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解读心理 > 解读心理_精彩连载 > 正文

《环球华报》对《改命》作者的采访

2012-12-24 09:21 来源:pclady

在学术上,作者有多篇英文论文在欧美知名期刊发表,涉及宗教学、心理学、戏剧、性社会学、性别研究、跨种族交流、多元文化研究等领域。

  备受关注的《改命》一书,系居住在温哥华的作者H•B•达哇的新著,近日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H•B•达哇系中英文双语作家,加拿大西门菲沙大学(SFU)博士生,加拿大《环球华报》特邀记者、专栏作家。《改命》一书涉及到一个亘古及今的话题:人是否能改造命运,在多大程度上能自主掌控自己的命运?为了探究这个争执不休的话题,作者进行了长达数年的问卷调查和中美民族心理的比较研究,并涉猎多个学科领域,包括宗教、心理、哲学、社会学和比较文化的研究。

  在《改命》问世之前,H•B•达哇的《磁场:世界上最神奇的吸引力法则》一书于2010年8月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在中国大陆、港台和海外发行,引起两岸三地各个层次的读者广泛好评,包括佛门高僧、居士、外企高管、高级白领、公务员、大中院校学生等等。台湾读者称此书为“通俗易懂的现代版佛经”。

  在学术上,作者有多篇英文论文在欧美知名期刊发表,涉及宗教学、心理学、戏剧、性社会学、性别研究、跨种族交流、多元文化研究等领域。

  就《改命》的创作构思与心得,本报特与作者达哇进行了一次专访。

  《环球华报》:有很多学者在《改命》一书问世前就已经看到您的个别章节,觉得十分震撼。请问为什么要写《改命》这样一部书?

  达哇:首先,写《改命》一书和当前中国社会的发展趋势密不可分,物质越发丰富,但是精神何去何从?尤其对于信仰缺失的古老民族,凝聚民族精神和维系社会道德规范的核心力量是什么?集权政治还是家庭伦理?人们对自己逆社会进步潮流的所作所为还有没有负罪感?人们对民族未来与千秋万代的福祉还有没有使命感和责任感?或者是抱有“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态度?第二,我们没有一个渗透到集体无意识中的宗教文化,谈不上宗教本能,但是对于命运的丰富的话语造就了我们民族集体无意识中对于宿命论和命理的执著。在我多年的调查研究中,中国人远远比西方人更热衷于算命和讨论命。一来,有90%的华人算过命,甚至不止一次,有很多人还很上瘾,这方面相对来说西方人就少有问津;二来,算命和风水在华人社区是一个庞大的产业,在西方人社区塔罗牌、水晶球等占卜术却远远地被边缘化了;三来,有关宿命的话语至今在华人生活中占据很重要的一部分,即便在伦敦奥运会上,我们都不止一次看到痛失金牌或奖牌的中国运动员叹息道“这就是命”,但是我们看不到任何西方运动员就自己参赛结果而认命;而且有关哪些属相或星座更和,更是华人青年一代中的流行语。倘若没有崇高的信仰,而仅仅对于宿命执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这会严重挫败一个人的正常进取心;命不可违的消极宿命思想在政治上是反动的,在道德上是有害的,在心理上是扭曲的。我们很多人常常把命运和因果挂在嘴边,却不知道很多被曲解的真理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有必要写《改命》这样一部书,以通俗易懂、深入浅出的方式探讨一个个被人忽视的领域。

  《环球华报》:既然您是主张命运可以自主掌控而反对算命的,那么为何此书中第一部分您用很多篇幅介绍中西方算命的一些传说故事呢?这不是矛盾吗?

  达哇:本书分三大部分,分别是《算命篇》、《知命篇》和《改命篇》,共有42个章节。这三大板块不是并列的关系,彼此并不矛盾,而是递进的关系。我相信命运,但是反对消极的宿命论思想。第一部分是写给那些不相信命运的人,或者相信命运但不了解命运真相的人。不相信有命,就不可能知道命运的真相;不知命,就不会有动机去改造命运。有人是丝毫不信有命的,认为都是无稽之谈;但是大多数人相信命运的存在,只是存在着不同程度和有不同的理解方式而已。在《算命篇》中我着重介绍了古今中外一些通灵案例(在这里我把所有的占卜方式都归入到“通灵”的广义概念下),我避开了大家较为熟知的易经八卦,而讲述的是一些越来越少被人知道的通灵传奇,都是真实存在的事实;此外,我还描述了我亲身经历的一些不可思议的占卜案例。无数事实虽然没有登堂入室地被官方媒体和主流学术界广泛认同,然而确实存在于我们的身边,无法解释。但是,我提及了瑞士心理学大师荣格发明的一个术语——“共时性”,它表明看似毫无逻辑关联的不同事件会有一种有意义的巧合。我用这个概念来解释了占卜的可能性,那就是无论何种占卜方式,都是以一种人为操作的形式带来的偶然“启示”,通过某种超出常规理解的由此及彼的诠释章法来推算现实中的某件具体事项,而这二者之间之所以能够产生关联就是因为它们之间具有一种有意义的“共时性”的巧合,破解巧合而从“启示”推断出事实的过程就是占卜。经验证明万事万物都有发展规律,人也有命运安排,构成了一生的轨迹。所以说,本书第一部分的初衷不是鼓励人们去算命,而是告诉大家命运的确存在,我们只有认识到命运存在,才会去思考它为何存在,然后才会思考为何和如何去改造命运。

  《环球华报》:无论中国大陆还是港台,还是海外,华人基本上都相信算命,那么为什么还要劝说他们“知命”呢?难道已经相信算命的人还不知命吗?

  达哇:没错,很多人虽然相信命运存在,却对命运的前因后果及其演进的方式并不了解。命运不是呈线性演进的,那是我们的常规思维得出的结论;命运是在至少两个维度中演进的,一个维度是我们生存的这个时空,另一个是超出了我们的存在和意识,是超时空的,现实是对于它的一个可感知的映射。因此,在我们可感知的范畴中,命运看似可以占卜,可以知晓过去、现在和将来,但是在另一个空间却打破了这种时空模式。如果我们知道了那个维度的秘密,就会清楚命运既可以预测,更是自己一手造就,这二者其实一点都不矛盾!很多人不了解真相,认为命运既然可以预测,一切都是既定的,所以忽视了主观能动性,忽视了命由心造的真理。再有,很多人虽然相信三世因果,但是忽视了生活中无处不存在的现世现报的事实,所以放弃了自我检省和修正,因为来世来遥远了,也太虚幻了!他们不知道现世现报不以我们可感知的方式而无时无刻不存在着!我们太相信自己的耳目,殊不知很多真相都被表层的假象掩饰着,迷惑着我们的感官,所以我们需要破迷开悟,增长智慧。生活中不仅仅是柴米油盐,或者衣食住行,还要读书、思考、交流,要有智慧和德行,否则和行尸走肉别无二样。

  《环球华报》:那么这本《改命》和《了凡四训》是一回事吗?

  达哇:不是。虽然《了凡四训》写的是袁了凡先生改命的故事,但并不等于《改命》是《了凡四训》内容上的扩充。由于那个年代对于世界认识的有限,《了凡四训》存在很多硬伤,被深深打上了中国封建社会世俗价值观和家庭伦理观的烙印。首先,了凡少年算命应验之事成为全文的前提,这个前提的可信度值得商榷;第二,改命的直接目标和子嗣、科举、长寿紧密相关,它的潜信息就是,修行与个人与家庭福祉可以成为一种交易,做三千件或者更多的好事,就会得到世俗社会崇尚的福祉,不是金榜题名,就是洞房花烛,或多子多孙,或寿终正寝,这样的眼界是比较短浅的,如果用于现代中国社会作为我们修心的指南,未免低估了我们多数人的精神境界和认识水平。关于《了凡四训》,《改命》一书中有一个章节提及,具体内容可以参看《改命》一书。

  《环球华报》:据了解,美国著名畅销书作家和教授布赖恩•魏斯博士与雷蒙•穆迪博士都与您有过联系,并授权您引用他们的研究成果并使用他们的图片。请问他们的研究成果对于《改命》一书有何建设性意义?

  达哇:魏斯博士是畅销书《前世今生》的作者,他的资质无庸置疑,主要从事催眠疗法,进行前世回溯,很多病人在催眠状态下看到了所谓的前世,让原先根本不相信轮回转世的西方人越来越相信了。通过将今世的健康状况和前世回溯的内容联系起来,魏斯博士得出结论,那就是我们在为自己的果种下因,生生世世,循环往复。他接触的众多案例都暗示着轮回转世的存在,并证明着佛说的因果报应。穆迪博士则从事濒死研究的,他进行了很多临床病例调研,有关死后意识存在的描述恰恰证明了《楞严经》中的描述,实在令人惊讶不已。其中关于死后对于一生善恶的回顾实在令人震撼。这二位大师的研究成果都是得到学术界认可的,当然也有争议,但是和一二十年前相比,主流学术界是越来越认可的。二人的研究证明了我所阐述的命自己造就,而且天人之间存在有道德律——假如这宇宙中没有这样的道德律,人的私欲和罪恶可以无限制膨胀,恐怕人类也不会繁衍到今天。科学证实了道德律与生死、命运的关系,也说明改命与道德修为息息相关,而那些风水、改名等产业,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无稽之谈,因为它们和道德自我完善毫无关联。

  《环球华报》:《改命》一书中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其中有对您的“通灵”实验的描述,那是真的吗?是不是迷信?或者有意加以神化?

  达哇:我们通常理解的“通灵”是类似于跳大神之类的迷信活动。我所描述的“通灵”是广义的,一部分学者理解为与多维次空间中的高智慧生命体的交流,另一部分学者认为是和自己的潜意识在交流,尚无定论。魏斯博士的《前世今生》中催眠病人进行前世回溯时候能够说出具有高度哲理的话,令魏斯博士不解,他问这些话出于何处,那个病人回答说“大师”。这些“大师”究竟是何人呢?我们无法验证,因此不能和迷信活动混为一谈。事实上,我们只要能够静下来,没有私心杂念,保持内心纯净,都可以接收到超出我们日常思辨能力的智慧。我们不管它来自哪里,因为我们每个人本身都具有这样的智慧。

  《环球华报》:您的书中提到天机不可泄露,所以奉劝大家不要执著于预测。既然命运可以预测,又为何不可以泄露呢?

  达哇:关于天机不可泄露,泄露必然会有变故,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北京下班时间到处堵车。有一天大家都预测到西二环不堵车,于是所有人都开到了西二环,结果西二环开始堵车了。这个简单的道理说明天机一旦泄露,就改变了因果,原来命中注定要发生的,则会发生变故。这说明,命可以是既定的,也可能会发生随机的变化。正是因为有种种变化的可能,才恰恰证明我们自主改命的伟大的现实意义。

  《环球华报》:您的书中提到改命的关键是修心,只有改变了自己的心,才会改变外部世界。请问自己的心如何可以扭转外部世界?内心有这么大的力量吗?

  达哇:是的,我们不要忽视自己的内心的力量。我们每一个起心动念,都在影响着别人的起心动念,而别人的起心动念,在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人际关系,从而影响着我们的命运,所以从这个逻辑上看,很多情况下,抛开我们无法选择的家庭背景、成长环境来说,后天命运的根源在于自己的内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慷慨大度的人往往容易成功,因为他们有很好的人缘,而吝啬小气之人,周围结交的也大多是同类之人。有人会拿出反例来驳斥,但是他们只看到了一个短暂的瞬间,没有看到一个动态的、呈流动状的演变过程。

  《环球华报》:谢谢您的回答。我们相信这本书一定会让无数读者受益无穷。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拜金时代,我们每个人确实需要有这样一本书,来指导自己的人生规划,来调整自己的心态。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本书是您逐字逐句的原创,而不是编辑,这在大陆励志图书中实不多见!

  达哇:多谢赞许。这本书的完成,也离不开我众多亲友的智慧以及丰富的人生经验。还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改命

《改命》 东方有甲骨、那迪叶和易经八卦等种种数术,西方有星相术、水晶球和塔罗牌,人类热衷于算命,却很少有人知道如何真正去掌控命运、改造命运。由算命、知命到改命,这是一个伟大的人格飞跃。

H·B·达哇 (中文名暴淮),加拿大西蒙·弗雷泽(SFU)大学博士、超自然学家、通灵大师。兼有中西文化背景,在国际、国内娱乐传媒行业拥有十年的创意、策划、管理经验。2003年11月美国有线电视网CNN对其英文著作《In/Out》给予了特别报道。作者多年来潜心阅读并钻研各类宗教经典以及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荣格的著作,对塔罗牌、维吉通灵板、悬垂通灵术、水晶球、通灵写手等方面的研究也颇有建树>>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掌控   命运   比较文化   心理   跨种族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