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二)

2013-06-07 09:19 作者:长安夜雨

姜侨安不肯多待,因此这顿夜宵只吃了不到十五分钟。之前不觉得饿,吃过一碗粥后穆因反而更饿。此时已近凌晨两点,街边的小吃店关了一大半,零星开着的几家全都冷冷清清的,唯有百余米之外的烧烤摊生意兴旺。

  唯一没变的只有钱夹里的那张旧照片。二十一岁的她正是因为在凑巧捡到的钱夹里看到了这张时墨驰与他父母的合照,才开始倒追这位此前连面都不曾见过的学长。

  知道姜侨安要告白,一整个寝室的女生都竭力劝她不要去犯傻,可是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号称“万年冰山”的时学长只愣了两秒就笑着答了个“好”。

  慕名已久加上还钱包时一见钟情?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个借口到底有多荒谬。她对时墨驰存着太多愧疚,所以在一起的那两年才那样近乎讨好地加倍待他好。

  往事几乎让人不能呼吸,她将钱夹放回外套,带上他的烟和火机,匆匆裹了条披肩走到露台透气。还未推开玻璃移门,姜侨安便被一道忽明忽暗的火光吓到差点惊叫,所幸穆因温和的声音及时响起。

  “怎么还没睡?”穆因拧开了屋檐下的两盏挂灯。

  “你不也没睡?我从没有这么失态地醉过,真是丢脸,刚刚是你送我回来的?”

  他摁灭了指间的烟,过了许久才淡淡地“嗯”了一声。

  北方初冬的深夜极冷,她裹着厚重的羊绒披肩尚且瑟瑟发抖,穆因却只在衬衣外套了件烟灰色的薄马甲。他的心情似乎很差,少有的不愿意说话。

  姜侨安找不到半点话题,便拆开手中的烟盒递了一根烟给他,浅笑着说:“反正我在你面前也丢够了脸,不差再抽根烟。”

  穆因抢下了她手中所有的烟卷,和自己的一同丢到一边:“既然不怕在我这儿丢脸,倒不如把烦恼的事情说出来。”

  酒精似乎有种能让人渴望倾诉的魔力,她不过犹豫了半分钟便伸出了小手指:“那你得先答应替我保密,这些事情连穆嫣也不知道的。”

  这样孩子气的表情和动作穆因从来都不曾在她的身上见过,笑意从心底一直蔓延到嘴角,忍不住伸出小指与她勾了勾:“好。”

  “这里太冷,去客厅吧,我煮壶解酒润肺的蜂蜜梨水一起喝。”

  ……

  蜂蜜梨水正好倒满两杯,姜侨安蜷在沙发上捧着杯子缓缓地吹凉。她仍是不放心,直到完全暖和过来又再次确认:“你真的谁也不说?”

  “谁也不说。”

  “时墨驰的继母杨瑞琪是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和我爸离了婚—大约是五岁。她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我,我爸很快又娶了周颖柔。周颖柔的嫉妒心很重,不止丢掉了家里所有有关我妈妈的东西,而且不准任何人提她,我问起来的时候还说她已经死了。我连妈妈的名字也不记得,更不知道去哪里找她,直到在选修课的教室捡到时墨驰的钱包,看到里面有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

  她顿了顿,弯了弯嘴角:“血缘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隔了十五六年,我早就想不起她的样子,看到照片却一眼就认得出。”

  诧异之余穆因忍不住打断了她:“你妈妈?会不会是你搞错了?时墨驰的堂妹是我大堂嫂,我好像听她提起过,她伯母为了照顾好她堂哥,一直都没有再要孩子。虽然之前也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但从来都没生过自己的孩子。”

  姜侨安先是怔了怔,随即又笑道:“这怎么会搞错?”又说道,“你大概也听说过一点,我和周颖柔相处得一直不怎么好。从我五六岁时她嫁过来到我十五岁时离开家,几乎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期待妈妈回来带我离开,可是妈妈一直都没有再回来。所以在时墨驰的钱夹里看到妈妈的照片后,我既想立刻去找她,又因为她之后再也没来看过我而暗暗地怨恨,偷偷地较着劲儿。于是我想,如果我是时墨驰的女朋友,相处得久了他一定会带我回家见他爸妈,那样我就可以装作并不知情,自然而然地和她相认。”

  看了眼穆因的表情,姜侨安自嘲地反问:“这样的想法很幼稚很可笑很过分是不是?当年我悄悄告诉穆嫣,她也不能理解,认为我不该动机不纯地利用时墨驰。可其实爱情这事,那时的我是完全不信的。父母的离异、父亲和继母无休止的争吵,全让我以为只要努力地待时墨驰好,有没有所谓的真心喜欢都是一样,更谈不上利不利用。

  “不过那两年刚刚毕业的时墨驰在跟雍戈一起闹独立,自己都不肯回家,更别说带着我回去。相处久了渐渐有了感情,我开始想,以后和墨驰结了婚,不管妈妈能不能立刻认出我,我们都会是一家人,我都可以叫她妈妈。那么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很圆满的结果。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爸和周颖柔带着弟弟出游,途中出了意外。听闻他们的死讯时我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整夜。我一直以为自己对那个家是完全没有感情的,可直至很多年后我才明白,即使充满冷嘲热讽,那儿也是唯一真正属于我的地方,即使恨不得永不回去,我也希望它永远在那儿。

  “到父亲去世,我才知道他的公司早就已经濒临破产,而在那之前,他从来都没对我提过家里的经济有困难。无论吃穿用度,在同龄人中我样样都算得上最好的。家里的房产土地全部抵押了出去,银行拍卖之后,还欠了几百万的外债。最可笑的就是我的那两个伯伯。我爸爸因为婚姻上的荒唐和爷爷奶奶的关系一度很紧张,爷爷奶奶去世后他和两个伯伯也渐渐断了来往。可他刚一出事他们就跳出来说我并不是姜家的人,没资格继承他们姜家的财产,连我是野种的理由都编得出,等到搞清楚我爸爸只留下了债务、没有任何遗产后才又一起消失了。

  “雪上加霜的是,因为我父亲是车祸的主要责任方,除了公司的债务以外,还要赔一大笔钱给对方。那一段时间我的情绪几乎崩溃,所有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墨驰出面帮我打理的。零八年的雍时远没有现在的规模和实力,最主要的业务就是出口,国外的金融危机自然会导致公司的资金链断裂。除了转让了一部分股份给雍戈并降为雍时的副总以外,他甚至连自己的车都卖给了欧阳炀。可还是不够,最后只好向家里求助。

  “他那个人特别要面子,不肯让父亲知道自己连帮女朋友的能力都没有,只偷偷地带着我去找了妈妈。她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可是当着墨驰的面儿却什么都没有说,过了一天才又背着他在私下里找了我。”

  说到这儿,姜侨安突然停住,隔了许久许久才小声说:“见到她后我才明白,之前对未来的种种打算不过是场空欢喜,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请求我离开时墨驰。”

  “为什么?”穆因忍不住插话。

  “她说时家的家风很严,这么多年她虽然表面光鲜,实际上却过得并不容易,而且时墨驰的父亲很忌讳提起我父亲,要是我们真的结婚,她会很难做人。”

  “……”

  “其实我如今也可以理解,谁都有自己的无奈,就像我当初没办法告诉时墨驰为什么非要和他分手一样。一直以来我都很渴望能拥有一个正常温暖的家庭,可以和穆嫣一样,在天寒地冻的深冬,同家人一起围着暖暖的壁炉喝茶、吃蛋糕、聊天。但偏偏我在最无助的时候才明白,原来现实与想象差得这么远。失望、不平、怨怼、憎恶,那个时候的我整个人都被这些充满,完全看不到自己还拥有着那么好的一个人,甚至在听到他说妈妈对他如何如何照顾时都十分嫉妒。

  “我妈用当初和我爸离婚时分到的钱帮我还清了欠款,剩下的三百万也全部给了我,让我离开时墨驰,换座城市继续念书。小时候的回忆已经很模糊,可也依稀记得她待我有多好。我有我的骄傲,既无法接受自己被妈妈当成不应该出现的负累,也怪她不为我考虑。我想让她内疚,想让她着急,赌着气和墨驰说了分手后便干脆直接消失。

  “我离开时墨驰的原因除了自己就只有我妈知道,因为觉得太伤心太丢脸连穆嫣也没告诉。时隔多年再回头看,当年的不平、失望、怨怼、憎恶全都可以一笑了之,当时决然的心情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想得起来的唯有和他在一起时的种种温暖。那时候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放了手不再争取了呢?大约是太年轻吧,以为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以为会遇到的人还那样那样多,时墨驰又怎么会等同于自己的幸福呢?

  “这几年我一直一个人生活,遇到许多人之后才明白自己过去关于感情的理解是多么错误,才知道我想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想接近妈妈,不是因为习惯和依赖,也不是因为想要一个家,只是因为他是时墨驰。所有人都以为是我对不起他,其实和时墨驰分手,我最对不起的那个人是自己。离开我这种自私愚蠢的人,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穆因也曾暗暗猜测过姜侨安和时墨驰间的恩怨纠葛,却没有料到事情的始末竟然这样曲折。她的眼眶并没有红,唇边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因此言语上的安慰不仅无力、更是多余。

  穆因接过姜侨安手中的杯子,替她重新续过了热水,又从橱柜里翻出了妹妹留下的那盒水果糖,拣了两粒粉色的加了进去。

  姜侨安在一旁轻声笑道:“我又不是不肯喝没有味道的水的穆嫣。”

  穆因将杯子放到她的手里,转身去取衣架上的大衣:“晚饭没吃好,我知道有家店的夜宵特别出名,反正也睡不着,干脆一起去?”

  姜侨安点头同意,随手用细皮筋将头发全数扎到脑后,换了条厚牛仔裤,连手机都未拿便踩上平底短靴和穆因一同走出了公寓。

  只是一坐到餐厅的桌前,她就开始抱怨:“你怎么不早说是要来星级酒店?害我穿得这样不合时宜,我还以为就是去路边的小店吃馄饨喝粥呢。”

  穆因扫了眼周围的华服美女,忍着笑低声赞美:“放心,她们全不如你漂亮。”

  仍旧围着那件肥大披肩的姜侨安显然不信,不满地催促:“随便吃点赶快走。”

  穆因自然依她,只替她点了盅椰汁官燕,自己吃鲍鱼粥。邻座的男人送了女伴大捧的郁金香,见姜侨安不住地侧头看,穆因便问:“你喜欢这种花?”

  “不啊,我喜欢洋甘菊。看她是因为她的胸针很美,我们这一行的职业病。”

  姜侨安不肯多待,因此这顿夜宵只吃了不到十五分钟。之前不觉得饿,吃过一碗粥后穆因反而更饿。此时已近凌晨两点,街边的小吃店关了一大半,零星开着的几家全都冷冷清清的,唯有百余米之外的烧烤摊生意兴旺。

  “有没有在路边吃过烧烤?”

  姜侨安摇了摇头。过去她一直迁就口味清淡的时墨驰,在一起时养成的这些习惯分手后也没有丝毫改变。

  穆因虚揽她的后背:“走吧。”

  他们点了一大堆肉串和蔬菜,刷了厚厚一层油的羊肉和茄子被红彤彤的炭火烤得嗞嗞作响。姜侨安觉得十分新鲜,不顾烧得滚烫的铁条直接取下来就吃,肉有些老,味道却出乎意料的好。

  菜花和土豆不容易熟,穆因却非要和她抢,两个人比着吃了整整两大铁盘。清点过散落的铁条,姜侨安无比惊异:“你居然吃了这么多!”

8

《不愿错过你》   珠宝设计师姜侨安四年后重遇前男友时墨驰,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她只是微微笑着,替别人用昂贵的钻石袖扣,换掉了昔日相爱时她送给他的那对白金袖扣。这场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长安夜雨   完全不具备摩羯女的特点,无毅力不冷静还大大咧咧,喜欢童话喜欢幻想喜欢一见钟情>>点击阅读

关键词:不愿错过你   长安夜雨   言情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