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2“白富美啊,你记住不要再跟人渣约会。”

2016-01-18 12:13 作者:明月听风

秦雨飞完全能理解,因为她爸也是这个德行。

  Chapter 2“白富美啊,你记住不要再跟人渣约会。”

  许文正大摆宴席,请了许多宾客。私交好友、商务上的伙伴,趁着这喜事全都请了过来。秦雨飞帮忙策划筹办了活动,按许文正的意思,场面要大,要让年轻人玩得开,要给他们老人家谈事留好空间。

  许文正的儿子笑称老爸真是干点什么都不忘那点生意。秦雨飞完全能理解,因为她爸也是这个德行。

  宴席包下了华德酒店的一整层,分开两个区,中式宴之后是舞会,舞会这边也分了一个区做儿童游乐场兼老人家洽谈区。许文正的儿媳妇对秦雨飞分的这个区笑得半死,是要把小魔王都丢给谈话中的老人家带一带吗?

  “是啊,他们就好这个。”秦雨飞很有把握。

  果然,开宴那天,大家对那个活动区都赞不绝口,那些小朋友全是老人家们的心头肉,要说谈生意,谁又会在这种活动里硬板板地谈公事,全是在借机拉近关系培养交情而已,所以带带孩子玩乐,聊聊儿孙经真的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许文正对这宴席活动再满意没有,拉着秦雨飞到处夸,比秦文易更像她爹,惹得秦文易夫妇大笑。其实许文正这也是帮着秦文易推销女儿,他带着秦雨飞去交际的都是有未婚适龄儿孙的商业伙伴,个个是他们眼里攀亲家的好人家。

  秦雨飞被拉着敬了一圈酒,好不容易躲到角落喘口气。她扫了一眼会场,没有看到顾英杰。刚才许文正拉着她敬酒就敬到了顾文光夫妇,顾文光还把顾英杰叫了过去,她爸秦文易也过去凑了热闹,两边开着儿女玩笑,一边说我这女儿好是好就是太贪玩,一边说我这儿子很不错但有些被宠坏了,真是从小到大没吃过苦,哪像我们当年。

  总之各自批评一下儿女,又扯到现况上,年轻人要多接触接触,交交朋友。秦雨飞笑着答应了,却没去看顾英杰的表情。应酬了好半天,最后她也记不清都跟哪家寒暄了,只记住了顾家。

  现在躲在了角落,秦雨飞觉得放松下来,看了两圈会场,一开始只是无意识地东张西望,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在找顾英杰,心头一跳,叹口气。

  这时候身边忽然有人道:“辛苦了。”

  秦雨飞一看,是仇正卿。秦雨飞扯扯嘴角,她当然不会认为他是在说她筹办这个宴辛苦了。

  “这种交际应酬也真是累人。”仇正卿手上拿着杯酒,似漫不经心地说。

  “仇总就直说我转了满场,把未婚高富帅的父母长辈都见了个遍不就完了吗。”

  仇正卿被她逗笑,点头:“嗯,我是这个意思。”

  “所以累人的是仇总,说话太不痛快。”

  仇正卿敛了敛笑,换上个正经表情:“好吧,可你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这次他直截了当问了。

  秦雨飞笑了:“有进步。”

  “所以那个男朋友不重要?”

  “仇总应该很有经验,在没有签约之前,谁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抢客户的机会不是吗?在场这些适婚男女,有几个没有男女朋友的。只要没出双入对众所周知,没让家里点头非卿不可,那变数还是很多的。对老人家们来说,儿女亲事,也是门生意。”

  仇正卿抿了口酒,点点头。他想了一想,决定不拐弯抹角,便道:“我是想来跟你说声抱歉,我过去确实对你有偏见。”

  秦雨飞看着他挑了挑眉,仇正卿笑了:“原本觉得你跟我认识的其他千金是一样的,上次一聊,倒是觉得你跟她们不太一样。”

  “其实是一样的,只是你认识的千金明显有点少。”秦雨飞道。

  仇正卿又笑:“确实不太多。”

  “多谢。”秦雨飞笑着行个礼,“起码仇总重新认识我,真是让人荣幸。”

  仇正卿哈哈大笑起来,这是秦雨飞第一次见他大笑。他笑完了,又说:“不过我对你的工作态度仍然不满意,希望你能更努力积极一点。上班时间是在九点,另外昨天那个方案我说中午十二点前交,你却是下午五点才发过来邮件。”

  “你的行程表明明昨天是一整天在外会议,我中午十二点前交和下午五点交对你来说没区别,反正你也是晚上才有空看。而且我们部门是前天就完成了,昨天只是合理利用了时间再做讨论修正而已。仇总应该庆幸我们认真对待工作而不是做做按时交作业的表面功夫。”

  仇正卿挑了挑眉:“没错,我是晚上才看的。那案子还得改改。”

  秦雨飞也挑了挑眉:“好的。”没问细节,一口答应,态度非常良好。接着她看到了顾英杰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正朝她这边看,见她看到他了,还向她走了过来。

  秦雨飞心跳快了两拍,赶紧道:“失陪了。”说完转身就走,丢下一脸菜色的仇正卿。

  刚想着她态度真不错,这下一秒她就给了他脸色看。仇正卿再喝一口酒,皱了皱眉头,看这一屋子欢乐玩耍的人,想了想,算了,这时候也确实不是讨论工作的好时机。

  秦雨飞跑到洗手间待了一会儿,看了看外头并没有人堵她,也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心情变沉重,她花了两秒整理情绪,然后回到了会场。检查了宴上各项工作状况,都没问题,这时候听到许文正的儿媳妇叫她。

  过去一看,这一堆好几个当妈妈的在说笑聊天,大家对秦雨飞送的那套宝宝用品很感兴趣,又听许文正的儿媳妇说跟秦雨飞聊过许多育婴知识,现在正好看到秦雨飞,就把她叫过来了。

  在场的几位秦雨飞都认识,其中一个是顾英杰的姐姐顾英慈。顾英慈年长顾英杰七岁,今年孩子刚满六岁。几个妈妈聊得高兴,有人说真意外秦雨飞居然懂这些。秦雨飞哈哈笑过去说这还不是研究送礼研究出来的。

  “那也是天赋。”那年轻妈妈笑,“我看以后雨飞一定是超级好妈妈。”

  听得这话,秦雨飞小腹开始痛,她知道这是心理作用。曾经,她也有机会做妈妈,只是那男人对她说:“现在真的不能要,我什么都还没有,我们还在念书,如果你爸知道你在美国生个孩子,还不得打断我的腿?现在并不是好时机,你听话,为我们自己想想,有了孩子,会把我们的生活打乱的。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的,到时多生几个。这次才两个月,吃药就能解决。”

  她听话了,吃了药。

  秦雨飞悄悄吸了一口气,努力把腹痛的感觉压下去。吃药很痛,比她想象中的还痛,她痛得在床上连打滚的力气都没有了。而正是那个男人,被她捉到跟她最好的闺密在床上。

  事情过去很久了,只是那种痛印在了她的心里,痛入骨髓,不可能忘,那样的痛有时还会跳出来提醒她一下。秦雨飞脸上不动声色,跟着众人一起笑:“这话千万别当着我爸的面说,不然他一定会想办法赶紧把我嫁掉。”她做出怕怕的表情,“我还想多玩几年。”

  “阿慈,是你女儿?”一人指着秦雨飞身后说,顾英慈一看,脸上笑容幸福又温暖。秦雨飞转头一看,居然又是顾英杰。有三个孩子围着他,两个五六岁的女娃娃,一个七八岁的男娃娃。顾英杰正在细心给女娃娃的公主裙上别蝴蝶结,那丝带一看就是旁边装饰上面扯下来的。

  “她一定又调皮了。”顾英慈抱怨的语气相当幸福。那女娃娃里一个是她女儿,一个是好友家的孩子,男娃娃是她兄长的孩子。

  顾英杰在那边对着女娃娃们道:“好了,一人一个,漂不漂亮?”

  两个女娃娃点头,男娃娃想发表下意见,被顾英杰看了一眼,到了嘴边的话改了口,说道:“叔叔说漂亮就漂亮。”

  顾英杰满意点头:“所以不可以哭了,小朋友要团结友爱,哥哥要好好照顾妹妹。”

  三个娃娃一起点头。

  妈妈团这边看得这番景象都在笑。顾英慈满是骄傲地说道:“我弟超级喜欢小孩,我哥和我家那两个,全是被他宠坏了。唉,也不知道以后他自己结婚有了孩子得宠成什么样。”

  一个年轻妈妈道:“阿杰现在是不是没有女朋友,我表妹刚从国外回来,她很不错啊,阿慈你帮我表妹介绍一下。”

  “行啊,她有来吗?”

  “有的,我叫她。”

  两个媒人说干就干,一个去叫表妹,一个挥手把顾英杰叫了过来。秦雨飞觉得肚子疼得更厉害,她借口说要去洗手间,顾英杰前脚站过来,她后脚跑掉了。

  秦雨飞找了个角落待了一会儿,下腹的不适感减退不少,但她感觉很不舒服,她需要番茄酱。她走到饮料餐点台那儿看,想起今天是中餐宴席跟舞会一起办的,舞会这边只订了酒水水果和糕点,并没有用得上番茄酱的小食,那自然,没有番茄酱。

  餐台边有许多孩子喝饮料吃点心,笑闹声在秦雨飞耳边响起。她盯着摆盘漂亮的餐台,忽然有些难过起来。

  “如果你是在犹豫喝什么的话,我建议你喝果汁。”一个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她愣了一愣,而后猛地转身:“顾英杰。”

  “你刚才喝了不少酒,现在要再喝,最好喝果汁。”他说着。

  秦雨飞愣愣地看他,他不是见人家表妹去了吗?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跑了?你可以说有朋友找你,可以说要去洗手间。”顾英杰见她发愣,没好气地帮她支招。

  “顾英杰我想吃番茄酱。”秦雨飞这话说得溜,中途都不带标点符号停顿的。

  这回换顾英杰愣了愣,然后恼了:“秦雨飞,你能再出息一点吗?短信不回电话不接见我就跑,这会儿为了番茄酱你就折腰了?”

  “不,不,番茄酱好弄,就是现在跟酒店客服经理说上几盘炸薯条炸鱿鱼圈这样的能配番茄酱吃的小食有些不合适。”看看时间,都快散场了。

  顾英杰讥道:“你大小姐还会有不好意思吩咐下去的事啊?”

  “人多嘛,我好面子。”

  顾英杰真是被她弄得无语,而后他反应过来了:“人多,所以你打算偷偷吩咐我吗?”

  秦雨飞想想,原来她是这样的心思啊,她也刚发现。

  “这酒店是你家的嘛。”所以她下意识地向他求助也算得上机智。

  顾英杰一脸黑线,这个现实的女人,没有求他的事肯定扭头就走了。

  “算了。”秦雨飞觉得自己还是得有些骨气,想吃而已,又不是毒瘾。她想走了。

  “等等。”顾英杰忙拦住她,“你在跟赵鸿晖恋爱吗?”

  “是啊。”秦雨飞点头,其实只是在约会而已,在她的认知里这还不算恋爱。

  顾英杰道:“我去厨房弄你的炸薯条和番茄酱,然后找个地方让你偷偷地吃,没有人会知道。但我有条件,你不能拿了吃的就跑,得听我说一说赵鸿晖的事。”

  想要吃到番茄酱就得听别人说准男友的坏话这种交换条件实在是太没节操,秦雨飞毫不犹豫地点头:“成交。番茄酱要多一点,你知道的。还有炸鱼柳和炸鸡块也是可以的。”

  顾英杰真是气得没话说,丢下一句:“等我电话。”然后走了。

  秦雨飞的肚子不痛了,心情也好了。嘴里唾液分泌旺盛起来,哎呀好馋,好想吃。她趁着这时间去打招呼,做好宴会收尾的安排。十分钟后,她收到顾英杰的电话,让她在消防梯那儿见。

  秦雨飞偷偷溜出了宴会厅,跑到后面的消防梯那儿。顾英杰手上拎着一个大餐盒,秦雨飞眉开眼笑。顾英杰望向她的眼神真是各种嫌弃,但也没说话,带着她跑上一层楼,坐在露台上让她吃她的番茄酱。

  “好了,我很守约的,你开始说赵鸿晖的缺点和不好的风评吧,我绝不反驳绝不打断。”秦雨飞一边舔着手指上的番茄酱一边说。

  顾英杰看着她的动作,没来由心猿意马了一下,又觉得生气起来,这态度,让他怎么往下说?

  “你不好意思开展批评吗?那我来引导一下话题好了。”秦雨飞非常善解人意,享受地把一颗炸鸡球滚了一圈番茄酱后丢进嘴里,然后道,“嗯,是这样的,我答应跟赵鸿晖约会呢,是因为他帅。”她顿了顿,强调,“他真是挺帅的,对吧?”

  “听你瞎扯。”顾英杰没好气,“长得帅的你见得少吗?”

  “不少,眼前就一个。”秦雨飞看看餐盒,“怕酱不够吃想让帅哥再去加点过分吗?”

  “很过分。”顾英杰皱眉头看她的餐盒,他明明倒了很多番茄酱,“你少吃点,这种调味酱很重口,吃多也没好处。”

  “嗯。”秦雨飞点头,“每口得少蘸点,不然撑不到最后。其实见过不少帅哥跟愿意跟帅哥出去约会不冲突啊。就跟见过不少钞票但是还是很愿意挣钱一样。顾少,你谈话的逻辑是什么?”

  “……”顾帅哥被噎住,其实他只是想提醒她一下,不要冲动盲目地找个男朋友来撇清跟他的关系,真的不需要。

  “我认得赵鸿晖,不过不熟。那天听朋友提到他,说他跟别人炫耀把你追到手了,所以我就跟朋友聊了几句。”顾英杰解释他为什么会知道她跟赵鸿晖的事,“拿女朋友当资本来炫耀吹牛真是挺讨人厌的,是不是?”

  秦雨飞摇头:“女朋友能让男朋友到处炫耀的话,说明那女朋友很不错,有价值,比被藏着掖着好,不是吗?”她反问。

  “听说他脾气挺不好,爱吹牛,轻浮,为人也霸道。”在背后道人长短实在不是顾英杰的作风,所以他在用词上斟酌了一下。

  秦雨飞点头:“霸道不是挺好的吗?人家小说也写了,霸道总裁爱上我,这才是男主范儿。”

  “是吗?”顾英杰更不爽了,“那小说里霸道总裁爱上的是你这样的霸道千金吗?”

  “那倒不是。一般会是温柔甜美小白兔。”

  顾英杰撇眉头给她看,秦雨飞也撇眉头。最后还是顾英杰先让步:“好吧,其实我跟他真是不熟,只是听说他风评不好,所以想提醒你多留心。”

  “放心吧。”秦雨飞笑着舔舔手指,“论风评不好的话,他大概也比不上我,我不会吃亏的。”

  顾英杰叹气:“其实我是想说,秦雨飞,你要是跟他真的相爱那我没话说,如果你只是觉得找个男朋友以撇清跟我的关系证明我们不熟真的就不必。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希望你能信任我,我答应过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秦雨飞不说话,只看着他,然后一口接一口吃着蘸满酱汁的小食。

  顾英杰盯着她看,而后又叹气:“秦雨飞,你需要朋友。”

  秦雨飞这次回答了:“我有很多朋友。”

  顾英杰不理她的辩驳,又道:“我联系你,给你打电话,是把你当朋友关心。我生你的气,是因为你任性自我,就像米熙那次,她什么都没做,你为了证明不再与我有交集却突然跟她说要跟她绝交,这让她很难过。”

  “你心疼她嘛。”

  “我也心疼你。”顾英杰飞快把她堵回去,“秦雨飞,交朋友真的不必这么战战兢兢。”

  秦雨飞遗憾地看着餐盒,番茄酱都吃没了,可是炸鸡块和薯条还剩不少。

  “我知道了。”她心情很不好,“上次你已经骂过我了。”

  “我哪敢骂你。”

  “骂都骂了还说什么不敢。”她叽叽咕咕,把餐盒放下,“有没有纸巾?”她忘带了。

  顾英杰从口袋里摸出包纸巾递过去,秦雨飞抽出一张,把剩下的还了。她慢条斯理地擦好嘴和手,看顾英杰一直不说话,只盯着她看,她问:“这次训话结束没?”

  顾英杰没好气:“重点还没说到。”

  “那你快点说,我要走了。”

  “……”这真是,顾英杰好想掐她,跟她认真谈个话怎么就这么难,“重点是你害怕我会纠缠你的事不可能发生,我保证,所以你不用担心。如果我给你打电话就一定是有正事,你可以接。当然,我在这里也向你保证我会尽可能地避免再给你电话了。如果你真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希望你不要特意避开我。”

  “好。”秦雨飞态度很好地答应。她跳了起来,把剩下的吃食拿上,越过了顾英杰朝楼梯走去。走到楼梯口,转身过来,看到顾英杰气鼓鼓的脸,她笑了。他生气的样子还挺顺眼的,“顾英杰,谢谢你,再见。”既不欠他道谢,也不欠他道别。

  这晚,秦雨飞回到家配上一大碗番茄酱把顾英杰给她弄的炸鸡块和薯条全吃光了。她坐在窗前一边看着星星一边吃,想着刚才坐在露台上看到的星星也是这么亮,想着顾英杰说他了解她她就苦笑,那笨蛋,其实他才不了解她,他以为她是害怕他会纠缠她吗?真是大错特错。那笨蛋,绅士风度太多了真不是好事。

  这晚秦雨飞吃太多炸食和番茄酱,半夜胃疼得醒了。第二天她请了病假,把仇正卿噎得半死,昨晚才批评过她说对她的态度不满意,今天她就不上班了。

  接下来是周末,然后一转眼到了周一。

  周一秦雨飞继续请病假。仇正卿气得杀到她办公室质问她的秘书:“秦雨飞今天又是什么理由?”胃痛痛三天没好吗?除非闹到住院。

  “呃……”秘书涨红了脸,大小姐生理痛这种事可不可以对男上司说呢?

  秘书这样期期艾艾的样子让仇正卿更生气。

  “算了,我自己问。”他掏出手机当着秘书的面就给秦雨飞打电话。

  “秦雨飞,你今天请假的理由是什么?最好是正当的。”

  秦雨飞很快答:“‘大姨妈’驾到,肚子很痛。”这理由她觉得非常正当。

  仇正卿一脸黑线,咬着牙道:“你的声音听上去中气十足。”

  “难道非得痛昏过去气若游丝才证明我真的痛吗?”秦雨飞继续中气十足地答,她此刻抱着个暖水袋裹在被子里,痛得心情暴躁,“该做的工作我都嘱咐好Robert了,所有的事他都明白,他会跟进的。我要养病了,仇总再见。”

  电话被挂断了,仇正卿气得脸发黑,真是娇气又没责任心的大小姐。秦雨飞的秘书在他目光扫过来时火速一低头,装看不见。仇正卿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让Robert来找我,汇报一下你们这边的工作进展。”

  秘书连连点头,没敢说Robert就在你身后啊领导大人。领导大人走了,秘书与Robert互视一眼,各自小心。

  秦雨飞躺在床上心情很糟,她真的真的很讨厌肚子痛。她拿着手机,输入一条短信:顾英杰我肚子痛。

  他不是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可以找他吗?来“大姨妈”需要帮助算不算?

  秦雨飞瞪着那条短信,想了想心情平静一点了。算了,这样故意气他让他暴跳如雷也没什么意思,又不是当面的,她看不到。看不到的话,乐趣真的少很多。她还是别自找麻烦,冲动坏事。

  她把手机丢一边,那条未发的短信静静躺在了存稿箱。那里面还有一条,是周五一早写的:顾英杰你拿了太多吃得我胃疼。

  那短信也未发,被遗弃在存稿箱内。

  在家里休息了两天,周三的时候秦雨飞才感觉好了不少,上午十点多她到了公司,妆容精致,打扮得光鲜靓丽,仇正卿看见她就把脸板得严肃:“秦经理身体好了?”

  “对。”

  “看上去精神焕发。”想说精神得不像话,看不出一点病的样子来。

  “谢谢。来公司上班保持仪容良好是应该的。”秦雨飞压根不搭他这茬。

  “想不到秦经理职业素养还挺高。”真是忍不住要讽刺她几句。

  “看来仇总对我的认识很深刻了,是我的荣幸。”秦雨飞觉得这样的对话真的太没意思了。每次都这几句他真的不觉得无聊吗?“我要去工作了,仇总再见。”

  回到了办公室,把部门几个人叫过来开了个小会,确认了各项进度,敲定每个人的工作,然后她把积压在邮箱里的工作邮件都处理了,回复完所有内容,再把秘书放桌上的文件看完,该签字的都签完,该批示的批完。再看看工作日志,需要她联络的客户逐个打完电话,定下了两个约会,再找秘书确认给两个客户买两份礼物。

  所有的事做完,一晃眼,已经快下班时间。秦雨飞看了看表,松了口气,这才打开网页看看八卦,打开社交聊天工具看看有没有朋友找她。再喝口秘书帮她泡的花茶,很是惬意。今天的效率非常好,所以说她不是不忙,只是不装忙而已。朋友在聊天工具上发了个笑话,秦雨飞对着电脑哈哈大笑。一抬眼,看到仇正卿从她办公室门口过去,经过她这里时放慢了脚步看了她两眼,皱起了眉头。秦雨飞不以为意,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可她就这样,她真的不爱装忙。

  手机响起的时候秦雨飞在八卦新闻上看到了顾英杰的名字,她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向手机,手机屏幕上晃着的是赵鸿晖的名字。她接了。赵鸿晖说他今晚约了朋友喝酒,想让她一起去。秦雨飞没心情,前天接到他的电话就告诉他自己身体不舒服,这几天不想约会,没想到他居然会约自己出去跟朋友喝酒。

  “我不太舒服,不想出门。”她直接拒绝。

  “你不是前天不舒服吗?”

  “今天还不舒服。”

  电话那头静了一静,赵鸿晖的声音听起来不太高兴:“我跟朋友约好了,说你会去的。”

  “那就跟你朋友说抱歉吧,改天再请他们吃饭好了。我请客。”

  她这么说赵鸿晖更不高兴了,忍着没说她什么,只道:“行吧,那你休息吧。”然后他把电话挂了。

  秦雨飞把手机放一边,不以为意。他不高兴有什么了不起,她还不高兴呢。他以为送花吃饭就把女生追到了吗?就算要带她去朋友面前显摆也请提前问问她的意见,当她是什么?霸道总裁那一套,她还真是不买账。

  秦雨飞把注意力转回网页上,那其实是一则新近走红的田姓小女星八卦。说她星运亨通,桃花也旺。最近与华德集团三少顾英杰走得近,传言频频约会,打得火热。记者致电其经纪人求证,对方只说对艺人的感情生活不干涉,她们刚接了华德的代言,所以也请大家不必捕风捉影。但报道里又引了一位相士的话,该相士是圈中有名的神断,他曾言田姓小女星今年会红,果然成真。他又言她年底或明年初会遇真命天子,如今12月了,已是年底,也不知顾家三少是否便是那命定之人。

  八卦报道里还配了一张照片,田姓小女星和顾英杰站在一张桌子旁,看周围环境应该是某个活动,女星侧着身,顾英杰扶着她的腰,两人正相视而笑。配图文字是:旁若无人,深情款款,恋情疑曝光。

  秦雨飞看得直撇嘴,这家伙,会指责别人拿女朋友炫耀,他还不是一样。

  他有女朋友了呢。秦雨飞敲敲桌子,真不错。她也说不上自己心里什么滋味,反正就是真不错,恭喜他了。

  同一时间,顾英杰跟大哥一起走出会议室。顾家老大顾英辉比顾英杰年长十岁,小时候父亲顾文光事业忙碌,他这个哥哥花了不少时间陪伴教导弟弟,兄弟二人感情很深厚。

  “那个小明星是怎么回事?”顾英辉问。

  “没什么,那天陪她出席活动,她脚下没稳要摔了我扶了她一把罢了。艺人嘛,就喜欢炒作一下,大概最近没什么好题材能用了,就拿我用一用吧?”那报道顾英杰中午的时候也看到了,他事先并不知情,但写都写了,他也没什么损失,所以并不往心上去。

  “你小心爸又说你。”顾文光现在确实对小儿子比较关注,大儿子二女儿都已成家生子,事业上也没什么问题,华德的许多事都交给儿女照看,需要他操心的事真的少了。于是思来想去,现在就剩下小儿子还没定性。他对小儿子要求不高,反正年纪还轻,让他再玩两年也行。只是眼看着他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没一个能带回家撑住门面的,一说他他还很无辜,顾文光颇为生气。

  “没事了,这个真不是我女朋友。”顾英杰又无辜了。

  “那郑家的那个表妹呢?阿慈说上周给你们介绍了一下。”

  顾英杰笑笑:“姐自己瞎介绍,那个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不够漂亮?”顾英辉是听妹妹说了对方长得一般,可能阿杰会看不上。

  “不是。”顾英杰又笑,“不用猜,反正不合适。”那个表妹言谈太自傲,觉得自己学识好见识广各种了不起,跟他并不熟却在他面前各种评点别人,好像别人都不好就她好。他真的很不喜欢女生这种眼高于顶自以为是的德行。秦雨飞傲气归傲气,也常气死人,不过坦率得让人舒服。顾英杰自觉跟那表妹没什么交集,也并不想在别人面前批评她哪里不好。这事笑笑就过去了,他回到了办公室。

  手机摆在桌面上,他开会时忘了拿。现在打开扫了一眼,有个未接,是徐言畅。他坐下,给徐言畅拨了过去,在等待接听的时间里,他又想到了秦雨飞,也许她也看到那绯闻了,希望她能看到,那样她该放心了吧。

  电话接通。

  “Jason,你找我?”

  “晚上几个哥们约了去阿实店里喝酒,你要不要来?”

  “好啊。”反正他也没什么事干,没恋爱可谈的生活还真是无聊,顾英杰一口答应。

  阿实的全名叫尹实,他有个妹妹叫尹婷,就是秦雨飞的那个好友。顾英杰跟尹实算不上有交情,认识而已。而他其实很早就知道尹实的妹妹尹婷,见过两次面,但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后来他是拜秦雨飞之赐才真正对尹婷印象深刻。

  秦雨飞啊……

  顾英杰把思绪拉了回来,看到尹实居然会想到秦雨飞,这真是太邪门了。好吧,不止尹实,在场有几个人都会让他想到秦雨飞。比如阿伦,那个约秦雨飞被拒就编派她各种不好的公子哥,又比如赵鸿晖,约到了秦雨飞就到处炫耀以为自己左掌明锐右掌永凯怀拥无数财富的阔少。

  这两人怎么没打起来,真是遗憾。顾英杰很恶意地想,他们不打架,他觉得这夜晚真是无趣。早知道就不来了。

  顾英杰一仰脖把杯子里的酒干尽,放下杯子,转头想跟正与个辣妹在猜拳的徐言畅说他要走了,这时却听见阿伦大声对赵鸿晖笑道:“你小心以后秦大小姐给你戴绿帽。”

  赵鸿晖哈哈大笑,语气不屑:“她是独生女呢,还不知道手上能有多少永凯的股份,大家成年人了,只要好处足够,各玩各的也没关系啊。”

  旁边另一人笑:“阿晖的意思是他要给大小姐戴绿帽。”

  赵鸿晖噗笑:“难道要守身如玉,别开玩笑了。”

  一众人大笑起来。

  顾英杰气极,黑着脸拿出手机给秦雨飞发短信:“记得提醒你爸,无论你嫁谁,一定要签好婚前协议。”

  秦雨飞正在房间敷面膜,看到短信脸皮一抽,这家伙发什么疯。

  顾英杰这边听到赵鸿晖仍在说,也许是他们那伙人都有些喝多了,也许是本来就是这样的劣根性,话题在秦雨飞身上打转。

  “大家说她难追,有什么难追的,阿伦,其实像秦雨飞这样的女人,钱多的是,她要的是脸,你要是长得跟我一样帅,她大概就跟你走了。”

  “滚。”阿伦恼羞成怒,骂了一句。

  众人又大笑。

  赵鸿晖接着道:“她是不难追,就是脾气真的是大,好像什么都不看在眼里,摆架子摆脸色。也就是她秦雨飞,我忍了。等结了婚,我看她还能嚣张到哪儿去。”

  “那也得真有她嫁你那天。”顾英杰再忍不住开口讥了一句。他把手机放回口袋,实在不知还能给秦雨飞说些什么。那女人好面子,如果知道她男友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些混账话肯定颜面挂不住。他已经示警了,意思她会懂吧,“追到了女朋友就好好对人家,一边炫耀她是你女朋友一边转头跟哥们说她坏话这样还算男人?”

  “顾英杰,你什么意思?”赵鸿晖转头瞪向顾英杰。先前取笑他的都是相熟好友,大家玩玩闹闹就算了,但顾英杰他并不熟,不熟的人说这种话让他很不舒服,他听得出是真心讽刺。

  “你自己说的,秦雨飞摆架子摆脸色,证明她没看上你。还有,你家周转这么糟了吗?要靠着抱女人大腿赚一笔?”顾英杰并不介意说得更难听。

  赵鸿晖猛地一拍桌子,借着酒劲骂:“你找死!”

  徐言畅听到这边吵闹跳了起来,另几个好友也过来把两人隔开。

  “好了好了,都是哥们,开开玩笑罢了。”

  顾英杰掏出钱包,把自己的那份酒钱甩桌上,对尹实说了句抱歉,然后转身要走。没走几步,听见赵鸿晖还在叫嚣:“老子是谁啊,要靠女人?是秦雨飞巴着我不放,就差跪舔我的脚趾求我用她了。”

  顾英杰停了脚步,那一刹那,秦雨飞清澈的双眸浮现他的脑海,她坐在破旧的快餐店里傻乎乎盯着对面店铺的星星灯为求告别过去伤痛的样子,她说起那个背叛伤害她的贱男人咬牙切齿的样子,她为死去的前闺密难过的样子,她说顾英杰我把秘密告诉你你不可以告诉别人的样子,她直率爽朗很没有礼貌呛他的样子……

  顾英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猛地回身,狠狠一拳打在了赵鸿晖的脸上。

  赵鸿晖一声惨叫,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连人带椅砸到包厢边的酒水架上。他身边的朋友厉声一喝:“顾英杰!你发什么疯!”拳头也冲着顾英杰挥了过来。

  顾英杰脸上挨了一拳,痛楚让他热血上涌,不管三七二十一,狠狠回敬过去。这时徐言畅也赶了过来,一脚踹开一个扑上来要揍顾英杰的人,两边的朋友们已经你推我踹,打起了群架。

  尹实吓了一跳,忙领着店员们去拦架,这些公子哥他一个都得罪不起,可别在他这儿出什么大事。可这架哪是好拦的,大家喝得都有点多,之前互相吹牛讽刺也太过于兴奋,现在打起来了,个个都很冲动狂躁。最后事情闹到外边的宾客有人报警,尹实赶紧张罗大家安全撤退。幸好公子哥们还没完全晕头,谁也不想进局子惹麻烦。虽然能打点张罗,但丢不起这人。事情虽是顾英杰先动手,但说实话赵鸿晖还真不敢明面上对他怎么样,而且这事还牵扯到秦雨飞,闹大了真不行。所以谁也不敢怎样,先散了要紧。

  尹实收拾善后,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尹婷出来上厕所,看到一脸一身伤的哥哥吓了一大跳,赶紧关切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尹实知道妹妹跟秦雨飞的关系,也挺感谢秦雨飞一直对妹妹诸多关照,就连他家印厂的生意,也有不少是秦雨飞给介绍的。那赵鸿晖说话也确实太欠了,于是就把事情跟尹婷说了说,末了道:“人家在我店里说什么我是拦不住,不过你跟秦雨飞说说,那男的真不是个东西,还是别再跟他交往了吧。”

  尹婷原对顾英杰很有好感,现在虽然死心,但听到是顾英杰打架也颇关切,多问了几句。

  第二天,尹婷给秦雨飞打了电话,向她说了顾英杰和赵鸿晖打架的事。秦雨飞对赵鸿晖怎么低劣低贱没发表什么看法,却对顾英杰受伤的事多问了几句。

  这话题尹婷很喜欢,顾英杰简直就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她滔滔不绝地把从尹实那儿问来的话一五一十全说了。

  “顾英杰就骂他呀,说女朋友就要好好疼的呀,跟朋友说自己女朋友的坏话这还算男人吗什么的,把姓赵的气够呛。哎呀,顾英杰真的是太帅了。”

  秦雨飞一边听尹婷电话里的语气一边能想象她身边噗噗地冒出许多粉红心形泡泡。

  “小婷啊,你还是很喜欢顾英杰啊?”

  “当然了,又帅又有风度又温柔的男人谁不喜欢,不过我就是欣赏一下,知道跟他没可能的。雨飞你可别为我张罗了,我真是看明白了。之前害得你跟他吵架,我真是不好意思呢。人家不喜欢我这样的,勉强不来。我现在有新目标了,等追到手了再带来给你看。”

  “追到了再带给我看啊,是怕我凶巴巴又把人骂跑了?”

  尹婷大笑:“雨飞你果然善解人意。”

  “呸。带他来的时候记得让他带厚礼啊,不然我不满意也会凶巴巴骂跑他的。”

  尹婷再大笑:“好啊,一定。要是他欺负我了,就靠你帮我做主呢。”

  两个女生再闲扯几句,这才挂电话。

  秦雨飞这天上班上得很不专心,她一直挣扎要不要跟顾英杰联络。他帮了她,为她出头,为她打架,她怎么都应该跟他说声谢谢吧,可是她已下定决心不再与他有交集。她感觉自己坚持很久了,但其实仔细一算,从美国回来也才不到四个月而已。

  她很想给他打个电话,很想。

  这么一挣扎,一天的工作效率简直就是零。秦雨飞瞪着开了一天却没写出几行字的文档,知道今晚得回家加班了,她气鼓鼓的,都怪顾英杰。

  晚上回了家,那文档里还是没能多出几行字。秦雨飞犹豫半天,最后实在是没忍住,给顾英杰发了条短信:“听说你英勇负伤了。”这句话斟酌再斟酌,改了又改,发出去了。

  点了发送后,秦雨飞有点紧张,把手机丢到一边,有些希望顾英杰不要理她,不要回复她。可没过一会儿,手机响了,不是短信,是来电。秦雨飞盯着手机看半天,终于还是接了起来。

  “顾英杰。”

  “秦雨飞,你听谁说的?”

  “反正有人说。”

  “所以呢?”

  “什么所以呢?”

  “我负伤了,你有什么表示?”

  “谢谢你啦。”

  “不是赶紧过来伺候伤员吗?”他开着玩笑。

  “你想得美啊,我是养尊处优不懂事的白富美,怎么会去伺候人。”

  “我也是养尊处优很讲究的高富帅,对伺候很挑剔的,用不上你。”

  “那真是太好了,很高兴我们再次达成共识。”

  顾英杰又被她气得牙痒痒:“白富美啊,你记住不要再跟人渣约会。”

  “哦。”

  “不是跟你开玩笑,真的不要再跟他出去。这种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万一给你下药想生米煮成熟饭要挟你,到时你找谁哭去?”

  “不开玩笑,真这样我才不哭,我会踢爆他的蛋让他找谁哭都没用。”

  “……”顾英杰那头过了好半天才很无奈道,“秦雨飞你是女人吗?”

  “我是,所以我绝不会忍气吞声受了伤躲起来哭,我一定得反击才对得起女人这个身份。”

  “好吧,女侠,下回打架我Call你。”

  “好呀,我会叫上米熙一起去的。”米熙一身武艺,带上她顶十个顾英杰。

  电话两边忽然都沉默,故作轻松的话说完了,一时也不知还能说什么。秦雨飞拿着电话,感觉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该挂了,问候也问候过了,他听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她完全可以放心。可又总想再说点什么。

  “啊,对了,我看到报道了,你女朋友很漂亮啊。”

  “嗯。”他回应得很简单,声音淳厚温柔。

  秦雨飞笑道:“那再见。”

  “再见。”

  道别了,可谁也没马上挂,停顿两秒,似乎才发现对方居然没先挂,然后急急忙忙,同时挂断了。

  顾英杰轻轻摸了摸眼角,疼得吸了一口气。这女人啊,真是太现实了。以为他有女友才肯给他来电话,真是太现实了,一点都不可爱。没良心的女人。

  秦雨飞挂了电话后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用内线拨给楼下的管家,让她做一份炸鱼柳,她想吃。很快夜宵炸鱼柳做好了,秦雨飞自己从冰箱拿了瓶番茄酱,坐在房间的落地窗前一边看星星一边吃。

  她记得在美国,她故地重游去看那些星星灯,顾英杰坐在她旁边听她说心事,他吐槽她跟她拌嘴,让她的难过哀怨变得轻松些了。她得承认,虽然不在计划之内,可他的陪伴确实支撑她走过那艰难的几天。

  那晚她看着娱乐节目大笑,他却对她说:“其实如果你想哭就哭好了,我会当没看见。”

  她很生气地瞪他,她为什么要哭,凭什么哭!她是娇纵刁蛮的大小姐,她怎么会哭!

  他又说:“秦雨飞,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但我喜欢你开心的样子。你要笑就开心地笑,不开心,就不要勉强自己笑,那样不累吗?”

  她一直瞪着他,想骂他却不知道该骂什么。因为他说得对,她笑了一天了,真的觉得累。她笑着,却没觉得多开心。心被用力的笑容挖得空空的,她觉得累。但是他说的是什么鬼话,什么叫不喜欢她,但喜欢她开心的样子。

  没有逻辑,乱七八糟,可是,她居然觉得很动听。

  花言巧语,不过如此啊。

  她想骂他,他这个花花公子,别把哄女人的那一套放她身上。可他的眼神那么温柔,就好像他是真的关心她。她有些被打动却又非常生气,因为他说他不喜欢她,她明明很讨人喜欢,他却敢说不喜欢她!

  她一直瞪他,而他没有移开目光。她记得他的眼神非常温柔,干净又让人觉得温暖。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忽然伸出双臂,抱住他的颈脖,吻了他。

  她想他应该会推开她的,可是他没有。

  那个吻很美好,美好得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记得她舍不得放开他……

  秦雨飞一直觉得女生要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有感情再上床才是合理的过程。可她刻骨铭心的第一次献给了渣男,她以为那男人会是自己携手共度余生的人,结果不是。那时候可以说自己瞎了眼,现在却又跟一个说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发生了什么,她不随便吗?她真的挺贱。

  自我厌恶。

  自我厌恶的结果就是情绪失控,破罐破摔。再然后,理智回到脑子里,他们俩都觉得大错特错,必须制止。于是匆忙提前回国。

  回来后秦雨飞一直没给顾英杰好脸色看,她不接他电话不回他短信,他以为她怕他纠缠,其实他根本不懂。她怕的是她自己。有一种感觉,无以名状,是她对他的感觉。她以为已经将他遗忘,想念却挺深刻。不是因为性,是因为他的温柔。他一边斥责她一边容忍她,他看穿她的不开心,他体贴她的要面子,他被她气得跳脚却还主动送身体不适的她回家。他温柔地抱着她,他的大掌遮在她的眼睛上,让她觉得很安全——若是她偷偷哭,没有人会看见。

  他真的很有绅士风度,但秦雨飞也从而知道他们俩不合适。绅士风度意味着他对谁都这样,对每个女生都温柔体贴,多情的白马王子,身边围绕着一群公主和灰姑娘。她不要这样的,她受过伤,她对男人不信任,而他简直是风流多情的代言人。看他对性的态度,那才真是随便的。而她自身也太有问题,她不讨他喜欢,他明确说过。所以他们不可能,她看清形势,迅速后退,筑造堡垒。

  秦雨飞把最后一块炸鱼柳丢进嘴里,现在她有她的生活,而他也有了女友,大家各走各路,互不打扰,这样很好。

  大家都好。

 

1

《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被男友与闺蜜联合背叛,秦雨飞伤心至极,不肯轻易再谈爱,不想却偏偏又对温柔多情的顾英杰动了心。只庆幸遇见你,只庆幸我们能够好好在一起。

明月听风  网络人气作者已出版作品:《三嫁惹君心》《跟你扯不清》《女心理师之江湖断案》《替身娘子》《不在回忆里错过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明月听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