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03超级巨星和顶级导演

2016-01-18 13:52 作者:提拉诺

几分钟后,陆翌晨说了句:“好了。”

  Chapter 03超级巨星和顶级导演

  几分钟后,陆翌晨说了句:“好了。”

  何淼转头看到陆翌晨身上穿着的衣服,白色T恤和浅色牛仔裤上都有深色的污渍,怪不得都脱下来了。只是想到现在的处境,她看了看门口:“那现在怎么办?”

  正说着,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先前的女孩子又催促道:“陆翌晨先生,请问你换好了吗,再不开始化妆就要晚了哦。”

  陆翌晨应了一声,然后环顾屋子一圈,只有一个衣柜是关着的,他拉着何淼的手把她往那边推。

  刚才是他没穿衣服,但是现在已经穿好了啊。何淼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躲躲藏藏的,于是噘着嘴巴问:“干吗啊?就说是工作人员就好了啊。”

  “你别吵。”陆翌晨用着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被发现了你和我都得完蛋。”

  有那么严重吗!何淼满脑子质疑,对他这个举动相当怀疑,觉得他是在整自己,可是何淼还是选择老实闭嘴,按照他说的躲到了柜子里。

  这大夏天的,虽然说是开了空调,但是柜子里堆满了杂物,还是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柜子没有关严实,微微开了一条缝,何淼听到似乎有记者跟进来采访,熙熙攘攘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怪不得让她躲起来,原来是这样。

  “我想请问一下,关于上一次出演电视购物频道这件事,还会有后续的活动吗?”

  “因为在电视购物上的无礼态度现在活动有受影响吗?是否按照传言真的被冷藏了?”

  “今天来参加慈善活动是不是为了挽回原本爱耍大牌的形象呢?”

  一连几个问题问出来,何淼咂舌,问得还真是直接,就连她都会觉得不高兴了,更何况是暴脾气的陆翌晨。

  半天都没有听到陆翌晨的回答,她不禁好奇陆翌晨是不是已经摆出臭脸准备发飙了,便想要推开柜子门悄悄往外看一下。

  结果不知道自己的脚踢到了什么,发出了很清脆的声音。

  外面顿时安静了,何淼听到有人问:“柜子里是不是有老鼠?”

  甚至还有人慢慢朝着柜子走过来。

  何淼捏着自己的衣角全身紧绷起来,连呼吸都放慢了,心里害怕又无措。本来她觉得自己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必要躲着,可是现在一躲,居然真的开始担心自己会被发现。

  柜子门缝前的光忽然被挡住。

  陆翌晨的声音就在柜子外响起来:“这里有老鼠很正常的啦,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参加这次的慈善募捐,希望能够让这里的环境变得更好,更希望让无家可归的孩子们都能够感受到温暖。”

  何淼翻白眼,不愧是明星,那么官方的回答随口就来。

  “那关于电视购物……”还有记者不死心地追问。

  陆翌晨冷冷打断他:“我们这次是以慈善公益为主,不是来这里聊个人八卦绯闻的,所以还请提问也切合主题。”

  一句话堵得记者们意兴阑珊,也就没再提问什么。

  何淼长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按着自己心跳加速的胸口。

  不知道等了多久,总算是听到化妆师说了句:“好了,可以登台了。”

  柜子外便是拖拉板凳收拾东西之类的声音,没两分钟一大群人就风风火火地开始朝外拥。

  没多久,休息室里似乎安静下来。

  何淼慢慢推开门,蹑手蹑脚从柜子里面钻出来,朝外张望了一下,确定屋子里面人都走了,才向门口走过去。

  她放心地打开门,没想到门一推开的瞬间,她就石化了。

  其实陆翌晨一群人根本就没有走远,所以她推门出去的时候恰好有人站在门外跟她对视了一眼,这人不是别人,还恰好就是何淼之前问路的那个女生,她满脸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在?”

  何淼低着头根本就想不到应该要怎么解释,只好咬咬牙,拔腿就跑。

  死了死了!以为安全过关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一直跑过几个转弯才敢停下来,或许是那边真的太忙了,所以看到她的那个女生也没有再追究什么,毕竟如果她真的想追上来,自己跑那么慢肯定会被抓住。

  她哀怨地看着手里的手机,心里面想着早知道就不来送手机了。

  于是她只好拿着手机回到了帐篷。

  小绿看到何淼回来,忍不住抱怨道:“何淼你去哪儿了!刚才就应该派发礼品了,结果因为你不在一直不敢发。”

  “你发就好了啊。”何淼无奈,“反正又不用记账,都是送人而已,不用等我的。”

  结果活动开始了那么久,到现在都还没开始发礼品。

  三人赶紧站在帐篷的外围向过来看表演的群众派发礼物。

  人群里面忽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何淼用力踮着脚朝舞台看过去,透过人群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入场。

  主持人兴奋地说道:“是的,我们的陆翌晨也来到了现场,来,翌晨,先给大家打个招呼。”

  陆翌晨的声音照旧是不带感情的持重平稳,慢慢说着:“嗯,大家好,我是陆翌晨。”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现场又一次尖叫呐喊起来。

  何淼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想到他每次看向自己都是一副鄙视的神情就暗暗不高兴,这样骄傲自大的人居然还有那么多粉丝。

  何淼特地找了一个离舞台远一点的地方,避开陆翌晨的脑残粉。

  台上做起游戏来,外加什么粉丝互动。

  何淼时不时瞄几眼,看到他跟参与募捐的粉丝玩什么隔着塑料板的安全之吻,或者是送拥抱之类的,不少妹子开始疯狂从口袋里面掏钱。

  即便是做公益,陆翌晨仍然很卖力。

  “真羡慕啊。”小绿在旁边一脸憧憬地说,“虽然陆翌晨看起来冷冷的,但是一笑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快融化了,而且公益活动真的做了很多呢。”

  “做作。”何淼吐吐舌头,一针见血地指出,“纯粹就是为了挽回形象。”

  小绿根本无视她的话,继续看着舞台的方向。

  最后游戏做完,为了表达对今天参加募捐的公司的谢意,主持人会和陆翌晨一起下到帐篷去一一慰问。

  小绿大叫一声,立刻跑回帐篷开始翻包包,拿镜子和化妆品出来。

  阿哲也按捺不住,看了看如同怨妇附体的何淼,也默默回到了帐篷开始整理自己的仪表仪容。

  为了让自己显得不和他们那等花痴同流合污,何淼等到手里的小礼品发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回到了帐篷里,发现陆翌晨和自己就隔了两个帐篷的距离。

  何淼故意假装不经意地咳嗽两声,迅速拿起小绿的镜子瞄了一眼,然后鬼鬼祟祟地放下又重新环顾四周,生怕被两人看见。

  但事实上,并没有人在意她是否看了镜子。

  因为现场已经接近失控,陆翌晨走下舞台之后,周围又多了十几个保安人员,把粉丝全部拦截在三米之外。

  何淼不停捏着自己的手,安静等待着人过来。

  陆翌晨和隔壁公司的人合影之后,跟着主持人和这次活动的负责人们一起走向了嗨购物的帐篷。何淼迅速换上高贵冷艳不经意的表情,淡淡地看了陆翌晨一眼,然后走到了一边。倒是小绿已经恨不得扑上去,站在他身边拿出了本子索要签名。

  “快快快!给我一支笔。”小绿迫切地对何淼招着手。

  何淼真想制止小绿的脑残行为,但是她已经接近癫狂状态,何淼只好拉开抽屉找笔。结果正在这时,忽然有人叫起来:“那是我的手机!”

  何淼抬头一看,站在陆翌晨身边,那个捂着自己的嘴巴露出夸张表情的,正是之前遇到的负责人张姐。

  啊,原来她在这里。何淼正打算开口跟她解释,谁知张姐两步走上前,弯着腰迅速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警惕地问:“我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何淼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误会了,赶紧摆着手解释道:“你别误会,刚才我和你说完话你就跑走了,然后我捡到,是要拿去还给你的。”

  “还给我?为什么当时不喊住我?如果不是我看见的话,你是不是就干脆自己拿走了?”张姐眯着眼睛露出不信任的神情。

  何淼还真的是无语了,好心帮她捡了手机,没想到却惨遭误解。何淼瞥了一眼张姐手里的巨大雷人山寨机,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是她的,丢在路边自己都不会伸手去碰一下。

  她这样血口喷人,何淼觉得委屈又无奈,火气渐渐上来,但是这么多人在场,先动怒肯定会不利,于是她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诉自己要忍耐,慢慢解释:“我拿到之后就去追你,但是你跑得太快了,我根本就找不到你。”

  “这里随便一个人都认识我!你怎么可能找不到我!”张姐立刻冷笑着大声说道。

  现场的记者也开始骚动起来,纷纷拿着摄像机拍摄着。

  怎么那么倒霉啊。何淼哀怨地环顾着四周,本来不是她做的,压根就不会感觉心虚,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她只觉得脸上燥热,无措地扫了一下周围的人,正好无意中对上了陆翌晨的视线。对了!他知道自己曾经为了还手机还跑到了休息室呢!他可以作证!

  可是看陆翌晨的扑克脸何淼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跟她在一个休息室里都不愿意被别人发现,何况是现在帮她作证。指望他的话,还是算了吧。

  更何况,陆翌晨从头到尾一脸淡然。

  “我真的不是要拿走你的手机,当时进休息室找你的时候,我还问过一个保安。”何淼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解释。

  “你怎么可能进得了休息室!”张姐已经是完全不信任了。

  “不信你可以去问那个保安……”何淼到处张望着,希望能够在这些保安里面找到刚才的大叔,但是保安太多,她一下子根本找不过来,只好无助地说着,“我真的不是那种人……”

  “是啊,何淼绝对不会是偷东西的人呢。”小绿也帮着附和。

  何淼对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好队友,等会儿一定要请她吃顿好的。

  阿哲也赶紧跟着点头:“是啊,何淼根本不喜欢山寨机。”

  虽然没有什么帮助,但是等会儿也要算阿哲一份。

  “谁信啊!”张姐嗤了一声。

  双方僵持不下,事情一直没有进展,而不知道是谁好像被推了一下站了出来,大家立刻把视线集中了过去。

  何淼才发现,是刚才她从休息室里出来时遇到的女孩子。

  她还回头朝那群工作人员看了一眼,但是又不敢说出是谁推了自己,只好环顾周围,咬了咬嘴唇。

  女孩子低着头不敢和当事人对视,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半眯着眼睛,结结巴巴地说:“她确实……来休息室找过张姐,而且还挺急的样子,当时向我问路来着,说是要还手机给张姐,但是我得拿东西到台上,就没帮她。”

  在场的人听闻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你怎么现在才说啊!”张姐一下子脸都绿了。

  呼……何淼吐气,总算是苍天有眼。这个女孩子等会儿要重点奖励,除了吃饭还得送个小礼物!于是她赶紧对着帮她作证的女孩子说道:“真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误会可就闹大了。”

  “啊?哦,没事没事,不用谢我,不用谢我。”女孩子摆着手略带尴尬地笑了笑。

  “既然误会已经解除了,那就让我们继续吧。”主持人趁机接上话缓和着现场的气氛,她大概也已经憋了很久,一脸如释重负的神色。

  小插曲过后,大家的神情都缓和不少。

  主持人采访阿哲的时候,何淼站在一边看到陆翌晨在帐篷里转悠着欣赏公司的简介,恰好到她面前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何淼奇怪地抬头看他,却发现他带着讥讽的笑看着她,就好像在告诉她,谢谢你让我看了一场好戏,你的这个脸还真是丢大了。

  虽然以上都是何淼自己的暗自猜测,但是以她对陆翌晨的了解,这绝对是他的心理活动。

  想到刚才被攻击得无法回击时,这个本来可以证明她清白的人却袖手旁观,她又是一大股无名火上涌。

  不知记者中谁鼓起勇气问了一句:“这不就是之前陆翌晨你上的电视购物节目的公司吗,现在不宣传一下吗?”

  陆翌晨身边的工作人员抢着回答道:“今天的主题是公益,不要再提别的事了。”

  “没事。”陆翌晨嘴角斜斜地上扬,像是冷笑那般说,“当然要帮着宣传啦。”他说完,转头对已经被他迷得晕头转向的小绿说,“拿一些你们的赠品给我。”

  “好的好的。”小绿二话不说就拿了半箱礼品过来。

  “谢谢。”陆翌晨难得绅士般笑着接过,然后慢慢走向人群,那些被拦住的粉丝更加疯狂起来,保安一个两个脸都红了,使出吃奶的力气阻挡着她们的热情。

  他只是笑着对大家挥挥手,然后把那些赠品一个一个分发给大家。

  半箱赠品很快就没有了,但是粉丝们依旧前赴后继热情不减。

  陆翌晨又折回帐篷里,对小绿温柔地笑着说:“能再给我一些吗?”

  “当然!没问题!”小绿转身就继续装给他。

  陆翌晨像是电视上的明星都会做的那样,手一挥,就将礼物扔给了围观的群众,姿态之潇洒简直令人叹为观止。跟不要钱似的,没一会儿,他们公司的小礼物就没了大半。

  眼看着这样下去不行,何淼不动声色地挪到他身边,小声低语了一句:“无耻,拿我们的礼物去讨好自己的粉丝!这些东西可是三天的分量,别发了!”

  “是吗?”不知道为什么,陆翌晨的眼睛忽然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不错的点子一样,竟然对着何淼微笑起来。

  这个微笑要多假有多假,看得何淼背后一抖,大夏天里硬是打了一个寒战。

  她为什么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陆翌晨这次又走到阿哲面前,对他说:“虽然不好意思,但是你可以替我拿着箱子吗,这样我就不用一次又一次来回走着拿了。”

  “没问题!”阿哲也是丝毫没有犹豫就扛起了一个箱子。

  何淼不禁咂舌,刚才搬东西下来的时候,阿哲喊得要死要活说没力气,现在陆翌晨随便这么一拜托,他就跟瞬间穿上了钢铁侠的战衣一样,抬起箱子的时候眼都不眨一下。这群见到帅哥就神魂颠倒的花痴!小绿就算了,连阿哲也这样!

  这一次也是一样,热情的粉丝争先恐后上来领赠品,一眨眼的工夫一箱就没有了,陆翌晨抬手一挥:“拜托你再帮我拿一箱来吧。”

  阿哲又点头答应去扛箱子了。

  何淼本来想上前阻止,结果主持人上前来采访陆翌晨为什么要特地帮这家公司打广告时,某人酷酷地笑了笑,回答:“因为我觉得献爱心做公益每个人都可以多出一份力量,不管是什么样的公司,无论大小,都是为社会献出一份力量,所以我很佩服嗨购物。我希望我能够做一个好的榜样,呼吁大家多关注无家可归的孤儿们。”

  听完陆翌晨的一席话,现场的粉丝甚至已经有开始流泪的了,不过流着泪也不忘排队过来领他亲手发放的赠品。

  何淼想要阻止的念头彻底被面前这一群媒体记者给阻断了,于是就这样在大家的见证下,本来应该要发放三天的赠品,短短十分钟之内,被陆翌晨给送完了。

  看着空荡荡的箱子,何淼只想抱头痛哭。

  陆翌晨离开帐篷之前,分别给小绿和阿哲签了几张海报和T恤,非常大方地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就连小绿要跟他脸贴脸合照这么猥琐的要求,都勉强答应改为让小绿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帮人抢着上去合影的时候,阿哲问何淼:“小何你怎么不去啊!机会难得哦!”

  “谁稀罕啊!”何淼瘪瘪嘴。

  可是看到陆翌晨跟小绿的合照,上面微笑着的他,又好像没有了总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淡淡的笑容如同汇聚了光芒一般。

  这样的他,真的很好看。

  天,何淼拍了拍自己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那么花痴了,赶紧把自己给打清醒。色彩鲜艳的蘑菇都有毒,他长那么帅,一看就知道多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小绿看着其中一张陆翌晨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牛仔裤的杂志图花痴道:“八块肌!还有人鱼线!好性感!怎么办我要流鼻血了!”

  何淼只是带着满满的仇恨感回了一句:“狗屁的八块肌,勉强有四块就不错了!身上白得跟吸血鬼一样,你还真以为他那么Man有古铜色的肌肤吗!也就那张脸黑而已!”

  “怎么说得你好像看见过?”小绿奇怪。

  何淼的脑子里迅速闪过了在休息室里的那一幕,然后尴尬地红着脸,支支吾吾躲开她和阿哲的视线,扯着嗓子喊:“我就是觉得你们不要轻易被图片给迷惑了,都是后期制作的啦。”

  “可是啊,我们一天就发完了三天的礼品,接下来的两天我们还要继续来吗?”小绿噘着嘴巴,“公司会再给我们一批赠品吗?”

  想到这个何淼顿时无语凝噎。

  都怪那个家伙。

  这个仇一定得报。

  回到公司以后,组长姚姐先把她给骂了一顿,后来总监也过来表达了一下对她的不会变通造成了公司的损失这一行为的深切痛心,最后顺带取消了她这个月的奖金,还要她在月底的会议上进行检讨。

  姚姐对这个决定到底还挺满意的,笑眯眯地假装安慰她:“小何你要知道,公司本来是有三天的宣传期,你现在一天就把所有的赠品送光了,公司又要重新准备一批,超出了公司的预算,总监才会那么生气的,你别看那些小礼物,加起来也是一大笔钱呢。所以别不服气,好好工作吧。”

  “好的姚姐,我会努力的。”何淼欲哭无泪地点头表示理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便立刻开始狠狠地在本子上画小人诅咒陆翌晨。

  光是这样还不解气,她打开网页开始搜索陆翌晨。

  她看着照片里的陆翌晨笑得跟天使一样,美好又温暖,但是想到他的自恋还有冷漠冰凉的表情,何淼就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被这些假象给骗了。

  何淼翻着网页,忽然看到了“陆翌晨中国粉丝后援会”的论坛,一时兴起想要知道到底什么样的脑残才会被他的皮相给蒙蔽,便点进去看。

  里面大多是他的新闻还有视频之类的,讨论帖里有今天的新闻报道,但是游客进不去,何淼无奈只好申请了一个叫作“手可摘星辰”的ID点进去。

  结果帖子里全是他今天公益活动上的照片,玩游戏啊,或者是搞笑温暖的语录啊,采访啊。

  丝毫没有提到下午发生的那个小插曲。

  也是,这种路见不平不但没有拔刀相助,还冷眼旁观的负面形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何淼冷笑着关掉了网页,打算收收心,继续手头的工作。

  公司当然是没有打算再购置一批新的礼品拿来送人了,所以本来三天的工作,一天就结束了。何淼又开始了平时在制作组的工作,每天参与策划之后,又跑到摄影棚协助。

  这几天电视台准备台庆,据说请来的大牌不少,所以腾不出位置给嗨购物,确切地说,是腾不出好的摄影棚,安排的都是地下摄影棚之类的地方,不太通风,拍一场下来大家都憋得慌。

  何淼趁着休息的时间走到楼上,不知传说中的大牌里面,有没有陆翌晨。那么巧,她溜达到三楼的时候,就看到了陆翌晨,他被一大群工作人员围在中间,簇拥着朝一个方向走去。

  戴着墨镜,穿着白色的衬衣,胸口有一条竖着的黑色花纹,袖口挽到手肘,露出他结实的小臂,穿着一条修身的黑色裤子,脚上一双高帮的黑色休闲鞋,使得本来身材就修长的陆翌晨,双腿显得又直又长。

  何淼听到不少女生花痴地感叹着他身材真好。

  本来都有点认同感的,接着意识到自己居然欣赏起敌人来了,赶紧打住这个念头,然后不停地翻白眼。

  看样子他是要去录制节目,何淼经常来这里,认识了不少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抓住了一个来凑热闹的女生,问到了陆翌晨的休息室,于是绕着路走了过去。

  门是开着的,有看起来像是工作人员的人在整理衣服。

  看到晃悠着的何淼,其中一个人不耐烦地对她招着手:“你是电视台刚才说会找来帮忙的人?怎么现在才过来,还愣着干什么!”

  “啊?”何淼呆住,看来是认错人了。

  “过来帮忙清点一下这堆衣服,你找找看哪一件是你们节目中赞助的,我现在选出来的这些是我们自己拿来的。”误以为何淼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的大姐指着挂着的一排衣服说道,“我现在要去摄影棚了,这里你来弄吧。”

  “其实我只是……”何淼想要拉住她跟她解释一下的,可是这大姐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又走到衣服旁边拿起其中一件黑色的衬衣,满脸痛苦道:“完了!这件衣服等会儿他还要穿的,可是这个布料开了就容易越开越大,哎呀,烦死了。”

  何淼看着她手里的衣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是感觉很轻软,像是丝质,又像是棉质。

  大姐叹了口气放在了一边,自言自语道:“等会儿再说吧。”她又回过头跟何淼说,“你弄好了就把属于你们的拿走,我先过去了。”

  “可是……”大姐根本就不听何淼的解释,已经小跑着离开了。

  看到没办法解释清楚了,何淼只能想到当什么都没发生就这样走掉算了。望了望眼前这一大排衣服,几乎都是上档次的名牌,再想想陆翌晨那讨人厌的脸。

  何淼的脑袋里面忽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这样被误会也挺好的,正好她想做坏事。她做贼心虚地朝四周望了望,拿起了先前被撕坏的衣服,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带着得意的坏笑,慢慢继续拉扯着那个口子。

  结果没想到这个布料还不是一般的脆弱,就她这么轻轻一扯,就发出了“嘶啦”一声,口子被拉大了两倍之多。

  “哦嚯嚯。”何淼暗暗开心,满脸笑容地喃喃自语,“真是不小心呢,哎呀,这件衣服的材质太差了,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弄坏了呢。”

  当然这样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一道凌厉的男声打断:

  “你在做什么?”

  何淼转过头,看见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Oh,Shit!

  何淼觉得自己大概真是猪脑袋,记性实在太差,每次看到熟悉的人,总觉得那个人的名字就在嘴边呼之欲出了,但是最终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只能呆呆看着当场抓到她作案的这个男人。

  他目测三十岁左右,一米八上下的个头,穿着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头发不烫不染也不留长。一张脸英俊不凡,有高挺的鼻子和深邃的眼睛,剑眉让他更添了一分英气,紧抿着的薄唇微微张开,再看看他的眼睛,如同想起什么一般带着惊讶的神色。

  对,他看着自己怔住了。估计是没见过她这样明目张胆作恶多端的傻子,被抓了现行还能够露出一张面瘫的脸。

  何淼真觉得无辜,她其实紧张的时候,看上去反倒更加平静。不过,被这样一个帅哥如此细细打量,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加上他这略微带着惊喜的表情让何淼差点就要误以为,他好像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一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

  何淼真是服了自己了。

  男子恢复了严肃,面无表情地看着何淼,而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同事看到何淼,全部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手里的衣服,一个妹子冲上去将衣服夺了下来捧在手里露出满脸绝望的表情。

  “你是谁?这里的工作人员?”男子开口了,声音低沉得如同大提琴。

  “我……是来……啊……我错了。”何淼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释的理由,挣扎了一下只好放弃,摊摊手,老实道歉,“对不起。”

  男子抬了抬眉毛,没有说话。

  拿着衣服的妹子指着何淼怒道:“你知道这件衣服多贵吗?”

  何淼摇摇头:“这衣服本来就坏了,我就拿起来看了一下……”这明显的谎言在男子的注视下让她更加没了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

  “拿起来看?谁让你拿起来看的?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哪个部门的?找你们负责人过来!”那妹子还是不依不饶,甚至还想上前拉扯何淼。

  可是让所有人都惊讶的是,在那个妹子上前的同时,男子拉住了那个妹子的胳膊,然后冷冷看着她,一字一句说道:“别动她。”

  “啊?”不止是那个妹子,在场的人包括何淼全部愣住了,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别动我?这是什么意思?何淼小心翼翼地望着那个男子的脸,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明明是那么严肃的一张脸,却有着如此温柔的眼神,带着隐约的笑意和欣喜。

  何淼被他炙热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

  这一阵阵紧张感是怎么回事?

  被制止的妹子很无辜,带着不解小声对男子说:“尉导演……”

  尉导演?他是个导演?这么年轻?

  一听到这个称呼再搭配上这张脸,何淼隐约记起最近经常在电视台里贴出的电影宣传海报。

  因为台庆,电视台里张贴了不少来录制节目的嘉宾们近期参演的作品,其中有一幅巨型海报让何淼尤为印象深刻。

  一部叫作《深色》的电影的海报,以森林树木为背景,一大片苍翠葱郁的树枝,洒落下了斑驳的微光,映射在一条通向森林深处的小路上。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头发编成一条凌乱又不失美感的辫子,少女站在这条小路的入口,看起来像是在等着谁。

  何淼每次看到这幅海报都觉得很震撼,总会多看几眼,自然对于海报上头的几个主演名字和“尉迟作品”这四个字关注了一下。

  “你是……尉迟导演?”何淼小声说出自己的猜想。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太尴尬了,所以她问得非常不确定,可是男子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下,声音因为激动似乎有些颤抖:“你……认识我?”

  看样子是没猜错了。不就是猜到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尉迟尉大导演吗,这难道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像他那么有名气的人,怎么可能没公开亮相过。

  何淼反倒有些尴尬了,嘿嘿笑了笑:“啊……我很欣赏你的作品,影迷来着。”

  这真是要多虚伪有多虚伪的话,何淼虽然喜欢海报,但是那么意识流又深度内涵的电影她从来不看,这二十多年一直靠着动画片度过的她连国内哪些人是明星都认不出来,何况是导演。

  听到她这句话,尉迟眼里的火光像是一下子被熄灭了。何淼怕他现在难得的好心情也消失,赶紧说道:“导演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是你的衣服,我就是单纯经过然后这里有个姐姐让我帮忙,我还没解释清楚她就走了,我就是纯属好奇拿起来看了下……”

  “纯属好奇看了下”这种话当然是假的,但是至少也要垂死挣扎一下,希望尉迟看在她是影迷的分上原谅她。

  “谁信啊!”先前刁难何淼的妹子忍不住插嘴。

  何淼捏紧了自己的双手,就差没放到胸口双手合十了,默默祈祷尉迟不要去理会那妹子的话。

  尉迟看着她的脸没说话,一双眉毛深深皱了起来。此刻何淼也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只是任由他不停打量着自己。

  半晌,他慢慢开口:“嗯,没事,这不怪你。”

  不怪我?居然还真的没有追究!

  “呼——”何淼放下心来,感激万分地看着尉迟赶紧不停道歉,“真的对不起,下次我会小心的!不会再手贱到处乱碰了!真的对不起!我走了再见!”

  见好就收这一点何淼还是很清楚的,说不定他等会儿回想起这件事觉得自己亏大了,那么贵的衣服不能就这样白白算了,到时候反悔就惨了。她朝尉迟微微欠身,打算转身走出去。

  “等会儿——”

  何淼才踏出门口两步就被喊住了,她欲哭无泪地默默骂着什么大导演变脸就跟翻书一样快,不情不愿地回过头。

  尉迟却看着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何淼一愣,难道还要告到自己的公司?何淼哭丧着脸说:“啊?还需要知道名字吗?导演我真的错了!你刚才不是说原谅我了吗!”

  怎料,他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缓缓说道:“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不会找你索赔的,放心吧。”

  一句简单的“放心吧”,不知道为什么听得异常耳熟。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语调,同样的画面,曾几何时好像也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那样。

  “啊。”何淼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小声回答,“我叫何淼。”

  “何淼。”尉迟喃喃说着,然后点点头对她微笑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何淼。”

  我的名字有那么好听吗?要一直反复念叨着。何淼看着他不明所以的笑有些奇怪,完全摸不透此刻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既然总算没事了当然要赶紧走人。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走,没想到一个更加让她惊悚的声音响了起来。

  声音就从她身后传过来,掠过她的肩膀一直到她的耳边,听得她忍不住一哆嗦。

  慢慢回过头去,看着陆翌晨那张带着坏笑的脸,歪着头看着她和尉迟,说道:“原来你涉猎的范围那么广,连这种等级的你都看得上。”陆翌晨看着面对面站着的尉迟,语气略带挑衅地说着。

  尉迟没有说话,原本的温柔似水统统消失不见,剩下的是和陆翌晨不分上下的冰冷,寒气逼人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有些呆住。

  何淼站在两个人中间居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么剑拔弩张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3

《偶像求嫁》  一心想做节目制作人的何淼,在这条不归路上,可谓狂奔出了空前绝后的姿态。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结尾都会加上一句“嫁我”。“偶像嫁我!表白这种事放着我来!”于是没等对方深情完,某人已经矜持不能了……

提拉诺  短篇散见于《漫客小说绘》。出版长篇小说《初恋别嚣张》、《最美时光爱上你》、《最美星光守护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偶像求嫁   提拉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