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神秘自杀(4)

2012-12-18 09:16 作者:弦上月色

苏雨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十年前,两个女人之间看来必然发生了些什么,难道是为了那个男人?

  第二天清晨,江城意外地起了一片大雾。远处的江面,近处的树木、房屋都隐隐约约地成了江南水墨画里的风景。

  “当当……”一阵钟声从白茫茫的雾气中远远传来,是师大校园里的那幢老钟楼又在敲钟了。八点了,苏雨对了对腕表。喝完桌上的咖啡,该出门了。

  他今天要去的正是江城师大。这是一所由英国传教士建造的学校,保留着好些英式的老房子。尖顶,彩绘的玻璃,颇有些异域氛围。苏雨正迈步走进去的这幢楼却是新建的化学系实验楼,和很多的新建筑一样,这里设施齐全却毫无特色。

  小薇帮他联系的那个女老师姓郭,留着波波头,画着精致的淡妆,一看就是个很健谈的女人。两人寒暄了几句,郭老师把苏雨让进了她的办公室。

  刚一落座,苏雨就开门见山:“郭老师,听小薇说你以前参加过一个诗社,叫流云社。发起人叫宋紫欣,也就是后来都宝集团董事长的太太。你还记得她的一些事情吗?”

  郭老师把两杯咖啡轻轻放在桌上,很感慨地说:“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她那个人让人想忘也忘不了的。当初我们都说她嫁入豪门,谁能想得到她年纪轻轻就走了。这就是所谓红颜薄命吧。”

  苏雨不由得打足了精神,摁下随身携带的微型录音机:“请您尽量说得详细些,我想尽量多地了解她以前的情况。”

  “那时候,我们一帮人都爱诗歌,少年轻狂,无忧无虑的,就商量着组成一个诗社。起初是中文系的几个人牵头组织,后来别的系里一些舞文弄墨之徒都被吸引来了。雪球越滚越大,最多的时候,诗社有一百多人。我们的作品在网上被广泛转发,好些个媒体都来采访过。其中宋紫欣的几首诗是写得最好的,还入选过一家出版社的新锐诗人合集。”

  郭老师说着,眼中闪着光彩,每个人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岁月可能都会有热血开始沸腾的感觉。

  苏雨插了一句:“郭老师,你是药学系毕业的,那和宋紫欣的前男友魏鹏飞应该很熟悉吧?他也是流云社的主要成员,你觉得他和宋紫欣的关系怎么样?”

  郭老师点点头:“是啊,小魏当时在我们系里是很出名的,人长得帅,成绩又好,很多女生都暗地里喜欢他,可是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就是中文系的校花宋紫欣。也难怪,紫欣有种公主般的气质,什么场合,她一来,别的女生就变成了她身边的女佣。他们俩那时候真是才子佳人,羡慕死人了。”

  公主?女佣?苏雨觉得这两个词用得很有意思。那王子和公主的童话究竟是为什么没继续下去呢?

  “可是他们后来分了手,你们当时的一些诗社成员对此有什么看法?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分手的吗?”

  郭老师想了想,说:“谈恋爱的事谁说得清,况且他们都是绝不会和别人谈心事的那种人。好多人都说是紫欣嫌魏鹏飞穷,想嫁入豪门。可是我倒觉得不像那么回事。他们似乎一下子就冷却下去了,一个月前还是热恋,突然就像陌生人一样。我还记得那天我和紫欣一起去图书馆,路上碰见魏鹏飞,他盯着我们,脸色突然很苍白,话也不说掉头就走。”

  苏雨心里一动,追问道:“那你还记得当时宋紫欣是什么表情吗?”

  “她啊,她脸色也很难看。我还以为她会很生气,会去责问魏鹏飞。谁知她只是愣了一会儿,低下头一言不发地走了,完全不像平时的样子。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什么也不肯说。”

  苏雨思绪里的一个链条似乎完整了起来,是魏鹏飞离开了宋紫欣,为了某个不为人知的原因。他的眉头蹙了起来,语气中多了几分急切:“在那之前,他们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吗?郭老师,你帮着好好想想,任何细微的小事都可以说说看。”

  郭老师又努力想了想,轻轻摇摇头:“真想不起有什么特别的事了。那之前都挺正常的。那年放暑假前,他们还一起来诗社,然后手牵手一起走。后来因为我家里人都反对我再去参加诗社的活动,而且马上上大四了,找工作的压力也确实很大,所以有段时间没怎么去了。开学再看见他们俩,就好像已经分手了。”

  苏雨心里微微失望,他端起咖啡在手掌中轻轻握着。

  也许除了宋紫欣和魏鹏飞,谁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而这件陈年往事究竟和宋紫欣的死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郭老师也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轻轻叹了口气:“后来,真没想到魏鹏飞竟然放弃了学业,沦落成那个样子。他几乎是从我们视线里消失了,毕业十年聚会,寄了请帖到他父母那儿,也没见他来。紫欣呢,嫁得那么好,竟然也会自杀。真是世事难料啊!前几天毕业聚会的时候,我们谈起紫欣,还有叶子,都很感慨,有些女同学都流泪了,还商量着要帮她们两个人在校刊上做个纪念专题呢!”

  “叶子?也是你们流云社里的人?”

  “是啊,也是我们诗社里的一个女生,比紫欣低一个年级,中文系的。大名叫叶璇,不过我们大家都喜欢叫她叶子。很文静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特别喜欢诗歌,可以说酷爱。可惜,十年前为了和她爸爸后妈闹矛盾的事,一时想不开从学校的钟楼上跳下来死了。”

  苏雨心里一动,又一个跳楼的女人!苏雨的目光移向窗外,雾气已经渐渐散去,阳光下,高耸的钟楼上彩绘玻璃折射出一道道华丽的光线。那是一座很美的建筑,但十年前,却有个年轻女孩选择它作为生命的终点。

  “这个死去的女孩叶子,她在诗社里和宋紫欣的关系怎么样?”

  郭老师愣住了,想了想:“她们俩啊,关系挺好的啊,紫欣是诗社里的风云人物,对叶子挺照顾的。叶子却是那种不声不响的女孩子。其实,她私下帮着诗社做了好些事,一些日常事物都是她在做。我读过她写的一些诗,觉得她真的很有文学天分。可是,那些出版社都对她不感兴趣,只对紫欣的作品有兴趣。也难怪,现在诗歌本来就不景气,再不选个美女写的诗,真是没人看了。”

  “她长得很不好看吗?”

  “哦,谈不上漂亮,也绝不难看,挺乖巧的一个小姑娘。她父亲是我们师大中文系的老教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提早退休了,从学校宿舍搬走了,受不了周围人的议论吧。”

  “叶子跳楼是什么时候的事?”

  “十年前的那个夏天,在暑假里,我还记得我在家里休息,同学专门打电话来告诉我。”

  苏雨沉吟着,缓缓说:“十年前,也就是宋紫欣和魏鹏飞分手的那一年,也是你们诗社解散的那一年。”

  郭老师点点头,有些感慨地说:“不说不觉得,还真是,那年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我们流云社也散了,我们好像都长大成熟了,不再想着风花雪月,各自为生计奔忙了。就连紫欣,一度被很多出版社认为是诗坛新星,也搁下笔不再写诗了,嫁了人。”

  这时,门响了几下,一个学生探头进来。原来是郭老师上课的时间到了。

  苏雨忙欠身跟郭老师握了握手:“谢谢你,郭老师,你帮了我很多。”

  “不客气,能和你这么个英俊的侦探聊聊,很愉快。”郭老师拿起课本,一边说着一边送苏雨出门。

  苏雨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郭老师,你们流云社的徽章很漂亮,是宋紫欣设计的吗?”

  郭老师很惊讶:“你还见过我们流云社的徽章,真难得,我自己的都丢了。那个徽章确实挺精致的,不过设计者不是紫欣,而是叶子。叶子的画画得很好,我记得徽章的草图是叶子拿到诗社来的,大家几乎是全票通过。”

  苏雨的脑海中猛地闪过魏鹏飞伤感的脸。

  “那流云社这个名字也是这个叶子起的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最早组建诗社的时候,每个人用纸条写了一个名字,最后一致同意用叶子取的这个名字,既有诗意又朗朗上口。”

  叶子,原来是叶子!难道魏鹏飞难以忘怀的竟是叶子?!

  “苏先生,你在想什么?”郭老师奇怪地问愣在那儿的苏雨。

  苏雨摇摇头,笑着说:“没什么,我在想,早就听说师大的钟楼很漂亮,我该上去看看。”他说着,很绅士地帮郭老师推开门。

  郭老师抿嘴一笑,心想这个年轻侦探还真有意思,难怪小薇那丫头会迷他。

  走出药学系实验楼,苏雨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在手指间绕着,盯着被一片绿树环绕着的钟楼默默思索。宋紫欣、叶子、魏鹏飞似乎被一条看不见的线索连着。能让一个男人十年来念念不忘的女人绝对应该是他深爱的人!他们三个人之间是不是有着某种外人所不知的微妙的三角关系呢?

  突然一双柔滑的手捂着了苏雨的双眼。苏雨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一个敏捷的转身,他牢牢捉住了那双手:“嘿嘿,让我抓住了,这辈子你跑不了了!”

  宋紫妍反而被他吓了一大跳,脸上绯红一片:“你这人,脑后长了眼睛了,怎么知道是我?”

  “我脑袋后面没长眼睛,但长了鼻子,你身上的香水味是独一无二的,你不知道吗?”

  “什么香水?我才不用什么香水呢!是洗发水味吧,我习惯用这种洗发露的,我从英国回来的时候,带了好多回来。没办法,江城买不到的。”宋紫妍说着,拨了拨长发,果然有一股幽香传来。

  苏雨注意到她今天戴了顶白色贝雷帽,侧脸微笑着,平添了几分妩媚。

  “苏雨,你今天早上不是发短信跟我说我姐姐的案子有了新进展,怎么跑到师大来了?难道这儿有什么线索吗?”

  苏雨点点头,拉着宋紫妍走到旁边的花坛边坐下:“嗯,可以说有很大进展。刑警队从你姐姐身上验出了一种罕见的毒素,那你姐姐自杀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小,被谋杀的可能就很大了。我昨晚已经见过你姐姐以前的男朋友,今天到师大来是了解一下关于流云社的事情。”

  宋紫妍听着,眼中的笑意凝固住了:“毒素?果然,我就觉得整件事不对劲。姐姐果然是被人害死的。”

  苏雨静静地望着她突然变得忧郁的脸颊,心中油然而生一丝怜爱之情:“你不要想太多,现在来说一切只是推测,要证明还需要很多证据。对了,你今天怎么也会来师大,不是该去都宝集团上班吗?”

  宋紫妍勉强笑了笑:“本来是要去上班的,可是师大这边打电话给我,说还有些我个人的物品在宿舍里,让我来取走,所以就过来了。顺便准备去中文系和大家告个别。”说着,她扬了扬手里的一个旅行包。

  “苏雨,你刚才说来调查流云社的事情。那不是我姐姐她们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组织过的诗社吗?怎么,跟我姐姐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不好说,也许有关系,也许没关系。你知道我是个私人侦探,查案子不必像警察那样必须循着一定的方式。我全凭这个脑袋,它给我的提示会指引我调查的方向。反正那些常规的调查警方都会做好的。刑警队的王队长是个很优秀的警察。”苏雨说着,还调皮地戳戳自己的头。然后他笑嘻嘻地问,“来,紫妍,你想不想看看大江东去的美景?”

  “什么?大江东去?”宋紫妍一时被问得摸不着头绪。

  苏雨神秘地眨眨眼睛,拉着她往钟楼走去。当苏雨气喘吁吁地小跑着登上钟楼的最后一层楼梯时,宋紫妍笑盈盈地站在楼梯上面瞧着他,苏雨靠在墙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自言自语:“我居然用了十分钟,没想到这座钟楼还真挺高的。”

  “不是有人夸口要背我上来吗?怎么还落在我后面了?”

  “瞧把你得意的。我还不知道你爬楼居然这么快。”苏雨辩驳着,顺势趴在窗台一边休息一边欣赏着心爱的女孩。

  高处风大,不断吹动她漆黑的长发,同样漆黑的眸子笑意盈盈。从前苏雨不知道什么叫爱她到每一根头发,现在才算明白了。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对了,你说上面的江景很漂亮,我怎么看不到?只有细细的一条线而已,都被那边新建的贸易中心大楼给挡住了。”宋紫妍嘟着嘴,极目远眺,有些失望地说。

  苏雨抬起身,望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轻轻说:“紫妍,十年前有个女孩子,她在这儿像我们一样眺望长江,想着心事,也许还想了很久。后来她还是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就从这里跳了下去。她叫叶璇,和你姐姐一样是流云社的成员。”

  “叶璇,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她跳楼自杀的事当时在师大很轰动的,我虽然那时候还在上高中,但也听到姐姐的同学都议论纷纷的。原来她还是流云社的成员。她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太可怕了,怪不得学校里的门卫老师傅平时一个劲儿地叮嘱我们没事不要到钟楼上来。”

  “紫妍,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你姐姐的同学们议论叶子时,你姐姐是什么反应?她是和大家一起议论还是默默走开呢?”

  宋紫妍扭过头,惊讶地望着苏雨:“你为什么这么问?你怀疑我姐姐和当年叶璇的死有关?”

  “至少她们自杀的方式是一样的,如果你姐姐真的是自杀的话。你先说说你姐姐当时的反应,我再说说我的推论。”

  宋紫妍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缓缓说:“你提起来这事,我再细细回想那时候的情况。的确,在叶璇出事以后,姐姐是有些反常。她居然不去诗社了。好几天独自待在房间里。本来那段时间一家出版社和她联系,要帮她单独出一本诗集,要捧红她;另外,还有什么上江城电视台的访谈节目。她一直很兴奋,还让我帮她整理稿子。可是,突然间,她好像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拒绝了那家出版社,也不接任何媒体的电话。有一天晚上,我还看见她竟然把自己的手稿全都烧了,而以前她对那些稿子是爱如珍宝,碰也不让别人碰的。”

  苏雨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十年前,两个女人之间看来必然发生了些什么,难道是为了那个男人?

  宋紫妍有些急不可待了:“苏雨,你快说,你发现了什么?你有什么推论?”

  “紫妍,稍等片刻,我还要问一句,魏鹏飞和你姐姐分手是不是在叶璇出事以后?是不是你姐姐和他突然间就不来往了?而且你姐姐也不愿提起他。”

  “你怎么知道?是啊,本来鹏飞哥几乎每天都来,突然有一天就不来了。以后很长很长时间都看不见他的影子了。有一次吃饭时我偶然说了句,怎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到鹏飞哥了,姐姐就沉下脸,凶巴巴地说以后永远别提那个人了。我这才知道他们分了手。”

  “和我所猜测的情况一致,”苏雨点点头,缓缓接着说,“叶璇出事后不久,你姐姐和魏鹏飞就突然分手了,这件事非常奇怪。那时候她还没有进入都宝集团,没认识秦浩天,所以当然不会是为了嫁入豪门而甩掉的魏鹏飞。那么他们俩究竟为什么分手?如果不是你姐姐有第三者而是魏鹏飞爱上了另一个女孩,那么那个女孩会是谁?因为他们俩当时最常待的活动场所就是流云社,所以她很可能就是流云社里的一个女孩,一个和你姐姐一样具有诗人气质的女孩——叶璇。”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逃出生天之致命谜情》    苏雨接到一桩神秘案件,美丽的富家小姐宋紫妍来到事务所,希望苏雨帮她调查姐姐宋紫欣神秘死亡的真相。宋紫欣在一家高级宾馆深夜坠楼身亡。

弦上月色  小学一级教师,长期从事小学教育教学工作。酷爱悬疑探案类小说,曾在新浪网读书原创频道发表悬疑小说《蓝色迷情》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当代   小说   谋杀   悬疑   弦上月色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