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神秘自杀(2)

2012-12-18 09:16 作者:弦上月色

小薇定定地望了苏雨几秒,又装得没事人似的笑嘻嘻地说:“雨哥,与众不同的美女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可别吊儿郎当的,我希望等她姐姐的事情查清楚就能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苏雨,是我。”王刚略显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几点啊,你小子搞午夜凶铃,想吓死人啊?”苏雨心里一松。

  “我在医院呢,受了点小伤,半夜三更的,就不想惊动别人了。你大少爷孤家寡人的,就跑一趟给我送点吃的吧。”

  王刚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苏雨知道他其实是不想家人担心害怕,不愿通知他们。

  当苏雨拎着一盒生煎馒头急匆匆走进人民医院急救室时,王刚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伤在哪儿了?怎么你这个变形金刚也趴下了?”苏雨皱着眉头问。

  “没事,追一个疑犯,从楼上跳下来,扭了脚而已。够意思啊,还没忘了我最爱吃生煎馒头。”

  王刚翻身坐起,拣起一个生煎馒头就塞进嘴里。他连吃了几个,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才眯缝着眼睛盯着苏雨的脸直看:“才一个星期没见,你小子眼带桃花,看来是有美女相伴啊!”

  苏雨心里一惊,这话里有话啊!

  “奇怪吧,我还知道那个美女叫宋紫妍。”王刚似笑非笑的。

  苏雨恍然大悟,怪不得宋紫妍说刑警队突然不肯告诉她调查的进展了。

  “哦,我明白了,你们在监视宋紫妍,可是为什么呢?难道你们怀疑她?”苏雨只觉得胸口发闷。

  王刚听出了苏雨口气中的不满,耸了耸肩膀:“亏你还是警校毕业的,所有死者的关系人都应首先被怀疑。这个原则你不知道吗?宋紫欣的遗嘱里怎么写的,你知道吗?”

  “难道她妹妹是受益人?不会啊,应该她丈夫和女儿才是最大的受益人吧?”

  王刚猛地坐直了身子,眼神渐渐变得冷峻:“我们去律师那里查看了遗嘱,宋紫欣名下有‘都宝’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有三处房产,以及存款、股票、债券等,除了一半留给她女儿秦婷婷,另一半都留给了她唯一的妹妹宋紫妍。这些财产总值是多少,你应该知道,那是笔巨款。任何人如果事先知道遗嘱内容,在这样一笔巨款面前可能都会丧失理智的。”

  苏雨沉吟着说:“可是,宋紫妍一直很怀疑她姐姐的死不是自杀,所以才找我帮她调查。如果她为了继承财产大可以不这么做。秦浩天同样有很大的嫌疑,秦婷婷继承的财产实际上归他监管,另外如果他有婚外情,而又不愿意离婚被分割财产,这件事更有可能是感情纠葛。”

  王刚盘腿坐在床上,压低声音说:“怀疑,在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只是怀疑。其实这件案子完全可以作为自杀案结案,因为找不到任何外来人进入房间的迹象,尸体解剖也没有暴力的痕迹,没有中毒的迹象。但是,我总觉得宋紫欣自杀得很古怪,似乎她进入酒店时还一切如常,就是在那几个小时里受了什么刺激,才起了跳楼的念头。你怎么看?”

  苏雨掏出烟,递给王刚一根,自己夹了一根在指间转来转去,两人恍如又回到在警校讨论案例时,就这么各抒己见,也能辩论很久。

  “确实还是有些无法解释的疑点,一个母亲心里最珍视的必定是孩子,她最难割舍的也应该是孩子,为什么却没有留下一句话给她的女儿呢?再如,她为什么要选择跳楼这样的方式,这样做难免弄得街知巷闻,影响她家人的正常生活。她为什么不选择更隐秘的死亡方式呢?”

  王刚也承认苏雨分析得很准确,微微点了点头。

  苏雨接着说:“可是这些全是心理分析,不足以作为立案调查的根据。所以你们准备放下烟雾,先定个自杀,麻痹一下那个可能的犯罪嫌疑人,再秘密调查,是吧?”

  王刚忙晃晃脑袋,狡黠地说:“你小子别自作聪明,我可什么都没说,咱们现在只是老同学见面闲聊几句。”

  苏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我正想问你,第一个进入1709号房间的那个女服务员呢?她有没有看见什么不合常理的物品或者现象?还记得吗,教授那时不是常说,案发现场最不合常理的东西往往是突破口?”

  王刚摸摸脑门儿:“那个小丫头啊,被吓得不轻,结结巴巴的,什么也说不上来。”

  苏雨凝着眉头:“你们的调查中发现宋紫欣有精神疾病吗?听说她丈夫认为她有抑郁症。”

  王刚诧异地说:“秦浩天?我和他谈了好几次,他并没有提过抑郁症的事啊,只说他妻子最近情绪比较低落。他那个人,怎么说,你见了就知道了,特有风度,但说话滴水不漏,不愧是个商业精英。对了,他们家还有个姓唐的家庭医生,我也和他谈过,他也说宋紫欣身体一直很健康,没说她有什么精神疾病啊!”

  “那电话记录呢?你们调查过宋紫欣那天的手机通话记录吗?”

  “这个我当然查了,她那天共打过3个电话,分别打给她的丈夫秦浩天、她妹妹宋紫妍,还往家里打过一个,给她的女儿秦婷婷。再有就是打给皇冠酒店订房间,至于电话内容,也都和当事人核实过,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些寻常的话,问什么时候回家之类的。不过,有个打入她手机的电话,倒有些可疑。”

  这时,一个小护士拿着血压计走进病房,狠狠地白了他俩一眼:“这里不许吸烟!你们俩不知道啊?”

  苏雨尴尬地笑笑,塞回烟盒,忙起身退出病房。

  王刚的话让他隐隐有一丝不安,紫妍姐姐留下的遗产会不会让她陷入某种危险的境地中去呢?金钱本身无罪,却往往是万恶之源。

  不知不觉已是凌晨5点,医院空旷的走廊里,苏雨焦灼地踱来踱去,他此刻心里渴望见一个人。这时手机竟然感应般地在口袋里震动起来。

  是她!

  “紫妍——”

  电话里的喘气声透着惊恐和急促:

  “苏雨,是我,抱歉这么早打给你,因为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被人追赶,我跑啊跑啊,可是怎么也跑不了,我拼命地喊你救我,可是,却怎么也找不着你——我很害怕,可又不知道究竟怕谁,怕什么。”

  “紫妍,你太紧张了,很多恐惧都是来自我们的内心。只要你内心平静,就没什么可怕的。”

  苏雨的声音含着某种安定的力量,电话那边的紫妍渐渐平静下来:“苏雨,这两天,我陪着婷婷住在姐夫的别墅里。后天,他们要为姐姐举行葬礼,你能过来陪我吗?葬礼过后律师要宣布姐姐的遗嘱,我担心到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放心,我一定会去,我也很想见见你的姐夫秦浩天。”

  苏雨相信他和紫妍之间已经有了某种心灵间的默契。当危险迫近紫妍的身边,他也会有如影相随的紧迫感。

  幸好,长夜即将过去,黎明已经来临。窗外,江城迎来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

  两天后,九里香溪别墅园。有人说,那里是江城最神秘的地方。有人说,那里是江城最美丽的地方。在苏雨看来,眼前的这幢别墅正笼罩在一片厚重的迷雾中。

  它孤零零地矗立在整个园区的最深处,灰色的欧式尖顶三层楼房,宽大的露天阳台,绿草茵茵的庭院,许多不知名的植物郁郁葱葱地爬满了背阴的一面墙壁,一些紫色藤蔓上的白色花朵开得极其繁茂。

  穿着黑色丧服的宋紫妍也像那些照不到阳光的花朵一样,美丽而阴郁。

  两个人故意放慢脚步,落在一大群参加葬礼的客人后面。穿过曲折悠长的葡萄藤走廊时,宋紫妍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讨厌这所房子,这里禁锢了姐姐的灵魂。她曾经是那么鲜活美丽,但结婚以后却一点点丧失了灵气,变得越来越沉默忧伤。”

  “紫妍,你知道秦浩天和你姐姐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吗?我记得当年他们的婚礼可是江城的一件盛事,街头巷尾议论了很长时间。”

  “他们认识是从姐姐进入都宝公司工作开始的,姐夫对她几乎是一见钟情,然后热烈追求。他是钻石王老五,是最令女人难以抗拒的。没多久姐姐就和以前的男朋友分手嫁给了他。他们举行婚礼时我还在英国读书,本来是要回来参加的,可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不过,姐姐给我寄了很多照片,还有录像,那确实是一场梦幻般的婚礼。可惜,婚后没多久,姐姐就打电话跟我说,姐夫应酬很多,很少在家,她非常寂寞。商人重利轻离别,我还记得她在邮件里写过这样的句子。”

  苏雨听着,点了点头:“所有的童话故事都不免要陷入现实生活的无奈中去。对你姐姐来说,嫁入豪门的生活未必是那么如意的。从你的观察来看,秦浩天有没有过别的女人呢?”

  “这个我倒没有亲眼见过,一年前我回国以后一直是独自居住的,并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不过有时候和姐姐聊天的时候,她会流露出一些很忧伤的情绪,甚至会说后悔结婚的话。特别是‘都宝奔奔’项目启动以后,姐夫回家的次数更少了,我偶尔会在来别墅吃饭的时候遇上他,总觉得他和姐姐在一起很沉默,远远不如他和那个助理陈雪有说有笑的。”

  “陈雪?”苏雨停住脚步。

  “她是我姐夫从上海高薪聘请回来的,据说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高才生。她很能干,公司里的事现在几乎都是她在处理。听姐姐说过,姐夫甚至给了她一些公司的股权,为了这事,姐姐和姐夫之间发生过很严重的争执。”

  “是这样,那看来这个陈雪和秦浩天之间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或许我们的调查可以从她那儿找到线索。”

  苏雨抬头凝视着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他身材伟岸,四十多岁,长着棱角分明的脸,眼神犀利而略带疲倦,薄薄的嘴唇似乎泄露了心底的冷酷,但不可否认,他微笑起来有种迷人的气息。现在他就在微笑,俯下身哄着正在嘟着小嘴生气的女儿,很耐心地说了很久,最后把小女孩交给身边一个穿黑色套裙的高个儿女郎。

  苏雨心里一动,问“那个女人就是陈雪?”

  宋紫妍看了一眼:“就是她,自从姐姐出事后,她一直住在九里香溪别墅,说是为了照顾婷婷。”

  这时婷婷猛地挣脱了陈雪的手,朝着苏雨的方向跑过来:“小阿姨,我要妈妈,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陪我玩?”婷婷一下子扎进了宋紫妍的怀抱。她天真的眼神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黯然神伤。

  宋紫妍眼圈红了,紧紧抱着婷婷,半天说不出话来。秦浩天凝视着她们,眼神中闪过一抹温柔。

  “婷婷,听话,妈妈去英国办事情了,你乖乖的,她很快就会回来。小阿姨和你爸爸还有事情要谈,走,跟阿姨去露台上看小鱼。”陈雪微笑着走过来,她体态轻盈,身材高挑,小麦色的皮肤,深邃清澈的双眼,说话带着微微的卷舌音,有种说不出的妩媚。

  婷婷被带走了,宋紫妍悄悄擦擦眼角,深深望了苏雨一眼:“苏雨,你陪我一起去书房吧,一会儿律师要宣布姐姐的遗嘱。”

  “好,我陪着你。”苏雨心里忐忑不安,他不知该不该告诉紫妍她将继承一大笔遗产。

  秦浩天扭头望了望并肩走来的苏雨和宋紫妍,若有所思。

  午后的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阳光透过拉开的落地窗撒进了一楼的书房里。三个人围坐在宽大的黑胡桃木办公桌前,都默默不语,各怀心事。

  遗嘱正在宣读:“两位,根据宋紫欣女士最新的一份遗嘱,她所有的遗产会平分成两份,一半留给她的女儿秦婷婷,在她十八岁之前,财产交由秦浩天先生监管。另一半全部留给她的妹妹宋紫妍小姐。”中年律师说到这儿,似乎也被书房里沉默压抑的气氛所影响,清了清嗓子,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茶。

  秦浩天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淡淡地说:“我对这份遗嘱没有异议。”

  宋紫妍刚要说什么,中年律师不急不忙地又开了口:“不过,宋小姐,一个月前,你姐姐又到律师事务所加了一个附加条件,那就是她要求你接受遗产后就马上离开江城去英国生活,并且永远不要回到本地来,否则将丧失继承权。”

  苏雨和秦浩天都愣住了,这个条件绝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两个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投向了宋紫妍。

  宋紫妍思索了片刻,起身轻轻说了一句:“律师,我不会接受这份遗产,因为我不会离开江城。”

  秦浩天刷地站了起来。

  “我所想要的一切都在这里,我信赖的人都在这里,为了婷婷,我也不会离开这儿。”宋紫妍淡淡地说完这句话,望了一眼苏雨,静静地走出了落地玻璃门,往后院走去。

  苏雨觉得心里蓦地轻松了一大块,仅凭这一点,就可以解除王刚对紫妍的怀疑了。

  中年律师耸了耸肩膀,他的职业生涯中还从没见过这样的事。

  “啊!”突然院子里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

  是紫妍的声音!苏雨的脑子一蒙,他猛地蹿出门去。宋紫妍正脸色苍白地站在院子当中,一个硕大的花盆碎在她脚边,大块的灰色土壤、鲜红的佛手果滚落一地。

  “紫妍,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差一点这个大花盆就砸到我了。”

  两人一起仰头望去,三楼的露天阳台上婷婷露出小脑袋,正在好奇地往下张望。

  不一会儿,陈雪探出了半个身子。

  “这么重的花盆,一个小孩子怎么能碰倒?”

  宋紫妍喃喃自语,无声地颤抖了一下,猛地抓住了苏雨的一只手臂。

  苏雨悄声对宋紫妍说:“紫妍,你姐姐大概是预测到什么危险,所以才会在遗嘱上附加那个条件,她可能是希望你远远离开这里。”

  “我知道,现在才明白,难怪她三个月前突然要我带着婷婷去英国度假,还要我去考文垂市购房。她知道那里有我的母校华威大学,好像就是有让我去长住的打算。她是担心我,可惜她什么都没来得及对我说。”

  “我们会查出来的,刚才那个花盆太可疑了,你以后住在这儿一切都要特别当心。”

  “我会的,我会一切小心。我已经在学校请了长假,这段时间都会好好照顾婷婷,姐姐不在了,我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了。”

  宋紫妍缓缓松开抓着苏雨的手,她明如秋水的眸子里闪着倔强的光芒。

  “这样也好,离旋涡的中心越接近反而越安全,再说,我也想从这个陈雪身上查起。你刚才说她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毕业的,正好我有个学长去年也去了这所大学留学。我会发电邮给他,让他帮忙查一下陈雪的背景。你能不能找到陈雪的照片发到我的电子邮箱里?”

  “能,书房里有都宝公司年会上一班高层管理人员的合影,其中有陈雪。你放心,我会注意秦浩天和她的一举一动,我不信他们就露不出一点蛛丝马迹。”

  两人相视微微一笑,经过早晨那个沉闷而悲伤的葬礼,宋紫妍在这个城市可以信赖的人似乎就只剩下了苏雨。

  婷婷稚嫩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小阿姨,快上来看陈阿姨送我的小金鱼。”

  宋紫妍答应着,凑近苏雨耳边轻轻说:“苏雨,我刚才在书房说的最信赖的人就是你。记着,调查有任何的进展都随时联系我。”

  不等苏雨回答,宋紫妍就挥了挥手,转身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开了。一种幸福的战栗迅速划过苏雨的全身,他心潮澎湃,但那个美丽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花园的那一头。

  苏雨想了想,往门外走去。他今天得回事务所处理一些日常事务,还要去见见王刚,他今天早上出院了,还有很多关于这个案子的问题他俩得好好讨论一下。

  那个中年律师却满脸堆笑地追上来:“苏先生,你再劝劝宋小姐吧,如果她改变主意,随时可以到我的律师楼来签字。这样的机会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

  苏雨心里掠过一丝厌恶:“作为朋友,我会尊重宋小姐的任何决定,不论接受遗产或是决定留在江城,只要她自己觉得快乐就可以。”

  中年律师讪讪笑着:“可是这世上总没有人跟钱有仇吧?这可是一大笔钱,宋小姐还年轻,等她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金钱带给人的快乐是无穷无尽的。”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接口说:“千金散尽还复来,人只要活得快乐就好,钱多钱少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雨一愣,是谁呢?

  随着话音,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缓缓从客厅的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他三十岁左右,身材瘦高,面容俊秀,只是过于苍白,显得有些文弱。

  看清来人,中年律师皱起眉头,不满地说:“小唐,是你呀,你闷不做声地躲在那儿,突然说句话,真把人吓一跳。”

  被称为“小唐”的男子促狭地笑道:“吴律师,宋小姐拒领遗产恐怕让你损失了一笔可观的佣金吧?”

  中年律师受了嘲弄,哼了一声,冷冷地说:“我还有事,两位,失陪。”转身推门而去。

  这个人还挺有意思,苏雨暗想:“他是谁?”

  小唐彬彬有礼地对苏雨伸出手来:“认识一下,我叫唐珏,江南医大的教授,是秦总的朋友,也是他们家的私人医生。”

  苏雨握了握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客气地说:“原来是唐医生,我叫苏雨,社会闲散人员,是宋小姐的朋友。”

  唐珏哈哈一笑:“苏先生,我早就注意你了,在葬礼上,你一直陪在美丽的宋小姐旁边,很多男士都用嫉妒的眼光盯着你,你没注意到吗?”

  虽是调侃,但苏雨总觉得他的语气里有股隐隐的酸味。他淡淡地说:“没注意。在那种悲伤的气氛下,我和宋小姐都没那个心情,这是对逝去者的尊重。”

  “是啊,像秦太太那样蕙质兰心的女人这么早过世,的确太可惜。或许,完美的东西总是不容易长久吧!又或许,她太执著了吧!”唐珏语气变得沉重。

  这个唐珏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呢?苏雨故意不经意地问道:“唐医生,看来你和秦太太很熟悉。”

  “哦,我父母是美国华侨,秦总在美国留学时我是他的同学。后来,我从美国来到江城,秦太太也一直在我那儿看病。”

  看病?苏雨心里一动:“唐医生,外面流传说,秦太太是得了抑郁症才跳楼自杀的。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唐珏犹豫了片刻,斟酌着说:“我在英国时选修过心理学,参加过一些心理咨询实践,如果是一些轻度的抑郁症状,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有,秦太太也不例外。前段时间,她曾在我那里做过一些心理咨询,似乎是为了一些学生时代的回忆烦恼。不过依我的观察,说她是抑郁症实在言过其实。至于她自杀的原因,我们外人还是不要妄自猜测吧,还是让她入土为安吧!”

  苏雨正想再追问清楚,陈雪一脸焦急地从玻璃旋转楼梯快步走下,说秦浩天觉得很累,有些不舒服,让唐珏去看看。唐珏忙拿上诊疗箱匆匆随着她上了楼。

  陈雪上楼时还有意无意地回头瞥了一眼苏雨,那目光隐隐浮现着一层敌意。

  “这个女人,难道她已经知道我是来调查宋紫欣死因的?”

  这时,苏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小薇问他今天回不回事务所,他答应着快步走出大门。整个别墅区静悄悄的,一片寂静,鹅卵石小路上干净得连落叶都没有几片。这里真是比拥挤的棚户区更危险的地方,每一所单独的建筑中发生的罪恶都难以被人察觉。苏雨想着,回头不无担忧地望望那座精致典雅的灰色小楼。

  阴沉的男主人,古怪的遗嘱,意外坠落的花盆,还有那个妩媚的女秘书陈雪,唐珏似有所指的话语,这些线索串起来总给他一些不祥的预感!宋紫欣的死绝不会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苏雨思绪纷乱地走出了九里香溪别墅园。

  傍晚,江城的夕阳美得叫人微醺。天空飘着些淡红色的云影,鹅黄的太阳斜斜的,恰恰落在皇冠酒店的拱形尖顶上,如一颗璀璨夺目的宝石。玉带似的江面朦朦胧胧,远远地闪着微微的金光。一切像极了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

  百帮事务调查所的办公室里,庄小薇用眼角的余光瞄着一直坐在电脑前的苏雨。

  他凝神思索时,眉峰轻轻地皱着,目光时而迷惘时而兴奋,有时还露出些孩子似的微笑。自己曾经这样悄悄地凝视了他很久,可是他好像丝毫没有察觉。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粗心呢?

  咖啡壶滴地响了一声,扰乱了屋里两个人的思绪。庄小薇忙起身倒了一杯滚烫的咖啡,端到苏雨桌边:“雨哥,你一下午都在网上查,宋紫欣那件事你究竟查到了什么?”

  苏雨抿了一口咖啡,点开了一个网页,指着说:“哦,算是有点小收获吧。小薇,你看,原来宋紫欣在大学时还是个颇有名气的校园诗人,她和另外几个同学组织了一个‘流云社’,这个诗社在网上相当有名气,有很多网站都转载了他们发表的诗。这张就是流云社成员的一个合影。小薇,你也是师大毕业的,应该知道这个诗社。”

  小薇仔细瞧了瞧那张照片,在一群洋溢着自信和骄傲的青春面庞里,她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宋紫欣,尽管她几乎素面朝天,但还是那么鹤立鸡群。她衷心感叹道:“当然知道,人家那才是真正的美女呢。那时候我们进校的时候,都说中文系有个著名的校花诗写得特别棒,后来还嫁入了豪门,轰动一时呢!可惜那时候她已经毕业了,流云社也解散了,没见过她本人。”

  苏雨凝视着电脑屏幕缓缓说:“很奇怪,诗社似乎突然间就解散了。而且宋紫欣也在大四那年进入都宝企业工作,甚至放弃了学业。没几个月,就嫁给了都宝企业总经理秦浩天。这些事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雨哥,你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有点奇怪!对了,你可以再问问紫妍呀,她们是姐妹,有些事外人不知道,她或许会了解。”

  小薇觉得自己提到宋紫妍时,有一丝温柔的神情闪过苏雨的脸。女人在这方面总是特别敏感。

  “我记得紫妍跟我提过,是秦浩天对她姐姐一见钟情,拼命追求,她姐姐被打动了,才和原来的男朋友分了手。对了,关于宋紫欣原来的男朋友,小薇,你在师大里有没有听人提起过?”

  小薇努力回忆了一会儿,猛地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我参加学校的新年舞会。大家都在笑着闹着等待迎接新年钟声的时候,突然有个男生冲进来说有人要自杀,正在学校实验楼屋顶上又哭又闹的。老师们赶紧都跑过去了,我们这些人好奇,也跟着去看,天黑乎乎的,我也没看清,只看见有个人在楼顶上一边哭一边嘴里念念有词的。后来过了好一阵子,人被弄下来了。我听见旁边两个学姐议论说,是宋紫欣的男朋友,原来也是流云社的,真可怜,被女朋友甩了,工作也不顺利,精神就不太正常了,有时会回学校来闹一场。”

  “原来是这样。”苏雨脑海里忽地闪过唐珏的话。宋紫欣曾经为学生时代的往事而烦恼,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精神不正常的前男友?

  “小薇,你去联络一下宋紫欣以前的一些同学,看看有没有人知道这个前男友的消息,他的姓名、照片或者近况,到时候我再叫上紫妍一起和他聊聊,看看有什么线索。”

  小薇点点头,她眼神黯淡了一下,轻轻说:“雨哥,我真没想到,紫妍会拒绝那么大的一笔遗产。她真有勇气!她真的变了很多,以前她是个连树叶落下来都会害怕的胆小女生,和她姐姐完全不同。”

  苏雨的语气不知不觉流露出一丝温柔之意:“是的,我也没想到,在巨额金钱面前绝大多数人都会丧失理智,但她那么镇定就做了决定,她是个很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小薇定定地望了苏雨几秒,又装得没事人似的笑嘻嘻地说:“雨哥,与众不同的美女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可别吊儿郎当的,我希望等她姐姐的事情查清楚就能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苏雨突然被人说中心事,只是尴尬地笑笑,调转话头说:“看缘分吧。对了,小薇,你今天就抓紧查宋紫欣的前男友的事情。我呢,晚上要和王刚见个面,这小子给我发短信要我六点去来意浓酒店,神秘兮兮的,说是关于这个案子有最新进展。”说着,苏雨抬手看了看腕上的天梭表,时间差不多了。他又交代了几句让小薇早点回家,就急匆匆地出门去了。

  男人总是粗心的,苏雨根本没注意到小薇神情有异。望着苏雨的背影,一颗泪珠在小薇的眼眶里打着转,始终没落下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自己多么努力,总是得不到。她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我早该知道雨哥会爱上她,她那么漂亮,甚至比她姐姐还漂亮,男人都会动心的。我应该为雨哥高兴。”

  说着,小薇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忧郁地望着窗外渐渐弥漫开的夜色。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逃出生天之致命谜情》    苏雨接到一桩神秘案件,美丽的富家小姐宋紫妍来到事务所,希望苏雨帮她调查姐姐宋紫欣神秘死亡的真相。宋紫欣在一家高级宾馆深夜坠楼身亡。

弦上月色  小学一级教师,长期从事小学教育教学工作。酷爱悬疑探案类小说,曾在新浪网读书原创频道发表悬疑小说《蓝色迷情》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当代   小说   谋杀   悬疑   弦上月色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