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你以为你是她的谁

2016-03-15 16:11 作者:准拟佳期

在寝室里不眠不休奋战了两个晚上,我方才知晓,当年参加高考的我是多么幸福。我那会儿可没这么多作业要做,还是这么变态的数学作业。

  第三章 你以为你是她的谁

  在寝室里不眠不休奋战了两个晚上,我方才知晓,当年参加高考的我是多么幸福。我那会儿可没这么多作业要做,还是这么变态的数学作业。

  所以杜冥择来找我拿卷子的时候,我免不了跟他惺惺相惜了一番,并且表示了同情和理解。他看着我那一双堪比兔子的眼睛,也表示了同情和理解。再然后,他做了一件相当不人道的事情。

  他说:“顾潇白,这是我老师刚布置下来的作业,你帮我做了吧。”

  “我……”能说脏话吗?

  杜冥择叹了口气说:“你不愿意的话,我去找祁让吧。”

  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你说什么呢!学海无涯,我荣幸之至啊!”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被泡在卷子里,跟车珩远排练的事情不得不被抛在脑后了。

  等到我第三次给杜冥择送作业的时候,晚会也如期到来了。在医院里养伤的陆薇萌还不忘嘱咐乔茹涵和米娆帮我准备道具。我方才想起来,也答应了她跳钢管舞。这一瞬间,一个头两个大。

  “白白,你不用这么担心,陆薇萌早就准备好了,你看这面具一戴上,谁知道你是顾潇白!你不用怕被祁让学长看到的,乖乖去准备吧。”米娆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塞给我一个羽毛的面具。

  也不知道她们是从哪里借来的,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过了很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跳钢管舞跟祁让有什么关系啊!

  也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选节目的,陆薇萌准备的这么烂俗的节目居然没有被拿掉,反倒是我跟车珩远的舞蹈被拿掉了。这让我有点不服气,但是一想到,那么难的舞蹈,我跟车珩远也没排练过几次,拿掉也算好事,免得我丢人。

  整个土木系也没有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因为自己的节目被拿掉了而感到丢人。大概真的跟祁让说的那样,土木系的人不在乎这些。

  晚会在晚上六点正式开始,陆薇萌的节目排在第六个。倒是很吉利,只是排在她前面的是文艺部的部长苏蕊。她唱了一首WonderGirls的《Tellme》,活泼可爱,又带了一点性感的舞蹈,成功的吸引了全校师生的眼球。这让她面前那个诗朗诵的节目倍感压力,也让接下来要出场的我觉得,救命啊!

  我在候场的时候米娆拿着手机来找我,不用看也知道是陆薇萌打过来的。

  “顾潇白你一定要加油!千万别让苏蕊那小妖精给比下去了!她那又唱又跳又露大腿的节目,实在是不够文雅!你接下来一定好好表现,让我家老康眼前一亮!”

  我不禁冷汗,苏蕊人长得好看,歌好听,舞姿也好看,如果这都不文雅,那我接下来的节目,不是就到了伤风败俗的地步?我实在不知道陆薇萌是怎么厚着脸皮说完这些话的。

  不想再听下去,赶紧整理好面具,去候场。

  为了不穿帮,特意跟灯光师沟通过,灯光要暗一些,烟雾要多一些。到时候我随便扭一扭,应付完这场差事,老康能不能看上陆薇萌,那就是他们俩的造化了。

  “白白你电话。”米娆又拍了拍我,我翻了个白眼,拿过来张口就骂,“陆薇萌你烦不烦啊,我这马上就上台了,你怎么跟老妈子似的啊!”

  “小白你的节目不是被拿掉了吗?”

  我惊了一惊,看向了米娆,她回了我一个你作死的表情。

  “学长我的意思是,我帮朋友准备道具呢。”

  “一会来贵宾席,我给你留了位置,带吃的了。”

  切,我随便答应了之后就挂了电话。他这算是拿掉我节目之后补偿我吗?

  “你别想那么多了,苏蕊下来了,该你了。”

  米娆话音刚落,苏蕊就从我们身旁经过了,看见我的时候顿了下脚步,略微带了些疑惑的叫我:“顾潇白?”

  我的心咯噔一下,我化装成这个样子,她也认得出来?我们好像没有多熟啊!

  米娆小声跟我耳语道:“拜学长们所赐,全校没有不认识你的。假装不知道她说什么,赶紧上台,别穿帮。台上烟雾大,没人看得出来你的。”

  但愿如此吧!可是我为什么又有不好的预感了呢?

  陆薇萌选的是梁祝,衣服是素白的芭蕾舞裙,舞台正中央还有一根钢管,这一系列搭配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奇葩。我至今都不能理解陆薇萌的脑回路,甚至怀疑,这个节目能够入选,一定是陆薇萌贿赂了主办方。

  伴随着音乐,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舞台中央,扶着钢管开始扭动。

  我这样的节目,让台下的人彻彻底底地惊艳了一回。但是没过几分钟,他们就对这个节目表示了鄙夷。我干脆把眼睛一闭,也不管他们是什么反应。反正我的舞蹈功底差,那是公认的了。

  可是当我扭了一会儿之后,我发觉了不对劲,这根钢管有点细啊,好像不是陆薇萌原来准备的那一根。难道主办方帮我换了?他们觉得这一根更好?这根的手感真是不怎么样,什么材质呀?

  就在我研究这根钢管的材质的时候,刺啦一声。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我身上那件白色的芭蕾舞裙崩裂,音乐戛然而止。我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一系列的事情,就听到满座哗然。

  “我靠!这是期末福利吗?学妹还是学姐啊,牺牲太大了啊!”

  “哪个系的?”

  ……

  我假装镇定的蹲在台上,抱住自己,想找个机会逃出去,可是众目睽睽,我如果跑下去,只怕更加走光。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关灯吗?为什么舞台上更加亮了?我偷偷的往后台扫,米娆她们应该会来救我的。

  米娆你在哪里?

  我强忍着想哭的冲动,仔细地想,如果是陆薇萌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会怎么处理。

  “关灯!”有人大喊了一声。

  紧接着,我被一件黑色的大衣裹住,被人紧紧地抱在怀里,我将脸埋在他的胸口,他身上永远都有淡淡的柠檬香味,他是祁让。

  祁让抱着我从台上下去,立刻有人围了过来,拿起手机就准备拍照。祁让一眼横了过去,说:“我们是明星?你是记者?”

  对方愣住了。

  祁让又说:“如果都不是,随便拍照,侵犯肖像权,你想吃官司?”

  有人小声问这谁啊,在听到是祁让之后,大家默默地退了几步,给我们让出一条路来。祁让的名字,有时候比系主任还管用。

  祁让抱着我一路走,绕过了两座教学楼,按照这么走下去,他估计是想送我回寝室了。可是寝室灯火通明的,他万一看出来是我怎么办?我灵机一动,捏着嗓子学陆薇萌说话:“祁让学长,谢谢你帮忙,放我下来,我自己回去吧。回头让小白替我好好谢谢你。”

  祁让的脚步倒是顿住了,从我头上幽幽地飘来一个声音:“那你倒是说说,打算让小白怎么谢我?”

  这语气听起来跟平常没什么不一样,所以我大着胆子嘿嘿地笑了笑说:“学长,小白她也不容易。”

  “我送你回去。”

  祁让加快了脚步,走的都是没有人的小路。

  宿管阿姨仍旧没有阻拦祁让,而我被他紧紧地护在怀里。

  走到宿舍门口,他放下了我。

  “自己进去吧,衣服你明天……让小白还给我吧。好好休息,今天的事情别多想。”

  我点了点头,从始至终都不敢看他,好在祁让也没有看我,径自离开了。

  对于今天的事情,虽然丢脸,但是我还真没多想,在宿舍里做了会儿卷子,然后就睡了,这一觉睡的太久。当我醒来的时候,米娆和乔茹涵像两尊望夫石似的守着我,这属实让我吓了一跳。

  所以我本能的抱紧被子,警惕地看着她们问:“你们干嘛?”

  米娆突然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蛋,乔茹涵摸了摸我的头。

  “到底干嘛呀?”

  “白白,你为什么还能睡的如此之安详?”乔茹涵问。

  米娆也紧跟着说:“对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俩第一时间奔回来,本来打算安慰你一下,结果你睡的那叫一个香甜,怎么都叫不醒。白白,你没事儿吧?”

  我纳闷了:“你们俩怎么了?我能有什么事儿呀?”

  她们俩对视一眼,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

  “白白,你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想提起伤心事?晚会,你的节目,钢管舞,走光……”米娆的声音越来越小,一直在观察我的表情。

  哦,原来是这件事情。其实那天只是领子开了而已,也不能说是完全走光。更何况,我那惨不忍睹的妆面,谁知道是我?

  所以我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问:“陆薇萌她没事儿吧?”

  米娆和乔茹涵都是一愣:“她能有什么事儿?”

  “啧啧,她抗打击能力还挺大的,我属实有点佩服她了。”

  她们俩更是不解,我只能接着说:“我是替陆薇萌表演节目啊,当然我走光了,大家都以为是陆薇萌啊,她那个梦中老情人当时的表情可诡异了,我看得真真的!你们替我安慰一下陆薇萌,就说我对不起她了,明儿我就收拾东西放假回家啦!”

  米娆和乔茹涵顿时换上完败的表情,对我哑口无言。

  我愣了愣,这有什么不对吗?

  最后米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白白你快点回家吧,今天没什么事就别处去溜达了,饿了的话,我们带饭给你。”

  “你们今天转性啦,对我这么好?”

  乔茹涵直接将我抱在了怀里,她那两团波涛汹涌属实让我有点窒息的感觉。

  “谁让你这么可怜呢?我们先走了。”

  “去哪?”

  “手撕鸳鸯去!”

  我摆了摆手,表示不要闹出人命。我算明白为什么乔茹涵这一个多月都没有剪指甲了,显然她是要去挠死那只“小鸳鸯”。这个鸳鸯不是别人,而是乔茹涵的男朋友找的新女友,名叫任央央。用乔茹涵的话来说就是,这姑娘长得就跟小鸡崽子似的,也不知道她男朋友秦汉看上她哪里了。

  那个任央央我也见过一次,确实,长得不如乔茹涵好看,身材也不如乔茹涵好。唯一比得过乔茹涵的,大概也就是白了,任央央白的就跟一张纸似的,从皮肤到智商。而乔茹涵这个商学院的女学霸,站在任央央面前,乔茹涵即便什么都不说,都会让人觉得她欺负了任央央。只因为乔茹涵那双眼睛长得太过精明了。

  而秦汉,这个文学院通古晓今,满身文人气质的才子,从第一次见到任央央的时候,就觉得那是个从诗词里走出来的姑娘。而他身边的乔茹涵,纵然是商学院第一美女,也留不住他的心。

  别看乔茹涵外表温顺,但其实脾气很暴躁。她在得知自己男朋友要劈腿的时候,使出了浑身解数,留住了秦汉,让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开口说分手。对此,陆薇萌常常跟我说,多跟乔茹涵学着点,简牧也不至于去了国外几个月都不跟我联系。我只能默默地汗颜。

  对于任央央这个三儿,乔茹涵自然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打垮她。任央央是外语学院的,乔茹涵就先从学院下手,搞臭了任央央的名声,然后找机会跟她面谈了几次,自然都谈崩了。而他们三个之间的矛盾爆发,是从上个月“棒打鸳鸯”开始的。

  秦汉名义上还是乔茹涵的男朋友,私底下跟任央央约会被乔茹涵和米娆撞见了,米娆二话没说,上去就打了任央央。而乔茹涵当即就去拉架,一边拉架一边趁机踹了任央央几脚,自然秦汉都是没看见的,而任央央都是疼在身上的。事后乔茹涵还各种让秦汉替自己去跟任央央道歉,让秦汉对以往有些霸道的女友刮目相看了。而任央央有苦说不出,所幸,任央央那种性格冷淡的女生,也不怎么会表达。

  而这一次乔茹涵都要手撕任央央了,可见秦汉和任央央一定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不禁想为他们点根蜡烛。

  尽管秦汉摆明了就想跟任央央在一起,乔茹涵却怎么都不放手。我从来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陆薇萌就对我翻白眼,说唯有真爱与面子不可丢。

  那乔茹涵到底是为了面子,还是真爱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就这么放乔茹涵和米娆出去有点不安全,虽说她们俩长得无害,但是米娆也是学校跆拳道社团的副社长,再加上乔茹涵那长指甲,万一真给任央央弄出点什么来,被处分怎么办?

  索性再也坐不住了,随便穿了身衣服就出门了。在南教学楼的小花园里找了一圈也不见他们的踪影,按理说,这是秦汉最喜欢的约会场所之一啊,小桥流水人家的。

  “顾潇白?真巧呀。”

  回头就看见了一个穿着粉红色大衣,咖色毛线帽,棕色长卷发的女孩。她手上拿着两杯奶茶,笑容可掬地看着我。

  “你是?”

  “苏蕊呀,我们见过很多次。”

  我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啊,你化妆了,没看出来。”

  苏蕊原本微笑的嘴角抖动了一下,我意识到,我可能说错话了。但是我没说谎啊,答谢晚会上,她低胸晚礼服,高贵冷艳。学生会开会的时候,她超短校服裙摆,跟乔茹涵一样波涛汹涌,活脱脱的制服诱惑。而刚刚结束的晚会,她又变了另外的样子。再加上现在,她这清纯的卡哇伊打扮,这简直就是千变万化啊,我认不出来也是有情可原的。

  “你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刚好看见你。怎么这身打扮,要去摆摊吗?”她扫了我一眼,眼睛里有点关切。

  但是这关切有点莫名,我俩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头发乱成一团,没有打理,好在从来没有染发烫发,发质还好。下面是厚厚的棉裤,上身裹着米娆的羽绒服,乍一看,还真像学校门口摆摊的阿姨。

  “我去找人。”

  “需要帮忙吗?学长也在,要不一起帮你找找?”

  “哪个学长?”

  她歪了歪头,甜甜地喊了一声:“学长你来啦。”

  我转过身去,看见祁让走过来,苏蕊快走了几步,绕过了我,站在了祁让的身边。她穿着十几厘米的恨天高,几乎要跟祁让差不多高了,她的头到达祁让的鼻翼。这曾经是我最喜欢的身高,我好几次也希望可以跟祁让差不多高,而不是每次都要仰望他。冬日的阳光里,苏蕊甜美的微笑,旁边的祁让似乎也没有那么脸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们看起来很般配,而我应该快点离开。

  “学长,你的奶茶。”苏蕊举起了奶茶,祁让接过来,轻轻嗯了一声。

  我撇了撇嘴,接下来难道该问,我是你的什么了?

  “你怎么在这?”祁让突然声音冰冷了,我意识到这是在问我。

  “我出来找乔茹涵和米娆,你看到她们了吗?”

  祁让皱了下眉头,似乎是开始思索了。

  我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说:“就是我宿舍的那两个女生,很漂亮的。”

  祁让继续皱眉头,继续思索。

  我放弃了。

  祁让除了是个学霸之外,还有脸盲的特征。他这个脸盲也相当的具有针对性,如果这个人不重要的话,他就下意识的给过滤掉。所以祁让能够清晰的将人脸和人名字对上的也没几个,他能记住我,还真是托了简牧的福了。很多时候,我都怀疑祁让不是个正常的人类,他只是一部智能机器。

  “没事别出来乱跑。”祁让说我。

  “哦。”你还不是出来乱跑,双重规定真是讨厌死了。

  苏蕊喝了一口手里的奶茶,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嘴唇上残留一滴奶茶的痕迹,我不禁感慨,人美怎么样都好看。

  “学长你手都冰了,快喝了吧。”

  我这才看到,苏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住了祁让的手。而祁让居然也没甩开她,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天啊!

  但是紧接着我就看到了,祁让手上的那杯奶茶里有红豆。

  “你喝吧。”祁让将奶茶塞到了我的手上,苏蕊的表情有点呆愣。

  “谢谢学长。”我悄悄地凑到苏蕊的身后小声说,“他不喜欢红豆奶茶,所以才给我的,你下次可以买原味的。”

  “你还不回去?”祁让催促我了,难道是看我碍眼么?

  “哦。”

  苏蕊突然说:“要不咱们一起去吧。顾同学你也没吃午饭呢吧?”

  午饭?他们要一起吃饭吗?!

  “不必。”祁让出声阻止,我都来不及答应。

  学长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真的该马上消失了。我对苏蕊笑了笑说:“你们去吧,我回宿舍做卷子了。”

  “我送你。”祁让又对苏蕊说,“改天再一起吃饭,可以吗?”

  苏蕊只能笑着答应,然后目送我们俩离开。

  回到寝室,祁让似乎没有走的意思。我给他倒了杯水,他喝了。我给他拿了个苹果,他吃了。我给他拿IPAD玩2048,他打通关了。

  能给他的都给他了,可是他还没有走的意思,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试探着问他:“学长,要不一起做卷子玩?”

  他看了看我说:“也好。上次一起去买的微积分的还有么?”

  “管够!”我开心的跑去床底下掏卷子,后来一想,我开心个什么劲儿啊。

  当他把一沓卷子做完了,而我只做了三张的时候,我意识到学长今天有点不正常。

  “学长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

  呃,那我们这么呆着很奇怪啊!

  “你明天回家?”

  “是呀,放假了嘛。”

  “收拾东西,我送你回家吧,今天就办离校手续。”

  “可是我还有事呀!”

  祁让瞥了我一眼,那意思显然是,你能有什么事。

  也确实,我的事情无非就是等着乔茹涵和米娆胜利的消息,并且要确认一下,任央央没有生命危险。

  在祁让注视了我十秒之后,我灰溜溜地站起来说:“我去收拾东西。”

  “嗯。”

  祁让拿起笔在我做过的卷子上勾勾画画,又写了几笔,等我把放假要带回家的东西都整理完了之后,再看我做过的卷子,基本上面目全非的样子。

  “这道题完全没必要画辅助线,你画了辅助线之后,用了十个步骤来论证,都是无用功。还有这个,等式代入出错了……”

  祁让对我指指点点我已经习惯了,他总是能在我做作业上找到很多的错误。尽管有一些根本不算错误,但是他认为我没有用最简洁的办法,他向来苛刻。

  他专心给我讲解卷子,我也虚心听着,几乎都快要把回家的事情给忘了。夜幕降临,宿舍里暗的只能看到人的轮廓。

  “学长你等一下我去开灯。”

  我站起身,祁让突然拉住了我,力道有点大,迫使我重新坐在了他的身边,似乎比刚才还要近一些。他看着我,眼神有点迷茫。

  “学长你迷眼了吗?”我试图给他扒开眼睛吹一吹,祁让左手握住我的手,右手轻轻地放在我的头发上。

  “小白……”他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我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祁让修长的手指放在我的头上,指腹有他特殊的温度。

  “小白你……”

  “那个,学长,我没洗头。”

  他果然皱起了眉头,问我:“几天了?”

  “好像是两天。学长你是不是感觉到了,才摸我头发的?学长这种小事不用你提醒了,我本来打算下午洗澡的。”

  祁让的脸黑了,放在我头发上的手也收了回去。

  他刚才难不成是想摸我的脸?不会吧,他可是祁让呀!即便是学长想抚摸我的脸颊,那也一定是出自学长对我的爱护,嗯,一定是这样。

  就在我打算再去收拾东西的时候,祁让的电话响了。

  “你继续,我等下就回来。”

  祁让说完走了,神色匆匆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事这么急。

  半个小时之后,我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不见祁让回来,倒是接到了车珩远的电话。

  “白白,我想见你,我在你宿舍楼下。你下来好不好?”

  “好呀。”

  上次节目的事情,一直都没机会好好谢谢他。原本想请他吃饭,但是这马上就回家了,等放假回来再请客好像也不太好。好在宿舍里还有一盒巧克力,是陆薇萌买来打算送给她那位大叔的,我借来用用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再买一盒一模一样的回来就好了。

  可是送巧克力会不会不太好?我环顾了一圈,因为要放假了,所以大家都没有存粮,我总不能把祁让吃剩下的半个苹果送给车珩远吧?

  抱上那盒巧克力,换了件正常的衣服下楼了。

  宿舍楼下的人很多,这大冷的天,都聚集在这是做什么?难道有什么热闹看?我从小就喜欢看热闹,所以我奋力的从人群外面挤了进去。

  在人群正中央,有一大片的蜡烛和玫瑰花,摆成了心的形状,旁边还放着一些没有点燃的烟花,不过看这个摆放的造型,也是一颗心没错啦。这目测得不少钱,谁那么没事儿做耍浪漫?

  我抻着脖子来回的看,搜寻了许多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像是这件事情的男女主角。难不成我来晚了?

  “同学,这是干嘛呢?”我随便逮着一个人问了句。

  旁边那个女同学十分兴奋的抓住我说:“你不知道吗?哎呀!分校区的校草学弟要来给咱们主校区的女生表白啊!刚才那个学弟打电话去了,长得超级帅啊!”

  原来如此!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主校区,已经很久没人玩这么浪漫的事情了。我在心里忍不住给分校区的校草学弟点了32个赞。

  这就让我更加的好奇了,跟旁边的女同学一起抻脖子张望着。

  恰好我的电话又响了。

  “喂,车珩远,你在哪呢,我下来了,人好多呀,这边有热闹看。”

  “你下来了?在哪里?”

  “人群里呀!你往里面挤吧,能挤进来吗?”

  “我就在里面。”

  “啊?那我怎么没看到你?对了,我带了礼物给你。”我握着手机,转了一圈。心想,这车珩远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居然也在这里,我们还真是像。

  “白白,你回头。”

  我回头,看到车珩远站在我的身后,一如我们最初相遇的时候,他穿黑色的大衣,笑的阳光。

  “身手不错呀!什么时候挤进来的?”我拍了拍他,这厮不愧是练过舞蹈的。

  成珩远微笑着凝视我:“白白,请你仔细听我说。”

  “啊?”

  我有点摸不清头脑,他拉着我走到了场中央,迈过了那些蜡烛和玫瑰花。周围的烟火突然被点燃,我吓了一跳,他突然将我抱住。

  “有火!”

  “有我别怕。”

  “衣服借的!”

  “呃……不会烧到的。”他放开了我,开启了大眼瞪小眼的模式。

  这什么情况?!

  “第一次见到你,新生报到,你带我去报名,我故意迷路了,想要跟你在一起久一点,而你完全没有发现的样子,我们一起在学校迷路。之后我找了你几个月,可你蒸发了一样。就在我想是不是该放弃的时候,你出现了,我假装没带钱,你帮我付了车费。白白,你真是我见过最笨的女孩了。可是我突然的就喜欢上你了,这种突然吓了我一跳。我却一直希望不要吓着你,可是要放假了,再加上,晚会的事,我怕再不吓吓你,你就被别人给拐跑了。我一直没有追求过女生,我想偶然间遇到一个特别的人,跟我一起写这个故事。白白,你可不可以加入我们的故事?”

  成珩远突然拿出一束百合花放在我的面前,而他单膝下跪,真诚无比。

  我突然一下子傻眼了,他真是外语学院的么,怎么比秦汉还像个文学院的?

  真的好像哪里不对呀!

  “车珩远,我听人说这里有人表白,我们俩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车珩远笑了起来,仍然那么阳光。

  “白白,我在向你表白。”

  分校区,校草学弟……就是车珩远?!

  可是他干嘛跟我表白?

  “白白,你的巧克力是送给我的?那么,你是答应了?”

  “啊?!这……我就是来看个热闹……我……”

  我双手一空,巧克力已经到了他的手里。我真想抽自己几下,我干嘛送巧克力,这下误会更大了。他将百合花交给我,我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瞬间花香扑鼻。

  “白白,我听说过你和简牧的故事。如果你忘不掉他,我愿意陪着你慢慢遗忘,慢慢适应有我在你身边,答应我好不好?”他眼神真诚,让我无所适从。

  我心里并不是没有感触,我还从没有被人这样告白过,我甚至有点不敢看他,我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什么。

  “啊啊啊……阿嚏……”

  “你答应了?”车珩远满脸喜悦。

  “她百合花过敏。”

  我手上的花被人夺了去,扭头竟然看到祁让的脸。我一瞬间大惊失色:“学学长,这是一场误会。”

  祁让对我点了点头,我发现他竟然没有黑脸,这属实意外了些。

  “祁让学长,我知道简牧学长跟你是表兄弟,但是白白是自由的,我喜欢她,想跟她在一起,想照顾她。”车珩远跟祁让对峙,气势上完全没有输掉的样子。

  我都忍不住要拍手叫好了,因为在学校这么久,我还没看谁跟祁让这么不客气呢。祁让这个人就是个学霸,何为学霸?就是学习好,但是是个恶霸。学校里没人敢惹他,简直横行乡里了,我都指望着谁能出来收拾他一下呢。

  但是就目前的这个状况,我还是不做声为好。

  “顾潇白不需要别人照顾,她有我就够了。”祁让说这话的时候,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并且顺势的搂了我一下。

  我斜眼看他,他理都不理我,目光直勾勾的就在车珩远脸上,我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妙。

  “祁让,你为什么要干涉白白的自由?她可以自己做决定,你了解过她的想法吗?”

  祁让笑了一下,那笑容冷的可怕。

  “七个月前,有一个男生追求小白,送她一只猫咪,小白对猫毛过敏,住院一个礼拜,脸肿的跟猪头一样。那时候她等我们都走了,每天夜里都睡不着,一直在照镜子,问护士,她会不会留疤,以后会不会很难看。六个月前,也有个外语学院的男生喜欢小白,第一次约会的时候,那个男生请她吃海鲜,结果小白食物中毒,上吐下泻半个月,整个人瘦的跟猴子一样。现在,你说你喜欢小白,你送她百合花,她花粉也过敏。我的确不了解小白,但是她在我身边的时候,从来没有受过伤害。车珩远,小白怕火,你也不知道吧,你放烟花觉得好看?你没有看到她吓得发抖?”

  祁让的声音掷地有声,那种气势压的人几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我们旁边的烟花和蜡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熄灭了。

  车珩远哑口无言,但是仍旧不肯放弃。

  “我喜欢她,我可以以后慢慢了解这些。祁让你觉得你对她好,可是白白未必需要你。”

  祁让愣了一下,低头看了我一眼,我紧张的不敢看他,一直低头看地上的花瓣。

  “小白需不需要我,不是你说的算。”祁让用力的勒了我一下,然后说,“小白,我送你回家。”

  “祁让!你以为你是她的谁?!”车珩远在背后大喊了一声。

  祁让和我的脚步一起顿住了,我悄悄地去看祁让的脸,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是啊,祁让是我的谁呢?

  “与你无关。”祁让说。

  围观群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驱散了,原因是祁让这厮来的时候顺便举报给了宿管,宿管听说这边有人点蜡烛放烟花的,十分担心这老旧的宿舍楼,于是找来了学校的消防部门,把这烟花和蜡烛全都给灭了。

  而车珩远也被老师带去问话了,我瞥了一眼,那老师的脸色,那叫一个黑。

  我不得不在心里佩服一下祁让,这厮阴人真是不带色变的。看来我以后得更加小心,不要得罪了他才是!

  “小白,你怎么了?”祁让问我。

  我瞥了一眼他还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说:“没什么,你手有点凉。”

  祁让似乎抖了一下。

  我问:“祁让学长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手凉。”

  我曾经以为,祁让只是单纯的霸道,所以不让我养宠物,我却忘了自己曾经过敏被他知道了。也没有想到,他会记得这么清楚。我从小到大没被人表白过几次,但是每一次都以很惨的结局收尾,这算是个诅咒吗?

  因为时间太晚了,祁让没能送我回家。正好我在学校也还有事没处理完,只是我把行李都打包了,只能睡在陆薇萌的床铺上。

  半夜,乔茹涵和米娆还没回来,我忍不住开始担心,不会真的出什么大事了吧?

  可这担心还没多久,就发生了另外一件更让我担心的事情。陆薇萌回来了,她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颇有点风风火火的样子。一头长发凌乱的不像个样子,一张脸尤其苍白。

  就她这副尊容,出去都容易吓着人,宿管老师也真敢给她在半夜开门。

  “萌萌你怎么回来了?”我有点心虚,毕竟我弄砸了她的表演。

  陆薇萌将包摘下来,往床上一扔,十分豪迈。她上前一步,我后退一步,这气势有点骇人,她该不是找我算账的吧?

  陆薇萌一把拉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白,晚会的事我都知道了。”

  “你你知道了?萌萌你还好吧?你跟你那个大叔怎么样了?”我胆战心惊的问完这些,毕竟我是以她的名义走光的呀。

  陆薇萌一听我这话,抓着我的手更用力了。

  “小白你真够意思,自己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还关心我。”

  “我什么事儿呀?”

  “你晚会走光的事情啊,我都听说了,虽然祁让压着不让发照片,但是这全校都传遍了。小白,这件事我有责任,你是为了我才这样的,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只要你一句话,姐姐我为你赴汤蹈火!”

  我有点懵。

  “你的意思是,晚会走光,大家都知道是我,不是你了?”

  陆薇萌点点头:“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我……我以为大家觉得是你啊!”

  陆薇萌狠狠地拍了我一下:“合着你这么开心,你都以为大家觉得那是我?”

  “那妆容那么惨烈,没人认得出来啊!怎么会……”我简直要哭了,我的一世英名,难怪车珩远说晚会,我还以为他说的是我们俩被砍掉的节目,原来指的是这个。

  “那就奇怪了,灯光配合上,按理说不应该啊。你确定没有一个人认出来吗?”

  “呜呜呜,祁让都没认出来啊。”

  陆薇萌惊愕地看着我说:“祁让没认出来你?按理说,你化成灰,祁让都能认出来才对啊!”

  我白了她一眼,这算好话么?怎么跟苏蕊一样,长得这么好看,说话那么噎人。

  对了!

  “苏蕊!我上台之前,苏蕊认出我来了。”

  陆薇萌拧了拧眉,“等我查查这件事。小白你别难过,说实话,晚会上,你还是很惊艳的。要不是有祁让压着,你这土木系的系花是稳坐了!”

  我哭,土木系一共就三个女生,我牺牲这么大才能做个系花啊?好歹也让我当个校花过过瘾呀!

  这一夜我都没能睡好,一来是有点担心米娆和乔茹涵,二来是陆薇萌睡觉的姿势实在是太霸道,最后还有点担心祁让。嗯,只是有一点点担心祁让而已。

  天微亮,我睡去。还未睡熟,又被人叫醒。当我睁开眼睛看着陆薇萌那一脸焦急的样子,我觉得事情可能有点严重,所以起床气也不敢对她发了。

  “出什么事了?”

  “老任跟我说乔茹涵出事儿了!”

  陆薇萌有点要哭的意思,我意识到这真的是一件大事。她是一个常年面对死人都面不改色的姑娘。

  我立刻起床,跟陆薇萌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医院。

  路上陆薇萌说,老任的妹妹让人给捅了。老任就是陆薇萌一直喜欢的那个光头大叔,而我后来知道,其实大叔年纪也不大,是玩摇滚的,所以弄了个光头。而让我不解的是,老任的妹妹被人捅了,这关乔茹涵什么事。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老任的妹妹就是任央央。

  我们到医院的时候,让我有点惊讶的是祁让也在。他怎么跟螺丝钉一样,哪儿都能出现?

  祁让身边站着有点狼狈的米娆,她的大衣上有血迹,倒是没受伤,看样子血不是她的。乔茹涵站在窗前,背对着我们。窗户开着,她的长发被风吹起,显得她有几分弱不禁风。

  急救室门口蹲着秦汉,旁边站着一脸焦急的就是老任。

  “怎么回事?”陆薇萌过去问老任。

  “怎么回事?我还想要问问你的朋友,萌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要伤害我妹妹?”老任有些激动,陆薇萌最近都在医院,所以也不太了解这其中的事情。

  米娆一贯的牙尖嘴利,此时也只是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她大概是真的受了惊吓。

  我走到乔茹涵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竟然吓了她一跳,紧接着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在看到我之后眼泪倾泻。

  “乔茹涵你们怎么了?”

  “白白!”她扑进我的怀里小声的啜泣,“我没有想过要真的伤害她,你相信我白白!我听说他们在学校附近的宾馆开房,我真的只是想去吓吓他们,我不甘心的,白白我再怎么强悍,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她的性命。”

  我轻轻地拍她的背,轻声安慰她。我知道,这一定是意外。

  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和护士将任央央推了出来,她的脸更加的白了,毫无血色,有些吓人。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老任第一个上前去问。

  而秦汉还蹲在角落里,乔茹涵紧紧地攥着我的手。

  “大人没事,腹部的伤口不深,没有伤及要害。只是她体质太弱,再加上受到撞击,孩子没保住。”

  老任和我们所有人都震惊了,他抓住了医生问:“医生你说我妹妹怀孕了?她怎么可能怀孕呢?她还是学生啊!”

  医生对这种事情似乎见怪不怪,叹了口气说:“她还是学生的话,家长更应该关爱好,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以后避免这种意外发生。病人需要休息,你们回去吧。”

  乔茹涵突然甩开了我,几步冲过去,揪起了地上的秦汉,“她怀孕了?她居然怀孕了?三个月?三个月之前我们都还在一起!秦汉你他妈跟我说精神恋爱,我的手你都不肯碰一下,你居然让她怀孕了!”

  “对不起,茹涵。”秦汉无力地说。

  老任一听就瞪了眼,推开乔茹涵揪住了秦汉的衣领:“我妹妹的孩子是你的?!你这混蛋!”

  扬手就是一拳,秦汉的嘴角顷刻间流了血,老任又一脚将他踹了出去,秦汉撞在走廊的椅子上,疼的缩了起来。

  老任还要再过去打,被陆薇萌拉住了。

  “老任!你妹妹还要办住院手续,你赶紧去办!”

  “小子你等着!”老任撂下了狠话。

  秦汉只缩在那里,抱着自己的头,他好像也在发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难过。

  乔茹涵冲过去,狠狠地打他,秦汉都默默地忍着。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只要是你想要的,我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来送到你的面前。你让我去做的事情,再难办,我都会帮你办好。你去参加书法比赛,我四处奔走让你晋级。你要拿奖学金,是我求我爸出面资助你的。我对你种种,你都忘了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乔茹涵打着打着就哭了,我还没见她这么伤心的哭过。

  “你对我再好,可我不爱你。茹涵,你把我当什么了呢?”

  “不爱我?不爱我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乔茹涵在问秦汉,也在问自己。

  秦汉站起来,再一次对乔茹涵说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我会跟央央说私聊,你不会有什么危险,只当做没发生过。算是我欠你的补偿。”

  “啪啪”两个巴掌。

  “第一个替任央央打你,第二个替我自己。我做的事情,我自己承担后果,用不着你拿别人的性命装大度!”

  乔茹涵说完抹了一把眼泪,跟我要了电话报警。

  我整个人都傻掉了,她说:“警察叔叔,这里是市中心医院,凌晨五点我发现了我男朋友出轨,在宾馆抓到了他,我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然后有人受伤。您来医院也行,我们过去也行。给您添麻烦了。”

  万万没想到,平时温柔的乔茹涵,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居然比陆薇萌都冷静。

  没多久,警察来了,带走了乔茹涵和米娆以及秦汉。陆薇萌对我嘱咐了几句之后跟着老任忙前忙后,我也终于得空跟祁让说话。

  “学长你为什么在这里?”

  “路过。这里没你的事了,我送你回去。”

  “哦,学长你从哪里路过的?”

  祁让瞪了我一眼,并不作答。

  我们下楼正遇见缴费回来的老任,他一把抓住祁让的手说:“真是感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把他们拉开了,我妹妹恐怕会伤的更严重,也谢谢你送她来医院。”

  “不必。看好你妹妹吧。”

  老任讪讪的收回手,我一看他就想起他那个妹妹,想起乔茹涵这糟心的事情,所以决定放点狠话补一刀。我说:“对,看好她,别又怀孕了。”

  老任一愣,祁让一僵。我哪里说错了吗?

 

4

《小白,快跑》  顾潇白所在的Q大有两个著名的学霸,一个是祁让,一个是简牧,他们是表兄弟。简牧误以为顾潇白喜欢自己,在他出国留学的那一天拜托表哥祁让照顾顾潇白,从此顾潇白生活在了水深火热当中。

准拟佳期  典藏版双子座,看过不少美景,还是觉得家里最好,标准技术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小白   快跑   准拟佳期   言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