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镜子里多了一个人(1)

2012-10-12 09:57 作者:徐公子胜治

“其实也不用太担心,今后你不要随便使用阴眼或者其他的异能,青冥镜你最好还是收起来,那玩意也是耗费元气的。只要你能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不应该有什么大问题。”

  阴阳一席坐,佛道两骛人

  题记:你向往天赋异禀的人生吗?普通人几乎无不希望能够拥有超人般的能力。很多玄幻小说中的主人公一出场往往就有令人羡慕的奇遇发生,拥有了种种神奇的异能,然后一步步实现普通人在白日梦中曾拥有的愿望。然而在现实中,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你身上,你也许会发现情况并非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因为大自然的法则是公平的,不会特别青睐于某个人。

  我叫石野,从小住在芜城市东北四十里外,昭亭山下的石柱村。村里的小伙伴都说我是从石头缝里捡来的野孩子,对我总有些疏远。我问过父母这个问题,他们都笑着告诉我当然不是。别的孩子不愿意接近我,只有我妹妹除外。但是我当时并不觉得我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直到懂事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小时候确实很特别。

  小时候第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经常能够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人幼年时心灵纯净眼睛也特别亮,能看见很多成人看不见的东西,但是等到人们成年后都不会保留这种记忆。而我不同,这种记忆一直很清晰。

  记得我七岁那年,有一天傍晚在村口玩耍,看见村东头的三大爷拄着拐杖走过来。三大爷经过我身边时,我很有礼貌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可是三大爷没有答话,只是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还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独自一人走向村外的昭亭山。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因为三大爷的腿脚不好,很少出门,怎么会一个人上山呢?

  回家的时候我碰见了三大爷的孙子石小三,对他说他爷爷一个人上山了,天快黑了恐怕会有危险。可是石小三说他爷爷病了,这几天一直躺在家里怎么可能起床呢!我和石小三一起回到村中的时候,远远就听见他家传来哭声,问了大人才知道三大爷今天傍晚的时候走了。“走了”在芜城的方言中就是去世的意思,而在当地的方言中,去世还有一种委婉的说法就是“上山”。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别人,只有我和石小三知道。

  我小时候第二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经常能够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记得在我五岁那年,有一天一个人在村长家的院墙外玩泥巴,玩着玩着突然觉得身后不对劲,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只有离开才安全。我站起来快步跑开了,就在我刚刚跑开没多远,一尺厚、一人多高的土墙无声无息地坍塌了,正好砸在我刚才蹲的位置。

  说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羡慕我这种特别的天赋,因为在人们看来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好事,比如说我可以去炒股,利用神奇的预感去赚很多钱。只可惜实际情况并非是大家想象的那样简单,我虽然经常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决定自己会预感到什么事情发生,也不能预感到所发生事情前后过程的全部,因此这天赋对我几乎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再举一个例子。我六岁那年夏天,芜城市发大水,村前的青漪江水位几乎快涨到村外的小树林边。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很多条大鱼从江里跳出来落在岸边。我知道这又是一次清晰的预感,于是第二天带着鱼篓去树林边等着抓鱼。确实有鱼从江里跳到了树林中,我抓了好几条大鱼放进了鱼篓。正在高兴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一棵树,惊动了树上的一群马蜂。结果我很不走运,被马蜂叮了满脑门的包,不仅鱼没抓到,连鱼篓都失手丢了。我能预感到有鱼上岸,却不能预感到树上会有马蜂出现,所以这种预感是好是坏很难说。但是这次事情也并非全然不幸,我回家之后不久,发现我久治无效的关节炎自己好了,不知道与马蜂叮咬有没有关系。

  说到关节炎,我小的时候一直体弱多病,身体就没怎么好过,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这还多亏了村里的金爷爷,经常来给我看病。我们石柱村几乎全村的男人都姓石,只有金爷爷这么一个外姓人家。这种情况在当地,这个人往往会很受排斥,但金爷爷是个例外,他受到全村人的敬重,因为他是方圆十里最好的医生。金爷爷没有开医馆,而是无偿地给上门求医的人看病,主要是用针灸和自己上山采的草药。我的童年奇异经历的转折和金爷爷有很大关系。

  我八岁那年夏天,有一天和村里的小孩一起去池塘里洗澡,所谓洗澡就是游泳玩水。村口池塘的水不深,人又多,从来没听说过会发生什么危险。一起去的时候我看见了村长的儿子石东,东东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只见他面目浮肿苍白,鼻子下面还挂着淤泥和血迹。我吓得惊叫出来,周围的人被我的惊叫声也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东东,刚才的样子消失了,站在我面前的仍然是个活蹦乱跳的孩子。

  我在那一刹那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东东大声说道:“东东,你不能下水,否则你会淹死的!”周围的人都哄笑,没有人理会我的话。大大小小的孩子都下水了,只有我忐忑不安地坐在池塘边。他们在水里玩得很开心,然而过了不久,就听见东东大声喊救命,人不由自主地向水下滑去,怎么也起不来。当时就有几个水性好的大孩子想过去拉他,却在水下摸不到,等到村里的大人赶来将东东捞上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我清晰地记得东东躺在池塘边的样子——面目浮肿苍白,鼻子下面还挂着淤泥和血迹,一切就像我曾经看见过的那样。后来东东的爸爸也就是村长来了,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光那么让人不舒服,而周围的其他人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回家之后我告诉父母白天发生的事情,然后当天晚上我就病了。我病得很重,一连几天高烧不退,不断地说着胡话。送到乡卫生所吊了两天盐水也毫无起色,父母只好把我抱回家,请来了金爷爷。金爷爷给我把完脉,皱着眉头问我父母我生病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父母将那天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金爷爷听完之后仍然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地说:“这孩子天资奇异,将来祸福难料,但是现在这样下去,很难安全长大。”我妈在一边哭声问:“金大伯,难道就没有办法吗?求你救救这个孩子。”金爷爷答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可以试一试。可是这样只能起暂时的作用。”我爸也说:“别的先不管了,只要他能安安稳稳地长大就行。”金爷爷叹了一口气,“天意如此,不知道人力能不能强求。这孩子要尽量远离寺庙和道观一类的地方,你们要记住了。”

  金爷爷说完之后将我抱到椅子上,打开了随身带的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黄色的皮卷,展开之后是一排金针。不知道大家对针灸有没有认识,现在的医院里针灸用的都是一次性不锈钢针,而过去讲究一点的中医用的是银针,但是金爷爷当时用的是金针。金针细如毛发,而且金本身质地很软,用来做针灸需要医生有相当的功力,否则根本就捻不进穴位。

  我模模糊糊地记得,金爷爷在我的太阳穴、眉心、耳根、头顶、后脑下了很多根金针,我觉得金针刺入后还在慢慢地旋转,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后来我睡着了,醒来之后人已经躺在床上,金爷爷也离去了,我的病也好了。从此之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特异的经历,不再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失去了异乎寻常的预感。

  但是凡事有失必有得,后来我变得很健康,人也变得很聪明。我是我们村里学习最好的孩子,考上了乡里的初中。初中毕业那一年,我又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芜城市唯一的省重点芜城中学,是全村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芜城中学的孩子。

  我是我们全乡的第一名,但远远不是芜城中学的第一名。芜城市总共下辖宣德、广绩、子溪、祖名、茂陵、郎功六县,数百万人口,可是省重点中学就有这么一所,计划内的招生只有四个班两百多人,其他都是有赞助或者是有其他门路安排进来的学生。我在高一(4)班是个很普通的学生,而且我的年纪明显偏大。高中是九月开学,而我那年十月就要年满十八周岁了。

  芜城中学对我来说是个神秘的所在,它有百年的历史,校园里还有千年的古迹。如果我按照正常的道路走下去,很可能也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平平安安读完高中然后考大学,大学毕业后找一份工作,安安稳稳地走过一生。可是这一切在一个黄昏都被改变了,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封印多年的奇异感觉又回来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一面古怪的镜子。

  那是十月的一天,时间是星期天晚饭之前。我当时和同学们相处得比较熟了,因为年纪的关系还做了宿舍的老大。我们宿舍八个同学在操场上和隔壁宿舍踢足球。我当时踢得兴起,冲向由两块砖头垒的球门,拔脚怒射,足球划过一条长长的弧线,远远地飞了出去,落在了学校南门外的状元桥下。这下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我,需要有人去捡球了,我踢的当然是我去捡。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状元桥。状元桥是一座千年古桥,它由白石砌成,桥下有三个石拱,由于年代久远,桥上的石栏早已无存。据说这座桥是北宋年间为纪念当地一位姓梅的状元所建。这座桥的奇异之处在于它并不建在任何一条河上,而是在空地上挖了一个很深的池塘,四周用青石砌成围岸,池塘成半圆形,而石桥就架在中间。这座桥对着我们学校的正南围墙,而池塘就是学校边界的一部分。也许几百年前状元桥下的水很深,但是如今已接近干涸了,有些地方露出了潮湿的池底。

  池岸的青石有四五米高,人本来下不去,但是在某处石壁上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一棵香樟树,枝叶十分茂盛。顺着这棵树可以爬到离池底一米多高的地方,我就是这么下去的。下到状元桥底,在一掌多深的池水间捡起了足球,正准备往回走,发现淤泥间露出圆形的一角,有什么东西半埋在水草中。我顺手将这个东西拔了出来,在水里涮了涮,看上去是一面古镜。这面镜子只有碗口大小,似乎是青铜的质地,背面刻有很多古怪的花纹,已经有不少绿色的锈迹。然而翻过正面一看,却异常光滑平整,没有任何锈迹甚至连一条划痕都没有,就像刚刚打磨过的镜面一样,能清晰地照出面前的一切。

  这天上晚自习的时候,我还坐在座位上把玩这面偶然得到的古镜。同学尚云飞走过我身边,看见了我手中的镜子,眼神十分奇怪,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又没说,径直走了过去。

  尚云飞是我们学校的名人,是我们高一(4)班的“两大骛人”之一。所谓“骛”,就是“好高骛远”的“骛”,驱驰之意。尚云飞比我小两岁,可是来历非常特别,他是密宗高僧葛举吉赞的弟子。这位大师原先在川西一带受人供奉,后来寺庙被毁,他老人家不知怎么就云游到芜城市,并在芜城市东二十里外的黄庙广教寺落脚。广教寺最萧条的时候就剩下他这么一位僧人。云飞家就在广教寺旁边,平时他父母对这一位老僧人多有接济,而尚云飞从小也喜欢到寺里找老和尚玩。

  后来国家落实宗教政策,政府拨款重新修建了广教寺,香火又见兴盛,大师被无数信徒奉为上师,并且成为了芜城市佛教协会的会长以及市政协的副主席。就在那时大师对尚云飞的父母说要收云飞做弟子,因觉得他的资质和悟性都不错。尚云飞的父母答应了,于是尚云飞小小年纪就成为了一名佛教徒,只是没有受戒而已。后来云飞考上了芜城中学,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方周梓听说了这件事,把尚云飞以及他的家长都叫去训了一顿。这事让葛举吉赞知道了,老人家通过市政协批评了芜城中学领导班子,最后方主任道歉了事,表示不会再干涉尚云飞。不过方周梓主任虽然道了歉,但私下里还是告诫别的学生不要学尚云飞。尚云飞于是在学校出了名,被称为“骛人”。

  我们班除了云飞之外另一位“骛人”叫风君子。风君子比我小三岁,要到十二月才满十五周岁。风君子这个名字就让人觉得很怪,据说是他上学的时候自己起的。尚云飞的来历我知道一些,可是风君子为什么也被称为“骛人”,我就不太清楚了。心里正想到风君子,偶尔从二楼的窗户向外看去,就看见风君子正从西门处走来。只见风君子右手拎着个黑色人造革公文包,就像个下乡的干部,左手端着一把紫砂茶壶,就像个公园遛鸟的老头,晃着不整齐的方步,就像个逛市场的主妇,鼻梁上架着金丝变色镜,就像个小报的记者。总之一句话,怎么看怎么不像个高中生。我们学校规定周边县乡来的住校生必须在校上晚自习,而家住芜城市区的走读生可以自己在家上晚自习,也可以上学校。然而走读生大多都不来,风君子却是例外。

  风君子走进教学楼,我继续低头把玩那面古镜。镜子很清楚,将教室里的一切都清晰地倒映其中,我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教室里多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这个人就坐在我身后的座位上,看样子是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穿着灰蓝色的卡其布衣服,打扮十分朴素,感觉是几十年前的装束。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座位空着,什么也没有!那是风君子的座位,他的同桌周颂正在做作业,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旁边有什么。

  我又看了一眼镜中,清清楚楚有一个小男孩坐在风君子的座位上,苍白的脸色一片茫然,似乎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镜子里看得到,但是我回头去看的时候,却看不见这个人!我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种诡异的情景唤醒了我已经尘封十年的记忆,这一次是因为这面古怪的镜子!就在我惊讶不已的时候,风君子已经走进了教室。

  我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紧张,不敢抬眼直视风君子,心里在想他如果坐到那个座位上会发生什么?然而并没有发生我担心的情况。风君子踱着步一路走来,走过我身边,走到自己的座位旁,然后一转身,坐下,却没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坐到了走道另一侧一张空着的座位上,避开了自己的座位。风君子坐的是另一个走读女生季晓雨的座位,季晓雨通常不来上晚自习,她的同桌田玮是住校生,现在正坐在座位上看书。

  现在需要介绍一下我们的教室。和大家熟悉的教室一样,一共有四列课桌,也就是四个小组。我和风君子一个小组,我坐在第三排,他坐在第四排。现在我们组坐在右侧靠窗的地方,然而这个位置并不是固定的,每个星期各个小组要轮换一遍座位。教室里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男生和男生同桌,女生和女生同桌,这是我们上了高中才特有的安排,据说是为了防止早恋。

  现在的高中生搞对象已经是司空见惯,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学生早恋像是洪水猛兽,是各级教师队伍严防死守的“灾害”,要尽一切可能扼杀在萌芽中。高中生正值情窦初开,所以不允许男女生同桌,以防日久生情。在这样的环境中,连男女生之间的正常说话交往都显得怪怪的。然而风君子却大模大样地坐在了田玮旁边,就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那么自然,坐下之后将茶壶放在桌上,从公文包里拿出书看。

  风君子的反常行为立刻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关注,大家纷纷放下书向这边看了过来,一边还小声地窃窃私语。田玮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为了摆脱自己接近风君子的“嫌疑”,她故意咳嗽了一声,将课桌弄出很大的声响,然后睁圆眼睛狠狠地瞪了风君子一眼。风君子放下书本,面不改色地露齿微笑,冲着田玮点了点头,就像田玮刚才瞪他是和他很友好地打招呼一样,然后轻轻地说了句话:“田玮,我坐在你身边看会儿书,你不介意吧?”

  骛人果然是骛人,脸皮够厚,心理素质也够强!田玮张嘴想说什么,可是脸突然不争气地红了,低头看书不再理会风君子。我估计全班的男生此时都在佩服风君子的胆量,趁着老师不在的时候向田玮示爱——田玮和她的同桌季晓雨可是我们班的两大班花,很多男生垂涎已久,只是找不到机会接近而已。可是我的感觉却和别人不一样,我很奇怪风君子为什么就那么巧地避开了自己的座位,难道他也看见了那个别人看不见的小男孩?

  青冥照鬼物,希夷证道心

  题记:庄子曾经说过一种人生境界——在“有用”与“无用”之间。世上遭遇难测的事物,往往都在有无之间。比如一件法宝,在普通人手中是毫无用处的废物,还可能带来灾祸;如果被真正的高人得到,会成为利器。可是这件法宝,如果落在一个拿它在“有用与无用之间”的人手中,则一切变化未知,又一切皆有可能!比如石野得到了青冥镜。

  这天晚自习我一点看书的心思都没有,不时看一看镜中的倒影——那个小男孩静静地坐在我身后。我又不时回头看看实际上空空荡荡的座位。我频频地回头显然引起了一点小误会,大家都以为我在回头看风君子和田玮。田玮大概是被我看得有点不自在了,又瞪了一眼风君子,然而正迎上了风君子微笑的眼神,还冲她眨了眨眼睛。田玮这下脸更红了,扭头不再看风君子。也是,碰见这种厚脸皮有什么办法呢?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可是我总觉得气氛怪怪的。这种气氛很快被一个人打破了,那就是来巡视晚自习的生物老师,也是我们高一的年级主任司马知北。芜城中学从初一到高三一共有六个年级,设置了六个年级主任,这是普通老师和校领导之间的中层职务,本来教委给学校的编制中没有这个年级主任,是校领导自己设置的,算是对亲信的一种提拔。司马老师是何校长的跟屁虫、麻将搭子兼酒友,去年刚刚被提拔到年级主任的职位。

  司马老师一进教室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风君子居然坐到了女生田玮的旁边。他走过去拍了拍风君子的桌子,用严肃的语气说道:“风君子同学,你怎么不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班同学都觉得这下有好戏看了,只见风君子神色不变地抬头回答:“司马老师,白天物理课上有一个问题我没听懂,来请教田玮,她学得比我认真比我好。”

  “她学得比你认真比你好?恐怕不是这样吧?”司马老师的语气里有一丝嘲笑的味道。风君子初中就在芜城中学就读,曾经考过全年级第一名,司马老师早就认识他。而田玮,不是正式统招的学生,她父亲是宣德县的一位私营煤矿主,她是家里花了一笔不菲的赞助费才进入芜城中学高中部的。司马老师显然知道田玮的情况,所以对风君子的话感到好笑。

  然而风君子却一本正经地接着答道:“是这样的,我有很多不会的物理题,都是田玮帮我解出来的。”司马老师又问田玮:“风君子真在问你物理题吗?”教室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田玮,只见田玮低着头,小声答道:“是的。”这句话出乎我意料,没想到田玮帮风君子圆谎。

  司马老师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以师长的口吻说:“风君子,你不要妨碍别的同学学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看着风君子,心里猜想他会不会回到那个“有鬼”的座位上。此时风君子说了一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话:“报告司马老师,我座位上有鬼!”

  所有人都哄的一声笑了,但是我没笑,风君子也没笑,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教室另一侧的尚云飞,他也一脸严肃没有笑!看来包括我在内,在这个教室中可能有三个人都看见了空座上的那个男孩。司马老师也有点想笑,但还是尽量严肃地说道:“什么鬼不鬼,是你心里有鬼吧?”

  风君子此时话锋一转,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司马老师,有一题我们两个都不会,司马老师能不能帮我们解一解?”然后递过去一本练习册。我看不见练习册上的内容,估计就是那道风君子解不出来的物理题。

  司马老师的脸色有点尴尬,他是教生物的,但是在学生面前又不能说自己物理学得不好。要知道风君子在初三时得过全国物理竞赛的大奖,谁知道他会找出什么古怪的题目来刁难司马老师,说不定还真解不出来。司马老师干脆不看风君子的练习册,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地说:“好好上自习,有解不出来的题明天问物理老师。”说话间走出了教室,不再理会风君子的座位问题。

  一晚无话,风君子到底也没有坐回自己的座位。直到九点半钟,下自习的铃声响了,同学们纷纷收拾书本离开教室。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四个人坐在那里没动,当然有我一个,另外三个人是尚云飞、风君子和田玮。风君子没走,不知道田玮为什么也没走,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坐了几分钟,风君子终于先对田玮说话了:“田玮,能不能借你的化学笔记给我抄一下,我上课的时候没记全。”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因为他就坐在我后面,我从来没见他上课时记过笔记,也没见他借过别人的笔记抄。现在居然要借田玮的化学笔记,分明是借机套近乎。钱锺书他老人家说过,借书是男女关系的开始,一借一还、再借再还就有借口勾搭上了。我真佩服这小子,旁边坐了个鬼,居然还有心情泡妞!田玮大概等的就是风君子这句话,伸手从书包里抽出笔记,故意重重地扔在风君子面前,差点将他的茶壶打翻了。然后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看着田玮走出教室,现在只剩下三个人,风君子又扭头说道:“尚云飞,你还不走,你在等什么呢?”尚云飞看了一眼风君子,坐在那里没动,风君子又说了一句:“佛门弟子,应该戒贪念。”这话说得莫名其妙,然而云飞却站了起来,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咕哝道:“戒贪念,这话为什么不说给你自己听?”说着收拾书包走向门外。他出门的时候,风君子又说了一句:“戒嗔!戒嗔!”

  教室里只剩下了风君子和我两个人。我一直没有走是因为按捺不住好奇,一直想等没人的时候问一问风君子,他是不是和我看见了一样的东西。要知道我从小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一直想找到与我能够交流的人,风君子看来很可能与我一样特别。我正准备回头找风君子说话,然而风君子却先开了口道:“石野,你手中的青冥镜是从哪里来的?”

  风君子的话让我吃了一惊,他没有提到座位上的那个小男孩,而是问我手中的这面镜子。听他的语气这面镜子还有些名堂,名字叫青冥镜。我也很好奇地问:“这面镜子是我今天从状元桥下面捡到的,你认识吗?青冥镜是什么东西?”

  风君子有点羡慕地说:“状元桥下面我去过很多次,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宝贝!你小子真是好运气,这可是修道人的法器,算得上是仙家法宝……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反正这面镜子很特别,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既然拿到手里就小心收好了,不要随便给别人看。”

  这面镜子果然古怪,但是听风君子的语气认为我还没有发现其中的奥秘。我赶紧追问:“你也知道这面镜子古怪,我在镜子里看见你座位上有个人……”还没等我说完,风君子突然脸色一变,“你居然看见镜面了!什么都不要在这里说,跟我出来!”说着,书包和茶壶也不拿,招手示意要我和他一起走。

  走出教学楼有一段距离,风君子在路边停下来,回头问我:“你看见镜面了?这怎么可能?看你的样子不像修道的人,你是怎么看见镜面的?”我奇怪地回答:“有什么看见看不见的,我拿到手里这就是一面镜子,今天晚上我在镜子里看见你座位上坐着个小男孩,你是不是也看见了?”风君子挥了挥手,“先不要谈我座位上有什么,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看见镜面吗?你把镜子给我。”

  我把古镜交到风君子的手里,风君子翻过镜面对着我说道:“你再看一眼这个东西,它是一面镜子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镜子一到风君子手中,原本镜面的位置立刻变成了斑驳的锈迹,就像一个在土里埋藏很久的破铜片,哪里还有半点镜面的影子!

  “青冥镜之所以是法器,在于只有有法力的人才可以使用,在普通人眼里看不到它的镜面。除非——除非你是天生阴眼!石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经常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没等我回答,风君子又伸出手说道,“伸手给我看一看。”

  我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风君子一把握住,我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的手心传来,身躯不由自主地一阵发软,差点没有站住。只听风君子自言自语道:“果然是天生异能,只是很奇怪,好像被封住了很多年,不然的话早就应该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风君子一伸手,就把我从小以来的奇异经历猜得八九不离十,听他的语气根本不像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反倒像一个七八十岁的学究。有这么好的求教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赶紧说道:“我八岁以前确实很特别,经常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且还能感觉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可是后来就没有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将青冥镜还给我,“你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现在还很难向你解释,我们边走边说,把你小时候的经历告诉我。”于是风君子跟着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路上我把小时候的经历以及金爷爷给我治病之后就消失的奇异能力等,大概地告诉了风君子。

  我说完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这才想起风君子是不住宿舍的,居然也跟我一路走了过来。听完我的讲述,风君子若有所思,“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了。其实很多人刚出生时都有阴眼,只是到记事的年纪就消失了,不会留在记忆中。而你的情况比较特别,一直到七八岁还是那样,这就是天生的异能了。其实这不是一件好事,这种人往往被阴物缠绕,容易心神不定,同时修行者的神通是需要法力支持的,天生异能者当然没有修行的法力,所以消耗的是自身的元气。心虚而体弱,容易夭折,所以你金爷爷担心你不能平安地长大,就算能够长大成人也往往短寿。”

  风君子的话在别人听来也许不好理解,为什么拥有天生的奇异能力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却听明白了,凡事有得必有失,老天爷是公平的。听到这里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说我这种人活不长吗?”

  风君子抬眼看着我,“倒也未必,我想你那位金爷爷也一定是高人,他用金针封住了你的穴脉,也就封住了你的神通。其实他当年如果不那么做,在你长大的过程中这些特殊能力也会逐渐退化的,但是你不容易健康地长大。可是现在问题复杂了,你已经成年了,而被封印的经脉一旦打开,这种异能就不会退化,反倒会越来越成熟,这样你就要小心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应该怎么办呢?我又问风君子:“都是因为这面青冥镜吗?”

  风君子的表情有点尴尬,“你实在不应该接触这些法器的,青冥镜照出了你的天生阴眼,不过你的异能恢复却不是因为它,都怪我不小心……”

  “你!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解地问。

  “青冥镜虽然是个法宝,但它毕竟是死物,不可能主动打开你被封的穴脉。都是我刚才和你握手的时候,一不小心……你不要问我怎么办到的,我也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

  我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打断他的话说:“风君子,你等等。我并没有恢复小时候的异能,如果不用这面镜子,我在教室里看不到那个小男孩。”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就是不用青冥镜,你也一样能看见阴神,阴神,就是你看见的那个东西。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再回教室一趟!”

  我和风君子又回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此时教学楼的灯光已经熄灭了,不远处的路灯将斑驳的树影投射在墙面上,四周静悄悄的,充满了诡异的气息。我从窗外向教室内看去,就见空荡荡的教室里坐着一个孤独的身影,正是我晚间所见的那个小男孩。这一次没有用青冥镜,是我用眼睛直接看见的!教室里的光线很暗,但奇怪的是这个男孩的五官身形在我眼中却很清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向后退了一步,只听见身旁的风君子说道:“你看见了?你要有思想准备,你将来会经常看见这些东西,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风君子道:“你已经成年,腑脏经脉已经长成,不会再有改变,就算金针封穴也不会有用的。你到底看见了什么东西?这么好奇干什么?”听他的语气居然不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不禁反问道:“一个小男孩,坐在你的座位上,你难道没有看见吗?那你怎么不坐自己的座位?”

  风君子说:“我又没有你那种天生阴眼,当然看不见!只不过我的灵觉能够感知那里有阴物,所以避开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突然又想到了尚云飞,“你没看见,那么云飞看见了吗?为什么下课后你们两个人都留下来了?”

  风君子突然笑了,“云飞嘛,我想他应该有天眼神通的成就,当然看得见。不过这件事可能有一点误会,我们都以为对方要打你手中这面镜子的主意,结果都想错了。你居然以为我们会因为教室里有阴神留下来。我都没看见,管它做什么,而云飞就算看见了也不会去管闲事的。我们都误会了,青冥镜是道家法器,尚云飞拿去也没什么大用处,至于我嘛,法宝虽然是法宝,可惜我根本用不了。现在我还真有点好奇了,想看看那个小孩究竟是什么样子。”

  “你不是看不见吗?”

  “我自有办法!”风君子神神秘秘地一笑,突然又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小声说了一句,“借神通一用!”我只觉得全身一阵发麻,似乎身体里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被抽了出去。风君子握着我的手探头探脑地向教室里看了半天,然后松手说道:“你什么眼神?就这样还天生阴眼?连男女都分不清!哪是什么小男孩,分明是个小丫头!你是不是以为没屁股没胸就不是女的?人家那年纪还没发育嘛!”

  风君子刚才不知用什么古怪法子借用了我的阴眼,也看见了那个小孩,看来他看人比我仔细,看出那是一个小女孩。听了他的话我也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那个小孩:皮肤苍白,没有血色,但五官眉宇之间十分秀气,仔细看还真是个小女孩,只是我一开始看见她留着短发就先入为主把她当成小男孩了。我还在那里仔细观瞧,风君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好了,没什么好看的,赶快回去了,要不宿舍关门了。”

  再次回去的路上我又问风君子:“这个小女孩为什么要坐在你的座位上?她是从哪来的?”风君子淡淡地答道:“那不是我的座位,你想想今天是星期几?至于她是从哪来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突然想到了今天是星期天,按照我们学校的规定,明天各个小组就要换座位。下周风君子将坐到现在田玮的位子上,那么风君子现在的座位?我仔细想了想班上的座位情况,明天要坐在那个“有鬼”的座位上的人将是我们何卓秀何校长的儿子何军。想到这里我又开始担心何军,“风君子,下周何军要坐这个位子,那他怎么办?”

  风君子想也没想就说:“不怎么办!何军也看不见她,她也看不见何军,除了你我还有那个不爱管闲事的云飞之外,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管他做什么?现在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我怎么了?”

  “我刚才说的话你全忘了?天生异能者容易心虚气弱,往往短寿,就算你现在已经成年,情况也是一样的。”

  “那我该怎么办?”

  “其实也不用太担心,今后你不要随便使用阴眼或者其他的异能,青冥镜你最好还是收起来,那玩意也是耗费元气的。只要你能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不应该有什么大问题。”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是见怪不怪?”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抟之不得,名曰微。这是老子说的话。其实很多修真的人都能见人所不能见,但是道心稳固自有希夷境界。”

  “希夷?小时候金爷爷跟我说过,北宋的时候华山有个陈抟老祖叫希夷先生,是不是你说的希夷?可是我不知道什么叫道心稳固啊。”

  风君子又回头看了我一眼,“原来你还知道陈抟?老子的话听不懂就听孔子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敬鬼神而远之,这样就对了。你要记住,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

《名媛》            ,西方女子传记文学之源

《神游》    东方奇幻巅峰!“国宝级”史诗巨作!《神游》以气势恢宏的架构,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令人惊叹的传统文化底蕴,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奇幻经典。
这部描写中国神怪情节,发生在八十年代一批高中生身上的小说,情节匪夷所思但是又丝丝入扣,代入感特别强烈……称得上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徐公子胜治  著名证券分析师,业界公认的分析大家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中国   文焕   奇幻   小说   徐公子胜治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