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Chapter.1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2016-06-07 16:58 作者:打伞的蘑菇

就像现在一样。

  Chapter.1你们要是再欺负她,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沈继美在八岁的时候就开始厌恶红色,人们口中欢喜的代表色,在那个时候的她的眼里,只会像淬了火的刀片一样插在心口上。

  就像现在一样。

  三月的傍晚,细碎的阳光顺着树梢晃晃悠悠地洒下来,光柱里浮动着细小的尘埃。

  “沈继美是个丑八怪,沈继美是个丑八怪”年幼的男孩子们互相笑着,推搡着同龄的小姑娘,沈继美跌坐在地上,低着头不发一言。有风吹过来,撩起女孩搭在脸上柔软的头发,露出被掩盖的左脸,那是一条从左脸颊蔓延到脖颈处,触目惊心的疤。

  男孩子们看见了,毫不遮掩地露出恶心的表情“沈继美,你丑死了。”

  旁边有两个女孩,穿着漂亮的裙子,小小的年纪,却是异常尖锐的声音:“沈继美,哪里美?就应该叫沈继丑吧哈哈哈哈,这么丑还跟我们一样戴红色围巾,丑八怪。”

  继美把头埋在膝盖间,直到那群孩子说够了走掉了,才慢慢地抬起头。

  她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抬头看着被那群孩子挂在树枝上的红色围巾,娇艳的光线洒在上面泛起茸茸的毛光。

  她不明白,明明是阳光,为什么根本就没有温度呢。

  沈继美捋了捋左侧的头发,用手掌重新盖住了脸。

  为什么手掌靠近光源的指缝间也会变成血红色。

  奶奶说,红色是幸运的颜色,可是奶奶,你看,一点都不幸运,红色的火烧死了我的爸爸妈妈,红色的血流到嘴角是腥臭的味道。

  所以,讨厌这个颜色,讨厌和它有关的一切事物。

  幽长而寂寥的夜,路灯微弱的光洒在地上,叶祈幸看着女孩子渐渐走远的身影,瘦小而单薄,小小的少年攫起拳头。

  为什么要欺负她。

  “为什么要欺负她?!”叶祈幸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追上那群人,拦在他们的面前,猩红的眼,是少年不该有的眼神。

  “关……关你什么事。”小男孩有些瑟缩着怯怯地回道。

  叶祈幸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望着他们。

  “谁让她……”

  “啊……”男孩子还没有说完的话,被女孩子带着哭腔的尖叫声打断,“啊,打架了,打架了,叶祈幸打人了!”

  “你们不要打了,我要去告诉老师了。”

  叶祈幸没有理会她们,抓着其中一个男孩的衣领骑坐在他身上,每一拳都用尽了小小少年最大的力气。

  可到底只是一个人,叶祈幸终于有些累了,趴在了地上。

  男孩子们趁机逃开,边跑边回头叫道“疯子的儿子也是疯子,叶祈幸你妈妈疯了你也疯了!”

  惨白的月光照着少年青肿的脸。

  他看着他们走的方向,用尽力气爬起来,嘶吼着:

  “你们要是再欺负她,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空荡的夜,无人的街。少年的声音来来回回荡啊荡,

  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些坏人,欺负过我们的坏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陈安时找到叶祈幸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操场的秋千上,脸上是青肿的痕迹,衣服上还沾染着泥泞。她走过去,轻轻坐在他的旁边:“叶祈幸你又打架了?”

  叶祈幸握着手里的红色围巾,没有说话。

  “何阿姨刚刚打电话找我爸爸,问你在哪,我还让我爸爸帮忙撒谎说你在我家呢。”陈安时拿出手机给爸爸发了短信,说找到了。

  “谢谢。”叶祈幸淡淡地回了句。

  “可是你这样回去,何阿姨肯定知道我和爸爸撒了谎。到时候何阿姨……”陈安时一时嘴快,捂住嘴,慌忙看了一眼叶祈幸。可是少年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对不起。”陈安时低低地说了句。

  叶祈幸摇了摇头,

  “何阿姨,她肯定不是故意打你骂你的,我不听话妈妈也总会打我骂我不让我吃饭……”明明是想要安慰的话,说出来却全都变了味。

  叶祈幸站起身,“没事,已经习惯了。”

  从那场大火开始就习惯了,习惯了妈妈的疏离,习惯了她的打骂,习惯了她不再做饭不再为他准备好干净的衣服,习惯了街坊领居看他和妈妈时异样的眼神,习惯了昔日朋友尖酸地看着他,叫他,疯子的儿子。

  真的,都习惯了。

  第二天的阳光依旧刺眼。

  继美从床上爬起来,在柜子里翻出黑色的大围巾,一圈,两圈,三圈,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厚厚的围巾,刚好能盖住脸上大火留下的痕迹。

  奶奶端了粥走进来,看着继美:“小姑娘怎么又围上了这样死气沉沉的颜色?”

  继美接过粥:“奶奶,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学校?”

  奶奶温柔地看她,轻轻的将她左侧的头发撩到耳后“继美不想要朋友吗?”

  “可是,他们都是坏人,他们也不愿意和我做朋友。”继美低着头,啜了口碗里热腾腾的粥。

  奶奶轻轻摸着她的头。“为了想要被爱而哭泣,一定是因为继美知道他们的温柔。所以啊,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只是还没有看见继美的好。”

  继美摇头,“如果,有爸爸妈妈就好了,那样就和她们一样,是一样的小朋友了。”

  “他们,喜欢和跟自己一样的人做朋友,可是,我和他们,不一样。”

  沈继美低着头。

  门外突然响起了微弱的敲门声,奶奶放下碗,打开门。

  是昨天在公园里欺负过她的那群小孩子,为首的男孩子嘴角带着淤青,表情怯怯的,忸怩着嘟哝着:“沈继美在吗?”

  沈继美坐在餐桌上,远远地看着他,面上不带一丝表情。

  男孩子歪头看见了她,匆忙低下了头,好半天才从牙缝里吐出了几个字,含糊不清地说道:“对……对不起啊。”

  奶奶来不及惊讶,男孩子便掉头跑开了。她回到沈继美身边坐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你看,他们也没有那么坏啊。”

  “不是的。”沈继美否认道,“不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些欺负过她的人,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来道歉,即使依旧不喜欢她,可是却也再也没有欺负过自己。

  奶奶笑着:“那你就更厉害了呀,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你善良,聪明,你还有一个不离不弃的金甲战神,。”

  “金甲战神?”沈继美疑惑道。

  “是的,默默地站在你的身后,保护你,陪着你,即使从在没有出现过,但他一直在那里。”

  金甲战神,沈继美的心突然咚咚的跳起来,每个小孩子都一样,即使是像她这样的小女孩,也会希望自己是一个非比寻常的超人,或者期待能遇见一个大英雄,他会保护自己,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出现。

  沈继美当不了英雄,却遇见了金甲战神,即使他从来没有出现,可是从那一刻开始,沈继美就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所以大概也没有谁能欺负到她了。

  金甲战神,谢谢你。

  奶奶叹了口气,笑着“那今天先跟奶奶出去走走吧。”

  南方的春天,草长莺飞,杂花生树。

  小区的公园里,到处都是热闹的人,连着空气也是热闹的。

  奶奶指着花坛里大片大片的新绿:“继美你知道四叶草吗?”

  继美了无兴趣地摇头。

  “之前有和你一样大的小姑娘,整天整天地趴在花坛里,我问她们你们找什么啊,她们说找四叶草呢,在几十万棵三叶草里找到一株四叶草,就会变得幸运。”

  继美看着花坛里密密麻麻的叶子,奶奶摘下她捂得紧紧的围巾。

  “继美也去找找吧,是继美的话,一定可以找到的。”

  沈继美是真的有在用心找的,每一片叶子都不放过,因为,每一个可能会变得幸福一点的机会,都不想错过。

  旁边也在找着四叶草的小姑娘说着关于四叶草的传说,她们的故事要比奶奶说得好听。

  很久很久以前,城堡里住着一位女孩,她善良,美丽,身边有许多的人想给她幸福,但是她都拒绝了,因为在她的心里有一片净土,那里长着大片的四叶草,她相信,只要找到四叶草,就会得到幸福,所以,她便踏上了寻找四叶草的路。

  继美想,那个女孩真是傻,明明那么多人可以给她幸福,为什么还要自己找呢。如果,自己能有她一点点的幸运,就好了。

  她扒拉着眼前的草,咦!四片叶子!惊喜还来不及表露,刚准备摘下,却被旁边的女孩推搡过去,继美跌坐在花坛外面,揉了揉摔痛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奶奶,她正和一个陌生的叔叔背对着她坐在长凳上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继美看着那群女孩子去了别的地方,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发现。她偷偷地趴过去,十分珍重地摘下那片草,捧在手心,悄悄地对着自己笑了笑,那样子,好像是真的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幸福。

  叶祈幸站在花坛的另一边,看着那个小女孩藏在嘴角的笑意,一不小心扯疼了自己的嘴角。

  继美双手捂着四叶草,急急地想拿过去给奶奶看,让奶奶看一眼属于继美的小幸运。

  会不会觉得惊喜呢?那些美丽的小姑娘都没有找到,只有我找到了哦,奶奶一定也会觉得我是最幸运的吧。继美在心底想到。

  沈继美从背后一步一步地向奶奶靠近,几乎都可以听到他们聊天的声音了。

  坐在奶奶身边的陌生叔叔的声音响起:“卢阿姨,说了这么多,您也大概能猜到了,当年那场火,并不是意外,沈先生和沈太太,还有叶警官,是被人放火烧死的。”

  是被人放火烧死的……

  被人烧死的。

  站在他们身后的沈继美,还有跟过来躲在树后的叶祈幸,他们都听见了,一字不漏地听见了。

  奶奶回过头,看见了沈继美。

  小小的女孩子,瞪着大大的眼睛,可是那从瞳孔里漫出来的惊吓,仿佛吞噬了女孩的整个世界。

  “继美……”奶奶有些担忧地想把她拉到怀里。

  “奶奶……”叶祈幸几乎都要听不见她的声音了,“是谁呢?是谁烧死了爸爸妈妈?”

  奶奶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是谁……”沈继美嘴唇微微张合着,反反复复地仿佛呓语般:“是谁啊……”那么多的困惑与辛酸在小小的身体里爆炸,她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来质问,“到底是谁啊……是谁,为什么要烧死我的爸爸妈妈,为什么!”

  沈继美跌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间。四叶草从手心滑落,落在地上变成两颗只有两片叶子的残草。沈继美瞥了一眼,突然说:“都是骗人的,是假的,四叶草也是假的。”

  奶奶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老人的眼角噙着泪,陪着女孩哭到了天黑,哭到女孩子终于累得沉沉地睡去,然后颤颤巍巍地背起她,苍老蹒跚的步伐,一步一步,顺着月光照亮的地方回家。

  树后的叶祈幸,靠着那棵树,支撑着身体全部的重量。

  他明明听见了的,听见沈继美的声音,好像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听见她说:

  “奶奶,等我长大,一定要找到那个人,然后狠狠地杀死他。”

  一定要找到那个人,夺走我们的幸福的那个人,然后狠狠地,杀死他,一定。

  叶祈幸趔趄着站起来,捡起地上的两片叶子,

  男人走过来,似乎等了很久才开口:“小幸……”

  “陈叔叔。”叶祈幸没有回头,“是谁呢?我的爸爸,还有沈继美的爸爸妈妈是被谁烧死的呢?”

  陈家年犹豫,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蹲了下来,平视着这个才十岁大的男孩子:“小幸,不管是谁,都不要去恨,好吗?”

  叶祈幸看着他,又不像在看他。摊开手心,“陈叔叔,你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叶子,连三叶草都算不上的两片残缺的叶子,为什么要存在?”

  陈家年握着他的手,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你还要长大,还有很长的未来,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

  叶祈幸不再说话。

  陈家年还记得,出事的前一天,他们坐在一起喝茶,叶承之拍着他的肩,说:“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帮忙照顾我家人,等这个案子办完了,我们两家就去三亚,去海边,我老婆一直都很想去呢。”

  可是,呵,他看着眼前的少年,苦笑着把叶祈幸紧紧搂在怀里,叶承之,兄弟,对不起,对不起,小幸我没有保护好,嫂子我也没有保护好!

  陈家年感受到了口袋里的震动,接起电话,是陈安时略带哭腔的声音:“爸爸,爸爸你和小幸在哪里,你们快过来吧,何阿姨,何阿姨她……爸爸我好怕。”

  “安时你不要哭,爸爸马上过来了,你先保护好自己……”

  陈家年挂完电话,看着一言不发的男孩。

  “陈叔叔,你送我回家吧。”

  回家吧,外面很冷,我想回家。

  叶祈幸打开门,何树枝狂躁的嘶吼夹杂着陈安时的哭声传来,玄关处一片狼藉,散落的家具,餐具碎了满地。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妈妈,我回来了。”

  何树枝从里面跑出来,拿着一本书扔过来,“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怎么不跟你爸一起,你们走啊,走了就别回来!”

  陈家年慌忙地挡到叶祈幸前面,却还是没来得及,书砸到了叶祈幸的额角,划下一道。

  叶祈幸默默地从地上捡起书,走到何树枝的面前:“妈妈,对不起。”

  何树枝跪坐在地上,突然抱住叶祈幸:“小幸,小幸对不起,对不起。”

  她看着少年脸上的伤,眼睛里的慈爱好像从来都没有变过:“还疼吗?”

  叶祈幸贪恋地看着妈妈的脸,摇头,“不疼。”。

  何树枝匆忙地站起来,“小幸你还没有吃饭吧,今晚想吃什么?红烧……”她似乎才意识到周围的狼藉,还有站在一旁的陈家年和陈安时,表情突然怔住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又……”她忍着哭腔匆忙地跑进厨房。

  留下叶祈幸,站在原地。凉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可是记忆里爸爸的手掌还是温热的,他说,男孩子不管遇到多么大的伤害都不可以哭,因为一定还有人等着你去保护。

  不可以哭。

  房子静得只剩下陈安时小声的啜泣。

  “陈叔叔你们先走吧,”叶祈幸打破了这沉寂。

  陈安时伏在父亲的怀里,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小幸……”

  “没关系的,你们回去吧。”叶祈幸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

  陈家年拉着陈安时的手,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转身的时候,他听见少年淡淡的声音响起,好像漫不经心,每一个字却又直指的戳在听着的人心底。他说:“那个在大火里被活活烧死的,是我的爸爸,现在被他们说成疯子的,是我的妈妈。那个人他知不知道,他一把火,我最重要的两个人,都夺走了。”

  陈家年如梗在喉,什么也说不出来。

  继美戴着大大的围巾呆呆地坐在桌子前,早餐一口也没有动。奶奶担忧地看着她:“继美,”

  继美抬头看着她。

  “想跟奶奶说说话吗?”她没有拒绝。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继美吗?”奶奶顿了顿,接着说,“因为你出生的时候啊,睁着大大的眼睛,乌黑乌黑的,你妈妈看见了,说真是美的不得了的眼睛,好像就这样看着你,就能看见这个世界上的美好。”

  “所以,继美啊,你的爸爸妈妈,都希望,你也能看见这个世界的美好,你要过得开心,才不会辜负他们。”

  继美问奶奶,“爸爸,还有妈妈,都是什么样的人呢?”

  “爸爸是很厉害的人,抓过很多坏人,因为她想把有继美的世界变得干净一点。妈妈,也是很善良温柔的人,他们,都很爱你。”

  继美摘下围巾,扎起头发,露出脸上狰狞的疤,

  “可是奶奶,我觉得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够美好。”

  奶奶轻轻的摸着继美的脸:“继美,要不要和奶奶一起走,去奶奶长大的地方。”

  继美望着奶奶,

  “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那里楼房矮矮的,路窄窄的,那里有一条长长的河。”

  “哪里的人会欺负我吗?”

  “不会的,”奶奶抱着继美的头,伏在心口。“不会再有人欺负继美了。”

  “那里也会有金甲战神吗?”

  奶奶悠长的呼吸落在沈继美的头顶:“恩,有的。”

  “恩。”沈继美点头,离开了这个令人难过的城市,或许,会像爸爸妈妈期待的那样,变得开心一点。

  叶祈幸看着沈继美和奶奶进了车站,心里裹着大大的失落。

  以后,还会有人欺负她吗?

  会有人保护她吗?

  她还会是一个人吗?

  可现在,自己只剩一个人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起,叶祈幸朝着她们消失的方向:“沈继美,再见。”

  再见吧,以后好好加油。

  回去的路上,叶祈幸闻到了糖炒栗子的香味,他记得那是妈妈最喜欢的零食了。顺路买了一袋,怕冷掉,紧紧地捂在衣服里。

 

5

《小幸运》  故事讲述了在一场神秘大火里,侥幸存活下来的两个小小少年,藏着各自的秘密和伤疤预谋着相遇。他们最终放下了过去,向着未来好好生活。

打伞的蘑菇  喜欢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并且致力于带偏周围所有朋友的审美,擅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梦想有一天能考到蘑菇鉴定资格证,做世界的蘑菇king。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责任编辑:fengshurong1)

关键词:小幸运   打伞的蘑菇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