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05作为明星你是否太闲

2016-01-18 13:52 作者:提拉诺

听到她这样说,尉迟也立刻点头答应:“嗯,那你好好休息。”

  Chapter 05作为明星你是否太闲

  面对这个阵仗,何淼就胆怯了,小声跟尉迟说道:“尉导演,我忽然有点不舒服,还是不送你们了,你们慢走啊。”

  听到她这样说,尉迟也立刻点头答应:“嗯,那你好好休息。”

  两个人亲密耳语的样子,让周围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这以前没听说导演有个这样的朋友啊。尉迟当导演以来,从没有闹出什么绯闻,一方面是本身不喜欢交际应酬,跟女明星很少有私下交流,一方面就是他保密措施做得好。这下可好,医院这样的公共场合,就算工作人员再多,保护措施再好,毕竟人多嘴杂,他却好像丝毫不介意一样。

  众人便揣测眼前这人是不是尉导那传说中“背后的绯闻女友”,可是看何淼年纪轻轻,一副初出茅庐的学生样,又觉得不太可能。

  何淼自然是不知道就在那短短的片刻,自己被在场的人揣摩了个遍。跟尉迟和程诺道别后,就回了房间,这才松口气。刚才虽说是要送他们,其实也是因为自己在房间里待久了,想要出去转悠一下。她对这医院的环境还不太熟,四处张望了一番,没想到竟然让她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物。

  在这医院的室内环境,还有一个人戴着帽子口罩墨镜,这装扮实在太熟悉,以至于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是陆翌晨。他大概也没想到何淼会发现他,还跟他对视,一下子有些慌神,直面也不是,躲也不是,就这么窘迫地站在原地好像全身都僵硬了一样。但是这个让他第一次这么手足无措的人,居然在发现他的存在后没有半点欣喜,而是直接后退了几步,回到房间里关上了门。

  喂喂喂,这房间还是我付的钱好不好啊!陆翌晨看到某人这一明显的嫌弃行为之后,真想大声怒吼出来。本来他还不想让她发现自己的存在,结果她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他,自尊心不允许他一次又一次被无视,所以他干脆跟着何淼走进她的房间。

  此时,何淼正捧着尉迟带来的小说看得津津有味,抬头扫了一眼陆翌晨,没说话,继续看书。

  “喂,你明明看到我了吧。”陆翌晨怒道。

  “嗯。”何淼头也不抬随意应了一声。

  “那你还当作没看见?”

  “怎么?”何淼有些好笑地抬头,“难道我应该在意你出现了这件事吗?我知道你是因为那所谓的正面形象来的,可是来一次就够了,我又不会揭穿其实是我为了救你才——”

  “谁说我是来看你的!”陆翌晨打断她。

  “哦?”何淼不解,“那你进来干吗?”

  “我就是来……检查身体!嗯,我是来检查身体,然后刚才走错了路,没找到验血的地方而已。”陆翌晨冥思苦想了一番总算是想到了这个看似“合理”的理由。

  “可是这位大哥,这里是住院部,门诊在隔壁楼,您老路痴也太严重了吧。”何淼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的谎言。

  “我的医生在这边!”陆翌晨涨红了脸说道。

  “哦哦哦!”何淼心不在焉地随意应和着,“那您该忙啥就去忙啥吧。”

  陆翌晨转身想走,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待在这里,作为一个大明星,接二连三被她羞辱已经够丢脸了。可是莫名其妙的是,脚步就是挪不动。他的疑问都堵在嗓子眼里,如果今天不问出来,他估计一个晚上都没心思好好拍戏的。

  “你,和尉迟到底什么关系?”陆翌晨咬咬牙,总算是问出来了。

  “关你什么事啊?”何淼想也不想就反驳一句。

  之前也是抓着她不放问这个问题,她更好奇尉迟跟陆翌晨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好像对尉迟的事情特别上心和偏执,非得打破沙锅问到底?

  要是陆翌晨是个女的还可以理解,可是他……咦?何淼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啊。”何淼恍然大悟地点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陆翌晨。

  陆翌晨被她盯得毛骨悚然,直觉她这个眼神带着不好的涵义,怒道:“你瞎想什么呢!我可是很正常——”

  话没说完,突然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他的话。

  “陆翌晨,你果然在这里!”伴随着尖锐的女声,一个身穿吊带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今天病房里还真是热闹啊。进来的这个女人十分漂亮,本身精致的五官搭配上淡雅的妆容,让她显得像是洋娃娃一样,无辜的大眼和巴掌大的小脸,更是让她看起来楚楚动人。

  “不好意思,你哪位啊?知道这里是私人病房吗?”何淼提醒她。

  不过等等,她是来找陆翌晨的?陆翌晨看到她之后眼里倏忽闪过一丝不安,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皱着眉头:“秦宁?你来这里干吗?”

  “我来这里干吗?如果不是我派人打听到你会来这里——”漂亮的女人立刻怒气冲冲地望着陆翌晨,好像随时要扑上去一样,但她忽然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何淼,又说,“这就是你的新女友?长这样?”

  本来何淼想着还是不要介入别人的私事好了,可是这么无辜躺枪可真是让人心情不悦啊,这赤裸裸带着鄙夷的发问是怎么回事?我长这样怎么了!人家根正苗红年方二十有二,比你这用化妆技术制造出来的童颜要强得多!

  当然这些都只是何淼暗暗腹诽而已,毕竟来者何人还不清楚呢。

  她只是呵呵笑着:“你是?”

  这下震惊的不止是秦宁,就连陆翌晨都有点被吓到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秦宁反问道。

  是明星?为什么每一个明星都觉得自己一定要被大众所认识?自己不红难道不是应该反思吗?何淼汗颜。

  “我可是现在最当红的女明星!”秦宁的语气带着满满的骄傲,说话的时候还仰了仰脑袋,像是在炫耀自己美丽羽毛的……鸡,呃,鸟类好了。

  “所以?”何淼忍不住反问。

  主要问题在于,她也没有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明星,有没有很红,她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在这里而已。

  不过其实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罪魁祸首陆翌晨开口说话了:“秦宁,别吵,这里是医院。”

  “医院又怎么了!你是心疼你的新女朋友了?谁答应要跟你分手的——”

  “分手还需要达成协议吗?”陆翌晨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最关键的是,当初也是你自己单方面宣布我们交往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林尧的青梅竹马,我根本就不会任着你胡来。大小姐,别闹了行不行啊。”

  “你凭什么抛弃我!就因为这个女人?”战火再一次蔓延到了何淼身上,秦宁指着她难以置信地大声喊道。

  “是。”陆翌晨脸上写满了烦躁和厌恶,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吓得何淼跟秦宁都虎躯一震。

  这……这开什么玩笑啊……喂,你这个黑锅扣得可就冤枉了。何淼真是堪比窦娥,自己不知道倒了什么霉遇到这样的自恋狂就算了,还要再加一个自恋狂2号,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踩了狗屎。

  秦宁还是难以置信地望着陆翌晨。当事人无所谓地走到了何淼身边,亲昵地搂住已经僵硬掉的某人的肩膀,说道:“所以你还不走?”

  “啊啊啊——”伴随着秦宁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嘶吼,何淼压根来不及躲避,就已经被她那如同在练九阴白骨爪一样的手给紧紧抓住,她张牙舞爪地对着何淼就一阵猛挠。

  死了死了死了,这下要得狂犬病了!何淼绝望地用手臂挡住脸,毕竟还是女孩子,虽然不至于靠脸吃饭,但是她还不想没找到男朋友就这样毁容了,而且还是因为这样憋屈的原因。

  好在秦宁的撒泼没能持续多久,就被陆翌晨一下子拉住了胳膊。男人的力量毕竟是要大些的,就算秦宁再猛,也敌不过陆翌晨。

  她被他拖到门口往外一推,直接关上了门。

  啪!他还顺手把门给反锁了。

  门外传来了秦宁歇斯底里的吼叫。

  好在这里是医院,秦宁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于是老实地闭了嘴,只是又叫喊了几声,见没人搭理,便只好愤愤踏着她那十厘米的细高跟,嗒嗒地走了。

  病房里一片肃静,只剩下何淼跟陆翌晨两个人。何淼大概是被挠晕了,微微张着嘴巴,显然被吓到了。这妹子虽然看起来娇弱,但是战斗起来绝对一等一的高手,才这么一下子就把她给吓傻了。

  还是陆翌晨看到她胳膊上的几道血红印子反应过来,赶紧走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急切地道:“你这里……”

  何淼拿起床头的手机当镜子,刚才只顾着防守,现在看到了自己的伤口,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看着还真瘆人,疼痛这才排山倒海而来,何淼一下子招架不住,疼得眼泪水直冒。

  陆翌晨以为是他的动作太粗鲁,赶紧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手腕,仔细端详着伤口,眼底的关心清晰可见,他轻声说道:“你等会儿。”

  说罢陆翌晨站起来,朝门外走去。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包棉签和药水。他拿出棉签蘸了蘸碘酒,重新轻轻托起何淼的手腕,然后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许是怕碘酒接触到伤口疼,他一边涂抹碘酒,一边轻轻对着伤口吹气。何淼再一次和他靠得这么近,呆呆看着他认真专注的脸,竟然有些蒙了。

  这还是平时那个嚣张跋扈脾气又臭的陆翌晨吗?他就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在女主角受伤的时候悉心照料着。

  帮她擦完药之后,他用大功告成的语气说道:“好了,不过我觉得还是暂时先别碰水比较好。”

  他就站在她面前,弯着腰,轻轻捧着她的手,如同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脸上细小的斑点、五官的纹路、额头细细的汗珠都清晰可见。

  陆翌晨长得真的很精致,尤其是墨黑的眼睛,引得人无法轻易转移自己的视线。那一刻,何淼差点就要产生幻觉了,以为眼前的人,不是那个没礼貌的自恋狂,而是一个温柔又疼惜自己的恋人。

  但是幻觉终归是幻觉,错误的幻想还是会被现实打破。心脏扑通扑通失去了原本的频率,在就要彻底失控之前,何淼没说话,默默抽回了自己的手臂。陆翌晨大概也觉得刚才两个人之间流转的气息貌似有些暧昧,于是有些不知所措地站起来,别别扭扭地说:“刚才……对——”

  “不用道歉了。”何淼冷冷打断他。

  陆翌晨一愣,没想到她的语气转变得这么快,有些不解,但是又拉不下面子问,于是恢复了尴尬的神情,大声反驳:“我也没在道歉,我是想说,对你稍微好点,别……别想太多,误会什么了。”

  “陆翌晨,我想了想,认识你算是倒霉,别道歉了,我担待不起。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何淼盯着地面没去看他,自顾自说着,“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我俩算是两清了。”

  “何淼——”陆翌晨咬牙切齿地喊着她的名字。

  “别对我吹鼻子瞪眼的。”她淡淡回答,“我俩老死不相往来那是最好的。”

  “……”陆翌晨抿着嘴唇死死盯着眼前的人,又恼火又愤懑。“好!”他一口答应下,又不解气一样加了一句,“一言为定。”

  看到何淼这样冷漠,他也懒得再待下去,转身离开,把门重重地关上。

  直到确定人已离开,何淼这才看向门的方向,而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刚才他为自己擦药的模样仿佛还清晰刻在脑海。一举一动以及每个眼神,都历历在目。可是就算他对自己再好又怎么样,让自己受伤的也是他啊。

  何淼出院那天杜一星总算是露面了,她虽然回国了,但是公司的生意出了问题,她又到处奔走处理去了,虽然家里有杜家当靠山,但她肩上的担子依然很重,不得不继续努力。

  想想也还是挺心酸的,当你拥有了许多东西的时候,人们常常会忽视你做出的努力,觉得一切成就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杜一星很傲气,自然不会就这样让别人看笑话。

  不过这种继承者们的烦恼,可轮不到何淼来杞人忧天。尤其是在杜一星拎着最新的奢侈品牌包包出现的时候,那一身名牌衣服,在何淼眼里就跟用钱做的一样,彻底把她对杜一星的同情和怜惜给打得烟消云散。

  杜一星去给她办理出院手续,何淼一个人站在医院门口提着自己的东西等她出来,没想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慢慢走近。

  尉迟本身气质不凡,走路的姿态更是英姿卓绝,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一种贵气。他走到何淼面前,立刻露出淡而温雅的笑,问道:“出院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何淼心里其实有些紧张,空出的那只手不安地撩动着头发,她每次紧张无措的时候就喜欢做这些小动作。可正因为抬手,尉迟一眼就看到了何淼手臂上的伤,表情立刻凝重,蹙起一双剑眉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啊……”何淼想了想,“被挠的。”

  “谁干的?”

  “就……哎哟,其实是被蚊子咬了,实在太痒,我晚上睡觉胡乱挠挠就成这样了。”何淼胡乱找着理由,为了让他放心还特地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你看,至少现在不痒了。”

  尉迟好像还是有些怀疑,盯着她的胳膊,似乎还想问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杜一星走出来,叫道:“何淼你不是还要住一天吗?刚才说都已经付过款了……尉大哥?”

  杜一星的脚步迟疑了,甚至有些不敢走过来一样。何淼回头看着平日里女超人般的杜一星,眼下竟然露出了这样娇羞和不知所措的神态,再看看自己面前器宇轩昂的尉迟大导演,不禁察觉到了一些端倪,立刻用揶揄的眼神瞄向杜一星。

  杜一星飞快地白了何淼一眼,然后转向尉迟说道:“尉大哥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看何淼。”尉迟也没想到,语气中带着惊喜及叹息,“没想到你跟何淼是朋友。”

  杜一星点点头,依旧震惊,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啊。我也没想到,你跟……跟何淼是朋友。”

  这下震惊的变成了何淼。

  铁金刚杜一星平常说话损人都不带标点符号,何淼曾经陪她去见客户,亲眼见她硬生生把气焰嚣张的客户压制得服服帖帖,不但顺利拿下了合作案,还为公司争取到了最大利益。那时候杜一星才刚刚接触公司业务,对她来说也算是一个展现自己实力,给公司众人树立继承者威信的机会。多少人等着看她搞砸出糗,结果这个合作案一拿下,全部都老实闭嘴了。

  就是这样的女汉子,在尉迟面前像是变成了一个等待着老师赞扬的学生,面露腼腆笑意,慌乱的视线都无处安放。

  今天也是照例过来打个招呼而已,尉迟就离开了。他走后,杜一星才恢复正常,然后捂着胸口脸红得像是涂了厚厚的胭脂一样。

  “杜一星,你今天不正常啊……”何淼斜着眼睛瞅杜一星。

  杜一星白了她一眼,打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转身就走。何淼手疾眼快拉住杜一星的衣服,叫道:“喂!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那我们绝交以绝后患好了!”杜一星已经想出了对策。

  两个人推拉着僵持不下,忽然杜一星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大叫起来:“陆翌晨!陆翌晨!”

  何淼本来不相信,但是看到杜一星放弃挣扎停了下来,便顺着她的手看过去,果然看到那人站在不远处,似乎因为被发现了,而不知所措地挪动着步伐。

  看到自己已经被发现,陆翌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迈着步子慢慢走了过去。

  “陆翌晨?”杜一星蹙眉,现在这个时候他应当已经奔波在各个地方公演活动或者拍戏了,就算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再不好,但也不至于让他被冷藏到无所事事一大早来医院啊,她狐疑地打量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跟杜一星的关系显然也没有多好,扫了一眼事不关己的何淼,板着脸不耐烦地回答:“检查身体。”

  “哦,那你请便。”杜一星挽起何淼的胳膊,“我们走吧。”

  何淼不说话也不去看他,只是点点头,正要和杜一星一起离开。

  “哎,等会儿。”陆翌晨还是没忍住,喊住准备走开的两人。

  何淼没有回头,只有杜一星稍微侧过脸问他:“干吗?”

  “这是要出院?”陆翌晨问道。

  “不然呢。”杜一星翻了翻白眼。

  “没事。”陆翌晨没好气地回了句,眼睛死死盯着何淼的后脑,但是从头到尾何淼都没有回头,直到跟杜一星一起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感到莫名的沮丧和懊恼,明明答应了老死不相往来,结果今天一大早,在去拍摄现场之前,还是绕道过来。

  都怪她帮自己挡的那一下,总觉得自己好像亏欠了她什么一样。本来若是平常早就失去耐性了,可是这一次居然连脾气都闹不起来了,而且上次两个人闹得那么僵,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是先退步的人。

  但是想到某人眼角微红泛着泪光,明明心里面委屈得要命,还是强装无所谓地说出那些话,他好像也就说服了自己,放下架子来看她一眼就好。

  不光是为了他的愧疚,也是为了让他安心。

  果然,看到她又一次活蹦乱跳的样子,悬着的心好像终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他接下振动许久的电话,让林尧过来接他。

  车上的气氛很凝重,何淼跟杜一星谁都不愿意主动发出攻击,可何淼没有杜一星沉得住气,打破了沉默:“你跟尉迟到底怎么回事?”

  “你先告诉我你跟他怎么认识的。”杜一星仿佛等待许久一样自如地说道。

  何淼就知道她会这样,老实地交代了两个人相识的经过,听罢杜一星觉得异常不可思议:“就这样?尉迟百忙之中还抽空过来看你?”

  “嗯。”何淼也一头雾水,总觉得他每次看向自己的时候似乎总有一些欲言又止,晦暗不明的目光让她有种在被审视的错觉。或许这是尉迟本来的气场问题,给人一种压迫感,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没能给出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

  但关键就在于……她压根猜不到问题所在啊。

  杜一星听后沉默了许久,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何淼用鼻子都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失落,还有那笼罩在她周身的黑色光晕。

  “放心啦,我跟他没什么的。”她拍着胸口保证,想了一想又补充了一句,“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杜一星才察觉自己竟然不小心泄露了埋藏多年的秘密,于是边佯装专心开车,边解释道:“我也就是觉得奇怪啦,尉迟是我多年的偶像,就是用来崇拜的那种,嗯……跟我崇拜凯恩斯大神一样,所以才会好奇,我的偶像会对什么样的女孩子感兴趣。”

  何淼知道杜一星是想要掩饰,便也不拆穿,点头同意:“那倒是,我才知道他是个那么有名的大导演啊,新电影在电视台一直摆着宣传海报,那意境,我看了差不多两个礼拜都没理解其中的深意……”

  扯东扯西说废话向来是何淼擅长的,于是没一会儿这个略微敏感的话题就被八卦取代了。

  何淼这次住院自然在公司也引起了不小的波动,但她还是个新人,同事都只是认识,谈不上亲近,所以她住院期间也就是同期转正了的实习生小绿和阿哲去探望过而已。

  她重新回到了原本忙碌的生活,每天跟着部门一起策划新一期的产品节目,但之前在福利院的活动是她负责的,所以收尾的事情自然也是她去跟进。可能是因为之前的误会,张姐再见到何淼的时候,态度缓和了许多,不过更多的还是尴尬和躲闪,核对的时候行动非常迅速,很快就下定结论:“我院收到贵公司的捐赠物品已经点清楚了,太麻烦你跑这一趟了,这里是清单,我已经签好名了。”

  说完,她把签好字盖了章的文件交到何淼手里,道了别就站起来走了,全程都没有直视何淼的眼睛。

  何淼也乐得这样,如果张姐带着笑脸装作亲密跟她道歉,估计她会更加受不了。

  事情解决得很顺利,想到这里,她心情大好地在福利院四处晃荡了一下。正好看到了之前帮她解除了误会的女孩子正在晒东西,三大筐的床单和被套枕套,就只有妹子一个人在那里。

  何淼赶紧跑过去:“嗨!”她情不自禁地露出惯有的猥琐笑容,吓得正踮脚挂床单的妹子差点没摔一跤。

  她抱歉地立刻扶住了妹子,看到妹子眼里的怀疑,立刻解释道:“你还记得我吗?就是上次被张姐误会之后你出面帮我作证啊!真的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

  “我记得你。”妹子打断她,但是显然这妹子并没有像她一样激动的心情,而是带着防备和不耐,语气也十分冷淡,“你有事吗?”

  何淼的满心热忱就像是被当头浇了冷水一样,有些委屈:“没事,就是想来感谢你……”

  “哦,不必了。”姑娘客气而冰冷地拒绝道,“我还在忙呢。”她望了望四周的筐。

  何淼才意识到她要忙的事情是这些,便立刻自告奋勇地把包包和东西都扔到一旁,然后弯腰拿出床单:“我帮你!”

  妹子拉着她想要阻止,可是何淼心意已决,怎么拉都不放弃,妹子拗不过她,只好任由何淼帮忙。

  两个人做事就快多了,三大筐的东西不过转眼就快要晒好了,眼看着就要完工,妹子才小声说道:“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没事,我体力好,人又壮实,能者多劳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何淼嘿嘿笑道。

  “其实……刚才我那样对你,是因为我有点埋怨你。”妹子忽然幽幽说道,走到了另外一边,躲在了床单后面,“上次我帮你,被张姐责怪了,在这里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

  原来是这样!看到她之后,这妹子那满含怨念的眼神,就让她感到不对劲了。没想到还真是,竟然因为做了好事而被别人穿小鞋,这个张姐简直过分。

  何淼愤愤不平,可是这毕竟不是她能够插手的事情,她低着头走到她身边,自责地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也不怪你。”妹子这才浅浅笑了,稍微放下了戒心和警惕,态度相比之前柔和许多,说道,“等到张姐的怒气过了就没事了,在这里工作也还挺轻松的,只是你要感谢的人,其实不是我。”

  “啊?不是你?”何淼诧异,“什么意思?”

  “那天我虽然知道你在说我,但是我没敢站出来帮你,一直犹豫着,几次想上前又退了回来,刚巧站在我身边的那个明星……陆翌晨,就问我,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我,我没否认,他又追问了我几次,我才告诉他。”姑娘咬着下唇,脸上带着粉色的红晕,“是他让我帮你的,不过最后我还是胆怯,就被他一下子给推出去了……”

  什么!居然是陆翌晨!何淼的脑子里立刻浮现他那总是翻着白眼,满脸不屑,好像全世界都该仰视他的自恋表情。

  是他帮她?这是为什么呀。何淼回想那天她被误会而百口莫辩的时候,那家伙分别是用看好戏的目光打量着她!那贱兮兮的眼神到现在她都还记忆犹新,当时她最无助的时候,心里面觉得唯一可以帮助她的人是他,他知道她出现在那里的原因,而且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很容易就让她摆脱困境。虽然她多少次否认了他会帮她的想法,可是她或多或少还带着期待……

  最终他却没有,而是带着漠不关心的态度仿佛在看一场好戏。也是这个原因,她才无论如何将他所有的好都拒之门外。她最怕被人误会,分明有人可以替她洗清冤屈,却害她被人诬赖……

  但是现在她才知道——陆翌晨居然帮了她!

  怎么会呢,在何淼心里,陆翌晨就应该按照他本来的讨厌鬼风格,坚持见死不救、损人利己的政策到底啊,半路忽然让她发现了他闪光的一面,这让跟他那么决绝说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她情何以堪?

  何淼带着满满的挫败感回到了公司。

  算了,反正他们也不会再有交集了,可是为什么想到这里,又哀伤了起来呢?

  何淼又恢复了原本平静而忙碌的生活。

  公司之前的那次销售狂潮平息了没多久,又到了公司的周年庆,上级领导再次开会说是要进行一次大型的促销活动,趁着势头正热,把堆积的那些还没卖出去的产品一起连买带送给解决掉。

  这种会议何淼自然是没有办法参与的,直到上级领导的任务布置下来,她才知道这些整天只管指挥别人赚钱的管理层,是多么没有脑子。

  何淼看着电脑屏幕上“拟定再一次邀请陆翌晨作为特约嘉宾”的字样时,她深呼吸了二十多下才忍住没去砸电脑。

  因为这个消息最后标上了“由策划部何淼负责联系跟进”的字样。

  真当陆翌晨是你家亲戚啊想来就来,特约嘉宾是那么好当的吗!说约就约?拟定!谁成天异想天开拟出了那么不切实际的计划案啊。

  她浑身愁云满布了整整一天,直到快下班的时候,姚姐过来喊她:“小何,你还不走啊?今天不用加班啊。”

  “我知道……”何淼怨念地说,“可是我想问一下姚姐,就是那个陆翌晨当特约嘉宾的事情,为什么得由我联系啊……我哪有这个本事……”

  “啊?”姚姐也有些奇怪,“就跟你之前做的一样啊,负责告诉他时间地点还有拍摄的事项之类就可以了啊。反正公司都已经交代好了,陆翌晨的经纪人也说到时候由你直接联系他们就可以了。”

  “哎?”何淼的神经紧绷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讯息一样,从桌子上弹起来,“已经联系好了?这个联系好了的意思就是——”

  “陆翌晨已经答应出演了啊。”姚姐也觉得不敢相信,带着少女怀春般的笑意说道,“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工作还能有机会见到活生生的大明星啊。”

  等到姚姐带着幸福的表情离开之后,办公室就剩下何淼一个人,她从钱包里拿出之前林尧给的名片发呆,陆翌晨答应再次出演的消息让她很震惊。

  到底为什么呢?满脑子的疑问让何淼十分烦躁,就像有根羽毛在撩动她的心脏一样,抓不到但一直痒痒的,躁郁折磨得她快要发疯。最后她拿出手机,还是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先联系了再说吧。

  中午,太阳当头晒,何淼转了两趟公交车,才勉强看到了传说中陆翌晨公司所在的大楼,远星大厦。位置比较偏,离市中心远,所以搭公交车相当不方便。跟这附近幽静的环境相比,远星大厦看着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这附近还有一个小公园,周围来往的人并不多。

  何淼事先跟林尧联系过,时间也是他定的,为了配合他们的行程,何淼特地跟姚姐请了下午的假出来。

  大厦外面还有一圈围墙,正门口是个气势雄伟的雕花铁门,站了很多警卫,想必平时应该有不少粉丝会慕名而来这里蹲点,所以才会如此警卫森严。看到那阵仗何淼有些胆怯,因为她光凭自己“嗨购物”的工作证,似乎并不足以让门卫放她进去。

  就在她无措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何淼。”

  她顺着声音看过去,小清新美少年林尧正从里面快步向她走过来。少年伴随着阳光的照耀,这赏心悦目的一幕真是令人沉醉。当然,如果能够忽略站在大厦门口,戴着墨镜正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的陆翌晨那更是极好的。

  何淼背后一阵凉气,总觉得陆翌晨大概不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林尧领着她进了铁门,陆翌晨没有等他们已经先上去了。何淼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各种新奇的事物目不暇接,她差点都看不过来了。

  各式各样的电影海报和电视剧的宣传片,一进门就有陆翌晨跟另外几个明星的等身人形纸板竖立在门口。当然其中最显眼的还是陆翌晨,他本身过人的外貌总给人一种出众的气质。

  “哈。”林尧忽然轻笑了一声。

  “怎么了?”

  “嗯……陆翌晨的纸板有人换过了,本来应该是他最近电视剧的定妆照,可是现在换成了他之前代言时拍的照片,他一直觉得自己这张照片拍得很帅。”林尧的目光别有深意,“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何淼还是没能理解他此刻的笑容。

  ——没想到陆翌晨还真不是一般的在意你。

  不过这些林尧自然没说,如果陆翌晨现在闹出什么绯闻,辛苦的可是他啊。

  林尧意有所指地说道:“某人还真是幼稚又自恋。”

  竟然为了让自己最帅的样子展现给她看,连这样的小细节都注意到了。何淼脑子不笨,看到林尧的视线一直集中在陆翌晨的纸板上,便明白过来他是在说陆翌晨自己把纸板给换了过来。

  这是在显摆耍帅?何淼不屑地咂咂嘴,跟着林尧进了电梯……

  推开门,何淼进到了一个像是家里面的书房一样的地方,放着沙发和书柜,还有一台电脑。陆翌晨就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平板电脑,戴着耳机。他们进去的时候某人头也不抬,继续玩自己的。

  这分明就是在摆出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的姿态,以报复那天她对他的态度,看来这双“小鞋”,她是穿定了。

  林尧只好做个和事佬,先打破这个尴尬的情景:“翌晨,何淼已经来了,既然答应了要出演,就听听看别人怎么安排还有注意事项吧。”

  陆翌晨象征性地抬头扫了一眼两人,目光继续回到了平板电脑上,用鼻音哼了一声:“嗯。”

  “那你们聊,我出去一下。”林尧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功成身退地给他们自己发展吧。

 

3

《偶像求嫁》  一心想做节目制作人的何淼,在这条不归路上,可谓狂奔出了空前绝后的姿态。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结尾都会加上一句“嫁我”。“偶像嫁我!表白这种事放着我来!”于是没等对方深情完,某人已经矜持不能了……

提拉诺  短篇散见于《漫客小说绘》。出版长篇小说《初恋别嚣张》、《最美时光爱上你》、《最美星光守护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偶像求嫁   提拉诺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