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 1}高岭之花

2016-06-07 16:58 作者:晏生

鹿惜光守株待兔,第十七次。

  {chapter 1}高岭之花

  鹿惜光守株待兔,第十七次。

  她看了看手表,抱着课本在阳光下穿越大半个校区,在E大金融系的公开课教室里早早占了个后排的位置。几分钟过去,各色的学生陆陆续续走进教室,她坐在不显眼的角落里聚精会神地盯着,从第一个卷发的女生,到最后一个进教室的瘦高男生,始终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那个身影。

  黑板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开始唾沫横飞地讲课。这日的蹲点,再次宣告失败。

  鹿惜光忍不住拍了拍前面一位女孩的肩膀,小声打探情况:“请问,顾延树是你们班的吗?”

  女孩狐疑地打量她,点点头。

  鹿惜光郁闷:“那为什么,我每次都没有在课堂上看见他?”

  “他在E大读书不错,但一般不来教室上课,”那女孩看起来比她更郁闷,充满遗憾的口吻:“我和他同一个班,一学期也见不到他几次。”

  原来如此。

  惜光准备悄悄撤了,女孩凑过来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你也暗恋顾延树是不是?他那朵高岭之花虽然难采,但是万千姐妹们千万不要放弃!”

  惜光囧,抱着书包灰溜溜地从后门逃了。

  外面太阳高悬,晒得人头脑发晕。惜光走在香樟树下,有些出神。A城,E大,她来到这座城市这个离他很近的地方,时常从身边的人群里听到他的八卦,顾延树三个字纵使是从别人口中说出,也总能吸引她全部的注意。

  但怎么也,见不到。像是命运闲来无聊,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零三年,她刚被顾家送到南遥小城时,曾不止一次想着要回去找顾延树。每天放学后去捡饮料瓶和易拉罐,赚满一百九十七块钱的汽车票,瞒着唐素独自回到A城,最后却被顾家的警卫员拦在了大铁门前,甚至无法靠近一步。

  眼睁睁地看着载着顾延树的轿车从眼前驶过,背影清癯的少年被人拥簇着消失在视线尽头,汽车的白色尾烟在空气里飘散。

  那时候,13岁的惜光狼狈地蹲在马路边捂住自己的嘴巴,依旧止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她残忍而清醒地意识到,原来人与人之间,真是有云泥之别的。她捡垃圾的时候不觉得,饿了往肚子里灌凉白开的时候不觉得,坐在颠簸的大巴车上天旋地转作呕的时候不觉得。她见到他,才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个世界。

  那样遥不可及。

  走出南校门左拐,弯弯绕绕步行十来分钟,有一个叫百川里的年岁颇久的小区,绿树成荫,环境很好。不少退休的老教师住在里面。唐素当年的老闺蜜正巧在小区里头有个分配的小套间,就便宜地租给了惜光和一个叫郁随的女孩。

  惜光大汗淋漓地走回公寓,就见郁随咬着一个冰棍儿坐在阴凉的楼梯口,旁边放着两个大塑料袋,隐约可见威猛先生的商标。

  郁随嚼着冰,朝惜光露出一个笑:“我忘带钥匙了。”

  惜光弯腰,替她拍拍白色棉布裙子上蹭的灰尘,“等很久了吧,怎么不打我电话?”

  “打了二十次算不算?”郁随哼哼,孩子气地微微嘟起嘴。

  惜光掏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果然显示有二十个未接来电,她方才去金融系的课堂,是把手机调了静音的。揉了揉郁随的发顶,有点抱歉的意思,拿出钥匙开门。

  “我记得你今天下午是没课的,老实交代,是不是又跑去钓男神了!”郁随不满,小狗一样跟在惜光身后进门换鞋,碎碎念。

  惜光笑,接过她手中的购物袋,“你这是买了些什么?”

  “都是打扫卫生要用的,”郁随看着她更加委屈,“你又忘了吧?我们昨晚说好今天要大扫除的。”

  惜光僵硬一秒,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记着呢。”

  郁随总算放过她,回卧室把裙子换下来,穿着一身米白色的印着兔子图案的夏季睡衣出来,扎着松松的丸子头,更加显得年纪小,像一个还未张大的乖巧听话的孩子。

  惜光满意地点点头:“嗯,我家闺女。”

  “妈,你先去把厨房的窗户擦了。”郁随把手里的抹布和清洁剂递过去给她。

  惜光手一扬,一条干净的碎花面巾盖在郁随头上,“闺女,来把头巾戴好了,咱要干活了。”

  两人打打闹闹,从厨房结了油垢的窗户到浴室墙壁的瓷砖,从卧室的地板到厕所的马桶,每个角落都不放过。连橱柜上面那个被遗忘的小石雕也被翻出来擦干净了,露出本来的面目,上面雕刻的是几朵含苞待放的睡莲。

  打扫完,整个屋子明亮不少。虽有些陈旧,但打扫收拾妥帖了,也让人觉得舒服。

  公寓坐落在树荫里,把窗户全部敞开了,偶尔有阵阵清凉的风送进来,午后的蝉鸣声不断,总容易让人联想起远古时代里某种隐晦的咒语。

  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四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干净清冽的消毒水的气味,一台军绿色的电风扇不知疲倦地呼呼转着圈,惜光洗完澡出来,郁随已经累瘫了,赖在那张原主人留下来的老式的大竹床上不肯动。

  惜光笑了笑,擦了擦乱糟糟的头发,在竹床空出的另一边躺下来睡午觉。

  正睡得迷迷糊糊,旁边悄无声息地横过来一只手,细细白白的五根指头灵活地掀开她睡衣的一角,接着整个滚烫的手掌紧贴在了她冰冰凉凉的肚皮上。

  惜光无奈:“阿随,咱能不能好好睡个午觉,不耍流氓?”

  “不能,”郁随闭着眼睛挪了挪,离她更近点,嘴边扯出一个二傻子似的痴笑,不忘动动爪子感叹道:“真的好舒服啊……”

  “我看你真的没救了。”惜光说。

  冰寒体质,夏天招狼。

  郁随老说她比冰块儿还好使,恨不得时时刻刻黏着不放。

  外面似乎有敲门的声音,在卧室里听不很清楚,惜光拿起床头的水杯喝了口水,正准备出去看看。

  砰的一声巨响,外间的整扇木门直挺挺地倒下了。

  惜光手一颤,水杯差点儿砸在地上。半梦半醒状态的郁随也吓得一个激灵,从竹床上滚下来,披头散发,目瞪口呆。

  两人面面相觑。

  郁随哆哆嗦嗦地说:“惜……惜光,怎……怎么办?强盗来了,他们是要劫人啊还是劫色?我们一定要宁死不屈,不如跳……跳楼吧?”

  惜光说:“我们住一楼,顶多算跳个窗。”

  郁随哆哆嗦嗦地说:“快打……快打119报警。”

  惜光说:“闺女,咱们家好像没起火。”

  两人透过卧室半开的门,死死盯着客厅光秃秃的裸露的门框,正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两个穿着土黄色工作服的中年大叔抬着一个长方形的纸箱走了进来。大叔环顾四周,终于看见窝在房间里鬼鬼祟祟的俩女生,和善地询问她们:“你家买的空调到了,你们看放哪个位置合适?”

  惜光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特么谁买了空调啊!我一个穷学生哪买得起空调啊!第二反应是,大叔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哪门哪派的,报上名号来!敢情给顾客送货上门就是把门放倒了,货直接进!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大叔可能也是头一回干这么威武霸气的事,有点心虚,讪笑着解释:“我刚刚敲了许久的门,都没人应,可能是你们在房间里没听见。谢家二少放话说直接踹,先把空调送进来了再说。门坏了,再来修门。”

  提着工具箱的师傅适时赶到,探进头来询问:“是你们家要修门吗?刚刚有人给我打了电话。”

  惜光懵了,竟无言以对。

  公寓里一时热闹起来,该装空调的装空调,该修门的修门,剩下惜光和郁随两个人站在一旁呆呆看着。

  “今天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惜光觉得自己还是回不过神来。

  郁随眨眨眼睛,支支吾吾地说:“空调应该是我男朋友买的,我前几天跟他提过,公寓没空调,有的时候很热。”

  惜光还想问,郁随的电话就响了。她避开她,去厨房接听,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她只是微笑着频频点头,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惜光,我得先走了,今晚得去参加一场生辰宴。”郁随挂点电话,回房间匆匆忙忙换了身小礼服,手忙脚乱地往包里塞东西。

  “怎么突然这么急?”惜光问她。

  “有人在等我。”

  “路上注意安全。”惜光说。她脑子里清明了些,慢慢仰头,把玻璃杯中的水喝干净。

  北边的窗户外种着两棵玉兰树,花叶微微探进枝桠来。惜光走近了,透过绿叶的罅隙,视线所及之处是一辆张扬的银色敞篷跑车,停在方向盘上的双手骨节修长,散漫握成拳,隐隐透着力道。

  再望上看,是大团的光晕,模糊不清的脸。

  这时郁随匆匆绕了过去,自然地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座,车便扬长而去。

  惜光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陌生又有几分熟稔的名字,谢家老二,谢非年。倘若真是那人,吩咐大叔砸门再叫人来修门的事,他还真干得出来。

  “叔叔,你刚说空调是谢二少派人送来的,是哪个谢二少?”惜光假装不经意地问起。

  安空调的大叔把螺丝和扳手收进包里,反问她:“你说A城还有哪个谢家,还有哪个谢二少?”

  听这语气,惜光忽而就明白了。是了,准错不了。

  原来阿随的神秘男友就是谢非年,在A城果然处处都能撞见故人。

  那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大院里的一帮熊孩子自发组织,折腾出一个小红花剧团,在下雪天上演一出齐天大圣闹天宫。正是谢家小二扮孙猴子,闹得疯了,把小仙官们一个一个倒插进雪地里,跟种萝卜一样。

  到最后,哭号声一片。呼爹喊娘,人间大惨剧。

  那时候,惜光是属于不靠近,只远远站着看戏的那拨人里的。因为身旁的轮椅上,还端坐着一个眉目如画,却冷冰冰没有任何表情的孩子,只有手上紧紧攥着她的衣角,似乎是不让她走。

  她横看竖看,觉着眼前这位才像九重霄上的正主儿。用不着费心费力拼演技,小小年纪,已是一副超然物外无悲无喜的模样。

  惜光心里发酸,蹲下来,笑眯眯地轻轻地抵着小孩的额头,轻声问他:“延树,冷不冷?我们回屋吧。”

  她解下脖子上的木质的麋鹿吊坠,在小孩眼前晃了晃,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想要引起他丁点儿的反应,唇边呵出的雾气在冬天的阳光下开花,再问一遍:“延树……”

  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

  只有那一年的大雪纷纷落下,天地苍茫,时光也悠长。

 

3

《林深时见鹿》  故事讲述了少年顾延树和少女鹿惜光幼年时曾相依相伴,却无奈被命运分离,从此分隔两地,各自在不同的环境中坚强而隐忍地长大,为了彼此成为更优秀的人。

晏生  女,天秤女。拖延症患者,努力改进中。喜欢独处,也爱热闹,希望有一天住进深山老林写故事。小花阅读签约作家。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林深时见鹿   晏生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