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四、蟹黄包

2016-06-07 16:58 作者:大辉

当你发现,在你们的蜜语里,对方站在你不曾想过的角度之上审视你们未来的生活。

  四、蟹黄包

  当你发现,在你们的蜜语里,对方站在你不曾想过的角度之上审视你们未来的生活。

  当你发现,在你们的争吵中,对方无时无刻不在阻止你舍本求末而让你能缘木求鱼。

  你就该与之融合,好好地努力,不要拖了幸福的后腿。

  1

  美人坯子腊梅原先是我家的邻居。

  不过,在我们上初中的时候,她家就搬走了。

  搬走的原因很值得推敲,估计是她妈王姨害怕兔子饿凶了也会吃窝边草。

  她的新家搬得不远,从我家窗台仔细往南看,能隐约分辨出她家阳台晾晒衣服的颜色。

  搬家那天,我们一起在她家老房子里吃饭,恭贺乔迁之喜。

  饭桌上我妈问腊梅她妈:他王姨啊,好端端的怎么就要搬走呢?

  王姨刚要动筷子,拿眼睛瞄我一眼:大辉他妈啊,不搬不行啦,腊梅的成绩下降很快啊。

  这句话让我妈睡不着觉,一连几天半夜将我拍醒:你们老师说搬家能提高成绩吗?

  于是,我的后半夜常常在梦中泪奔。

  是,那天我拉着腊梅的手被她妈发现了。

  当着她妈的面儿也没有松开的意思。

  但我对圣母玛利亚发誓,我对腊梅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就算感兴趣我也不敢啊,我不怕她妈我也怕我妈啊,是不是这个理儿?

  归根到底,我都是一只正常的兔子。

  那天的雨下得那个大哇,马路上的水都漫过我的腰了,却很神奇地只没到腊梅的膝盖。

  我不抓着腊梅的手,很有可能就会被雨水淹死。

  非逼着我说这句话——

  率先发育的高富美就不能爱护一下多年不见生长的低矮矬吗?

  再说了,就算是牵手,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时候一起穿开裆裤,还一起比赛撒尿呢,谁不知道谁,真是小题大做!

  当然,这样的话,我不敢说出口。

  那天吃饭的时候,我只是闷着头感受着周边隐隐压过来的各种味道的力量。

  然后在气氛稍微缓和的时候蓦地伸手摸过一个包子填进嘴里,奋力一咬。

  扑哧,汤汁飞迸,溅了满桌,每个人都成了花老虎。

  腊梅顿时很兴奋,站起身来凌乱成一团:我靠!天女散花啊,像不像,哇哈哈哈!

  腊梅她爸老黄用手揩一把眉毛,给我递过一张纸巾:孩子,这是蟹黄包啊。

  我妈见我又丢人现眼,巨怒:不用给他擦!又不是第一次来吃了!不知道用吸管啊?!

  王姨铁青着脸坐在一边,瞅着跟我眉来眼去哟哟哟的腊梅,很阴郁地说了一句——

  老黄啊,咱们下午就搬,好吗?

  那天,我恼羞成怒,夺门而出。

  我攥着一根吸管飞奔出去,没来得及摸起第二个蟹黄包。

  我跑过半个县城,跑到腊梅的小男朋友那里警告他:再骚扰腊梅,我打断你的狗腿!

  结果,他们院的流氓孩子将我羞辱得很彻底,最后连我的裤子都扒下来了。

  2

  我和腊梅升入高中之后,王姨一反常态,开始频繁地给我妈打电话让我过去吃饭。

  她的意思是让我过去顺便辅导一下腊梅的功课。

  为了美味的蟹黄包,每次我都欣然赴约。

  那蟹黄包一屉一个,薄皮浓汤,鲜美诱人。

  别说去辅导腊梅功课了,让我去杀了腊梅,我也乐意干。

  但我那时真是搞不懂大人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不是任何一个功课略微好点儿的学生都有能力去辅导一个功课略微差点儿的学生哪?

  我唯一能够明白的是——

  两匹好马能并驾齐驱,把两匹差马拴到一块儿,只能吊儿郎当地在后面尥蹶子吃草。

  所以,后来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会的题腊梅也会,我不会的题腊梅也不会。

  我们无法优势互补南北对话,我们甚至都不能相互抄作业。

  我们只能劣势互映南南合作,对着一本《习题一点通》一起抄。

  若是相互之间有那么点帮助的话,也不是我帮助了腊梅,而是腊梅帮助了我。

  我了解到,长开了的腊梅已经将那个扒我裤子的家伙甩了,同时展开了她的第二场恋爱。

  所以在腊梅这样的过来人面前,我表现得如同一个乳臭未干的傻瓜蛋。

  但对于爱神的崇拜我还是有的,所以我就将作业推到一边,问她很多问题——

  腊梅腊梅,爱是一种什么感觉啊?

  腊梅腊梅,你是怎么准备去爱的?

  腊梅腊梅,女的到底喜欢什么呀?

  腊梅腊梅,相爱的人会不会打架?

  腊梅也将作业推到一边,给我支招。

  告诉我喜欢就去追,大不了碰一鼻子灰之类的箴言。

  最后她还悄声告诉我:现在还称不上爱,充其量算是喜欢,实话说吧,我是在为以后积累经验,这是我妈告诉我的,我妈不反对。

  我吓了一跳:那你妈还搬家?

  腊梅说:我妈是怕我跟你谈恋爱。

  于是我很受伤,顿时发誓要多吃她家的蟹黄包!

  我要一改低矮矬的面貌,让雨水再也漫不到我的大腿!

  有一天她家没人,我第一次认真地看她家的照片墙。

  当我看到她爸年轻时的照片,不禁唏嘘他过去的勇武。

  满面虬须,扣着一顶狗皮帽子,左手拿着八一杠,右手抓着野猪的獠牙,后面是巍然的森林。

  我说:腊梅啊,看来你妈已经用十分老到的手段成功地将这个威武的男人打造成了一个光彩照人的妻管严啦,哈哈哈哈!

  我说:你爸现在唯唯诺诺,根本就像只不言不语只会笑的大花猫啦,估计再也杀不死野猪啦,哈哈哈哈!

  我看着腊梅,很认真地问她:张飞卖豆腐,这样会不会很累?哈哈哈哈!

  腊梅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他们一直这个样子。

  后来有机会我问腊梅她爸:黄叔叔,你当年如此英姿飒爽,是不是人见人爱?

  老黄把茶杯一放:还人见人爱呢,方圆百里没个人影,只有野猪,只有猪见猪拱!

  王姨假装愠怒地看着老黄跟我说——

  别看你黄叔叔当年是个胡子拉碴的护林员,人家坐了七天七夜的火车跑到南方,然后在雨天里站在我家楼下的时候,手里拿着的不是那把枪,而是一把小提琴,看不出来吧?

  我很惊讶,脑袋摇成拨浪鼓。

  王姨:我就躲在屋里不出来,他就在楼下咿咿呀呀断断续续地拉,把我气得不行!

  我说:那您最后下来了吧?

  王姨笑起来:不下来行吗?本来不打算下来,因为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不过是通了几封信而已。不过他拉得实在是太难听了,我只好下去将他领进门,这不,上了贼船咯!

  老黄喝一口茶笑眯眯地说:不是拉得难听,是雨太大了,你阿姨怕我淋坏了。

  王姨切了一声:想得美!

  接着惨叫一声:哎哟,熟透喽,蟹黄包!

  然后急匆匆地钻进了厨房。

  王姨是从南方嫁过来的,听老黄说那年的南方没有冬天,一切都很温暖。

  河边的腊梅花开满了枝头,春水荡漾,微风和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后来将孩子起名叫腊梅,希望孩子在严寒当中也不要丢掉心中的春天。

  我看到他家栽的水仙花已经开了,满屋子里透着一股幽幽的香气。

  我突然发现——

  腊梅她爸根本不会累,因为王姨在蒸包子,他却乐滋滋地坐在那儿喝茶。

  腊梅她爸也不是妻管严,他是身处幸福,才像大花猫一样不言不语只会笑。

  我问他:叔啊,小提琴呢,赏我一段儿听听呗?

  他说:拉不好,没收了,床底下呢。

  3

  等到我和腊梅都考上了大学,然后毕业后到了不同的城市工作,我们就很少再见面。

  但我一有机会回家,王姨还是会从我妈那儿知道消息,然后让我过去吃蟹黄包。

  其实不用她说,我都会过去吃一次。

  尤其是在放长假回家的路上,一路走,脑海里就一路开满了一个个圆溜溜的蟹黄包。

  浑身洋溢着一股吃货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豪迈。

  有一次我回家,我妈告诉我腊梅也回来了,我就兴冲冲地跑过去看。

  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TNT的味道,微微听到腊梅的哭声,这让我很兴奋。

  我坐下跟老黄握手寒暄,品着茶,竖起耳朵来听到王姨正在厨房里给腊梅训话——

  男人一根筋还是好的,花花肠子的咱还不要呢!

  我就问老黄:叔啊,腊梅又谈新对象了?

  老黄点点头,嘴角浮起一丝欣慰。

  我想起了自己孤零零悲戚戚的境遇,不禁感慨万千:

  人生的区别不在于当年的高富美和低矮矬,而是多年之后的高富美依旧是高富美,还像以前一样能够在一波接一波的爱情里笑了哭哭了笑,而低矮矬不再是低矮矬之后,却依然只能在连绵无尽的孤独中哭笑不得。

  王姨在厨房里大声嚷嚷:

  我平生最讨厌四种男人:跟女人过家家瞎胡闹的男人;给女人指着一团雾气说里面有玫瑰的男人;当着女人的面对别的男人低三下四的男人;用自己拙劣的理想阻断女人实现自己梦想的男人。

  女人不傻的话,过家家能过多久?

  而雾气终有消失退散的那一天!

  到时候有没有玫瑰连盲掉的人都能闻得出来!

  把女人绑在自己的身边,你以为你是谁?!

  他要是符合其中一项,你想跟他谈恋爱,我都会拼死反对!

  说!他到底怎么你了?!

  腊梅的声音咕噜咕噜地传过来——都没有……

  他就是没经过我的允许就花钱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一张大字画,说是送给我……

  你说说,我能用得着吗?

  我今年连衣服都没舍得买,他怎么不省下钱来给我买一件?

  王姨就笑起来,笑着推开厨房门,看到了我,继续说——

  人家那孩子不错,肠子直点儿就是了,人家怎么没去给别人送字画啊?

  别管东西贵贱,是份心意嘛,当然日子要细水长流,两个人要商量着来。

  当年你爹弄一曲呜呜啦啦的小提琴曲,整天在我耳根子晃悠。

  我每次说自己练舞蹈脚趾头疼,你爹就拼命地拉小提琴,根本不知道给我买一双柔软的鞋子。

  现在呢你看看,哪天洗完脚,不是他给我按摩?

  我忍不住跟老黄干了一杯茶:黄叔叔,辛苦啦!哈哈哈哈!

  王姨继续说:只是有一点没变,我退休之后跳广场舞,天天早上跑去给我占场子,提前打扫卫生,别以为我不知道,实际上是防备其他老头占我便宜,我还看不出来?小心眼儿!

  正说着,腊梅的男朋友气喘吁吁地破门而入,张口就来:叔叔阿姨,我错了,全是我的错!

  我一瞅,行啊小伙子,真不愧是腊梅的男朋友,够会说话的啊!

  再一看时间,到饭点儿了,我不愿意走了,就问王姨:今天有没有蟹黄包啊!饿了啊!

  小伙子一看到我,浑身得不自在,我借机跟腊梅捣乱:来,给哥哥揉揉腿!

  腊梅擦一把眼泪:滚!

  小伙子被王姨一把拉过去,唾沫星子喷一脸——

  我跟你说,有时候女人生气是没有原因的。

  没有原因的生气有时候是撒娇,有时候是无理取闹,有时候什么都不是,连我们自己都搞不明白,就更不用说是你们男人了!

  但我相信腊梅是为了你们好。

  腊梅是我的孩子,我了解我的孩子,她不会无缘无故跟你发脾气的!

  过一会儿你只管拉起她的手就行啦!

  孩子啊,等你一天天变老,老到我们这把年纪,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年轻时女人对你发的脾气,都是对你们爱的期望。

  就像水里的鲶鱼,能把一潭死水搅和活泛了。

  那样你们的生活才能水涨船高,你们才能越来越懂得生活的滋味!

  还有啊,不要动不动就说分手,你们才爱过几年,你们知道人生多短吗?

  若是找到对的人,我希望你们不要总想着等待下一场更好的恋爱,而是在同一场里得到成长!

  老黄把茶杯一搁,走上前去,拍着小伙子的肩膀——

  是啊,我这辈子只剩下了两件事,自己的事业和照顾你阿姨。

  现在事业也结束了,就剩下给你阿姨揉脚了,哈哈哈哈!

  正说着,王姨又惨叫一声:哎哟,熟透喽,蟹黄包!

  4

  腊梅结婚的第二个星期回老家办酒席,我正好有时间回去参加。

  舞台上,王姨要比老黄精神百倍,两只眼睛直放光,她握着话筒对着一对新人说——

  我想谈一下我对我这一辈子生活的理解。

  到了这把年纪,我已经识破了感情和生活的真谛。

  长远的爱情不会永远都是恋爱,而是比恋爱更实在百倍的事情。

  恋爱时做的事情有些是不由自主的喜欢和讨好,

  而更深邃的爱则是发自于心的关怀和担负责任!

  两个人都要学会懂得,因为在这之后的整个过程将会要命般地有意思。

  如同很多彻悟的人一样,我将永远在这种深邃的幸福当中选择缄默。

  不再四处张扬,执手相看,默然无语,这是对待幸福最好的方式。

  我知道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到处晒幸福,我明白这是在传递正能量。

  而幸福是晒出来的吗?

  幸福是年深日久的相守,是经年不断的陪伴。

  我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在心中默默地呵护。

  不是不争不吵,而是在争吵过后要想想温暖,是否还需过多的言语。

  两颗心的结合,没有发散于心的琐碎,没有源自于外的纷扰。

  就让眼前的一切尘埃落定,让生命中的所有都返璞归真。

  自愿放开那些牵绊和绳索吧,就躺在这股潮流之上,享受属于你们两个人的幸福和未来吧!

  假如有一天,你们能够明白——

  为什么劳顿的人会无怨无悔;

  为什么看似相左的性格终成一对;

  为什么幸福的人不会一直谈论爱情;

  为什么种在心田的诺言总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那时,孩子们,你们就已经长大了,从现在开始就好好过日子吧!

  王姨说完,我的内心澎湃不已,抽着鼻涕站起来大喊:黄叔叔黄叔叔你也讲两句嘛!

  可我看到黄叔叔被两个年轻人扶了下去,拐过一个弯儿,隐到幕后去了。

  我妈一把将我拽下,压着声音说:你小点声不行啊,你黄叔叔病了好久了。

  5

  黄叔叔去世之前,我和妈妈曾去医院看过他。

  当时新婚不久的腊梅和她的丈夫一直守在那里。

  我趴过头去问他:叔啊,想不想喝杯茶?

  老黄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不喝了,医生不让喝。

  我心里难受,就问他:那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啊?

  老黄嘴角无力地弯起来:啥也不想吃,我就爱吃你王姨做的蟹黄包。

  我的眼泪夺眶而下。

  他躺在病床上跟腊梅和她的丈夫说——过日子不可避免会有争吵,但也要讲求方式。

  不过,再灵活的方式也不如真诚重要。

  你们的妈妈以前没少说过我笨,其实我是为了她而笨,跟自己的女人耍什么聪明呢。

  我们是要过日子,又不是斗心眼儿。

  以后啊,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好好相伴。

  爱情哪,就如同你们妈妈做的蟹黄包。

  我第一次见你们的妈妈,全国都在下雨。

  我坐着火车穿过了一千多公里的雨云,才尝到了那个滋味,再也没能忘记。

  蟹黄包,虽然皮儿也很好吃,但最终目的是要喝到里面的浓汤。

  这比那些年轻人口口声声说的“你爱我吗?我爱你,我们恋爱吧”更富深意。

  你要用吸管,别用手抓,也不要用筷子,那会溅你一身。

  不要觉得这个很难,其实这很简单。

  如果你感觉春风是温柔的,那我就在春风中幻化成细雨。

  如果你感到冬风是割面的,那我就低下我的头,将你拥入怀中。

  那不是丢掉了铮铮铁骨,那也不是屈辱地低头。

  而是你已经到达了真爱的脚下,开始真真正正地拿眼睛从下往上丈量它的高度。

  你们最后带着笑脸仰望的便是最让你们感到开心的生活!

  第一次见到你们的妈妈,我就在想啊,要是有这样的一个女人来管着我就好啦。

  我那个时候从南方回去就期望着时间过得快一点,我想早点跟你们的妈妈走到一起。

  可是现在……

  我又想时间能够过得慢一些,我想再拉拉她的手。

  我哭着跑出去的时候,正碰到来送饭的王姨。

  她避在门外面,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6

  我记得2012年的冬至,玛雅的末日预言竟然在一个北方小县城里疯狂传播。

  大街小巷都是怀抱着蜡烛行色匆匆的人。

  那时候我正好回家,路上遇见老黄,就打招呼:黄叔叔啊,忙什么呢?

  他说:买白菜,包饺子!

  我说:没买蜡烛啊?

  他说:你傻啊?!

  还没到家我就遇见了我妈和王姨。

  她俩一人抱着两大包蜡烛,说是原先三块钱一包,厂家大酬宾,一人花了五块钱买了两包。

  于是满脸的热情洋溢,一扫末日的恐惧,都笑得合不拢嘴。

  我笑她们太迷信,说那都是谣言,蜡烛厂看门大爷都能想出来的营销方案。

  若是太阳没了,我们分分钟都会被冻死,两包蜡烛管个屁用!

  王姨眉毛一挑:怎么跟长辈说话呢小伙子?

  谣言,谣言,这个年头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我们能不知道?

  我是想,若是真的没有太阳了,老黄和腊梅回家会看不清路。

  我就多买些,能怎样?

  若是太阳真的不出来了,我就将蜡烛全部交给老黄。

  让他去把整个广场点亮,我跟你妈再去跳舞,一直跳到世界末日!

  我挠一挠头说:有道理,你们还要不要,我再去买点儿囤下?

  王姨笑眯眯地看我一眼,跟我妈说:这孩子有长进,早知道当年不搬家啦。

  这句话搞得我妈又是几个晚上没睡着觉。

  当两个人与爱融合,便不会再有特立独行,但会一如既往地对生活拥有自己的理解。

  在这场爱的磨合当中,恰似一个是新轮毂,一个是刹车片。

  在生活中,对方打磨了你,也消耗了自己,所以你要明白对方的辛苦。

  而所有这一切,都源于对幸福的渴望。

  黄叔叔去世之后,王姨整日不出门,我妈天天过去陪她。

  腊梅一家问她是否想回趟南方老家住一段时间。

  她说:我哪儿都不去,我想在这里陪着你爸。

  然后看着墙上的照片,那里面有两个人从年轻时一路留下的风景——

  当年,有多少次我还让他别拍照别拍照,把风景留在心底吧。

  整天举着个相机走哪儿拍哪儿,还单爱拍我,有什么好拍的,多傻啊!

  现在我明白过来了,人老了,记忆力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要不是看着这一墙的照片,我估计都会忘了老黄的样子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才一起去她家吃饭。

  王姨依旧包的蟹黄包,每人发一根吸管,除了我们,还在老黄的照片下摆了一个。

  清明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扫墓,王姨带去摆在老黄墓前的依旧是蟹黄包。

  她说:他最爱吃这个啦。

  我听到周边巍然的森林簌簌作响,空气中弥漫着水仙花的香气。

  声音与味道混合杂糅成一首温柔的曲子,如同一把小提琴在世界中低吟。

  7

  冬日里,我坐在高高的阳台上,身上洒满阳光。

  在这冬日里与温暖相处,有很多种不一样的方式。

  在北方拒绝冬天需要一个晴朗的早晨和一扇大窗子便可以做到。

  而在不远的南方,一汪涟漪的湖水和一枝春意跳动于枝头的腊梅,就会让人感到温暖。

  而拒绝心里的冬天,则需要一双温柔的手。

  当你发现,在你们的蜜语里,对方站在你不曾想过的角度上审视你们未来的生活。

  当你发现,在你们的争吵中,对方无时无刻不在阻止你舍本求末而让你能缘木求鱼。

  你就该与之融合,好好地努力,不要拖了幸福的后腿。

  两个人走到一起需要很多理由,比方说人品身高相貌学历家境。

  两个人走到一起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理由,比方说找一个登对的人聊天。

  或许很多话题在别人看来不是落了俗套就是理想主义,而在登对的人心中,这就跟平常的梦一样,都是需要此生永续经营的。

  完成一个梦想,我们还有下一个。

  我们不会有完成梦想后四顾茫然的失落。

  我们只害怕生命太短暂,不够我们实现太多的梦。

  所以,我们要在一起。

  因为我们的记忆不长,只有几十年的时间。

  我们像鲸鱼一样惯于遗忘。

  我们要天天说我爱你。

  我们要天天亲吻对方的脸颊,告诉他——亲爱的,路上慢一点!

  早点回家吃饭,我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蟹黄包!

 

3

《有一种我爱你叫作某人》  这是一个以青春为主题的情感故事集。总有一种成长能让你冲进阳光里,如同总有一种我爱你叫作“某人”。

大辉  中文系毕业,MBA在读。边工作边游历中东、非洲两年。回国后,在片刻上写一些长长短短的小故事,为一个远在异国他乡的朋友排忧解闷。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有一种我爱你叫作某人   大辉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秋季告别黑白灰,来做男神收割机
  • 妮维雅德国溯源之旅 寻找张钧甯与你我的蓝色铁罐记忆
  • 力士香氛洗手液定制专题:别再羡慕撩BOY发电机,手把手教你完美到指尖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