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如期而至

2016-03-15 16:11 作者:准拟佳期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因为平时成绩分很高,所以对这次考试一点也不担心。说起来这还得感谢祁让,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的成绩不可能这么好。祁让……他快要一个星期没出现在我面前了。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因为平时成绩分很高,所以对这次考试一点也不担心。说起来这还得感谢祁让,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的成绩不可能这么好。祁让……他快要一个星期没出现在我面前了。

  哐当一声。

  “哎呦!”

  陆薇萌趴在地上,旁边散落着她买来的钢管。

  “萌萌你还好吗?”乔茹涵赶紧去扶她。

  陆薇萌摆了摆手说:“别动,胸腔第三根肋骨骨折了。”

  米娆脸上的黄瓜片掉下来了几片,一脸惊讶地看着陆薇萌:“我靠,这么精准?”

  “找人送我去医院。”

  “我去叫救护车。”米娆丢了黄瓜去拿手机。

  陆薇萌吼了一声:“不行!这事儿不能声张,我过几天还要参加晚会呢!小白,打电话叫祁让来!”

  “啊?!”这次轮到我惊呆了,“不,不太好吧,大半夜的,女寝耶。”

  “废话!除了祁让,谁还能自由出入女寝?!快点叫啊,姐姐我要死了!”

  她这话说得,好像祁让是个女生一样。不过也真就如她所说,宿管阿姨从来不拦着祁让进出,顶多就是喊一嗓子,让穿着过为随意的女生穿戴好,学长要来了。

  大概是宿管阿姨都觉得,祁让这样的学霸是不会在大学里谈恋爱的。也的确,这些年来,从没有人听说过祁让交女朋友。

  我犹豫再三,打电话给祁让,他会来帮忙吗?我心里其实是没底的。可是不求助他,陆薇萌怎么办呢?

  米娆过来推了推我说:“你不打我打了啊。”

  我再一看,她手上拿着的是我的手机。电话几乎是秒速接通,她赶紧放到我的耳边。

  “小白。”

  “学长。”

  “嗯。”

  他沉默了,声音如同以前任何一次对话一样的平静,他没有生气?我们互相沉默着,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心里一阵的紧张。

  乔茹涵过来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指了指地上趴着的陆薇萌。

  “学长,我这边出了点意外,你能开车送我们去医院吗?”

  “等我!”

  他立即挂断了电话,我有点茫然,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好话。心想为了陆薇萌,我豁出去了,他要是不帮忙,我就丧权辱国地答应给他当一个月的假期跟班。可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太顺利了啊!祁让吃错药了?

  十五分钟后,祁让出现在了我们宿舍门口,大衣都没穿,只一件黑色的真丝衬衫,他来的大概太匆忙,鞋带也没系好。

  “学长你……”

  祁让看了一眼室内的情况,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过来将陆薇萌打横抱起来,他的胳膊伸的很直,几乎没有让陆薇萌弯曲身体。

  “小白跟我去医院,你们两个处理一下这。”

  祁让把陆薇萌放在后座上,也让我坐上去抱着她。一路上祁让的车开的很快,没多久到了市医院,送陆薇萌进了手术室。

  夜里医院的走廊有点骇人,我只能尽量看自己熟悉的东西,而很明显的这里我最熟悉的就是祁让了。我抬头瞧瞧地看他一眼,竟然发现他也在看着我。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跟他说点什么,许久之后我皱着眉头说:“学长你鞋带松了,我给你系上吧。”

  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我为什么改不掉这狗腿的习惯!

  祁让看了我一眼之后说:“我给你买的卷子你都做完了吗?”

  “呃……还没。”

  “为什么没做完?”

  “有点难。”

  “为什么不问我?”

  “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的声音细弱蚊蝇,祁让听了之后竟然笑了。

  “明天去我家我给你补习。”

  “不行呀,明天约了车珩远练舞。”

  他的脸一瞬间就黑了,变脸比那翻书还快,之后再也没跟我说一句话。他靠在走廊的椅背上,有点疲惫的样子,单薄的衬衫也不知道冷不冷。

  我不小心碰了一下他的手,居然已经冰了,赶忙脱掉自己的大衣披在他身上。又生怕他醒了,小心翼翼的就跟做贼一样。可是脱下来我就后悔了,这医院可真冷啊,以及我这狗腿的习惯可得抓紧改掉。

  祁让睡得似乎很沉,我在他旁边晃荡了十几个来回他也没反应。急救室的灯还亮着,我身上虽然穿着毛衣,也感觉到了一点寒意,索性跑到他旁边坐下,蹭着一点大衣盖。没一会儿我竟然也睡着了。

  “小白,小白你醒醒!靠,你这样都能睡着!”

  我听到有人气急败坏地叫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陆薇萌正做着轮椅出现在我面前。

  “萌萌你好啦?”

  “骨裂,我得在医院住几天。多亏了你和祁让学长了。”

  祁让?!我似乎把他给忘了,扭头发现他就在我的身边。而我以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躺在他的怀里,胳膊还搂着他的腰,他胸口的那一团水渍,难道是我的口水?!

  OMG!那可是祁让学长!有洁癖的祁让啊!

  “对对对不起。学长我错了。”我从他身上爬下来,大概是我睡的时间太久了,腿都不听使唤了,一个翻身就要掉到椅子下面去,幸好祁让抱紧了我。他站起身,然后将我放在地上,我跺了跺麻了的脚,始终不敢抬眼看他。只能拼命的给陆薇萌使眼色,救命,快点救我啊!

  陆薇萌不愧是我的一等损友,她立刻就明白了我的用意。笑着对祁让说:“学长能不能麻烦你去帮我办住院手续?”

  祁让皱了皱眉,然后跟着那个一直对他放电的小护士去办住院手续。

  陆薇萌看着祁让远走的背影说:“你看见学长的表情了吗?那小护士真是不自量力,放电也不分对象。”

  “呃……”为什么我感觉,祁让皱眉是因为你呀?陆薇萌这样的冰美人,笑起来怎么看怎么怪异,简直跟他们殡葬专业的模特有一拼。

  病房里陆薇萌一脸严肃地跟我说:“小白姐姐我倒下了,你可要站起来!”

  “啊?”我看了看自己,我的确是站在病床前的呀!

  “哎呀你这个智商!我的意思是,晚会啊!你得帮我。”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晚会?”

  文艺部的要是知道了,一准得感动的痛哭流涕。万年无视学校活动的殡葬专业,这一次不但参加了,还如此的重视!

  “所以靠你了啊!我想好了,我们这身材差不了太多,你最近又跟车珩远学跳舞,所以到时候你就穿着姐姐我的衣服,去表演我那个节目吧!你到时候千万记得替我给我家大叔抛媚眼!”

  我呆了:“抛媚眼这样的技术活,也可以代替吗?”

  “哎呀到时候我给你画个浓妆,保管让你爹妈都认不出来你,你就往我家大叔身边凑合,把我写好的情书塞给他,抛几个媚眼,直接帮我拿下他!小白,你好歹也是土木系的系花啊!”

  我有点忧伤,她每每这么说,都让我想起祁让说我是土木系第三好看的女孩,因为我们只有仨女的。

  “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啊!但是你刚才在祁让怀里睡觉的照片我已经拍下来了,你不答应的话,我只好悄悄地发给咱们学校的八卦小哥,让他发微博上!你这脚踏两条船的新闻,肯定会火爆全校的!”

  她说的脚踏两条船,另外一个就是简牧。简牧虽然出国了,但是在学校仍然有很多粉丝维护他。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怕简牧和他的粉丝,主要是这张照片如果被别人看到,第一个弄死我的人估计是祁让。所以说,陆薇萌你这样太狠了吧!

  “你还有几分钟的考虑时间,我目测学长快回来了。”

  陆薇萌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让我很是不爽,我一再的咬牙,好几次想去狠狠地戳一下她的肋骨,让她骨折的更严重一点。但也只是想想,因为自打我们认识,我还没能成功的反抗一次陆薇萌呢。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陆薇萌冲我笑了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我答应你!”

  “中国好室友!全交给你了,我休息了,痛死我了!”她说完翻个身就睡了,好似真的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

  “我可以进去吗?”祁让在门外问。

  我能说不吗?!

  我开了门,他手上拿着一叠单子,偷偷地扫了一眼价格不菲,再回头看陆薇萌,她睡得死死的。我好像明白她为什么装睡了!

  “我送你回去吧,让她好好休息,明天你试着通知她家里人来照顾她,学校方面的假我来请。”

  “哦。”

  祁让开车送我回去,方向却不是学校。

  在拐了三个弯之后我忍不住问:“学长,咱们走错路了吧?”

  “学校宿舍锁门了,我带你去我家住。”

  这个时间宿管是已经睡熟了的,想回宿舍肯定要砸门,虽然有祁让在宿管阿姨会给开门,但是保不齐她们心里不爽,日后看我不顺眼什么的,虽然她们看我们寝室本来就不怎么顺眼。

  “你如果不愿意的话……”

  “学长,我有一个发卡找不到了,正好看看是不是落在你家了。”

  祁让一个急转弯,我的头险些撞在车门上。

  我揉了揉被撞疼了的肩膀问:“学长,你怎么了啊?”

  祁让扭过头来,一张黑脸:“大半夜的去陌生男生家过夜,你就一点也不在乎,不担心吗?”

  祁让今天有点奇怪,变脸的速度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我笑了笑说:“你是我学长啊。”

  祁让看都没看我,猛地踩了一脚油门。当我们一路飞驰,到达他家小区门口的时候,祁让的脸再一次的黑了,比之刚才更加吓人。

  “学长,怎么了?”

  “没带钥匙。”

  “呀!我也没带,怎么办啊?”

  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我没带钥匙这件事情,后来我一想也对,我来他家从来都想不起来拿钥匙开门。

  “去宾馆住吧。”

  我强忍着哈欠,困得要死,只要有地方住就可以了,所以连忙拍手:“好呀好呀!我们就在附近找一个吧。”

  岂料,祁让的脸又黑了几分,若不是他眼睛明亮,脖子露着,我都以为对面是一个非洲人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学长,你是不是没带够钱?”

  “顾潇白!”

  他连名带姓叫我了,这让我很不安,通常这种叫法之后都没好话。

  “我说错话了?”

  “你对男生不能这么随便,并不是所有男生都是好人,都安了好心。有空多看书,少看偶像剧!”

  祁让这变化多端的性格真让人捉摸不定,我思考了好一会儿,觉得他可能是再说车珩远。这也让我意识到,学霸指桑骂槐的本事还没修炼到家,不然我会更惨。

  可是我还没等回答他,就又听他说:“你身上带钱了吗?”

  还真被我给猜中了!我给了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我请了!学长你平时总照顾我,这次就别跟我客气了!”

  “嗯?”他顿了顿又说,“那好。”

  我们重新上车,我用手机搜索附近的酒店,看看有没有经济快捷酒店。挑挑拣拣,附近都没有合适的,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回学校附近找个宾馆的时候,他的车停了。抬头却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书店,祁让解开安全带,扭头看我说:“下车吧。”

  不是吧!

  “学长,这不太好吧。在书店过夜?这……”

  一般的书店都不提供很多休闲的沙发,就是怕有些人只看书不买书,所以大家在书店看书都是席地而坐。这么冷的天,我跟祁让席地而坐过夜,要不要这么凄凉?

  “安全带解不开了?”

  他说话间已经绕到另外一边打开了车门,微微弯着腰,看向车里的我。

  “呃……”

  “笨死了。”他一边说,一边帮我解开了安全带。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清香,他离我那么近。他不是第一次说我笨,可是今儿怎么听起来有点顺耳呢?我一定是给冻傻了。

  “小白?”

  “啊?学长怎么了?”

  祁让一直看着我,距离近的让我都觉得呼吸困难了。我算明白为什么他脾气这么坏,学校里还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了,实在是这张脸太耐看了。我都觉得,再这么盯着他看下去,自己会做出点对不起社会的事情来。

  可是,我怎么忘了对面的人是祁让,还没等我想到该怎么犯罪,就听到他恢复了那冷冰冰的声音说:“有眼屎,自己擦擦。”

  “哦。”我闷闷不乐的下车,跟着祁让进去。

  因为已经是夜里很晚了,书店的营业员也有些犯困,正无聊的打着网络游戏。我转了一圈,这里的确是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不禁开始腹诽,这书店老板是有多变态,你要是个便利店,二十四小时也就罢了。你一个书店赶时髦也弄成二十四小时,有人来么?!

  祁让直奔学术区,我直奔小说区,随便拿了五本小说。

  “小白付钱。”

  什么情况?!学长你也好意思买那么多卷子!这得多贵啊!

  最后我想买的言情小说,只买了一本。

  “学长要不咱们买点吃的吧,就这么干看书,有点无聊。”我在车上建议道,可是祁让根本没有理我,自顾自地开车。我的眼皮一直打架,小说看了一两页就困的不行。

  我是被食物的香味弄醒的,睁眼就看见杜冥择在我眼前晃悠。

  “你醒的真准时,正好午饭。”

  “吃什么?”

  杜冥择噗嗤一声笑了说:“你这丫头真有意思,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问问我这是哪里,第一反应问我吃什么。祁让说的真没错,你是个手脑双残。”

  我靠!这样在背后说人真的好吗?!

  我翻了个白眼,杜冥择接着说:“昨天半夜祁让把你拎来的,现在他补眠呢。”

  后来我才知道拎这个词形容的很是正确,我昨天在车里睡着了,祁让一手拎着卷子,一手拎着我,走进了杜冥择公寓的大门。而杜冥择这间公寓是他爸妈特意给他租的,实在是因为家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他一把年纪了,还是个高中生。

  洗漱完毕,祁让已经坐在客厅里等我们吃饭了。

  “祁让学长早安。”

  “嗯。”

  他看都不看我一眼,自顾自喝粥。我悄悄凑过去,发现他眼睛里都是血丝。杜冥择悄悄告诉我说祁让做了一晚上的卷子。

  “他为什么做卷子?”

  “因为,我这里就一间房,我在客厅打游戏,他呆不下去只能跟你在一起啊!”

  “跟我呆一起为什么要做卷子啊,学长的爱好有点特殊。”

  杜冥择翻了个白眼说:“你是真傻还是真脑残啊?他一正常男人,你该不会以为你俩性别一样吧?”

  “他是祁让啊!”

  祁让对我们的窃窃私语充耳不闻,我和杜冥择也很默契的没有再聊下去。客厅里静的只能听到餐具的轻微碰撞声。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气压低的让人想挠墙。

  “小白。”

  “哐当!”

  祁让的突然出声,吓得我手里的勺子掉在了桌子上。

  “今天去我家补习吧,成绩太差了。”

  “可是我跟车珩远约好了呀,对不起呀学长下次好不好?”

  “随便!”

  说完祁让就走了,我跟杜冥择相视,有点不明所以。

  “他是不是生气了?”我问。

  杜冥择摇摇头:“他只是把筷子扔了而已。”

  我吃饱了饭,祁让已经不在了,他果然是生气了,把我自己丢在这里。我用了杜冥择的电脑查回学校的路线,他突然钻出来说:“顾潇白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吗?”

  “什么事呀?”

  “关于不教祁让游泳的事情,我已经不怎么教他了,你是不是应该表现一下诚意?”

  “什么诚意?”

  他嘿嘿一笑,然后从房间里拿出来两本数学卷子,重重的往我面前一堆,然后说:“我的作业,大后天要交,你帮我做完吧。”

  我目瞪口呆,上百张的卷子,大后天交?

  “你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话啊!顾潇白,你要是反悔,我现在就告诉祁让去。”他作势就要去打电话,被我一把按住。

  “我做,你大后天来我学校拿。”

  我简直欲哭无泪,那不好的预感还真准。

  辗转了三辆公交车才回到学校,给车珩远发了条短信取消了今天的排练计划。

 

4

《小白,快跑》  顾潇白所在的Q大有两个著名的学霸,一个是祁让,一个是简牧,他们是表兄弟。简牧误以为顾潇白喜欢自己,在他出国留学的那一天拜托表哥祁让照顾顾潇白,从此顾潇白生活在了水深火热当中。

准拟佳期  典藏版双子座,看过不少美景,还是觉得家里最好,标准技术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小白   快跑   准拟佳期   言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