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解读心理 > 解读心理_精彩连载 > 正文

斯坦福狂鸭症

2016-05-06 11:41 作者:威廉•德雷谢维奇

我们当今的名校大学生,对成就和成功有着一种被压迫式的追求:他 们都觉得自己必须要以最高效的方式去完成自己的目标,从而再接着去追 逐下一个更高更伟大的目标。这种被动的压迫和紧张导致了这些名校生不 能从容地去发展一段深刻的感情,遗憾的是

  我们当今的名校大学生,对成就和成功有着一种被压迫式的追求:他 们都觉得自己必须要以最高效的方式去完成自己的目标,从而再接着去追 逐下一个更高更伟大的目标。这种被动的压迫和紧张导致了这些名校生不 能从容地去发展一段深刻的感情,遗憾的是,这些深刻的感情是可以化解 他们身上这种无时无刻追求成就的压迫感的。更糟糕的是,这种被动的压 迫并非是建立深刻感情的唯一阻力,比它更具杀伤力的是名校生们内心的 恐惧,他们害怕在他人面前示弱,担心自己成为一位众人眼中的屈服于压 力的弱者,因此他们拒绝示弱。

  这些名校生从中学到大学,是一群被公认的“斗士”。他们似乎浑身上 下都洋溢着自信,而这种自信正是遭到了自我形象保护和满足社会预期的 绑架。当迈入大学之后,竞争更加激烈,更加广泛和深入,学生们左顾右盼, 环视四周,倍加感受到他人比自己更聪明,更加突显“高处不胜寒” 的处境。 此时此刻,他们选择了谨言慎行、乔装自己,其实内心却是觉得自己一无 是处。

  斯坦福学生中流传着一个名词叫“斯坦福狂鸭症”(Stanford Duck Syndrome)。想象一下,一只悠闲的鸭子在湖面上逍遥自在地漂过,水面之 上的平静掩盖了水面之下鸭掌的疯狂拨动。在麻省理工学院一位学生的个 人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标题为《崩溃》(Meltdown)的文章,这是一位大二 学生在发泄自己的无用和愧疚以及常常伴有的“压倒式的孤独感”。 这篇 文章得到疯传,至少有十几所高校的同学都产生了共鸣。有人留言说:“谢 谢你的分享。其实我们经常都有同样的感受,但是很少会去承认。感谢你的勇气,能够把自己的心声公之于众。” 来自波莫纳学院的学生曾告诉我, 在这所号称全美大学幸福指数排名第四的高校里,学校为了维护快乐的形 象,费尽心思推动校园活动,学生们备感压力,却必须展现给公众一个完 美的形象。

  除了因朋友之间关系脆弱而感到孤单,这些年轻人与自己也没有建立 起来深层的关系。从“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开始,这些名校生经历过无数 次大大小小的“ 磨炼”,甚至是“魔炼”:学校俱乐部、乐团、大小团体(音乐, 体育等等)、AP 课程、SAT 考试、晚间活动、周末安排、夏季课程、体育训练、 课业家教、“领导能力”、“为他人服务精神”,等等。为了完成这些,为了 能够“修成正果”,学生们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思考自己的追求,包 括对大学的憧憬。从小到大,这些年轻人为了名校的炫目光环而奋斗。而 在这个过程中,人生的目的和内心的热爱从未被给予足够的尊重,从未被 思考和探索过。当他们被艾姆赫斯特学院或者达特茅斯大学这样的名校录 取之后,不少学生迷茫了。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那里,他们也不知 道下一步又要做些什么。

  《有目标地工作》(Work on Purpose)一书作者拉拉 • 加林斯基(Lara Galinsky)曾经与我交谈,她指出,年轻人并不擅长关注与他们有内在联系 的事物。我之前的一位耶鲁大学学生告诉我:“你不可能告诉一个耶鲁学 生,去找你的挚爱吧。我们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去找。我们只对成功充满 热情。这就是我们初到耶鲁时最真实的状态。”

  哈佛大学的本科学院前院长曾经说过 :“太多的学生,在头一两年里就 如同在跑步机上循环,突然有一天感受到危机骤然降临,如美梦初醒一般, 对自己之前所有努力付出而到底为了什么感到惶恐。” 一位来自康奈尔大学的女生更加坦白地总结了自己的过去、现状和将来:“我讨厌自己的活动; 讨厌自己的课程 ;厌恶高中里所做的一切,而将来的工作也将会是令人厌 恶的。我将如此度过余生。”

  成年人大都对这些现象没有意识,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审视事物的角 度错了。在过去,对于一位成绩全 A 的学生,我们大概能够推测,他的生 活方方面面都是平衡健康的。但是现在同样是成绩全 A 的学生,他的生活 可能存在很大的隐患。斯坦福大学的一位牧师罗比 • 帕特里西娅 • 卡琳 - 纽 曼(Rabbi Patricia Karlin-Neumann)曾经披露 :“我们的学生,不管生活中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总是有办法取得全 A 的成绩。其实对于他们来讲, 更重要的是,帮助他们看清并认识到自己的困境,而不要被争取高分的目 标掩盖了自己的双眼。”

  之所以难以发现隐患是因为这些年轻人擅长掩盖自己的问题。当我在 耶鲁工作时,在很大程度上,我并没有意识到我自己的学生并不快乐的严 重性。只有当我不在耶鲁任教,脱离了那种师生关系或者学校和学生的关 系时,不少学生才愿意敞开心扉。之前书中谈到的那位到了大四才交上真 正朋友的女生,在外表看来,给人的感觉绝对是很积极正面的——风趣, 友好,真实,聪颖,并且不是那么咄咄逼人。

  另外有一位学生,同等的优秀,相当的合群,之后向我承认,自己在 大学期间其实极其煎熬。可以想象,当这些学生在高中毕业之际,已经身 经百战,他们知道如何讨好自己的老师和教练,懂得如何跟自己父母的朋 友调侃(父母的朋友又是一群名校毕业、小有成就的社会精英)。在这些历 练之下,这些学生在大学之前已经锻炼成一群彬彬有礼、讨人喜欢、亲和 帅气、口若悬河、八面玲珑的才子佳人。而正是这些外在的形象同时被他们“内化”了,相信自己就是如此的幸福并有成就。

  倘若这些煎熬是出自学习本身,这也已经够让人受罪的了,但是事 实恰恰相反。美国最顶尖的大学往往容易自我陶醉于学生的优秀:他们的 SAT 平均成绩,来自高中前 10% 的占比,录取门槛的高端,加上我们崇拜 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每年排名所出的数据等等。千万不要误解我的 意思,如果仅仅从学习成绩的角度来衡量今天的这些精英学子,他们是绝 对能应付所有的挑战的。 你若了解这些骄子在整个过程中是如何被培育,如何极其苛刻地被筛 选,那么他们在学术上有如此高的造诣,自然是理所当然之事。这群年轻 人如果在体育竞技场上,那么他们就是全明星运动员,从小就已经接受严 格训练。无论你要求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做到。不管他们面前放置了什 么样的障碍,他们都会清除。我的一位在顶尖大学教书的朋友,曾经要求 她的学生背诵 18 世纪诗人亚历山大 • 蒲柏(Alexander Pope)写的一首 30 行的诗歌,她课上的每一位学生,都能够逐字逐句地背诵,而且连标点符 号都不放过。当她在课堂上让学生默写出这首 30 行的诗歌时,就如同在看 一群汗血宝马竞赛。

  问题关键在于,许久以来,学生们对教育的认知已经固化:回答问题, 完成作业,考试得高分。在他们的教育中,大局的认知是很薄弱的。他们 懂得如何做好一位“学生”,但不懂得如何思考。在一次跟一位在州立大学 分校教书的朋友交谈时,这位朋友抱怨他的学生不懂得独立思考;相比之下, 耶鲁学生虽然会思考,但也只是在我们要求他们这么做的前提之下才会去 做。进一步来说,我所任教过的常春藤盟校的学生往往都是聪颖、有创意 并思维缜密的年轻人。我非常喜欢跟他们交流并向他们学习。但是总体来讲, 大部分的学生只是甘于服从学校给他们设计好的框架。鲜有对思考本身抱 有极大热情者。更少有人能够领悟到,高等教育是人的一生中智慧的成长 和探索的一部分,而且这个旅程必须是学生本人为自己设计和践行的。

 

1

《优秀的绵羊》  在本书当中,作者德雷谢维奇历数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常春藤学校学生的“数宗罪”……虽然这些藤校外表上有特色,但在内里,都是“失去了灵魂的地方”。

威廉•德雷谢维奇  在耶鲁大学担任过10年英文教授,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过5年研究生导师。经常应邀在各个大学发表演讲,他还是一名颇有影响力的文学评论家。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优秀的绵羊   威廉•   德雷谢维奇   心理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