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学长的爱好有点特殊

2016-03-15 16:11 作者:准拟佳期

我与Z大两个学霸简牧、祁让的事情,即便是我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让人相信。

  第二章 学长的爱好有点特殊

  我与Z大两个学霸简牧、祁让的事情,即便是我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让人相信。几乎全校的人都认为,是我勾搭上了简牧,在简牧离开之后又去勾搭了祁让,我的处境一直没有好起来。若不是因为宿舍的那个奇葩的姑娘喜欢大叔级别的男人,我在宿舍的日子估计也会难过。

  待我哭完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方才杜冥择已经被祁让一嗓子给吼了过去。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去找他们。这会我的脑子清醒了,我是来给祁让道歉的。

  祁让在Z大分校区附近置办了这所公寓,带他的教授有时候让他来分校区帮忙代课,来不及回宿舍的时候,他就干脆住在这边。对于这种土豪的行为我很是鄙视,所以我尽量都不来这里。前几次来都是被他逼着送东西,这似乎还是我第一次主动过来。

  两室一厅的公寓,找了一圈最后发现他们俩在主卧室的浴室里。

  “祁让你用力啊,你得进去,你要是这么怕的话,估计你永远都不行。”

  “嗯。”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脾气那么坏的祁让居然没有反驳杜冥择。而且他们的对话有点……

  “哎呀,祁让啊你这样不行,你深呼吸,别紧张,我们可以慢慢来。”

  “不能慢!”

  “你急也没用,你想在顾潇白面前证明什么?”

  “闭嘴!”

  我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这还跟我有关?

  “哗啦”水声,浴室的地上一片湿润,若不是排水做的好,估计都要漫到门口来了。

  “进来!”祁让的声音传来。

  “那个……不不太好吧。学长你们两个,我我不太方便吧……”

  “进来把地板擦了。”

  “啥?”我扭捏了一会,瞄了一眼,正巧看到祁让从浴缸里走出来,上身赤裸着,下面穿一条泳裤,他方才站起来扑腾了一地的水。杜冥择也湿了上衣,显然是被祁让溅的水。

  “你们这是……”

  “我教祁让游泳呢。”

  我看了一眼那宽敞的浴缸,再看看祁让,发觉他正盯着我,冷不防的四目相对。我不知道为何,匆忙的别开了目光,若无其事的寻找拖把。

  “小白。”他喊我,伸了伸手臂。

  我从旁边的一挂上拿了他的浴袍过去给他披上,祁让真是太高了,我踮着脚才够到他。我给他系带子的时候,他一直低头看我,看得我一阵心慌。

  他在看了我一会之后说:“擦地板吧。”

  说完,穿着拖鞋出去了。

  杜冥择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而我已经找到了拖把擦地板,好半天他才说:“顾潇白你就让祁让这么欺负你?”

  我抬头茫然地看着他。

  “你这个目光!”

  “怎么了?”

  “太理所当然了。”

  我不解,他又说:“祁让让你干着干那的,你都欣然接受了?简牧知道吗?”

  “你能不能不提他?”

  “好好好,我不说。要我帮你擦地板么?”

  “你能帮我点别的么?”

  他投过来一个疑问的目光,我凑近了小声说:“你说祁让在学游泳?”

  他点头。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学得慢点吗?”

  “没有了,已经慢的人神共愤了。我都教了他一个礼拜了,闭气都还没学会呢,我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我心里一乐,祁让也有不行的时候。但是这还不够。

  “能不能再慢一点?最好是学不会的那一种。”

  杜冥择闻言愣了一下:“你想干嘛?”

  我咬了咬唇,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总不好告诉祁让的好朋友,因为我想如果他不会游泳的话,下次在水里我还能欺负他一下吧。

  我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最后只能一跺脚:“算了,我擦地板。”

  “小白过来吃饭!”祁让又扯着嗓子喊我。他总是这样,毫无顾忌,不在乎自己在学校男神的形象,其实我好几次都想说,我也不聋你小声说话,我也是可以听到的。

  “地板还没擦干净。”

  “杜冥择擦地板。”

  于是我乖乖的将拖把交给了杜冥择,自己跑去厨房找祁让了。

  他刚解下围裙,餐桌上放着四菜一汤。荤素搭配,竟然都是我喜欢吃的。祁让嫌少下厨,但是厨艺一绝。我美滋滋的去拿了碗筷,先给他盛饭,莫过碗口五分之一,这是他每次吃米饭的量,不多不少。

  “要不要等杜冥择一起?”

  “不用管他。”

  我们面对面坐着吃饭,我低头吃菜,总感觉他的目光若有似无的飘在我身上,有点不自在。于是我试着找点话题,我说:“学长你做饭好快。”

  “你睡觉的时候就做好了,刚才热了一下。”

  “哦,学长你真能干。我都不会做这么多好吃的。”

  “我教你。”

  “不用了吧,太麻烦了你了。”

  他放下了筷子,定睛看我:“你早晚是要学会做饭的,最起码你得会西红柿炒蛋吧?”

  “为什么呀?”

  “我喜欢吃。”他似乎顿了一下又说,“简牧也喜欢吃。”

  “学长……”

  “叫我祁让。”

  “祁让学长。”

  他脸一黑,变脸跟变天似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指什么?是你在零下十几度的时候把我推下水,然后自己跑了这件事呢。还是今天跑来我家打电话让我滚到小区门口接你,然后吐了我一身这件事呢?”

  我的瞳孔瞬间放大,有要扩散的趋势。我居然吐了他一身?祁让貌似有洁癖啊!天哪!喝酒误事啊!

  “如果是第一件事的话,我不原谅你。”

  我弱弱地问:“那第二件呢?”

  “你没什么值得原谅的地方。”

  “学长……我错了。”

  “你今天晚上别走了。”

  “啊?”

  “要期末考试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模拟卷子,吃完饭做了吧。”

  “哦。”我默默地给陆薇萌发了条短信告诉她不回去睡了,帮我应付好宿管。

  “上次让你画的设计图你一直没有给我看,哪里有问题吗?”

  “我有的地方不太懂。”

  “嘴巴除了吃饭还有别的用处你知道是什么吗?”

  “接吻?”我下意识的回答道,说完觉得哪里不对,赶紧住了嘴。

  祁让镇定自若的瞥了我一眼,似乎还有点鄙夷。

  “也除了接吻。”

  “那没了。”

  祁让瞪了我一眼说:“你到底是怎么考上Z大的?!”

  “专业调剂啊!不然谁上什么土木啊!”

  对于我的直白,他翻了个白眼,险些气昏过去。

  哎呀,我怎么忘了,他是土木系的高材生,这下又把他得罪了。在祁让面前,我真是说什么都错,看来以后要少说话了。

  杜冥择擦完地板过来了,洗了手一边笑一边说:“顾潇白,祁让的意思是你不会的应该问他。”

  “哦。”我腹诽,你有话就不能只说,非要拐弯抹角,没事找事!

  吃过了饭,祁让打发了杜冥择洗碗,转头将我赶到了书房去。

  “卷子不做完不许出来。”他说完正要关门,那边客厅里杜冥择叫他,“祁让快来打游戏。”

  祁让的脸一黑,迅速关上了门,没一会儿外面传来他的声音:“去房间里打,你声音小点,小白做题呢。”

  我回头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卷子,足足有英语书那么高。

  说是书房,其实还有一张单人床,不同于主卧的灰色调,书房是淡蓝色的。枕头上永远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就跟我寝室里的床一样。所以我这样认床的人,前几次来这里过夜也没有睡得不好。但是我把这归结于做题太累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杜冥择早就不见了,而祁让准备了早餐。手机里多了一条短信,陌生的号码,但是人不陌生,消息也是个好消息。杜冥择答应不好好教祁让游泳了,我心里一乐,但是他还有个条件,让我帮他写作业。毕竟我也是从高三过来的,那会儿的作业的确不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合理的。我没多想,立即回复他:OK。

  “一会自己去学校吧,我有事要去一趟公司。”

  太好了,我松了口气,跟祁让一起走在学校里那简直是煎熬。

  “你好像很高兴。”

  我抬头对他笑了笑:“学长不生我气了,我当然高兴了。”

  他眯了眯眼睛,好似在仔细的看我,那双细长的桃花眼让人分外的觉得毛骨悚然。我赶紧低下头吃饭,顺便用公共筷子帮他夹菜。

  “小白。”

  “啊?!”

  “你很怕我?”

  这不是废话么!

  “不,不啊学长。”

  “那就好,上学去吧。我帮你打车。”

  “我坐公车回去就好了。”

  到了公车站之后我就后悔了,尤其是祁让的车从我面前经过,扬起了一圈尘土的时候。天气冷的不像话,去主校区的公车等了足足十五分钟。我整个人都要冻碎了一般,上了公交车之后赫然发现,我没带公交卡。翻遍了钱包都找不见一张零钱,只有一张孤零零的100块。

  不是吧!

  “同学不刷卡的话请买票,到哪里?”售票员在看了我好几眼之后出声催促了。

  “那个……”我聚了聚手里的100块。

  售票员摇了摇头说:“不找零,没有零钱吗?”

  “没了。要不我下次……”

  “我帮她刷。”

  身后的刷卡机响了一声,我还是头一次觉得这玩意的声音清脆悦耳。售票员不再理会我,开始报站了。

  “谢谢你。”

  “我好像见过你,你是Z大的!”

  扭头看到一张笑脸,尖尖的下巴,有两颗小虎牙,头发精心打理过,有点夸张的飞机头,乌黑的发丝倒是衬得挺好看。挎着黑色的包,灰色的长款大衣,大衣下摆穿着牛仔裤的腿细的不像话。这样的人腰应该也是很细的,我看着他有点走神。他拿手晃了晃说:“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我是Q学生会的副主席,在分校区,我叫车珩远。”

  “我是……”

  “我想起来了!你是顾潇白,学姐,我入学的那天正好跟你问路,你还记得我吗?”

  我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有点迷茫。不过开学那天我是来过一次分校区的,给祁让送东西。

  “后来一直没在学校遇到你,想不到今天见到了。学姐你是主校区的吧,难怪我在分校区找不到你。”

  “你找我干嘛?”

  “专业课有不懂的好问你啊学姐。”

  “你也是土木系的?”

  他看着我突然笑了,眼睛弯弯的竟然有点可爱。

  “原来你是土木系的,我是英语系的。”

  “你英语系的?专业课好吗?”

  “挺好的,怎么了?”

  “太好了!”我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腕,简直就像是握着一件宝贝。他英语好,以后祁让给让我做英语卷子的时候就不愁了!

  公交车突然一个急刹车,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脚下不稳,一头栽了过去,就在要撞到栏杆的时候,被人用力的拉了一把,紧接着撞进一个怀抱,灰色的呢子大衣有点扎脸。

  “不好意思。”

  “没关系,学姐你抓紧我吧。吊环有点高。”

  “呜……好。”

  个子矮不是我的错。

  “学姐,主校区我不熟,一会我要是迷路了,能打电话给你求助吗?”

  “哦,好啊。”

  “那学姐你电话多少?”

  我报了号码给他,他给我打了过来,然后帮我存好他的名字。

  到了学校,我们分开而行。我只想回寝室睡一觉,祁让家什么都好,就是祁让不好,我对着他总会紧张。

  “顾潇白!主任找你,让你去办公室呢。”

  班长风一样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措手不及,以至于觉得他是从地缝里钻出来的。

  “你就说没看见我。”

  “那可不行,你快去吧,主任脸色挺难看的。”

  班长你难道没看到我的脸色也很难看吗?

  最后还是被班长揪着去了主任办公室,他看到我一反常态,看不出脸色哪里难看了。要是非说难看,也只能是他的长相了。

  “顾同学做错了事就要勇于承认,这才是我的好学生,记住了吗?”

  “记住了。”

  我这么说倒不是真的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错特错的事情,只是因为系主任是出了名的爱批评教育人,我若是态度不好,他一准要揪住我的小辫子,对我展开批评教育。

  尽管如此,主任他还是教育了我半个多小时才让我回去。本想去寝室睡一觉,却临时被通知学生会开会。

  “我能不去嘛?”

  班长黑着脸说:“能。”

  “那太好了,我困死了。”

  “除非你不是我们系学生会的人。”

  “呃……怎么才能不是?”

  “去找祁让学长。”

  “突然就不困了!”

  我还是大一的时候加入的学生会,那会儿简牧还在,他作为主席引荐了我。但是校学生会处于一个长期饱和的状态,于是我就去了土木工程系的院学生会,在组织部挂了个名字。而我们院学生会的会长就是祁让,不过他好像也是个挂名的。因为我都大二了,也没有见过土木系有任何的课余活动。

  所以今天学生会召集我们来开这个会,我还是很诧异的。

  进了大会议室的门才发现,人还真不少。每个学院都派了人过来,就连殡葬专业的都过来了,这下我更诧异了。因为殡葬专业作为一个特殊的专业,是从来不参加学校的任何活动的。学生会的人也大多觉得这个专业的人古怪,所以本着不得罪不邀请的原则处事。

  “晚到的同学先找个地方坐下吧。”

  “小白!”

  这声音耳熟,应该是陆薇萌,我环顾了一圈,还没等找到她的人影,就被人拉了一把,然后在一个靠近门的位置坐了下来。扭头看见了一张比较面熟的脸,“怎么是你?”

  “学姐,你也来开会呀,好巧。”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车珩远,真的是好巧。

  学生会的主席开场讲了几句,言简意赅,跟以前简牧的风格有些区别,简牧总是风度翩翩,慢条斯理的样子。大致上我了解了今天把大家都叫来是因为什么了,学校突然决定要举办一场新年晚会,为了庆祝新年,也为了庆祝图书馆即将开工。

  虽说以前也有晚会,但都是文艺部来策划,基本上没我们什么事情。今年突然要求每个系都出节目,这让我再一次的意外了一下。

  “那么具体的节目大家都回去想一下,然后统一报到校文艺部那里去。记住,节目一定要新颖,有意义!不要用什么简单的唱歌跳舞来糊弄我,糊弄学生会,糊弄全校师生!分校区的同学们也会过来,大家各自加油吧!”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学姐你怎么了?”

  “我……哎……”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土木系的那些人,一共就三个女生,还都是五音不全的,我就是想拿歌曲糊弄都不行了。再看看那些男生,成绩好的不会甩你这样的活动,成绩不好的一天到晚人影都找不到,更别提节目了。

  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学姐如果有什么难处,我可以帮你哦。”

  “你?真的吗?你要帮我出节目?”

  车珩远眨了眨眼睛:“分校区只出一个节目,我最近也没什么事,学姐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帮忙。”

  “太好了!”

  我瞬间觉得他的形象高大了起来,那纤细的小蛮腰立马就没有了娘炮的气质,活脱脱的一个男子汉的形象!

  陆薇萌从人群里挤了过来,瞥了一眼我旁边的车珩远,车珩远正打算对她露出一个微笑,没想到陆薇萌就把目光收了回来,这让他的微笑一下子就憋了回去。我估计车珩远在他们校区属于风云人物,动辄就有小女生为他着迷,所以对不不甩他的状况发生还是有一点不习惯的。

  “小白,我刚才喊你,你怎么不过来?”

  “人多呀。你怎么来了?”

  “你是谁?”这话是对车珩远说的。

  陆薇萌人虽然冰冷,但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美女。车珩远的笑容再一次绽放了出来:“学姐你好,我是顾学姐的朋友。”

  “哦。小白回寝室吧。”

  “那个,节目!”

  “放心,我打电话给你。”

  跟车珩远道了别,一路被陆薇萌拽了回去。

  “你少跟那小白脸眉来眼去,你当心祁让把你给吃了!”陆薇萌吼了我一句,我有点愤愤不平,“祁让是我什么人啊,我交朋友他也管得着吗?”

  陆薇萌很不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回到寝室,米娆和乔茹涵正在打牌,看见我们眼睛都亮了。

  “萌萌快过来斗地主!”

  “不去,我有事。”

  陆薇萌说完了就开了淘宝开始买东西,我瞥了一眼竟然是在买芭蕾舞裙子。

  “你要跳舞?”

  陆薇萌一边付款一边说:“新年晚会老康也会过来参加,姐一定要艳压群芳,让他拜倒在姐的石榴裙下。所以,为了这次表演节目给他看的机会,我答应给系里面捐二十套化妆品。”

  她在买完芭蕾舞裙之后又去搜索了钢管,然后暴怒了一声:“靠!钢管算危险物品吗,为什么不给送货!”

  乔茹涵有点不开心地说:“今天的斗地主打不成了。”

  “还有我呀!”我说。

  结果乔茹涵和米娆不约而同的撇了撇嘴说:“不跟学霸一起玩耍。”

  接下来的几天,我为期末考试和新年晚会而发愁。车珩远给了几个建议,歌舞剧、艺术体操、乐队等等,都很不靠谱的样子。要说他是敷衍我的吧,这也不合理,因为他每天都从分校区跑过来,跟我商量节目的事情,顺便吃午饭。但是他每天来,还是没有结果。这都让我怀疑他是来蹭饭的了,难道主校区的饭菜很好吃?

  “学姐,我觉得还是跳舞吧,现代芭蕾或者探戈都可以,加入一些故事的元素,凄美的爱情,虽然不能够在晚会上夺得冠军,但是好歹不会让土木系丢人呀。”

  “跳舞这个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各个班的班长都回去问过,好像没有专业学过跳舞的。”

  “我可以教呀,学姐我以前是学跳舞的,跳了八年的芭蕾舞。”

  “你一下子教两个,时间来得及吗?”

  他笑了下说:“学姐,你们只要出一个女生就好了,教两个没基础的的确来不及,但是教一个却是可以的。不然学姐就你好了,我教你跳吧。今天下午不就是各个系节目单的截止日期了么,就这么定了吧。”

  “呃……这……”不太好吧。

  我心里总觉得有点别扭,我能跳舞吗?

  “学姐你就别犹豫了,快点去报名吧,不然来不及了。你也不想你们系被学生会的人嫌弃办事不利吧,我来帮你告诉苏蕊好了。节目的名字叫火,我们跳探戈好不好?”

  “这……”

  我犹豫的功夫,他已经给苏蕊打了电话了,苏蕊就是文艺部的部长,这次活动的总负责人之一。我现在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只能赶鸭子上架。

  当天下午他就去借了舞蹈室,拉着我去练习。

  他一个分校区的人,竟然比我这个本校区的还要熟悉这里的一切。

  “白白你喜欢什么音乐?”

  “白白?”

  他抓了抓头发:“因为不想一直叫你学姐啊,我能叫你白白吗?”

  我顿了一下,为了节目,叫吧,于是我点了头。

  车珩远虽然询问我的意见,但是其实他一早就选好了曲子,我没听过的歌,节奏很明快,倒是真的有火热的感觉。他先自己大概的编排了一下舞蹈,跳了一遍给我看。直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上蹿下跳的动作,这么快的步伐,我能学得会就出鬼了!

  正想打退堂鼓,被放在一边的电话就叫唤了起来。

  “嗷呜嗷呜……”《狐狸叫》这首歌总是能给我惊吓,所以我把这首歌设置成了祁让来电。

  “车珩远,音乐我先关一下。”

  我飞奔过去把音乐关掉,车珩远的舞步停了下来,我抱歉的笑了笑,然后跑出去接电话。

  “在哪里?”

  “教、教室呀。”

  “真的?”

  “当然啦,嘿嘿嘿……祁让学长你找我有事吗?”

  我莫名的就有点心虚,但是却不知道因为什么,总感觉祁让的声音有点古怪。但是转念我又一想,祁让什么时候不古怪了呢?

  “没事。”

  “嘟嘟嘟……”

  他挂了电话,干脆利索,留我莫名其妙。

  回到舞蹈室,车珩远冲我招了招手:“白白过来学习吧,我刚才稍微改动了一下,把比较难的动作都改了,你要做的非常简单。来,我教你,时间紧迫。”

  “哦。”

  虽然他说动作都简化了,但是对于我这个基本上零基础的人来说还是很难,少不了磕磕碰碰,不一会膝盖就青了一片,每一次被他托举都吓得不行,踩脚什么的更是常事。我万分抱歉,车珩远都笑着应对。

  “白白别灰心,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真想象不出你没学过舞蹈,再来吧。”他冲我伸出手,这样的笑容很难让人拒绝,我将手放到他的手里,他微微弯着腰站在我的面前。他鼓励我,赞美我,这一切都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他凭什么帮我呢?在Z大这么久以来,我因为简牧和祁让的关系,受到的大多都是白眼,显少有人这么热心。

  一时间,我有些感动。

  “车珩远,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跟你学的。”

  “碰……”舞蹈室的门被推开。在音乐结束之后,循环还未响起之前,这声音有点突兀,又好似是这一声门响打破了欢快的乐曲。而我在看到门口是谁之后,只觉得后脑勺发凉。

  “顾潇白出来一下。”

  “学长。”

  “白白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车珩远扶着我站起来,“要不我送你去医务室?”

  “不用了,你等我一下。”

  推开他,我一溜烟地跑出去,跟在祁让的身后。他的步伐却越走越快,没一会儿已经出了大楼。

  “祁让学长!”我叫他。

  他却还是一直走,我只能继续追他。

  “祁让学长你等等我!”

  他猛然停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说不出来的冷,就跟殡葬专业的模特似的。

  “学长你找我什么事呀?”我喘了几口气才说完这句话,他瞪我一眼,然后开始脱自己的外套。

  “学长……你……”我看了下四周,不知名的小树林,我们学校就是喜欢种树种草,到处都有长相差不多的绿植,这就导致了方向感不好的同学经常迷路。

  他走过来,我想退被他拉住,他抖了一下衣服,用外套裹住了我。我方才出来的匆忙,只穿了车珩远给我准备的练舞蹈穿的衣服。

  “你跟我说在教室。小白,你学会撒谎了?”

  “我是在教室啊。”我越说声音越小,“舞蹈室也是教室啊。”

  “车珩远,分校区的学弟,怎么认识的?”

  “开学的时候去你公寓找你,路上碰见的,我帮他带了一下路。”

  “这么说还是我让你们认识的?”

  “呃……学长你怎么了?”

  祁让很奇怪,语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阴阳怪气,让人听了浑身不爽。

  “你跟他在干什么?”

  “他教我跳舞呀。学长你不知道学生会给大家分配了任务,新年晚会要表演节目的,车珩远他好心帮我们。”

  “我土木系没有人了吗?需要一个分校区的来帮忙?”他突然吼了一声,我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但是心里更加的不爽。

  这么大冷天的跑来找麻烦,我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土木系有人的话还要请外援吗?你以为我愿意啊,作为土木系学生会的会长,学长你做了什么呢?!你知不知道文艺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呀!如果学长没有事,我回去跟车珩远学跳舞了!再见!”

  “顾潇白!”

  他又一字一顿的叫我的名字了,又要发火了,他是打火机么,哪来的这么多火气。

  “我不许你跟他学跳舞,你如果想学,我另外给你找个女老师教你。”

  “我不!”

  “你……”

  我似乎听到了他咬牙的声音,所以我又后退了几步,只要他动手,我撒腿就能跑。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拍一拍我的肩膀,但是却没料到我已经离他那么远,手就尴尬的在半空。

  “小白……听话。”

  “我……”

  祁让是一个很霸道的人,他从来说一不二,他让我做的事情我就必须要去做,他不喜欢我做的事情,我就一定不能去做。

  比如,他不允许我去学校外面的小吃街吃东西,他说那里不卫生。所以这一年多,我都没有踏足过那里,即便是好几次室友软磨硬泡的拉我去,为此我表现的很不合群。

  又比如,他不喜欢小动物。上学期我捡到了一只流浪猫,那猫跟我一见如故,我简直觉得那就该是我的宠物,然后我带回了寝室打算养着。可是不知道怎么就被祁让知道了,他甚至连夜就告诉了宿管,之后那只猫就被带走了。我追问了好几天也不知道猫的下落,为此我跟祁让冷战过几天。

  可说是冷战,他不过一瞪眼睛,我就败下阵来,战战兢兢的继续跟在他身后。

  可是这一次,我不想退让了,我心里就一个念头,我要是再乖乖听话,那我就是个棒槌!我可不能让别人一直看我的笑话,即便这个嘲笑我的人是祁让也不可以。

  我退后了两步,摇了摇头:“学长我还有事,短期内都很忙,我们还是暂时别见面了。”

  说完我也不管祁让是什么表情,他是发怒还是冷漠,扭头就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直到舞蹈室里车珩远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继续跟他学跳舞。

 

4

《小白,快跑》  顾潇白所在的Q大有两个著名的学霸,一个是祁让,一个是简牧,他们是表兄弟。简牧误以为顾潇白喜欢自己,在他出国留学的那一天拜托表哥祁让照顾顾潇白,从此顾潇白生活在了水深火热当中。

准拟佳期  典藏版双子座,看过不少美景,还是觉得家里最好,标准技术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小白   快跑   准拟佳期   言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