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有些后悔了

2016-06-07 16:58 作者:武亮

当唐诗走进酒店的包房后,便有些后悔了。

  3

  当唐诗走进酒店的包房后,便有些后悔了。

  走在前面的何夕推开门,唐诗尾随走进,就看到包房内竟然还坐着杨炯和他的大学同班同学曹文东。

  杨炯和曹文东显然也没想到唐诗会突然出现,两个人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唐诗虽然也没料到在这再次遇到杨炯,但已经见过杨炯的她,相对于杨炯、曹文东要自然很多。

  何夕显然也没有想到他的那位朋友同时还约了其他人,也有一丝惊讶。

  就在这时,邀请何夕的那位朋友站起来迎了上去:“何夕,你来了。”说着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唐诗:“这位是?”

  何夕像是早就准备好如何介绍唐诗了,脱口而出,语气中略微带着让人难辨的暧昧:“朋友,朋友。”

  那位朋友呵呵一笑:“了然。何夕、何夕的朋友请入座。”

  唐诗听出何夕介绍的口气里掺杂的暧昧,虽有些不舒服,但依然迈步走过去坐了下来。就在唐诗坐下的时候,目光情不自禁地扫了一眼杨炯和曹文东,他们俩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依然疑惑地看着唐诗。

  那位朋友坐下后,看到杨炯和曹文东目不斜视地盯着唐诗,打趣道:“嘿、嘿。杨总,曹总,能不能别给咱IT界丢人,没见过美女怎么着啊?”

  那位朋友的话,把杨炯和曹文东唤醒了,他们俩都为自己的失态笑了起来。

  曹文东解释说:“苏总,这美女我们见过,而且很熟。”

  苏总笑着说:“别急着跟美女套磁了,还是让我先给你们相互介绍介绍吧。”说着指了一下何夕:“何夕,我的得力干将。”

  就在苏总要给何夕介绍杨炯和曹文东的时候,何夕彬彬有礼地主动站起来和杨炯、曹文东握手:“酷游时代的杨总和曹总,刚才听了杨总的演讲很受启发。”

  何夕在跟杨炯握手的时候,杨炯也站了起来:“别叫我杨总,不习惯,我们公司都叫CEO。”

  何夕对杨炯的贫嘴完全没有料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唐诗有点想笑,却忍住了。

  苏总说:“杨总还挺幽默。”

  杨炯跟何夕打完招呼,便径直朝着唐诗走了过来。唐诗显然没有料到,但面对杨炯一步一步的逼近,她却并没有任何逃避的举动,反而坚定地看着杨炯。

  杨炯走到唐诗面前:“好久不见。”

  “应该是好多年不见吧,师兄。”唐诗说的时候额外地把“师兄”这两个字加重了语气。没错,杨炯比唐诗高一届。

  杨炯似乎听出了唐诗是在刻意跟他保持距离,跟他们的曾经划清界限,于是说:“对对,好多年不见。”

  苏总和何夕对他们认识很是吃惊,不约而同地问:“你们真认识?”

  更了解唐诗和杨炯过去的曹文东,显然嗅出了微妙的尴尬,打圆场说:“你看,我说我们认识吧。你们还不信。”

  苏总道:“既然这样,我就不用跟大家介绍了。我们可以直奔主题地交流了。”

  “你们要聊工作呀?看来我在这不太合适。我还是先撤吧。”唐诗面带微笑地说。

  此刻唐诗之所以想走,并不是觉得尴尬,而是她想找闺蜜秦琳弄清楚杨炯跟曹文东在一块儿的事。

  苏总挽留说:“我们只是交流经验,不谈商业,没事的。”

  何夕看着已经起身的唐诗,误以为唐诗是在两位认识的学长面前感到尴尬,便解围说:“还是让她先走吧。”

  已经退回到自己位子的杨炯,没有想到唐诗会突然告辞。但刚才唐诗刻意的疏远,让他并没有鼓起勇气挽留。

  唐诗拎着包:“那我先走了。何夕,我们改天再约。”

  何夕把唐诗送出门外:“那我就不送你了,路上注意安全。”

  大家看着唐诗开门走出包房后,杨炯却突然起身:“各位,我出去一下。”

  杨炯话毕,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曹文东见何夕和苏总疑惑地看着走出去的杨炯,笑着说:“他们俩有点过去。何夕,别在意啊。”

  曹文东的解说让何夕有些吃惊,但他却故作大度地说:“谁还没个过去呀。”

  唐诗是在大堂里被杨炯追上的。杨炯突然横在了唐诗面前,把唐诗吓了一个踉跄。唐诗看到是杨炯后,调整了一下状态。

  唐诗一副淡然表情:“你有事吗?”

  杨炯说:“我听文东说你回来了,一直想约你来着。”

  唐诗不以为然:“哦。”

  杨炯想到了唐诗会是这种态度:“没想到这样遇到了。不过今天人有点多,你看你哪天方便,我们聊聊。”

  唐诗说:“是这样的,师兄。你学妹我刚从海里爬回来,需要找工作,我妈还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你看这样行吗,师兄,等这些落听了,我约你成吗?”

  面对唐诗婉转的拒绝,杨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便点了点头。

  唐诗见杨炯点头同意后,给了杨炯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在杨炯的注视下走出了酒店。她要直接去闺蜜秦琳开的名叫Vivian的咖啡馆。

  唐诗和秦琳闺中密友的关系,是在大学时期建立的。秦琳是苏州人,一个地道的江南姑娘,秀发飘然,肌肤水润,余音甜美,总之是一个令多数男生垂怜的女生的范本。所以,秦琳在进入大学没多久,就在一群环绕在身边的男生中选择了蒋寒,开始了自己的初恋。虽然秦琳极力呵护这段爱情,但却并没有获得一个圆满的结局。在她和蒋寒恋爱将近三年的时候,他爱上了别的姑娘,弃她而去。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一场初恋,但多数人的初恋都会在心里划开一道伤口,伤口愈合结成的伤疤,成了棋盘上的楚河汉界,一边是青春,一边是成长。那道后来被我们总结成青春完结、蜕变完成的伤疤,其实在未来漫漫人生路上只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分道扬镳。A不再爱B,B不再爱A;A因为现实原因放弃了B;B因为爱上C而抛弃了A,总是逃不开这几种模式。

  如果站在有因有果的角度,秦琳要比唐诗幸运,因为她知道那个曾经说爱她一辈子的男孩去了何方。更幸运的是,秦琳现在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掏心掏肺爱她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曹文东。

  说起秦琳和曹文东的婚姻,还跟唐诗有那么点儿关系。

  曹文东跟秦琳确定恋爱关系前,暗恋了秦琳将近五年。如果非要更准确地说,用暗恋又不是太恰当。因为在读大学期间,大家都知道曹文东喜欢秦琳,秦琳也知道,只是曹文东没有表白而已。当然曹文东不表白也不是甘愿做一个默默的守护者,而是因为当时秦琳跟蒋寒在一起。曹文东只能把这份已经人尽皆知的爱恋埋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后来,秦琳和蒋寒分手了,大家都以为曹文东的机会来了,曹文东却没有伺机而动,反而跟秦琳关系更加生疏,渐行渐远。当时正情到深处你侬我侬的唐诗和杨炯,都以为曹文东已经移情别恋,便没有添加任何助力。

  直到唐诗和杨炯分手一年后,放假回国约秦琳唱歌,在KTV遇到曹文东,曹文东才跟秦琳表白。

  当时,曹文东正跟一帮朋友告别,准备离京回老家。已经喝得微醺的曹文东摇摇晃晃走进她们的包厢,唱完一曲一句都不在调上的《再见吧朋友》,望着秦琳,问:“秦琳,你说我回去吗?”

  曹文东毫无预兆的提问,让秦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唐诗。

  唐诗看了一眼秦琳后,回应目不转睛盯着秦琳的曹文东:“文东,你喝多了。你坐下我们聊会。”

  “是有点。”曹文东僵硬地笑笑,然后摆了摆手,“那你俩继续玩。我去陪他们一会儿。”

  曹文东说完,摇摇晃晃去拉开门时,却被秦琳叫住了:“文东,要不你在北京待着吧,北京毕竟机会多些。”

  曹文东就这样留了下来,并且在那晚跟秦琳成功表白了。曹文东在暗恋五年后等来了自己的初恋。一年后,曹文东和秦琳走进了婚姻殿堂。

 

4

《我和初恋结婚了》  刚从美国回来的唐诗,在一次朋友聚会中意外邂逅初恋男友杨炯。和初恋结婚了,爱情和婚姻该如何转化?迷失在婚姻中的他们,还能不能找到通往彼此内心的路?

武亮  作家、编剧。作品:《421家庭时代》、《悔丁族》、《致微微,以及那些时光的记忆》。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我和初恋结婚了   武亮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