看他的时候,陆翌晨已经换上了一副微笑的脸,和大家打了招呼。

  前一秒像是感受到了全世界的恶意,后一秒已经变成了那么温和的笑容。

  变脸不过转瞬间,简直比翻书还快。

  何淼有些唏嘘,这大概就是艺人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总监忽然出现在她身边,吓得何淼心尖一颤,小声说道:“总……总监,对不起我……我知道不应该出现那么大的放送失误,居然带了错误的人来,我在进行着深刻的检讨,感谢公司这几个月来对我的培养,我知道我还有不足,但是我……”

  “何淼哪。”总监叹口气,停顿了一下。

  何淼心里面一阵哆嗦,心中不祥的预感加重。

  总监望着台上,继续说道:“你可是……立了一个大功啊!”

 

3

《偶像求嫁》  一心想做节目制作人的何淼,在这条不归路上,可谓狂奔出了空前绝后的姿态。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结尾都会加上一句“嫁我”。“偶像嫁我!表白这种事放着我来!”于是没等对方深情完,某人已经矜持不能了……

提拉诺  短篇散见于《漫客小说绘》。出版长篇小说《初恋别嚣张》、《最美时光爱上你》、《最美星光守护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偶像求嫁   提拉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