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时光的彼岸(三)

2013-06-07 09:19 作者:长安夜雨

她漂亮得很雅致,眼睛不大,形状却特别美,精致小巧的瓜子脸上配着高挺的鼻子,沉默的时候苍白纤细得像一株阴生植物,但一笑起来,嘴角就勾出一个十分妩媚优雅的弧度,乍一看并不算非常非常美,却有种很耐看的韵味。

  穆因算是健谈的人,可姜侨安的性子冷淡,两人又只照过几面,话题自然不多,不过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聊聊,却既没有没话找话的尴尬,又不觉得无聊,十分自然舒适。因此,当使尽了浑身解数才终于劝得美人归的李易江带着妻子来告别时,两人皆以为李易江此行实在算得上速战速决,待看到钟上的时间,才着实吓了一跳。

  数日前穆嫣来时行李装满了一整箱,走时却只带了个手包。穆因和姜侨安挽留不住只好下楼相送,直至李易江的车开远了才一同回身上楼。

  不远处的银色加长车里,恰好见到这一幕的时墨驰表情微滞,身侧的杨景涵尚自沉浸在刚刚结束的晚宴的兴奋里。她的雀跃他恍若未闻,只忆起很多年前的那晚,他从自修室回来,路过女生宿舍时听到有人叫“姜侨安”,因为不止一次听到班里的男生们提起这个名字,便下意识侧脸去看。许是在走神,她并没有回头,他看到的不过是道瘦而高挑的背影,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惊艳,唯有颈子格外优美细长。浓重的夜色中,有一股难掩的玲珑剔透,令他至今印象深刻。

  “喂,时墨驰!你想什么呢?都不理我的。”杨景涵终于发现他的心不在焉,停止了话题,噘嘴抱怨。

  “我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没大没小。”语气像是责备,嘴角却弯了起来。对小了自己近十岁的表妹,脾气不算好的时墨驰总是格外宽容。

  “什么表妹,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我才不叫你哥哥!我跟姨妈姨夫说要当你的女朋友,他们也同意的!”

  他眼底的笑意顿时敛去了七分:“全世界都同意,我不同意也没用。”

  杨景涵的执着实在让时墨驰哭笑不得。若是别的女人,以他的性格连一句废话都不会多说,可她是妹妹,重话说不得,接连拒绝无用后便只有躲。

  早几年听到杨景涵嚷嚷着要做他的女朋友,时墨驰只当她是小孩子心性,并不以为意,以为待她念了大学,注意力自然就会转移到学校里的男生们身上。没想到她竟然越大越起劲儿,为了和自己离得近,高考前拼了命地复习,放弃了更合适的学校,报的志愿中所有的学校都在他所在的这座城市。他这才渐渐警惕,从旁敲侧击到直接明说他们之间完全不可能。可是杨景涵却一直坚持,不肯放弃。

  “你总有一天会同意的!你现在又没有结婚对象,我喜欢你有什么错!我到处说你是我男朋友,还不是怕你被别的女人惦记上!”杨景涵想起了什么,得意地挽住时墨驰,“而且我们也有一点点的进展了呀,下午我跟姜小姐介绍你时,你第一次没有说那句‘她开玩笑的,我是她表哥’,这就是默认了对不对!”

  这段话不知触动了时墨驰的哪根神经,他忽地抽出胳膊,眉头微皱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支票:“你还是学生,不要用父母的钱送太贵重的礼物。还有,之前已经说了很多次的话我不想再重复。你是我妹妹,是我眼里的小孩子,永远都是。我有责任让着你宠着你,更有责任管教你。今晚我回爸妈家住,公寓的钥匙明天一早你放在餐桌上,在你彻底想清楚前,我们不用再见面了。”

  杨景涵一时不明白,愣了片刻才瞪大了眼睛问:“哥哥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凶?”

  时墨驰又心软了。他一直把杨瑞琪当做亲生母亲,自小也就将杨景涵和另两个妹妹一般看待,三个妹妹里就数她年纪最小又爱粘他,因此一直以来他并不忍心太过强硬地拒绝。可是他也明白,拖泥带水对她来说只会更加不好,与其继续躲着,不如一次让她彻底死心。因此他没有答话,径直下车替她打开了车门。

  杨景涵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一边竭力不让自己更加狼狈地哭出来,一边不甘地大声冲他喊:“我那么喜欢你,一直很努力,你不喜欢我,现在居然还对我凶,我爸爸妈妈都没对我凶过的!你以为我是喜欢热闹才非要帮你过生日吗?还不是因为你总找理由躲着我,我见不到你才搬了那么一大堆人出来!这一点都不公平,我以后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黏着时墨驰到了他的公寓,想发生点什么拉近彼此的距离,最后却事与愿违。这样的心理落差,自然比过去碰软钉子时更加让人灰心丧气。杨景涵从未受过委屈,见话已说至此,时墨驰仍是沉默不语,就直接把之前抢来的公寓钥匙往他的身上一掷,转身跑了出去。

  时墨驰突然觉得身心俱疲,靠在车上低头燃着了一根烟。其实他十分厌恶烟草的气味,直到现在也没能习惯。大学时为了躲避男宿舍似乎永远散不尽的烟臭,他没有住过一天学校的宿舍。可是这些年他却一直离不开烟草,只因实在找不出别的什么来平复他想到那个名字时的烦躁。

  将打火机放入裤子口袋时他又避无可避地触到了那枚仅剩的袖扣,暗嘲几个钟头前面对姜侨安的那个自己实在是“此地无银”得太可笑,无关紧要的东西又怎么会一戴就是六年?

  时墨驰忽而感到绝望,因为他终于认清,即使时过境迁,即使年过三十,对着这个人,自己也永远是幼稚易躁。

  枉他一向自诩骄傲。

  终于可以挪动的时候,姜侨安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不过凌晨三点一刻,还有三个钟头才会天亮。

  最近一年,姜侨安几乎每个月都会遭遇一到两次梦魇,意识醒着,身体却醒不过来。她十分清楚地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扼着自己的喉咙,撕扯自己的身体,只是丝毫都叫不出也动弹不了。其实叫得出又能怎么样?整套公寓只住着她一个人。

  即使已经经历了很多次,即使医生告诉她这是在精神压力过大、疲劳过度、神志已经清醒但肌肉神经还未醒时才会出现的现象,与鬼怪之说毫无关系,可每每醒来她却仍旧感到恐惧,仍旧会缩在被子里一秒一秒地熬到天亮。

  惊醒后的姜侨安总是口干舌燥,却每次都因为惧怕外面的黑暗生生忍到天亮。她镇定了片刻,侧身去开床头的壁灯时意外看到一丝暖光从卧室的门缝泻入,怔了怔才记起穆因也住进了这间公寓。

  有旁人在自然不用再害怕,姜侨安立刻披上睡衣的外袍去厨房喝水,离开前又从橱柜里拿了半瓶白兰地和一瓶汽水。

  回卧室时途径客厅,正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的穆因摘下耳机问:“我吵到你了?”

  “没有,怎么还没睡?”

  “我认床,翻来覆去太难受,不如起来。”他笑起来十分温暖,瞥到姜侨安手里的瓶子便好心提醒,“掺汽水进去容易入口,也更容易醉。”

  “不会,我只喝一杯助眠。”她本想回房,却鬼使神差地问了句,“要不要来一杯?”

  见穆因点头说好,姜侨安又去找了两个杯子,亲手帮他倒酒。她的手指非常漂亮,白皙修长,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涂着很亮的大红甲油,丝质睡衣亦是大红的,只是这样热闹的颜色,却反被她穿出了凉薄的意蕴。

  “本来我准备尽快另找间公寓搬出去,可是刚刚去网上看了看,位置、大小、价钱都合适的公寓一时不太容易找,搬家也有点麻烦……如果你不介意……”直到现在姜侨安才发觉,屋子里有另一个人的气息可以令自己安心不少,因此她开始考虑继续住下去。

  没等她讲完穆因便说:“当然不介意,我同意你住并不是被穆嫣逼的。”

  姜侨安松了一口气:“明天我拟个合同,先把半年的租金给你。我知道穆家的三少爷肯定不会在乎这点钱,可你要是不收,无论如何我都会过意不去。”

  “我收你的钱一定会被穆嫣骂死,我既不会家务也不想请不认识的家政,还要感谢你帮我打理屋子。”

  姜侨安觉得在言语上推来推去实在没意思,便停住了这个话题,举杯道:“相处愉快,晚餐回来吃的话提前告诉我,做你爱吃的菜。”

  穆因也没推让,只笑着说好。两人各怀心事,沉默地喝完了半瓶白兰地。姜侨安正要起身回房,又听到他说:“来这儿前战友送了几瓶不错的酒,还没开封,要不要一起试试?”

  姜侨安极少喝白酒,看过瓶身的度数后更是不肯:“你们在部队待过的人个个都能喝,我可不行。”

  穆因去厨房换过小杯,只给她斟了一半:“尝尝看,这个不辣的。”

  她抿了一小口,抬起头冲他嫣然一笑:“还真是不怎么辣呢。”

  姜侨安并不经常笑,穆因看得一怔。

  她漂亮得很雅致,眼睛不大,形状却特别美,精致小巧的瓜子脸上配着高挺的鼻子,沉默的时候苍白纤细得像一株阴生植物,但一笑起来,嘴角就勾出一个十分妩媚优雅的弧度,乍一看并不算非常非常美,却有种很耐看的韵味。

  回过神来时,穆因才发觉自己的目光有些放肆,给她倒满了一杯后稍稍尴尬地转移了话题:“听我妹妹说你在之前的城市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怎么突然辞了职到这儿来?”

  姜侨安有些黯然,随口编了个理由混了过去。穆因听完笑了笑:“我妹妹一定告诉你我是因为婉怡要结婚才躲了过来,但其实并不是。我再蠢,至少也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我出生、念书、工作都在同一座城市,像这样一待快三十年总是会厌,所以才想趁着父母还不需要我照顾,换一个新的环境独自生活一阵。”

8

《不愿错过你》   珠宝设计师姜侨安四年后重遇前男友时墨驰,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她只是微微笑着,替别人用昂贵的钻石袖扣,换掉了昔日相爱时她送给他的那对白金袖扣。这场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长安夜雨   完全不具备摩羯女的特点,无毅力不冷静还大大咧咧,喜欢童话喜欢幻想喜欢一见钟情>>点击阅读

关键词:不愿错过你   长安夜雨   言情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