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3“秦雨飞,别闹!”

2016-01-18 12:13 作者:明月听风

一个月很快过去,圣诞节过了,转眼就要元旦。

  Chapter 3“秦雨飞,别闹!”

  接下来的日子,秦雨飞和顾英杰果真再无交集。他们没有互发短信,也没有打过彼此的电话,更没有见上面。一个月很快过去,圣诞节过了,转眼就要元旦。

  元旦假期秦文易要出差谈生意,秦雨飞决定到时陪妈妈出国玩一趟。嫁给太拼命工作的男人真是没乐趣,秦雨飞对妈妈很心疼,爸爸不在家,那她就会担负起陪妈妈的重任。

  而另一个爱拼命工作的男人在年底这种忙碌的时候也很疯狂,压得下属们都喘不过气来。大家接连加班,现在好不容易下班了,结果同乘一部电梯下来,仇正卿讲工作讲了一路,末了走到大厦门口还抓着两个同事继续讨论公事。秦雨飞生怕被他揪住不放,赶紧躲一边,一边走一边同情地回头看了看仇正卿,人生乐趣如此,真是有点惨。

  “秦雨飞。”

  她的目光正停留在仇正卿身上,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唤她。秦雨飞吓了一跳,全身细胞都警戒了起来。转头一看,真的是好久不见的顾英杰。

  顾英杰看上去怒气冲冲,几个大步迈到她面前:“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什么?秦雨飞一头雾水,莫名其妙。这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过了那是什么人,你不要再跟他出去约会,万一出事怎么办?你也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就不能对自己认真负责点吗?”他简直就是用吼的。

  “什么人,赵鸿晖吗?”秦雨飞被他训得生气了,这人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骂真是太讨人厌了,“顾英杰你搞搞清楚,我跟谁约会你管得着吗?”她的声音也很大。

  顾英杰瞪着她,她也瞪回去。

  “你这个……”顾英杰被她气够呛,伸手要来抓她。秦雨飞心一跳,没反应过来,手被他抓住了。

  “顾少?到我们永凯有事?”一个男声插了进来,是仇正卿,他过来了。他扫了一眼顾英杰与秦雨飞的手,不动声色,冷静地问。

  顾英杰认得仇正卿,但现在真没心思跟他寒暄客套。“私事。”他说。

  仇正卿微笑,看了看秦雨飞,礼貌地道:“那得问问看秦小姐是不是觉得没问题。”

  秦雨飞抿抿嘴,知道刚才她跟顾英杰吵架的样子把仇正卿引了过来,他在确认她是否安全。这时候她的手被顾英杰用力捏了一捏,她痛得吸了一口气,瞪他:“不要捏我。”

  “我们去吃饭。”顾英杰也察觉在路边谈话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尤其是跟这个一句话就能让人火冒三丈的女人。

  “要请仇总一起去吗?”秦雨飞很故意地眨眨眼。

  “下次吧。”顾英杰也很故意地用亲昵的语气说话,然后转头看向仇正卿,“仇总不好意思,我有些事要跟秦小姐单独沟通,下回再请仇总吃饭。仇总再见。”

  仇正卿没应,只看向秦雨飞,如果她不愿意,他不会让顾英杰把人带走。顾英杰再捏捏秦雨飞的手:“跟仇总说再见。”

  秦雨飞在他的瞪视下,不情不愿地跟仇正卿说了句:“别担心,我没事,他不会伤害我的。再见。”

  仇正卿点点头,看着顾英杰拉着秦雨飞走了。秦雨飞一边走一边打他的胳膊抱怨:“你什么语气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要拉我,我自己会走啦。”

  两个人走到路边一辆轿车旁,顾英杰拉开了门,手掌护着秦雨飞的头顶让她坐了进去,看她腿收好了,关上车门,自己走到了驾驶位这一边。他拉开门,抬头看到仇正卿还在看他们,他挥了挥手招呼,然后上车。

  很快车子启动起来,仇正卿收回目光,慢吞吞走了。

  顾英杰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一边开车一边问:“去哪里吃饭?”

  “贵的就好。”秦雨飞答。

  顾英杰白她一眼,不问她意见了。车子开了一会儿,他又说:“仇正卿也比赵鸿晖好啊,你什么眼光,干吗要跟那家伙纠缠不清。你已经知道他什么面目了,怎么还不分手?”

  “干吗要分手?”秦雨飞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去旅行之前该重做个新指甲了。

  “秦雨飞,你不要故意惹我生气。”

  “你自己爱生气。不关你的事你也要气一气。”

  顾英杰不理会她暗指他多管闲事,只问她:“你说说,为什么不分手?”她这么不爱惜自己他真是气得差点内伤。

  “只是出去吃过几次饭,又没跟他怎样,恋爱都算不上,用不着分手啊,不再跟他出去就好了。”秦雨飞答得理所当然,不去看顾英杰帅帅的侧脸,只专心盯自己的手指甲,认真想做个什么颜色的花样好,转移注意力。

  顾英杰被噎住,所以她之前果然是故意气他吗?他定定神,找回重点:“所以你已经没有跟他出去了吗?”

  “是啊。”她非但没跟他出去还在他来电话约她的时候冷嘲热讽了一番,还把他送的花丢进垃圾桶拍了照发给他说谢谢。只是这些就不必告诉顾英杰了。

  顾英杰舒了口气,冷静了下来:“那个恶心的家伙跟别人说你送他的圣诞礼物怎样怎样的。”

  “哦。”秦雨飞点点头,而后想了想道,“他这样不看医生真的没问题吗?”

  顾英杰反应过来,笑了,反问她:“你不生气?”

  “他谁啊,值得我为他生气吗?”

  顾英杰点点头:“好吧,我道歉,是我没弄清楚,对你态度不好,Sorry。”

  “嗯,下回别这样了。”秦雨飞装模作样摆架子。被顾英杰白了一眼。

  车子在沉默中行进了一会儿,顾英杰忽然再一次向她确认:“你现在确实没再跟赵鸿晖约会了,是吧?”

  “是啊。”其实这是个很正常很普通的问题,但秦雨飞的心跳快了两拍,总觉得他声音里有点什么教她心乱的东西,她盯着手看,数手指。

  “那仇正卿呢?他挺不错的啊。刚才看起来,他挺关心你的。”顾英杰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他是我爸喜欢的类型,不是我的。”

  “他属于哪个类型?”

  “事业是老婆,女人是小妾的类型。”

  顾英杰笑了,笑声很温柔,秦雨飞的目光不受控地从她的手指转向了他的脸,他也正转头看她,眼睛笑得清清亮亮,在秦雨飞心头狠敲了一记。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形容。”他说。

  秦雨飞只得低头继续看手指,不说话。

  顾英杰继续开着车,过了一会儿又问她:“你的手指怎么了?”

  “我想换一个颜色。”她说,他关心她的男友,关心她的手指,她觉得心情相当沉重。

  “怎么突然没精神了。指甲颜色让你这么不高兴?现在这个挺好看的呀。”顾英杰转着方向盘,拐了个弯,餐厅马上就要到了。

  秦雨飞抬头看窗外,她知道他要带她去哪个餐厅了。那是家好餐厅,确实很贵,符合她刚才戏言的要求。餐厅装潢华丽,菜品精致,服务很好,环境非常浪漫。她可以想象他们两个人进去后服务员领他们到小桌上,他们面对面,吃着美味的餐点,找着各种话题,他会微笑,会看着她……

  车子停下,秦雨飞的心跳似乎也要停止。她用力吸了口气,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她道:“顾英杰,我不想吃饭了,我想回家。”

  顾英杰愣了,相当吃惊:“怎么了?”

  秦雨飞武装好了自己,“我不想跟你一起吃饭”这话似乎有些伤人,她看着他,说不出口,只能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起来家里有些事,我得回家了,你送我回公司取车好吗?”

  顾英杰没说话,认真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知道她在说谎,而她知道他知道。

  他没有戳穿她,她知道他不会戳穿她。

  两人就这样静静看着对方,竟无法移开目光,一股无形的张力忽然紧紧包裹着他们。顾英杰眨了眨眼睛,那股张力并没有消失。他咬了咬牙,终于把目光转到了一边,说了声:“好。”

  那张力仍紧压着他,他心跳开始变快。

  回程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顾英杰目不斜视直视前方认真看路,秦雨飞扭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沉默。但小小的空间里充满了莫名让他们紧张的魔力。

  公司大厦到了,顾英杰把车子停到了路边。这时候他才转头看了秦雨飞一眼。秦雨飞咬咬唇,也小心看了他,然后飞快垂下眼,用欢快的声音说道:“那我走了。”

  “好。”

  “顾英杰再见。”

  “再见。”

  秦雨飞再咬咬唇,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为什么点头,然后她准备推开车门。

  顾英杰的动作却比她快,他下了车绕到她这边,为她打开车门。

  她的心跳又开始乱了。

  她下了车,用力向他微笑,她说“谢谢”,他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两个人同时出声,话里的语调都颇有永别再不见的感觉。

  然后他们都有些愣,直直看着对方。站着,隔着一道车门。

  他们离得很近。秦雨飞的眼神里有着紧张和迷茫,还有无助。顾英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似乎不受控制,向她倾下了头。

  就在唇瓣擦过唇瓣之时,秦雨飞触电一样往后跳,身体撞上了车子,但她不呼痛,看都没看顾英杰一眼,转身仓皇而逃。她快速奔向大厦,头也不回。顾英杰吓了一跳,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吐了口气,坐回车子上,抹了一把脸。她的担心果然是对的,他真是太高估自己了。男人靠不住,看来女人总是有直觉。他真是太不应该。她是对的,他们完全不应该再联络,他自以为关心她对她好,是朋友。他错了。

  顾英杰启动车子,飞快地离开这个地方。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都是清楚的。不能一错再错。

  想是这么想,但顾英杰心有些乱。

  再者,很多事情是这样的,检讨很容易,但把那检讨忘了也是很容易的。

  元旦假期,顾英杰陪母亲嫂子还有侄子外甥女去日本度假。顾文光父女三人和女婿还有公事要做,等忙完了过两天再去日本会合。顾英杰领着四个妇女和儿童上路,责任重大。他给大家办好登机牌,领着孩子安检入关,在VIP候机室安顿大家坐下,在给小朋友拧开矿泉水瓶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笑声,悦耳并且熟悉。

  转头一看,侧面不远处的位置上,秦雨飞正抱着一个五十来岁衣着华丽的妇人的胳膊撒娇地笑。那妇人顾英杰认得,是秦雨飞的母亲。

  顾英杰的母亲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眼睛一亮:“秦太太。”一边招呼着一边过去了。

  秦、顾两位夫人是老相识,机场偶遇,开心聊天。顾英杰的嫂子也被叫过去打招呼,两个小朋友也过去甜甜地叫“秦奶奶”“秦姨”。身为随行保姆,顾英杰也站过去了。

  “嘿,顾英杰。”秦雨飞甜甜地笑,好像已经不记得那天那件尴尬事。

  顾英杰松了一口气,她不介意那真的太好了。他神色如常地打了招呼。

  两家客套寒暄,一家要去日本,一家要去马尔代夫。居然不是一路。嗯,当然也不会有同路这么巧的事。顾英杰这么想着,说不上是有些庆幸还是有些遗憾,但看秦雨飞完全没把他上次的不礼貌放在心上,他也有些高兴。

  秦雨飞和母亲登机时间到了,两家人挥手告别。顾英杰给小朋友喂了水,再回头看,秦雨飞挽着妈妈已经走到门口。他刚想转回头来,却看到秦雨飞回头看了他一眼。

  目光一碰。

  然后她迅速扭头,挽着母亲离开了。顾英杰也转过头来,抱起一直喊舅舅的小外甥女。

  秦雨飞坐上了飞机,觉得心跳还有些快。刚才真的很紧张,她觉得脸发烫,生怕露出什么破绽出来。还好,看大家的反应,她表现得应该很不错。秦雨飞闭了闭眼,鼓励自己加油,坚持就是胜利,只要撑得够久,对他的感觉就一定会淡下去的。

  一路无话,飞行的旅程很顺利。秦雨飞和母亲住进酒店,吃大餐看风景,非常开心。只是后来她收到一条短信,顾英杰发来的。秦雨飞心跳又不稳,犹豫半天后点开了。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James。”

  秦雨飞愣了愣,而后忍不住在心里骂脏话。点开短信前那点小紧张小激动小荡漾全都死一边去了。这明显是群发新年祝福短信,她很肯定。因为James这名字是他在他那些留学哥们圈里和这边朋友圈里用的名字,而她一向只叫他顾英杰。

  秦雨飞火大地把这条短信删了,真的是秒删。行动迅速,果断干脆。

  新年快乐个鬼啊,最讨厌群发新年祝福短信了,完全没诚意。

  此时的顾英杰正在酒店浴缸里泡澡,短信发出去后很多人回复过来。他拿着手机一条条看,一条条删。等了一晚上并没有看到秦雨飞的短信。第二天仍有一些短信回复过来,顾英杰仍旧是一条条看,一条条删。

  第三天、第四天……顾英杰最后确认秦雨飞大小姐是不会回复他这条短信了。

  没良心的女人。他在心里抱怨,新年祝福都不给一条,真是太无情了。

  元旦过后,月底就是春节,整个一月都很忙碌。

  顾英杰没有再见到秦雨飞,也没有再听到她的任何消息。因为忙碌,哥们间的聚会少了,也没人跟他八卦秦雨飞如何如何,她的名字静静躺在他的手机里,如此而已。

  二月,春节假期结束,顾英杰终于从尹实的嘴里听到了秦雨飞的只言片语。当然他也不是故意打听,正好去那儿喝酒,正好聊到假期活动,尹实就提起他妹妹尹婷春节期间跟秦雨飞她们几个姐妹淘一起去巴黎玩耍。

  秦雨飞的名字只出现了一次,仅此而已。

  顾英杰那晚心情很不错。

  二月下旬时,在顾英辉主持的一次华德新业务会议上,顾英杰听到了永凯的名字。去年华德收购了两家原料公司,如今刚刚整合完毕,成立了叫明德的新公司,调整了产品线。明德收到了内线消息,今年永凯欲对原料供应厂商进行新的招标,也就是说,有机会替换掉他们一直在合作的明锐。这对明德是个机会。

  明德的总经理王成是被收购的两家公司中一家的原总经理,是个行业内的老人。也是他收到了来自永凯的内部消息,说秦文易提出了招标的要求,但因为与明锐的合作一直很稳定,且明锐的产品质量及给永凯的价格也一直很好,也从未出过什么差错,要换掉明锐是件大事,所以永凯还在内部讨论中。

  王成向顾英辉报告,他已经与永凯的中层碰过面,初步了解了他们的需求。他细算过明德的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觉得只要加班加点努力,也能满足永凯的需求。只是价格上他们并不占优势,利润会很少。但王成又说,新整合的两家公司都并非业内领先企业,当初为了转型冒险购进大型高端生产线造成严重亏损无法运营,现在重组后产品要打开市场很有难度,也需要很多资金支持,与其这样,不如集中精力抢下永凯的订单,让公司能良性运转起来,之后再慢慢发展。

  王成把所有细节做成图表,在会上认真演示,努力游说顾英辉下决定强攻永凯。

  会后,顾英辉把顾英杰叫到办公室单聊。两兄弟一坐下,顾英辉就笑话顾英杰:“你看,不必你逞英雄,人家当爹的自然会为女儿出头。”

  顾英杰上次受伤把家里长辈惊动,他只说是在酒吧跟人口角,没说为什么。但那时在场打架的人不少,终有风声传到顾英辉的耳里,他把弟弟叫来问了,顾英杰没扯上秦雨飞,只说看不惯赵鸿晖那人,又喝多几杯行事冲动了些。顾英辉心疼弟弟,当时没说什么,却是把事情记在了心里。

  今天听王成的报告,顾英辉对别的没什么兴趣,但对挖明锐的墙脚是乐见的。当初收购这两家公司重组,其实华德并不是看中它们的业务,制造业并不是华德的强项,盲目往里头投资将企业盘活也不是华德想做的。这行业正热,发展势头很好,两家公司虽亏损严重,但价值仍在,华德抢先下手收购,就是为了整合好了倒一手卖掉赚钱罢了。王成对企业有感情,自然是希望能有良好的业务发展,让公司良性运转下去。但在顾英辉心里,对这公司却是另有考虑。现在冒出来抢明锐生意,教训教训赵鸿晖的事,他要跟弟弟好好再商量下。

  “你怎么看?”

  “要是实打实拼实力,明德当然是斗不过明锐,对方居行业老大地位多年,各方面都比明德强太多。王成是觉得华德资金实力雄厚,想靠加大投入强拉业绩吃下订单,也不是做不到,只是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好处,同样的钱投到别的业务上去,会赚更多。”顾英杰看了看哥哥的表情,笑道,“再说要是永凯的单子这么好抢,别家早抢走了,也轮不到明德。我们总不能对秦文易说那次是我打了赵鸿晖,也算为你家出了气,要不单子就给我们吧。”

  顾英辉哈哈大笑。

  “这样说也是可以的,明天你就去一趟吧。”他开着弟弟的玩笑。

  顾英杰挥挥手:“别闹。”

  顾英辉又是笑,笑够了,问:“那你怎么想?”总不能被赵鸿晖白打了。顾英辉先生有些忘了其实是他弟弟先动的手。

  “嗯,我想……”顾英杰当真是在认真考虑,“要踢掉明锐,靠明德是不行,但是靠永凯,是有机会的。”

  “怎么说?”顾英辉扬扬眉。

  “明德对我们来说是个在重新包装待价而沽的商品,这个商品有技术有生产力,但是规模有限,说实话就算能接下永凯的单子,拼尽全力也只能做永凯的单子而已,一旦永凯不再合作,那明德又得重新开始。永凯长期以来靠供货商支撑,他们需要长期稳定可控的好货源,好货源都在大企业手里,他们只能靠买的。我们把明德卖给永凯,与他们合股,我们出人出机器出产品,他们出钱。原料产品只供货永凯,这样永凯对货源绝对把控,成本降低,对他们有益。而我们把明德卖了,坐收利润,降低风险,与初衷也不违背。”

  顾英杰顿了顿,又道:“如果以这样的模式去谈,要比生挖明锐的墙脚胜算大多了。永凯和我们华德都有长期利益。”

  顾英辉听完又笑了:“阿杰,看来你之前的工作都太轻松了,我应该多给你委以重任才对。”

  顾英杰再挥挥手:“别闹。你觉得怎么样?”其实他心里也是很想把明锐踢出去,给赵鸿晖一点颜色看看,不是为了自家企业赚钱的问题,钱他们很足够了,他就是很想为秦雨飞出这口气。他不主动招事,但现在机会送上门,没理由放弃。

  “我觉得很好,非常好。这事可谈。阿杰,那这项目你负责吧。”

  顾英杰脑子里一闪而过秦雨飞的脸,应道:“好。”

  这件事很快被推进,顾英杰和顾英辉在准备了一周后,去永凯拜访了秦文易。正如顾英杰所料,秦文易对这样的合作模式很感兴趣,许文正更是问了不少问题。他主管产品业务,对原料及半成品的供货熟得不能再熟,所幸顾英杰这一周做足功课,勉强都应对过去。最后秦文易发话,让约个时间,许文正带人去明德看看,如果生产条件合适,那再谈其他。

  最后顾英杰兄弟告辞离开的时候,秦文易忽然道:“阿杰是第一次来我们永凯吧?”

  “是啊。”顾英杰小心应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来他真是有些紧张。

  “阿杰跟我家雨飞是朋友?”

  “呃,是的。”顾英杰更紧张了。他是答应过秦雨飞对外都要说他们不熟,可是现在是秦文易问话,他说他们不熟那多不合适。

  “雨飞的办公室在楼下,要不要去打声招呼?”

  顾英杰额头快冒汗,不去是不是不礼貌?去了是不是秦雨飞会生气?

  “还是,改天吧。”顾英杰答得艰难。

  秦文易笑了笑,亲自将顾家兄弟送到办公室门口。

  许文正送顾家兄弟坐电梯,短暂的时间里介绍了一下永凯这几层楼的办公职能分布,也邀请顾家兄弟去他们厂区看看,顾英辉与顾英杰一口答应。电梯在经过秦雨飞办公室楼层时停住了,电梯门打开,顾英杰心跳快了两拍,可惜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从电梯门看出去有玻璃隔间,什么都看不到。

  电梯门关上,电梯继续往下走,顾英杰也不知自己是安心了还是失望。电梯带着他向下,离秦雨飞越来越远。

  当晚秦文易难得早回家一次跟女儿老婆一起吃晚饭。饭后他似不经意地提到华德顾家兄弟的到来,并夸了夸这两兄弟的谋思。

  “他们无意进军制造业,想着倒买倒卖玩点小钱,现在正遇上这事,知道拼不过别家,居然会想到拉我们永凯一起玩,还真是聪明的。也难怪顾文光早早就半退休状态,看来还是两个儿子得力。”

  “爸,你是在暗示生女儿没用吗?”秦雨飞听到有顾英杰就一直竖着耳朵,现在趁机搂着爸爸撒娇。

  “我还用暗示?”秦文易捏捏她的脸蛋,“我倒是不介意永凯出个女总裁,可惜我家这个不中用。”

  “嘿嘿。”秦雨飞装傻嘻嘻笑,把头靠在秦文易肩头,她希望最后永凯是跟华德合作,顾英杰挑重任呢,她希望他能成功。

  合作案紧锣密鼓地在推进,许文正参观考察了明德厂区设备技术人员和产品三次后,终于下了合格的结论。秦文易与顾英辉、顾英杰四次会谈,终于敲定了所有条件,永凯入股明德,明德针对永凯的产品专项研发原材料产品并专供永凯。

  合同签下的那天,顾英杰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卖命工作过。如今终取胜果,真是说不出的兴奋。但他也知道现在只是开始,接下来改良产品,提高产品质量才是最艰苦最重要的。

  从洽谈到签约花了两个月,其实速度已经很快。秦文易是个精明的商人,他的要求和想法已经非常明确及细化,而顾英辉和顾英杰也是打好了算盘再行事,所以两边也算一拍即合。其实顾英杰的想法是没错的,秦文易在原料这一环节一直想有些突破,但小厂设备技术不行,大厂东西好他却是插不进手,花大钱重新办置新厂一是没效率二是时间长三是风险大,华德那边倒是精明,手疾眼快收购两家条件不错的公司整合出来再倒一手。

  秦文易觉得华德真是太精明了。而他,欣赏精明又能干的年轻人。

  秦雨飞也搞不清自家老爸是有意还是无意,时不时总要提一下顾家兄弟,提到顾英杰最多。就跟当初他想撮合她与陈鹰时一个劲夸陈鹰一样,又与他想撮合她与仇正卿时,总在她面前夸仇正卿一样。现在,他的目标变成顾英杰了吗?

  秦雨飞觉得老爸也怪可怜的,当媒人总是不成功,对事事必达的他来说应该很挫败吧。不过前面他猛夸的年轻人她就听着,思想没什么大波动,但现在他总提顾英杰,她觉得颇是心酸。

  顾英杰和她,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四月底,永凯和华德办了一场签约仪式。活动是秦雨飞筹办的,无可避免,她在会场上见到了顾英杰。她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跟一位女记者聊天,那记者秦雨飞认识。她看到女记者递了张名片给他,他笑着双手接过,然后细心放进了自己的名片夹里,也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然后不知他说了什么,那女记者笑得灿烂。然后女记者又说了什么,他微笑点头,站到了女记者的身边,女记者招呼摄影师,给他们两人拍了张合影。

  秦雨飞不看了,转头去忙别的。等她绕了一圈回来,看到顾英杰正与女记者和她的摄影师握手告别。他笑得很温柔,握手也似乎太久了吧。

  秦雨飞又不看了,转头走向一边。

  仪式活动非常成功,永凯和华德都觉得满意。秦雨飞在会场上其实并不忙,现场执行她一向是交给手下职员完成,所以她很有空晃来晃去,东张西望。她看到顾英杰的一举一动,看到他大笑,看到他给女士拉椅子,看到他大合影的时候会稍稍后退让着点旁边的人。其实她已经有四个月没有见到他了,虽然总听到他的名字,但她觉得真的是许久未见,这个人好像离她挺遥远,但今天见到了,她觉得时间实在不够久,因为她的心还是比较乱。

  见到他了,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烦恼。

  秦雨飞刻意地把自己藏在角落,不想引人注意,尤其是顾英杰的注意。她也很努力不要去看顾英杰,虽然他比她记忆中更帅了一些。

  可也不知怎么回事,她晃到哪儿都能见到他,转个身又看到他。他正帮华德一位女高管拿酒,那人秦雨飞见过不认识,她只注意到又是位女士。她在心里用力嫌弃顾英杰,真是温柔多情靠不住的男人典范。

  “秦小姐。”

  秦雨飞正瞪着顾英杰发呆,忽然听到身边有人唤她。秦雨飞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顾英辉。

  顾英辉顺着秦雨飞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弟弟,他转过头来再看向秦雨飞,笑了笑。

  秦雨飞顿时有种被人抓个正着的心虚感,脸通红:“呃,顾总,你好。”

  “你好。”顾英辉风度翩翩,跟顾英杰有几分像,“秦小姐辛苦了,活动组织得很好。”

  “多谢,应该的。”秦雨飞有些紧张,脑子打结,拿不出平时应对自如的本事,她在找机会撤退。

  “秦小姐在永凯负责企业公关和市场策划?”

  “是的。”秦雨飞努力保持微笑。

  “秦小姐有没有去过我们华德做客?”

  “呃,还没机会。”

  “那秦小姐有时间一定要来坐坐,我们华德新办了家艺术馆,听说秦小姐对艺术很有兴趣,那你一定会喜欢。”

  听说,哪来这么多听说,她还听说顾家老大怕老婆呢。秦雨飞笑道:“好啊,我喜欢艺术馆,要有什么好展会一定告诉我,我得去捧个场。啊,那边有记者要走了,我去送一下,顾总请自便,有事就吩咐我们的工作人员。顾总再见。”

  秦雨飞跑得快,她前脚刚走顾英杰后脚就在顾英辉身边站定。

  两兄弟一起看着秦雨飞奔到门口送记者,送着送着就再没回来,不见了踪影。

  “哥,刚才你跟秦雨飞聊了什么?”

  “没什么啊。”

  “那她为什么看着你脸红?”

  “你隔这么远还能看到她脸红?”做哥哥的一脸无辜,“我都没注意。”

  没注意?顾英杰瞪着哥哥,秦雨飞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没注意?但顾英辉没理他,转身走了。

  活动结束后两家公司高层和明德的主要干部有个餐宴,秦雨飞没有参加,提前跑了。反正她从来就不是爸爸事业上的得力助益,她自认在与不在都没有影响,该做的工作她做完了。她跟秦文易打了招呼,秦文易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随她去了。

  秦雨飞出会场的时候下意识又回身看了一眼,这一眼就看到与许文正说话的顾英杰。

  顾英杰对她的目光似有所觉,正好也望了过来。两个人目光一碰,秦雨飞匆匆扭头离开。其实这活动里她发现他也看了她几次,但他没有走过来与她聊一聊的意思,她想他大概也是觉得那次他们差一点吻上实在是尴尬吧。

  这样也不错,起码他们在这件事上还是有默契的。

  保持距离,安全为上。

  顾英杰看着秦雨飞跑掉,心里真有些气恼。他其实很想找些机会跟她聊几句,结果每次她都神出鬼没的。刚才还在想活动现场大家应酬多没办法,等一会儿去吃饭了应该能有机会说说话。但她鬼鬼祟祟地跑掉,摆明了是不想理他。不理就不理好了,他稀罕吗?他上次是失态差点对她不礼貌,但那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她要记恨那么久吗?

  好吧,其实也是他的错,她怕他纠缠他,他一边表示不可能一边又想吻她,那确实是让人完全信任不起来。他也没法解释,他确实失态了,也许是他空窗期太久。

  顾英杰这么一想,忽然惊觉,他竟然有大半年没有女朋友了,算上追米熙未遂那一段时间和之前空窗的时间,哎呀,居然一年没女朋友了。所以他一定是空虚寂寞感情无从寄托。

  好吧,在她眼里他这么轻浮不可靠,确实该离她远一点。她受过伤又敏感,她值得更好的对待。

  不见就不见吧,如果这样她能安心。

  但现实总是爱跟他们对着干,顾英杰没想到,他跟秦雨飞很快又见面了。

  那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顾英杰在整个假期都在加班。他与王成跑遍市场考察各产品材质原料,再与永凯的产品对比,永凯的产品需求虽然很明确,但顾英杰总觉得他必须做得更好。

  他从来没有觉得工作压力这么大,似乎必须努力努力更努力。

  假期最后一天,顾英杰终于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睡了一天后实在是无聊,便打电话给徐言畅。徐言畅说他跟几个朋友在俱乐部打桌球,问顾英杰要不要来。

  顾英杰去了。到那儿的时候看到徐言畅正搂着个姑娘教她开球,旁边几个相熟的朋友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大家看到顾英杰到了,都取笑他:“哎呀,职场精英到了。”

  徐言畅更是说:“James打算把工作当老婆了。”

  顾英杰一人给了一拳,拿了瓶酒喝了几口。他脑子里闪过秦雨飞的话:“就是把工作当老婆,女人当小妾的类型。”放下酒瓶子,他甩甩头,什么都能联想到秦雨飞真是邪门。

  喝了酒,闹了一阵,顾英杰下场打球。徐言畅的女伴还带了朋友来,有男有女,说说笑笑。一个女生缠着顾英杰让他教她打球,顾英杰陪她玩了一会儿。

  但没什么意思,他觉得。就跟前几个月追他的那个千金一样,太装了,压根不来电。那女生借着打球的机会有意无意在他身上蹭了蹭,顾英杰有些反感,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而后没两分钟,他不玩了,回座位喝酒去。

  这时候旁边一阵吵闹声,有几个男人刚进门。顾英杰他们转头一看,暗叫倒霉,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是赵鸿晖他们那一伙。

  赵鸿晖也看到了顾英杰,脚下一顿,脸色一变,旁边的哥们拉了拉他,他一甩脸,很故意地坐在顾英杰他们隔壁桌。

  几秒的静止之后,顾英杰那边的朋友又复活起来,该喝酒喝酒,该打球打球。一个朋友小声问顾英杰:“要不要换个地方玩?”

  “不换。”顾英杰也有脾气,玩得好好的干吗为了这种人扫兴。这店又不是他家开的。

  赵鸿晖一伙人坐下后就开始大声谈笑,赵鸿晖吹牛他们明锐如何如何,刚签了个海外的大单等。顾英杰听得嗤笑。徐言畅很故意地大声问:“James,上月你们跟永凯的签约仪式办得挺热闹的。”

  “还好。”顾英杰的声音也不小,“我可不敢吹牛,万一牛皮吹破了就丢人了。”

  赵鸿晖那边“啪”的一声,他把酒瓶子重重拍到桌上,强忍着不发作,旁边朋友忙打哈哈转移话题。顾英杰和徐言畅很嚣张地拿瓶子碰杯,气得赵鸿晖脸色发黑。

  因为华德的介入,永凯把明锐踢掉,这件事在圈子里闹很大。赵鸿晖被他爸骂得狗血淋头,他真是积了一肚子气没处发,可他现在也不敢再挑事,只得心里暗恨。

  两边各喝各酒,赵鸿晖那边的话题转到了女人身上,哪个女星怎么样,哪个模特如何如何。酒越喝越多,说话越来越难听。顾英杰暗骂一句恶心,听他们说话真是伤耳朵。他起身去洗手间,在洗手间里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跟大家换个地方玩吧,没必要跟人渣赌气,难为自己要一直听他放屁。

  刚出洗手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浅蓝色的小礼服,踩着银蓝色的高跟鞋,光鲜靓丽,美艳动人。她刚从女士洗手间里出来。

  顾英杰心里一紧,下意识地喊她:“秦雨飞。”

  秦雨飞回头,看到顾英杰吃了一惊。

  顾英杰有些紧张地拉住她,生怕她撞到赵鸿晖,那人渣没风度,要是趁着酒意对秦雨飞不礼貌就不好了。

  “你怎么在这儿?”他问。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秦雨飞迅速武装好自己,反问。

  顾英杰皱眉头,这女人干吗跟个刺猬似的。他清清嗓子:“没说你不能在这儿。”

  秦雨飞不说话,只没好气地瞪他。尹婷追男人没追上,单恋失败,她是跟几个姐妹陪她出来散心。这么巧又遇到他,也不知道这种算不算孽缘。

  “这店挺乱的,早点回去吧。”顾英杰道。

  秦雨飞抿抿嘴,挺乱的他怎么自己还来。她把手臂从他手里抽了出来:“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态度真是一如既往的差啊,顾英杰叹气,好吧,她也算一直保持着风格。

  顾英杰回到座位,刚坐下就听到隔壁桌赵鸿晖的话:“是我甩的她,脾气大点就算了,目中无人也行,她有骄傲的本钱,我也压得住。但是她床上不行啊,性冷淡。再漂亮再有钱的女人,床上不好用当然就不行,这一定得甩了。”

  顾英杰皱眉头,这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真是恶心。他正想跟徐言畅说他不玩了,要走了,却看到徐言畅正给他使眼色,他刚要问怎么回事,却听见赵鸿晖那桌的人在哈哈大笑中道:“秦雨飞居然性冷淡啊,看着很漂亮火辣的样子啊。”

  顾英杰一僵,然后怒气在脑子里炸开。去他妈的,居然说的是秦雨飞!

  赵鸿晖带着醉意的声音非常大:“看着火辣有屁用,得真的试过货才知道。他妈的,没反应,死鱼一样,味如嚼蜡,中看不中用的女人谁会要啊!”

  顾英杰猛地站起来,一转身,却看到一只纤手挥过,“啪”的重重一声,赵鸿晖被扇了一记耳光。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酒瓶子又砸在他头上。

  顾英杰目瞪口呆地看着秦雨飞被满身怒火烧得美艳无比,正在发飙。

  她一脚踹倒完全被打蒙的赵鸿晖,一把掀了赵鸿晖他们那桌的桌子。酒瓶酒杯桌牌零食乱七八糟的东西摔了一地,一阵噼里啪啦。大家飞快地跳起躲闪。

  秦雨飞一边打一边骂:“你他妈的这都敢胡说八道诬陷诽谤,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吗?是男人就起来当面说清楚,哪根手指碰过我!你也配!冷感你个头,贱人!放屁!你怎么不去死!恶心!”

  所有人都呆住,眼睁睁看着秦雨飞伸脚对着赵鸿晖猛踹,没人敢上去拦。赵鸿晖也不知是真晕还是装晕,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秦雨飞的高跟鞋踹掉了,索性脱了另一只朝赵鸿晖砸过去。砸了鞋子之后开始找新武器,她搬起了椅子。

  顾英杰终于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把椅子拦下,秦雨飞挣扎着大骂:“顾英杰你滚开!”其他人呆呆看着,没人敢上前帮忙。

  顾英杰拦腰将秦雨飞抱住,将她抱起往后拉。

  “地上都是玻璃。”她光着脚呢,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危险。

  “放手,我揍死他,敢污蔑女人,是不是男人啊?”秦雨飞挣扎着,混乱中顾英杰挨了好几下挠。他索性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往外走,喝道:“秦雨飞,别闹!”

  “你放开我,我还没揍完。”

  “不许闹了!”

  众人惊诧地看着英勇的顾英杰屠龙骑士把秦雨飞这条恶龙给制伏掳走了,好半天还没人动。徐言畅笑着把最后一口酒喝完,对赵鸿晖那些朋友道:“快帮他叫个急救车吧,猛男们。千万别忘了赔偿店家损失。”

 

1

《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被男友与闺蜜联合背叛,秦雨飞伤心至极,不肯轻易再谈爱,不想却偏偏又对温柔多情的顾英杰动了心。只庆幸遇见你,只庆幸我们能够好好在一起。

明月听风  网络人气作者已出版作品:《三嫁惹君心》《跟你扯不清》《女心理师之江湖断案》《替身娘子》《不在回忆里错过你》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明月听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