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开满彼岸花原野

2016-06-07 16:58 作者:夏日紫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梦中有什么人牵着我的手。

  又做梦了,还是那个开满彼岸花原野的梦境。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梦中有什么人牵着我的手。

  我想看看他的脸,却只能看到逆光中他高大而坚毅的背影。

  被他牵着的感觉,是那么温暖而安心,让我想到了失踪多年的父亲。

  儿时总爱迷路的我,在大雨停歇的傍晚,在夏日暖暖的午后,在寒风刺骨的深夜……都是父亲找到因迷路而无助哭泣的我,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父亲,是你吗?”我喃喃地问,他却没有回答。

  “父亲,你去了哪?为什么不回家?你不要青青了吗?”我不放弃地继续问,却还没等到想要的答案,就从梦中醒来。

  银白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眸,绝美的容颜……他还在我眼前,这证明之前的经历都不是我的梦境。

  我依然困在这个古怪的房子里,被一个美艳的怨灵抱在怀里。

  除了他的怀抱如冰山一般冷外,画面其实挺美好的。

  “你叫什么?”他问。

  “越青鸾。”我答。

  与昏迷前的恐惧和莫名其妙汹涌而来的伤感不同,现在的我内心如水般平静。

  他俯身再次靠过来,又仔细凝视了我很久后,叹息道:“你不是她。”

  我终于明白他之前对我那样反常的原因,原来是认错了人啊。只是我不明白,被他认错的那个人跟他之间是敌,还是友?

  这可是关乎着我生死存亡的重要问题啊。

  “那个……”刚一开口,他就手一松,毫不留情地丢下我。

  对,就是用丢的!与之前温柔的公主抱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和力度!

  这就是被人认错前后的巨大差距吗?

  还好我心理承受力强,抗摔力也不差,拍拍屁股就重新站起来。

  此时的他站在一个巨大的透明圆球面前,没有回头地对我吩咐道:“过来。”

  “哦。”噘起嘴,极不情愿地走过去。

  “你看,这里面是什么?”他抬手指向圆球的正中央。

  没有什么兴趣的我,带着敷衍的态度将脸凑过去看。

  透明球应该是某种能量体,如果仔细一些,你能看到球体内部流动闪烁的能量线。

  它不会是什么新型的能量炸弹吧?

  我猜想着,发现球体里竟然横躺这一个东西……那是一个人,悬浮在球体中央。

  眯起眼睛要去看清那人的脸,结果却是……我自己?

  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又贴近去看,看球中的那个“我”的穿着,看“我”身体上的任何一个细节,包括我来山庄前,右手背上的那个擦伤……天啊!她真的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我纳闷地回头问,心想难道自己被复制了一个出来?

  “如你所见。那里面的人就是你。”他用一种宣布死刑的语气僵硬地说。

  “什么?”我一时无法理解。

  “你是不是动了一面镜子?”他问,语气笃定。

  我诚实地点头。

  “那不是面普通的镜子,是链接两个世界的大门。你把镜子从墙上抠出来的刹那,就连通了两个世界,而你的肉身就被禁锢在这里。”

  “我听不懂什么世界,什么大门,只想知道那个“我”是怎么回事?”我有些着急了。

  “里面的是你的肉身,而外面的你只是一缕随时都能消散的精神虚幻。”

  “精神虚幻?”我思考着,“就是鬼魂?”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那是你们人类的说法。”

  “怨灵大人——”

  扑通一声,我虔诚地跪下去,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上刀山也好,下油锅也好,给大人端茶倒水,砍柴煮饭,洗衣暖床也好,只要大人开口,我一定按大人说的去做!只求大人帮我恢复原状啊!”

  他的表情有些愕然,大概是有点无法接受外表淑女的我做出如此没脸没皮的事。

  脸皮是什么,活着才最重要啊!我不要像现在这样,把我的肉身还给我!

  他漠然地从我手中抽回自己的腿,站到一个安全的距离看着我说:“要想一切恢复原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两个世界的秩序都恢复原状,把从我那个世界逃进你这个世界的垃圾清扫干净,门才能重新关上,你的肉身才能得到释放。”

  我听得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就是说,只有让一切都回归原状,我才能拿回自己的肉身?可你说的,逃进我们这个世界的垃圾是什么?我又怎么讲它们清扫干净?用吸尘器?”

  他无语地扶额,另一只手向斜下方猛然张开,“嗖”地一声,那根滴着血的毒牙就从地上飞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隔空取物?他果然不是普通人类。

  “这就是垃圾。”他的金眸中跳跃着怒火。

  尽管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但我还是硬着头皮,不怕死地问:“还是不太明白,在你的世界中,垃圾的定义就是你手中的毒牙吗?而逃到我的世界中的垃圾,就是这一根毒牙?还是说其他地方还有这样的毒牙?又或者是其他像这种毒牙,或是跟这种毒牙同类的垃圾?”

  “闭嘴!”

  冷冷的两个字打断我无休无止的提问,下一刻他手腕一转,将紧握的毒牙尖对准我的眉心,傲慢地说:“没有人敢如此挑衅我的耐性。听着,蠢货,你打开的是神兽大陆和现实世界的连接大门,而你所在的世界是我的祖先创造的。换而言之,我就是你们世界的神。”

  我好像有点听懂了,他要么是真的上帝,要么就是脑子进了水。

  “哦哦,然后呢?”配合地点头眨眼睛,鼓励他继续讲。

  “而垃圾,就是在我的世界里犯了神规,被判有罪,必须要受罚的人。若不是因为你,他这会儿已被我钉死在惩戒柱上。是你,放走了他们!”他恶狠狠地瞪着我,一股凉气从我的脊尾骨上直蹿了上去。

  我咽了口唾沫,讨好地拍着马屁:“怨灵大人如此英明神武,再次抓住那个垃圾简直是轻而易举!他逃不掉的。呵呵。”

  “收起你的傻笑。”他不悦地甩开我,一脸嫌弃。

  “遵命怨灵大人!”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收起脸上的假笑。

  “我叫睿,”他说,像是思考很久,纠结很久才说出自己的名字,“白睿。不是怨灵大人。”

  “睿?是瑞雪的瑞,还是锐利的锐,还是睿智的睿,还是蝇蚋的蚋,还是……”

  “停!”他再次受不了地叫停,蹙起眉头抱怨,“你话可真多。”

  我吐吐舌头,不敢再说一个字。

  其实我觉得自己的话并不多,只是问题多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第三种。”

  他简短地告诉了我答案,却又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打量我,像是在等待我听到这个名字后的反应。

  他的目光太凌厉,我无法假装自己没感应到,只能违背心意的说出恭维的话:“白睿,好名字,说明大人你是个睿智,睿敏,睿哲,还有睿达的人。”

  他的表情有些失望,“逢迎拍马,叽叽喳喳,贪生怕死,你一点也不像她。”

  他又提到了那个“她”,究竟是谁呢?

  真的好想问问看啊。

  “那个……”正要发问,脚下的地面就轰隆隆地震动起来。

  他暗道声不好后,一把揽过我的芊芊细腰,带我飞了起来。

  没错,他真的是在飞,身体就像片轻盈的羽毛悬停在能量球的正上方,而我们刚刚所站的地面已在顷刻间分裂下陷进深不见底的黑渊。

  我害怕地闭紧眼睛死死搂住他,生怕他一松手,我就掉下去。

  “结界要破了。”从睿的语气听出,眼前的情况非常不妙。

  “既然你会飞,就快带我离开这吧!”我更紧地抱住他,厚脸皮地撒起娇来,“求求你,拜托拜托啊!”

  睿看了看快要破裂的结界,又看了看抱住他大腿一脸惊恐的我,决定道:“也只能这样了。”

  话音刚落,我就被他推了出去,整个人跌进一道长长的闪着光的隧道里,就像身处一台吸尘器的管道之中,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附着往隧道的另一头快速移动。

  我惊吓得连连大叫,伸长手臂想要抓住同样也进入隧道中的睿,希望他能抓住我,让我停下……

  “睿,救我——”

 

7

《大神执行官》  越青鸾觉得,自己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不过是参加校外活动,却被装进了一个捉妖师身体里成了男人!要想办法尽快找回自己的身体;又要小心翼翼地保护壳子换个人的秘密不被原主的师兄发现……

夏日紫  天津市作家协会成员,AB型射手座,思想古灵精怪,创作中一直追求新鲜感,愿意冒险,喜欢挑战。此生最大的坚持:写文+当一个吃货。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大神执行官   夏日紫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