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这世界都变了,你依然是最初的模样(四)

2013-06-07 09:19 作者:长安夜雨

“你那儿我去不合适。”姜侨安站着不动,“我把车借给你开,停好后记得把钥匙交给我们那栋大厦的管理员。”

  听完这句,周婉怡顿时趾高气扬了起来,仿佛穆因的公寓就等于是她的领地,径直关上门进来,一眼也不看姜侨安,坐到沙发上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打电话。

  这个点的交通最拥堵,接到周婉怡的电话后,虽然担心她和姜侨安相处不来起冲突,穆因却仍是过了半个钟头才赶回来,所幸这两个人只是互不理睬。

  “穆因。”一看到他进门,周婉怡立刻带上了哭腔,“你怎么换了手机号码也不告诉我!我没办法,只好去问穆嫣,她不但不告诉我还挂我的电话,很大声地让我以后别再烦你。”

  “到这儿工作肯定要换这儿的号码,我怕打扰你就没通知。”

  见穆因对自己温和依旧,周婉怡终于放下了心,用眼角瞥了瞥姜侨安:“她怎么在这里?”

  “我就一个人,卧室有两间,所以和侨安合住。”

  姜侨安面无表情地对穆因说:“可以吃饭了。”

  “她没有家教,不要名声,你也不要面子?陌生男女住在一起像什么话?”周婉怡皱了皱眉,噘着嘴小声嘀咕。

  穆因怕被姜侨安听到,赶紧岔过去:“你吃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吃?”

  “我吃不惯她做的饭。”

  之前那句姜侨安其实听到了,只是看在穆因的面子上才懒得接茬,待听到后面这句,她不由得笑了:“你想多了,我并没有招呼你吃的意思。马上就要结婚还千里迢迢地跑到个单身男人家里撒娇发嗲,原来这就叫家教好、要名声?”

  周婉怡并不傻,懂得什么时候该示弱,她便憋着口气不反驳,只红着眼眶望着穆因。

  穆因实在头痛,边用眼神向姜侨安道歉边问周婉怡:“你有事儿找我?要不然出去吃吧。”

  “你怕姜侨安生气,所以赶我走?这才几个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原本因为不想让姜侨安看笑话而没提起的话也脱口而出,“我不和陈越东结婚了,他一点都不喜欢我,我很后悔。因为太习惯了,过去才没发现你有多好。”

  姜侨安被恶心到待不下去,用托盘端了饭菜直接回了房间。

  穆因尴尬无比,一边听着周婉怡声泪俱下,一边暗暗给姜侨安发了条短信:对不起,你别在意,等她情绪稳定一点我就送她出去。

  姜侨安终于明白为什么穆嫣说她三哥太没脾气,有些时候也算是种毛病。她并没有回复,匆匆吃完饭便直接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姜侨安才想起笔记本还在外面,因着实在看不惯周婉怡那种只要哪个男人追过自己就仿佛永久性地获得了某种特权的嘴脸,便窝在窗前的沙发上玩手机游戏,想等她走了再出去。

  谁知等到手机的电全耗光了,周二小姐仍旧还在声泪俱下。大意是未婚夫如何不把她放在心上,只顾着忙工作,只让小姑子陪她准备婚礼,对礼服、戒指、形式全不上心,一出差就联系不到人。她忍不住和他吵架,他竟然说:“我能做到的一共就是这么多,你要是真的受不了,婚礼可以取消。”她赌气说:“好吧,那取消婚礼。”过了三天不见他回来哄便委曲求全地主动回去,陈越东居然直接说自己理想中的妻子应该安静温顺,她太不合适,勉强结婚彼此都累,不如到此为止。

  姜侨安边听边冷笑着感叹遗传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她永远拎不清自己在丈夫心目中的位置,以为死缠烂打后对方终于肯娶自己便是获得了胜利,得到了把过去的委屈全数折腾回来的权利,随时随处不分场合地点地乱发公主病。周婉怡大概是得全了周颖柔的真传,才能和她小姑一样把原本枯燥乏味的生活过成一部轻喜剧。

  别说陈越东对她并不上心,就算是穆嫣家的李易江,当初因为实在太忙抽不出空,婚礼也是让母亲带着妻子准备的。

  手机没电后没事可做,想睡却被吵得睡不着,除此之外,姜侨安还觉得口渴,只好出门找水外加取包里的笔记本和充电器。

  已经过了十二点,穆因以为姜侨安睡下后被吵醒了,便小心翼翼地问两眼红肿的周婉怡:“时间不早了,你想去你姐姐那儿还是想住酒店?”

  “我姐姐会骂我,我也不喜欢住酒店。你要赶我走?连你也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这儿地方小,没有多余的房间,不是很方便。”眼见着周婉怡似乎又要哭,他只得改口,“要不我睡沙发?”

  周婉怡终于满意了,目光越过穆因挑衅式地扫了扫姜侨安,得胜般地继续撒娇:“你的房间有没有浴室?我想洗澡。”

  “没有,你用客卫吧。”唯恐姜侨安误会自己的穆因终于把不耐烦摆到了脸上。

  没等已经再次噘起了嘴的周家二小姐再次出声,姜侨安就先开了口:“有完没完了你?大半夜地待在别人家不走还哭哭啼啼,有点公德心好不好!你没事可做,别人第二天还要上班呢!他过去喜欢过你也不等于一辈子都要给你当牛做马,你但凡念着点他曾经的好也别这样高兴了就不理、受委屈了再跑回来折腾人。”

  “关你什么事!这是你家吗?这是穆因的房子!不乐意就走,到底是谁赖着还不一定呢!”

  这话多耳熟,小时候爸爸不着家,就让周颖柔带她,于是很多很多个假期她都是在周家度过的。原本她和弟弟的关系还好,后来年纪还小的他受多了周颖柔和周婉怡的挑拨,便和他们一起敌视她,每每受了欺负,总会听到这句“这不是你家,不乐意就别赖着不走”。

  她实在不想再和这种人共处一室,一言不发地拿起餐桌上的车钥匙和钱包便直接走了出去。

  电梯还没到,穆因就追了出来:“对不起,我马上送她离开,她刚分手,心情不好,你别和她计较。”

  “女孩子爱瞎折腾不算大毛病,可不知好歹也得有个度,至少得善良,得顾忌别人的感受。她跟她小姑几乎一模一样,现在骂陈越东,可人家只要招招手她就会一秒钟都不停留地跑回去。你就是太好,才会被她利用,她过来找你只是想向陈越东示威,想让陈越东知道她也是很抢手的!”

  穆因听完便皱了眉:“她的确比较自我,不太会替别人考虑,人其实不算坏的……”

  姜侨安打断他:“好吧,是我多管闲事,不管你信不信,要不是替你委屈替你不值,就凭小时候那点破事我根本不会多看那种人一眼。这是你的房子,我不该对你的客人无理,对不起。”

  电梯刚好到了,穆因拉着她不准走,正要解释,手机又响了。听到周婉怡说连他都不再在乎她,现在只想从二十楼跳下去,穆因大惊失色,匆匆跟姜侨安说了句:“你待着别动,我这就把她劝走。”便跑了回去。

  姜侨安实在没有留下看戏的兴致,直接转身进了电梯。

  时墨驰应酬回来,正要驶进小区,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开了出去。他下去看清了车牌,复又坐回车里,对司机说:“跟上前面那辆红色的路虎。”

  姜侨安到了酒店才发现没有带身份证,时间太晚,周婉悦家有小孩子,不好去打扰,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在身后说:“哟,这不是姜小姐吗?大半夜的怎么不回家?不会是和室友吵架,被人家赶出来所以流落街头了吧?”

  姜侨安不用转头也听得出,身后的那个是自己正躲着的时墨驰。

  她正不高兴,自然不会理,只当没看见他,将信用卡收回钱包后转身就往车旁走。

  时墨驰讨了个没趣,却丝毫都不在意,厚着脸皮跟了上去,趁姜侨安不备,仗着身高优势从背后抢了她手中的钥匙。

  姜侨安这才回头,微微蹙起了眉:“大半夜的,有意思没?”

  “叫你你不理,我还没生气呢。手机钱包都不在身上没法回家,你开车送我,我免费提供住处给你。”

  姜侨安白了他一眼:“你当我傻,发现不了你的车一直在后面跟着我?”

  “还不就是为了下车关心你才让司机先走的。”时墨驰仍旧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径直解锁上车,坐到了驾驶位,“大不了我来开,小气劲儿!你总不会忍心让我走着回去吧?”

  “你那儿我去不合适。”姜侨安站着不动,“我把车借给你开,停好后记得把钥匙交给我们那栋大厦的管理员。”

  “你去我那儿不合适,长期和那小子当室友就合适?”他的话里带上了明显的不满,走下来强行将她按进了副驾驶,“那我今儿还非得走到哪儿都拽上你。”

  “……”时墨驰性子里的执拗和霸道恐怕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这一段的谦谦君子装得太像,差点让她忘记了他的本性。

  车子停下的时候,姜侨安不由得一怔,时墨驰竟不是要回家,而是将她带到了过去常来的小酒吧。

  酒吧的名字没改,门头却已经截然不同,换掉了闪耀的霓虹,只挂着两盏壁灯。

  “怎么到这儿来了?”

  “你不是嫌我家不合适吗?这儿被雍戈买下来了,并不对外开放,里间可以休息。”

  到底是她想错了,他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时墨驰,不会再事事只考虑自己的想法。虽然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姜侨安却低声道了句谢。

8

《不愿错过你》   珠宝设计师姜侨安四年后重遇前男友时墨驰,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她只是微微笑着,替别人用昂贵的钻石袖扣,换掉了昔日相爱时她送给他的那对白金袖扣。这场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长安夜雨   完全不具备摩羯女的特点,无毅力不冷静还大大咧咧,喜欢童话喜欢幻想喜欢一见钟情>>点击阅读

关键词:不愿错过你   长安夜雨   言情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