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1 “秦雨飞,你对我态度好点。”

2016-01-18 13:52 作者:明月听风

讨论女人也是正常,但不巧,今晚他们八卦的女人话题主角是秦雨飞。

  Chapter 1 “秦雨飞,你对我态度好点。”

  “听说上次阿伦想约秦雨飞出去,她不答应就算了,还给他脸色看,整个就是泼妇。”

  “那女人刁蛮得要死,自以为自己是秦家大小姐了不起。阿伦脑子抽了,这么多听话好哄的不去追,招惹秦雨飞干吗。”

  “秦雨飞啊,她大概觉得男人都该跪在她脚下吧,嘁,真以为自己招人喜欢呢?”

  顾英杰听着友人的议论,心中不快。他们正参加一个朋友办的晚宴,与这几位友人有段时间未见,原本借此相聚,只是男人也是很八卦的,聊着聊着,竟讨论起女人来。

  讨论女人也是正常,但不巧,今晚他们八卦的女人话题主角是秦雨飞。

  顾英杰认识秦雨飞,不但认识,而且,该怎么说呢,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很久之前顾英杰就听说过秦雨飞的大名,因为她真的是社交圈里的名人。父亲秦文易是永凯集团的当家人,身价数十亿。秦雨飞身为永凯的公主,年轻、貌美、富有,自然有骄傲的本钱。

  顾英杰自己也不差。他父亲是华德集团主席顾文光,华德集团旗下有酒店、餐饮、度假村、房地产开发等众多公司和业务。顾英杰是家中老幺,上面还有一哥一姐,兄长和姐姐年纪都比他大了不少,所以顾英杰自小就备受宠爱,家里对他的要求也比兄长姐姐宽松许多。他留学归来后在家中企业任职,职位不高不低,工作不忙不闲,没人要求他挑大梁,也没人轻视他的分量,他觉得这样很不错,既有工作磨炼自己,也有时间享受生活,他对现状很满意。

  虽然顾英杰很早就知道秦雨飞,但他们真正相识,是在秦雨飞的生日宴会上。那是7月28日,他记得很清楚。

  那次秦雨飞邀请了米熙,而他当时正在追求米熙,于是便一起去了。怎料顾大小姐一位叫尹婷的朋友对他有好感,想追求他,秦雨飞便颐指气使地让他陪尹婷跳舞。

  公开场所,他不会给她不好看,于是舞跳了梁子也结下了。

  之后又是几次接触,秦雨飞给顾英杰的印象就是嚣张跋扈,但她对朋友很好,对米熙对尹婷对其他的朋友都是相当大方。可顾英杰也不知怎么,觉得她就像朵带刺防卫的玫瑰。直率大方,但是有所保留。似乎与谁都好,却还有点距离。所以明明能好好说的话,她偏要凶巴巴的。

  感觉,有点微妙。

  后来,他们一起带着米熙去了美国。说起那次旅程也是很莫名,似乎老天爷在跟他们开玩笑。其实没他什么事,是秦雨飞定好的生日活动——姐妹团旅行,而米熙非要凑热闹想去美国看望陈鹰。米熙和陈鹰,顾英杰觉得这两人之间应该是有点什么。米熙很可爱,但顾英杰觉得可爱的女生有很多,追不上他也不强求。对感情他一向看得很开,合则来不合则散,人家对他没意思他当然也不会死缠不放。因为他的加入,使姐妹团散了。因为他跟秦雨飞总是争吵,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他向来对女生是耐心又大度的,就算不顺眼顶多就是不理。结果一碰上秦雨飞就总是忍不住冒火。秦雨飞不让他去,他就偏偏要去。去美国的机票,谁都可以买。总之,因为他与秦雨飞的“不和”,吓走了她那些原定要一起去美国的姐妹。而米熙坚定不移,一定要去。于是秦雨飞和他就带着米熙上路了。

  结果米熙这个小没良心的,加上陈鹰那个大没良心的,把他们两人当成送货工。陈鹰接到米熙后就直接丢下他们在酒店,只说会请他们吃饭,然后让他们自便。最后变成他和秦雨飞两个人独处。他真是觉得,老天爷还真是挺爱开玩笑的。

  只是秦雨飞这女人讨厌归讨厌,但他还是欣赏她的直率。他们一起吃了饭,聊得不错,印象颇有改观。在美国还发生了许多事。比如,她带他去了一家快餐店,原来她来美国的目的,居然就是要坐在这快餐店的窗边,看着对面店橱窗里的星星灯。

  然后她当他是情绪垃圾桶,向他讲了她过去的事。

  其实不是什么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不过就是老套狗血的男朋友和闺密联手背叛。秦雨飞抓到他们在床上,震惊痛恨,从此决裂。就在那一天,她跟狗男女打了一架,砸了他们屋里的东西,然后开着车子漫无目的游走,来到了这家快餐厅。无意间看到了对面的星星灯。她诅咒那对狗男女,诅咒他们出门就被车撞死。再之后,她读完书回国,与那两人再无交集。

  顾英杰问她,知不知道后来他们怎么样了?秦雨飞告诉他,听说那个男的与一个穷姑娘结了婚。他当初劈腿她的闺密,是因为他以为那个闺密比她更有钱。没想到数年后,他却号称找到了真爱,娶了个穷姑娘。

  而那个闺密呢?

  这大概是这件往事最狗血的地方了。

  秦雨飞的诅咒灵验了。

  闺密车祸身亡。

  秦雨飞在生日前夕,收到了闺密母亲寄来的箱子,这才知道了这件事。箱子里是闺密这几年为秦雨飞准备的礼物,全是她说过的她喜欢的小玩意。攒了许多,从未寄出。因为她们决裂了,她知道秦雨飞不会再理她。

  她背叛了友情,在秦雨飞的心口狠狠扎了一刀。决裂之后,却默默地怀念着她们的友谊,直到她死的那一天。

  这真是很噎人的感觉。还该不该恨下去?恨吧,人已经如诅咒一般死去了。不恨吧,又无法控制自己。

  顾英杰能够理解秦雨飞的心情。她故地重游企图放下往事抹平伤痕他也觉得很正常。那时候她身边只有他,所以她把故事告诉了他。

  她深爱那个男人,曾经深爱过。她想过结婚,要把那男生带回国,给他在父亲的公司里安排好职位,为他的前程铺好金光大道。只是在国外低调的她还没有让那个拜金的男人知道她的身价。她甚至怀过那男生的孩子,但被那男生哄着吃了药打掉了。她为了他付出一切,却不料尝到了被判的滋味。

  她也爱过她的闺密,曾经友谊深厚。她的卡给她刷,她的车给她开,她的房子让她住,最后却被对方用来装成豪门千金横刀夺爱。

  经历是有些惨,但不得不说是她太傻。顾英杰想秦雨飞一定也是知道自己太傻,所以现在她把自己保护起来了。受过伤的人怕痛,何况秦雨飞这样一向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掌心,哪会知道原来受伤这样痛。她怕痛,所以把自己藏在了面具里。

  顾英杰得承认自己是心疼她的。这最不堪的一面她没告诉别人却独独告诉他,那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矛盾——她信任他不会到处去说,却又企图将他推得远远的。

  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一点都没掩饰,好像在说:喂,顾英杰,这就是我,你千万不要喜欢我。

  她是在警告他,不要招惹她,不要爱上她,又或者,她是在警告她自己。

  总之,顾英杰能理解,如果一个人知道你的丑事,你当然不会对他抱有什么幻想,或是让他对你抱有什么幻想。

  虽然,嗯,虽然在他们的关系里,还有不可说的擦枪走火事件。那个嘛,不应该怪酒,不应该怪气氛,反正就是莫名其妙发生的莫名事。他事后有些后悔,她也是,因为他们都不是玩这种游戏的人。但他们两人都是成年人,所以很默契地约好绝口不提,很默契地当没有发生过。默契地,约定好彼此不熟。

  这是她的愿望,她也执行得很彻底,回来后当真是彻底当他是透明的。有他在的场合她就很少出现。不过社交圈就这么大,偶尔遇到,她也假装当他是点头之交对待。

  这让顾英杰心里有些呕。好像他是什么不识相的臭虫似的。原本他才不想管她,可她越是这样视他如洪水猛兽避之不及,他就越有些不服气。现在听到旁边那几个大男人批评她批评个没完,言辞还挺刻薄,他心里相当不舒服。

  “她再刁蛮骄纵,有人愿意宠就好,你们操什么心。”顾英杰没忍住,冷飕飕地发表意见。

  几位友人一愣,然后笑起来。其中一个用胳膊肘撞了撞他:“James跟秦雨飞同游过美国,或许对她有不同认识。”

  不同认识吗?那倒真的有,各方面都认识得很彻底,但顾英杰一点没打算告诉他们。那是他与秦雨飞的秘密,他绝不会往外说。

  “他哪是跟秦雨飞同游,他明明是追着他的功夫少女去的。不过话说回来,James,你最后到底还是没追上米熙?看来这次空窗期要破纪录了。”顾英杰的好友徐言畅调侃他。

  顾英杰笑了笑:“是啊,是没追上。”顾英杰没把这事往心里去。

  说话间门口有些骚动,顾英杰等几个公子哥都闻声望过去,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进门的那三位千金里,其中一个可不正是秦雨飞。她穿着银白的小礼服,露着白皙细致的肩膀和修长漂亮的腿。纤细的脖子上戴着条很细的项链,链坠上闪闪发光的钻石很是抢眼。头发绾了起来,细钻发链穿插妆点,在乌黑秀发中点点闪光,很漂亮。

  秦雨飞巧笑倩兮,顾盼生姿。顾英杰垂下眼,看了看酒杯,故意不看她。旁边有人又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哎,秦雨飞居然会来。James,你跟她熟不熟,她到底……”

  顾英杰被这一撞下意识地抬头,却正对上秦雨飞望向这边的目光,两个人眼神一碰,顾英杰不转头,就直勾勾地直视她。而身边想跟他讨论秦雨飞的声音一下消了,大家很心虚地各自忙碌,该添酒的添酒,该找吃的找吃的,该找人跳舞的去找人跳舞。

  搞什么?顾英杰一脸黑线。这是怕那女人不知道你们在八卦她吗?

  秦雨飞轻扬了扬眉,看着这群公子哥散开,然后她再看了看顾英杰,撇了撇眉,转开头再不理他。

  不理就不理,他稀罕吗?顾英杰转身把空杯子放到一位服务员的盘子上,顺手再拿一杯酒。这边走来了位叔伯长辈跟他打招呼:“英杰,好久不见,你爸最近好吗?”

  顾英杰笑着应,跟那位叔伯长辈应酬完,又受一美女之邀下场跳了支舞,婉拒了另一支舞后,他站在场边与友人闲聊,之后友人被叫走,他便有些无聊。这时候他又看到了秦雨飞,她正在取餐台那里拿东西吃。盘子里放了些薯条炸鱿鱼圈炸鱼柳之类的小食,她拿着盘子正往长桌上张望。

  顾英杰嘴角抽了抽,有些想笑,他知道她在找什么,但是他不想管她。移开目光,可过几秒又忍不住转了回来,她还在那里认真张望。顾英杰心里叹气,他真的不想管她,真的。

  他走了几步,叫住一位服务员,让他拿点番茄酱到餐台,服务员答应了。很快,新的番茄酱摆上餐台,顾英杰看到秦雨飞眼睛一亮,舀了两大勺在盘子上。顾英杰发现自己笑了,然后又发现自己正往餐台那边走,再然后,他已经站到了秦雨飞身边。

  秦雨飞转头看他一眼,又把头转过去,没说话。她夹了两只炸鸡翅,又把番茄酱淋在上面。顾英杰忍不住说:“这个也要蘸酱吃吗?”

  秦雨飞不理他。

  顾英杰也不说话了,伸手拿根薯条直接放嘴里,接着又吃了三根。秦雨飞终于回过身来瞪他一眼。顾英杰一脸无辜:“不蘸酱不行吗?”就知道这女人番茄酱强迫症一定会发作。

  秦雨飞白了他一眼,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他们,她满意了,转头装作拿食物,没好气地道:“顾少,我们约定好的。”

  “是啊,我哪里违反约定?”他半个字都没有透露他们发生过的事,半个字都没有透露她跟他说过的秘密。

  “离我远一点。”

  “你已经拿完食物了,可以端着盘子离开。”他偏不想走,她不乐意可以自己走。

  秦雨飞“哼”了一声,本来是想走,可他这么说她却不愿挪步子了。凭什么她走,明明是他凑过来的。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顾英杰问,他跳舞的时候看到她跟几个姐妹嘻嘻哈哈,目光看向的方向是他的好友徐言畅,“有谁相中Jason了?”

  秦雨飞不答,反问:“我刚进门的时候你们一群男人聚一起八卦什么?说我坏话?”

  顾英杰一噎:“你想太多。”

  “你们才无聊。”

  “你有什么好说的,干吗议论你?”顾英杰暗恼,那些哥们真是嘴欠。

  “哼!”秦雨飞抬抬下巴,“我这肤浅的白富美话题可多了,什么任性刁蛮不识好歹自以为是眼高于顶。那个阿伦说了要让我好看,跟谁怕他似的。你们都是一个朋友圈的,说我什么不中听的也不稀奇,只是他一边跟美琪出去看电影吃饭开房,一边约我兜风晒月光,恶不恶心?又贱又脏,我骂他算骂得轻的。他才是自以为是郑家大少爷了不起,女人被他钩钩手指就该感恩戴德了,哼,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

  顾英杰无语,秦大小姐还是一贯的风格,骂起人来流利得很。不过话说回来,阿伦这样确实是太没品了。他知道秦雨飞有多厌恶花心臭男人。他感觉脸上无光,虽跟阿伦没什么交情,但被秦雨飞归为一类,他也相当难堪。秦雨飞骂完了还瞪他,瞪什么瞪,关他什么事,又不是他干的。

  “秦雨飞,你对我态度好点。”他忍不住说她。每次偶遇都跟见到仇人似的。

  “干吗要好?我就这样。”她越发横眉竖眼。

  顾英杰没好气:“秦雨飞,以我们的交情,做不成好友也该是普通朋友,再不然,正常的点头之交也可以。你说不能让大家知道发生过什么,可你对我太特别,哪里藏得住?你对一般朋友都不是这种反应,别人会起疑的。按常理来说,女人对男人这样,如果不是太讨厌,就是太在意。你是哪一样?”

  这话一出,秦雨飞顿时僵了脸,然后捏紧了盘子,狠狠瞪他,脸上的怒气实在是太明显。“顾、英、杰。”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真是气坏了的表现。

  “想怎样?”把她惹到了,他反倒轻松起来,有点想笑,觉得她的表情很好笑。

  “你少自作多情。”

  “哦。”他一脸不在乎,故意的。

  她气呼呼,真想糊他一脸番茄酱,但她爱面子,这里是朋友的Party,她并不想当众丢脸。咬牙再咬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实在是气不过,憋得难受,回转身,一看周围没人注意,她伸脚想踢他一下。踢不疼他也要撒撒气。

  她一伸脚,顾英杰就下意识往后退,她穿着细高跟,一踢不中,向前踉跄了一下,没站住,她本能地往前伸手一抓,他忙上前扶她,人是扶住了,而她手上的盘子没拿住,“咣啷”一声脆响,盘子砸到地上,那什么薯条鱿鱼圈炸鱼柳摔了一地,最夸张的是,红艳艳的番茄酱洒了一地糊了他一脚,还沾到了裤子上。

  顾英杰还没反应过来,刚听到盘子摔地声响就见眼前一花,那个始作俑者以惊人的速度闪到了他身后。他低头看脚下的惨况,再抬头,一屋子人惊讶地看着他。

  身后有人用力戳他的背,不用回头看他就知道是谁。这讨厌鬼不但会闯祸还挺会躲,这么高的高跟鞋居然一点不影响速度。顾英杰抿抿嘴角,在众人的注视下摊了摊手。

  身后的秦雨飞又戳他。他一米八四的个头挡住一米六三的她并不难,他知道她的意思。好了好了,不要戳了,他不会把她拖出来让她丢脸的。

  “抱歉,失手。”顾英杰冲众人笑笑,招手让服务员赶紧来收拾。好几个服务员赶了过来,顾英杰的几个朋友也要过来察看,顾英杰冲他们摆了摆手,阻止了。其他人终于也觉得这角落的小意外没什么意思,于是该跳舞跳舞,该喝酒喝酒。

  顾英杰退了几步,秦雨飞也跟着退了两步,然后她看到身边有个大梁柱,用力再戳顾英杰的背一下,就闪身躲到梁柱后面去了。顾英杰转头看她,她也正看过来,两人目光一碰,她冲他皱鼻子瞪他一眼,然后看了个时机,朝洗手间的方向跑了,留下一路番茄酱痕迹。

  顾英杰很想骂她笨蛋,这么躲哪躲得掉,大家就算看不到她的脸也会知道这事她有份,她躲躲藏藏的更丢脸。服务员给他擦鞋的时候,他忍不住拿了手机发短信给她,内容就两个字:笨蛋。

  不过她没回,压根没理他。

  这后面的时间顾英杰无心玩乐,鞋子裤子虽然擦了但他总觉得不干净不太舒服,所以再待了一会儿后他就告辞离开。徐言畅和另外两个好友也觉得这宴会没什么意思,趁机一并告辞。

  出了酒店,徐言畅呼了一口气,问顾英杰:“怎么回事,你跟秦雨飞搞什么鬼?”

  “没什么啊。”

  “躲你身后的不是她吗?”能看到裙摆一角和鞋,还是很明显的。

  “哦,她失手摔了盘子,我正好在旁边。”顾英杰不想说太多。

  不过徐言畅看向他的表情有些不信。顾英杰笑了笑:“我跟她不熟。”脑子里闪过秦雨飞警告他的话,不许提在美国的事,不许跟别人说她的事,要记住,她跟他不熟。

  秦雨飞啊秦雨飞,我真的守约,全按你吩咐的说的。

  “那秦雨飞真是莫名其妙,她自己摔的盘子干吗躲你后边,让你背黑锅被大家看?阿伦没说错,这女人真是讨人厌,没礼貌又自私,自以为是。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教训她一下。James,你刚才就该走开,把她丢出来,让她摔一跤也可以啊,她也该尝尝丢脸的滋味……”

  “Abel。”顾英杰停下来,不得不打断他,“别动她。”他严肃又认真,Abel愣了一愣。

  “我们是男人,何必跟个女人计较。再说阿伦在那事里未必是对的一方,被拒绝了就到处说女方的不是这也没什么光彩的。”顾英杰很不高兴。

  “好了,好了,绅士杰,知道你对女人有风度。”徐言畅知道Abel跟阿伦交情深,现在被说得脸色不好看,赶紧出来打圆场。

  “莫名其妙。”Abel摆了脸色,丢下一句走了。

  徐言畅拍拍顾英杰的肩,顾英杰瞪着Abel的方向,觉得他才莫名其妙,秦雨飞关他什么事,瞎凑热闹。那女人再大小姐脾气,有宠她的人就好,真的不必他们这些人瞎操心。

  只不过,也不知日后谁这么倒霉,要肩负这样的重任。

  顾英杰这晚还是没忍住,又给秦雨飞发了条短信:“你欠我一个谢谢。”

  他帮了她,她还瞪他。

  短信照例是发出去后无人回应,顾英杰也不在意。从美国回来后秦雨飞就真的当他是透明的。他知道在她心里也许有些尴尬和别扭,她想撇清关系他能理解。但他觉得很冤枉,那些秘密是她自己告诉他的,他真没打算跟她纠缠不清,她应该知道才对。

  她越是当他病毒一样防着,他就越是不服气。

  秦雨飞躺在自家床上看着手机。

  “你欠我一个道谢。”

  她撇嘴,把手机丢一边。是欠了,但她不打算还。她真的想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她信任他,向他倾吐秘密。糗事发生第一反应就是躲他身后,这种直觉甚至都没有过脑子。这样不好,她知道,很危险。三年多前被那男人劈腿后她对男人的信任只剩下一些渣渣了。

  所以顾英杰,对她而言很危险。

  他今天说她在意他,他以为是玩笑?没法跟他开玩笑,太危险了。

  她得采取些措施。

  秦雨飞打算做的措施就是——她该顺着她爸的意思,找个对象了。

  第二天,秦雨飞十点二十五分迈进公司,十点半有个会,她觉得她的时间卡得刚刚好。可刚进办公室秘书就一脸焦急道:“秦总,会议提前了,仇总调到十点了。”也就是说,秦雨飞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哦。”秦雨飞点点头,不以为意。她放好包包喝了口水,然后拿着笔记本电脑去会议室。会议室里坐了一屋子人,秦雨飞进门时大家都看了过来,秦雨飞笑笑,坦荡大方地打招呼,然后坐在了会议桌上首主位旁边的空位上。

  主持会议的是集团副总仇正卿,三十三岁,年轻有为。他是秦雨飞的父亲秦文易请来的职业经理人。之前在秦家的永凯集团下属的日化品公司任总经理三年,业绩亮眼,表现优秀,两个月前秦文易将他调到集团这边任副总。

  仇正卿小时家境清贫,但他为人勤奋刻苦,读书时成绩优异,靠着奖学金完成学业。大学时就开始各种勤工俭学,实习打工,一毕业就被大公司聘用,之后一帆风顺步步高升,没几年就有猎头公司挖脚。三年前他被秦文易挖来,成了永凯各子公司里年纪最轻的总经理。

  仇正卿为人严肃认真,视工作如命,对下属不假辞色,原则性极强。只是他长得端正顺眼,加上身镀金光,所以在公司里头也有不少女粉丝。据说在子公司里有大胆女职员追求过他,不过他拒绝了。后被调到集团后,倒没人生出追求这位副总的意思,因为传言中,大老板相中这位年轻有为的副总做乘龙快婿。

  仇正卿见秦雨飞进来,只顿了顿,然后再没看她一眼,继续往下说开会的内容。他这个副总主管营销,秦雨飞则是主管市场部公关策划,两人在业务上常有交集。

  秦雨飞知道老爸的意思,传言确是真的,秦文易确实有意让女儿与仇正卿相处看看有没有发展的可能。秦雨飞是独女,秦文易倒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他一手创下永凯这么大的企业,自然希望后继有人,第一人选是女儿。只是秦雨飞显然志不在此,她也有努力按着秦文易安排的道路走,但个性懒散胸无大志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而且在经商的天赋上,女儿确实差了一大截儿。

  秦雨飞有些小聪明,为人处世也有些小手段,她要是愿意,是能把人哄得很开心。在客户方面她一向吃得开,组织活动搞搞创意品牌运营她在行,也有兴趣,所以秦文易让她在公司做了一段时间后,就把她从营销的位置上撤了下来,调她去了市场部。

  什么人能办什么样的事,秦文易看得很清楚,女儿也不例外。他已经很肯定女儿不是理想的公司掌舵者,再培养二十年也一样。他现在五十五岁,身强体健,再干十来年也不是问题,所以他得趁这段时间,给公司的未来铺好路。一是拉拔些信得过有能力的自家人,二是要搞定女儿的婚事,他希望女儿的爱情婚姻能与他的事业助益两相宜。他觉得这也是为女儿好。

  原本秦文易属意的女婿人选是领域集团的太子爷陈鹰。陈鹰为人正派,相貌堂堂,事业心责任感都很好,重要的是商业才能也很令秦文易满意。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秦文易觉得相当不错。若是陈鹰能成为他的女婿,那今后也肯定能帮着秦雨飞守好永凯。

  可惜做家长的算盘打得精,两个年轻人却没来电。秦雨飞是说过对陈鹰印象不错,与他也聊得来,但最后这事不了了之,秦文易也明白意思。他倒不是非谁不可,来日方才,再多看看也不错。之后,他便想到了仇正卿。

  仇正卿这人秦文易相当欣赏,踏实努力,工作狂人,相貌人品都很不错,最重要也很有商业头脑,颇有秦文易与父亲一起创业时的劲头。秦文易放他在子公司观察了几年,觉得他可以胜任更大的职位责任。如果秦雨飞与他能相处融洽感情不错,那日后招他为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公于私都有利,秦文易把仇正卿提拔了上来。也给女儿牵了牵线,带着一起吃了饭,一起出席过商业应酬。他没明说,没强硬推动,他觉得可以给年轻人多一些空间,他也不是老古板,不想给女儿或是仇正卿造成什么心理反弹。反正位置安排好了,机会制造出来了,能如何也看他们自己发展。

  但人的心思是藏不住的。他有这意思,仇正卿和秦雨飞当然知道,而公司里也有些风言风语。仇正卿不动声色,秦雨飞更是不以为意,她对仇正卿完全不在意,更不可能选择他。这事她发觉父亲的意思后就立马跟秦文易挑明了。

  秦文易听后只挑挑眉,“哦”了一声。不喜欢,不会选他,那有什么关系,他又没逼她选。该配合工作就配合工作,该干吗就干吗,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来日方长,谁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真不来电再说,反正他没说过什么,有更合适的人选出现他当然也是乐见。

  今天这业务会议的气氛颇是紧张,因为上个月的业绩只勉强达到仇正卿要求的底线,现在是11月1日,业绩报告就已经出炉,可见仇正卿抓得多紧。他是个发现一点问题就要马上解决的上司,他制定的业绩要求很严苛,但也都是有根有据事实证明只要加倍努力还是能完成的标准。

  但秦雨飞其实并不欣赏,她认为一般认真努力就能完成的才是合理的任务,需要拼命加倍努力才能做到的那就是不合理的。工作并非生活的全部,过劳死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当然她也不会这么不识相去发表这些言论,也不会用自己的个人观点去阻碍仇正卿领导部门管理公司。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大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过不下去自然就会去找适合自己的路。也就因为她活得太随性,所以她也清楚自己不是经商的料。

  仇正卿在会上把各营销部问得都抬不起头来,连着两个月只能做到合格分数,那下个月呢?他要求营销部把之后三个月春节前提升业绩的计划拿出来。如果这两个月业绩有问题,那之后三个月必须解决问题。

  营销部门开始汇报他们的计划书,里面涉及几个营销活动是需要市场部配合的,这也是秦雨飞他们部门需要与会的原因。于是话头转向了市场部。仇正卿这才把目光转向秦雨飞。

  “赠品活动我们已经按营销部的要求在做执行了,礼品小样10号出来,确认后五天制作时间,15号交货,活动是在25号,如果还有什么问题,还有时间调整。另外月底的新产品发布会方案按计划时间表要求是6号交,所以我们还没开始做。”没有提前完成任务秦雨飞一点都没有心虚不安。

  营销部经理额头冒汗,“还没有开始做”这种话真是只有秦雨飞才敢说。

  “秦经理。”仇正卿很不客气,“你们的工作计划时间表需要修正。”

  “好的。”秦雨飞点头,“我们会按营销部新调整的业务需求调整,按时完成。”

  会议室里静得吓人,营销部的业务需求没有变,只是仇老大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多出案子多讨论多推翻多创新,业绩必须提升。别的不说,单业绩必须提升这要求,那大家装样子也得装出忙来,不管结果如何,好歹有个我们拼命了尽力了的说辞。刚才发言的个个抢着把时间表提前了,以示努力。

  结果大小姐果然是大小姐,虽然态度是诚恳的,可是这话里的意思表明了有多少要求就做多少事,绝不多干。

  仇正卿当然没那么好打发,他看着秦雨飞:“请秦经理下周一就把新品发布会方案交上来。赠品活动的执行也请提前,秦经理迟到了,没听到营销部那边的新安排,会后还请充分沟通,我希望看到每一步进展都顺利稳妥。”

  “好的。”秦雨飞态度很好地点头,但并没为自己的迟到道歉。而且她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嘀咕,今天周五,下周一交的意思就是周末两天要求她部门加班。原本定6号交就是她对着日历算好了日子,周一是4号,部门开会讨论动手开始做,5号汇总再讨论,6号修订终版上交,刚刚好。可现在居然要加班!

  会议又开了半小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业绩再不提升会死得很难看的压力后,终于散会。

  “秦经理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仇正卿的话让许多人给秦雨飞投以同情目光,也有人是抱着看好戏可惜看不到的态度,陆续散场。

  秦雨飞记下最后一个会议中谈到的工作重点后把笔记本电脑合上,抬头看仇正卿。仇正卿正盯着她看,见她终于把注意力转过来了,板着脸道:“秦经理迟到了。”

  秦雨飞点点头:“仇总临时提前开会,我不知道,下回我会注意的。”

  “我让你秘书通知你了。”

  秦雨飞打开手机看了一下:“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开车,没接到。”

  “我没记错的话,公司上班打卡的时间是九点。”

  “对。”秦雨飞大方承认,“仇总觉得我耽误了哪项工作就直说吧。”秦雨飞最不喜欢这样拐弯抹角故弄玄虚的说话方式,他不过就是想说她上班迟到罢了。可她自打来老爸的公司,除了一开始秦文易还未死心时她努力了一阵天天早早上班没事也熬一熬跟大家一起晚下班,可这样丝毫没有提高效率,也改变不了她没有掌舵人天分的事实,所以秦文易接受现实调她到市场部后,她也就按自己的方式来工作。

  上班晚点到,下班视情况走。她依照按需办事的原则,工作多的时候就多干点,不太紧急的话就少干点,只要按时完成,没拖别的部门后腿就好。她虽算不上职场精英,但该做的工作她也都做了,客户关系打点得妥妥当当,企业活动每一次都圆满完成,她觉得OK了,还要怎样?

  仇正卿微眯了眼,对秦雨飞的态度很不满意。但秦雨飞的工作他抓不到什么大错,会哄人会挑礼物有品位见识广,客户关系这块她确实维护得不错。可是话又说回来,同样的事换了别人做未必有她的效果,那是因为她是秦文易的千金,这一点就能让很多人给面子,所以她办事事半功倍,仅此而已。仇正卿觉得她不过是仗着身份取了巧,各种懒散不思进取。

  “秦经理。”仇正卿道,“做事的区别在于,同一首曲子,顺利弹完和用心完美演绎是两回事。在我看来,秦经理只求顺利弹完,这事落在别人身上就算了,可秦经理身份不同,必须给全公司一个表率,所以秦经理该做的,是用心完美演绎。否则,大家有样学样,这公司的工作风气松散,怎么管理?”

  “我觉得现在公司工作风气非常积极向上,哪有松散一说?仇总不必妄自菲薄,况且我爸还在呢,你管不了,还有这么多叔伯前辈管着。你说话太绕了,这样很累。我不用打卡,上下班时间灵活是我爸许可的,不止我,我手下那几个也一样,如果有应酬有活动那来晚一点走早一点都可以,最重要是把工作都做完。整个公司我管不住,但几个人一个部门我还是能管的。我部门哪样工作没跟上,哪个人做错事,仇总直说就行,我马上处理。但别揪着态度方式顺不顺眼这样的主观意见说事。”

  “秦经理说到重点上了,秦经理的态度确实很成问题。”

  秦雨飞不理他,站起来拿了笔记本电脑准备回办公室,刚才会上既然调整了时间表,那她这边的工作就得抓紧时间,她可不想拖着一部门加班,没工夫费在这里扯皮这些。

  “我说了你可以走了吗?”仇正卿酷酷的,一脸严肃。

  秦雨飞笑笑:“仇总不满意我的态度,那仇总就自我调节克服一下吧。我得回去工作了。”

  “秦雨飞,现在是仗着你家世背景耍任性吗?不管你爹是谁,职场就是职场,希望你搞明白。”仇正卿真是被她气到。

  秦雨飞脚下一顿,转过身来,淡淡道:“仇总,你对我有偏见。职场就是职场,我很清楚。而我,确实是永凯老大的女儿,你也搞搞清楚。”她压根不打算显示一下自己的志气骨气上进心。说完扭头就走,懒得看他脸色和给他脸色看。

  仇正卿在她身后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再看不见。

  秦雨飞中午吃饭时间就被秦文易召见,父女俩到附近餐厅一起就餐,他问她今天是不是跟仇正卿起了冲突。

  “算不上冲突,只是理念不合。”父亲大人眼线多秦雨飞一点都不意外。

  秦文易笑了:“你还有理念?”在他看来,女儿就是懒散爱玩没事业心。

  “当然有。”秦雨飞扬眉看着自家老爸,“你放心吧,没事。我有分寸,很给他留面子。他在这儿位高权重,意气风发,不会被一个小小的市场公关经理气走的。”

  秦文易看着女儿笑。秦雨飞也笑:“爸,我跟他真的不来电,理念不合就是理念不合,不是什么斗气耍花枪。我是打算找个对象谈谈恋爱了,爸,你手上不是存了好几个属意人选,说来我听听,我从里面挑一个约会相处看看。”

  “听起来很没诚意。”秦文易摇头,“你年纪不小了,是该认真考虑婚姻大事。”

  正说着,一个爽朗的笑声插了进来:“父女俩说什么大事呢?”

  秦文易和秦雨飞转头一看,公司里主管产品的副总许文正与仇正卿站在一旁,许文正对他们笑着,这两人也不知听到多少。秦文易笑说着真是巧,然后招呼他们过来一起就餐。

  仇正卿脸色有些微妙,客气应了,跟着许文正一起坐下。许文正是永凯的老臣子,比秦文易还年长几岁,当初一起跟着秦文易创业,打下永凯的一片江山,与秦雨飞也是极熟,所以一点没客气,跟秦雨飞笑道:“小姑娘长大了,该嫁人了。”

  秦雨飞也笑,挽着许文正装模作样地叹气:“可是好男人都变老了,不是叔叔就是伯伯。”这拐着弯地拍马屁送甜汤,把许文正哄得哈哈大笑。他抓住时机帮忙撮合:“我们正卿就不错啊。”

  许文正对仇正卿非常欣赏,三年多前也是他向秦文易推荐了这个年轻人,让他从对手公司里把仇正卿挖了过来。仇正卿来了之后果然不负众望,成绩卓然。许文正对秦文易忠心耿耿,他知道秦文易担心家业后续无人,可以让仇正卿和秦雨飞相处看看这个提议也是他跟秦文易提的。

  仇正卿听了许文正的话垂下眼皮,没说话。秦雨飞看也没看他,坦然笑道:“哎呀,我刚跟我爸说了跟仇副总理念不合,真没法配对。我还是找个不那么深刻能一起吃喝玩乐过肤浅生活的合适。”

  许文正接话:“又逗你许叔。不过女孩子不这么辛苦也好,但得找个靠得住能干的,这样你爸妈才能放心。”

  “好咧。”秦雨飞笑得调皮,给许文正夹菜,问他孙子的情况,又说满周岁了办个Party热闹一下吧,这事交给她来办吧,礼物她都选好了,给宝宝办什么活动好她也有几个腹案,要约许文正的儿媳妇出来喝茶玩宝宝的。一番话把话题带走了,又把许文正哄住,一顿饭下来,许文正又开始老调重弹说可惜自己没有两个儿子,不然一定要抢秦雨飞做儿媳妇。

  秦雨飞娇嗔:“许叔没诚意,一个儿子就够用了,也没见张罗啊。现在孙子都生了才说遗憾,哄我呢。”

  许文正哈哈大笑,秦文易敲女儿脑袋一下,秦雨飞趁势撒娇,两个老人家拿她没办法。仇正卿看了秦雨飞好几眼,只静静吃菜。

  这事过去一周后,秦雨飞开始约会了。

  对象是赵鸿晖,永凯原料供应商明锐的小开,目前在明锐任职。因为业务往来的关系,他与秦雨飞早就相识,追求她的动作却是这两个月才开始。那天秦雨飞去参加厂商活动,与赵鸿晖碰了面,赵鸿晖再次开口约她,这次秦雨飞答应了,两人于周末在家高级餐厅共进了一顿浪漫晚餐。

  周一,一大把鲜丽娇艳的红色玫瑰被送到了秦雨飞的办公室,上面有张卡片:九十九朵玫瑰,代表着我的心意。秦雨飞看了看花,回了他一条短信:谢谢,我非常喜欢。

  短信发出去后,赵鸿晖的电话马上打了进来。

  “喜欢就好,那我约你今晚再见面就有了底气。”

  秦雨飞哈哈笑:“今晚没空,周四好了。”

  赵鸿晖一口答应。两人闲扯了几句,挂了电话。

  秦雨飞把手机丢到一边,并没有开心的表情,她盯着花发了会儿呆,忽地抿抿嘴挑挑眉,一脸不在乎的样。一转头,却见仇正卿拿着个杯子站在她办公室门口正看着她,见她望过去,他没说话,拿着杯子朝茶水间方向走了。

  哼。秦雨飞更不在乎。她让秘书找来个漂亮花瓶把花插起来,摆在她办公室的茶几上。

  又一周过去。秦雨飞的办公室天天有人送花,玫瑰百合郁金香不带重样的。秦雨飞每次都让秘书插好摆好。于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大小姐恋爱了。

  秦文易对这没什么特别表示,仇正卿也表现正常,甚至开会的时候也没再太挑剔秦雨飞的工作。公司里那些传言开始转向,也许是仇总并无意,而大小姐原来也另有所爱。

  周五下班,秦雨飞很准时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一抬头,看到仇正卿拿着个杯子站在她办公室门口。

  秦雨飞在心里一笑,办公室设在去茶水间的半道上就有这么一个好处,拿个杯子就能解释突然冒出来的原因。

  “仇总找我有事?”她直接问。

  “你跟赵鸿晖认真的?”这是他第一次问及她的感情,但语气平常态度端正,俨然上级关心下属。

  秦雨飞笑了笑:“多谢仇总关心。”

  仇正卿扯扯嘴角:“跟他理念相合?”

  这时候秦雨飞的手机响了,她低头一看,来电名字上写着顾英杰。秦雨飞把声音按掉,抬头再一笑:“是啊。”

  “什么理念?”仇正卿再问。

  秦雨飞歪了歪头:“仇总有话就直说吧,我真的不喜欢绕来绕去的。”

  仇正卿垂眼看了看手上的杯子,再抬眸,看了看秦雨飞,道:“其实你不必为了向我证明什么而草率地决定自己要去跟谁约会,赵鸿晖的风评并不好。别用对待工作的那种随意态度对待自己的生活。”

  秦雨飞的手机又响,这次是短信。她低头看了看,还是顾英杰。她把短信点开,上面写着:你在跟赵鸿晖约会?他风评并不好。

  秦雨飞盯着那句话读了两遍。

  一样的意思,不同的人说出来真是不一样的感觉。

  秦雨飞眨眨眼,抿了抿嘴角,抬头跟仇正卿道:“仇总,既然你也不掩饰你的自作多情了,那我也敞开说,仇总不必对我上心,我对仇总真的不来电,不是抗拒不是斗气,真的理念完全不合。仇总对我有偏见,我对工作也好,对生活也好,从来都是认真负责的。只是我想要的生活不是被工作绑架,不是被别人的观念绑架,我对我自己负责。”

  仇正卿一噎,不是抗拒不是斗气,是在说他?这女人还真是犀利不给人留情面。不过他还真的只是善意提醒下而已。他反击:“你说我自作多情,你也不遑多让。”

  秦雨飞笑笑:“是啊,我是怕仇总面子上抹不开,所以也没说,今天仇总兴致好,那就多说几句好了。仇总其实心里有些看不起我,觉得我不过是个富家千金,命好,所以不懂珍惜。而仇总很为自己清寒出身靠努力打拼赢得眼下的财富地位骄傲。仇总吃过苦,所以有些仇富,但也要富。仇总用是否努力拼命工作来衡量人的品性,而我恰好不合格。我的家世背景外貌年纪使我成为一个很好的婚配对象,但是仇总的傲骨又觉得这样会让人看轻自己,别人会以为仇总是靠裙带关系发达的。”

  秦雨飞的手机短信又响了,她飞快地低头看,不是顾英杰,只是条垃圾广告短信,她心里莫名有些失望,一边按删除一边继续道:“其实仇总不必困扰。我跟仇总,真的不来电。仇总不必可怜我的散漫,我只是觉得这样活得更自在。仇总大概想说那是因为我命好生在富贵家不缺钱。其实我爸早就不缺钱,仇总打拼到今天也不缺钱,但追求事业的成就感是你们的兴趣,爬得更高走得更远赚更多钱才会有快乐,这是喜好而已,跟钱财无关。”

  仇正卿想反驳,却不知能说什么,这些话颇有道理。

  “把话说开了真是舒服了。所以仇总,你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我也有自己的生活目标,我爸早看透我这德行,所以给我一个小小的职位,这样的职位凭我的学历资历能力我在外头也能得到,我工作得挺开心,生活也不错,这才是命好。仇总工作努力,业绩喜人,仇总开心满足,这也是命好。要知道不是所有清贫又努力的人都能有今天,靠自己也靠机遇,仇总真的不必把自己设定在悲情又自傲的角色里,放轻松些吧。另外,多谢关心,我做的事心里有数,真不是为了向仇总证明什么才去约会的,这大帽子我真戴不起。再见。”

  秦雨飞说完,也不管仇正卿会有什么反应,拎着包包从仇正卿身边走过去。

  手里的手机再没有响过,她捏紧了,心里莫名暴躁。

  风评不好!那你倒是接着说啊!我没接电话不回短信你就不继续说了吗?

  好吧,不继续说是对的。太正确了!

  总之,你知道我在跟男人约会,跟你没关系,这样就好了。

  可是秦雨飞并不开心。她时不时看看手机,但无论电话还是短信,顾英杰的名字再没有出现过。

  而那次谈话之后,仇正卿也再没有单独跟秦雨飞谈过话,工作上对她的态度倒也没再这么严苛。很快,11月底,许文正的宝贝孙子满周岁。

 

1

《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被男友与闺蜜联合背叛,秦雨飞伤心至极,不肯轻易再谈爱,不想却偏偏又对温柔多情的顾英杰动了心。只庆幸遇见你,只庆幸我们能够好好在一起。

明月听风  网络人气作者已出版作品:《三嫁惹君心》《跟你扯不清》《女心理师之江湖断案》《替身娘子》《不在回忆里错过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明月听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