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04厄运缠身

2016-01-18 13:52 作者:提拉诺

两个人彼此不说话看着对方许久。

  Chapter 04厄运缠身

  两个人彼此不说话看着对方许久。

  毕竟这两个人看起来都气场十足,周身散发的压迫感让何淼夹在中间非常不适。

  “怎么,还真被我说中了?”陆翌晨看了看何淼,眼里净是不屑,然后又望向尉迟,“可是和之前的相比也差太多了吧。”

  “很庆幸我的眼光跟你的不一样。”尉迟皮笑肉不笑地扬了抬扬角,“既然你这么不屑一顾,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因为,我还是挺认真的。”

  “你在开玩笑吗?这类型的你还认真?”陆翌晨有些不敢相信,皱起了眉毛,“喂喂喂,你……”

  没等他说完,尉迟已经先一步返回了休息室。

  吃了瘪的陆翌晨就跟吞了只苍蝇一样,何淼看着他的脸忍不住笑起来。陆翌晨注意到她的视线之后又把脸转向她,微微眯着眼睛瞪着何淼,然后张嘴:“我说你……”

  何淼想到尉迟的动作,也学着他一样干脆直接扭头就走无视掉正发脾气的陆翌晨。

  任由他在身后喊着:“喂!我说你!”

  不管他怎么喊,何淼依旧头也不回地走开了,直到走到转角才停下来。确定他没跟上来,也没再继续喊自己之后,她又探出身子朝回看,陆翌晨已经不在门口了。其实她还想找尉迟说句话,刚开始急着走还没有好好道谢,而且他又在陆翌晨面前维护了自己。

  她又慢慢走到了休息室门口。

  何淼看着门上的字,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因为门上贴着“尉迟”两个字,而这扇门正对着的另外一扇上,才写着“陆翌晨”。

  居然是自己弄错了!

  还让尉迟的衣服无辜躺枪!

  何淼犹豫了一下,本想敲门的手收了回来,还是默默走开了。

  想到是因为自己的白痴造成了尉迟的损失,人家还那么大度地原谅了自己,她其实还挺歉疚的。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知道尉迟还在录制下一个节目的消息,她赶紧跑到电视台附近的一个蛋糕店买了一个提拉奶冻和几块面包,店员很贴心地包装好,还系了蝴蝶结。虽然给大导演这样的东西确实显得有些寒酸,但至少有个礼物的样子了。

  对,没错,她要认真道歉解释一下才行。

  看尉迟和陆翌晨那阵势,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多少有点水火不容,冲这一点,何淼就觉得自己找到了队友一样。

  她边振奋地想着边走到了尉迟的休息室门口。门是关着的,里面有人来来往往的声音,何淼忽然又犹豫了。他是那么有名气的大导演,虽说是帮了她没错,也宽宏大量地没追究她的责任,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随意地去打扰他。毕竟不管怎么看,自己都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啊。

  纠结了半天,何淼都只是站在门口不知道是否应该敲门进去。

  “吱——”

  她的手聚在半空还没放下来,门打开了。走出来的一个看起来比尉迟年纪小一些的男子愣住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有事?”

  这个男子看起来比尉迟瘦削一些,眉清目秀的,不像尉迟那样总是很严肃皱着眉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他长了一张看起来很受欢迎的脸。

  “我……我来找尉导演……”何淼尴尬地笑了笑,声音不自觉放低。

  “你是哪位?”男子奇怪地问道。

  “我叫……何淼。”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自己才好,毕竟她也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更不敢称自己是尉迟的朋友,只好加了一句,“我是尉导演的粉丝。”

  “哈?粉丝?”男子觉得莫名其妙,有些不耐烦,“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尉导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尉迟那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传来:“程诺,她说了是来找我的。”

  “可是你什么时候还单独见你的粉丝啊。”程诺不高兴地甩掉尉迟的手,像小孩子闹别扭一样闪开。

  尉迟走到何淼面前,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温和了下来。何淼看着有些害羞,毕竟被这种大帅哥盯着,很难不受影响。

  尉迟望着她,嘴里却回答着程诺的话:“她不光是粉丝,还是朋友。”

  “朋友?啧啧啧,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一个朋友。”程诺听完不停咂嘴露出鄙视的神情。

  何淼真想用翻白眼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这个程诺欠打的程度和陆翌晨不相上下,真应该把他列入“非好感”排列第二名。

  不过尉迟早已习以为常那般无视掉他的揶揄和饱含深意的眼神,对何淼扬了扬嘴角笑着说:“找我有事吗?”

  何淼紧紧捏着手里的袋子,不知是不是应该拿出来,这休息室里人那么多,自己买来的东西怎么看都是不够分的,她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手下意识往身体侧面藏了藏。

  结果偏偏越是想躲,越是被发现。

  程诺眼尖地看出来,指着她的手说道:“啊,尉迟,你的小粉丝拿了礼物来送给你,但是又不好意思。”

  “不是……”何淼忍不住叫起来。

  程诺吐吐舌头做个鬼脸,何淼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情商,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种恶作剧的嘴脸他做起来也的确没有什么违和感,甚至会让人觉得还挺可爱的。

  尉迟也不搭理他,就是继续看着何淼,目光灼灼,和他平时冰冷的性格实在有些不搭,可是他依旧温柔地轻声问:“是买给我的?”

  好吧,他都这样问了,何淼只好点头,害羞地承认道:“但是没想到这里人这么多,其实我没准备多少……”

  “嗯,我知道了。”尉迟点点头。

  知道了?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何淼奇怪地看着他。

  谁知道说完这句话之后,尉迟转过身对着屋里的工作人员说道:“你们都出去一下吧,我要和我朋友说会儿话。”

  “啊?”何淼张大了嘴巴。

  没必要这样做啊!而且我什么时候是你朋友了啊……

  何淼看着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反应过来之后,满脸疑惑地放下了手里正在干的活,全部盯着何淼的脸往外走。

  何淼没想到尉迟会这样,所以低下头小声说道:“其实我是想给了你就走的……”

  “没关系,我也恰好一直想找机会再去找你。”这个时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尉迟朝她歪歪头,“进来吧。”

  “哦哦。”毕竟都已经把别人给喊出去了,只能进去了。

  尉迟准备关上门时,对面的门忽然打开了。陆翌晨看到尉迟和他身后的何淼之后,立刻皱起眉头,微微张着嘴巴,扭着脸,露出了一个相当难以置信且鄙视的神色,停顿了三秒,他的目光从尉迟转向何淼,刚要张嘴说什么,尉迟手疾眼快当着他的面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门。

  陆翌晨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先不说下午那会儿就被当面关了一次门,这一次他还没开口,就被尉迟面无表情又一次当面摔门了。

  这关上的门就跟直接啪地摔他脸上一样!他总觉得尉迟对何淼肯定有点什么想法,不然以他的性格也不会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她。这好奇心就像是一只猫在心里面挠痒痒,惹得陆翌晨下决心一定要弄清楚。

  何淼羞涩地把袋子打开,拿出提拉奶冻的瞬间,分明看到尉迟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掩饰过去了,可还是让她心虚地赔笑解释道:“因为准备得太急,所以就只好就近买了一些东西过来。”

  尉迟没说话,何淼小心翼翼观察他的脸色,生怕他不高兴。

  可是尉迟沉默了一会儿,嘴角挂着微笑,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块,对她说道:“谢谢,很好吃。”

  “那就好。”总算是放心了,即使那么寒酸的礼物他也没有嫌弃,何淼跟着笑起来,拿出了另外买的面包,“这些可以带在路上的时候饿了吃。”

  说完她又意识到人家大名鼎鼎的导演,饿了也只会去餐馆,怎么会吃这些廉价的面包呢。

  于是何淼又改口:“或者分给工作人员也可以的。”

  “好的。”尉迟点点头收下那袋面包。看了看袋子,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吃完的,谢谢你的好意。”

  “是我要谢谢你才对啦,没有追究我的责任让我赔偿。”何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真的很抱歉,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地再次谢谢你。”

  “会有的。”尉迟目光熠熠,浅笑着又舀起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分明是皱着眉头,却吃得很带劲似的,他望着她说道,“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何淼看着尉迟的眼睛,深邃而饱含深意。这怎么听都是句客套话,毕竟大家可能也会在电视台再碰面所以很正常。但是说着这句话的尉迟,总让何淼觉得话中有话。

  直到她从休息室里出来,一个人呆呆地走到了负一层的摄影棚门口,都还没有琢磨出来。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胳膊,让正在发呆的何淼吓了一跳,刚想叫出声来,嘴巴就被捂住了。

  这个场景何淼居然觉得有点熟悉,所以没有反抗,除了稍微有些惊讶也并不觉得恐怖,等到她被那人拉到了转角的一个道具库时,她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么熟悉了。

  因为捂着她嘴巴,还把她给拉到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陆翌晨。他一副死鱼脸,眯着眼睛,死死瞪着她,似乎在强忍着自己的不满,噘着嘴巴满脸傲娇和不甘心。

  “有何贵干?”等到陆翌晨把手放开,何淼双手交叉在胸前,也没好气地瞪着他,“不知道大明星有什么指教?”

  “你跟尉迟是什么关系?”陆翌晨直截了当问出心中的疑问。

  听到他这么直接的提问,何淼反而有些愣住了,迟疑了片刻,又恢复不耐烦的表情:“关你什么事?”

  “何淼。”大概是何淼的态度惹恼了陆翌晨,想到之前在尉迟那里也碰了壁,陆翌晨更加不满,提高了音量,“你到底说不说!”

  陆翌晨带着怒气的声音在空寂的道具库里回荡着,何淼真是太阳穴都在抽痛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闹什么脾气。平时看起来凶巴巴不近人情的样子,原来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不过她懒得理他,白了他一眼,就转身打算往外走,哪知道陆翌晨扯着她的手臂用力一拉,一下子又将她拉了回去,还顺势压在了那一排排放着道具的柜子上,死死按着她的手腕,整个人倾身向她迫近。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

  却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地注视着对方。

  陆翌晨个子很高,所以他压着她,就像用整个身体包围住她一样,何淼无处可逃,只能这样和他对视着。因为如此靠近,何淼闻到了陆翌晨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冰凉又清新。

  就像山谷中吹来的风,带着一丝凛冽,又带着一股淡淡的柔情。

  何淼不自觉低下头,不去看他的眼睛。每次被他看着,总觉得自己像是在被审视一般,只要稍微久一点,他就可以洞悉她的内心。

  所以何淼选择避开他。

  “喂,你先告诉我你和尉迟到底什么关系?”陆翌晨似乎没注意到某人的怪异,而是自顾自发问着,“你怎么会勾搭上尉迟的?你跟他是在交往?还是只是玩玩而已?”

  何淼本来还在因为离得太近而尴尬,结果听他这一连串的发问,她瞬间没空再考虑那么多,而是抬起头冷冷看了一眼陆翌晨。

  她没来由地很生气!委屈或者是愤怒,她说不出来,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汇集起来让她觉得失落。被人误会并不是第一次,可是被陆翌晨这样一说,她好像特别不开心。

  她觉得都是因为两个人保持这个姿势太久了,才会让她觉得胸口闷闷的,所以咬咬牙,用尽全力将自己的手从陆翌晨的手中抽了回去,然后使劲推开了陆翌晨。

  陆翌晨大概没想到何淼会突然那么用力反抗,所以没来得及进一步压制就已经被她一鼓作气推开了。自己想要问的还没有问出来,也弄不清楚为什么对方会生那么大的气,他反倒更加不解和不耐烦。

  看到何淼又要离开,他赶紧跟上去,伸手去抓她的胳膊,结果这一次何淼已有防备地躲开了他的手,趁着他的手抓空的空隙,她又反手在他肩膀上重重一推。

  陆翌晨的身子倾斜了一下,肩膀撞到了旁边的道具架。道具架被撞得摇晃起来,何淼注意到架子上层的箱子也跟着晃动了一下。货架比较窄,所以箱子有半边都是露在外面,现在更是移出来大半。何淼意识到有危险,但是背对着的陆翌晨并没有发现,心里面的恼怒一下子被慌乱取代,在那个箱子倾倒下来之前,下意识向他扑了过去——

  哗啦!

  箱子坠落下来的时候里面的东西也倾倒出来,一大堆大大小小的木质玩偶和积木就这么砸了下来。何淼吃痛地咬紧牙关,掉落下来的东西狠狠砸到她的头上,她闷哼一声,脑子里当即空白一片,眼泪稀里哗啦汹涌而出。

  反应过来的陆翌晨赶紧捧着她的脸,担忧地看着她,着急地问:“你……你没事吧?”

  刚问完,陆翌晨就看到红色的液体从她的额头流下来,他扫了一眼地板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积木里面还混着一些金属道具。

  这下他不敢再耽搁,一把将何淼拦腰抱起来,何淼大概是头脑发昏,忘记了眼前的是敌人,所以全凭着条件反射搂住了他的脖子,哭着说道:“好痛……”

  这一跑还真是惊天动地,恰逢电影的宣传期本来电视台的记者就多,陆翌晨抱着何淼跑出去的画面,简直就跟电影一样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所有的记者在那个瞬间都跟着他跑了起来。

  当然这都是何淼在医院恢复过来之后,一个五官相当清秀的少年跟她说的。

  少年叫作林尧,据说是陆翌晨的经纪人,穿着简单的杏色T恤和黑色休闲裤,头发是干净的黑色,不算短,刘海覆盖额头。他的声音也很好听,不似陆翌晨或者尉迟那般低沉,更像是钢琴,清脆又细腻,可是看似青涩稚嫩的他,却带着比陆翌晨要沉稳得多的气质,心理年龄至少三十以上。

  听完他的叙述之后何淼点点头:“所以呢?”

  “所以……”林尧抱歉地笑,“外界当时以为是他救了你,因为现在呼声很高,对陆翌晨的形象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我是来和你商量的,能不能就按照记者以为的那样。”

  “当作是他救了我?”何淼想到虽然自己帮他挡了那么一下,但也算是他第一时间送自己来医院的,倒不如现在答应他,省得因为这件事还要和他纠缠不清。犹豫了片刻,何淼歪着嘴巴点头答应,“好吧,那就按照记者以为的吧。”

  “嗯,太谢谢你了。”林尧笑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换上了一副为难的表情,迟疑地说道,“但是陆翌晨因为行程没办法来医院看你……”

  “别来最好。”何淼想到陆翌晨那张脸头就隐隐作痛,“我还真不想见到他。”

  听到她的这句话,本来在门外想着怎么进去才不会让自己显得尴尬的陆翌晨,立刻就推门进去了,故意将门用力一推,带着满脸的不屑:“谁稀罕来看你啊。”

  林尧和何淼看到他之后都呆住了。

  他本来对她还心怀愧疚,可是看到她那么郑重其事地拒绝了自己的探望,心里面莫名地一阵窝火。

  林尧惊奇地看着,问自顾自走到沙发上坐下的陆翌晨:“你不是说你打算去下午的新品发布会所以不来了吗?”

  “我当然不想来。”这句话虽然是回答林尧的,陆翌晨的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盯着何淼,“如果不是刚才顾总打电话来,说现在去发布会的话只会被记者围攻问一大堆八卦,所以让我趁着这次‘英勇救人’正受到好评的时候趁热打铁,来医院探望一下患者体现我的正面形象。”

  她就猜到,陆翌晨不会是专门来探望自己的,何淼立刻给了一个相当蔑视的“嘁”。

  “喂,我也是被逼无奈好吗。”陆翌晨叫起来。

  “那现在也来过了,意思意思就请回吧,看到您老我头又开始痛了。”说着头还真的有点晕。何淼抬手轻轻摸了下自己被包裹得跟木乃伊一样的头,吃了止痛药没有那么火辣辣地疼了,肿胀感却没消除掉,她总觉得现在自己的头比之前大了一倍。

  陆翌晨或许是想到是何淼救了自己,不禁有些心虚了,没说话,就是瘪着嘴巴。

  林尧被夹在中间只能尴尬地笑笑,试图缓解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其实我觉得翌晨你来这里也挺好,当面感谢何淼的话也更加有诚意……但是,你没有带什么东西来吗?”

  “没有。”他依旧盯着何淼,想也不想就回答道,“看她长那么壮,砸两下估计也没事,何况人家根本看不上我的东西,倒不如不拿来。”

  “陆翌晨,你说话能不能稍微客气点?”林尧看了看何淼的脸色,然后假装指责起来。

  陆翌晨白了林尧一眼,似乎在抗议为什么他没有帮自己。

  “那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好了,何淼你好好休息,我去帮你买吃的!”林尧这分明就是想要逃跑的迹象,说罢走到陆翌晨身边朝他摊开手,“给我车钥匙。”

  “为什么开我的车!”陆翌晨不满地皱眉,可还是老实把手伸向自己的口袋,拿出车钥匙。

  林尧解释道:“因为我的没开来啊。”他接过钥匙就迅速离开了,如同逃离战场一般。

  没多大的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眼睛瞪久了何淼也觉得累,便先开口对他吼道:“喂,你怎么还赖着不走啊?”

  陆翌晨眯着眼睛提高了音量反驳:“你没看到车钥匙被林尧拿走了吗!”

  “大明星一个电话公司不就派车来了。”

  “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啊,说派车就派车。”

  “是你自己现在被冷藏所以才没车的吧。”

  “我被冷藏还不是因为上了一个破电视购物,这拜谁所赐你自己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哈哈哈哈!”何淼歇斯底里地仰头大笑。不过别说,因为脑袋被砸了一下,这么笑起来,脑袋里像是罩着一口大钟一样,出现在耳边的声音都如同带着回声。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何淼的笑当即就被卡在喉咙里,尤其是在看到来人之后,她更加涨红了脸,只想拿被子把自己给闷死。

  因为来的人,是带着微微惊恐神色的尉迟。他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何淼真怕他被自己如疯婆子般的笑声吓跑,赶紧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默默低下头。

  这么可怕的笑声竟然被她心中的新晋男神尉迟给听到了,简直就毁掉了在他心里面的所有形象。

  怎么办,头又开始痛了……

  尉迟慢慢走了进来,他很快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陆翌晨,不过他也就是淡淡扫了一眼便无视掉,直接走到了何淼的病床旁边,把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想象中的攻击居然没有出现,做好了防御准备的陆翌晨很不满意,可是又不想当先开口的那一个,只好赌气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口不停地翻白眼。

  何淼看到他的样子有些好笑。没想到荧屏上那个总是酷酷的不近人情的陆翌晨,在现实生活里居然是这么孩子气的一个人。

  尉迟根本就没有搭理陆翌晨的打算,而是带着担忧对着何淼轻声问道:“伤得严重吗?”

  何淼赶紧摇头:“就是有点肿了,导演你怎么来了?”

  “多亏了某人这件事第一时间就登上了头条。”说到这里尉迟顿了顿,但是并没有回头去看那个“某人”,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不然我也无法知道这件事了,甚至不知该怎么联系你。”

  “啊?”何淼愣住,下意识扫了一眼陆翌晨,果然看到他的脸更加臭了。

  尉迟也没有再解释的想法,而是对她伸出手:“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

  “哦……”何淼虽然没弄明白,但还是照着他说的做,从枕头下面掏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尉迟拿着按了几下,然后又拨了一个号码,在他的手机响了两声之后就按断了,然后就着何淼的手机把他的手机号码存起了来:尉迟。

  保存好之后他将手机递还给她,笑着说:“这是我的号码,不管有什么事,你记得随时找我。”

  何淼点头,然后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对他的举动实在是感到诧异。等她再抬头的时候,看到陆翌晨已经按捺不住站了起来,冷笑着说道:“尉迟,你现在是认真的?用这么老土的手段在追她?你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掉价了?”

  “关你屁事啊。”没等尉迟开口,何淼已经忍不住先反驳了。追自己很掉价吗?想当年老娘也当过校花啊校花!

  陆翌晨轻蔑地白了她一眼,继续向尉迟追问:“喂,到底是不是啊你快点回答我!”

  尉迟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并且继续无视陆翌晨的问话,伸手把餐桌推到了何淼面前,拿起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打开后,何淼才看到里面是一个很精致的红漆木质饭盒,一共有三层。

  尉迟把饭盒拿下来,揭开盖子,里面排列整齐的寿司呈现在何淼面前,色泽鲜艳。

  最下面的那一层有料碟,放着芥末和一小袋酱油。

  何淼感动得都要哭了。

  日本料理和甜点是她的最爱啊!

  受伤入院以来这么长一段时间她还没吃东西,于是她顿时双眼放光地看着尉迟说道:“太感谢你了,我真的很需要这个!我现在简直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一直没吃东西?”尉迟有些意外。

  何淼委屈地点点头。

  下午入院到现在已经将近九点,肯定已经饿坏了,尉迟拿出筷子递给她:“那你赶快吃吧,没有人来看你吗?”

  “没有。”何淼哭丧着脸,然后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陆翌晨忍不住说道,“来的人没带吃的,而且还只会冷嘲热讽。”

  “喂,谁说我——”陆翌晨不满地张嘴想要辩解。

  就在这个时候,门再一次被推开,才出去不久的林尧手上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还没有意识到屋里发生的变化,很开心地举着盒子边走边说着:“陆翌晨你给何淼准备了吃的嘛,怪不得你下午一直打电话问我这家饼屋在哪儿,还出去找了那么久,还好我及时发现给你拿来了……”

  他说话的同时打开盒子向床边走去,看到屋里的众人之后顿时哑然,可是手里的盒子已经被打开。

  一块被蹂躏得面目全非的冰激凌蛋糕孤单地躺在盒子里,像是在嘲笑着陆翌晨那般散成了几块。

  陆翌晨默默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林尧简直就是猪一般的队友。

  对,蛋糕确实是陆翌晨买给何淼的。

  上次看到她跟尉迟在一起的时候,手上就提着一个蛋糕店的袋子,猜想她大概会喜欢吃这家的蛋糕,反正他也不清楚还有哪家的好吃,买跟她一样的店里的也比较保险,才会询问林尧这件事。但是他不是个细心的人,蛋糕盒子放在车上一路颠簸也没太注意,所以等他到医院的时候发现盒子里的蛋糕已经不成形了。

  本来打算不送了,但又觉得自己送蛋糕给她,她应该感恩戴德痛哭流涕了,所以就没扔。结果都走到楼下了,反复纠结觉得那种粉红色带着蝴蝶结的蛋糕盒拿着太丢脸,想让林尧下去拿的。

  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何淼根本不想看到自己的态度之后,赌气般不愿意承认自己为她买了蛋糕。更不愿意承认,自己为了找到那个牌子的蛋糕,开着车穿过了半座城市,最后竟然在电视台附近发现的。

  但是现在什么都晚了。

  不但让何淼知道自己买了蛋糕给她,还是在尉迟拿着豪华寿司套装出现,对比那么强烈的情况下让所有人知道了自己居然为何淼准备了东西。

  陆翌晨咬咬牙,从林尧的手上抢过蛋糕盒子,恶狠狠地说道:“这是我自己要吃的。”

  何淼点头:“太棒了,正好我不吃这种。”

  “你!”陆翌晨咬牙切齿瞪着何淼,气结得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就像是两头狭路相逢下对峙的狼一样,高仰着自己的头颅,谁都不愿意退让一步,不过何淼的头受伤了,仰太久了疼得慌,她无奈地稍稍低下头,捂着脑袋低吟,眼里的斗志依旧燃烧着,用各种眼神继续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这时尉迟走上前,亲昵地扶住了何淼的肩膀,轻声问道:“没事吧?”

  一举一动就跟平时他对待尉萱一样。

  陆翌晨对他这种先以兄长的姿态接近,再露出真面目的行为十分不齿,尤其对象居然还是一个默默无闻平凡无奇的怪女人何淼。

  他更加无法理解和难以忍受。当然,最不能让他释怀的是,此刻他居然感到莫名的烦躁,于是狠狠说道:“林尧,该尽的责任我们也都尽了,走吧。”说完就朝外走,还把门啪的一下给重重摔上了。

  “也好。”林尧知道平时陆翌晨跟尉迟就不对盘,现在这个情况还是早点走为妙,他便跟何淼及尉迟道别,“尉导演、何小姐,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尉迟点头。

  何淼也跟他挥挥手。说实话,她还是挺喜欢林尧的,长得好看不说而且还特别懂事,尤其是跟陆翌晨站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像是个可靠的兄长一样,陆翌晨简直就是一个只会叫嚣的小屁孩。

  何淼觉得,自从遇见某人之后,自己好像也总在走霉运。

  “你的头……好一些了吗?”尉迟稳重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她回过神来,看到尉迟关切的眼神,赶紧点头:“好多了,其实今天可以出院的,明天就可以活蹦乱跳继续上班了。”

  “可是我听医生说要住三天的院。”

  “对呀。”何淼想到了之前林尧交代的,其实伤势并没有严重到要住三天,只是为了让陆翌晨的正面形象更加高大,让她还是多休息一下比较好。她也不好对尉迟明确说出来,便只能笑笑,“我坐不住而已。”

  “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啊?”

  尉迟面露难色:“我待会儿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有些急切的样子。

  何淼本来就觉得,他堂堂一个大导演,能莅临自己的病房已经是她此生有幸了,哪还敢耽搁人家时间啊。她赶紧举起双手对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地说:“您老赶紧去忙吧,小的没事儿的!实在太忙的话也不用抽时间过来的,小的皮糙肉厚,真的不值得您老费心。”

  尉迟一愣,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何淼心里暗道不好,是不是自己嘴太贫,惹他不高兴了?

  完了完了,她真想给自己几耳光,人家大导演来看自己,就以为自己跟他关系已经好到可以胡乱开玩笑了,这蹬鼻子上脸的可耻行为让她羞愧,立刻羞红了脸,尴尬万分地低下头反省没敢说话。

  岂料,低下头的她突然听到一声轻笑,再抬头,看到尉迟脸上的笑容,简直如沐春风般和煦美好。

  她一下子花痴地看呆。

  尉迟莞尔,语气轻缓地说道:“何淼,我没想到你这么可爱。”

  ——何淼,我没想到你这么可爱。

  对,你没听错。以严肃著称的铁面冰山男,刚才带着如同阳光般的笑脸对自己说了这句话。当然这个“以严肃著称”是她后来在网上查的,如果没有稍微了解过他的话,她还真以为尉迟只是长得太帅所以看着有距离感,自然而然会让人觉得凶,但是其实内心温柔和蔼跟圣诞老人一样。

  何淼虽然自恋,可面对他这样等级的人还是不敢乱想,所以她狠狠把自己胡乱游走的思绪给扯回了原来的位置,收起脸上的笑容,老实地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第二天尉迟果然又来了,还带了一大堆东西,不光是吃的,还有几本书和一个游戏机。同来的还有程诺,那个长得清秀乖巧,却总是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的男人。

  程诺看着尉迟放在她床头上的东西挑眉:“啧啧,何淼你老实交代跟我家尉迟什么关系。”

  何淼无辜地摆手:“哪敢哪敢,贱民一个,不敢乱攀关系。”

  尉迟在一旁给她倒了杯水,嘴角挂着浅笑:“乱攀,也没关系。”

  “噗——”进嘴的水差点没喷出来。

  好在两人的行程紧凑,也就是过来送点东西,几乎是放下就得走人的节奏。何淼小心翼翼地接下了那些零食,书也挑了两本感觉挺对胃口的言情小说,游戏机还是还给他了。

  这书让何淼有些意外,堂堂一个大导演,不拿心灵鸡汤的书,居然拿的是言情小说,这品位实在让人意外啊。

  简直拍案叫绝。

  尉迟大概也有些不好意思,便解释道:“怕你无聊,就让我妹妹随便挑的,她和你年纪差不多,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这种总裁文简直就是她的心头大爱,越狗血她越喜欢,打发时间利器,尤其最喜欢看总裁到处承包鱼塘,厂长和厂花的爱情生根发芽。

  看到何淼喜欢,尉迟也就放心了。为表谢意,何淼决定送他们到电梯口。不出门还不知道,两人身边原来还跟了那么多人,只是工作人员都站在门外而已。看到何淼之后,全都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其中包括上次对她大呼小叫的服装师妹子。

 

3

《偶像求嫁》  一心想做节目制作人的何淼,在这条不归路上,可谓狂奔出了空前绝后的姿态。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结尾都会加上一句“嫁我”。“偶像嫁我!表白这种事放着我来!”于是没等对方深情完,某人已经矜持不能了……

提拉诺  短篇散见于《漫客小说绘》。出版长篇小说《初恋别嚣张》、《最美时光爱上你》、《最美星光守护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偶像求嫁   提拉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