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这世界都变了,你依然是最初的模样(二)

2013-06-07 09:19 作者:长安夜雨

一顿饭吃完,外面已经飘起了雨。这个小区建得早,并没有车库,时墨驰的车还停在学校外面,两人只有在屋子里等待雨停。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瞥见姜侨安脸上的泪痕,心中难过,嘴上却说:“你哭什么呀?我都没哭,这是算恶人先告状还是算鳄鱼的眼泪?”

  姜侨安仍旧不理他,过了好久才说:“恭喜你,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

  时墨驰扑哧一笑:“我堂妹结婚,你恭喜我干什么?”

  “原来她是你的堂妹时夏星?”顿了顿,她才反问。

  “不然你以为是谁?”

  “我以为是你未婚妻。”

  “和你拜拜后,我一直单着,哪来的未婚妻?”

  “怎么会?”

  “还不都是拜你所赐。一朝被蛇咬,现在的我最怕女人对我好。”

  听到这句,姜侨安终于止住了眼泪,沉默片刻后低声说:“对不起。”

  隔了六年,除了这三个无用的字,她似乎找不出任何词语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从开场时的利用到落幕时的背弃,时墨驰没有做错过一件事,向来都是她对他不起,所以没有任何资格哭泣。

  “……”时墨驰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接下一句。他想,自己真是蠢到了家,这几年明明恨她恨到咬牙切齿,对方只不过流了两行眼泪,说了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他竟然就开始后悔,后悔再见面时的冷嘲热讽、刻意找茬,后悔保护不力、害她被伶牙俐齿的妹妹为难至此。

  “别在这儿坐着让人家看笑话了,大老远的难得过来,去学校里面转转吧。”

  “嗯。”

  见姜侨安顺从地起身,时墨驰反而感到意外:“真去?”

  “来都来了。”她先一步走了出去。这个校区建在远郊,离市中心恨不得十万八千里,如若不是放不开,谁还会再回来?又怎么可能在故地相见?都是聪明人,时墨驰如何想不明白这一点。

  既然毫不在意已然装不下去,倒不如一起缅怀。

  到底一别四年,即使校园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再次置身于二十岁上下的学生当中也总有种格格不入的违和感。姜侨安身穿墨绿色的大衣,缓缓走在积了厚厚一层落叶的梧桐道上,只是这样一个恬淡沉静的背影便让时墨驰感慨到心酸。

  他追上去与她并肩,伸手为她指:“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是在那儿。”

  姜侨安看了他一眼:“什么呀,我还你钱包的地点是在图书馆,你迟到了足足十分钟。”

  时墨驰无声地笑笑:“就是在你们宿舍楼下,你同学叫你,我刚好经过,你穿的是白T恤加棕色背带裤。我们班有个傻子特别喜欢你,天天拉着大伙去看,他们回来后都夸你漂亮,所以我对你的名字有印象。那傻子叫郭斌,你还记不记得?就后来一看到我们俩就跑的那个,他还送过花给你呢。你当时没回头,我只看到了个背影,也没觉得多好看,就脖子长点,后来看到正脸倒觉得还凑合,勉强算得上惊艳。”

  “不记得,送过我花的多了。”还钱包那天她精心打扮了不下三个钟头,打听到他喜欢墨绿色,还特地去买了条墨绿的连衣裙,结果却只换来了“凑合”和“勉强”,姜侨安自然不高兴,“你以前不是说钟点工走了,缺个收拾屋子的,正好撞上我来表白,所以头脑一热干脆答应了?”

  “我那是怕你得意。”

  “……”

  两人都再不说话,只沉默地并肩走在一起。其实大学校园里时时刻刻都在上演分离或者相恋的悲喜剧,毕业后分手普通到不值一提,为何至今仍是耿耿于怀?时墨驰过去想不明白,现在却不愿意再想。

  即使容颜依旧,也不忍再话当年。

  “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从你妈那儿拿的钱这一两年内就会想办法还的。”出校门前,姜侨安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一句,就算是已经不再有瓜葛,她也不希望自己背上骗钱的罪名。

  “那笔钱你走的第二年我就已经全数还给我妈了,我总不能让老太太为我的感情埋单。你真要还我?好啊,不算利息一共八百二十万,现在就给。”

  “……”姜侨安先是意外,想了一刻就明白了,依着时墨驰的脾气,赚了钱一定会第一时间还给母亲,可杨瑞琪如果没承认另给过自己三百万,又怎么会收下八百二十万?

  “我手上的钱加在一起,再把车卖掉就只凑得出两百万。”瞥见时墨驰脸上那抹得意的笑,她又赶紧补充,“我准备把这些全部拿去投资,应该能很快赚够还你。”

  “就你还去投资?不是我打击你,你连最基本的理财能力都有问题。毫无概念就罢了,再遇上打着投资名义骗钱的诈骗犯,说不定不但赚不到钱还得负债。”时墨驰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虽然姜震在亲情上对女儿确有亏欠,但在物质上他却从不吝啬,尽可能地样样给她最好。他们最初在一起时,姜家并没有经济问题,因此时墨驰从不认为姜侨安真的如家人所说,是为了这些才和他在一起。

  “此一时彼一时,我们四年没见,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我还和以前一样?总之欠你的我一定会还。”

  “是啊,一共在一起两年却有四年没见。”时墨驰笑笑,转而提议,“那这么多年的利息怎么算?我饿了,不想在外面吃饭,你给我做顿丰盛点的晚餐,我就考虑不要利息,本金缓缓再要你还。”

  姜侨安知道他不过是在开玩笑,根本不会真的逼债,却脱口说了个“好”。给穆因打过电话,知道他晚上有应酬,又问时墨驰:“去哪里吃,你给我地址,我先去买菜。”

  “就原来那套小房子好了,反正离得近。”

  “你先回去等,我去附近的菜市场,清蒸鲈鱼吃不吃?”

  “还是先去打扫一下比较好……那套房子后来我一直没再进去过,也没请人回去打扫。”

  房子倒不至于糟糕到没法落脚,姜侨安一向干净利索,每天的清洁打扫不过是顺手的事儿。这屋子还保留着她背着时墨驰收拾行李搬走前的原样,只是到处都蒙上了一层细灰,还有一股潮湿的霉味。

  家具上盖了白布,揭开就可以用,时墨驰却没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忙,而是主动要求帮忙打扫。

  姜侨安十分意外。大四时她利用实习期去他和雍戈的公司帮忙,偶尔回来晚了,过了门禁时间,便只好宿在这里,大学毕业后更是干脆搬了过来。住在一起那么久,时墨驰从未染指过家务,偶尔听到她抱怨他懒,他也只会提议再把家政请回来。

  只是粗略地清扫一下也用掉了将近两个钟头,见姜侨安要去菜市场,时墨驰立刻卷下袖子表示自己可以同去帮忙拎东西。

  “我一个人去就好,你不必这么客气,这样我不太习惯。”

  他到底还是跟去了菜场,买完了其他东西,姜侨安最后才选了尾新鲜的鲈鱼,然后边吩咐鱼贩杀鱼边感叹时间竟然可以这样无限度地改变一个人。曾经的时墨驰大男子主义到一口咬定这是女人才会来的地方,死都不肯一起过来,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跟在她的身后大包小包地拎东西。

  姜侨安清蒸了一尾鱼,炒了四碟素菜,又做了一小锅豆腐脑,正要盛出来才想起没买紫菜。

  “我下去买紫菜,等一下就可以开饭了。”

  “又不是非得放,别麻烦了,吃饭吧。”

  “你以前不是说少放一样东西就等于浪费一整盘菜?”

  “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

  两个人可以聊的话题其实很少,半个下午的工夫时墨驰接了近十个电话,最后一个是秘书的:“晚上你让经理去,我现在没空。”

  “工作重要,你要是忙就先走好了,我收拾完就回去。”

  “不用,没什么大事。”时墨驰直接关上了手机。

  一顿饭吃完,外面已经飘起了雨。这个小区建得早,并没有车库,时墨驰的车还停在学校外面,两人只有在屋子里等待雨停。

  时墨驰开了电视,换到了一个正在播情景喜剧的台:“你喜欢的,真不明白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

  那个时候他也问过,其实她只是觉得温暖,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家长里短,没心没肺地吵吵闹闹,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孤单。不像她的家,整日冷冷清清,恨不得天天上演《宫心计》加狗血八点半剧情。

  一过九点,穆因就打了电话过来,姜侨安简明扼要地告诉他自己和时墨驰被雨困在一起,晚点才能回去。穆因问要不要过来接她,她只说太远,谢绝了他的好意,停顿了几秒,穆因才挂上了电话。

  “那小子是不是看上你了?”时墨驰何其聪明,只照了一面便看出了端倪。

8

《不愿错过你》   珠宝设计师姜侨安四年后重遇前男友时墨驰,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她只是微微笑着,替别人用昂贵的钻石袖扣,换掉了昔日相爱时她送给他的那对白金袖扣。这场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长安夜雨   完全不具备摩羯女的特点,无毅力不冷静还大大咧咧,喜欢童话喜欢幻想喜欢一见钟情>>点击阅读

关键词:不愿错过你   长安夜雨   言情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