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三)

2013-06-07 09:19 作者:长安夜雨

杨瑞琪生日的前三天,雍时正式接手了姜侨安所在的公司。雍时此前没有涉足过珠宝业,因此并没有在公司的人事上进行大刀阔斧地改变,对姜侨安这种普通员工来说,只不过就是换了个名字。

  穆因笑弯了眼:“你吃掉的一点都不比我少,怪不得你和我妹妹关系好,死都不肯承认自己贪吃这点简直一模一样。我知道很多不错的地方,下次再睡不着的时候带你去吃拔丝汤圆。”

  烧烤摊上只有姜侨安不喝的啤酒,听说她口渴,穆因便让她等在路灯下,自己去远处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可乐。

  夜里的风冷,姜侨安裹紧了披肩原地小跑着取暖,想起拔丝汤圆,心中突然腾起了小小的期待。独自生活的这些年,她早已忘记了什么是期待。

  除了可乐,穆因还带了一个小型盆栽回来:“你不是喜欢洋甘菊吗?便利店的店主正好养了一盆,我和她商量了很久她才肯卖。”

  姜侨安觉得感动,她知道穆因是想安慰自己,便没有告诉他这一盆其实是雏菊,只说:“我妈妈也喜欢这种花。”

  “你回到这座城市难道是因为她?你们最近联系了吗?”穆因犹豫了一下,问得小心翼翼。

  她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打过几次电话,可是都没人接听……时墨驰好像误会我是因为钱才和他分手,我不清楚他怎么会知道我离开前拿了妈妈三百万。”

  “你还是很在乎他对你的看法?”

  “完全无所谓当然是假话。算了……不讲这些了,你似乎也有心事?”

  “没有。”

  “骗人,我知道是为了什么。”姜侨安得意地笑了笑。

  穆因不由得一怔:“什么?”

  “周婉怡是不是?”她学着穆嫣的语气,“让我说你点儿什么好!”

  穆因松了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并不分辨。

  第二天一早穆因就出了门,三个钟头后他给姜侨安带来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消息。

  “侨安,杨瑞琪不可能是你的生母,她嫁给你父亲的时候你已经快满周岁了,她的确从来都没有生过自己的孩子。”

  姜侨安正用银色的拉线笔做法甲,听到这句话,手一偏,甲油全数染到了指腹上。她顾不上擦,将手中的东西随手放到茶几上,几步就跑到穆因的面前,错愕不已地问:“你确定没弄错吗?”

  穆因不忍看她的眼睛,从公文包的内层找出了张纸递了过去:“你看看这个吧。”

  她从头至尾看了两遍,又沉默了一阵才说:“我想去见……她,可是电话总是没人听。”

  “时拓进住的疗养院离这儿只有不到三百公里,立刻开车过去很快就能到。”

  “好!”姜侨安先是脱口而出,片刻之后又摇了摇头,“算了,还是用电话联系比较好。时墨驰的爸爸生病了,她忙着照顾或许脱不开身,这样贸然过去不太礼貌,会打扰到她。我之前留过言,等她方便了……总会打过来的,我不想变成别人的困扰。”

  穆因一直都知道,骄傲倔强和敏感脆弱其实只有一步之遥。他没有拆穿,扬起的手在空中顿了顿,到底还是落了下去,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我等下要去一个同事家吃饭,你也一起去吧,做饭多麻烦。”

  “不用,昨晚睡得不好,我想回房补觉。”

  穆因没再勉强,换过衣服就开门出去了。心烦意乱的时候往往独处比较好。

  踟蹰了一阵,姜侨安又拨了一次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仍是无人接听。

  在客厅呆坐了不知道多久,她终于觉得困倦,便回房午睡。

  蒙蒙眬眬正要睡着,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一下子就清醒了,马上拿起来看,见到显示屏上的那串号码,却迟迟按不下接听键—原来,隔了那么多年,时墨驰的私人手机号码依旧没变。

  电话只响了七声就再无动静,看了眼椅背上的那件男士外套,姜侨安轻轻叹了口气,怔忪了片刻,再次缩回了被子。

  翻来覆去了许久却再无困意,她只觉得头昏脑涨,胃里泛酸。用手背碰了碰额头,又往手心呵了口气,才断定自己正发着低烧。她起身去照镜子,许是最近熬夜次数太多,除了脸色难看以外,额头上更是史无前例地冒了颗痘痘。一杯温水喝下去,胃里的不适不仅没有缓解,反而还开始干呕。

  她换好衣服先淘米煮粥,放入作料、盖上锅盖后就准备去楼下买药。穆因正好打了通电话过来,问要不要从外头带食物给她。

  姜侨安只说自己吃过了便匆匆挂上了电话。从小到大,无论对谁,她皆不愿露出狼狈病弱的可怜模样。

  放下电话,披上大衣,一打开大门,姜侨安就愣在了原地—门外竟然立着时墨驰。

  时墨驰显然没有料到门会突然被打开,却也只尴尬了一秒就镇静了下来,语气轻松地问:“姜小姐要出去?我来取外套,正要敲门。”

  姜侨安假装没有看到满地的烟蒂与烟灰,正犹豫着要不要请他进来,时墨驰就已经越过她坐到了沙发上。

  她给他倒了杯水,回身去卧室取了他的大衣递过去。

  时墨驰随手将大衣放到一边,扫了眼两间卧室,一派闲适地靠在沙发上问:“你男朋友呢?”

  姜侨安并不坐,摆出送客的架势:“他去朋友家吃饭,我也有事要立刻出去。”

  时墨驰无声地笑了笑:“穆因是你的男朋友还是室友?”

  “这不关你的事儿。”姜侨安不记得醉酒后的事儿,穆因更是再没和她提起过,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只好答得模棱两可。

  “这为什么不关我的事儿?作为曾经的受骗者,自然要关心一下有没有后来人受骗。”

  “我以为像时副总这样的人物全都日理万机,没想到您会清闲至此。”

  时墨驰平日里小气,心情好的时候却从不计较这样的讽刺:“撒谎就那么有意思?姓穆的那小子要是你的男朋友,你们为什么分房睡?”

  “撒谎没意思,骗你是为了我自己,你也知道我一向懒得和人废话,告诉你我还单身,谁知道你会不会再做当年的蠢事。”姜侨安垂下眼睛答得不动声色。

  最初与时墨驰提分手时,他自然不肯答应,并不信她只是忽然厌倦了自己,把所有值得怀疑的可能都想一遍后,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追她已久的男生身上。为了躲开他,她临时决定报考一所南方学校,那个男生恰巧来自那座城市,她只通过电话咨询过几次,没想到会被时墨驰误会,大闹了一场后差点毁掉人家的前途。

  时墨驰听完这句,冷眼看了她数秒才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姜侨安,你想太多了,今时今日,就你这种我还真看不上。”

  见时墨驰拿上外套摔门出去,她反倒轻松了几分。分手了再做朋友,这句话在他们俩身上绝不可能发生。隔了四年,物是人非,他又已经另得佳人,带着对她的憎恶老死不相往来直至忘却总好过断断续续地继续纠葛。

  于他,太不公平;于自己,承受不起。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墨驰再没找过姜侨安,他定做的皇冠被她以不擅长为借口转给了其他同事。这一单油水既多,客户又是未来老总,同事自然十分乐意,待她更是真心了不少。

  换过设计师后,皇冠的款式极快地得到了时副总秘书的认可,第一时间进厂制作。姜侨安明白,自己大概再也不会遇到时墨驰。以他那种骄傲到自负的性格,能在被迫分手四年之后主动找上自己,已经是意料不到的奇迹。

  工作渐渐上了轨道,一切都很好,只是杨瑞琪仍旧联系不上。其实姜侨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急着找她,是与不是似乎已经毫无意义。

  她对自己说,就当是为过去画上了一个句号。

  杨瑞琪生日的前三天,雍时正式接手了姜侨安所在的公司。雍时此前没有涉足过珠宝业,因此并没有在公司的人事上进行大刀阔斧地改变,对姜侨安这种普通员工来说,只不过就是换了个名字。

  杨瑞琪的生日当天雍时集团要举办庆祝瑞琪珠宝揭牌的大型酒会,作为公司的一员,姜侨安自然也要携伴参加。可她既没有男伴又不想凑这种热闹,便提前请了事假。

  她本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自然很快被准假,经理只打趣地问:“你真的不陪穆先生去?他们银行也在邀请之列,听说他最近正被一群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追,条件优秀的男人嘛,一定要牢牢看紧。”

  姜侨安摇头笑笑,并不解释,晚饭的时候拿这话取笑穆因,他倒没否认自己最近桃花朵朵,只格外认真地问:“你真不去?听说你……你杨阿姨也会到场,我正缺个女伴,可以陪你一起。”

  “她会到?那好,到时一起。”

8

《不愿错过你》   珠宝设计师姜侨安四年后重遇前男友时墨驰,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她只是微微笑着,替别人用昂贵的钻石袖扣,换掉了昔日相爱时她送给他的那对白金袖扣。这场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长安夜雨   完全不具备摩羯女的特点,无毅力不冷静还大大咧咧,喜欢童话喜欢幻想喜欢一见钟情>>点击阅读

关键词:不愿错过你   长安夜雨   言情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