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02二见触目惊心

2016-01-18 13:52 作者:提拉诺

喂!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啊!

  Chapter 02二见触目惊心

  喂!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啊!

  “哈?”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自己带错了人,居然还立功?这是讽刺的语气吗?

  总监转过脸笑眯眯地对何淼说道:“陆翌晨可是我们花大价钱也请不到的顶级明星啊!他出道以来,出演的电视台节目不过三五个,但是现在居然上了我们的频道!他一个人就拉高了我们整个公司的档次啊!”

  “您的意思是说……他很厉害?”何淼蹙眉,难以置信地望着总监的脸

  “嗯?”总监听到这里,不禁更加奇怪,“你不知道陆翌晨的人气吗?”

  这……还真不太清楚呢。何淼尴尬地暗自腹诽,算是有个脸熟,这样算是人气很高的吗?不过算了!

  “怎么能不知道呢!陆翌晨在我们90后眼里可是神一样的存在!他的粉丝围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为公司鞠躬尽瘁我死而后已!总之呢,总监您满意就是我满意,您开心就是我开心。”何淼不敢说其实是自己认错人了才会闹出那么大乌龙,于是瞬间改口。

  她笑眯眯地看着台上坐在两个主持人中间的陆翌晨,因为没有事先和主持人一起对过台词,对今天要介绍的产品也不清楚,只能尴尬地配合着主持人的说辞变化表情和神色。

  只是偶尔陆翌晨实在接不上话的时候,就带着尴尬的笑容沉默了。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平时就夸张惯了的主持人,她们大惊小怪咋咋呼呼说着今天的重点产品有多好多惊奇,当然,这也不影响两个主持人花痴地流露出一脸幸福感的样子。

  那眼神就好像在说:如果不是因为在做节目,老娘早就扒光你了。

  这么明目张胆又炙热的眼神是不是得在镜头前收敛一点啊,何淼无奈。

  不过不要紧,她继续带着慈母般的微笑,真没想到自己讨厌的人居然让自己立功了!她立刻对陆翌晨绽放鼓励的笑容,可那厮压根不领情,镭射一般的视线射过来差点没让何淼来一个光子嫩肤。

  这完全可以无视的!何淼继续绽放加油的微笑,她其实想举着牌子在底下当脑残粉喊Fighting的,这样大概能满足一下他大明星的自尊心哦?

  想罢,她开始放宽心地打量录制节目的陆翌晨,相当干净的面孔,健康阳光的小麦色肌肤,配上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深邃,如同一望无尽的深渊,即便是闪着冷漠的光,依旧让他看起来帅得让人心动,再搭配着挺拔的鼻梁和纤薄的嘴唇。

  不管看他几次,都觉得这种浑然天成的高贵冷艳让他光彩夺目,在这么简陋的录影棚都遮挡不住与生俱来的巨星气息。

  而此时微笑着的他,就又变成了另外一幅景象,灯光让他看起来少了些戾气,多了一丝柔和的暖意。

  有那么一瞬间,陆翌晨不是用瞪,而是用正常的目光投射过来,扫到她的脸上,何淼都觉得他的眼睛好像时刻饱含着令人难以捉摸的神秘感。

  她好像忽然能够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女生为他疯狂了。

  因为陆翌晨确实太出色了。

  他个子很高,坐着也让人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错觉。

  现在主持人拿出了今天的主打产品——来自国外的洗脸神器准备试用了。

  之前商定的是女性高级内衣,但是原本以为请来的嘉宾是沈奕,所以特别为了他拿出了公司最高大上的产品。一套下来可不便宜,这也是公司为什么要花重金让明星来当嘉宾做宣传,一般的家庭妇女可不会那么轻易在电视购物上买一套近千块的洗脸用具。

  主持人小奇兴奋地说着:“为了让大家来见证一下洗脸神器的神奇效果,所以特地和我们翌晨说过了要带妆来,这样就可以看出洗脸神器不光洗脸效果好,而且卸妆的效果也很好。”

  “我现在是素颜。”陆翌晨似乎也接不下去了。

  “啊?”被直接这么拆台可能还是第一次,小奇愣怔住,张着嘴不知道怎么说。

  何淼不禁有些好笑,但是赶紧捂住了嘴巴,生怕被工作人员看到。

  另外一个主持人小雨马上接道:“我们翌晨的皮肤真好啊,素颜看起来都和带妆没什么区别!平常一定保养得很好,家里面也用着一套洗脸神器吧,哈哈,肯定是的,不然怎么会把皮肤护理得那么好。我现在在近处看,翌晨的脸上真的一点毛孔都看不到!”

  呵呵,主持人真厉害,反应也真够灵敏的。何淼忍不住佩服。

  “那现在我要把这个洗脸神器专用的洁面膏涂到翌晨的脸上了,怎么样,兴奋吧大家,我要摸到翌晨的脸了!”小奇毫不掩饰自己的花痴,手上挤满了洁面膏。

  陆翌晨的表情突然变得跟踩了大便一样把头挪开了一些:“等等,这个要擦到我的脸上?”

  “对呀!别紧张,我们会轻轻的,哈哈哈。”小雨扶着他的肩膀摆正他的身子,让他无处可躲。

  陆翌晨的表情瞬间更加难看,眉头高耸成了一个“川”字,抬手将扶着他肩膀固定他的头的手给移开,说道:“等一下……”

  小雨丝毫不以为意地笑着,然后说道:“哎呀我们翌晨还有些害羞,哈哈,真可爱。”

  其实……这看着也不像是可爱的表情吧?何淼不禁为两个主持人捏了把汗。陆翌晨此刻的表情,任谁看了都是想要骂街的臭脸,但是主持人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脑中只有自己即将触碰陆翌晨的脸这件事,让她们深深沉迷。

  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陆翌晨当即翻了翻白眼,一开始的笑容似乎逐渐消失了,慢慢有些不耐烦起来。

  小奇看准时机,伸出她充满邪念的手在陆翌晨的脸上飞快摸了一把,擦上去不少洁面膏,得意扬扬地跟摄像机比画着:“我刚刚摸到了陆翌晨的脸哦!粉丝们,不要太羡慕我哟哦嚯嚯嚯。”

  “……”陆翌晨的呼吸似乎加重了,眼神也越发犀利,看了看自顾自笑得花枝乱颤的两个主持人,然后迅速朝摄影棚里面扫视了一圈,最后一脸平静地锁定在何淼身上。

  何淼脑海里忽然闪现一句话: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此刻就像是在向她传达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讯息一样。

  她心虚地赶紧低下头去看自己的高跟鞋,不敢再像刚才一样津津有味地看着主持人们蹂躏他的场面。

  小奇趁着他在眼神警告何淼的空隙,又手疾眼快在他的脸上又摸了一把,这一次他的半边脸都已经抹得满满的了。而陆翌晨脸上的紧绷程度似乎也快要到达顶峰了。

  小雨心满意足地说道:“现在我们可以来试试神器的效果了。”

  小奇拿起了另外一瓶洗面奶跟观众介绍道:“现在我们来给大家展示一下,一边用神器洗脸的效果,一边是普通的洗面奶的日常清洁,两者会有什么不一样。所以现在请摄影师靠近翌晨的脸,好让我们能够捕捉到他的一点一滴……”

  “我真的是够了。”陆翌晨看着不断逼近的镜头说了一句话,用手隔开了两个女主持人的手,很明显已接近暴走状态了。

  何淼分明看到了坐直身子的陆翌晨放在桌子底下的双手握成了拳头。

  就在这时,陆翌晨猛地站了起来,这一举动把两个围着他的女主持人都向后推开了几步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怒气冲冲地瞪着主持人,然后从桌子上抽了一张纸巾,二话不说转身就朝台下走去。

  摄影棚里顿时安静了。

  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嘉宾这么突然离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他这么径直推门离开了,都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要去拦住他,或者问他要去哪儿,还回不回来。

  何淼已经可以预示到结局了,陆翌晨当然是不会回来的。

  何淼是负责人,大家的目光自然都望向了她。

  这……这是什么情况……她想也不想就直接追出去了。

  陆翌晨走得还不是一般的快,何淼只能一路小跑着跟上他,直到两个人一起到了停车场。见他上了一辆银色的跑车,她不由得赶紧加快脚步,担心他会开走,便一个箭步冲到车前,张开双手拦住他:“等一下!”

  还好他的车子还没有启动,不然的话这一冲出去就直接正面撞上了!

  此时此刻,何淼真佩服自己的勇气,当然……还有自己的脸皮。

  “让开。”陆翌晨冷冷瞪着她,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

  “等会儿!先听我说完!”就算要走也要先把演出费用什么的给谈好才行啊,听大家的口气他名气不小,事先没有商量过,要是就这么放他走了,日后狮子大开口要价怎么办。

  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何淼说什么都不会退步的。

  “我说了,让开。”陆翌晨简短的字带着不可忽视的威慑力,不苟言笑的脸更让他看起来冷酷无比。

  “就耽误你一会儿时间……”何淼满脸真诚地哀求道。这可千万不能放他走,小女子能屈能伸,今天能向自己讨厌的人请求,明天就能把腰板子重新挺直了。

  陆翌晨不肯让步,漠然地拿出墨镜,往脸上一戴,发动了车子。何淼脑袋里面正搜肠刮肚想办法,眼看着车子开始动了,如果现在不抓住的话,就只能等着法院的传票了,她这辈子只在她爹娘闹离婚的时候上了一趟法庭而已,更加没有当过被告人,后面的情节越想越可怕。

  于是她咬咬牙,想都不想就往陆翌晨车前面冲。

  陆翌晨猛地刹了车!他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丫头除了厚脸皮之外还挺有勇气,或者说是,傻气。

  她是二百五吗?没看到车子已经发动了还往前冲?他真想敲敲她的脑袋破口大骂。

  陆翌晨迅速拉上手刹下车,跑到车前一看,倒在地上的女生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头,战战兢兢紧闭着眼睛,面色苍白,浑身上下抖得像个筛子。看来她不是他想的那么勇敢,也被吓得不轻。

  “喂,你没事吧?”本来想要骂出口的话压了压,陆翌晨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扶起来,来回打量着她身上到底有没有哪里受伤。

  不过何淼睁开眼睛后第一件事不是确认自己有没有缺胳膊少腿,而是抱着面前之人的车头仔细打量,陆翌晨看得莫名其妙,担心她是不是怎么了,结果只见何淼确认车子没有什么刮痕之后才松口气:“呼,还好没有划到,没事开什么凯迪拉克,看得人心惊胆战的。”

  “你……”她的大脑回路是正常的吗?这种时候还在关心车子!可是,他又转念一想,难道……陆翌晨死死盯着她,满脸写满了厌恶,“打算拿这个来威胁我吗?”

  这种事情实在是见多了,捏着他的一点点尾巴就紧紧不放步步紧逼的人不少,身为一个公众人物,迫于压力有时候只能选择一些自己根本不愿意做的事。

  比如今天的节目,公司里为了平息最近关于他在片场耍大牌对导演破口大骂的绯闻,让他跟着剧组一起来宣传,要在节目中表现出谦逊和善的样子。

  可事实上报道得没错,对于总是喜欢骚扰女演员的导演,他实在是忍不下去动了怒,只是开口教训而不是揭穿他的种种恶行,这已经是给他留了面子。让他去和那种色魔示好,实在是做不出来。

  没想到自己在躲公司的人时,被她带入了这么一个乌龙里。看起来她也只是想要利用他的弱点来威胁他,陆翌晨心里顿时对她充满了厌恶。

  “威胁?”何淼拍了拍身上的灰之后,镇定了几秒,然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双眼放光向前一步靠近他,恳求道,“拜托你先听我说!刚才我会去撞你的车子是我的错,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凯迪拉克那高贵典雅的外衣没有被我玷污半点的分上你就原谅我吧,我听说喷个漆不便宜呢!我们这样出来打工的市井小民,别说是车了,就算是买个轮胎都要省吃俭用呢。”

  陆翌晨看着哭丧着脸的何淼,才发现她脑袋里面想的跟自己想的完全不是一样的。他怔怔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她到底是从哪个星球来的啊?

  “我就是想说,因为今天找的明星没您老高级,而且是我的误会,如果您老要开价的话,能不能不要太高……”何淼见他没动,而是站着听自己说话,觉得他是在给自己机会了,于是抓紧时间赶快说完,“如果我俩有什么恩怨仇恨我们私了就好,但是这是我苦苦努力获得的工作,真的不能就这样失去啊……喂,人家还在说话呢。”

  陆翌晨没等她说完,直接转身回到车上,留下在他身后叽叽喳喳的女孩子。

  这里是电视台,本来就人多嘴杂,他刚才看到不远处已经有人被吸引到这边来,所以先走才是上策。他开着车经过瘪着嘴像是随时要哭出来的女孩子身边时停了下来,斜眼瞥了一下她胸口的工作证。

  何淼。

  他拿起副座上的那件衬衣,从窗口扔出去,直接砸到了她的脑袋:“红内裤,给你的。”

  她今天穿的明明是非常保险的黑色!她恼怒地扯下迎面盖下来的东西一看,是一件蓝色格子衬衣:“给我?”

  陆翌晨不答话,只是抬抬下巴示意,何淼上下打量着自己,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即使陆翌晨戴着墨镜,何淼依旧可以感受到他刚才一定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陆翌晨慢慢抬起一只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何淼顿时明白地点点头,看向了身后。

  “啊!”何淼才想到自己的丝袜被划破了!

  为了显得腿瘦特地买了压力比较大的静脉曲张袜,结果越是绷得紧,现在划出来的口子就被扯得越大。

  她再看看手上的衬衣,忽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何淼不禁愣住,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可是没有等她说什么,陆翌晨已经准备驱车离开,她忍不住喊住他:“衣服我怎么还你?”

  “扔了吧。”陆翌晨淡淡说着,关上车窗离开了。

  回到摄影棚的时候,何淼都还没反应过来,陆翌晨给她衣服的这个举动。不过想到他一脸看到大便的嫌弃表情,这难得的加分举动又变成零分了。亏她那么苦苦哀求他能够帮忙,结果他还是一脸傲娇拍拍屁股走人了。

  看着舞台上,何淼还是觉得自家公司找的主持人都很厉害。

  先不说吹嘘功力配上夸张生动的表情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光是遇到这种放送事故还如此淡定的处理能力,就足够让人钦佩。

  两个主持人就这么靠着自己强大的内心和城墙般厚的脸皮,愣是面不改色地把节目给录完了。

  这次节目之后大家都非常兴奋,没有人在意为什么说好的沈奕没来,而是陆翌晨来了,大家只是沉浸在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挺上档次的喜悦之中。

  当然啦,这件事并没有影响何淼多久,很快就跟着大家的情绪一起投入到新节目的成功里。

  陆翌晨不愧是TOP STAR,他上了节目之后,第一次产品卖得那么好。经常在节目里宣扬说电话线快打爆的情况居然真的发生了,陆翌晨的脑残粉们纷纷打来要求订货。

  甚至有后援团一次性订了一百个。

  公司的经理看到订单数据的时候快笑岔气了,主任跟在后头不停帮他拍背。

  凭借着这次的大获全胜,何淼觉得自己的合同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她到处打电话炫耀了一番,除了杜一星那个家伙还没联系上,别的同学纷纷表示羡慕嫉妒恨。毕竟同是一个班的,相比别人进了报社进了外企,她算是混得最一般的。

  可是她偏偏见到了女生心中的男神。

  公司上下一片欢快的气氛,直到杜一星回国之后打来电话,第一反应就是:“这么严重的放送事故,那陆翌晨的公司是怎么处理的?没有找你们要赔偿?他们公司那么大牌,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吧——”

  何淼握着的手机差点没掉地上,一直沉浸在被夸奖的喜悦里,她居然没想到这一点。

  杜一星看不到已经全身僵硬成死尸的何淼,继续说道:“那陆翌晨的粉丝会放过你吗?关键是,你给陆翌晨带来了那么负面的影响,陆翌晨会放过你吗?你去网上搜索看看,这件事给陆翌晨带来的影响应该不小。”

  她本来就不关注娱乐圈的事儿,电影电视剧都看得少,平常就看动漫去了。公司这还是第一次请明星,对于规矩手续什么的她也并不是完全清楚。

  之前都是杜一星包办,所以自己还真没有彻底去了解过。

  这下她傻眼了。

  “我去吃一颗救心丸……”何淼绝望地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她上网搜索了一下陆翌晨,不搜不知道,一搜才知道节目播出之后,原来造成了那么大的反响。

  映入眼帘的第一个标题就是:TOP STAR陆翌晨彻底走上了下坡路线,出演购物频道靠搞笑博眼球!

  下一条就是:国民偶像陆翌晨辉煌不再,沦落到接电视购物节目。

  或者是:当红明星陆翌晨脾气暴躁被娱乐圈封杀,只能接电视购物维生。

  新闻底下全是粉丝的谩骂。

  脑残粉们对于陆翌晨出演电视购物表示支持,认为陆翌晨只是去做了自己觉得对的事情。所以粉丝都是骂公司,让他出演这种垃圾节目,骂电视购物公司的就更多了。

  当然啦,大多数还是将乱写一气的记者骂得体无完肤,甚至有新闻报道说粉丝把记者给人肉出来了,记者只能删掉新闻,然后出面向陆翌晨道歉。

  他的Anti粉不是没有,当然也有死忠粉帮他骂回去。

  何淼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陆翌晨对于粉丝来说是一个这么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真是神了,脾气那么烂也有人喜欢。”何淼忍不住咂嘴鄙视。陆翌晨那张面瘫脸又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想到他不是皱着眉头就是板着脸瞪自己,一副她欠了他几百万的样子,真是越想越觉得离奇。

  帅是真的够帅了,可是她更喜欢温柔的类型。

  反正对公司的业绩有了那么大的提升,就算经纪公司找来要通告费,公司也很乐意出的吧?现在新闻稿都出来了经纪公司还没有联系,会不会没事了?

  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早就应该闹翻天了啊。

  心里真是没底。何淼下意识看了一眼那件放在办公桌柜子的塑料袋里的衬衣。

  他现在会不会正因为这件事而烦恼呢?

  大概是自己受到了总监的称赞,风头一时无两惹恼了策划部的组长,所以派给何淼的第二个重大任务,就是去参加慈善活动现场派发宣传礼品。

  公司和不少品牌厂家有合作,但是为了多宣传电视购物自己本身的品牌,公司特地参加了本市举行的一个给山区孤儿募捐的活动,也是为了吸引更多实力强大的知名品牌合作。

  这一次电视购物那么成功,趁热打铁要多加造势宣传才行,但是无奈那么重大的活动,公司的人又太少,虽然说何淼当负责人,但是能够分给她的助手不过两人,一个妹子小绿一个汉子阿哲,同样都是这一批留下来的实习生。

  阿哲有点娘,所以姑且只能算是半个汉子。

  公司还算是有点良心,让公司的车送他们过来,可不人道的是,公司的车突然接到了任务要去拉别的货物,所以他们不得不把三天的礼品全部从车子上扛下来,等到今天的活动结束之后再搬回去。

  这就是小公司的坏处,就连车子都少得可怜。

  礼品不重,就是太多。

  等到把装礼品的箱子全部搬到属于自己公司的展位时,活动都已经开始了。

  舞台前面围满了人,以年轻妹子居多,当然也不乏阿姨奶奶之类的,把活动周围的路围了个水泄不通,太兴奋太激动,以至于何淼跟两个同事派发礼品的工作很难完成。

  “到底是谁啊那么大的排场。”人潮汹涌,何淼踮着脚也看不到舞台前面的景观,只是听到有人在唱歌,男声女声都有。

  每个人唱完之后主持人都会跟他们采访聊天做一下互动之类的。

  听着主持人报出来的名字,何淼都不认识。想着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了,于是就先把今天要募捐的东西拿给活动的负责人,这样也好赶上主持人宣读募捐单位。她跟同事交代了一声,接着把组长交给她的一个袋子拿上,跑到了附近的办公室。

  一间一间问过去,总算找到了忙得焦头烂额的负责人。负责人张姐,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但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头发还烫成了何淼一直想尝试的大波浪卷,脸上带着妆。

  女人化妆并不奇怪,只是何淼听说一会儿还有孤儿要上台朗诵,还要演讲什么的,肯定是个催泪点,这么浓的妆看着好像有点不符合时机。

  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啦。

  何淼把袋子给她,然后解释道:“您好,我是嗨购物的职员,我负责把这次捐赠的款项和物品带给您,要是您方便的话,可以跟我去取一下东西吗,都放在我们帐篷里呢。”

  “哦,我现在有点不方便。”张姐面色诡异地变红,娇羞地笑了一下。

  “啊,可是……”何淼看着手里的袋子,“那您先把袋子里的支票签收一下吧,剩下的等下再清点。”

  “我真的有点忙。”张姐不停向着舞台上张望着,满脸的期待。

  这个神情……怎么那么像怀春少女。

  何淼眯着眼睛顺着她视线的方向望过去,舞台那边越发热闹起来,粉丝们全都沸腾了。

  这阵仗已经不像是公益活动,更像粉丝见面会。

  张姐把袋子推回到何淼手里,兴奋地说道:“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过去了!快开始了!”

  快开始?不是早就开始了吗?何淼皱眉,看着张姐小步跑向了舞台那边。

  本来她也打算回帐篷去,但是看着张姐离去的背影,忽然发现有一个东西从她身上的口袋里面掉了出来。何淼小跑上去,然后看到了落在地上的是一台手机。

  完了,得还给她才行。可是再抬头张姐的身影已消失不见了,满眼都是人,就何淼这散光眼根本分不清。她长长叹了口气,怎么偏偏忙的时候还碰到这种事情,最终还是拿着手机也朝着张姐离开的方向跑过去。

  一路追过去,看样子是来到了舞台的后台。有保安看守着,所以粉丝进不去,她好不容易拨开人群想办法挤到其中一个保安那里,给他看了看手机说:“刚才张姐的手机掉了,你能帮我转交吗?”

  保安有些为难,要拦住疯狂的粉丝已经够吃力的了,便摇摇头:“我走不开啊。”

  “那我送进去吧。”何淼也有些无可奈何,总得有个人妥协啊。

  保安犹豫了:“这……那是后台重地,不是工作人员不可以进的。”

  “我也是来参加募捐的公司之一,我有工作证的,而且我就是进去送个手机就出来。”何淼把自己脖子上的工作证亮给保安看。

  保安这下才勉强地答应了:“那好吧,送完之后早点出来。”

  “嗯嗯。”何淼谢过他之后赶紧跑了进去。

  何淼之前没来过这里,所以哪一间屋子是做什么的她也不清楚,就是看到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吆喝着换衣服啊,化妆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何淼到底是谁,进来干吗的。

  何淼只好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友善的女孩子,抓住她的胳膊问道:“你知道福利院的张姐去哪儿了吗?”

  幸好这个妹子认识张姐,指着走道尽头说:“倒数第二间休息室,张姐刚才还在里面的,你去找她吧。”

  “啊,如果不嫌麻烦的话,你可以帮我把手机给她吗?”何淼反正也懒得亲自送过去。

  “不行啊,我现在必须得出去一下。”妹子面露难色。

  何淼看她确实是双手都拿着东西。

  “好吧,谢谢你了。”何淼向她道谢之后赶紧匆匆离开。

  休息室门上什么都没有写,何淼有些心虚,怕自己走错门,但是时间紧迫,想到还在帐篷里等待着自己的两个同事,她最终还是不管不顾推开了门——

  啪!何淼手上的袋子掉到了地上。

  她赶紧把嘴巴合上弯腰捡起袋子,然后暗暗庆幸掉在地上的不是张姐的手机。

  当然这种自我安慰的情绪并不能掩盖此刻她的惊讶和内心的慌乱。

  因为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

  正是之前因为她而陷入一片混乱的人……

  且此刻正赤裸着上半身……

  下半身只穿着一条性感的三角内裤的……

  陆翌晨。

  这个世界那么大,在哪里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完全取决于自己的运气。

  其实何淼并不是很怕见到他,可明知对方讨厌自己,偏偏还在对方面前出现的话……

  逃吧!不过在逃跑之前,她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显然是在埋怨某人,为啥要打扮成这样。

  深吸一口气,她换上无辜的眼神望着陆翌晨,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步。

  陆翌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于是她又抬起脚,打算退第二步。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群女生说话的声音,何淼僵住了,现在也不知道该退还是该进!结果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人用力一拉,她被陆翌晨直接拉进了休息室,然后他一个反手把门给顺带关上了。他用背顶着门,一只手搂着何淼的腰,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唇边,示意她不要说话。

  就跟谍战片偷情报被发现,或者是古装片刺客误入小姐闺房一样的画面。陆翌晨只穿了一条内裤,所以何淼的手不管放哪儿似乎都觉得可以碰到他温暖的身体。

  尤其是她此刻正依偎在陆翌晨的胸口,温热透过衣服依旧可以清晰地传到她身上。

  这么暧昧又惹火的情景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被吓傻了。她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可以想象自己的脸已经红成什么样了。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何淼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正好对上陆翌晨半眯着眼睛向下打量她的视线。他在看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何淼脑子里问号满天飞,思绪都因为他的靠近而弄得一片混乱。

  被他这么一看,何淼更加害羞,赶紧低下头,又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你在想什么?”陆翌晨低沉的嗓音从她头顶传来,因为离得近,听起来居然有一点……性感?

  何淼眼神到处瞟:“没……没啊!”

  “那你脸红什么?”陆翌晨的语气里带着戏谑。

  何淼否认:“精神焕发!哦,不是,是因为太热了。”她脑中像是被灌了糨糊。

  “不要觊觎我的身体。”陆翌晨用认真的语气一字一句说着。

  被人直接揭露了心思,何淼恼怒地抬头看他,结果他也低着头,两人的距离无限拉近,这下子何淼更加害羞了,低着头不再说话,可是心脏已经跳动得快要无法承受了。

  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了敲门,然后边说着“我是化妆师”边扭了门锁。

  害怕自己跟陆翌晨那么尴尬的画面被别人发现,她惊吓得差点叫出声。陆翌晨及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因为陆翌晨顶着门,所以外面的人没有推开。

  陆翌晨立刻回答道:“等一会儿。”

  “啊?还没换好啊,那你慢慢来。”门外传来回答,看样子站在门口等着了。

  陆翌晨这次低下头看着何淼,结果何淼也恰好抬头,两个人顿时四目相对,整个屋子的气氛都凝固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陆翌晨一把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然后带着厌恶的表情打量着她,说道:“你不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吧?你……跟踪我?”

  “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啊。”何淼没好气地说道,“又不是在家还穿成这样,你有暴露的癖好?我真怕晚上回去长针眼。”

  “哦?”陆翌晨双手交叉在胸前,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冷笑,“如果不是特地打探到我的消息跟过来,怎么会恰好就进了这间房?”

  “谁稀罕啊。”何淼撇嘴,为了在气势上不输给他,也跟着双手环绕在胸前,“别以为你是明星每个女生都得追着你好吗。”

  “至少站在场外的大部分女生是因为我而来的。”陆翌晨脸上是自信的笑容。

  何淼吐舌头:“我是来这里找张姐的,谁知道是你在这里。”

  “张姐?”陆翌晨自言自语一般喃喃重复着这个名字,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闪烁起来,“就是刚才进来的那个老女人?”

  啊,何淼忽然想到刚才问的工作人员说张姐在这里,看样子是真的来过了。她点点头,然后抬起手给他看自己手上拿着的手机:“哪,我是来还她手机的。”

  “哦。”陆翌晨看都没看手机一眼。

  哦你妹啊,你这个表情根本就是不相信好吗!何淼眯着眼睛和他对视,咬牙切齿地说:“别这个眼神看我,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

  陆翌晨沉默,和她四目相对。何淼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这什么情况?他干吗看着自己?她本来挺镇定的,结果被他这一看,慌乱了起来。

  她提高音量掩饰自己的尴尬,问:“看……看什么?”

  “你为什么还不转过头去?”

  “我为什么要转头?”何淼想也没想,就下意识反问。

  “因为——”他一字一句,“我、要、穿、衣、服。”

  “哦。”

  何淼暗暗懊恼地骂着自己转过了身。

 

3

《偶像求嫁》  一心想做节目制作人的何淼,在这条不归路上,可谓狂奔出了空前绝后的姿态。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结尾都会加上一句“嫁我”。“偶像嫁我!表白这种事放着我来!”于是没等对方深情完,某人已经矜持不能了……

提拉诺  短篇散见于《漫客小说绘》。出版长篇小说《初恋别嚣张》、《最美时光爱上你》、《最美星光守护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偶像求嫁   提拉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