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温顺可怜

2016-06-07 16:58 作者:阮小凉

罚站,扫地,做检讨,回家后我妈和陈斌轮流对我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思想教育课

  【3】

  罚站,扫地,做检讨,回家后我妈和陈斌轮流对我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思想教育课,全程我都乖得跟猫一样,温顺可怜,然后等我妈消气后告诉我妈,我舅差点把我谋杀了,他打我。

  我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杀气腾腾地警告陈斌,要是他再敢动我一根毛,她就对他不客气。

  她说:“我自个的闺女只有我自个能打。”

  就这样,陈斌被我妈训了一顿。

  第二天,我又被“太平公主”拉过去训了一顿,全程陈斌就在旁边看着,喝茶。

  “太平公主”让我给顾池赔礼道歉去,我那一口下去,咬得他皮都破了,据说胳膊都肿了。

  可是,顾池是谁?

  我问:“谁是顾池?”

  “太平公主”冷冷地瞥我一眼,说:“被你咬的那位同学,一班的数学科代表。”

  垂头丧气地从办公室里回来,经过一年级二班时我看见坐在教室三组和人谈笑的沈城风,顿时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你看,就算全世界都糟糕透了,至少我还有沈城风,我不喜欢这个学校,可我喜欢沈城风,这就足够我撑下去了。

  放学后,在陶安安的怂恿下我拎着奶茶和蛋挞跑到了一班的门口,教室里同学陆续出来,陶安安躲得远远地冲我握拳摆出一个“加油”的手势,并指着手腕上的手表提醒我时间宝贵,一会还要去漫画书店。

  可是,我连受害者顾池是哪一个都不知道。

  “同学,请问顾池是哪一个?”我拎着蛋挞和奶茶拦住背着书包出来的同学。

  同学扭身,指着三组最中央的那个人说:“那,三组第三排,皮肤很白的那个。”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见教室最中央的他,他蓄一头短发,白色的校服洗得发亮,光洁的脸庞棱角分明,眉角浓黑上扬,像一笔浓墨描成的剑,他垂着眼,专注地收拾课本,薄唇微微抿起,透着几分严肃。

  他就是顾池。

  黄昏的晚风中,我拎着蛋挞微张了嘴失神地看他,突然他拎起书包起身就走。

  我猛然回神,慌忙转身贴在大门旁边,像做贼的人,心砰砰直跳。

  一会见了他,我是应该先自我介绍还是先道歉?道歉应该怎么说?除了“对不起”三个字,我应该表现出我最大的诚意来。

  所以我决定用中文说一遍,再用英语说一遍。

  可是,生活就是一出没有彩排的演出,当顾池拎着书包面无表情地走出来时我慌得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高举手里的蛋挞和奶茶,气沉丹田,大声疾呼:“顾池。”

  声音之响亮和突兀,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然后在我紧张的表情里他飞快地扫了我一眼,冷漠地说:“不接受告白。”

  接着,他越过我,走了。

  什么情况?

  我傻了,呆呆地扭头,望着他雪白的身影,直到他拐进楼梯口消失不见,陶安安爆发出老巫婆一样的爆笑声来。

  陶安安说这是她见过的最惨烈的道歉和最搞笑的“告白”。

  我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觉得我是来找他告白的,难道他没看见校门口贴的那张校规吗?高中生,不许谈恋爱。

  不,最重要的是,他凭什么觉得我喜欢他?拜托,连许年皓都比他帅多了好吗!

  对此许年皓欣慰地道:“不错喔,唐佳妮,品位提高了。”

  可是话说回来,虽然他把我认错了,但是道歉的程序我已经走完了,理论上来说“太平公主”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虽然蛋挞和奶茶他都没有要。

  放完学后我们就去了漫画店看漫画,看到一半陶安安去买热狗,我咬着棒棒糖站在靠窗的书架旁看漫画,书店门口不断有人进出,门上挂着一个风铃,随着人的出入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心不在焉地翻着漫画书,抬头看窗外,此刻和漫画相比我更期待陶安安买回来的热狗。

  大街上人来人往,我正看着,突然两个人影跳入我的视线。

  “顾池?”取出棒棒糖,我望着街上的人诧异地问。

  马路边,顾池站在一栋年代有些久远的单元楼下,目光紧紧追着疾步离开的中年女人。她漂亮时尚,踩着一双黑皮高跟鞋,穿着一套紧身的职业装,头发高高地挽起,像极了律政佳人里的律师,干练漂亮,和身后那栋泛黄陈旧的单元楼就像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

  像是逃一样地,她飞快地来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面前,开门上车。

  突然,楼上窜下一个男人来,他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衬衣,愤怒得像一头狮子追下来,拽着一个黄色的纸袋子,朝着法拉利的方向怒骂着用力地一掷,纸袋摔落在地,几捆红色的人民币摔了出来,滚落在地上。

  男人指着法拉利愤怒地叫骂着,过路的人纷纷侧目看过来,顾池脸色苍白地抱紧男人,法拉利在众人猜测的目光中飞快地离开,最终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顾池抱着男人,男人望着车来车往的大街,突然,他就像泄气的皮球转身上楼,楼梯口,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顾池急忙跑过去扶住他。

  怎么回事?

  我奇怪地跑出去,马路对面,单元楼下男人坐在台阶上,痛苦地捂住了眼睛,顾池沉默地望着他,良久转身折转回去,捡起地上的钱。

  穿过马路,我走过去,顾池捡完钱起身走过去,试图劝男人上楼。

  男人蹲在台阶上突然就哭了起来,任凭顾池怎么说,他一动不动,像个任性耍赖的孩子。

  我站在人群里,望着顾池和男人,看见顾池苍白的脸变得更加苍白了,带着寒意,他冷冷地说:“像你这个样子,谁愿意跟你过?”说完他冷漠地上楼,留下悲伤愕然甚至有点儿愤怒的男人。

  四周瞧热闹的人指着他们议论纷纷,男人似乎也不好意思了,起身跟着顾池离开。

  我从没见过哪个男人哭,更没见过哪个男人哭得像他那样窝囊。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男人,是顾池的父亲。

  我很难以想象,那样一个爱哭的男人居然是顾池的父亲,我所认识的顾池是那么冷漠,那样孤傲。

  我想,顾池应该是像极了他的母亲吧。

  楼下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我双手揣在兜里站在楼下仰头眺望楼上,这时,陶安安拎着两个热狗跑过来,一脚踹来,气喘吁吁地说:“我到处找你呢,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迅速地扭头,接过热狗猴急地撕开,说:“没事,看热闹。咦,为什么我的热狗没有番茄酱?”

  陶安安说:“番茄酱用完了,不过我给你抹了辣椒酱。”说完,她掏出她那根番茄酱多得快滴下来的热狗。

  “那你的上面涂的是什么?”我瞪着她问。

  她一口咬下去,说:“番茄酱啊。”

  “那为什么你的有番茄酱我的没有?”我大叫。

  她舔了舔嘴边的番茄酱,说:“因为番茄酱被我用完了啊。”

  好有逻辑,无言以对,但是我还是想说:“靠。”

  三分钟后,漫画书店外,我们坐在台阶上吃着热狗看着漫画书,一边看一边开始八卦,从班上谁跟谁多说了一句话到谁看谁不顺眼,一点儿风吹草动也能被我们抹黑成图谋不轨,最后说到顾池,陶安安说,显而易见,顾池的父亲配不上他母亲。

  我说:“你又没见过他们,怎么能妄下断言。”

  陶安安说:“你傻啊,顾池老妈开的可是法拉利,你再看看顾池他们住的地方,在物质上在地位上他们就是不配的。”

  陶安安说,这个世界上只存在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但是绝对不存在穷小子和公主的故事,即使有,下场也一定很悲惨,这是社会的潜规则,也是赤裸裸的现实。然后陶安安接着说我跟沈城风也是不现实的,因为她经验丰富的第六感。

  我说:“难道我就不能是灰姑娘吗?”

  陶安安想了想,按着我的肩膀用一种“你节哀”的表情说:“你顶多是驮着王子的白马。”

 

5

《霜雪覆盖来时路》  她喜欢顾池,整整七年,一念痛,一念疯。而他,誓困她如兽如鸟,永远不能与顾池在一起。她还是喜欢顾池,还是不顾一切为他扫清未来路,她忘了他们的来路早已被霜雪覆盖……

阮小凉  用文字记忆青春的喜怒哀乐,轻松幽默,笔锋老练成熟。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霜雪覆盖来时路   阮小凉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