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Episode 2: 或许我们一直不知道彼此有那么多的相同

2016-06-07 16:58 作者:岑桑

把你放进有水的瓶子,会生出蓝色和紫色的花朵。

  Episode 2: 或许我们一直不知道彼此有那么多的相同

  把你放进有水的瓶子,会生出蓝色和紫色的花朵。

  把你放在书包里,慢慢地,会爬出蜷曲的藤。

  即便把你揉成团儿,扔进路边的垃圾桶,

  也会有兔子和松鼠跑出来,

  蝴蝶和鸟儿飞出来,

  空空的牛奶盒子流出碧绿的海水,

  快要腐烂的香蕉皮,在夜里,发出鹅黄色的光。

  因为,你有一种很厉害的魔法,

  把孤独,变作快乐的样子,

  而已,而已。

  1.

  小夏总是做一个奇怪的梦。

  她坐在深洞中,四周是无尽的黑暗。只有头顶垂下一方天光。洞口湛蓝湛蓝的,漂游着一丝云。

  每次醒来,她都会分不清那是一段梦境,还是一段记忆。事实上,小夏常常不确定一些人,或是一些事,究竟有没有真实的发生过。比如,倪雪晨知道自己名字这件事,她就不太确定是不是真的发生过。或许是看见倪雪晨太好看,自动脑补的情节呢?再比如唐柯借她的帽子也比较奇怪。他一直都没和她要回来诶。这会不会是又一段脑补,这个令人讨厌同桌,也有可爱的一面。

  那天惟一能确定的事,大概就是脸上这道“伤疤”了。

  这几天,小夏脸上的“伤”已经不那么明显了,可她却得了一个“刀疤夏”的外号。不用问也知道,这个外号一定是许攸宁起的了。每次小夏走进教室,她就会和周围的女生发出戏弄的笑声。好像那条“伤口”根本不是她弄的,而是天生长在小夏脸上的。

  唐柯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许攸宁是故意的。”

  小夏说:“故意不故意能怎么样,反正已经画了。”

  唐柯翻她白眼:“你脑子有毛病吧?”

  这句话已经成了唐柯一贯的开场白。通常是在下午的自习课,睡醒的唐柯会先伸个懒腰,毫无顾忌地打一个响亮的哈欠。然后抢别人的笔记看看上午的课程。接着拿出手机打游戏。上天真是不公平,总会赐给某些男生一颗叹为观止的脑袋。让他们不必用功,不必勤力也可以学的那么好。

  有时候,游戏打的没意思,唐柯就会用摧磨小夏来打发无聊。于是他的“开场白”就来了。

  “你脑子有毛病吧?”

  小夏听了也不生气。评价她脑子的人,在她生命中出现率之高,足够让她麻木了。她会问:“我又怎么招惹你了?”

  这一天,唐柯已经没什么理由了,干脆说:“你坐在我边上就是招惹我。”

  “那真是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小夏又埋头背她屡背屡忘,屡忘屡背的英文单词。

  唐柯长长吐了口气,一头倒在桌子上。他发现气小夏这个娱乐越来越无趣了。

  他转过头说:“你会打麻将吗?”

  小夏摇了摇头。

  “我教你吧。麻将开发智力,提高IQ,省得你这么笨。”

  小夏放下手中的笔说:“你每天不学习,也能考高分,就是因为打麻将吗?”

  “对啊。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能摸出条饼万子了。”

  小夏扑哧一声笑了。她说:“你将来准备做赌神啊?”

  唐柯歪着头看她说:“小夏,我每天说你有毛病,你干嘛不讨厌我呢。”

  “我记性不好啊。都忘了。”

  “哈,你不是喜欢我吧。”

  “喜欢能怎么样呢?明天还不是都忘的一干二净。”

  唐柯没话可说了。他觉得小夏就像一块绿豆糯米团,软软糯糯,清凉败火。或者是武侠小说里的貌不惊人的绝世高手,多大力道打过去,都会化为无形。

  唉,这样一个没脾气的女生,让唐柯太没有成就感了。

  已是5月,天气渐渐热起来。无聊的周末。唐柯坐在橙汁家的“果子店”里,喝波子汽水。

  不用猜。橙汁妈妈就是看了《西洋古董洋果子店》这部日剧而突发奇想开了这家“果子店”的。那还是十几年前,秀明和直人正是颜值的巅峰。橙汁妈妈在家里闲着也闲着,于是就在街角开了这家叫“一杯茶”的果子店。

  “一杯茶”里不只卖“洋果子”,还卖“和果子”和“中果子”。当然,也会时不时地,冒出奇葩果子,比如“培根芝士老干妈蛋酥”这种,堪称黑暗料理界的典范。

  唐柯拄着下巴说:“橙汁,你们家应该卖绿豆团子。”

  “你当我们家是早点铺啊。想吃对面儿王大爷家就有卖。真是奇怪。”

  唐柯也觉得,真是太奇怪了。无聊和小夏好像建立起了某种联系,只要一无聊,他就会想起小夏。

  橙汁穿着一件巨大的篮球背心,很生猛的样子。只是垂在两肩的辫子有点不搭。其实橙汁早就想把头发剪了,清爽利落,还省洗发水。但妈妈以死相逼。她放下话,你要敢剪,我就自杀。

  想起小夏,唐柯就想起周一应该找点新花样折腾她。他说:“对了,你们女生都……”

  原本唐柯是想问“女生都怕什么”,可是一想到杀气腾腾的橙汁哪会有怕的呢?于是后半截话又咽回去了。

  橙汁心有灵犀地说:“找打啊你。我也是女生好不好!”

  “呃……”

  橙汁眼睛一瞪,“呃什么!快说。”

  “好吧,你们女生都怕什么啊?”

  “女生和男生一样,能有什么怕的。”

  “看,问了也白问。”

  “你问这个干嘛啊?”

  “这个嘛……我换了新同桌,可好玩儿了……”

  唐柯以飞一般地速度,介绍了一下靳小夏同学。

  橙汁说:“我靠,竟然有这么好脾气的人,我不信。”

  “真的。”

  “我有个主意,你试试。”

  橙汁的目光,越过透明的展示柜,落在正喜滋滋研制新“果子”的妈妈身上……

  2.

  周一,小夏起的特别早。因为这一天,是她的生日。

  靳卓言还在睡觉。小夏给自己煮了面条和红皮鸡蛋。从前,妈妈说过,这两样东西是生日必须吃的东西。一个代表长寿,一个代表好运气。

  上学前,她在客厅的桌子上留了字条:“亲爱的父亲大人,我给你留了煮好的鸡蛋。记得祝我生日快乐哦。”

  从楼上下来,她打开信箱,里面放着一只白色信封。上面没有名字,没有地址,没有邮票。但小夏知道这是给自己的,拆开,里面是一枚黑色珐琅的小猫项链。小夏欣喜地看了看,把它又装回信封,放进了书包。

  5月的清晨,像一碗微温的粥,阳光稠稠地搅拌在里面。属于春天的花朵都落了。大片的绿色滚动在树枝上。

  小夏背着书包走出小区的大门,竟然看见了倪雪晨。能在家门口看见他,好像平白无故遇见了稀有动物。他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人行道上,同样一件校服,穿在他身上,完全是另一种模式,笔挺,干净,与周遭有种奇异的违和感。

  小夏跟在倪雪晨身后,没敢和他说话,也没敢超过他。可是倪雪晨却停下脚步,转过身说:“靳小夏对吧?”

  小夏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家住在这附近?”

  小夏又傻傻地点了点头。她发现,自己本来就不太好用的脑子,在倪雪晨面前干脆完全死机了。帽子这家伙又不失时机的冒出来。它站在倪雪晨的肩头,歪着头说:“喂,别发傻啊,说话啊!”

  小夏张了张嘴,半天才吐出几个字,“那个……你、你怎么从这里走?”

  倪雪晨指了指远处停在街口的黑色卡宴说:“车子抛锚了。”

  “哦。”

  小夏真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了,只能默默跟在倪雪晨身边向学校走去。倪雪晨说:“最近怎么没看见你参加社团活动?”

  “我又不会彩绘,只是去帮忙做脸模的。”

  “来好了,我批准你做正式会员。”

  “真的?”

  “真的。”

  小夏一瞬兴奋起来,可是忽然又想许攸宁给自己画的刀疤脸,还是泄气了。估计参加2次,她就要被虐回来吧。

  小夏一个人在胡思乱想,帽子却跳到了倪雪晨地脑袋上,一付悠然自得的样子。小夏偷偷瞥了它一眼,感觉真是怪极了。帽子打了个哈欠,闲闲地喊着:“说话,说话,说话,说话……”

  小夏听着心烦意乱,下意识地冒出一句:“你好烦啊。”

  “啊?”倪雪晨怀疑自己听错了,还没有哪个女生说自己烦呢。

  “不不不,我不是说你。”小夏真是尴尬死了。平时和帽子自言自语惯了,竟然一不小心溜出来。她急中生智,力图扭转话题,于是她问了一个自己心中一直存在的谜团,“对了,你以前在私塾,数学学的是不是《九章算术》啊?”

  “诶?”这么古怪的问题,倪雪晨还是第一次听到呢。

  帽子“哈哈”的笑起来,从倪雪晨的身上,一直笑到地上去。

  小夏好想说:“你给我马上消失!”

  当然,她不可能说出口。

  倪雪晨看她呆萌的样子,突然笑了。他说:“你还真有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有家庭教师这个职业好么。”

  他笑了诶。眼角与嘴角的漂亮弧度,真是美不胜收。

  小夏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像那些凋谢在春天里的花朵,复又开放盛大,漫天的樱雪,飞扬进透明的晴空……

  3.

  “小夏,你在这里和松子姐姐玩。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在小夏遥远的记忆里,总是存留着一些依稀的片段,明丽的色彩散放着不真实的光晕。

  应该是奈良的初春,早樱次递绽放粉白的花瓣。小夏6岁,她已不记得那家温泉酒店的名字叫什么。她只记得里面有一个很开阔的儿童游乐室,会说一点中文的松子姐姐,照顾客人寄送过来的小孩。

  有几个小孩,在为争抢木马,中文日语吵到不可开交。只有一个男孩,不声不响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

  那是小夏第一次见到他,干净、安静、像是水晶刻成的小人。小夏走过去问他:“你是中国人吗?”

  男孩看了她一眼说:“和你一样。”

  小夏又问:“你不开心吗?”

  这次男孩连头都没转,就说:“有什么好开心?”

  “出来旅游多开心啊。”

  小夏不知道男孩是在回答她,还是在喃喃自语。他说:“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何必更随鞍马队,冲泥蹋雨曲江头。”

  小夏瞪着眼睛看着他说:“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家里种棵樱树赏赏花就行了,没有必要跑出来累的半死,旅什么游。”

  小夏佩服地说:“哇,你好厉害啊,会做诗。”

  “你白痴啊,是白居易写的。”

  小夏一怔,说:“白居易是谁啊?”

  男孩瞬间不想理她了。他拄着下巴,一个人看窗外的一树红樱,飘飘洒洒,飞落一地。

  所谓“安静的美男纸”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后来,小夏给这个小小的美男纸,取名“小白”。谁让他会念白居易的诗呢。

  说起来,小夏有很久很久没见过小白了,甚至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那天在2号楼,恍惚间看到的背影,这个儿时的玩伴才从记忆中醒过来。

  而此时此刻,走在身边的倪雪晨,竟有种与小白相近的气息。

  小夏忍不住问:“那个……有没有人叫过你……小白?”

  “小白?”

  这个问题实在太奇怪,倪雪晨一脸迷惑地看过来。

  小夏连忙低下头,一阵猛摇说:“没……没什么了。”

  想想也是,人家这种从小念私塾的贵公子,怎么可能去平民儿童乐园玩。人家玩的应该都是蹴鞠投壶才对吧。

  4.

  这一天,好多人都在好奇为什么倪雪晨会和小夏一起来学校。因为倪雪晨的朋友,屈指可数。 第一节课的课间,许攸宁走过来,问小夏:“今天你怎么会和倪雪晨一起来学校?”

  “他家的车子路过我们小区的时候坏了。”

  “运气还真好呢。”

  “啊?车子坏了也要运气好吗?”

  “我是说你。”

  “我?”

  “就不用装了吧。你怎么和他搭讪的?”

  “我没和他搭讪啊,是他先和我说话的。”

  “我不信。”

  坐在一旁唐柯最受不了女生为了男生叽叽歪歪。他说:“不信滚!在这儿废什么话。”

  许攸宁白了他一眼说:“现在不是你的睡觉时间吗?怎么醒了?”

  “被你吵的呗!”

  通常这个时间,正是唐柯睡觉的美好时光。但“心怀鬼胎”的人是睡不着的。唐柯驱逐了许攸宁,从书包里拿出一只纸盒,递到小夏面前,说:“给你的。”

  “我的?”小夏有点意外。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两只面包。

  这可是橙汁和唐柯特别制作的黑暗料理——老干妈醋粉超级酸辣面包。

  橙汁就躲在门口等着看好戏呢。

  小夏拿起一只说:“你知道我今天……”

  唐柯打断她,说:“别啰嗦了,快吃吃看。”

  “嗯。”小夏高兴地点了点头,大大地咬了一口。

  唐柯期待地瞪着眼睛,等着看小夏难吃哭的表情。可是小夏却细细地嚼着,一脸享受的样子。

  没办法啊,酸酸辣辣最她的最爱啊!

  唐柯脸上的期待渐渐变成了惊诧,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都吃下去了!”

  “因为很好吃啊。”小夏张大嘴,又咬了一口。

  橙汁看不下去了,从门口冲进来,夺过小夏手里的盒子说:“傻瓜,不要吃啊。唐柯做这个是耍你呢!”

  说着,她就要把盒子扔到垃圾筒里去。

  小夏却飞快地抢回来,说:“不要扔。这是唐柯送我的生日礼物。”

  “生日?”唐柯惊讶地说。

  “你不是……知道吗?”

  橙汁举起拳头,狠狠地砸了下唐柯的脑袋说:“混球啊你!”

  唐柯惨叫一声,嘟囔着说:“我哪知道。”

  上课铃呜啦啦地响起来。

  橙汁跟着闹哄哄的人流回了教室。小夏把还剩下一只的面包盒子,装进了书包。 唐柯看了她一眼,说:“Hey,要不要喝水。我现在去给你买。”

  小夏摇了摇头。

  唐柯也说不出为什么,心里像透开了一只破洞,空落落的。

  谭英已经夹着课本走进教室了。

  他低低地说:“不要算了。”然后伏在桌子上睡觉去了。

  小夏咬了咬嘴唇,在练习本在上面写:“真的是谢谢你呢。收到礼物很开心。”

  她把那一页撕下来,推了推唐柯,递给他。

  唐柯看了一眼,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捉弄别人的事,他做得多了,收到感谢的,还是第一次。他突然忿忿地说:“你脑子有毛病啊!你没听见我是在耍你吗?你应该生气!你应该哭!”

  小夏被唐柯突来的脾气吓住了,怔怔地望着他。

  谭英更是被吓了一跳,竟然有学生敢在她的课上大呼小叫。她厉声说:“唐柯,到外面站着去!下课到我办公室写检查!”

  唐柯不在乎地站起来,踢开凳子,头也不回地走出门。

  看来这一天,他是没法睡觉了。

  5.

  其实,唐柯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发脾气。大概是因为他所有作弄人的把戏对小夏都不起作用吧。

  入夜,窗外下起了雨。雨点敲在窗子上的噼噼啪啪声,也掩盖不住客厅里哗哗的麻将声。

  这个从小听到大的噪音,今天却让唐柯感到格外心烦。他拉开门,吵闹声陡然增大了。妈妈坐在烟雾缭绕的麻将桌旁,兴致正浓。唐柯说:“妈,今天能不打吗?明天我要考试。”

  妈妈却摆了手说:“去去去,我这手气正好呢。别给我找晦气,一边背书去。”

  唐柯“砰”的一声关了门,气结地躺在床上。他真不明白,天下有那么多种类的妈,为什么偏偏分给他一个爱打麻将的。爸爸受不了,可以选择逃避和她离婚。而他呢,只能一个人在麻将声里慢慢长大。曾经,他也想做个白天认真听课,晚上安好睡觉的正常人。可是伴着哗哗的麻将声入眠,还不如听着老师的讲课声来的更舒服。

  突然客厅里爆出一阵惊笑叫骂,大概是妈妈自摸了。唐柯捡起一只拖鞋,重重扔在门上。

  憋闷地黑暗中,他又想起了小夏。这样的雨夜,该不会又在苦读背单词吧。不开心就折腾她玩儿好了。唐柯暗暗地想,就不信整不到她一次。

  他翻出班级通信录,拨通了小夏家的号码。

  等待的时间,他飞快想好了三个说法。如果小夏没睡,他就说,你个猪头开夜车也没用。如果小夏睡了,他就说,嗨,该起床尿尿了。如果是别人接的,当然就说打错了。

  “喂,谁啊?”

  是小夏,但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好像怕谁听到似的,压的极低。背景里,有人在凶狠的叫骂。唐柯准备的三句话都用不上了。他迟疑了一下说:“是我。你怎么了?”

  “我爸喝多了,要打人呢。”

  “你在哪儿呢?”

  “床底下。你找我有什么事?”

  “呃……原来想叫你起床尿尿呢……”

  两个人都无语了。无聊在这一刻,显得多少有点幼稚。隔了一会儿,小夏说:“别挂好吗?”

  “好。”

  电话里又隐约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唐柯听着有点揪心。他说:“怕吗?”

  “还行。感觉他今天找不到我。”

  “你别说话了,省得你爸抓到你。我不挂,就在这边陪着你。”

  又是好一会儿的沉默。

  唐柯握着电话躺在床上,觉得门外闹人的麻将声变得温暖有爱多了。忽然电话里传来一声怒吼:“你躲在这儿干什么呢!”

  小夏却对话筒轻声说:“谢谢你。”

  唐柯急了,说:“快逃啊。还谢我什么啊?”

  “谢谢你……今天晚上叫我尿尿。”

  啪,电话被挂断了。

  唐柯再打过去,却无法接通。短促的忙音,一遍一遍的响着,让唐柯心底泛起一片冰凉的疼。

  6.

  “为什么躲着我!我很可怕吗?”

  靳卓言浑身散发着酒气,酱红色的脸,显得异样狰狞。他揪着小夏的胳膊,把她从床底下拖出来。右手的皮带凶狠地砸向小夏。小夏连忙蜷起身子,皮带“啪”打在她的背上,掀起一片火辣的剧痛。

  只是,她不乞求,也不哀嚎。

  因为小夏知道那一切都没有用处,只有保护好自己,才最重要。

  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飞落的雨点,像靳卓言一样躁郁疯狂。帽子站在窗台上,一声不响地望着小夏。晶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琉璃的光。

  靳卓言歇斯底里地喊着:“你怕我什么!说!你怕我什么!你是不是和你妈一样,准备逃!”

  他一把抓起瘦弱的小夏,直扔到客厅的地上。小夏忍着疼痛,爬起来,飞快躲到餐桌下面。

  靳卓言在酒精的催化下,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把掀翻了桌子说:“我看你往哪儿跑!”

  桌子上的东西,哗啦碎了一地。一页信纸,飘飘摇摇地落在了靳卓言的脚下。

  白亮的闪电劈空而过,映出小夏单薄的字迹——

  亲爱的父亲大人,我给你留了煮好的鸡蛋。记得祝我生日快乐哦。

  刹那间,空气凝成了固体。

  靳卓言怔怔地看着,突然跪在地上,掩面痛哭起来。

  是啊,今天是小夏的生日。可他不但忘了,还喝酒喝到心性发狂。

  小夏怯生生地问:“爸,你清醒了?”

  靳卓言没有回答,只是哭声变得更加响亮。

  小夏慢慢地走过来,抱住了浑身颤抖的爸爸。靳卓言说:“对不起,小夏,对不起,爸爸以后一定不喝酒了。”

  不过,这些保证对于小夏来说,早已毫无意义。因为靳卓言从来就没有兑现过。

  小夏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爸爸,快要12点了。”

  靳卓言拭了拭脸上的泪痕说:“小夏,生日快乐。”

  小夏的脸上,焕然就绽放开了笑容。

  “对不起,爸爸没给你准备礼物。”

  “没关系啊。”小夏开心地说:“今天有同学送我礼物了呢。”

  7.

  第二天,唐柯早早地就去了学校。没想到小夏已经到了。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座位上补作业。唐柯扔下书包,趴在桌子上看她。小夏瞥了他一眼说:“看什么呢?”

  “看你受没受伤。”

  小夏轻轻笑了一下,说:“早练出来了,不会让他打到脸上的。”

  “他常打你?”

  “还行。”

  “你不是他亲生的?”

  “谁和你说打小孩的都是后爸了?”

  “那你妈妈……”

  唐柯问了一半,就觉得有点白痴了。小夏却用一种不太在意地口吻说:“她离开我和爸爸很多年了。”

  唐柯望着小夏,忽然觉得她和以往有点不同,或者说,他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小夏,乌黑的瞳仁,清亮亮的,藏着一小团柔软的光。

  小夏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侧头说:“看什么呢?我脸脏了吗?”

  “没,是脸红了。”

  小夏的脸,变得更红了。

  唐柯多少有点了解小夏了,了解她为什么会有副温腻不记仇的性子。她既然无法反抗父亲的暴力,倒不如淡然接受,就像自己无法改变夜晚里的麻将声,只好坦然忍耐。

  原来在每个小孩的成长里,接受和忍耐都是必修课。

  唐柯说:“我爸也离开了我和我妈。因为我妈整天整打麻将。但我妈只能算得上可恶,知道吗?你爸才是真正的可恨。”

  小夏说:“还好吧。他不喝酒的时候,也是个比较善良的人。每次打我之后,他都会哭着让我原谅他。”

  “切,那是鳄鱼的眼泪,不要相信他。”

  小夏翻他白眼说:“拜托,那是我爸。你才是鳄鱼呢。”

  唐柯“嗄嗄”的笑了。他说:“对了,我教你个解决不开心的办法吧。以后不开心都可以用。”

  “什么办法?”

  唐柯“哗啦,哗啦”从笔记本上撕了两页纸下来,一张给小夏,一张给自己,说:“把你不开心的事写在上面。”

  然后自己闷头写起来。

  小夏在纸上写“我爸打我了,好伤森”,抬起头瞄了一眼唐柯说:“你写什么了?”

  唐柯飞快地捂住纸说:“Hey、hey、hey不许看啊!你写你的就行了。”

  他写了几笔,对折起来说:“会折飞机吗?”

  “当然会了。”

  “折给我看。”

  小夏折了几下就被唐柯打断了。他说:“折的不对,尖头飞不远的,我教你。”

  说着,他就手把手教给小夏。小夏拿起成品,仔细地看了看说:“怎么是平头的,飞得远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唐柯对着小夏勾了勾手指说:“跟我来。”

  唐柯带着小夏跑上5楼,时间还早,各班的值日生刚刚开始打扫卫生。初夏的晨风,推动薄薄的阳光。唐柯趴在走廊的围栏边,说:“呐,飞机里装的都是不开心,用力扔出去,不开心就统统滚蛋了。”

  唐柯把飞机头放在嘴前,大大地呵了一口气说:“1、2、扔!”

  小夏也跟着用力的抛出去,两架纸飞机,宛如一双飞鸟,穿进绚丽灿烂的朝霞。

  小夏微笑的望着,仿佛所有的不开心,真的跟着飞机,远远地“滚蛋”了。

  8.

  好像就是从那天起,唐柯不再以欺负小夏为乐了。他还会骂她笨,却是在帮她补习的时候。他会帮她背单词,或是讲那些数学上绕来绕去解题公式。唐柯说:“你啊,记不住就多写。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儿啊。”

  小夏说:“那我把记不住的,都写下来好了。”

  “就是嘛,脑子不好用,手就不要懒。你不能学我好不好。”

  小夏佩服加羡慕地说:“你不听课,也可以学的这么好。我要是有你一半聪明就好了。”

  没办法,唐柯就是这么聪明。课上依然睡他的大觉,然后在自习课上,给小夏讲题。有时累了,他们会趴在桌子上玩五子棋。毕竟他们是最后一排的“特殊生”,只要不影响其他人,老师是不会管的。可惜小夏在笔记本上日复一日的画了无数格子,也从没赢过一场。

  暑假的时候,唐柯还带着小夏去“一杯茶果子店”吃橙汁妈妈的奇葩“果子”。

  橙汁这样豪迈的性格,分分钟就可以和别人成为朋友。何况,她对小夏心里还存着一份歉意。在人家生日那天恶搞,怎么说都有点过分。

  橙汁搂着小夏说:“以后咱们俩就是姐妹了,唐柯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就帮你揍他。他从小被我打到大知道吗?”

  唐柯听了,便扯着脖子,娇声娇气地喊:“阿——姨——汁汁要打我。”

  “你敢陷害我!”

  橙汁大喝一声,直扑过来,掐住唐柯的脖子,一顿狂摇。

  唐柯怪叫一声,说:“不要这个角度对着我,鼻孔大的和牛魔王一样!”‘

  橙汁真的发飙了。

  小夏看着他们打做一团,嘻嘻地笑着,像一只得到榛果的仓鼠。

  她的世界,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自从妈妈离开之后,陪在她身边的,只有阴晴不定的爸爸和那只只有她自己看得见的猫。

  此时,帽子就蹲在她的脚边,舔着它的毛。它停下来,看着小夏说:“喂,别太高兴了。朋友早晚都会离开你的。”

  小夏悄悄踢了它一脚说:“要你管。”

  帽子“喵呜”的叫了一声,跑走了。橙汁停下虐待唐柯的手,转过头问她说:“你说什么?”

  “没有啊。”

  小夏依旧嘻嘻的笑着,仿佛整个夏天的阳光,都汇聚在她的笑容里。

  她常想,如果可以,就把时间永恒地停留在这个夏天,冰块融化在汽泡里,空气中飘动着面包新鲜的香气和朋友没完没了的笑声。

  世界笼罩在金色光焰之下,像一块刚出炉的饼干,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

 

6

《被遗忘的夏天长达32小时》  孤单少女小夏,在一次课堂惩罚上和班上的“睡神”唐柯成为了同桌,从此两个孤单又倔强的小怪兽仿佛找到了最温暖的同伴,在那个不被所有人喜欢的空间里彼此珍惜,彼此依靠。

岑桑  城市专栏作家,辽宁省作协会员,间歇性完美主义者,不喜欢甜食也会长胖。希望文字是温暖的,却又忍不住在故事里掺杂一点现实的冷冽。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被遗忘的夏天长达32小时   岑桑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